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23 然后,开始了

第一卷 23 然后,开始了

然后,开始了

原来如此,这就是想和我商量的内容吗。辰巳理解了。

不管沙法以夫教团和拉鲁考菲力王国怎么将穆尔加奈克的事件当做没发生过,如果作为当事者的辰巳在城内到处大肆宣扬的话很简单就会传开了。

当然辰巳不打算做那种事,但是对不是很了解辰巳的人来说,在他采取困扰的行动前想先叮嘱他吧。

即使是辰巳,如果只是被说为了保全教团和王国的面子的话也还是会生气的,但如果说是为了不在一般市民间扩大不安的话,还在能够认可的范围内。

「……我可以稍微问一些事吗?」

「什么事?」

「这次,是〈魔〉附身在巴尔迪奥先生和穆尔加先生身上,但〈魔〉是不管哪个都有那种程度的力量吗?」

轻易的附身在巴尔迪奥和穆尔加奈克这样的人物身上,卡露谢朵妮雅的《驱魔》也多次承受了。如果所有的〈魔〉都有那种程度的力量的话,〈魔〉这种存在说起来真的是很恐怖的存在吧。

「不是那样的。虽然老夫也只是听了报告没有和这次的〈魔〉直接对峙因此不能断言,不过这次的个体在〈魔〉之中也是相当强大的个体吧」

本来,〈魔〉这东西会避免附身在人类上。

确实在生物中抱有最大欲望的是人类,但是人类有对没有实体的〈魔〉也有效的魔法这种技术。因此,一般的〈魔〉是不会靠近人类的。

另外,〈魔〉的数量本身也不多。那不多的〈魔〉附身在野生动物等身上,一点一滴的积累力量的结果,就是只有拥有了一定以上力量的个体会附身在人类身上。

因为有那样的条件,人类化为魔物的场合变成惨案的情况很多。即使从那些事来考虑,这次的〈魔〉也并不寻常吧。

然后比什么都重要的,是多次承受了卡露谢朵妮雅的《驱魔》这个事实。到目前为止可以承受得住卡露谢朵妮雅的《驱魔》的〈魔〉并不存在。

因此,这次的〈魔〉,在〈魔〉之中也是力量相当强大的个体吧朱塞佩是如此判断的。

「据说变成力量强大的〈魔〉后,会变得可以让小的欲望增幅,或是可以把纯粹的感情给扭曲。然后膨胀的欲望和扭曲的感情,会成为〈魔〉的粮食。嘛,这些话全是从过去的例子中的推测。毕竟到现在为止没有跟〈魔〉冷静地说过话的人啊」

「那样的话……这次的事件,不是穆尔加先生和巴尔迪奥先生的错吧?」

「是不是完全没有错,老夫也无法判断。所有的人类,都拥有或多或少的欲望而生活着。但是,这次的事件对手很糟糕也是事实呐」

「是那样吗……那么,朱塞佩先生的请求我接受了」

即使在这里不慎重的抱怨,也只会被朱塞佩以外的教团高层和王国的首脑阵营认为是危险人物。如果变成那样的事的话,最坏有可能会派出暗杀者。

或许派出暗杀者到底是考虑太多了,但是那个可能性不能说是零吧。

而且非常照顾自己的朱塞佩在这里低头了,辰巳也不可能摆出很强硬的态度。

「真的吗?不,刚叫来这边没多久,就给女婿添麻烦了。然后,关于这件事有什么要求吗?」

要点是封口费啊,辰巳在内心苦笑。

「不,没什么特别的要求」

「什、什么!?」

辰巳的答复,令朱塞佩惊讶得睁大了眼睛。

如果这是在现代的日本,遇到了交通事故之类的话,是会要求治疗费或是赔偿金的,不过治疗费──或者说治愈魔法费因为卡露谢朵妮雅已经施展了所以没有花钱,赔偿金这方面也是别说是赔偿金连生活费都要麻烦朱塞佩和卡露谢朵妮雅的现状,这以上再要求什么呢。

这里假如是「大人的展开」的话,会有「唔嘿嘿,那么作为代替把孙女的身体交给我」之类的要求也说不定,不过就算辰巳提出那样的要求,朱塞佩和卡露谢朵妮雅也会高兴地答应那个要求吧。不如说,感觉已经不用那样赔偿了。

然后当然的,一开始辰巳就不打算提出那种要求。

「你、你……尽管遭了那种罪,却打算什么都不要求吗……?」

「不,已经受到朱塞佩先生和琪可照顾了……这以上不会再说出任性的话了」

立场与一国之王比肩的人低下了头。这以上期望了什么吧。但是,这个判断与这个国家的基准相差甚远吗,朱塞佩的惊讶好像非常的大。

「你这个男人……吼吼吼,哎呀,真令人惊讶」

从惊讶一转,变成像是发现了有趣的东西的小孩一样的表情的朱塞佩,露出了像往常一样的和蔼的笑容。

「主人,祖父大人。我把穆尔加带来了」

在客房的房门传来敲击声之后,卡露谢朵妮雅的声音从门的另一边传了过来。

朱塞佩在确认辰巳点头之后,告诉了在门另一边的两人走进来。

首先进来的是卡露谢朵妮雅。在她的背后,接着是稍微低着脸的穆尔加奈克。

今天的他不是作为神官战士穿着铠甲的装束,也不是神官服而是城镇中看得到的一般的平常衣服的打扮。至今为止没有看过他穿着铠甲以外的样子的辰巳,尽管不合时宜还是觉得有点新鲜感。

「辰巳先生……」

进入房间的穆尔加奈克,以认真的表情叫了辰巳的名字,来到他身体躺着的床边后在那个地方跪了下来。

「这次的事件……因为我的不成熟让辰巳先生受了重伤……真的十分对不起」

沉默的盯着一直低着头的穆尔加奈克看的辰巳,突然注意到什么而开了口。

「……难道说……穆尔加先生不会是打算离开神殿吧?而且不是像巴尔迪奥先生一样作为旅行的神官,而是打算连神官都辞去吗……?」

「为什么会这么想?」

抬起头的穆尔加奈克,以认真的表情反问。

「今天,出现在我面前的穆尔加先生,不是作为神官战士的铠甲装束,也不是作为神官的神官服而是普通的服装。那也就是,穆尔加先生辞去神官的决心的表现不是吗?」

「非常的敏锐啊,你。看来,那真的只是单纯地我的双眼被蒙蔽了而已」

露出有点自重的笑容的穆尔加奈克。

老实说,穆尔加奈克对辰巳的评价相当低。

到现在为止与许多魔兽或魔物战斗过的穆尔加奈克。以他作为战士的眼光,也以魔法使的眼光看到辰巳的时候,感觉不出辰巳这个人优秀的地方。

但是,看来自己的眼睛好像真的什么都没看见。

一直认为很普通的辰巳,打倒了被〈魔〉迷惑的他,将在自己体内筑巢的〈魔〉漂亮地驱除了。

确实那个战斗方式是完全外行人的拙劣手法,但是穆尔加奈克被那外行人击破了。不,是被拯救了。

穆尔加奈克也听说了这次的事件的真相不会被公开。

那作为政治上的判断是正确的他也能理解。但是,果然他自己对那个决定不能够认同。

自己一度被〈魔〉所迷住了。然后,拯救了那样的自己的,就是在眼前的青年。

他应该也从朱塞佩那里,听说了这次神殿和国家所下的政治性的判断。尽管如此,对可以说是单方面留下了愉快的回忆的穆尔加奈克既没有责难也没有痛斥,而是非常普通的说着话。

没错。他与自己非常普通的说着话。

确实被〈魔〉所附身所犯下的罪,不会被法律所制裁。但是,这个国家的人们,不,这个世界的人们很忌讳曾经被〈魔〉所附身过的人。

曾一度被〈魔〉迷住过的人,应该不知什么时候又会被〈魔〉所迷住。

拥有会被〈魔〉所附身的巨大欲望的人,不可能能信任。

或许,身体里面还有〈魔〉潜伏着也说不定。

由于这样的理由,人们变得忌讳曾一度化为魔物化的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吧。

在残酷的场合下,也有光是因为在曾被〈魔〉附身的人旁边,就表现出明确的厌恶感的人。

和那样的自己,面对面非常普通地对话着的青年。

看来原以为很普通的青年,好像是超过穆尔加奈克预想的大器的人。

其实,单纯只是辰巳没有理解这个世界对于〈魔〉的认识而已,不过那样的事穆尔加奈克无法得知。

在辰巳昏迷的这几天里,穆尔加奈克从朱塞佩和卡露谢朵妮雅那听说了他的事。

卡露谢朵妮雅从以前就很快乐的说着的「梦中的少年」。那就是辰巳。

接受驱魔的委托,和卡露谢朵妮雅一起旅行的时候。前往目的地的途中或露营的时候等等,总是从她那听到「梦中的少年」的事。

在好多次好多次不得不听着的期间,她对「梦中的少年」抱有恋爱感情这件事,穆尔加奈克不知不觉间也注意到了。

但是,穆尔加奈克觉得那并不那么重要。

反正是只出现在梦中的存在。再怎么对那样的东西抱有恋爱的感情,醒过来将目光转向现实的时候也总有一天会到来。

像钟情于恋爱的少女一样。或是,像憧憬着童话故事和英雄谭中登场的主人公一样。

是只要是少女就谁都会经过一次的道路吧,反过来会让人欣慰的这样想。

总有一天她的目光从「梦中的少年」转向现实中的男性时。那个时候,如果她红宝石般的双瞳中映出的是自己就好了。

那样想着,他持续地注视着她。

但是。

但是「梦中的少年」是实际存在的。不,是被卡露谢朵妮雅从异世界召唤过来的。

即使是他也知道召唤魔法是传说级的大魔法。然后,同时也熟知卡露谢朵妮雅作为魔法师的实力。

的确如果是她的话让召唤魔法的仪式取得成功或许是可能的。不,事实上她就让传说级的魔法成功了,作为其结果就是「梦中的少年」正在他们眼前。

正是她对「梦中的少年」的思念,将他召唤到了这边的世界吧。

在那样的她和他之间,没有自己进入的空隙。

如果是他,就不会让卡露谢朵妮雅不幸。否则也不会为了庇护卡露谢朵妮雅,奋不顾身地突然出现在他挥下的剑前面。

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一直抱有的感情。那个终焉也是他下定决心离开神殿的理由之一。

「是吗。如果那是穆尔加先生的决意,我也不会说什么」

辰巳轻轻的向穆尔加奈克伸出了右手。

「我也会从今天起以驱魔师为目标。虽然达到穆尔加先生的程度还在远远的未来……但总有一天必定会成为可以守护琪可……守护卡露谢朵妮雅而战的驱魔师给你看」

「我不再是神官和驱魔师了,但尽管如此还是会作为市井的魔兽猎人的一人,今后我想成为为魔兽和〈魔〉所苦的人们的力量。也许……在哪里一起战斗的日子会到来也说不定呐」

「好的。那时候请多多指教了」

穆尔加奈克紧紧的握住了辰巳的手,之后转向朱塞佩低下了头。

「非常对不起,猊下。虽然王国和神殿袒护了我的事,但果然那样子我自己无法接受」

「果然,你也是那样判断的吗……不,隐隐约约觉得大概会那样吧」

朱塞佩一边捋着又白又长的胡须,一边总感觉无力地说。

「真是的,你也好巴尔迪奥也好,都是这么正直的人。好吧。神殿和王国,然后还有人民们由老夫来好好处理。所以随你喜欢的去做吧」

「非常感谢。一直以来受到了各种照顾,真的非常感谢」

抬起头的穆尔加奈克,之后将脸转向了卡露谢朵妮雅。

「卡露谢。对你也做了非常过分的事。虽然不觉得会被原谅,即使如此也让我说一句道歉的话。真的很对不起」

「已经可以了。的确作为我来说不会原谅你。因为,你让主人受了伤哟?……但是,主人决定不再说什么了的话,我也在那之上什么都不说了」

「…………非常感谢」

对在这时候也比起自己更重视辰巳的卡露谢朵妮雅苦笑着,穆尔加奈克再次对卡露谢朵妮雅低下了头。

然后,最后对在房间中的三人行了一礼,《自由骑士》静静的离开了。

几天后。

在离沙法以夫神殿稍微有段距离的一间房子,几个人似乎很忙地进进出出着。

「辰巳,这个要搬到哪里?说到底,这个是什么啊?不,像是乐器还是知道的不过……」

「那东西是叫做吉他的我的国家的乐器哦,帕斯。」

「嘿诶,辰巳也会演奏乐器吗?」

「嘛,会一点点」

平静的交谈完后,帕斯将抱着的吉他和其他行李运到了被指示的房间,马上为了搬运下一个行李而走向了屋外。

「喂喂,辰巳!家具店的工人们把订购的家具搬过来了,但是要放在哪个房间才好?」

「请稍微,等一下,波卡多先生!琪可,去帮忙外面的波卡多先生」

「我知道了」

一边对辰巳的指示微笑着回答,正在整理厨房的卡露谢朵妮雅一边啪嗒啪嗒地往家的外面走去。

刚一出去,从家的外面就发出了几个人惊讶的声音。

「真、真的《圣女》大人啊……!!」

「呜哇……我、我,这么近看到《圣女》大人是第一次啊……!!」

「我、我,要搬到这附近来……」

看来,发现了从家中出来的是《圣女》后,运送家具的工人们好像大吃了一惊。

一边对那样的工人们微笑着打招呼,卡露谢朵妮雅一边利落的发出指示让他们把家具运进去。

对那样的对话浮起了苦笑,辰巳慢慢的环视家中。

「终于从今天开始了呐……」

晀望着渐渐整理成「家」的样子的「自己的家」,辰巳小声的嘟哝了。

终于从今天,他和他重要的女性一起的生活开始了。

辰巳被卡露谢朵妮雅召唤来到这边的世界,已经过了将近十天的时间。

但是,辰巳真正的异世界生活可以说从今天才开始吧。

「主人?怎么了吗?」

对站着一动也不动盯着家中看的辰巳,卡露谢朵妮雅以不可思议的表情寻问。

她稍微歪了头的时候,头上的呆毛也跟着摇摇晃晃。

「什么都没有哦。只是……一想到今天开始要在这个家生活了……有点小激动」

辰巳边露出害羞的笑容边说后,卡露谢朵妮雅慢慢地走到了他的身边。

「我也……很期待。在这里和主人一起生活……」

站在辰巳的正前面,卡露谢朵妮雅柔和地微笑。

「我在这个家里,也有许许多多想做的事……首先的目标……是吧?」

稍稍眼睛朝上看着辰巳的卡露谢朵妮雅,将那可爱的嘴唇向他的耳边靠近。

然后,以只有他听得见的小声,告诉那个目标。

「……是早一天也好,早点和主人成为『真正的家人』哟?为此,我会努力的」

被告诉的辰巳睁大了眼睛,而告诉他的卡露谢朵妮雅羞涩了。然后,互相通红着脸但是幸福地对视着。

正如卡露谢朵妮雅所说,他们两人成为「真正的家人」没有那么遥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