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22 辰巳的决心

第一卷 22 辰巳的决心

辰巳的决心

「我反对!!」

听到朱塞佩说出的提案,辰巳与卡露谢朵妮雅一起短暂地露出了呆住了的表情,好不容易理解了朱塞佩所说的事吗,卡露谢朵妮雅大声地反对



「不能让主人去做那种危险的事!!为什么,祖父大人会想到让主人去做驱魔师!?」

非常气势汹汹地反驳祖父的卡露谢朵妮雅,辰巳在别的意义上又露出了呆住了的表情。

「冷静下来想想看,卡露谢哟。没有比女婿更拥有倾向于驱魔师的资质的人了吧?毕竟既是〈天〉的魔法使又是外素使,然后还是感知者。从

〈魔〉的角度看,女婿正是天敌吧」

「确实我也认可主人的资质……祖父大人不会是,在考虑要好好利用主人之类的吧……?」

卡露谢朵妮雅以像是都放出了杀气的势头逼近祖父。但是,朱塞佩也不是装装样子的上了年纪。连卡露谢朵妮雅放出的迫力都爽快地接受了。

「真是的……你不要一提到女婿的事情就变得过激了。老夫始终是尊重女婿的想法的。女婿不想成为驱魔师的话,没打算强硬劝诱喔?」

一边很无语地吐出叹息,朱塞佩一边重新转向辰巳。

「所以怎么样?怎样也不会说突然就与〈魔〉战斗。首先慢慢地累积基础训练,之后再稍微经历下实战就好。战斗技术的话与神官战士们一起

训练的话就可以了,有关魔法的事的话我和卡露谢可以教吧。没什么,不着急慢慢地提高作为驱魔师的实力就好。如何,女婿。要做做看吗?



「主人……主人不需要勉强去做。不愿意的话说不愿意来拒绝就可以了」

寻求辰巳决断的朱塞佩和卡露谢朵妮雅。多次对比两人的脸,辰巳试着慢慢地考虑。

「……怎么说也没必要现在马上给出答案。慢慢地考虑──」

「不,朱塞佩先生。我做。不,请让我做。请让我与琪可一样成为驱魔师」

辰巳在床上正座,就这样向朱塞佩深深地低下头。

「主、主人……为什么……?」

对被朱塞佩催促再度在床上变成舒适的姿势的辰巳,卡露谢朵妮雅投以了悲伤的脸。

辰巳对卡露谢朵妮雅微笑后,说明了自己的感情。

「呐啊,琪可。我想要变强啊」

「强……吗?」

「啊啊。我,深切地认识到了哦。这边的世界,比起我曾在的世界……日本还要充满危险。在那之中,为了守护重要的家人……为了守护琪可

……我必须变得更强」

「主人……」

被辰巳明确地说是「重要的家人」,卡露谢朵妮雅红着脸润湿了赤瞳。

「然后,实际与〈魔〉战斗后……也体会到了〈魔〉是多么恐怖」

说这世上没有清廉洁白的人类也过分。不管是谁心中都会抱有一些黑暗。

那点朱塞佩也是卡露谢朵妮雅也是,然后辰巳也是如此。只要是人,心中的哪里一定有黑暗潜伏着。

〈魔〉会刺激、放大那个黑暗。温柔的家人和邻居,某天突然变成了魔物。那正是〈魔〉的恐怖。

实际上巴尔迪奥和穆尔加奈克这两名高洁的人物,也因为〈魔〉而向魔物堕落了。或许不管是谁,明天都会听到〈魔〉的私语声。

「我有抵抗〈魔〉的力量,那样的话我想要增长那个。我当然也不认为能拯救世界上所有被〈魔〉所侵犯的人们。但是,只要在力所能及的范

围里有能做的事的话就想去做」

辰巳将竖起来的上半身,嘣沙地躺在床上。

然后只将头转向卡露谢朵妮雅,露齿地浮现了恶作剧般的笑容。

「……之类的话其实是场面话。我真正想守护的……只有一个人哟」

「诶……?」

噗通,卡露谢朵妮雅的心脏搏动了。现在,辰巳真挚的目光正直直对着她。他说的「想守护的一个人」是谁呢。那个目光无言地述说着。

「我很高兴琪可为我担心。那个时候……与穆尔加先生一起为了帮助琪可而到神殿庭园的时候,虽然琪可说我是累赘,但那时琪可是勉强地用

了严苛的话吧?为了让我从那个地方离开……为了让我远离危险」

现在的话辰巳也很清楚。那个时候,卡露谢朵妮雅干脆地说出累赘的理由。

「确实,现在的我从琪可来看除了累赘以外什么也不是。但总有一天……总有一天一定,要与琪可一起并肩作战……不,想要变强到像那时的

穆尔加先生一样,一边守护琪可一边与〈魔〉战斗的程度」

清楚地烙印在辰巳的记忆里的,穆尔加奈克与卡露谢朵妮雅的巧妙配合。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到达那个领域,但即使如此往那高处前行是现在辰巳的目标。

「所以……我要成为驱魔师。成为驱魔师后……绝对要成为可以守护琪可……不,守护名为卡露谢朵妮雅的一位女性的男人给你看……!」

成为驱魔师。辰巳明确地向卡露谢朵妮雅与朱塞佩表明了自己的想法。

那就是之后被用《天翔》的二名称呼的驱魔师,看清自己应该前进的道路的瞬间。

严肃的表情变回平常和蔼的样子,朱塞佩满意地点头了。

「女婿的决心,确实地听到了。但是……将到现在为止什么实绩都没有的人,突然作为驱魔师来对待是做不到的。首先在这个神殿累积各种训

练,接着成为市井的魔兽猎人经历实战比较好。在这里的卡露谢也是,被称为《自由骑士》的穆尔加也是……不,驱魔师不管谁最初都是作为

市井的魔兽猎人来累积经验的」

确实如朱塞佩所说吧。首先以被认为比〈魔〉低等级的魔兽为对手累积经验,接着再成为以〈魔〉为对手的驱魔师。那是不论谁都遵照的顺序



「这个莱庞提斯的街道,有几栋魔兽猎人们聚集的酒场兼旅馆。女婿身上有了一定程度的实力的话,去那里接工作就好了吧」

不仅是拉鲁考菲力王国,佐斯莱特大陆上存在的一定程度规模的城镇与村庄,都有一个魔兽猎人们聚集的酒场兼旅馆。在那样的场所,想要退

治魔兽的委托会聚集而来。不,正因为聚集着委托,魔兽猎人们才会聚集也说不定。

根据卡露谢朵妮雅和朱塞佩的话,穆尔加奈克一开始好像是单纯的市井的魔物猎人。但是,被相中那个本领后,被提拔成了神殿所属的驱魔师



「啊……话说回来……」

「怎么了吗?」

向好像想到什么的样子的辰巳,卡露谢朵妮雅倾着头和呆毛寻问。

「因为刚才的话才想起来。穆尔加先生和巴尔迪奥先生,那之后会怎么样?」

被〈魔〉附身,化为魔物的穆尔加奈克和巴尔迪奥。到这个时候,辰巳才终于想起了他们。

那两人会变得怎么样呢。难不成,因为被〈魔〉附身这件事会被问什么罪吗。

对这个国家的法律完全不清楚的辰巳,担心着他们的事。

看看的话,卡露谢朵妮雅和朱塞佩的表情也是一片愁云。

「难、难道说……穆尔加先生他们会被问以重罪吗……?」

「不,不会那样。虽然不会那样……但确实变成有点困扰的事了。老夫来到这个房间,也不仅仅是来看女婿的情况,如果女婿的意识回来的话

有想商量的事」

「与我……商量吗?」

肯定地点头的朱塞佩的脸上,没有露出一直以来的和蔼笑容。

根据拉鲁考菲力王国的法律,被〈魔〉附身犯罪的场合,好像只要不是特别的情况就不会被问罪。

消灭了一座城镇的话到底是不会无罪的,但是那个情况下也只是打入牢房十年左右的程度就结束了。

因为有没有被〈魔〉附身看眼睛的话就可以很快判别,所以犯下什么罪行的人「因为被〈魔〉附身才干的」这样辩解也是没用的。

就听到的来说听起来像是非常仁慈的法律,但实际上那里面有一般人不知道的内幕。

这个国家距今几代前的王,好像是个贪婪的人。

因为珍奇的宝物及美丽的女性等等,想要的东西不管是什么不得到就不满足的性格,有时即使挥舞王权也要得到想要的东西。

但是贪婪的另一面,好像病态地害怕被〈魔〉附身,据说每天都害怕着自己深深的欲望会招来〈魔〉,说不定什么时候会变成魔物。

那样的话抑制住欲望就好,但是那个王没有那样做。

代替抑制自己的欲望,那个王说「不能惩罚被〈魔〉侵犯的人。错的是〈魔〉,不是被附身的人类」,而制订了现有的法律。

主要是在自己被〈魔〉附身的时候,为了不被法律制裁而预先筑好防波堤。

但是,其他的人们──特别是庶民们感到这个法律是仁慈的东西,广泛地被接受了。其中也有完全忘记这个王一直以来的贪婪的行为,称其为

慈悲的明君的人。

法律被制订的理由姑且不论,被广泛接受的这个法律,在那个王驾崩之后也继续适用在拉鲁考菲力王国。

「两人都没有由于被〈魔〉附身而造成的精神异常,身体方面也是轻伤程度。因为不会在法律上被制裁所以可以过着和至今为止一样的生活…

…虽然想这样说……」

朱塞佩,呼地吐出无力的叹息。

「确实在法律上穆尔加和巴尔迪奥不会被问罪。但,这次事件发生的场所在这个神殿的庭园。国家的法律达不到的神之家的庭园,对在那庭园

里的作为圣职者的卡露谢──年纪轻轻的女性施以暴行,作为侍奉神的人到底是不会什么罪都没有……」

「诶……?那么,穆尔加先生和巴尔迪奥先生……?」

「巴尔迪奥深刻的反省了这次的事件。为了赎罪与重新锻炼自己,老夫的辅佐官的职位与高司祭的地位都自行奉还了,今后作为普通的巡礼神

官在各地巡回。恐怕……已经打算不回来这个神殿了吧」

据说巴尔迪奥打算不再回到这个莱庞提斯的沙法以夫神殿,一生旅行而终。到了这种程度地,后悔、反省着这次自己所做的事。

「虽然是将来备受瞩望的家伙,但是本人的决心很坚定很难改变主意。所以,最后老夫决定随那家伙喜欢的去做了」

那样说着垂下肩膀的朱塞佩。站在那旁边的卡露谢朵妮雅也好像很寂寞的样子。

作为辅佐官予以信赖的部下,向兄长般仰慕的人物。实际被袭击的卡露谢朵妮雅本人好像也对他本人没有恨意,辰巳也认为他们的沮丧也不无

道理吧。

「……嘛,有关巴尔迪奥就那样处理了……问题是穆尔加方面」

吐出沉重叹息的朱塞佩,向背后站着的卡露谢朵妮雅转头。

「可以跟穆尔加说女婿已经醒了,叫他来这里吗?」

「我知道了」

向辰巳和朱塞佩行了一礼,卡露谢朵妮雅安静地离开客房了。

「关于穆尔加,比起巴尔迪奥来方方面面都更复杂啊……」

那样告知的朱塞佩的肩膀,无力地落下。

「女婿也听说过穆尔加在这个神殿……不,这个国家的名声吧?」

卡露谢朵妮雅不在之后,朱塞佩寻问辰巳。

沙法以夫神殿,不,拉鲁考菲力王国杰出高尚的《自由骑士》。那个名声被广为流传,吟游诗人们为他和《圣女》的活耀竞相作诗。

「那个《自由骑士》被〈魔〉附身的事传出去的话……那不是只以穆尔加ー个人的名声扫地就能简单了事的」

这次的事件如果传出去,不只是沙法以夫神殿的权威将会丧失。再加上,连被称为《自由骑士》的人物都不能抵抗〈魔〉的诱惑的话,不知道

在市井间会有怎样的不安蔓延开来。

「因此……与王国方面商量的结果,这次的事件……特别是穆尔加堕落变成〈魔〉的事不会公布」

该说是幸运还是什么吗,在事件发生的一开始穆尔加指示了不要让人靠近庭园。

虽然那是考虑到被〈魔〉附身的巴尔迪奥的面子的处置,但那个奏效了知道穆尔加奈克被〈魔〉迷惑的事的,只有作为事件当事人的辰巳与卡

露谢朵妮雅。

除他们以外知道这次的事件的,只有沙法以夫教团和拉鲁考菲力王国的极少一部分上层。他们为了守护教团的权威和防止民众动摇,好像打算

将这次穆尔加奈克的事件当做「没发生过」。

关于巴尔迪奥,被〈魔〉迷惑而袭击卡露谢朵妮雅的时候被数名信徒目击了,他虽然是高司祭但没有《自由骑士》那样的名声与知名度。因此

,不会给教团与民众带来那么大的影响。

另外,也因为他为了偿还自己的罪而出去巡礼之旅,所以决定不在那以上追究罪行。

因此,这次的事件表面上好像是「一名神官堕落成了〈魔〉,《自由骑士》和《圣女》驱除了那个〈魔〉」这样被公布。

「既是当事人,又受到了关乎生命的重伤的女婿也有不能认同的方面吧……但是,那里即使办不到也只能认同。当然,老夫做得到的事可以的

话会尽可能妥善处理。对不起女婿,这次的事情就那样认同可以吗?」

朱塞佩向辰巳深深地低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