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起始之章

(1)第三章 传说

第一卷 起始之章 (1)第三章 传说

格鲁贝鲁在特雷丝特因魔法学院工作了20年,是教师的中坚力量。他的另一个名字是炎蛇之格鲁贝鲁。擅长火系统魔法的魔法使。

他在意着前日在春季使魔召唤仪式上被路易丝召唤出的平民使魔的事。准确的说是在意那个少年左手显

现出的咒印。罕见的咒印。因此,从前日就一直在图书馆里翻察资料。

特雷丝特因的图书馆在设有食堂的本塔之中。书架惊人的庞大。大约有30米高的书架沿着墙壁排列着

显得尤为壮观。这也是应当的。这里收藏着从始祖BRIMIR构筑哈鲁克吉尼亚新天地以来的所有历史。

他所在的是图书馆中的一个分区、是只有教师才被允许查阅的FAENIAnoRAYIBURARIA。

学生们能自由查阅的一般书架无法解答他的疑问。

「REBITEASYON」空中浮游的咒文。浮到手够不到的书棚那,一心一意的找寻着资料。

他的努力得到了回报。他留意到一本记述上所写的话。

那是一本记载着始祖BRIMIR所用使魔的古书。

其中的一节印入了他的眼中。仔细地读了下上面的内容,他吃惊地睁大了双眼。

试着将古书上的记载和少年手上的咒印做了下比较。

他啊的一声呻吟着,一瞬间由于为了使用REBITEASYON的集中力被分散而摔落到了地上。

他抱着书慌慌忙忙的走了出去。

他走向的是校长室。

学院的校长室在本塔的最上层。负责特雷丝特因魔法学院的奥斯曼氏抚动着白发和胡须,手肘撑在贵

重材质制作而成的书桌上,显得很无聊的样子。

悠然地拔着自己的鼻毛。慢慢地打开了抽屉。

从中取出了烟袋。

就在这时,正在房间一端书桌上写东西的秘书朗格贝尔小姐挥了下羽毛笔。

烟袋浮动在空中,飞向Miss朗格贝尔手边。奥斯曼氏无聊似的嘟囔道。

「剥夺老人的乐趣,这很有意思吗?女士」

「奥鲁德奥斯曼。照顾你的健康也是我的职责呀。」

奥斯曼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脸正经地样子靠近着朗格贝尔。站在朗格贝尔的后面深深地闭

上了眼睛。

「在和平的年代里,时间的度过方式成了比什么都重要的问题了呢!」

奥斯曼氏脸上深深的皱纹诉说着他所度过的历史。传说已经100岁了,甚至300岁了。真正几岁了其实没有人

知道。也许连本人也不清楚吧。

「奥鲁德奥斯曼」

朗格贝尔将视线从在羊皮纸上疾书的钢笔上移开说道。

「怎么了?Miss」

「请不要摸我的屁股」

奥斯曼氏半张着嘴,摇摇晃晃地走开了。

「我现在没时间请您停止那种痴呆的行为」

无论什么事都是用那么冷静的声音说着。奥斯曼氏深深叹了口气。叹气声夹杂着深深的苦恼。

「真实存在于哪里?有没有考虑过呢?」

「至少我的裙子里没有,因此请不要再让老鼠在桌子底下偷窥了。」

奥斯曼氏抬起头。用寂寞的声音叫道。

「莫特索格尼尔」

从Miss朗格贝尔的桌子底下小小的鼷鼠出现了。爬上奥斯曼氏的脚乘在他的肩膀上,抬起头。奥斯曼氏

从口袋了取出坚果,在老鼠脸前挥动着。

老鼠高兴的发出咻咻的声音。

「能让我放松的朋友只有你啊!莫特索格尼尔」

老鼠开始吃着坚果。吃完后,再次发出咻咻的声音。

「是吗是吗。你还想要吗?可以。那就给你吧。不过,在此之前先要报告莫特索格尼尔」

咻咻。

「是吗。白吗。纯白吗。呜恩。可是Miss朗格贝尔还是适合穿黑色的。不这么认为吗?我可爱的莫特索格尼尔」

朗格贝尔的眉头皱了起来。

「奥鲁德奥斯曼」

「有什么事吗?」

「如果再有下次,我要向王宫报告」

奥斯曼氏睁大眼睛大叫道。有着与其年龄不符的迫力。

「只不过是被看到了内裤这一点小事难道还要通知阁下吗?正因为这样才错过了结婚的机会。哈啊。真想返老还童啊!」

奥鲁德奥斯曼堂堂正正地来回摸着朗格贝尔的屁股。

朗格贝尔一下子站了起来。没说什么就开始来回踹起奥斯曼氏。

「对不起。快停下来。好痛。不再干了。是真的。」

奥斯曼氏抱着头呻吟着。朗格贝尔喘着气继续踹着奥斯曼氏。

「你!对老年人这样子。啊痛痛痛痛」

这样平和的时光被突然的闯入者所破坏。

门被轻轻地推开。进来的是格鲁贝鲁。

「奥鲁德奥斯曼」

「有什么事?」

朗格贝尔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座在桌子上。奥斯曼氏双手插在背后郑重的将闯入者迎了进去。

「不,不得了了」

「不得了的事哪里有,全部都只是小事而已」

「这里,请看这个」

格鲁贝鲁将先前查阅的书交给了奥斯曼。

「这不是始祖BRIMIR的使魔吗?又去看这么古老的文献资料了啊。如果有这种时间的话,应该去想想怎样征收学费不是更好吗?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奥斯曼氏抬着头说道。

「格鲁贝鲁。你忘记了吗?」

「对对。就是这个名字。你比我先说出来了。对了格鲁贝鲁这本书怎么了?」

「也请看看这个」

格鲁贝鲁将才人手上出现的印记样式交给奥斯曼氏看。

看到的瞬间。奥斯曼氏的脸色变了。眼中闪着光,露出认真的表情。

「朗格贝尔小姐,请出去一下」

朗格贝尔站了起来。接着走出了房间。见她出去后,奥斯曼氏开口说道。

「详细的告诉我,格鲁贝鲁」

路易丝将乱七八糟的教室收拾好是在午休前。作为惩罚禁止用魔法来修理教室,所以花了很多时间。虽然这么说,但路易丝一点魔法也不会用这不是一点意思也没有吗?西布鲁兹被暴风吹倒后花了两个小时才缓过气来继续上课。那一整天炼金的课程都没有进行。好像是成了精神创伤一样。

收拾完后的路易丝和才人走向食堂。为了去领取午餐。

边走着,才人边嘲笑着路易丝。不管怎么说,因为路易丝的原因刚刚一直在劳动。搬运新玻璃的是才人。

搬运沉重的书桌的是才人。用抹布擦拭乌黑教室的还是才人。路易丝只是在旁擦着书桌而已。

睡的是地板。吃的是粗糙的饭。甚至还要帮忙洗内裤。

受到这种待遇的才人找到了路易丝的弱点,怎么可能沉默。开始嘲笑起路易丝。

「零之路易丝。原来如此呢。真是恰当的称号呢。成功率零。这样也是贵族真是太厉害了。」

路易丝什么都没说,才人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炼金!啊!波卡!炼金!啊!波卡!失败了。正因为是零所以失败了。」

就这样边说着边在路易丝周围转着。当说到波卡的时候两手往上一举装出爆炸的样子。真是细致的演出呢。

「路易丝大小姐。本使魔为你作了首歌」

才人恭敬的低着头说着。当然是在轻视,小看着路易丝。

路易丝的眉毛微微抽动着。是爆发前的征兆。但是肆无忌惮的才人并没有注意到。

「歌?唱来听听」

「路易丝。路易丝。是不行路易丝。魔法也不会的魔法使。不过不要紧。因为是女孩子嘛」

才人捧腹大笑着。

「哈啊哈哈哈」

自己说笑着。真是个过分的家伙呢。

一到食堂,才人就抽出了椅子。

「好了小姐。可不要对饭菜使用魔法哦!如果爆炸了可就麻烦了。」

路易丝什么也没说座了下来。才人因为好好的嘲笑了一番路易丝显得十分满足。终于报复了一下高傲不讲理的路易丝了。即使是粗糙的食物也不在意了。

虽然盘子里只有寒酸的汤和面包显的很可怜。但是刚刚能那样的嘲笑路易丝所以也就不在意了。

「那么,始祖什么的。女王大人。真的只是给我粗略的食物了呢。我开动了。」

刚想吃的时候,盘子一下子被拿了起来。

「干什么呀?」

「你你你这」

「你你你?」

路易丝的肩膀愤怒的抖动着。声音也颤动着。看来在到达餐桌之前一直压抑着心中的怒火似的。大概在想如何处置我吧。

「你你你,身为使魔的你。居,居然对主人说,说了些什么」

才人才注意到自己说的过分了。

「对不起。我不再说了。把我的吃的还给我吧。」

「不行!绝对的不行!」

路易丝可爱的脸因为愤怒扭曲着大叫道。

「说了多少次零,就除去多少顿饭。这个是绝对的。没有例外。」

结果才人没有吃午饭就这样离开了食堂。

如果不说那些嘲笑的话就好了才人后悔的站着。

「哈啊。肚子好饿.」

边抱着肚子,边将手撑在墙上。

「发生什么事了吗?」

回头一看发现一位拿着巨大银色托盘,女仆装扮有着质朴感的少女担心地看着才人。丝带缠着的黑发显的格外可爱。

「什么都没有」才人挥动着左手。

「你难道是那个瓦里艾尔小姐的使魔」

她好象注意到了才人左手上的咒印。

「你知道吗?」

「是啊。不管怎么说。用召唤的魔法唤来平名这种事已经成为了传闻了呢。」

这个女孩子微微的笑着说。这是来到这个世界以来第一次见到的不带任何嘲笑的真挚的笑容。

「你也是魔法使吗?」才人问道。

「不是。我不一样。我是和你一样的平民。是为了照顾贵族们才在这里工作的。」

我不是平民而是地球人。但是解释的话只是浪费时间。才人只有老实的打了打招呼。

「是这样吗我是平贺才人。请多关照。」

「真是奇怪的名字呢。我叫谢丝塔。」

这个时候才人的肚子叫了起来。

「呜」

「请到这边来」

谢丝塔走了起来。

才人被带来的地方是在食堂里的厨房。巨大的饭锅和烤炉排列着。厨师呀还有和谢丝塔一样的女仆忙碌着做着饭菜。

「稍微等我一下」

让才人座在厨房一角的椅子上后,谢丝塔小跑着消失在厨房里。过了会抱着盘子回来了。盘子里装的是还热着的炖肉。

「这是用给贵族们做饭剩下来的材料做的炖肉。不嫌弃的话就请吃吧。」

「这可以吗?」

「恩不要紧。是厨师吃的饭菜而已。」

被这份温柔所感动。和路易丝给我的汤不一样。一口接一口地将汤往嘴里运。好好吃。好吃的想要哭。

「很好吃哦。这个。」

「太好了。还有剩余哦。请慢慢吃。」

才人拼命的吃着炖肉。谢丝塔笑眯眯地看着那样的才人。

「难道没有让你吃饭吗?」

「因为说了零之路易丝。所以就生气的将饭菜拿走了」

「嘛啊。对贵族说这样的话是很糟糕的事啊。」

「什么贵族啊。只是会使用魔法而已就这么嚣张。」

「你真是有勇气呢」

谢丝塔吃惊的看着才人。

才人将空空的盘子还给了谢丝塔。

「很好吃呢。真是谢谢你了。」

「太好了。如果肚子饿了请随时过来哦。如果是我们的饭菜的话也可以给你准备哦。」

对我说了这么好的话。才人更加的感动了。

「谢谢」

看到突然间留着眼泪的才人,谢丝塔吃惊的说道。

「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没有我来这里第一次有人对我这么温柔所以不自觉的感动了」

「并没有那么夸张拉」

「就是这么好。如果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就对我说。我会帮助你的。」

不太习惯帮路易丝洗内裤什么的。如果谢丝塔能帮我就得救了

「那么请帮我运下甜点吧」

谢丝塔微笑着说道。

「呜恩」才人点了点头。

巨大的银色托盘里放着作为甜点的蛋糕。才人脱着托盘,谢丝塔用钳子将蛋糕一个一个分配给贵族们。

有一个留着金色的卷发,穿着波形花边的衬衫,令人讨厌的魔法使。衬衫的口袋里插着一朵玫瑰花。周围的朋友一个个嘲弄着他。

「那啊。基修!你现在在和谁交往呢?」

「谁是你的恋人啊?基修」

那个不顺眼的魔法使看来是叫基修。他一下子将手指竖在嘴唇前。

「交往?我没有这样特定的女性。玫瑰是为了让所有人快乐才盛开的。」

居然将自己比为玫瑰。真是无可就药地令人讨厌呢。真是连看着都让人觉的羞耻的自恋者啊。才人边想着给我去死吧,边看着他。

这个时候,基修的口袋里什么东西掉了出来。是用玻璃制作的小瓶子。里面紫色的液体摇晃着。

真是让人不爽的家伙。不过失物是失物。就提醒你吧。

「喂!小瓶子从口袋里掉出来了。」

可是基修并没有回头。这家伙,无视我啊。

才人将托盘交给谢丝塔,小心地捡起瓶子。

「是你的东西。色男」

将这个放在桌子上后。基修苦恼的看着才人,拿起瓶子。

「这不是我的。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注意到瓶子出处的友人们大声的起哄着。

「哦哦?那个香水难道是蒙莫朗西的吗?」

「是啊。那个鲜艳的紫色是蒙莫朗西只为自己调和的香水。」

「这东西从基修你的口袋里掉出来也就是说你现在在和她交往。是这样吧?」

「不对。听好了。为了她的名誉我事先说一下」

基修正想解释的时候,座在后面桌子上茶色斗篷的少女站了起来,朝着基修的座位走去。

栗色的头发。真是可爱的少女。从斗篷的颜色来看是一年生。

「基修大人」

接着开始哭了起来。

「果然是蒙莫朗西呢」

「他们误会了。凯特。听好了。在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

可是被叫做凯特的少女突然打了基修一个耳光。

「这个香水从你的口袋里掉出来就是非常充分的证据。再见。」

基修摸着自己的脸颊。

从远处的座位上一个有着美丽卷发的少女站了起来。才人好像见过这个少女。应该是被召唤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和路易丝争吵的女孩。

愤怒的样子,生气的走向基修的座位。

「蒙莫朗西!这是误会。我和她只是在一起去了拉罗丝由里的森林而已」

基修挥着手解释着。假装冷静的样子,一滴冷汗在额头上冒了出来。

「果然对那个一年生出手了呢」

「拜托你了。香水的蒙莫朗西。犹如盛开的玫瑰般脸庞不要因为发怒而歪曲。不然连我也会伤心的。」

蒙莫朗西抓起放在卓上的葡萄酒瓶,往基修头上洒了下去。

接着

「大骗子」怒叫着离开了。

一阵沉默。

基修取出手帕。慢慢的擦着脸。接着,摇着头想演戏似地说着。

「那些女士们无法理解玫瑰存在的意义啊!」

才人心想着就在这里表演一生吧边从谢丝塔那拿过托盘走了起来。

那样的才人被基修叫住了。

「给我等一下」

「干吗啊」

基修在椅子上回转着身体,翘着腿。那种轻浮的姿态真让人不爽。

「多亏你的草率将那个瓶子捡了起来的缘故,伤害了两位女士的名誉。你有什么要对我说吗?」

才人呆然的说道。

「是脚踏两船的你的错吧」

基修的朋友都大笑了起来。

「就是这样啊。基修是你自己的错啊!」

基修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听好了。服务生。我在你将香水瓶子放在桌上的时候不是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了吗?即使只是配合我的话的机智有的话也是可以的吧?」

「不管怎么说脚踏两船这种事情迟早会被知道的。还有就是我不是服务生。」

「恩啊啊你是」

基修用轻视的口吻说到。

「好像是零之路易丝召唤出来的平民。期待平民能够机灵的我的错。你可以走了。」

才人的火气一下子上来了。他确实是一个美少年,可是被一个装模做样的人这样说的话,才人也无法沉默不语。

说了一句多余的话:你这个笨蛋,我看你这一辈子就一直摆弄玫瑰花好了。

基修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你看起来好象不知道该怎样礼貌对待贵族啊」

「非常的抱歉,我是来自一个没有一个贵族的世界」

才人模仿基修的举动,将他的右手上举,装模做样的说到。

「那正好,让我来教教你什么叫做礼仪吧,刚好有助我的消化」

基修站了起来。

「哈哈,有意思!」

才人露出他的牙齿,点头同意。首先,我第一眼看到他就不喜欢他,然后他居然同时和两个虽然没有路易丝可爱,但是也很可爱的女孩子在交往。

更重要的是他居然看不起我。

这些理由已经足够让我们吵一架了。我要好好的揍他一顿,把被路易丝侮辱的气也一起给出了。毕竟她是一个女人。

「在这里进行吗?」

基修的个头虽然比才人高大,但是看起来很软弱,没有什么力气的样子。才人看起来也不是特别的强壮,但是不认为自己会输。

基修迅速的翻了一个身。

「你想跑吗?」

「别开玩笑了。贵族的桌子能让一个平民的碟子给弄脏了吗?我在维斯特利广场等你。等蛋糕发完了就马上来」

基修的朋友们一个个都兴奋的站起,跟在他的身后跑了。

一个人还留在了桌子旁,看起来是为了不让才人逃跑而留下来看住他的。

谢丝塔一边哆哆嗦嗦的颤动着,一边注视着才人。

才人边笑边说:没关系的,我才不会熟给那种人的。我会告诉你们什么才叫做贵族。

「你,你会被杀死的。」

「哈?!」

「如果你真的把贵族惹火的话」

谢丝塔摇摇晃晃的逃走了。

搞什么嘛?!那个家伙真的有这么厉害吗?

身后路易丝朝他靠了过来。

「你到底在干什么?!我都看见了!」

「哦,是路易丝啊!」

「哦什么哦啊?!是谁让你随便的和人决定什么决斗的?!」

「那个家伙实在是太过分了!」才人难为情的说道。

路易丝叹了口气,耸了耸肩膀。

「你必须道歉」

「凭什么?」

「如果你不想受伤的话,就乖乖的去道歉。现在去的话,或许还来得及」

「别开玩笑了。凭什么要我道歉啊!再说,是他先挑起来的,我可是一直都很亲切的。」

路易丝看着才人

「我不甘愿」

「搞不明白,那个啊,你是绝对没有机会赢的,还会受伤,不,如果只是受伤的话,应该说是运气很好的了」

「这些,不试一下是不知道的」

「你听着,平民是绝对不可能胜过贵族的」

「维斯特利广场在哪里?」

才人开始走动了。

一直看着才人和路易丝说话的基修的朋友看着下巴都掉了下来。

「是这个方向拉,平民」

「啊啊,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是一个使魔,却老干一些自作主张的事情」

路易丝追在才人的后面赶了上去。

维斯特利广场地处魔法学院内,风和火两塔之间。因为地处西侧,所以就算是白天也没有什么日光。做为决斗的地方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但是,整个广场都站满了闻风而来的学生们。

「同学们,决斗马上就要开始了」

基修做出了一个蔷薇造型,全场响起了欢呼声

「基修要决斗了,而对象是路易丝的平民」

我也是有自己的名字的,才人痛苦的在心里想到。

基修挥了挥手,全场一下安静了下来。

然后才向刚刚发现才人一样朝才人的方向转了过去。

才人和基修两人站在广场的中间,互相凝视着对方。

「首先,我要表扬你没有逃,勇敢的来了」基修边摆弄着蔷薇的花瓣边说到。

「谁会逃啊?!」

「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基修的话音还没有落地,才人就已经开始动了。打架要先下手为强。

才人现在离基修的距离已经在10步以内了。我才不管你是什么贵族还是什么的贵族,我现在只想打断那个高傲的鼻子。

基修对才人露出了自信的微笑,开始挥动他的蔷薇花瓣。

刚开始觉得只是一片普通的花瓣在空中飞舞而已,但是花瓣渐渐的聚成了穿着盔甲的女战士的样子。

她的身高和普通的人类差不多,看起来却象是用金属制成的。她的身上撒满了淡淡的阳光,盔甲在发光。

她就这样的站在才人的面前。

「这,这是什么?」

「我是一个贵族,所以我们要用魔法来决胜负,你有什么意见吗?」

「你,你!!!」

「不好意思,我忘了告诉你,我另外一个名字叫做青铜,青铜的基修,所以你的决战对手是青铜的瓦鲁丘尔」

「什么?」

女战士形象的格雷姆朝着才人突进了过来。

她的右拳朝才人的肚子打了过去。

「啊!!」

才人呻吟着,朝地面倒了下去。这不是没有道理的,他被青铜制的拳头打了一拳。

格雷姆悠然的俯视着才人。

才人痛苦的没有办法站起来。原来被真正的拳击手打就是这样的感觉。

「什么呀?!已经不行了吗?」

基修得意的说道,这个时候,路易丝从拥挤的人群中挤了出来。

「哦,路易丝,不好意思啊,借你的使魔用一下啊。」

路易丝摇了摇她的头发,朝基修怒喝道: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这里决斗是被禁止的。

「被禁止的只是贵族之间的决斗而已,贵族和平民之间的决斗可没有被任何人禁止」

路易丝一下就哑口无声了。

「这,这是因为到目前为止从没有发生过类似的原因罢了」

「路易丝,你喜欢这个平民吗?」

路易丝的脸因为生气而变的满脸通红。

「谁会喜欢他啊?!你可不要乱说,我只是不希望自己的使魔受伤罢了」

「谁说我受伤了,我一点事情都没有。」

「才人!」看着慢慢站起来的才人,路易丝发出了悲鸣。

「哈哈,你终于肯叫我的名字拉」

路易丝颤抖着:你应该知道了吧?!平民是不可能战胜贵族的。

「我刚刚只是有一点不小心罢了,你不要拦着我」

才人推开了路易丝。

「哎呀,真没想到你居然还能站的起来,看来我下手太轻了点」

基修挑战的对才人说到。

才人慢慢的朝着基修走了过去,路易丝追在才人的后面,抓住了他的肩膀。

「你赶快给我去睡,你这个笨蛋,是谁让你站起来了。」

才人把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给甩开了:因为他真的很让我生气。

「生气?你生什么气?输给贵族并不是一件丢脸的事情」

才人一边摇摇晃晃的走着,一边嘟囔着:你很烦啊!

「什么?」

「我就是非常的生气。我不知道你们到底是什么贵族,什么贵族,总之你们就是一群聚在一起作威作福的人。魔法真的就这么伟大吗?」

基修轻轻的笑着,看着才人。

「只会做是没有用的」

才人抱着不怕输的精神,说到:一点用都没有啊,你的铜像,太弱了点吧

笑容从基修的脸上消失了。格雷姆的右手朝才人的脸飞袭了过去。

才人飞了起来。他的鼻子断了,鼻血喷了出来。

才人压住了自己的鼻子,呆住了。

天!这就是贵族的力量吗?以前虽然也有受过伤,却从没有被打成过这样。

即使这样,才人还是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格雷姆却没有放过他的意思,继续殴打着他。

站起又打,打了又倒。

这样一直重复着。

在第8回合中,才人的右腕被打到了,发出了很重的声音。

才人的左眼已经看不清楚了,用他的右眼确认了一下自己的手腕。他的手往外弯了出去。

可是格雷姆的脚却没有放过才人,继续朝他的脸踢去。

才人的头重重的碰到了地面,一瞬间失去了意识。

才人张开眼,就看见蓝天下路易丝的脸在他的眼前。

「拜托,你放弃吧。」

路易丝的眼里充满了泪水。

才人想说些什么,可是胸口被殴打的非常的痛,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即使这样,他还是努力的挤出一点声音:你在哭吗?

「我没哭,我才不会哭呢!已经可以了,你已经干的非常的好了。我从来没有见过象你这样的平民。」

断掉的手腕一阵接着一阵的疼着,才人的唇在颤抖。

「好疼!」

「废话,不疼才奇怪了,你在想些什么啊?!」

路易丝的眼里流出了泪水,这些泪水落在了才人的脸上。

「你可是我的使用魔,以后不准你再干这样的事情了」

面对这两个人基修插话了:该结束了吧?!

「等等,现在只是暂时的休息」

「才人!」基修脸上浮起了笑容,接着挥动了蔷薇花瓣,一片一片的花瓣聚成了一把剑。基修握住他朝才人刺了过来。这把剑直直的落在了才人的旁边。

「如果你还想继续的话,我就把这剑拿回。如果不想继续的话,你就说一句对不起好了,我会马上放过你的」

「别开玩笑了!」

路易丝站了起来怒喝到。可是基修一点都没有把她放在眼里,继续说到:你明白吗?这是一把剑,也就是说这是一个武器。不管是平民即使是贵族也会一剑丧命的。如果你还想继续的话,我马上就把它给收回。

才人朝这把剑缓缓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不知道是不是断了缘故,他的手使不上任何的力气。

才人伸出的右手被露易丝给拦住了。

「不行,绝对不行。如果你拿起了这把剑,基修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我是不是已经回不到我的世界去了,从今以后只能在这里生活?」才人一人自言自语的说着,他的眼睛并没有看着路易丝

「对,可是这又怎么了?这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路易丝紧紧的握住了才人的手。才人突然暴吼到:

「是使用魔也行,睡床也可以,饭菜不好吃也没有关系,内衣我替你洗啊,为了生存,没有办法啊!」

才人说完了这些话,握紧了左拳,

「可是」

「可是什么啊?」

「头,我是绝对不会低的!」

才人用尽自己最后的力量站了起来,推开了路易丝,用左手握住了地面上的剑。

就在这个时候,刻在才人手上的印纹突然间发出了光芒。

换了一个地方,这里是院长室。

格鲁贝鲁先生吹着泡泡,向奥斯曼说明着在春天的使用魔召唤中,路易丝召唤出了一个平民的事情。还有作为路易丝和这个平民签订了契约而浮现出印记的模样。

「这个调查了以后,是始祖BRIMIR的使用魔纲达鲁乌所变化而来的。」

奥斯曼长老非常仔细地看着格鲁贝鲁所画的出现在才人手上的印记。

「就是这样,那个少年手上所出现的印记和那个传说的使魔手上的东西是完全一样的。」

「那么,你认为?」

「那个少年就是纲达鲁乌,可是这个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会这样,奥斯曼长老」

格鲁贝鲁一边用手帕搽着自己微秃的头,一边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这个嘛,印记确实是一样,也就是说因为印记是一样的,所以他从一个普通的平民变成了纲达鲁乌」

「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可是单单凭这个就这样决定是不是太快了一点?」

「话是这么说,可是……」奥斯曼先生敲了敲桌子

这个时候有人敲门

「谁?」

从门口传来了朗格贝尔小姐的声音;是我,奥斯曼先生。

「有什么事吗?」

「我听说有学生在维斯特利广场决斗,闹的非常的厉害。虽然有老师想去阻止,可是却被其他的学生给拦住,没能成功。」

「真是一群太闲的贵族,象本性不好的生物一样。到底是一些什么人在捣乱呢?」

「其中一个是基修德格拉蒙特」

「那个格拉蒙特的笨蛋儿子吗?他的父亲也是一个麻烦的人,儿子也不输给父亲,没事就喜欢和女孩子打闹,恐怕又是为了哪个女孩而闹的吧,对手是谁?」

「那个,对手并不是贵族,好象是路易丝的使魔」

奥斯曼先生看了看格鲁贝鲁先生

「其他老师希望可以使用沉睡的钟来阻止这场决斗」

「一群蠢货,只是为了阻止孩子间的争吵,用的着使用这个秘宝吗?不用去管他们,由着他们好了」

「是,我知道了」

朗格贝尔小姐走了

格鲁贝鲁先生吞了吞自己的口水,催促着奥斯曼先生:奥鲁德奥斯曼

「恩」,奥斯曼挥了挥自己的拐杖,挂在墙上的镜子立刻出现了维斯特利广场的情况。

才人吃了一惊,在自己握住剑的一瞬间,身上的疼痛好象都消失了。他发现到刻在自己左手上的印在发光。然后,他的身体就象羽毛一样轻,好象可以飞一样。接着,握在自己手上的剑就象自己身体一部分一样。

好奇怪,我从来都没有握过剑什么的。

看着已经握住了剑的才人,基修冷笑着。

「首先,我想向你表示佩服,在这个地方从来都没有一个平民敢这样挑战贵族的。」

说完这句话,他挥动了自己手中的蔷薇花瓣。

那些花瓣,看起来就象是一根魔法仗,他在这个时候居然还有心情装模做样。不过他居然还是这样的轻松,让才人吃了一惊。

身体都已经成了这样,到底我是怎么了

基修的格雷姆开始攻击了,青铜的瓦鲁丘尔。慢慢的朝才人攻击了过来。

他想干什么,我就是被这样一个像特罗依一样的东西给攻击了吗?才人跳了起来。

看到自己的格雷姆就象黏土一样被才人给打碎了,基修发出了悲鸣。

格雷姆在发出了一声巨响后,分为两半落在了地上。

同时,才人向旋风一样朝基修攻击了过去。

基修慌忙的挥动着自己的蔷薇花瓣,花瓣在空中飞舞着,瞬间就聚集成了六具新的格雷姆

总共和在一起有七具格雷姆是基修的武器,他刚开始只使用一具,应该是看不起才人的缘故吧

格雷姆把才人给围住,一起攻击了过来。

接着,就在大家都觉得格雷姆一起开始攻击的时候,其中有5具的格雷姆全部倒下了。看不见才人挥剑,太快了。这个世上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够把剑给挥的那么快的。

仅剩下的一具,被基修放在了自己的身边,当作盾牌

就在下一个瞬间,它也被剑给劈的四分五裂。

「啊!」

基修的脸被踢了一脚,摔倒在地面上

看见才人朝着自己跳了过来。

在他觉得自己要完蛋而抱住自己头的时候,发出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他缓缓的张开了自己的眼睛

看见才人把剑扔在了基修的右边

「还要继续吗?」

才人问到

基修摇了摇头,他已经完全丧失了战斗心。

他颤抖的说:「我,我认输。」

才人把剑扔掉后离开了

他听见身后传来了阵阵的欢呼声,「那个平民很厉害啊,基修输了」等等。

我赢了吗?

为什么?才人自己一个人想着

我,我到底是怎么了?

在一半的时候,我不是已经快不行了吗?

可是在我握住那把剑的瞬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就象羽毛一样轻,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基修的格雷姆已经全部倒地了。

我,以前开始就会使用剑了吗?!

想不明白,算了,反正都已经赢了,不管它了,以后再想吧。好累,好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路易丝朝他跑了过来。

他刚想说我赢了,接着膝盖一软倒在了地上,他感觉自己好累好困,接着就失去了意识

路易丝想抱住突然间倒下的才人,可是并没有成功,才人还是倒在了地上。

「才人」路易丝实际的摇着才人的身体,可是他看起来不象是死去了。

他在打鼾,应该是睡着了。

「是睡着了啊」路易丝一下放下了心,叹了口气。

基修站了起来,摇了摇自己的头,问到:

「路易丝,他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可以打倒我。」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平民罢了」

「我可不相信一个普通的平民可以打倒我的格雷姆」

「是吗?我想应该是因为你实在太弱了吧」

路易丝想把才人抱起来,可是支持不住,摔倒了

「啊啊,你这个白痴怎么这么重啊」

站在一旁看的学生中的一个人给才人施了REBIRESYON

路易丝按着飘在空中才人的身体想,必须快点把他运回房间给他治疗。

路易丝的眼睛湿润了起来,他看起来好象好疼,好可怜。虽然他一握住剑就变的非常强大,可是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的话他会死的。

比起才人赢了这件事情,这更重要。他是不是觉得自己死了也没有关系啊。只是一个平民居然有这样的志气。

「只是一个使魔,老是干一些这样的事情」路易丝朝睡梦中的才人骂到,心一放松下来就开始很生气

奥斯曼先生和格鲁贝鲁先生在镜子中看完了他们的决斗后,互相对望了一下。

格鲁贝鲁颤抖着叫着奥斯曼先生的名字:「奥斯曼先生」

「什么?」

「那个平民赢了」

「恩」

「基修虽然只是最低级的贵族,可是不应该会被一个平民给打输的。刚才他的动作,我在平民身上从来都没有见过,他果然就是传说中的纲达鲁乌」

「是吗?」

格鲁贝鲁对奥斯曼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