第一卷

21 被指示的路标

第一卷 21 被指示的路标

被指示的路标

慢慢地。

慢慢地浮起的感觉。

在温暖又舒服的黑暗之中飘浮着的辰巳的意识,慢慢地开始向清醒浮起。

盘踞在周围的黑暗变淡了,慢慢地变得明亮。与那相配合,辰巳的意识也变得清晰。

忽然。

感觉到好像被谁叫了名字。

那是父亲吗,是母亲吗,还是说是妹妹呢。

是长期,一直在陪伴在身边的家人的谁吧。那个谁叫着他的名字的声音,随着辰巳意识的浮起也同样慢慢地变大。

不久后,在他的意识完全浮起之前。在他的脑海里,浮现了有着白金色的头发与红色瞳孔的,一名漂亮女性的脸。

刚抬起眼皮,明亮的光线就像针一样刺入眼里,辰巳反射性的再次闭上了眼睛。

尽管如此因一瞬间所看到的景色,辰巳可以知道自己所在的地方是沙法以夫神殿中的,他被给予的客房。

小心翼翼地再次试着睁开眼。虽然一开始亮晃晃地很刺眼,但那也很快就习惯了。

辰巳好像被放在客房的床上。因为就那样一直躺着也不好,所以试着慢慢地坐起上半身。

刚一坐起,就被像是身体内被灌入了铅般的倦怠感侵袭了。看来还残有相当多的疲劳。

尽管如此还是想办法坐起了上半身,慢慢地环视客房之中时,突然客房出入口的门打开了,从那里非常熟悉的白金色头发的女性进入了客房。

女性看到在床上坐起身体的辰巳,睁大了眼睛一脸惊讶。

「主、主人……?」

嘶哑的声音,从女性樱色的嘴唇漏出。

接着,从那红宝石般的双瞳,扑簌地开始流下透明的水滴。

然后比辰巳要说什么更快,她──卡露谢朵妮雅抱住了辰巳。

被卡露谢朵妮雅突然抱住,支撑不住身体的辰巳再次倒在床上。

「……太好了……真、真的是太好了……主人的意识回来了……真、真的是……」

卡露谢朵妮雅抽抽搭搭地边哭边说。

好像之前也有过这样的状况呐,辰巳在想着那种事的时候。

突然间胸口一阵激痛。

为什么胸口这么的痛?辰巳在心中这样感到疑问时,终于他想起了事情的始末。

与被〈魔〉这可怕的怪物附身的,朱塞佩的辅佐官巴尔迪奥和《自由骑士》穆尔加奈克的决死之战。

「主人……?怎么了吗?」

是因为辰巳的身体突然僵硬了吗。注意到他的样子很奇怪的卡露谢朵妮雅,抬起了像覆盖在辰巳上面一样抱着的身体。

「难、难道说胸口的伤很痛吗……?对、对不起!!我、我都做了什么……」

慌忙地从床上下来,卡露谢朵妮雅低下头。

「不要紧哟,琪可。确实稍微有点痛,但是多亏那疼痛脑袋清醒了。而且,琪可才是没事比什么都好」

「非、非常感谢。但是,为了慎重起见请再让我确认一下伤口」

对卡露谢朵妮雅这样的提案颔首的辰巳,脱下了上半身穿着的衣服。

再次试着看自己的身体的话,在胸膛的部分看得到径直通过的伤痕。卡露谢朵妮雅将脸靠近那伤痕,边轻轻触摸边确认伤的情况。

「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呢。虽说如此因为是那样的重伤,或许还会暂时留有疼痛……」

「嘛……那没办法。受了那样重的伤光是保住命就赚到了呐」

「但是……伤痕残留下来了……」

浮现痛苦的表情,卡露谢朵妮雅将指尖滑走在辰巳胸口的伤痕上。

「不用介意也可以喔。与女人不同男人的身体上有一两个伤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忍耐着胸口感觉到的柔软的指尖的搔痒触感,辰巳忽然再次想起现在的状况。

现在自己,是在床上只有上半身裸着坐起的姿势。

对那样的自己,虽说是为了确认伤痕,但卡露谢朵妮雅那端整的容貌正非常的靠近。

那个当然,意味着两人的距离也非常的近。

稍微移动视线的话,可以知道卡露谢朵妮雅自我主张强烈的胸前的双丘,即使在神官服上也描绘着美丽的曲线。

辰巳明确地自觉到自己的心脏的鼓动变快了。

「怎么了吗?好像体温突然上升了……?」

「不、不、不不不不!!什、什么都没有哦,嗯!!」

对眼睛盯在她的胸部上感到可耻呢,还是对与她的距离太近感到害羞呢。辰巳一边红着脸一边拼命说什么都没有。

但是不论怎么想要掩盖,传达到的时候就是传达到了。

卡露谢朵妮雅因为辰巳的视线前方而想起了自己现在的状态后脸变红了。

「讨、讨厌……!!主人真是的……!!」

一边用两手遮起胸部,一边以好像只有一点生气的脸朝向辰巳。尽管如此卡露谢朵妮雅,变得通红的脸上露出了虽然害羞却又高兴的表情。

「主、主人……那、那个……期、期盼的话……我、我……那、那个没什么……」

「琪、琪可……」

虽然互相都变的通红,但两人脸的距离渐渐地靠近。

然后,在那距离变得剩一个拳头的程度时。

「哦哼!!」

突然听到刻意发出的咳嗽。辰巳和卡露谢朵妮雅反射性的慌忙分开。

「你们的关系好是很不错,对老夫来说也很高兴……但至少,把房间的门关上。姑且,这里是神圣的神之家……是神殿里啊」

在门就这样被打开着的客房的出入口的地方,站着脸色呆然的朱塞佩。

看来,卡露谢朵妮雅进入客房的时候,吃惊于辰巳的意识恢复了后,好像忘记关门了。

辰巳被分配的客房里,卡露谢朵妮雅将一张椅子移动到辰巳躺着的床旁边,在那朱塞佩坐了下来。

然后,卡露谢朵妮雅本人在朱塞佩的背后站着等候。

「首先,女婿的意识恢复了比什么都好」

因为朱塞佩的那说法,回想起了先前卡露谢朵妮雅慌乱的样子,辰巳试着问了突然感到的疑问。

「难道说……我睡了很长一段时间吗……?」

「是的。从那……从在神殿庭园的骚动开始,今天是第三天了哦。在那期间,你一直睡着」

「三、三天……?那么久……?」

听到已经睡了三天辰巳感到很吃惊。对他来说,和〈魔〉的骚动感觉就像刚刚的事一样。

「女婿也是当事者的一人,那之后的事不说明不行吧。但是在那之前,你到哪里还确实的记得?」

重新被朱塞佩那样问,辰巳试着照顺序回忆。

听说了在神殿庭园,作为朱塞佩的辅佐官的巴尔迪奥被〈魔〉附身,袭击了卡露谢朵妮雅。

与那时候在一起的穆尔加奈克,一起为了帮助卡露谢朵妮雅前往了庭园。

在那里借由穆尔加奈克和卡露谢朵妮雅的手,成功从巴尔迪奥的身体将〈魔〉驱逐出来。

那个〈魔〉这次竟附身了穆尔加奈克,再次袭向卡露谢朵妮雅。

然后,拼命地跑到逼近卡露谢朵妮雅的凶刃前,代替她被斩了。

辰巳清楚记得的到那里为止。虽然模糊地记得那之后一心想帮助卡露谢朵妮雅而向穆尔加奈克挑战,但具体的事记不清了。

「……那么,你不记得自己使用了魔法的事吗?」

「我、我使用魔法……吗?但是,我没有魔力……」

「没错。别说你睡着的时候,现在也从你那完全感觉不到魔力。但是……」

「但是,我清楚地看到了。主人使用了魔法……而且还是,使用了至今为止只有一个使用者的〈天〉的系统的魔法」

卡露谢朵妮雅和朱塞佩,向辰巳说明了〈天〉这个系统是什么样的东西。

曾经,仅仅只存在一名使用者的梦幻的……不,传说的适性系统。说了辰巳尽管是无意识但却使用了那个〈天〉的魔法。

尽管被说了那样的事也无法马上相信,但即使如此也不认为朱塞佩和卡露谢朵妮雅在说谎。

那么,自己真的使用了被称为传说的魔法吧。虽然老实说,非常难以置信。

然后,困惑的不只是辰巳。朱塞佩和卡露谢朵妮雅也同样,面对无法理解的事实感到了困惑。

辰巳使用了〈天〉的魔法──《瞬间转移》是没错的。既然是卡露谢朵妮雅本人目击了那个瞬间的话。

但是,从现在的辰巳那一如既往的感觉不到魔力。没有魔力的辰巳使用魔法是不可能的。

「……姆?」

「……啊?」

以困惑的视线盯着辰巳看的朱塞佩和卡露谢朵妮雅,发出小小了的惊讶声。

现在,辰巳没有注意到两人的样子,像是要确认什么一样开合着自己的手。从那辰巳的身体里,感觉到了极微小的魔力。

连具体的魔力光的颜色都不清楚的,真的很微小的魔力。但是朱塞佩和卡露谢朵妮雅,从没有魔力的辰巳那确实地看到了魔力的光辉。

「祖、祖父大人……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姆……老实说,老夫也不清楚。但是,尽管很微小确实从女婿那感觉到了魔力」

一边摸着白色的长胡子,朱塞佩一边思考着有关辰巳的魔力的事。

在辰巳生活的日本有「龟甲不如老马经验」这样的谚语,即使是朱塞佩也不是徒劳地积累岁月。

与年龄一起积累的庞大知识,就在他的脑袋中。朱塞佩现在,正在从那积累的知识中寻找与辰巳身上所发生的事同样的现象。

不久他的脑袋里,浮现出唯一一个符合那个现象的东西。

「或许……女婿不是使用内素而是外素吗……?」

「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诶!?」

对朱塞佩所导出的答案,卡露谢朵妮雅睁大了眼睛吃惊着。

另一方面,说到应该是当事者的辰巳,不清楚为什么卡露谢朵妮雅那么惊讶,正一副摸不着头脑的表情。

「呐、呐啊,琪可?刚才朱塞佩先生说的『内素』和『外素』是什么?」

「啊,是。内素和外素的话是──」

这个世界到处都充满着魔力。草食动物奔跑的草原也是,鸟以外无法到达的高山也是,作为鱼们的乐园的大海也是,然后,人们生活的街道中也是。

那样充满于世界的魔力称为「外素」,而人等生物身体中含有的魔力称为「内素」。

然后理所当然的,充满在世界的魔力的量,比任何一个人内含的魔力都要远远的多。

例如说卡露谢朵妮雅内含的魔力,虽然从人类个人持有的魔力量来说是最高等级,尽管如此跟充满世界的魔力比起来的话,就像是只用一只捞起的水和充满在大海的海水那样的差距。

充满这个世界的魔力──外素,或许正是辰巳所使用的魔力吧朱塞佩如此推测。

「如果那样的话,因为并不是女婿自己拥有魔力。平常完全感觉不到魔力也不足为奇。女婿只有在必要的时候才会将充满在周围的魔力获取到身体里吧。当然,并没有证据,但是那样想的话就可以理解了……或者说,至少老夫想不到那以外的理由」

是钦佩吗,还是吃惊呢。用那之间的语调朱塞佩做了总结。

「所、所以琪可……那个,使用外素什么的……是那么稀奇的事吗?」

「才不是稀奇什么的。本来,人类是无法使用外素的哟?」

虽然在仪式魔法等的情况下描绘魔法阵来收集外素是可能的,但是个人使用外素的前例实际上是没有的。

或许,过去也有什么人是使用外素的魔法使也说不定,但是至少在纪录或传说等中没有流传下来。也就是说,如果朱塞佩的推测是正确的话,辰巳会成为历史上第一个「外素使」。

「如果祖父大人的推测正确的话,主人实际上就不会有魔力枯竭这种事。因为会根据需要从周围收集的缘故」

「但是,不要太过相信那个事实喔?比如说有像召唤你的神殿地下室一样比起周围魔力要浓的地方的话,反过来也有魔力稀薄的地方或完全没有魔力的地方吧。在那样的地方,就算是你收集魔力也会变得困难吧」

实际上,虽然辰巳等同于拥有无穷的魔力,但反过来说的话无法像普通的魔法使一样总是在体内储有一定量的魔力。

正确来说是在使用魔法之前暂时在体内储存了魔力,但那个魔力如果不用在魔法等上的话马上就会烟消雾散。

辰巳使用魔法的时候,无论如何也必须依靠周围的魔力。

那方面,可说是比起普通的魔法使要不利的因素吧。

默默听着卡露谢朵妮雅和朱塞佩的话的辰巳,虽然对朱塞佩的忠告老实地点头了,但那张脸充满了期待。

一度放弃了的魔法这未知的力量。知道了好像自己也能使用那个力量,就算不愿意也期待高涨了。

「但是……重新试着想想的话女婿是希有的存在呐。〈天〉的魔法使加上外素使。而且,从卡露谢朵妮雅那听说更是感知者呐」

到底,辰巳的世界的人类全部是那样吗,还是只有辰巳是特异的呢。那连朱塞佩也不知道。

假如想要弄清那个的话,辰巳以外也需要召唤很多人吧。但是,那实际上是做不到的事。

朱塞佩盯着辰巳看。到刚才为止一直和蔼的朱塞佩的表情,突然变成了严厉的样子。像受到那影响一样,辰巳和卡露谢朵妮雅也同样绷紧了表情。

一边渗出使人想到刀剑的澄彻的迫力,朱塞佩一边对辰巳说出了某个提案。

「怎么样,女婿。你……不打算与卡露谢一样成为驱魔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