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起始之章

(2)第二章 微热的丘鲁克

第一卷 起始之章 (2)第二章 微热的丘鲁克

上课时,用梦话好好嘲弄了一番路易丝那天的晚上

路易丝毫不客气地将才人的麦桔床扔到了走廊上去。

[干什么呀?]

[如果我偷偷溜进你的床,你会困扰的吧。]

好象还很在意上课时说的梦话。

[在房间外面风吹过会很冷的啊]

[一定在梦中的我会来温暖你的吧]

路易丝竖起漂亮的眉毛说道。真是个记仇的女孩呢。不管怎么说都要让才人在走廊里睡。

才人拿着毛毯,去了走廊。才人一出房间,从房间里就传来大力锁门的声音。

走廊墙壁上的窗户外,风咻咻地吹了进来。才人的身体冷的发抖。

[好冷]才人边嘟囔着,边把毛毯铺在麦草上准备睡觉。可是走廊的地板是石头造的,彻骨的寒冷席卷着全身。连暖炉也没有。真是冷啊。

[只不过做了个梦就要我睡走廊!]才人用脚踹着路易丝房间的门。不言而喻、没有反应。

才人然后开始想着复仇的方法。仅仅只是在内裤的松紧带是开个裂缝是不能了结的了。接下来,无论怎么样也要让那位大小姐在毛毯里受冻看看

丘鲁克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了。

出来的是火蜥佛雷姆。燃着火焰的尾巴好象很温暖。才人睁大着眼睛。

火蜥一步一步向才人靠近。才人不自觉地向后面退去。

[你、你想干什么呀?]

[呼呼]让人感觉很放松的叫着。

好象没有恶意的样子。

佛雷姆衔着才人衬衫的袖口,好像在说[跟着一起来]似的摇着头。

[喂,快住手!快烧起来了]

才人说着。可是,佛雷姆大力地拉着才人。

丘鲁克的房间开着。是打算把我拉到那边去吗?

的确好像是这样。如果不是佛雷姆一时兴起的话,那么丘鲁克到底找我有什么事呢?

才人一直在和路易丝吵架,也许觉的吵了想对我训斥几句吧。才人像丢了魂似的走进了丘鲁克的房间。

一进去,房间是完全漆黑的。只有在火蜥的旁边放着淡淡的微光。从黑暗中传来了丘鲁克的声音。

[关上门]

才人照说的关上了门。

[欢迎你来到了这里]

[真是漆黑呢]

听到了丘鲁克弹指的声音。

一下子,放在房间的煤油灯一盏一盏的亮了起来。

才人附近的没有灯开始到丘鲁克旁边的煤油灯为终点,一盏一盏亮了起来。好像照亮街道似的,煤油灯的灯光浮现着。

在微微的、淡淡幻想的灯之中,丘鲁克好象有烦恼似的坐在床上。身穿着为了诱惑人的内衣。还不如说只穿着件内衣而已。

可以确认的是丘鲁克的胸部的丰满。像甜瓜一样的胸部在那种性感内衣的衬托下

[不要一直在那呆站着,过来到我这边。]

丘鲁克用充满诱惑的声音说着。

才人摇摇晃晃的像梦游的人一样向丘鲁克那边走去。丘鲁克微微笑着。

[坐下来]

才人照说的坐在了丘鲁克的旁边。脑中充满了近乎裸体的丘鲁克的身体。

[什、有什么事啊?]

才人紧张的问着。丘鲁克幽雅地撩了撩自己如火焰燃烧般的红发,看着才人。在淡淡的煤油灯光的照耀下,丘鲁克褐色的肌肤放出野性性感的魅力、好象要把才人怎么样似的。

丘鲁克大大的叹了口气。然后烦恼似的摆了摆头。

[你一定认为我是一个下流的女人了吧]

[丘鲁克?]

[被这么想也是没办法的。你明白吗?我的第二个名字是微热。]

[知道啊。]

从内衣的缝隙里露出的乳沟是多么的吸引人啊。

[我啊。是像干草一样那么容易蹦出火焰的。因此才突然把你叫过来。你明白吗?这样是不是很不好呢?]

[是很不好呢]

才人好象不大明白似的附和的说着。像这样异国的女孩对自己说出心里话是从没有过的,因此紧张的同时也觉得有点困扰。

[不过呢。我觉的你一定会原谅我的。]

丘鲁克用湿润的眼睛看着才人。无论是怎样的男人,只要被丘鲁克这样看着一定都会露出男性原始的本能。

[原谅、原谅什么啊?]

丘鲁克一下子握紧才人的手。丘鲁克的手中充满温暖。接着好像在确认才人一根一根手指似的抚摩着才人的手。才人的背好像被电了似的。

[爱着你啊。我。对你。恋爱就是这样的突然。]

[真的是很突然呢!]

才人混乱了。一定是在玩弄我。虽然这样想着,可是丘鲁克的脸却显得很认真的样子。

[你打倒基修的身姿真是好帅呢。就像是传说中的勇者一样。我啊。看到你那个时候的样子就给你迷住了。你相信吗!就被深深吸引住了呢!情热!啊、这就是恋爱的情热呢!]

[情、情热吗?呜恩]

[第二个名字微热也就是情热呀。从那天开始我就作着情歌呢!情歌呢!都是因为你的关系呢!才人。你每天晚上都出现在我的梦里面,因此才叫佛雷姆去看看你的情况

我真的是丢脸呢。你也这么想吧?不过全部都是因为你的关系呢!]

才人不知道怎样回答才好,就动也不动的坐着。

丘鲁克那才人的沉默当作同意的意思接受了。慢慢的闭起眼睛,把嘴唇靠近才人。啊啊!

丘鲁克真是有魅力呢。

路易丝也是很有魅力。可是论到性感就输了丘鲁克很多了。虽然路易丝也是非常的可爱,但是只是看上去而已。

可是,才人却将丘鲁克的肩膀推了回去。

因为总觉的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的预感似的。

好象在说着[为什么?]似的丘鲁克看着才人。才人把目光从丘鲁克身上移开,然后说道。

[总、总而言之、概括你刚刚所说的话]

[恩]

[你很容易陷入恋爱。]

才人断然的说道。正中丘鲁克的要害。丘鲁克脸一下子通红起来。

[是啊我比其他人也许稍微多了一点恋爱的心情呢。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啊。恋爱是突然的,立刻就像火焰般燃烧着我的身体。]

丘鲁克这样说的时候,被窗户外面的人打断了。

在那里有一个美男子气愤的往房间了看着。

[丘鲁克因为约会的时间你没有来所以我来看看怎么了]

[佩里克森!那么就两个小时后吧]

[跟说的不一样]

这里是三楼吧。怎么看都是这个叫佩里克森的男的用魔法浮游在空中的样子。

丘鲁克不厌烦似的从两乳间取出魔杖,看都不看的挥了挥。

从煤油灯中火焰像大蛇一样飞了过去。打中了窗户那边的男子。

[真是吵人的猫头鹰呢]

才人呆然地看着。

[那个?你有在听吗?]

[刚才那人是?]

[只是个朋友而已。总之、现在我最爱的人是你呢。才人。]

丘鲁克再次把嘴唇靠近才人。才人身体动也没动。让人无法忍耐的诱惑侵袭着才人。

就在这时这次又被打断了。

望那一看。是一个悲伤的往房间里看着的,有着一张精悍的脸的男子。

[丘鲁克!那个男人是谁?今晚不是要和我热烈的度过的吗?]

[修特意克斯!那个四个小时后吧]

[那个男人是谁?丘鲁克?]

一边发着狂,一个叫修特意克斯的男的正想要进入房间。丘鲁克不厌烦的再次挥起了魔杖。

煤油灯中火焰再次飞了出来。男子被火焰击中,掉落到了地面。

[刚刚那个也是朋友?]

[他与其说是朋友不如说只是认识而已。总之我不想白白的浪费时间呢。夜晚是漫长的

是谁说的啊。在一瞬的时间内太阳不就升起来了吗?]

丘鲁克在次把嘴唇靠近了才人。

窗户那边又传来了悲鸣。才人不耐烦的回过头。

窗外三个男子同时往里面看着。

三人同时说出了同样的话。

[丘鲁克!这家伙是谁!你不是说没有恋人的吗?]

[马尼坎!艾依基亚克斯!格姆力!]

到现在出现的男子全不是同样的人。才人佩服到。

[那么,六个小时后吧]

丘鲁克嫌麻烦地说道。

[那就到早上了]

三人感情很好似的一齐说道。丘鲁克不耐烦地命令着火蜥。

[佛雷姆]

在房间一角睡觉的佛雷姆醒了过来,朝着三人所在的窗户那边吐出了火焰。三人一齐摔落到地上。

[刚刚的是?]

才人用颤抖的声音问着。

[那个?我根本不认识呢。总之!我爱着你呢!]

丘鲁克用两手托住才人的脸,直接向才人吻了过去。

[呜、呜恩]

才人慌了起来。丘鲁克的吻并不讨厌而且充满着情热。被用力地押倒着。才人呆然的没有反抗。

就在这个时候

这次是门被大力的踢开了。

原以为还是男的,却弄错了。穿着吊带衫的路易丝站在那里。

丘鲁克略微地看了眼路易丝。可是却没有从才人的嘴唇上移开。

路易丝一边踢倒照亮房间的煤油灯一边靠近才人和丘鲁克。路易丝是手比嘴巴先行动,更厉害的是脚比手更先行动。

[丘鲁克!]

路易丝冲着丘鲁克的方向怒叫到。在那边好象才注意到似的丘鲁克从才人身边离开,挥了挥手。

[没看到我们在忙吗?瓦里艾尔]

[谢鲁普斯特!你在对谁的使魔出手呢!]

才人惊慌失措。路易丝茶褐色的眼睛炯炯有神的闪着,宛如火一般愤怒的神情。

丘鲁克摊起双手。才人在两个人中间惊慌失措。

任由情势的发展还和丘鲁克接吻,好象让路易丝异常的愤怒。

[恋爱和火焰是谢鲁普斯特家族的宿命啊。是燃烧全身的宿命。被爱的欲火燃烧是我们家族的本望。你应该是知道的呀。]

丘鲁克摊着双臂说着。路易丝气的颤抖了起来。

[给我过来。才人]

路易丝瞪着才人说道。

[呐啊路易丝。他确实是你的使魔没错。但他也是有自己意识的呢。请尊重他自己的选择]丘鲁克在旁说道。

[对、对啊。和谁交往是我的自由]

路易丝用强硬的口气说到。

[你、你一到明天会被10人以上的贵族用魔法刺穿的呢。即使那样也可以吗?]

[没关系。你不是也在广场看到了他的活跃了吗?]

路易丝发呆地挥了挥右手。

[呜。也许剑术是比较厉害。但是从后面被火球攻击,从前面被WUINDOBUREYIKU吹倒,即使剑术多厉害也没办法的吧]

[没关系!我会保护他的]

丘鲁克向才人露出热情的表情。

可是因为路易丝的话,才人回过神来。

很但心刚刚在窗边的那帮家伙。那些家伙如果知道在丘鲁克旁边的是我的话,也许会如路易丝所说的用魔法来袭击。

即使丘鲁克说了会保护我,但是不可能随时随刻的救助我。而

且看刚才的样子,丘鲁克总是变化无常的。

做才人的护卫说不定一会会就厌烦了。

冷静的分析了一下,才人依依不舍地站了起来。

[啊拉!你要回去了吗?]

丘鲁克悲伤似的看着才人。闪闪发光的眼睛好像很痛苦的湿润着。

头发往后披散着。丘鲁克果然是令人着迷的美人啊。如果能被这样的美人喜欢,即使是受到魔法的攻击也好象无所谓了。才人胡思乱想起来。

[是她惯用的手段呢!不要被她骗了。]

路易丝握住才人的手,大步的走了出去。

回到房间的路易丝严肃地锁好门,然后面向才人站着。

用力咬着嘴唇,双眼一下子瞪了起来。

[宛如就像是发情的流浪犬]

声音颤抖着。路易丝手比嘴先动,脚比手先动的。看来声音会更加颤抖。

路易丝怒气凌人的样子。

[什、什么呀?]

[我还是错了啊。还差点把你当人来看。]

[你骗人]

把我当人看?怎么想都觉的是谎言。

[偏偏你却向那个谢鲁普斯特那个女人摇尾巴]

路易丝从书桌的抽屉了取出了什么。是皮鞭。

[大、大小姐]

才人发出迟钝的声音。

路易丝将鞭子狠狠的抽向地面。

[流浪狗就得当成流浪狗来对待。我太天真了。]

[为什么要拿着皮鞭啊?]

才人看着路易丝手上拿着的皮鞭。真是很好的材质制成的呢。

[用骑马用的皮鞭对你来说已经是很上等的了。你只是个流浪狗而已]

[只是流浪狗呢]

路易丝开始鞭打起才人。

劈卡、劈卡地挥舞着鞭子。

[好痛。快住手。笨蛋。]

[什么嘛!那样的女的哪里好了?]

路易丝叫着。

才人哈地一下注意到了。趁着路易丝的空挡抓住了她的双手。路易丝挣扎着,可是毕竟只是少女的力量。才人一握住路易丝的手腕就好象不能动了。

[啊!快放开你个笨蛋]

[难道你]

才人紧盯着路易丝。茶褐色的眼睛也紧盯着才人。近距离的看果然是能让人心动的容貌呢。

好可爱。丘鲁克也是个美人。非常的性感。可是,路易丝却像是空白的画布。没有一点污

染,纯洁的画布。不过只是性格有点

才人不管怎么说还是比较喜欢路易丝的。

才人心中的就如16小节的乐章般开始鼓动。吃醋?爱恋着我?这样想着的才人觉的路易丝

显得更加可爱了起来。

简而言之,才人也不输给丘鲁克是一个容易陷入爱恋的人啊。

[你在嫉妒?爱恋着我?]

才人说道。

[难道是我没有睡到你的床上而和丘鲁克做那样的事,你才发怒的。啊,我没注意到真对不起。]

才人低下了头。然后提起路易丝的下巴。

[我也觉的你很不错呢。你看,帮我包扎伤口的时候就很]

路易丝的肩膀突然颤抖了起来。

[因为我是男的所以应该我主动接近你的。今晚,我就睡在你的床上。你就不需要溜进我的床了。]

路易丝的右脚像疾风一样动了起来,向着才人的胯间狠狠地踹了一脚。

[哦哦]

才人双膝跪在地面上,全声流着冷汗。好痛。好像快死了一样。好痛。

[喜欢?我对你什么?]

路易丝狠狠的踩着才人的头说着。

[错,错了吗?]

路易丝继续踩踏着才人的头说到。

[这不是当然的吗?]

[对,对呢。是我误会了]

路易丝坐在椅子上,翘着脚。呼吸混乱着,可是狠狠的折磨了一顿才人,心情好像变点稍微好了点。

[的确你和谁都可以交往。不过唯独不能和那个女人交往]

[为、为什么?]

才人好像为了减轻痛苦似的,一边跳着一边问到。

[首先,丘鲁克不是特雷丝特因的人、是邻国格马尼亚的贵族。只是这样就不行。我最讨厌格马尼亚的人了]

[我怎么知道。这种事。]

[我的本家瓦里艾尔的领地是在格马尼亚的边境的。所以一有战争就是第一个和格马尼亚战斗的,而且国境对面的谢鲁普斯特就是丘鲁克出生的地方。]

路易丝咬着牙叫到。

[也就是说谢鲁普斯特家族和瓦里艾尔是不共戴天的仇敌]

[而且据说是情热的家族呢]

[只是个下流的家族而已。丘鲁克的曾、曾祖父夺走了我的曾、曾祖父的恋人呢!离现在大概200年前。]

[是非常以前的事情了嘛]

[而且那个谢鲁普斯特经常诋毁瓦里艾尔。曾、曾祖父的婚约者就是这样被夺走的。]

[哈啊?]

[曾、曾祖父呢!他的夫人就这样被夺走了呢]

[不管什么都好。也就是说因为你的家族被丘鲁克的家族夺走了恋人的原因吗?]

[不只是这样。每次战争互相对战。被杀的一族的数量数都数不清了。]

[我只是仅仅的使魔而已,也说不上什么被抢走之类的]

[不行。即使是一只小鸟也不能让丘鲁克抢走。这样会给先祖蒙羞的。]

路易丝说到这里。、突然从水瓶里把水到入杯子,一口气喝光了。

[就是这样的原因,丘鲁克禁止。不行]

[你的先祖什么的和我没有关系]

[有关系的!你是我的使魔吧!总之吃的是瓦里艾尔家族的食物,就要听从我的命令]

[使魔使魔的]

才人不满地盯着路易丝。

[你有什么不满吗?]

[不,如果不照你说的做就不能生活了。所以只有忍耐了]

才人撅着嘴唇,大力地坐到了地板上。

[还有希望你能感谢我下]

[感谢什么?]

[平民成为丘鲁克的恋人,如果被传出去的话你认为你会没事吗?]

才人想起了被丘鲁克赶走的男的们。被丘鲁克用魔法击中像虫子一样摔落到地面上

如果知道那个时候在那里的是自己的话会变的怎么样呢?

才人想起了和基修的战斗,背部一下子冷了起来。

[路易丝]

[什么啊?]

[给我剑。剑]

才人想要保护自己。

[你没拿着吗?]

[怎么可能有呢?上次拿的是基修的剑]

路易丝呆然地抱着胳膊。

[你是剑士吧?你]

[不是啊。我从没拿过剑呢]

[可是你上次用的那么自如]

[虽然是这样]

[呜恩]

路易丝沉思着。

[怎么了?]

[作为使魔订立契约的时候听说好象能得到特殊的能力]

[特殊能力?]

[对啊。比如黑猫作为了使魔]

路易丝抬起手指向才人说明到。

[恩]

[好像就能变的和人说话了]

[我可不是猫]

[知道了。因为到现在人作为使魔的例子还没有过所以发生了什么也并非不可能。只要握起剑就能自在运用的事也不是不可能的]

[呜恩]

不过,不仅仅是自如运用而已。简直就像是羽毛一样,身体能灵敏地行动。

而且,基修的魔法人偶是用青铜做的。无论剑术有多高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能切开金属的呀。

[如果不可思议的话,就去问问特雷丝特因的阿卡德米乌吧]

[阿卡德米乌?]

[是啊。是王室的直属魔法研究机关呢]

[在那里被研究会怎么样啊?]

[是呢。会被做各样的实验。比如说身体被切开之类的]

[不要开玩笑了]

才人站了起来。人体实验什么的可不行。

[如果觉的讨厌的话还是不要乱说的比较好。一下子就能自如挥剑什么的]

[明白了。就这么做吧]

才人害怕的点了点头。

[是啊我明白了]

路易丝好像一个人明白了什么似的,点了点头。

[明白了什么啊?]

[给你买把剑]

[啊?]

真是意外的意见。因为才人知道路易丝是很小气的。

[被丘鲁克喜欢上有多少条命都不够的。自己惹的事自己去解决]

路易丝没劲的说着。

[真是罕见呢]

[怎么了啊?]

路易丝瞪着才人说到。

[因为觉的你是很小气的。连给我的饭都这么斤斤计较的。]

[不能让使魔奢侈。会成为坏习惯的。如果是必要的话一定会买的,我并不是小气的。]

路易丝得意的说着。

[哈啊!]

[明白了的话。就快去睡觉吧。明天是虚无的日子,就带你上街吧]

诶。这边的世界也有根据星期决定假期的呢。一边想着才人一边想走廊走去。

[你去哪里呢?]

[哪里?去走廊啊]

[可以了。就在房间里睡吧。如果再丘鲁克抓去就麻烦了]

才人看着路易丝。

[你果然对我]

路易丝刚想拿出鞭子,才人没有继续说下去立刻就钻入了麦草床里。裹起毛毯就这样横躺着。

看着左手的印记。

托这个发光的福,打倒了基修、被丘鲁克迷恋、路易丝还要买剑给我。

到底这个左手的印记打算把我带到哪里去呢。

想着这样的事,睡意袭了过来。今天也真是漫长的一天呢。想着想着,才人就这样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