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九话

第一卷 第九话

现在我跟爱莉丝正站在位于学校南侧的正门。出示学生证后,我们进入校区,再度环视四周,校区真的非常辽阔。

巨大的池塘、喷水池与花圃从入口一直延伸到校舍。

「往西侧移动,就会抵达一年级的宿舍。」

在校门接受简单的指示,我便将所有行李从马车搬了出来。

从这里开始必须在校园内徒步移动。西侧,也就是碰到校舍之后往左边前进。

未免也太大了吧。

虽然已经看到建筑物,但我还是有种差不多走了一〇分钟的感觉。

抵达之后我仔细端详,建筑物大得不像话。到底可以容纳多少学生啊?

我走近位于宿舍前面的管理室。

「从今天开始入住宿舍吗?」

「是的。」

「男生宿舍在前栋,女生宿舍在后栋,左边的建筑物是餐厅。房间采取先到先选制,两位是男生宿舍和女生宿舍最早报到的学生,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房间。」

「那我就选择二楼,回头见啰。」

爱莉丝立刻做出决定,开始搬运自己的行李。

「再见。」

我也选二楼吧。

「补充说明一下,由于一楼向来不受欢迎,因此空间比其他楼层的房间大上一倍。」

「既然如此,我选一楼好了。」

「好的,这是一—一的钥匙。」

「谢谢。」

我立刻将行李搬进房间。搬家相当累人,我看还是从第一天开始就打起精神整理行李好了,免得一拖再拖。

房间共有四个空间。

一个是寝室,一个是起居室,一个是可以从事锻冶工作的房间,另一个大概是仓库吧。

我考虑好房间的配置后,立刻开始整理。

房间虽然有点大得过头,不过空间过于狭窄的话,也会引来学生的抱怨。

然而,应该也不需要用到四个空间。

整理的工作非常顺利,中午就已经大致就绪。家具一应俱全,收纳空间也非常充实,这是最令人满意的地方。

既然工作到了一个段落,我来到位于宿舍旁边的餐厅。爱莉丝好像还没过来。

餐厅是欧式自助餐的形式。

这种餐厅到最后一定会拿取稍微过量的食物,因此我先减少拿取的份量。大概是累了吧,份量虽然不多,却还是吃得很饱。

我回到房间,接下来要布置锻冶的空间。

材料全都堆放在马车上,我也对布置的流程相当熟悉,傍晚就大功告成。

晚餐时间已经看得到三三两两的学生,不过我没有跟他们说话,独自一人默默地用完晚餐,便到位于地下室的公共浴池洗净身体。

「看来在习惯这里的环境之前,必须忍受一段时间的疲惫。」

稍微抱怨一下之后,这一天到此结束。

早上醒来时,距离早餐还有一点时间,我便出门慢跑,顺便熟悉学校的环境。

每一种设施的规模都很巨大。

校舍也好,神秘的植物园也罢,甚至连二、三年级的宿舍都是巨大的建筑物。

这样子只会造成莫大的精神疲劳。住在大都市的人或许有不同的观感吧。

我吃完早餐后,原本打算去找爱莉丝,不过男生贸然闯入女生宿舍实在有点不妥,于是我打消了念头。

还是先修复爱莉丝的剑吧。

由于这是不良品,从头制作反而比较快。反正只要外表看起来相似,应该就不会穿帮。如此决定后,我在锻冶的空间备妥惯用的工具与剑,开始加热生铁。

这时敲门声传入耳中。以敲门声来说,音量稍微大了些。

我放下手边的工作,为访客开门。

……有个巨人。

一张脸高过门框的男子站在门外。

「我是住隔壁的。」

虽然看不到长相,声音倒是颇为低沉。他不是我的同学,一定是搞错了。

「呃,我是一—一的克尔利·赫蓝,你是我的同学吗?」

「我是住在一—二的拜恩·洛特,王国正骑士长之子。」

这次声音很小,听不太清楚。

然而,巨大的身躯依旧造成压迫感,我有一种被恐吓的感觉。

「啊啊,我来自赫蓝领地,往后还请多多指教。」

「彼此彼此。我听说过赫蓝的温泉,有机会的话……」

咦!?他最后说了什么!?

对方身体巨大,声音却超小。这样子根本无法对话!

「往后大家都是同一间学园的学生,让我们一起努力吧,拜恩同学。」

没有反应!

对话就像是传接球,接下来应该轮到你投球了。

到现在还是看不到他的长相,再也没有比这个更诡异的了。

「没、没其他事的话,今天就先这样吧。改天在学校的时候相见。」

「好。」

男子往后退了一步,伸手扶着房门,豪迈地关上。

巨响与强风迎面而来。

「抱歉!我太冒失了!」

「请别放在心上。」

我隔着房门回答。

嗯,隔着房门比较能够安心说话。

好了,回去工作吧。刚刚稍微受到干扰,现在一定要集中精神。

我才刚这么想,大得吓人的豪迈敲门声再度传来。

「抱歉,我又来了。」

打开房门一看……又是那个巨人。

「有、有什么事吗?」

「之前一直忙着说话,忘了把这个交给你。」

男子手中有个包装得非常漂亮的东西。慢着,你刚刚有一直忙着说话吗?

「这是母亲要我带来的,还说送给朋友的话,会让朋友很开心。」

礼物?真是好心的巨人。

「谢谢。我也想回送一点东西,不过手边……刚好只有短剑。这样子可以吗?」

「我就收下了。」

我将短剑交给拜恩同学,尽快打发他回去。关门的气势依然相当惊人。

「抱歉,我又太用力了。」

「没关系,我不介意。」

好了,这次一定要开始工作。

咚!!咚!!

还来啊!

声音实在大得吓人,令人怀疑他是不是打算破门而入。

「有什么事吗?」

我试着以不带情绪的口吻询问。

「我从小为了变强,一直专注于磨练剑术。父亲希望我学习其他事物,增加身为一个人的深度,才来到这间学园。可是来了之后,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这个跟可怜的野兽没两样的生物是怎样?

「先进来坐一坐吧。」

「可以吗?」

「请进。」

钻过房门时,我总算目睹他的尊容。是张相当俊美的脸蛋,完全不像是可怜的野兽。

不愧是王都出身的人。仔细一看,穿着打扮相当入时。浓眉大眼,鼻梁坚挺,长相给人一种清爽的印象。稍微修整一下发型,看起来更是优雅。只要别开口说话,真的是要身高有身高,要体格有体格,长得又很帅。

应该可以在特定年龄层的女性当中引爆超高人气。

为什么我要请他进来?

拜恩同学才进来不到五分钟,我就开始后悔了。进来坐坐倒也还好,但他完全不开口说话。既不谈论自己的事,也没有要了解他人的意思。

就构筑关系的阶段而言,可说是最糟的模式。

偏偏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打破僵局。

这个人果然是披着人皮的魔兽。

「找个地方随便坐吧。我接下来要打造剑,可能会花一点时间,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跟我开口。」

无奈之余,我只好重拾锻冶的工作。他迟早会跟我说话吧?

然而毫无动静。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拜恩同学就坐在我的正后方。

通常这种时候不是都应该坐在旁边,才比较好说话吗?

为什么是正后方?感觉不太舒服。

战斗时进入敌人的死角是正确的,不过这在沟通方面可是最糟糕的一步棋!!

正骑士长大人到底教了他什么!!

我好像是第一次在打造剑时流这么多汗。

「为什么要打造剑?」

他总算跟我说话了!!

可是这是什么问题!?

这句话来自死角,可视为彻底否定我的行为。

怎样?他是在测试我吗!?如果我说出错误答案,就会被他砍死吗?被未来的正骑士长大人一剑砍死,像垃圾一样被丢弃吗?

「呃,可以到旁边来说话吗?这样子彼此都比较容易交谈。」

我战战兢兢地回过头试着询问。

「啊啊!抱歉抱歉!我对这种事情比较迟钝。若有其他的得罪之处,还请不吝告知。」

「我明白了。」

咦?他果然只是个心地善良的巨人吗?

「我正在修理朋友的剑。既然要做,我打算让这把剑恢复成比原先更好的状态。」

「原来如此,克尔利同学真是好人。」

「直呼我的名字也没关系,大家都是同学嘛。」

「那我就称呼你为克尔利。」

「我也称呼你为拜恩。」

「好的,没问题。」

……

「你平常喜欢做什么?」

「没什么。」

……

「有没有喜欢吃的东西?」

「我从未以自己的好恶来判断食物。」

……

给我滚回去!!

我知道他是个好人,对话却完全无法持续下去!想要跟这个人相谈甚欢,势必需要一段时间,不是今天或是明天就可以搞定的!

剑都已经打造完成,两人也谈到无话可谈,他还是不肯回去。

大概要等到主人下逐客令,他才会回去吧。话虽如此,我实在无法说出「滚回去」。

「肚子饿了。」

就是这个!

「去吃饭吧。到餐厅吃完饭后,今天就先休息吧。」

「也好。我明天还可以过来吗?」

「……当然!」

好了,该如何让这头野兽学习一般人的常识呢?

我的房门几乎是在跟太阳升起的同一时刻遭到野兽袭击。

「这么早啊,拜恩。」

「嗯。」

这个人在日出时依言来访。

不对。当初并没有指定时间,所以他是在有违常识的时间来访吧。

全身上下穿戴整齐,发型也不像刚起床那般卷翘。

不是在日出的同时来访,比较像是等待日出之后来访的感觉。在他的认知当中,这就是方便打扰与不方便打扰的分界线吗?

「请进。」

「不好意思。」

我才刚从床上起来,就有一个穿戴整齐的绅士进入房间。总觉得好像是自己有违常识。

「我这就去换衣服。」

「不急,慢慢来。」

既然他这么说,我就慢条斯理地更衣梳洗。

「我去泡咖啡。」

「不好意思。」

我喜欢磨咖啡豆。咖啡的香气和磨豆子的单调动作颇为疗愈。

「请用。」

「谢谢。」

他慢慢地享用我认真泡的一杯咖啡。

「喝完之后,就去吃早餐吧。」

「昨天承蒙你一整天的陪伴,今天轮到我邀请你到一个地方。不如就在那里吃早餐吧。」

「这个主意不错,我会把肚子空下来好好期待的。」

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友善。

他会请我吃什么呢?可以期待王都美味的料理吗?

房门又被人敲了几下。跟拜恩不同,是比较正常的敲门法。

开门一看,原来是爱莉丝。

「早啊,我来了。」

「早,进来吧。」

这种正常的访客替我带来心灵上的从容。

「谢谢。」

爱莉丝一边说话,一边走进房间。

「我原本还有点担心跑到男生宿舍会不会出问题,不过学校又还没开始正式上课,我就大着胆子跑过来了。呜哇!?」

见到拜恩之后,爱莉丝吓了一大跳。

被吓了一跳也很正常,毕竟是巨人嘛。不过他不会咬人,很安全。

「我是拜恩·洛特。」

「咦?啊,我是爱莉丝·帕拉拉,请多指教。」

「嗯。」

「两位的自我介绍都结束了吧。爱莉丝,拜恩今天不知道要带我去哪,要不要一起来?」

有你在场,才不愁没话可说!!

「不了,校舍里面有图书馆。好几百万本的书籍任君翻阅,我一直都很期待,想要早点过去看看!」

「是哦,那太遗憾了。」

真的很遗憾!

只有我跟野兽吗?

「对了,你的剑已经修复完毕了。」

我将桌上的剑递给爱莉丝。

「谢谢,真是太感谢了!金币也已经送回家里,这也要感谢克尔利同学的帮忙。」

「叫我克尔利就好,往后大家都是同学。希望你在图书馆找到不错的书籍。」

眼看现场气氛就要变得感伤,我连忙转换话题。

「嗯!」

一提到图书馆,她果然就高兴了起来。

「爱莉丝跟克尔利是什么关系?」

拜恩加入对话。

只有我们两个的时候,真希望你也这么积极。

「我们是在前往学园的途中结伴旅行的朋友。」

「原来如此。不过话说回来,爱莉丝真的很漂亮。」

「「咦!?」」

这人说起这种话来居然脸不红气不喘。

看来应该是个老手。拜恩,你果然厉害!!

「我还是第一次听人家说我很漂亮。」

爱莉丝脸颊微红。

咦咦!?居然变成这种感觉。拜恩,你是她的男友候选人吗??

「好了,克尔利,我们也出发吧。」

他本人倒是丝毫不以为意,仿佛只是如实说出内心的感受。

这家伙是天生的人气男!!一定是!!

「嗯,走吧。」

「那我去图书馆了。」

「嗯。」

「学园内可以租借马。」

正如拜恩所提供的情报,我们借到了马。

租借用的马相当多,种类和毛色也很丰富。还是咖啡色毛的马比较美丽,我毫不犹豫地选择咖啡色的马。

「骑术不错。」

好耶,在途中被战士夸奖了。

拜恩带着我来到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原,跟学园有一段距离。对于马之类的生物而言,这里无疑是像天堂一般的环境。空气新鲜,牧草爱吃多少就吃多少。

抵达草原之后,马奔驰得相当轻快。

我紧跟在拜恩的正后方。

风吹起来十分舒服。

刚从地平线升起的太阳与稍稍冷冽的空气,让我产生想要狂奔到天涯海角的冲动。好想就这样一路奔驰下去,就是这种感觉。

「看到村落了。我过去一下,你在这里等。」

「知道了。」

我眺望着天边的朝霞。

马也十分悠闲。

骑着马一路跑来,不但睡意一扫而空,还稍微出了点汗。光是这样就令人大为满足,真的得感谢拜恩这次的邀约。

「久等了。」

在我眺望天空的时候,拜恩从身后出声。

映入眼帘的景象将先前的舒畅一扫而空。

四肢被绳索捆绑的山羊倒吊在拜恩的马背上。

神奇的是山羊非常老实,以清澈的瞳孔注视我们。大概是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吧。

「这只山羊是?」

这是理所当然的问题。

「我想招待你吃早餐,所以请村落的人卖给我的。」

原来就是这个。以请我吃早餐为由,把我从学园带出来的原因就是这个?

我住在家里时从未吃过烤全羊,也从未目睹宰杀活畜的场面。生肉当然见过,不过平常都已经成为料理,摆放在餐桌上。

平常的我应该不会喜欢烤全羊,然而在这片大草原上的话,说不定也不错。

今天真是个难得的体验。

「北方大地有无法种植农作物的区域。」

我紧跟在前往目的地的拜恩身后,听他提起先前稍微谈过的话题。

「人们很少食用青菜。」

也是,我确实听说过有这种地方。

「因此人们发展出来的智慧就是生吃。」

咦?你说什么?

「透过食用生肉,也可以摄取从蔬菜中取得的营养素。北方大地的人民就是这样活下来的。」

……是。

「事实上他们没什么大病,素来以长寿闻名于世。」

奇怪?我大概猜得到你想说什么……

「因此我希望克尔利一定要试试看。」

……可以让我回去吗!!我的心情已经够舒畅了!!

「到了。」

拜恩带着我来的地方真的非常美丽。这里应该是草原的边缘,有一座悬崖,再往前看也看得到大海。

「真是个漂亮的地方。」

这句话自然而然脱口而出。

若没有即将发生的悲剧,我一定会为了眼前的美景感动落泪。

美丽的自然风光使心灵获得疗愈,令人想起美丽的故乡。

「这只羊不错,值得吃上一顿。」

我怔怔地望着眼前的美景,拜恩则在一旁准备早餐。

从马背卸下来之后,山羊依然没有挣扎。

为什么要以那么清澈的双眸凝视我呢?我根本没有拯救你的力量。

这时拜恩的短剑将羊头砍下。羊头高高弹起,滚到我面前。

咿咿咿咿咿!!

我发出不成声的惨叫。

「啊!」

羊头跟我四目相对。我就像是被梅杜莎瞪了一眼,全身无法动弹。

这是双清澈而温柔的瞳孔。

「怎么啦?」

「没事……」

「眼睛……对到了吗?」

「眼睛……对到了。」

「……」

你说话啊!!这种意味深长的反应是什么意思!眼睛对到之后会被附身吧!?是不是这样!?

「眼睛对到之后会怎样?」

我胆战心惊地询问。

「不会怎样。」

你骗人!我知道这不是真话!

我不需要善意的谎言!我要的是事实!

「是不是有什么乡野传奇?你就告诉我吧。」

我询问拜恩的声音微微颤抖。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我只是不曾亲眼目睹家畜被宰杀时的眼睛,有点同情你罢了。」

「就这样?」

若只是这样还好……

「只不过……」

看吧!果然有问题吧!?

「我叔叔说宰杀家畜时若看到它的眼睛,用餐的时候脑海中就会浮现出家畜的面孔。」

可恶!!意思是等一下我每吃一口羊肉,那湿润温柔的瞳孔就会在脑中浮现吗!?出现那种画面,教人怎么吃得下去

「不过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别放在心上。」

「哈哈,也是。」

总觉得美丽的风景已经不重要了。

在我大受打击的期间,拜恩好整以暇地从事手边的工作。他的手法干净俐落,颇有独特的美感,毫不拖泥带水。即使是外行人,也看得出来他很熟练。

砍下羊头之后,将羊毛剃个精光,再剖开肚子取出内脏。

呜恶。

取出内脏之后,肢解各部位的肉,接着切成小块方便食用。

呜恶。

「好了,开动吧。」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这句话实在说不出口。人家可是刻意为我花钱买下,还准备到这种地步呢。

「需要盐巴吗?」

不是这种层面的问题。

「那、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下定决心。

伸手拿起鲜血淋漓的肉片送到嘴边。手一直在发抖,不过我还是奋力前进。

果然还是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肝脏特别美味,就留给你吧。」

令人困扰的善意。

可是我能够拒绝吗?人家可是特地把肝脏让给我呢。

肝脏耶!

我鼓起勇气一把抓起,送到嘴边。

果然还是不行不行不行不行!!

呼、呼!呼吸逐渐急促。

「不喜欢肝脏的脂肪吗?」

「不,倒也不是。」

我!吃吧!!接受朋友的好意吧!!

想像,快点想像。

假设,纯粹只是一种假设。

假设拉萨出钱,邀请我一起去采草莓。

他邀请我来到美丽的田园,采下草莓,特地将去除蒂头的草莓递给我,还是最甜的一颗。

我可以拒绝吗?当然不行吧!!说什么都不能拒绝!!

这种状况跟想像中的状况有什么不同!!

羊的肝脏跟最甜的草莓有什么不同!!

不把它吃下去,我还算是人吗!

至少不配自称为拜恩的朋友。

我将肝脏送入口中。

圆润滑溜。

呜恶。

称不上好吃,也称不上难吃。

「是不是好吃到泪流满面?」

「嗯、嗯、嗯!」

我止不住泪水。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这么感动呢。」

拜恩好像是第一次在我面前露出笑容。吃下去果然是对的,真的。

呜恶。

「之前我一直交不到朋友。可是克尔利,我们应该会成为好朋友。」

「嗯,我们可是吃了同一只羊的内脏的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