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五话

第一卷 第十五话

学校的正式授课从今天开始。前两个星期可以自由旁听选修科目。

第一堂课是药草学。由于是选修科目中我最感兴趣的科目,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前来旁听。

上课时间到了,大约有三〇名学生聚集在药草学教室。其中女学生居多,老师也是女的。

「欢迎大家。我叫做亚玛莉,负责药草学的授课。」

老师年纪大约三〇,脸上戴着圆框眼镜,更加突显出温柔的长相。

「药草学是非常实用的学问,今天学到的知识,明天立刻派上用场,很多人都是如此。」

没错,这就是我选择药草学的理由。

我对偏向理论的学科没什么兴趣。说白一点,我想要能够赚钱的知识。良好的药草可以高价卖给商人,我打算在这堂课尽可能吸收大量知识。

「对于一般庶民而言,药草价位偏高,不是每个人都买得起。我的目标是开发出任谁都可以轻易种植的品种。我在学校主持了一场研讨会,欢迎有兴趣的同学参加。」

亚玛莉老师露出温柔的微笑。原来这里也有有爱心的人。

「今天是第一堂课,就请大家自由参观药草。如果产生兴趣,决定正式选修,那再好也不过。」

老师再度微微一笑。嗯,是个相当疗愈的笑容。

「对了,可别因为嘴里没东西,就啃起药草哦。有些药草可是相当危险。」

在老师的指示之下,大家自由地观察起药草。

药草学的教室位于校舍北侧一楼的教室。教室里面种植了适合于室内栽培的植物,适合种植在外的植物则在教室外面。

顺带一提,只有这间教室没有外墙,直接通到户外。墙壁和天花板也吊满药草,种植在外面的无论种类或数量都非常丰富,充分利用广大的土地。一小时根本参观不完。

远远望去,还有类似温室的设备。

一想像到这里到底种植了多少药草,我不禁兴奋了起来。

「我说,你是克尔利·赫蓝吧?」

就在我欣赏药草的时候,穿着斗篷的少年突然出声。

他身材矮小,脸色不太好看。

而且还很臭!!

他的身上传来浓浓的药草味。

「是、是没错。」

我尽可能屏住呼吸回应。

「我叫做多多·贾布。我对你有点兴趣。」

「是、是哦。」

不妙,我完全没听进去。

呜桂,臭死我了!

「啊啊,你觉得很臭吗?请等一下,我把上衣脱掉。」

话才刚说完,多多便除去斗蓬脱下上衣,放在教室角落。

之后他靠了过来,我战战兢兢地试着以鼻子呼吸。

不臭!

吸——

不臭!

「那是用来驱人的。不喜欢那种臭味的人多半都会躲得远远的。」

驱人!?我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找我有什么事?」

「很高兴看到你对药草有兴趣,我想请你看看我开发的新品种。」

「开发?这里有你培育的药草?」

「没错,我可是个天才。来,这边这边。」

他带着我来到设置许多温室的区域。

我进入其中一间,见到里面的情景。

这里也培育了密密麻麻的药草,有从天花板垂下来的,也有种植于地面的。有手掌大小的,甚至有跟人差不多高的,全都是从未见过的奇特药草。

「怎样?这些都是我培育的药草。」

「全部?这里不是药草学的教室吗?」

「没错。但我参加了亚玛莉老师的研讨会,借用了一两座温室。」

「是哦,真厉害。」

我在温室中来回走动。

全都是过去从未见过的药草,其中也有几株相当漂亮的品种。

由于实在是太漂亮,我忍不住伸手触摸。

叶面滑溜溜的。

「摸是可以,但千万别闻味道,否则会一觉睡到明天,暂时失去记忆。这已经做过临床实验,确实有这种药效。」

临床实验?听起来相当吓人。

实验对象是谁?可以问吗!?

我将手掌往旁边移动,试着轻触其他药草。

「这也可以摸,不过别拿来吃,否则胃里面的东西会全部吐出来。顺便告诉你,这也做过临床实验。」

实验对象到底是谁!?

「没有比较安全的药草吗?」

「这个。只要闻味道就可以升天,带着你前往自由自在的妄想世界,药效持续一整天。」

这东西太危险了吧!

我将多多递给我的药草还了回去。

看来他的价值观跟我有些不同。

「不是啦,我是指可以帮助他人,例如治疗疾病之类的药草。」

「当然有啰。」

多多要我稍待片刻之后,钻到温室里,好像正在挖掘地面。

「需要帮忙吗?」

「不必。」

等候一段时间后,双手沾满泥土的多多走回来,手中拿着类似树根、歪七扭八的东西。

「吃了这个,全身就会充满力量。对暂时需要体力的人应该相当有用,例如动手术的患者。」

「这不是有吗?让我看看其他类似的药草吧。」

「不,这类药草不多,其实这是我的失败作。原本我打算培育吃了之后肌肉会膨胀的药草,姑且称之为半成品吧。」

……他的目标到底是什么?

我突然很想问问看。

「这也有迷恋草哦,应该可以卖到不错的价钱。」

「是哦?」

……有点想要呢。

「自我介绍就到这里,该切入主题了。」

「请说。」

「我之所以跟克尔利你攀谈,主要是想请你协助我贩售药草。」

「嗯……可是我什么都不会,也没那么多时间。」

「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呃,目前没有明确的目标,不过要是一天不打铁,我全身就怪怪的。」

「这是怎样!?」

「这已经算是我的例行公事,而且我还得念书,实在没那么多时间。」

「不必一直待在这里,有时间的时候帮个忙就好。」

「嗯,还是算了吧。我真的是个外行人。」

「啧,我还以为你愿意帮忙。」

多多双目低垂咂了下舌,脸上的表情真的很失望。我总觉得有点愧疚。

「你为什么急着贩售药草?」

「……」

多多低头不语。

「没关系,不想说就算了。」

「……为了钱。我虽然是贵族,却是旁系的分家,领地不大,又是家中的四男,将来势必得自力更生。你也是贵族,却从事锻冶的工作,我原本以为你的目的应该跟我一样,想不到是我会错意了。」

……不,你没有会错意!这句真心话当然不能让他知道。

我也是为了将来着想才开始打铁!我们两个其实是同伴!

「呵,原来如此。」

「对我嗤之以鼻吗?所以我才讨厌娇生惯养的贵族。」

多多的心情糟到极点。

「有没有可能大赚一笔的药草?」

「啊!?」

「我问你有没有可以赚钱的药草。」

「我还没正式贩售,所以不是很清楚,不过刚刚提到的迷恋草应该挺好卖的。」

「嗯……再也没有比控制他人心思更危险的事,那还是算了吧。」

「那让全身上下毛细孔大开的药草呢?」

那是什么?我差点忍不住吐槽。

「你的开发方针可真是极端。」

「嗯,基本上我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先把可以卖钱的药草列一份清单出来吧,我来帮你贩售。」

「真的吗!?你怎么突然想帮忙了?」

「这个嘛,以后再告诉你吧。」

「我知道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明天也可以哦!」

「在学园中贩售不太妥当吧,你也还没好好整理。三个月之后的暑假,在我的赫蓝领地正式贩售,这段期间你就继续开发必要的药草。放学后我也会过来帮忙,好好加油吧。」

「谢谢。开发就交给我吧,克尔利!」

多多的脸色虽然不好看,仍然露出今天第一次的笑容。

「我的领地最有名的就是温泉。」

「我知道,真的很有名。」

「许多追求美丽的贵妇都会大驾光临。怎样,是不是嗅到金钱的味道了?」

「嗯,没错!扑鼻而来呢!」

「带来美丽的药草就是现在最需要的商品啊,多多老弟!!」

「带来美丽……带来美丽的药草……」

「没错,这就是能够赚钱的药草。而且我们需要的是使用再多也没有副作用的药草。」

「没有副作用?这不太可能。」

「不可能也要做,别小看贵妇的欲望!」

「……啧!」

仔细一看,多多正在咬指甲。看来他已经开始在脑中思考。

「好吧,我试试看。有什么点子尽管跟我说,我会列入参考。」

「知道了。往后我每个星期会抽空过来几次,目标是在三个月后的暑假完成一种美容药草。」

「明白了。」

我跟多多应该都露出了今天最邪恶的表情吧。

发现自己的学园生活在激流中前进后,我为了寻求片刻的安宁,来到学园的喷水池。

校舍南侧跟正门的中间地带有座巨大喷水池。之前从远处见过好几次,不过走近一看,又有不同的印象。水柱高高喷起,感觉附近的气温似乎稍微低了一些。

「啊哈!」

视线追踪水柱的顶点,我轻轻地摇了摇头。

「咦?」

水柱暂时止歇,我在对角线的另一端发现一名女子。

……她在哭。

这时水柱再度喷发,遮蔽了她的身影。

刚刚那个人应该是之前跟在艾莉莎身边,名叫梅莉梅的四大天王之一,就是骂我「贱民」的那个女生。我对她实在没什么好印象。

水柱止歇,她的身影再度出现。

她果然正在哭泣。

……我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水柱再度喷发,遮蔽了她的身影。

就当作没看见,直接走人吧。

嗯,就这么办。

跟讨厌自己的人扯上关系绝对没好事,更何况对方还是正在哭泣的女生。事情一定很棘手。

水柱止歇,她再度出现。

「啊!」「啊!」

彼此四目相对。

我们静静地互相凝视了一段时间,水柱遮蔽视线。

不小心看到了,还出了声。这下子可不好一声不吭地闪人。

我沿着喷水池移动,朝对角线上的梅莉梅走去。

「哈啰。」

我尽可能地堆起笑容主动打招呼,假装自己是个什么也不知道的纯情少年。

「……呜!」

结果她只是抽了抽鼻子,并未回应。

慢着,说不定抽鼻子的动作就是回应。她的眼睛四周又红又肿,显然哭了好一段时间。

「发生什么事了?」

说话的同时,我尽量保持自然,试图坐在她旁边。

「……呜,不要坐在我身边。」

被发现了,不过我还是一屁股坐下。

「你跟艾莉莎怎么了?」

我只是随口问问,但似乎正中红心。她的身体明显地微微一颤。

「跟你无关。」

是哦,那我就告辞了。

我很想离开!却不能这么做!

「别这么说嘛,我又不是不认识艾莉莎。若真的发生了什么,我可以帮你跟她谈谈。」

「你又了解艾莉莎大人多少?请不要多管闲事!」

梅莉梅擦拭湿润的眼睛,以严厉的语气训了我一顿。

简而言之,艾莉莎是个性格乖戾的女生。这点我非常清楚,只是没想到她身边的人也这

样。

她们难道不知道世间万物都需要所谓的平衡吗?

我想起了一件有趣的事情,跟原作的电玩知识有关。

「艾莉莎平常不是都交叉着双手,闭上眼睛,露出可怕的表情吗?不过有时候她只是在思考晚餐该吃些什么。」

「她、她才不是这种人!」

「她对外宣称自己喜欢的食物是戚风蛋糕,但其实真正爱吃的是奶油烤马铃薯。」

「这、这种事情也……不,确实有这种事。」

「还有……」

「够、够了!不许继续贬低艾莉莎大人!」

「我没有贬低的意思,只是在分享自己知道的事情。」

梅莉梅露出悔恨难耐的表情。

其实我还有很多跟艾莉莎有关的知识,只不过她似乎无法承受。

「艾莉莎跟我们一样都是普通人,用不着以特别的方式对待她,把自己搞得这么烦恼。」

「你根本不明白艾莉莎大人的崇高之处。」

「别这么说嘛,有什么问题就说出来吧。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我之前明明把你骂得一文不值,你干嘛还对我这么好?」

「因为我具备宽大的胸襟。」

「贱民」果然是骂人的话。

「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绝对不是!!」

表面上哭泣,却在心中犯花痴。

「……艾莉莎大人不让我当她的跟班。」

原来如此,难怪之前见到的四大天王少了梅莉梅。

「为什么?」

「因为我被归类为没有能力替艾莉莎大人效力的人。」

「那是怎样?」

「……我在入学能力测验中被分到E班。其他三人顺利进入A班,得以继续担任跟班。取代我的人也是A班的学生。」

……E班啊?该如何回应才好?

「E班确实有点难办啊。」

「连你都在侮辱我是吧!对啦,我就是E班!反正我就是E女啦!」

※E女!?那是怎样?这样说自己太狡猾了吧?(译注:E女跟日文「好女人」同音。)

「别这么生气,以后想办法爬上去不就好了?就当作是艾莉莎要你继续努力的讯息吧。」

「怎么可能!把这件事告诉你真是天大的错误!」

她大声嚷嚷,别过脸。

看来我似乎激怒了她。

梅莉梅再度开始啜泣,让我感到难以言喻的歉疚。

我并没有惹她生气的意思。

气氛相当尴尬,喷水池的声音格外清晰,大概是升到了今天的最高点。

「……跟随艾莉莎的时候,你快乐吗?」

「……快乐也好,不快乐也罢,都不重要。」

「怎么会?若不快乐,分开之后反而比较幸福。」

「不是每一个人都跟你一样,光凭自己的感受就可以活下去。」

「不过这很重要吧?真的不快乐的话,被解任应该更幸福。」

「……一点都不幸福。跟艾莉莎大人在一起时……虽然不快乐,却是我的存在价值,更是一种自我认同。」

「那就找出其他存在价值就好了。」

「没有其他的存在价值!」

她好不容易才转过头,表情非常认真。

我轻轻地站了起来,朝着她伸手。

「不介意的话,要不要成为我的朋友?成为朋友后,你可以到我的房间来,那里很热闹哦!」

「不想!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

「别这么说嘛,来一次就知道了。虽然还有两个怪人,但总比一个人哭泣快乐多了。」

「……我不想。」

见到梅莉梅低头不语,我慢慢迈开脚步,朝身后丢下一句话。

「我的房间是,一—一,随时欢迎你来。」

「……我不去。」

「我等你。」

「……」

身后传来低语声。

尽管听不太清楚,不过我能说的只有一句话——

千万别来!!

选修科目该选什么呢?

放学之后,我在房间里面思考这个问题。我已经决定要上药草学,接下来……

畜产学的小猪满可爱的。吃掉小猪固然心痛,不过还是列为候选名单。我想好好驯服它们,让它们变成更好吃的肉。

武术就别提了,再也没有比那个更窝囊的。见到体型比我强壮的女人时,我全身僵硬。我被摔飞出去后,就决定不修那门课了。那个女人到底是怎样?

明天再去上医学或是法学之类的课程吧。

「师父。」

「嗯?」

「一边想事情一边工作,可是会受伤的。」

「啊,说得也是。」

基于克洛希令人感动的忠告,我不再思考,专注于锻冶的工作。

克洛希和拜恩理所当然似地在房间进行特训。

两人已经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一点都不客气。习惯真是可怕的东西。

房间里面其实还有一个访客。

就是梅莉梅。

我总是习惯将麻烦人物带进家中,她也是因我的天真而招来的访客。

虽然对拜恩与克洛希的特训略感困惑,她依旧津津有味地喝着红茶。

她跟拜恩无话可说,倒是跟克洛希相谈甚欢。

我不禁觉得带她来是对的。没有人遭遇不幸才最重要。

就在我为了这点小小功劳暗自庆幸时,有人轻轻敲门。

最近我有一种感觉,我的房间很少出现正常访客。

今天也不例外。才刚开门,满脸怒容的艾莉莎就站在门口,四大天王也跟在她身后。

是谁把这个愤怒的女神找来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她果然是个美女。不对,这不是现在的重点。

「你好,克尔利大人。」

制止其中一名才刚抵达就打算抢先说话的跟班,艾莉莎本人开口。

艾莉莎就站在我面前。

……好美,可是好可怕!我该不会被她吃掉吧?被吃掉的话,最好是整个人被吞进肚里,这样子比较不痛。

「哈啰,艾莉莎,你的表情挺可怕的,怎么啦?该不会吃坏肚子了吧?」

「克尔利大人,请别开这种不好笑的玩笑。」

杀气!若要形容,绝对是这个。锐利的眼神贯穿我的双眼。

「哈哈,抱歉抱歉。」

糟糕,我居然赔罪了。

「梅莉梅在这里吧?」

「梅莉梅?」

哦,你是说被开除的前四大天王女吗?她就在这里……

「找她有事吗?」

「当然。她是我的跟班。即使今天被开除,也不应该在没知会我的情况下擅自外出。」

「啊,是。」

把这个愤怒女神找来的人,原来就是我!!真是对不起!!

「梅莉梅。」

她呼唤的声音虽然亲切,骨子里却异常冰冷。

「是。」

艾莉莎在玄关出声,梅莉梅快步走了过来。以细若蚊鸣的声音做出回应后,她走到艾莉莎身边。

「好了,我们走吧。」

「是。」

梅莉梅哭丧着脸,我也快哭了。艾莉莎实在太可怕了。

没想到她居然有这么可怕的压迫感,祖先该不会是狼吧?

……呼~

我握紧右手的拳头说:

「慢着,艾莉莎,你带走梅莉梅想做什么?」

面对我的问题,艾莉莎转过头。我感觉到她的眼神流露「没必要告诉你」的意思。

然而,基于突然来访之人应该遵守的礼仪,她还是停下脚步,再度站在我面前。

呜,我忍不住后仰。

「当然是带回去处置。被饲养的狗咬伤手,严加管教也是应该的吧?你也是个贵族,同样是支配领民的身分,应该能够体会才对。」

「具体的处置方式大概是什么?」

「这就与你无关了,这是我们的内部问题。」

「不,梅莉梅今天是以朋友的身分来访,可不能让你随便带走。」

「什么?克尔利大人,你是不是弄错了?」

艾莉莎露出今天最锐利的眼神,我有一种胃被抓住的感觉。绝对不是成为美味料理的俘虏。

「那就请梅莉梅回答吧。」

「咦!?」

梅莉梅全身发颤,似乎再也承受不住。

「说吧,梅莉梅。你到底站在哪一边?在我这边?还是克尔利大人那边?回答问题,梅莉梅。」

声音虽然温柔,却隐含着强大的震慑力。

梅莉梅的忍耐似乎已经到达极限,只见她双脚不停颤抖,甚至忘了止住泪水。

「当、呜咕、当然……当然是侍奉艾莉莎大人。」

「很好,这就对了,梅莉梅。克尔利大人,这样子你总该明白了吧?」

不等我回答,一行人旋即转身离去。

暴风雨过去,牺牲了一头年轻的母羊。

现场也从肃杀转变成寂静和平的气氛。

「慢着,艾莉莎!!」

我提高音量,确定对方听得到。这样子她们总不能默默离去吧?

艾莉莎停下脚步,背影流露出极度不悦的感觉。

将梅莉梅留在原处后,艾莉莎与跟班再度来到我面前。

除了恐怖,还是恐怖。

「艾莉莎,成为稍微体谅他人痛苦的人吧。」

「啊?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我再说最后一次,这是我们的内部问题,请不要干涉。不,这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请保持沉默,克尔利·赫蓝。」

「不,我不要。梅莉梅是我的朋友,请把她还给我。」

「你给我闭嘴。」

「我不闭嘴。为了你好,我一定要说。将来我说不定会跟你一起过着互相扶持的生活,所以我劝你趁现在学习如何体谅他人,艾莉莎。」

「打从第一次见面开始,我就觉得你是个怪人,想不到居然奇怪到这种程度。跟你认真交谈的我实在是太傻了。」

唔唔唔!我这么说可都是为了你好!

「唉,算了。先将梅莉梅还来吧。」

「哼!」

居然对我嗤之以鼻。

艾莉莎呀,你具备美丽的容颜、显赫的家世以及多才多艺的天赋。身为人生胜利组的你,完全无法体会弱者的感受吗?

所以爱莉丝也受到了欺负。

这么一来,任谁都无法得到幸福。

我只好采取现在能够从事的行动——

目前我唯一做得出来的最大报复。

必杀!好朋友弹额头!

所谓的好朋友弹额头,并非以拇指压着中指的暴力弹额头,而是以食指的指甲轻轻打在额头上的温柔一击。

嘿!

猝不及防的一击正中艾莉莎的额头。

「别太欺负人了,这不是真正的你。」???

……我原本以为反击的怒涛会立刻来袭,艾莉莎却低头不语。

「……好痛。」

轻声开口后,艾莉莎抬起头,眼角噙着泪水。

咦!?她哭了!?

……真可爱。

不对不对!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

艾莉莎双手捂着额头,发出「啊呜……」的声音。

「啊呜?」

这算什么?太可爱了!!是小动物吗?

不对,真的不是这样!

我闯祸了,闯下不得了的滔天大祸!

「连父亲大人都没打过我……」

「呀!」

「第一次有人打我。我要跟父亲大人告状,绝对不会轻易饶了你——!!」

最后艾莉莎噙着泪水捂住额头飞奔而去。

她的背影令人松了口气。

果然好可爱。

「给我记住!!」

不知道是哪个跟班撂下狠话。

这是失败者惯用的场面话,所以算是我胜利了吗?

「啊,居然对艾莉莎大人做出这种事。」

等我察觉时,梅莉梅已经止住泪水,双手环抱脑袋。

「居然对我敬爱的艾莉莎大人做出这种事!」

临别之际,她不忘朝我的肚子揍了一拳,跟随艾莉莎离开现场。

咦?我这么拼命到底是为了谁?又是为了什么?

「怎么啦?好像很热闹。」

「没事,没什么。」

回答完担心之余前来察看的拜恩,我继续锻冶的工作。

梅莉梅回到主人身边,这样子说不定也好。

把这件事忘了吧。

现在应该担心的是,艾莉莎的报复一定很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