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起始之章

(1)第一章 我是使魔

第一卷 起始之章 (1)第一章 我是使魔

「你是谁?」在湛蓝的天空下,一个女孩张着她水灵水灵的眼睛看着才人的脸问道。她的年龄和才人差差不多,在黑色的披风下,穿着一件白色的上衣,灰色的百褶裙。

她好可爱,桃红色的头发,白色的皮肤,再加上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起来很象一个外国人,不,应该就是一个外国人。一个象洋娃娃一样可爱的外国女孩,或许她是一个混血儿吧。

她穿的制服是哪个学校的校服吗?从来没有见过。

才人似乎在草地上打瞌睡,脸朝上看者天空。

穿着黑色的披风,把我当怪物一样看待的人有很多。草原向远方慢慢的伸展开,能够看见一座和欧洲明信片中一样的,石造的城堡。那简直就是神奇。

头好疼,才人一边摇着头一边说到「问我是谁?我叫平贺才人」。

「你是哪里的平民?」

「平民?」这是什么???周围慢慢向他靠来的男孩,女孩都穿着和她一样的制服,手里拿着一个象棒子一样的东西。

我是不是不小心进了一个美国学校啊?

「路易丝,你用使魔召唤把一个公民叫出来准备干什么啊?」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一句话,除了一直看者才人的少女以外的所有人在听了这句话都哄笑了起来。

「我只是弄错了而已」,站在才人面前的少女用象铃铛一样的声音生气的说道。

「弄错了??路易丝你好象总是弄错,不是吗?」

「真不愧是零之路易丝啊」,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话,所有的人都暴笑了起来。

一直在看着才人的女孩子看起来她的名字似乎是路易丝。

总之,这里看起来不太象是什么美国学校。出现在这里的建筑物是我从来都没有见过的。

这里是电影城?现在正在进行什么电影的拍摄?才人偷偷的在心里想到

但是,这里作为电影城的话,似乎有点太大了,而且在日本有这样的地方吗?不,这应该是新建成的游乐圆吧?!可是,为什么我会睡在这里呢?

「格鲁贝鲁先生!」

被称做路易丝的女孩生气的喊到,从人群里走出了一位中年的男性。才人看到他后顿时变的不可思议起来,因为他的打扮实在是太奇怪了。

他拿着一根很大的木杖,身上穿者一件全黑的袍子,这是怎样的一种打扮啊?

简直就象是一个魔法使一样,这个人没有问题吧?!

啊,我明白了!这里是某种的魔法秀。

但是,如果是这样的话,这里的气氛有点奇怪

才人一下子有点开始害怕了。如果这是某个宗教团体我该怎么办?恩,很有这种可能。这些人,将正在逛街的我,不知道用什么方法让我睡着,然后把我带到了这里。

那面镜子就是他们所用的道具,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根本无法解释现在的状况。

总之,在没有弄明白状况之前,才人决定还是老老实实的呆着。

被称为路易丝的女孩子誓死的让自己站立着,「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拜托了」「请一定再给我一次机会」她一边这样说着,一边挥着自己的双手。

这个女孩,长的挺可爱的,怎么会迷上了这样的宗教呢,才人有一点点替她感到了悲哀。

「什么事情,小姐」

「请,请在让我召唤一次」

召唤?

这是什么,刚才好象他们也提到了一次。

被称为格鲁贝鲁先生的人,摇了摇头说到

「这是不行的,小姐」

「为什么不行?」

「这是规矩,你们在升为二年生之前都必须召唤使魔,就和你们现在做的一样」

使魔?这是什么啊?

「你们将根据自己所召唤出来的使魔来固定自己的属性,然后再向更专门的课程前进。已经被召唤出来的使魔是不能进行更改的。如果你要问为什么,是因为春天的使魔的召唤是一个神圣的仪式。不管你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你现在只能让他成为你的使魔」

「但是我从来没有听过可以让一个平民当自己的使魔的」

路易丝刚落声,周围又是一阵的哄笑,她恨恨的看了周围的人一眼,可是大家并没有因此而停止笑声。

春天的使魔召唤?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不明白,这些人从刚才开始到底在说些什么啊?

这果然是一个新成立的宗教团体,看来我是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啊!我是不是被他们带到了国外,绑架,我被绑架了?

这个时候才人才真正的意识到他被卷入了一个麻烦里面。

「这是一个传统,小姐,我们不会允许出现例外的。他」

中年的魔法装扮者,指了指才人

「他虽然只是一个平民,但是既然被你召唤了出来,就必须成为你的使魔。虽然从古至今没有出现过类似的先例,但是我们一定要优先执行春天使魔召唤所定下的规矩。如果不让他成为你的使魔的话」

「这」

路易丝很无奈的耸了耸肩膀

「好的,从现在开始继续进行仪式」

「啊?和他?」

「对,和他。你快一点,我们马上就要开始上下一堂课了。你知道为了你的召唤我们花了多少的时间吗?试了又试,好不容易召唤出了一个,好了,快点开始签约」

对啊,对啊,周围的人们也一同附和到。

路易丝非常无奈的看着才人。

这到底是什么啊?他们准备对我怎样?

「那个……」

路易丝朝才人开了口,

「什么?」

「你必须要感谢哦!因为现在贵族要对你做的事情,普通人一辈子可能都碰不上啊。」

贵族?他们是不是有点问题啊?谁是贵族啊!你们只不过一群变态的魔法使的模仿者罢了。

路易丝非常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手上那着的小小的魔杖在才人的眼前轻轻点着,慢慢的唱着象咒文一样的东西

「我的名字是路易丝.佛朗索瓦斯.露.布朗.拉.瓦里艾尔,集合了5种力量的PENDAKON请赐与他祝福,让他成为我的使魔。」

接着,把杖放在了才人的额头上,然后她的唇慢慢的靠近「你,你想干吗?」

「好拉,你安静一点。」路易丝生气的说道

路易丝的脸再度的慢慢靠近。

「等,等一下,你总要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吧」

才人的脸因为紧张而在发抖着

「我不是说过让你安静点别动的吗?!」

路易丝用她的左手一把抓住才人的头

「?」

「恩!」

路易丝的唇和才人的唇碰到了一起。

这?!这到底是什么啊?他们所说的契约是指两个人的接吻的吗?!

路易丝柔软的双唇让才人的思维更加的混乱了。

这可是我的初吻啊!就这样在这种地方,让这样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人的人给夺走了!

才人连动都动不了的瘫痪在一旁。

路易丝终于让自己的唇离开了才人

「结束了!」

脸通红通红的,好象有点害羞。你是不是傻瓜啊。

「应该害羞的人是我才对啊!你害什么羞啊。突然间就和我接吻!」

但是,路易丝现在是完全无视才人的存在,刚才的事情就象没有发生过一样。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啊?好怕,我想快点回家。好想回家上网去。我刚刚在一个交友网站上注册的,好想看看有没有女孩子给我发了邮件。

「你虽然使魔召唤连续几次都失败了,可是使魔结合却完成的很好嘛」

格拉贝鲁看起来似乎很高兴的说到。

「因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平民,我和契约已经完成了。」

「如果他是一个高级的幻兽的话,契约估计是无法完成的」几个学生一边笑着一边偷偷的说到。

路易丝恨恨的看着那几个学生

「不要把我当成一个傻瓜,我偶尔也会有成功的时候。」

「真的是偶尔才会有啊,真不愧是零之路易丝啊!」

留着一头卷发和脸上留着雀斑的女孩子用嘲笑的口吻说到。

「……小姐,洪水的蒙莫朗西侮辱了我」

「你说谁是洪水啊?我是香水的蒙莫朗西!」

「听说在你小时侯可是经常尿床的啊,看起来肯定是洪水比较适合你的」

「说的很好嘛!零之路易丝,不要忘记了你只是零而已」

「好了好了,贵族之间应该是要互相尊敬的」

中年的魔法使在一旁的劝道。

到底这些人在说些什么啊?什么「契约」,「使魔结合」的。此时,才人的身体有一些微妙的发着热。

「哇,哇,哇!!!」才人突然叫着跳了起来「好热!」

路易丝用责怪的声音骂到:马上就好了,你忍耐一下!我只是在刻使魔印纹而已!

「不准刻!你想对我的身体做什么啊?!」

这么的热,你想让我老老实实的躺着那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那个……」

「什么??」

「你觉得一个平民可以这样对贵族说话的吗?」

不过,热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身体马上就恢复了正常的温度。

「啊啊!!」

路易丝的表情一下子变的凶狠了起来,大概是想到很多的事情的缘故吧。

「为什么是你被召唤了来呢?」

「我怎么会知道啊?!」

「我这个堂堂瓦里艾尔家的三女儿,出生在拥有悠长历史,纯正贵族家庭的我,为什么一定要使用你这个使魔呢?!」

「鬼才知道!」

「是谁决定用接吻来作为签订契约的方法的?」

「天知道!好了,你能不能快一点,我想快点从恶梦中醒过来」

「恶梦?!这应该是我说的才对」

「那可是我的初吻啊!」

路易丝想都没想就重重的朝才人的头打了下去

平贺才人。高中二年级17岁。

运动神经普通,成绩一般。没有女友17年。无赏无罚。

老师评价「啊?平贺啊。不甘心失败,好奇心强,可是却稍微有点迟钝」

父母评价「要好好学习呀。比较迟钝呢」

正因为比较迟钝,所以遇到灾祸很少惊慌,是个无论什么都能接受的人。

刚刚看到会飞的人大吃一惊。可是作为普通人来说只是吃惊到那个程度就没事了,这和自己迟钝的性格有着很大的关系。

如果说得不好听点就是对事物不怎么深入思考的性格。

可是却非常好胜。如果这么说的话,也许就和路易丝的性格非常相近吧。

那样的才人,在短短的30分钟前还好好的在日本的东京街头。

刚刚修理好笔记电脑,正在回家的途中。心情非常兴奋。因为这样一来就能上网了。刚刚登陆了征友网站。

也许能找到女友也说不定呢。才人希望平凡的每天能刺激一点。

可是,这刺激却不是出现在网络上而是在回家的路上。

从车站返家的途中,才人的面前突然出现一面闪着光芒的镜子。

才人停了下来。目不转睛地看着。才人拥有超越平常人一倍的好奇心。

高约二米左右。宽约一米的椭圆形镜子。没有厚度。仔细一看,镜子一直浮在空中。

好奇心发作了起来。这到底是什么现象?边想着边盯着闪闪发光的镜子。

无论怎么样看都不明白。这样的自然现象即没有看到过也没有听说过。

想从旁边绕过去,可是向前一探究竟的好奇心泛滥了起来。

想从这当中穿过去试试。

原本想着不行。可是马上就觉得如果只是一下的话应该没问题的吧。这种糟糕的性格。

不管怎样随便拾了块石头试着扔了过去。

石头在镜子中消失了。

即使在镜子后面寻找,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块石头。

接着从口袋里取出了家中的钥匙。将钥匙的尖端试着插入镜子里。

什么也没发生。

拔出来确认一下,可钥匙一点变化的地方都没有。于是才人判断即使穿过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因为这么想着,于是就非常非常想穿过去看看。

结果,就和想着现在开始学习吧却捡起漫画时的心境一样。才人原想着不行却就这样穿了过去。

立刻就后悔了。受了非常严重的打击。这打击就和小的时候,说有让脑袋聪明的装置,母亲就买了回来,打开开关让电流通过身体时的所受的刺激一样。

才人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

那里是幻想般的世界。

「你说的是真的?」

路易丝怀疑似地看着才人说到。手上拿着作为晚餐的面包。

两人坐在桌子旁的椅子上。

路易丝的房间。12贴左右的大小。窗户向南的话,西侧摆放着床,门位于北侧。东边放着特大的衣柜。

不管是哪一件都能看出是贵重的美术品。

刚刚醒来的才人被路易丝带到了这里。

才人来回抚摸着发痛的头回答着。先前被打的地方非常疼。

「怎么会说谎呢?」

才人从没有像现在这样痛恨自己好奇心。

你啊,如果没有穿过去就好了

这里不是日本。连地球也不是。

有着魔法使,漂浮在空中的国家的这种地方,至少在中学的地理中没有学到过。

即使是存在的话,那么浮在夜空中那巨大的月亮算什么呀?居然是地球夜空上月亮的两倍大。

巨大的话也就算了。也许在某个国家中有那样的夜晚也说不定。

但是,有两个就太奇异了。难道在才人没有发觉的情况下增多到了两个?

不对。不可能是那样。也就是说,这里不是地球。

时间是晚上已经连夜也深了。现在家人都在担心着我吧?这样悲伤的想着。

从窗户不止夜空还能看到先前才人睡倒在的草原。在月光的照射下,能看到草原的对面有座巨大的山。

右手边能看到郁郁葱葱的森林。才人叹着气。和在日本看到的森林完全不一样。这么宽广的常绿林在日

本根本没有。

经过像中世纪的城市一样的魔法学院的走道,来到了这里。旅行似的兴奋感浮现了出来。

石制的拱形的门,同样石质的厚重的阶梯。

这里是名为特雷丝特因的魔法学院,路易丝是这样告诉我的。

特雷丝特因魔法学院据说是全宿制的学院。

魔法学院!太棒了!全宿制!太棒了!那是在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啊!

不过,这里却不是地球

「不能相信的事呢」

「我也不能相信这种事呢!」

「说是另一个世界,怎么样的世界?」

「没有魔法使。月亮只有一个」

「怎么会有那样的世界啊?」

「我原来在的世界就是那样的呀」

才人愤怒的叫道。

「不要大声叫。明明是平民的存在」

「谁是平民呀」

「因为你不是不会魔法的吗?那样的话不就是平民了嘛」

「什么呀?那个魔法拉,平民什么的?」

「真是的!你真的是这个世界的人吗?」

「所以说了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了嘛」

才人那样说着,路易丝苦恼似的将胳膊支在桌子上。

桌子上放着套着的煤油灯。煤油灯中放出淡淡微光。房间隐隐约约的被照亮着。好象没有电。

这不就是手工制造的样式吗?就好像以前家族旅行时去的洋房一样。

制造?

是呀。这是

「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

路易丝抬起了头。

「是搞怀的吧。是搞坏节目吧。大家联合起来让我陷入圈套的吧。是这样的吧?」

「搞坏是什么呀?」

「有受伤的人出现所以一直中止了的呀。最近不能上网,就来骗我了吧。照相机在哪?」

「在说什么呢?」

才人向路易丝飞扑过去。

「啊!要干什么呀!」

撞倒椅子,压着路易丝。

「麦克风在哪?在这吗?」

压着发怒的路易丝,解开上衣的纽扣。可是胯间被狠狠踹了一脚,才人在地面上呻吟着。

「啊啊啊啊」

「竟,竟敢,对身为贵族的我」

路易丝一边生气的哆嗦着,一边站了起来。

忍受着激烈的疼痛,才人想着。

这并不是梦。

而且,这里不是地球。是另一个世界的某处。

「拜托你了」

「什么呀?」

「让我回去吧」

「不可能」

「为什么啊」

「因为你是我的使魔,签订契约了。无论你是哪里乡下的人也好,或是别的世界来的人也好,一旦作

为使魔订了契约就再也不能更改了。

「不要开玩笑了」

「我也是不愿意的呀。为什么是你这样的使魔呀。」

「既然这样就让我回去吧」

「真的是其他世界来的吗?」

困恼似的,路易丝说着。

「恩」

才人点了点头。

「有什么证据给我看看」

才人忍住疼痛的胯间站了起来。接着打开小包。

「什么啊?这个?」

「笔记本电脑」

才人说道。

刚刚修理好的电脑,闪闪发光。

「确实是没有见过的呢。是什么魔法吗?」

「不是魔法,是科学」

才人打开开关。扑的一下,电脑启动了。

「呜哇啊!什么啊?这是?」

看着显现出的画面,路易丝发出吃惊的声音。

「笔记本电脑的画面」

「好漂亮啊是什么系统的魔法启动的?风?还是水?」

「是科学呀」

一脸惊奇的样子,路易丝看着才人。露出天真的表情。

「科学?是什么系统?和4大系统不同的吗?」

「啊啊真是的!总而言之不是魔法。」

才人用力的挥了挥手。

路易丝深深的坐在了床上,晃荡着双脚。伸开两臂,满不在乎的说道。

「呜恩不过,就这样还是什么都不明白啊」

「为什么?这样的东西,这个世界会有吗?」

路易丝噘起嘴唇。

「是没有可是」

「既然这样就相信我呀。还不明白吗?」

长发凌乱着,路易丝点了点头。

「知道了。相信你就是了啊」

「真的?」

抱着胳膊,猛的歪着头,路易丝怒叫道。

「因为不这样说,你就会很罗嗦了的」

「算了,不管怎样能理解我就很好了。那么,可以让我回去拉?」

「办不到」

「为什么」

路易丝烦恼的告诉才人。

「因为没有连接你的世界我这边的时间的魔法的呀」

「那么为什么我会到这里来的啊?」

「这种事我怎么会知道」

才人和路易丝互相对视着。

「呜恩!真的真的是没有那种魔法的。因为根本就没有听说过有别的世界的存在」

「你不试着召唤看看当然是不行的喽。」

「召唤的魔法,也就是使魔召唤是召唤出哈鲁克吉尼亚上的生物的。一般都是动物幻兽之类的

人类被召唤出来这还是第一次看到的呢」

「不要说的不关自己的事一样。那么,在一次对我使用那个召唤魔法。」

「为什么」

「也许能回到原来的世界」

「不可能的。使魔召唤只有召唤。将使魔送回原来地方的咒语之类的根本不存在的」

「好了你就试试看拉」

「不可能。现在是不能吟唱的。」

「为什么?」

「。使魔召唤再次吟唱是」

「是什么?」

「一定要召唤出的使魔死了以后才行的」

「你说什么!」

才人一下子镇住了。

「要不要试着死一次吗?」

「不,这样就好了。」

才人低下了头。

看着左手手背上被印上的咒印。

「啊。这个是?」

「呜恩」

「我的使魔的意思。也就是像印章一样的东西。」

路易丝站起来,抱着胳膊。

仔细看看,真的非常的可爱。高挑的腿,细细的脚尖。长的也并不是很高。大概差不多1米5左右。

眼睛就像幼猫一样。彰显傲慢气质的眉毛在眼睛上微妙的排列着。

如果相遇是在交友网上的话也许会高兴的跳起来。不过这里却不是地球。想回去却回不了。才人一下子

苦恼起来,垂头丧气的耸着肩膀。

「明白了。那就暂时先做你的使魔吧」

「什么啊这是」

「什么呀。有什么怨言吗?」

「你好象不会使用敬语啊。应该说的是无论有什么事情,敬请吩咐。主人。的吧」

路易丝得意地竖起拇指说道。非常可爱的姿势,可是说的话却十分冷酷。

「不过啊。使魔什么的,要做什么呢?」

才人问道。的确在有魔法使之类的动画片里看到有乌鸦,猫头鹰出现。不过他们都是骑在主人的肩上,具

体做什么却没有什么记忆了。

「首先,使魔被赋予了成为主人耳朵与眼睛的能力。」

「是怎么一回事?」

「就是使魔看到的东西主人也能看到。」

「啊!」

「不过对于你来说好像不行的样子。因为我什么也没看见」

「你可能没有这种能力啊」

才人呆呆的说道。

「然后使魔还能找到主人想要的东西呢。例如秘药之类的」

「秘药是什么东西?」

「使用特殊魔法的时候所使用的媒介。硫磺拉,鱼鳞之类的东西」

「啊!」

「你不能找到着那些吧。连秘药的存在都不知道」

路易丝不耐烦的继续说道。

「而且最重要的,使魔是保护主人的存在。用自己的能力将主人从敌人那解救出来是最重要的工作。不

过,对你来说是不可能的」

「因为我是人类嘛」

「如果是幻兽的话,即使是强大的敌人也不会输。可是,你的话好像就连对付乌鸦都会输的样子」

「吵死了」

「所以让你做你能够做的事情。洗衣,扫除,以及其他杂活。」

「别开玩笑了。不久以后一定找到回去的方法给你看」

「是拉是拉。如果真是这样就太好了。因为如果你回去原来的世界消失的话,我也能召唤其他使魔了。」

「这个家伙」

「接下来,说着说着有点想睡觉了。」

路易丝打了一个哈欠。

「我在哪里睡才好啊」

路易丝指了指地板。

「我又不是狗和猫之类的」

「不是没有办法嘛。因为床只有一个。」

即使这样路易丝还是扔了床毛毯过来。

然后,慢慢解开了短罩衫的纽扣。

一个一个将纽扣解开。

裸露出内衣。才人一下子慌了起来。

「喂。你在做些什么呀?」

路易丝发愣的说道。

「因为要睡觉了,所以换衣服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那就在我看不见的地方换呀」

「为什么?」

「因为,因为这样不是很糟糕吗?还是不太好的啊。」

「一点都不糟糕。」

「难道说魔法使这个样子被男人看到都无所谓吗?」

「男人?谁啊?只是被使魔看到而已根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什么啊这是。就像是被当作猫和狗一样对待。才人使劲抓起毛毯盖住头横躺着。

不管怎样,刚刚认为她可爱的想法决定取消。真是看不惯。当这家伙的使魔?不要看玩笑了。

「那么,到了明天就把这个先洗了。」

什么干巴巴的东西飞了过来。

心想着这是什么啊?拿了起来。

蕾丝花边的背心和内裤。真是白色精巧的质地啊脑子兴奋的想着。怀着屈辱与兴奋的心情握紧着

内裤。

「为什么?我要洗你的内裤!哦虽然很高兴可是别开玩笑了,这种事」

不知不觉站了起来。路易丝把女睡衣从头套了下去。在散发着淡淡微光的煤油灯的映衬下,隐约地看见了路易丝的胴体。虽然很暗不能清楚的看见,但是路易丝好像真的不害羞似的。总觉的不甘心。作为一个

男人却被否定的屈辱心油然而生。

「你认为是谁在养你?谁在为你准备食物?你认为这里是谁的房间?」

「呜恩」

「你是我的使魔不是吗?洗衣、扫除、杂活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才人再次裹进毛毯里。

这家伙太不像话了。从骨子里没有把我当男人看。

真想回去。想念自己的房间。想念自己的父母。

思乡之情涌现出来。

真的能回去吧。

回去的方法真的有的吧。

现在这个时候,家里人正在担心着我吧

不管怎样,如果不想方设法找到回去的路的话就

怎么办才好呢?总而言之要不要先从这里逃出去呢?逃出去之后怎么办?

试着去向谁求助试试吗?不过想起刚刚和路易丝的对话。别的世界的存在什么的,谁也不会相信我的吧。

冷静地想想。不管怎样就算怎么挣扎什么也不能解决。因为即没有线索,也不能保证能从这里逃出去。

这个世界又没有可以依靠的人。只有路易丝一个傲慢的女人可以依靠。

没有办法。只能先做这家伙的使魔了。至少饭总会给我吃的。虽然很恼火,对于他来说我只不过是个使

魔而已的存在。

虽然很自大,但长得却非常可爱。如果能成为我的恋人就好了。如果什么时候在网上相遇就好了。见面

的话去外国也可以。顺便一起留学就更好了。这样沉思着,沉思着。我真是单纯啊。了不起。

就这样,又不是流落到了无人岛,想不开也无济于事。

一边作为使魔生活,一边寻找回去的方法吧。

这样决定后就渐渐入睡了。

无论好还是坏,才人这种随波逐流的性格就是这样保护着他。普通人陷入恐慌境地的感觉被,才人的这种性格彻底切断了。

路易丝用力地挥了挥手指,煤油灯的光亮消失了。

连煤油灯都使用魔法啊。确实这样就不需要电了。想着这些愚蠢的事情。

夜幕降临到房间。

窗外两个月亮放着怪光。

母亲,才人来到了一个魔法使的世界。一段时间不能去学校了。也不能学习了。请您见谅。

才人作为使魔的生活就这样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