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番外篇 卡露谢朵妮雅有两个

第一卷 番外篇 卡露谢朵妮雅有两个

番外篇 卡露谢朵妮雅有两个

要说拉鲁考菲力王国神官们中的顶点是谁的话,那就是沙法以夫教团的的最高司祭,朱塞佩•克立索普莱兹了。

只要是有一定程度身份以上的人都知道,他是魔封具──也就是魔法道具(Magical Item)──的收藏家。

今天也是,在沙法以夫神殿中最高司祭的勤务室中,又有某个东西被运入了

那个东西的大小,足足有一个人那么大。横幅也和人的身体差不多宽。

看着整个都被明显是高价的柔织布所包覆住的货物,他满意似的不断点头。

「唔呣、唔呣。终于把这东西弄到手了」

「这就是祖父大人您这次入手的,新的魔封具吗?这还,真是相当大呢」

从朱塞佩背后盯着被运进来的魔导具的是,卡露谢朵妮雅。

「很久以前就和这东西的前拥有者提出让渡的交涉,但最近突然有了相当好的回答。因为他突然说要让给我,所以就到了老夫的手头上了」

朱塞佩现在的表情,就好像入手了新玩具的小孩子一般。

朱塞佩眼神开心地闪耀着,不断捋着他那又白又长的胡须。

「所以呢,祖父大人?为什么只叫我一个人过来而已?之后要是入手了什么新奇的魔封具的话,这不也应该会让主人看到不是吗?」

不问世界,名为收藏家的人种都想夸耀自己的收藏,并对自己的收藏让人感到兴趣,钦服一事感到高兴。

卡露谢朵妮雅以前也会两眼放闪地看着新的魔封具,但是因为最近已经习惯了吗,现在连个反应都没了。

但是,辰巳不同。

对于从不存在魔法世界而来的他,魔封具如此不可思议的道具可是无比有趣的存在。

这样的辰巳对朱塞佩来说,正是收藏家炫耀自己收藏的好对象。

但是,今天却不叫那个辰巳而是只叫自己过来。所以卡露谢朵妮雅才对其感到疑问。

「也没什么,只是想稍微吓吓女婿而已」

「祖父大人?稍微耍耍淘气还没有关系,但要是给主人造成麻烦的话……就算是祖父大人我也不会原谅喔?」

「哎呀哎呀,还真是老样子,一谈到女婿的事情就会变得如此过激」

看见卡露谢朵妮雅真红的双眸中浮现的危险光芒,朱塞佩微微苦笑。

「安心吧。伤到女婿的事情也绝非老夫所望。相反地,这恶作剧肯定会让他喜上眉梢的」

「让主人高兴的恶作剧……?」

就算说是能让辰巳开心的恶作剧,卡露谢朵妮雅也没办法立刻想到是什么。

看着眼前歪头思考的孙女,朱塞佩在内心里笑了。

看来这个谜题的问答,似乎也是朱塞佩恶作剧的一部份。

「嗯,比起用嘴说明用看的会更快吧。来吧,卡路谢,过来这里稍微站一下就好」

朱塞佩指着魔封具前如此指示,卡露谢朵妮雅照他说的站到那后,他便立刻将覆盖着魔封具的布一口气掀了下来。

「这是……立镜……吗?」

是的,在那的是一个立镜。

可以将一个人的全身映照出来,巨大的立镜。

虽然仅仅初见还无法判对其素材,但以植物的图纹细致地雕琢于全体,一看就能明白,就算不是魔封具也是相当贵重的东西。

那个立镜现在,映出了卡露谢朵妮雅的全身。

其所映照出的身姿,完全不见失真之处。正如同镜像一词,就好像还有另一个卡露谢朵妮雅在镜中。

「……这还真是,一面相当不得了的镜子呢……」

看见了自己在镜中所映出的身姿,卡露谢朵妮雅为其讶异地吸了口气。

仅仅毫无失真的镜子便已是高价之物,更别说这面镜子还是魔封具了。

自己的祖父为了这个魔封具到底洒了多少钱下去,卡路谢塔妮亚对打听具体金额感到害怕。

完全不知道孙女心中所想,朱塞佩就这样满脸喜色的,咏唱起了解放魔封具魔力的暗语。

对朱塞佩口中的暗语产生反应的立镜,突然放出了一道亮眼的光芒。

卡露谢朵妮雅对突然的闪光反射性的闭起了眼,并以双腕护着自己的眼睛。光线平息后,她边放下手腕边张眼看到。

「…………啊啦?」

立镜突然放出闪光。但是,那个立镜却也看不出有所变化。

难道说,这个魔封具的能力就只是放出闪光而已?要是这样的话,这能力有什么能让主人高兴的要素在吗?

在她倾过头再次确认立镜的时候,从她的背后,传来了朱塞佩相当满足的声音。

「唔呣唔呣。看来是成功了呢」

卡路谢塔妮亚转向了声音的方向,在那边的是满面笑容的朱塞佩。

但是,仔细一看才发现祖父的视线并不是看着自己这里。

到底是在笑什么呢。这样想着的卡路谢塔妮亚,跟着朱塞佩的视线看去。

从她现在所在的地方,刚好夹着立镜的对面。朱鹭佩的视线正看着那里。

然后,看向那里的卡路谢塔妮亚,不由得满脸讶异的愣住不动。

要说为何的话。

要说为何的话,那是因为那边还有另一个自己。

以就好像生锈的铁门般的僵硬动作,卡露谢朵妮雅转过头看向朱塞佩。

「难、难道说……这就是这面镜子的能力……吗?」

「诚然,这面立镜名为『姿写之镜』。就和你所看到的一样,这面镜子能做出映照在镜中之人的镜像。

「……『姿写之镜』……?镜像……?」

听完朱塞佩的话,卡露谢朵妮雅再次看向另一个自己。

如同初雪般的白嫩肌肤。

宛如红宝石般那真红的双眼。

笔直流泻而下的白金色长发。

以及,头上那突兀翘起的一撮卷毛。

不管从哪里到哪里,完全就是另一个的自己。实乃镜像。

然后,那个另外一个自己,向着卡露谢朵妮雅浮现了笑容。

「初次见面,我」

那樱唇所编织出的乐音,和卡露谢朵妮雅也完全一样。

那个另一个的卡露谢朵妮雅,在室内四处张望过后,开口问道。

「呐,主人呢?主人现在人在哪里呢?」

「嗯?女婿吗?唔,卡露谢,女婿现在在做什么?」

「今天主人在神殿的勤务直到午前,所以我想现在这个时候应该在家里吧。」

虽说是神官,但可不是不放假的。

特别是王都的沙法以夫神殿有着相当数量的神官,所以以排班的方式设有休息日。

虽说是休息日,但也不是一整天都休息的日子,只有午前休息、或者只有午后休息等几个种类而已。今天的辰巳就是只有午前需要工作。

「这样啊,主人在家呢。」

镜像的卡露谢朵妮雅,莞尔一笑便从朱塞佩的勤务室飞奔而出。

「啊,喂,等一下啊!将真正的我置之不理,自己一个人去主人那边什么的!」

真正的卡露谢朵妮雅,也同样追着镜像飞奔而出。

只身一人留在勤务室的朱塞佩,深深地吐了口气。

「哎呀哎呀,就算是镜像也是卡露谢朵妮雅呢。无论什么事情都是女婿第一呢」

就这样呆然的朱塞佩,也慌忙地向着勤务室的出入口前去。

「好了,卡露谢朵妮雅突然变成了两个人,女婿肯定也会大吃一惊吧。哎呀,老夫也不得不赶快去看看一脸惊讶的女婿了」

看来,这似乎就是朱塞佩恶作剧的目的了。

朱塞佩叫来了附近的神官,嘱咐他们立刻准备好马车。

午后的王都,涌出了大量的人潮。。

买完东西的女性们,匆忙走着的各式人们。

卖力招客的露天经商人前,客人正一脸认真的对着商品思考着。

是接下来要去狩猎吗,数个身穿铠甲带着武器的人想前去狩猎魔物。

里面还有个穿着高级,看起来就像贵族的家伙在。

在这个有着各式各样的人们的街道上,一名女性正不断地从人群中穿越。

白色的神官服和边跑边摇着的丰满胸部上的圣印是,神明沙法以夫。

随风飞舞的白金色头发长发因为洒下的阳光闪耀着的那名女性,在跑着。

但是,那美丽容貌却带着开心的神情。

路上走着的人看到了这穿梭于人群中的美丽女性,无论是谁都忍不住回头了。

「唉……?刚才那个,不是沙法以夫神殿的《圣女》大人吗?」

「啊啊,没错,肯定是《圣女》卡露谢朵妮雅大人。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急成这样?」

「发生了什么是在说?」

「谁知道呢?只是,那表情看起来好像是因为什么而开心着的样子,而不是一脸深刻,仅仅如此罢了」

两名一起走过街道的男子,边回头看着奔驰而去的《圣女》一边这样说道。

就在此时。

「对、对不起!因为有急事所以请借过!」

一起走着的两名男性中间,穿着神官服的少女再度穿了过去

「…………呐、呐、刚才那个……」

「我刚才又看见了卡露谢朵妮雅,但果然是……错觉吧?」

「我、我也看见卡露谢朵妮雅的人了,但果然是……错觉没错吧?」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的脸,迟迟得不出结论。

在神殿做完早上工作的辰巳,一回到家便开始打扫家里。

「家里的事情可不能全交给琪可去做……得做些自己能做的事情啊」

辰巳基本上不懂料理,每天的衣服也是都交给卡露谢朵妮雅来洗。

要说辰巳在家中能做到的事情的话,也只有扫除和去水井汲水之类的而已。

以扫帚般的扫除用具将床的灰尘或是头发堆在一起,扫出家外。

将屋内全部扫除干净后,以类似抹布的东西用水擦拭。

将这些全部都收拾完成后,呼的吐出一口气的时候,传来了玄关门扉打开的声音。

「嗯?今天琪可被朱塞佩先生叫出去了,应该会稍微晚一点不是吗……」

不是别人,正是卡露谢朵妮雅在辰巳离开神殿时这样跟他说的。

「难道说是朱塞佩先生这次的事情没那么重要吗?」

歪过头的同时,辰巳看向玄关。

这个家的玄关原本就已经被卡露谢朵妮雅以魔法上锁。不说出先讲好的暗号的话,门是不会打开的。

然后,知道那暗号的只有,住在这个家的辰巳和卡露谢朵妮雅而已。

所以打开玄关进入家里之人,除了卡露谢朵妮雅以外不做他想。

从起居室探出脸看向玄关,在那边的也果然是卡露谢朵妮雅的身姿。

「欢迎回来,琪可。比我预想中的还快回来呢,朱塞佩先生的事情已经办完了吗?」

「主人!主人……!!」

看见了探出脸的辰巳,喜出望外的卡露谢朵妮雅就这样,冲向辰巳并顺着动作抱住了他。

「怎、怎么了吗,突然就……?」

一边用力抱着辰巳,卡露谢朵妮雅一边用头蹭着他的脖子。

过去,在她还是鸡尾鹦鹉的时候她也常常有这种举动。

回想起这个的辰巳,嘴角浮现苦笑的同时也抚摸起了她的头。

「怎么啦,琪可?发生了什么吗?」

「不,虽然没有什么事情……这样不行吗?」

「没、没什么……也不是不可以……」

在困惑的同时,辰巳也很开心。

不只是他,这个世界应该不存在被喜欢的人抱住还会讨厌的人吧。

就在他正想对高兴着热情地搂住自己的人,回以一个紧紧的拥抱的时候。

门被打开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唉…………?」

反射性看向玄关的辰巳,看着那边的人物大大的张开了眼睛。

「琪、琪可……?唉、唉……?琪可有两个……?」

在玄关一脸严肃看着自己的卡露谢朵妮雅,和闭着眼睛高兴的紧紧抱住自己的卡露谢朵妮雅。

交换看着两个卡露谢朵妮雅的辰巳,陷入极度的混乱之中。

「给我立刻从主人身边离开!」

「不要喔,要是叫你离开主人,你会老实答应吗?」

「那当然是不会答应啊!!」

「是吧?我也是你,所以只是这样说是没用的喔」

从正面紧紧搂住辰巳的,镜像的卡露谢朵妮雅纳闷的如此对背后的卡露谢朵妮雅响应道。

她的脸上,明显的浮现着胜利者的笑容。

真的卡露谢朵妮雅当然对此感到不服,想要试着把她从辰巳身边拉开。

「给我离开!」

「不是说了不要吗!」

「痛痛痛痛痛痛痛痛!!」

卡露谢朵妮雅全力地想把镜像从辰巳身边拉开的话,被这样做的镜像就会拼命地抱紧辰巳。

结果,最后受害的也是辰巳。

「痛、很痛啊、琪可」

「「啊、对、非常对不起!」」

两个卡露谢朵妮雅一起在一样的时间向辰巳道歉。就这样,镜像的卡露谢朵妮雅放开了辰巳。

辰巳再次认真地看向眼前一同低下头的两个卡露谢朵妮雅。

两人都是他所知道的卡露谢朵妮雅没错。但是,卡露谢朵妮雅并没有两个人。

这样的话。

辰巳的心中,浮现了某个带着阴险笑脸的最高司祭的脸。

「…………毫无疑问,这肯定和朱塞佩先生有关,这情况」

恐怕是因为朱塞佩先生的什么魔封具的效果,把卡露谢朵妮雅增加成了两人。

「然后?哪一个才是真正的琪可?」

「当然是我!」

「不,我才是真正的卡露谢朵琪雅!」

「不要骗人了!你是镜像吧!」

「你在说什么!?镜像是你吧,我才是真的!」

「主人明白的吧?我才是真正的琪可!」

「不,我才是主人的琪可!」

在一同主张自己是真正的两个卡露谢朵妮雅前,辰巳只能紧紧的闭着嘴巴。

嘎拉嘎拉的车轮声响起,一台气派的马车经过路上。

马车的横复上的是,沙法以夫神的圣印。仅凭此事,便能清楚明了此马车隶属于沙法以夫神殿。

马车像是要赈济般,从繁华的大街驶向了密集安静的住宅区。

然后,那台马车停在了某户人家的房子前,驾车者恭敬地打开门扉,从里面走出了一个身穿奢华神官服的老人。

老人以习惯的步伐从马车走到这个家前。

老人来到这个家还是第一次,但这户人家却也不是陌生人的家。

「女婿,在吧?是老夫,快来开门」

该说是所以吗。老人就好像来惯了般,实际上也很轻松愉快地在玄关向家中叫道。

不过,在这国家中能将这名来访的老人放在门前不管的人,首先就不存在了吧。

老人叫完后,门过了不久就开了,并从中见到了一名黑发的青年。

青年看见了站在玄关前老人的身姿,清楚地皱起眉头。

「……果然、还特地来家里呢……」

「吼吼吼,你看来很困扰呢。」

看见青年──辰巳一脸讨厌的样子,老人──朱塞佩仅仅见此,便笑的乐开怀了

被辰巳领着的诸塞佩进入了居室,在那里有两个卡露谢朵妮雅。

两人在起居室的桌子旁并排就座。

在那两人面前,辰巳和朱塞佩也就坐了下来。

「如何,女婿?一中人变成两个高兴吗?」

「……这是身为结婚的守护神,沙瓦以夫神的最高司祭的该说的话吗……」

「虽然沙法以夫神确实禁止见异思迁,但这并不是移情别恋。因为无论哪个毫无疑问都是卡露谢……是你所喜欢的女性啊」

辰巳不知道是否该点头承认这些话,但这话偏偏不是其他人而是沙法以夫神最高司祭所言。卡露谢朵妮雅虽然变成两个人,但还是同一个人物所以在沙法以夫神的教义上似乎没有问题。

不,并不是没有问题。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完全分不出来哪个是本人哪个是镜像……」

为何,卡露谢朵妮雅突然变成两人。

其理由已经从卡露谢朵妮雅们那听说了。

但是,她们两人都坚持自己才是本人,并主张另外一个才是镜像。

以辰巳之见,则两者无论谁均为本人。

外表的样子和声音不用说,就连记忆那些好好地被复制过去了。

就连细微的举止或是习惯,两个卡露谢朵妮雅之间也完全不见差别。

「朱塞佩先生,关于琪可的镜像,她可以坚持多久的时间呢?」

「这个嘛,这面镜子的前拥有者,完全没有告诉我这方面的事情」

「请不要买这种有模糊不清之处的魔道具什么的啊,要是有什么危险的话该怎么办啊?」

朱塞佩虽不是从事这个国家国政方面的工作,但毫无疑问一定是这个国家的要人之一。而如此重要的人物,当然想要他不要对效果不明白的魔封具等出手。

恐怕不只是辰巳,朱塞佩的左右们要是知道今天的事,大概也会和辰巳一样这样想吧。

「什么吗,这一点没问题的。他不仅和我认识很久,也是十分能信任的人物。要是真的是危险的魔封具的话,那家伙是不会让给别人的。」

能让朱塞佩信赖到如此地步的人物,究竟是谁?

如此疑问涌上心头,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总之……哪边是本人,哪边是镜像……至少让我把这点搞明白吧。」

「……女婿,在这之前,我喉拢有点渴。以客人的立场也有点不要脸,但可以麻烦帮我冲杯茶吗?」

「啊,对不起。竟然没端茶给客人什么的」

辰巳慌忙站起,正准备走向厨房时。

两个卡露谢朵妮雅一模一样地站了起来,各自抓住了辰巳的左右手。

「茶就让我来泡」

「所以主人请坐着就好」

被两人从背后一按,辰巳回到了座位上。

同时,辰巳浮出了察觉到什么的表情。

「嗯?有什么令你在意的吗?」

看见辰巳这副样子,朱塞佩灵巧地只动了一边的眉毛。

「啊啊,嗯。虽然还只是是我的想法……」

即使如此,辰巳认为仍有一试的价值。

辰巳所注视着的是,两个卡露谢朵妮雅在厨房工作的样子。

也没有特别吵闹什么的,就这样什么也不说还能完美地分配好各自的工作,果然是同一的人吧。

而那两位卡露谢朵妮雅,现在正被辰巳一脸认真的观察着。

不久,卡露谢朵妮雅们便准备完这些人数份的茶回来了。

「请用、主人」

「因为很烫所以请小心一点。」

两人同时将茶放到了辰巳的桌前,辰巳面前有着两个杯子被放在一起。

要是平常的话,会「比起我,不先给朱塞佩先生是不行的喔」这样提醒道的辰巳,这时他却仅仅只是沉默地注视着卡露谢朵妮雅们。

是对这样的辰巳感到奇怪吗,卡露谢朵妮雅们各自歪过了头。

「嗯,哪个是本人哪个是镜像吗……我知道了」

在两个卡露谢朵妮雅前,辰巳清楚地如此宣告。

「吼,明白了?」

「啊啊,已经明白了」

辰巳笑着如此回答朱塞佩后,便站了起来面对卡露谢朵妮雅们。

「琪可,站到我的旁边」

被辰巳如此命令的卡露谢朵妮雅们,不明白他的真意而再度歪头。但即使如此还是沉默地听从了指令,站到了辰巳的旁边。

各自向着辰巳的左右两边。

也没有特地商量,更没有因为站位而吵架。

两个卡露谢朵妮雅,相当自然地各自站到了辰巳的左右。

对此满足浮现笑容的辰巳,明白地宣告。

「这边的琪可才是本人吧?」

辰巳带着微笑,向着站在右边的卡露谢朵妮雅如此说道。

「为什么,能知道我是镜像呢?」

说出这句话的是,左侧的卡露谢朵妮雅──镜像的卡露谢朵妮雅。

对着那个镜像的卡露谢朵妮雅,辰巳带着微笑说出了他的推理。

「只是件小事情罢了。你是镜像。在那里站着本身便是理由了」

辰巳用手指指向镜像的卡露谢朵妮雅的脚边。

「琪可平常都是站在我的右边的。刚才你们抓住我的手时,你们也没有特地交流过就各自抓住我的左右手了对吧?就是在那注意到的。」

如同辰巳所说,卡露谢朵妮雅总是站在辰巳的右侧。那是无意识的习惯之一。

然后,镜像即为镜中之成像。也就是,左右会相反。

要是回想起来的话,卡露谢朵妮雅在前世还是鸡尾鹦鹉的时候,也总是乘在辰巳的右肩比较多。

在厨房工作的时候也是,向辰巳递出装满茶的茶杯时,惯用手也相反了。

确实两人的举止和习惯全都一样,但仔细一看左右都相反了。

一开始辰巳也没有注意到如此细节,但在注意到左右相反后就明白了其差异了。

「原来如此,真不愧是主人呢」

从辰巳身旁退下数步的镜像的卡露谢朵妮雅,一颦一笑。

「能把我看得如此清楚……我很开心」

从辰巳身边离开的镜像的卡露谢朵妮雅,这次则是面向了朱塞佩。

「祖父大人。关于那面镜……将我制作出来,最多也只能坚持一刻间而已。所以我想,祖父大人您考虑的事情大概是没办法做到了。」

镜像的卡露谢朵妮雅所说的「一刻间」,是指神殿宣告时间的钟与钟之间的这段时间。

以前辰巳曾以自己的手表确认过,一刻间大概是两个小时。

「唔……这么短吗……这样的话确实没法办到老夫所考虑之事呢」

皱起眉头,朱塞佩用手梳起白色的长胡须。

「那家伙,也和老夫有一样的考虑呢。但是,结果不适合他的目的,就以破格的价格把『姿写之镜』卖给老夫了吗……」

朱塞佩曾多此请求『姿写之镜』的前拥有者请他让渡给自己,但当初完全没能得到响应。

然后在某一天,突然传来了答应的回复。

「老夫正开心着入手了适合我愿望的这面镜子,但没想到里面还有这种内幕啊……」

「……都不肯让出到那种地步了,却突然说要让出,普通不都会怀疑其中有什么理由吗?」

「嘛啊,老夫和他是伙伴嘛……其实啊,我以前也曾对这家伙做过这家伙现在对我做的事情,这只是礼尚往来罢了」

恐怕,朱塞佩和那名人物之间,早已因为这种程度的事情而争论了无数次了吧。

然后,两人也是,最终都能将其做为笑话,这般互相信赖的关系吧。

辰巳心里如此想道,不,是想要这样去想。

「……好了,时间也差不多了」

一度和辰巳取开距离的镜像的卡露谢朵妮雅再次走向了他,并就这样以自己的嘴唇亲上了他的脸颊。

「对不起呢,真正的我。我不久后就要消失了,而且我也将忘记我是我……所以这点程度还是可以的吧?」

「……真是拿你没办法。虽说是镜像,但你也是我。但是,只限这次喔?」

两名卡露谢朵妮雅,互相微笑以对。

然后,镜像的卡露谢朵妮雅微微的提起神官服的下摆,稍微装模作样地向辰巳行了一礼……就这样溶解于空气中,消失了。

「所以到头来,朱塞佩先生入手『姿写之镜』,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镜像的卡露谢朵妮雅的身姿消失后,辰巳等人再次在起居间的桌旁就座。

「嗯?老夫不是沙法以夫教团的最高司祭嘛?因此每天都忙得要死,当然,就是再忙老夫还是对如今的立场感到自豪,也有所干劲。但是啊……时不时,也会有想要好好地悠闲的休息一天的想法啊」

低位的神官还能搞轮休,但只有一人的最高司祭实在是没办法搞轮休啊。

朱塞佩也是人类。当然也排有适度的休息之类的。但即使如此也还是忙到会去考虑这种事了。

「于是就打算利用『姿写之镜』,把工作交给镜像吗……」

理解了朱塞佩考虑的事情,辰巳目瞪口呆地叹了口气。

「但是祖父大人?镜像消失就马上再做一个不就……」

「那似乎也不行。前拥有者也说了,做出一次镜像之后,镜子要储蓄到能做出下一次镜像的魔力需要三天左右才行」

虽说是镜像,但做出一个人类,还是需要相当量的魔力。

「嘛,之后再向布莱德那家伙抱怨一句好了」

「唉?布、布莱德……?那、那是,难道……」

布莱德这名人物,肯定就是『姿写之镜』的前拥有者没错。然后,辰巳对「布莱德」这名字心里有底。

辰巳来到这个拉鲁考菲立王国的时日尚浅。

即使如此,也从朱塞佩和卡露谢朵妮雅那边,学来一些和这个世界还有国家有关的事情了。

在辰巳如此得来的知识中,里面有着「布莱德」这个名字。

「……这、这个国家的……国王大人……?」

「唔呣,正是如此。我和布莱德那货从年轻时就认识了。我们以前年轻气盛时还干过不少事情呢」

朱塞佩怀念地眯细眼睛。

平时,普通交谈着的他,以一般人的观点来看是相当位高权重的人,辰巳再次理解到这个事实。

那之后,要说『姿写之镜』怎么了的话。

实际上,在辰巳家中。

明白了无法用于自己目的的朱塞佩,将这面镜子推给了辰巳。

「虽说只能出现一刻间,但根据使用方法也是相当有用喔。例如,和两个卡露谢同时……之类的?什么,镜像不也是同一个人,不用担心花心什么的,安心吧」

「这、这种事情,才不会做呢!原、原本琪可一人就已经相当够了!!」

朱塞佩带着有所意指的坏笑竖起大拇指,脸完全红了的辰巳则是全力否定,如此场景是有还是没有呢。

然后『姿写之镜』,现在也还放在辰巳屋里的深处。

只要镜子还在此应该就不会发生,用这个镜子做出镜像的事情吧。

…………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