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起始之章

(2)第一章 使魔的一天

第一卷 起始之章 (2)第一章 使魔的一天

才人在特雷丝特因魔法学院作为路易丝的使魔生活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才人作为使魔的一天,介绍一下的话就是这样的。

首先和这个世上大多数的动物或人类一样,早上起床。睡的床还是和以前一样,睡在地板上。只是,比起一开始睡的时候已经好了很多。在硬地板上睡了一整晚的才人拜托女佣谢丝塔拿到了作为马饲料的麦秸,把麦秸铺在了放间的一角。把从路易丝那边得来的毛毯盖在上面,然后在这麦秸上睡觉。

路易丝把才人做的床叫做鸡巢。原来如此,鸡就是麦秸上睡觉的,而且早上最早醒的才人的工作就像公鸡一样。才人早上起来后不得不像公鸡一样叫醒路易丝。

如果路易丝先醒来的话,才人就要倒霉了。

[一定要给予被主人叫醒的没用的使魔以惩罚才行]是路易丝的口头禅。

才人睡过了头早饭就会被路易丝扣除。

路易丝起来后,首先是换衣服。只有内裤是自己来穿,制服是让才人来换的。就和前面说的一样。

路易丝不管怎么说都是有着非常可爱容貌的女孩,看着路易丝更换内裤的才人好像呼吸停止了一样。虽说美女恋人三天就会习惯,可是才人到现在还是不能习惯这种场面。

也许因为不是恋人,只是使魔的关系吧。不过,一直在一起这点倒是和恋人没什么区别。有差别的只是态度和待遇。虽然看着只穿着内裤的路易丝并不会被怎么样。但是,才人还是在自尊心上无法忍受。让才人帮她穿鞋子的时候,是最让才人生气的了。厌恶的神情在脸上浮现出来。

如果只是脸色还可以。如果才人说的话让路易丝不快的话,就会发生非常恐怖的事了。

[一定要给予从早上开始就让主人不愉快的无礼的使魔以惩罚才行。]这句话就是路易丝行动前的口号了。

如果对只穿着内裤的路易丝的胸部大小嘲笑,露出不快的脸色,说出[纽扣大小的胸部你总要有吧]之类的话的话,早餐就会被路易丝扣掉了。

穿好黑色披风、白色上衣、灰色的褶裙的路易丝要洗脸刷牙。下水道这样方便的东西居然房间里没有配置。才人只能到下面的取水场去拿路易丝所要使用的水。当然,路易丝不亲自洗脸,让才人帮他洗。

有一天才人用毛巾帮着路易丝擦脸,然后偷偷地用拾来的的软炭在路易丝的脸上涂鸦。

看着路易丝脸上的涂鸦作品,才人好像要喷出来笑的样子。才人抑制着自己。才人装模作样的、恭敬地向路易丝低下头说道。

[大小姐。今天真是特别的漂亮呢!]

低血压的路易丝充满睡意的回答道。

[你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企图啊?]

[我?只不过是大小姐身边微不足道的使魔的我怎么会有什么企图呢?]

路易丝对于这么礼貌的才人的态度感到可疑,但是马上就要开始上课了,所以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鲜艳桃色的脸颊、茶褐色具有美丽的双眼、娇艳如珊瑚般的嘴唇。路易丝明白着这些都无须装饰,所以从不化妆。也就是说,路易丝不怎么照镜子。这天也没有照。结果就没有注意到才人给她画的妆。

路易丝就这样去上课了。因为差点迟到,所以在走廊里和阶梯上一个人也没遇到。

路易丝吸了口气打开了教室的门。一齐朝向路易丝的学生瞬间爆笑了起来。

[路易丝!真是漂亮的脸呢!路易丝]

[讨厌拉!你!非常适合你啊!]

之后经过亲切的格鲁贝鲁提醒,才发现脸上的眼镜和胡子样子的涂鸦。路易丝狂怒了起来,在走廊里使劲的抽打着抱着肚子的才人。才人的饭也被剥夺了一整天的分量。

按路易丝说的,将主人的脸当做画布让人嘲笑的使魔就如同与始祖BRIMIR为敌的恶魔一般。所以不可能将女王陛下赐予的面包和汤给恶魔享用。

早饭后,空着肚子的才人清扫着路易丝的房间。地板用扫把清扫着,桌子和窗户用抹布擦拭着。

接着,终于等到了期待着的洗衣服了。将路易丝要洗的衣服拿到下面的取水场,在那边用搓衣板使劲地洗。根本没有热水。涌出的水冷的好像要将手指切断似的。路易丝的内衣大多都附着贵重的蕾丝和波形褶边。如果破了的话饭就没有了,因此一定要小心的清洗。非常辛苦的劳动呢。

恼火的才人有一天在内裤的橡皮带上偷偷地开了个裂缝。第2天,路易丝没有注意到就这样穿在身上。在走的途中橡皮带突然断了。内裤一下子滑到了脚裸。路易丝的双脚就像猎人的陷阱一样闭着。

因为是在阶梯上,路易丝华丽的摔落了下去。

幸好阶梯上没有人,因此路易丝暴露出裸露的下半身作了一个回转动作。路易丝的名誉被守住了。认识到自己做的过分的才人没有看着短裙的里面,向着楼梯中间气绝的路易丝道歉。没有打算做到这个地步的。最多只是想在走廊里内裤掉下来,让她感到害羞而已的。

回过神的路易丝发现了内裤上的裂缝,将内裤拿到好象明白什么的才人的眼前说道。

[有一个裂缝呢]

[是啊。大小姐]

路易丝用超过愤怒的声音叫道。

[快给我说明。要简短易懂的]

[是取水场的水不好的原因。大小姐,总之是像切断手指那样的冷的关系。你也知道橡皮带不大耐寒的]

才人直立着回答着。

[也就是说是橡皮带的责任的意思吗?]

[应该说是水的原因。坏的是水。不仅仅是冷,肯定是对橡皮带下了什么诅咒。不会错的。]

才人恭敬的低下了头。

[不能把这么坏的水做的汤给忠心的使魔喝呢]

[请你原谅我吧]

[三天的话,水应该能恢复原状吧?]

才人三天的饭被剥夺了。

可是,即使被扣除了三天的饭才人也不担心。假装无精打采的样子往食堂里的厨房走去。如果拜托在那工作的可爱的谢丝塔的话,总会给我鸡肉拉肉骨头之类的。即使饭没有被剥夺,才人也会去厨房。因为路易丝口中的[给予天下恩赐的女王的慈悲]的汤虽说是慈悲可是量却怎么也不够。

当然厨房的施舍对路易丝一直保密着。如果被说[在说话的口气改变为止不会增加汤的量]的路易丝知道温柔的谢丝塔给我饭菜的话就不得了了。总是罗嗦着使魔的教育方针的路易丝一定会禁止的。

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暴露。因为这样,才人比起对没见过的女王殿下和始祖BRIMIR的敬意,百倍地敬爱着谢丝塔和厨房。

那天早上也是。才人在路易丝面前将一点点的汤喝光后就往厨房走去。在维斯特利广场打败基修的才人有着很大的人气。

[我们的剑来了哦]

这样叫着欢迎着才人的是厨师长马鲁托。年过40有点胖的大叔。当然,不是贵族只是个平民。魔法学院的厨师长,收入却不极身份低的贵族。

圆圆胖胖的身体上穿着定做的衣服,一手掌握着整个厨房。

马鲁托也和其他平民一样,虽然是魔法学院的厨师长但对贵族和魔法也感到反感。

他称呼用剑打败魔法使基修的才人为我们的剑,宛如对待国王一般的招待着才人。这样的厨房如今就如同才人的绿洲一般。

才人在专用椅子上一座下,谢丝塔就迅速的来到才人身边。微微笑着,拿出温热的炖肉和松软的白面包。

[谢谢]

[今天的炖肉可是特制的哦]

谢丝塔高兴的微笑着。才人一口吃着炖肉,脸上露出满足的样子。

[好吃、很好吃呢!和路易丝给我的汤完全不一样]

这样说着感谢着,马鲁托大叔走了过来。

[这是当然的拉。那个炖肉跟给贵族那帮家伙吃的是一样的东西]

[这么美味的东西,居然每天都能吃到]

才人这样说着,马鲁托得意的哼了哼鼻子。

[哼恩!那些家伙确实魔法是很厉害。用土块制造锅子拉城市等,放出非常厉害的火焰,甚至能操纵龙、很了不起。不过能做出这样美味的料理,如果说的话这也是魔法的一种。你也这么想吧、才人。]

才人点点头。

[完全就是这样]

[不错的家伙呢!你真是个不错的家伙呢!]

马鲁托用手腕卷着才人的头说着。

[呐啊。我们的剑我要亲你的额头。可以吧。]

[那个称呼和接吻还是算了吧]

才人说道。

[为什么呢?]

[不管哪一个都让人不舒服呢]

马鲁托从才人身上离开,摊开双腕说道。

[你可是粉碎了魔法使的人偶的啊。你明白吗?]

[恩]

[呐啊。你是哪学习的剑术的?在哪里学习才能做到像那样挥舞?快告诉我]

马鲁托盯着才人的脸。马鲁托每次都问来吃饭的才人这个问题。这次才人还是重复着相同的答案。

[我不知道呢。只是握着剑而已,不知不觉地身体就动起来了]

[你们!听到了嘛!]

马鲁托用响彻厨房的声音叫道。

年轻的厨师和见习的人们回话道。

[听到了呢!头儿]

[真正厉害的人就是这样的呢!绝对不夸耀自己的能力!要学着点啊大家!厉害的人是不夸耀的]

厨师们开心的附和着。

[厉害的人是不夸耀自己的]

这样说着,马鲁托突然视线一转看着才人。

[呀啊!我们的剑我越来越喜欢这样的你了。怎么办呢?]

[被问怎么办,我也]

虽然全部都是真实的事,但马鲁托却把他当作谦虚接受了下来。心理很困苦。好象变的欺骗没有心计的老爷子一样。才人盯着左手的印记。

那天以来,一点都没有发光。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那个?才人烦恼的看着左手的印记。马鲁托老爷子把那个看作是厉害的人的器量。

马鲁托老爷子朝着谢丝塔那边看去。

[谢丝塔!]

[是!]

边笑着边守望着两人的心情很好的谢丝塔很有精神的回答道。

[给我们的勇者献上我们阿比昂的古老传统]

谢丝塔满面笑容的从葡萄酒棚里去出所说的传统的酒,往才人的酒杯里满满地到了进去。

谢丝塔用入迷的眼神看着脸红的喝着葡萄酒的才人。这样的事每次都重复着发生。

才人每次去厨房,马鲁托老爷子就越来越喜欢上才人,而谢丝塔就更加的尊敬才人。

接着在那天有一个红影从窗外窥视着那样的才人。年轻的厨师注意到窗外的红影。

[哦呀!窗户外面好像有什么在呢。]

红影呼呼地叫着然后消失了。

接下来,早饭、扫除、洗衣服之后就是和路易丝一起上课的工作了。一开始只能座在地上,可是路易丝发现才人着迷地看着其他女学生的短裙里面后只能勉强地让才人座在椅子上了。而且,还被警告上课的时候如果看着黑板以外的地方的话就不能吃午饭。

才人一开始对用水制造葡萄酒的课程、调和秘药制造出特殊魔药的课程、眼前出现的火球拉,在空中箱子拉棒拉球等自在的浮游,然后让这些东西飞到窗子外面然后让使魔取回来的课程等非常珍惜的听讲着。可是习惯了之后,就慢慢厌倦了。

不久以后就开始打瞌睡了。教师和路易丝盯着打着鼾声的才人,可是没有禁止讲课中使魔睡觉的校规。环视教室的话,夜行性的幻兽拉还有猫头鹰都深深地睡着。叫起睡着的才人的决定就是认同才人不是单单的使魔而是人类。因此,路易丝虽然想训斥睡着的才人,但却没有说出口。因此如果说了就否定了自己给才人定的身份了。

那天的讲课中,才人在懒洋洋的气氛中一下子睡着了。

因为今天早上谢丝塔给他的葡萄酒的关系。才人开始做起了梦。

是一个不得了的梦。

是一个晚上路易丝睡不着溜进才人麦桔床里的梦。

[路易丝、怎么回事啊?]

突然自己的名字被叫了出来,路易丝一下子盯着才人看去。

[是睡不着吗?真是没办法呢]

什么啊、梦话啊。这样想着,路易丝再次朝着前面看去。

[呐啊。要干什么呀?不要抱着我呀。]

路易丝的眼睛再次注视着才人。正在听课的学生们也一齐竖起耳朵听着。

[喂喂。明明在白天的时候那么傲慢,不要在床上向我撒娇呀。]

才人流着口水,入迷的做着梦。

路易丝好象要才人快点醒来似的摇着才人。

[给我振作点。你到底在做什么梦啊?]

班级同学暴笑了起来。马鲁科卢姆发出惊讶的声音。

[喂喂路易丝。你做了那样的事了吗?把使魔作为对象!真是让我吃惊呢!]

女学生们唧唧喳喳的喧闹着。

[等等呀!这个笨蛋的梦话啊!啊啊受不了了!快给我起来啊!]

[路易丝、路易丝、不要像老鼠一样舔那样的地方啊]

教室的暴笑声达到了高潮。

路易丝踢倒了才人。才人被从柔软的梦香中踢醒,见到了现实中的路易丝。

[你在做什么呀?]

[什么时候,我溜进你的床上了?]

可爱的路易丝抱着胳膊,像鬼一样俯视着才人。

才人摆了摆头。学生们的暴笑还在持续着。

[才人。对那些笑着的无礼者说明。我晚上没有从自己的床离开一步。]

[大家听好了。刚才的是我的梦。路易丝没有溜进我的床]

[什么啊]。大家没有意思似的哼着说道。

[这不是当然的吗?我会去做那么下流的事吗?而且是和那种家伙。这样的人。溜进这样下贱的使魔的床,不要开玩笑了。]

路易丝往上方望去,露出满不在乎的脸。

[不过,我的梦是对的。]

才人对着那样的路易丝说道。

[的确呢!因为梦是对未来的占卜呢!]教室中不知是谁点着头。

[我的主人因为是那样的性格是不可能有什么恋人的。]

教室里的所有人都点了点头。路易丝发怒似的瞪着才人可是才人却毫不在乎。才人继续说着。

[可怜的主人肯定会欲求不满的。不久之后一定会悄悄溜进使魔的床里来]

路易丝两手插着腰,对才人用强硬的口气命令道。

[真是好呢!快把你那肮脏的嘴巴给我闭起来]

才人没有理会继续说着。

[然后,我训斥着路易丝说着]

[你的床不在这里]

教室被喝彩声包围。才人幽雅的弯下腰向大家敬了一礼。

路易丝踢飞了那样的才人,才人摔倒在地上。

[不要踢我呀]

可是,路易丝没有理会。直直的看着才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肩膀颤抖着发着怒。

有一个红影一直盯着那样的才人。

是丘鲁克的火蜥。腹部贴着地板,紧紧盯着摔倒在地上的才人。

[恩?]

才人注意到了,挥了挥手。

[你是丘鲁克的火蜥是吧。叫什么来着。对了。佛雷姆。叫佛雷姆。]

才人这样说着。可是,火蜥只是摇了摇尾巴、吐出些许的火焰,就回主人那边去了。

[为什么蜥蜴会对我有兴趣呢?]

才人低下头想着。

于是在才人想着火蜥事的时候

学院长室里,秘书朗格贝尔正在写着什么。

朗格贝尔停下手上的笔看着奥斯曼。奥斯曼正伏在桌面上睡着觉。

朗格贝尔微微笑着。是一个谁也没有见过的笑容。

然后站了起来。

小声地咏唱咒文[SAYIRENTO]。为了不吵醒奥斯曼而消除了自己的脚步声,走出了学院长室。

朗格贝尔前往的地方是学院长室的下面一层。是宝物库的位置所在。

走下阶梯,就能看见巨大的铁门。门上有一个巨大的门闩。门闩上有一把巨大的锁守护着。

这里就是魔法学院成立以来收藏所有秘宝的地方。

朗格贝尔谨慎的看着四周,从口袋中取出魔杖。铅笔差不多的大小。朗格贝尔哗的一下挥了挥魔杖的顶端。魔杖慢慢的伸长了。就像交响团指挥手挥的指挥棒差不多的长度。

朗格贝尔低声的咏唱着咒语。

咏唱完后,把魔杖对着门锁挥去。

可是门锁上什么也没发生。

[嘛啊。果然这里的门缩不能用ANROCKU来打开呢。]

妖艳的笑着的朗格贝尔开始咏唱起自己对得意的咒文。

接下来,就用炼金的咒文吧。熟练的咏唱着咒文,对着有着好几层厚的铁门挥起魔杖。虽然魔法传达到了门上可是等了一会一点变化都没有出现。

[好象SQUARE级别的魔法使预先施了固定化的魔法的样子]

朗格贝尔嘟囔着。固定化魔法是防止物质酸化腐败的魔法。被施了这个魔法的物质会不受到任何化学反应的影响永远以原来的姿态保持下去。对被施了固定化魔法的物质使用炼金就不起作用了。不过如果施咒的魔法使的力量在施固定化魔法使的力量之上的话结果就不一定了。

可是,这扇铁门上施固定化咒语的魔法使一定是个十分厉害的魔法使。因为居然能够抵挡住土系统魔法使朗格贝尔炼金咒语的力量。

朗格贝尔把眼镜往上提了提,一直盯着门看。这个时候注意到上楼梯的脚步声。

把魔杖缩小好立刻放进了口袋里。

出现的是格鲁贝鲁。

[哦呀。朗格贝尔小姐。在这干什么呢?]

格鲁贝鲁糊涂的声音问道。朗格贝尔浮现出恭维的笑容。

[格鲁贝鲁。我正在做宝物库的目录]

[哈啊!那可是辛苦了。仅是一个一个看过来就要花一整天的时间呢。不管怎么说这里的宝物就像骆驼一样成群排列着呢。]

[就是这样呢]

[向奥斯曼借下钥匙不就好了吗?]

朗格贝尔微笑着说道。

[那个正在睡觉呢。而且,嘛啊、制作目录也不是很紧要的工作]

[原来如此。正在睡觉啊。那个老头子,不是、奥斯曼氏只要一睡着就很难叫醒了。那么我也等会再去找他吧。]

格鲁贝鲁走了回去。然后,突然停了下来,回过头。

[那个朗格贝尔小姐]

[有什么事呢?]

格鲁贝鲁殷情的说道。

[如果可以的话,那个能不能请你一起享用午餐呢?]

朗格贝尔稍微考虑了一下之后,微笑着答应了。

[可以,乐意之至]

两个人并排着走了出去。

[呐啊。格鲁贝鲁先生]

闲聊似的语气向格鲁贝鲁说着。

[是,是的。有什么事吗?]

因为一口就答应自己邀请所以心情很好的格鲁贝鲁好像跳起来一样紧张的回答着。

[宝物库里面你有进去过吗?]

[有进去过啊]

[那么破坏之杖你知道吗?]

[啊啊、那个啊。真是奇妙的构造呢!]

朗格贝尔的眼睛闪过一丝光芒。

[能不能详细说说]

[很难说明清楚呢。非常的奇妙。对了,比起那个。今天吃什么好呢?今天的菜单和平常一样可是,我和厨师长马鲁托老爷子很谈的来呢。只要我说一句话,世界上的珍味、美味都能]

[先生]

朗格贝尔打断了格鲁贝鲁的自言自语。

[是、是的?]

[可是、宝物库真是雄伟的构造呢。那样的话无论是多么厉害的魔法使来,都不可能打开的了。]

[正是这样。魔法使想打开是不可能的了。据说是集合了好几个SQUARE级别的魔法使设计了能对抗所有咒文的防护措施呢。]

[真的让人很钦佩呢!格鲁贝鲁知道的可真多呢。]

朗格贝尔很崇敬的样子看着格鲁贝鲁。

[诶!没有这回事只是闲暇的时候查阅了很多资料可以说是喜欢研究这种事吧.托这个福,到这个年纪还是独身呢哈哈。]

[能在格鲁贝鲁身边的女人一定能很幸福的吧。因为谁都不知道的事情告诉了我很多呢。]

朗格贝尔入迷的看着格鲁贝鲁。

[讨厌!真是的!不要再嘲弄我了拉!]

格鲁贝鲁不好意思的紧张着,擦着秃了的额头上的汗。然后认真的盯着朗格贝尔看去。

[朗格贝尔小姐。不久之后就要举行的FURICGU的舞会你知道吗?]

[是什么啊?那个?]

[哈啊、你才来这两个月左右呢。那个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只是个派对。不过,在舞会里的搭档能够结合什么的、好像有这样的传说。那个?]

[什么?]

朗格贝尔微笑着追问着。

[那个如果可以的话,请做我的舞伴。就是这样的事。]

[当然可以。舞会也很棒呢。比起这个,我想知道更多关于宝物库的事情。我对魔法的东西一直很感兴趣呢。]

格鲁贝鲁为了吸引朗格贝尔一心的在脑中想着。宝物库、宝物库

好不容易找到朗格贝尔感兴趣的话题的格鲁贝鲁说了起来。

[那么几稍微透露点个你吧。虽然不是什么很了不起的事可是]

[请一定告诉我。]

[的确宝物库对于魔法的防护是无懈可击的。可是还是有一个唯一的弱点。]

[哈啊。真是让人感兴趣的话题呢]

[那就是物理上的力量]

[物理上的力量?]

[对就是这样。例如、嘛啊虽然说不会有这样的事情比如说巨大的人偶]

[巨大的人偶?]

格鲁贝鲁得意的向朗格贝尔说着。听完后,朗格贝尔满意地微笑着。

[真是令人感兴趣的话题呢。格鲁贝鲁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