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起始之章

(2)第五章 破坏之仗

第一卷 起始之章 (2)第五章 破坏之仗

第2天早上

在特里斯汀魔法学院,从昨天夜晚开始的骚乱还在继续着。

毕竟秘宝[破坏之杖]的失窃可是非同小可的大事啊。

而且竟然是以巨大的巨像兵击碎墙壁这种大胆的方式。

在宝物库中已经聚集了学院内的老师们,大家望着墙壁上那巨大的缺口面面相觑。

在墙壁上刻着[土块之芙凯]的犯罪声明。

「破坏之杖,我确实是收到了。土块之芙凯」

教师们开始了肆意无用的叫嚷

「土块之芙凯!那个频繁盗窃贵族财宝的盗贼!竟然连魔法学院都没有放过!真是个不能轻视的家伙啊!」

「卫兵们到底都在做什么?」

「不能指望卫兵!说到底他们不过是一介平民!说起来当晚值班的贵族是谁?」

西布鲁兹夫人不由地打了一个冷战。当值的不正是自己吗?做梦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有盗贼胆敢袭击魔法学院。

于是当晚就偷了懒,迷迷糊糊地回到自己的寝室睡觉去了。

按规定本来是应该在值班室里通宵待命的,可是。

「西布鲁兹夫人!当值的是你吧?」

其中一名教师马上就开始了对西布鲁兹女士的追问。

看来是想在奥斯曼校长到来之前,先确定好谁应该对这件事负责吧。

西布鲁兹夫人哭了起来。

「十十分抱歉。」

「就算你哭宝物也回不来了,再说你赔的起[破坏之杖]吗?」

「我刚刚才盖了新房子。」

经济明显紧张的西布鲁兹夫人腿一软,瘫坐在了地上。

这时奥斯曼校长出现了。

「不可以欺负女士啊。」

谴责西布鲁兹夫人的教师向奥斯曼校长提出了理由:

「可是啊!奥鲁德.奥斯曼校长!昨晚本来该是西布鲁兹夫人值班,可是她却回到自己的寝室睡大觉!

她应该对这件事情负全部责任。」

奥斯曼校长一边捋着长胡须,一边注视着这个唾沫四溅无比激动的教师。

「你叫什么来着?」

「基特!您忘了吗?」

「对对,是基特君。你不要这么易怒。那么,在你们当中有认认真真地值过班的都有谁呢?报个名字。」

奥斯曼校长环视着四周。教师们面面相觑哑口无言,都不好意思地把头低了下去。

没有一个人敢说自己认真地值过班。

「好了,这就是现实情况。如果要追究责任的话,我们全员都脱不了关系。无论是谁

当然也包括我在内做梦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窃贼来袭击魔法学院。不管怎么说,

在这里的几乎全部都是贵族啊。会有谁愿意进这种卧虎藏龙的地方偷东西呢?

不过看来这个也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

奥斯曼校长凝视着墙壁上的巨大缺口。

「正是如此,盗贼用这种大胆地方式潜入进来,并且将[破坏之杖]夺走。也就是说,我们大意了,

如果追究责任的话,我们全员都要负责的。」

西布鲁兹夫人充满感激地抱住了奥斯曼校长。

「哦哦,奥鲁德.奥斯曼校长,我衷心地对您的慈悲表示感谢。从今以后我决定称呼您为父亲。」

奥斯曼校长抚摸着西布鲁兹夫人的屁股

「好,好啊,西布鲁兹」

「如果我的屁股您满意的话,那么请随便摸吧」

听到这个,奥斯曼干咳了一下。其他的人谁也没有说什么。

众人都认为奥斯曼校长只是为了缓和气氛才去摸西布鲁兹夫人的屁股。

都在认真地等待着奥斯曼校长进一步指示。

「那么,有人看见了盗窃的过程吗?」

奥斯曼校长终于打开了话匣子。

「这三个人看见了。」

格鲁贝鲁迅速地走了出来,并指着站在自己身后的三人。

路易丝,丘鲁克和塔巴萨。虽然才人也站在旁边,但是因为是使魔所以没有算在人数里。

「唔是你们啊」

奥斯曼校长饶有兴致地看着才人。

才人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老头会紧盯着自己看,他感觉有些不自然,很拘谨。

「详细地给我说明一下」

路易丝站了出来,叙述起自己所见的一切。

「巨大的巨像兵突然出现,破坏了这里的墙壁。在它的肩上站着一个黑色的贵族,

那个人进入了宝物库,并且从里面拿出我想那个就是[破坏之杖],然后又跳回到巨像兵的肩上,跨过城墙逃走了。最后巨像兵变成了碎土块。」

「嗯」

奥斯曼校长抚摸着胡子思索着什么。

「也就是说,你们追了上去,但是也没有任何线索是吧」

奥斯曼校长好像想到了什么,询问着格鲁贝鲁。

「说起来,朗格贝尔小姐在哪里?」

「这个从早上起就没有看到她了」

「在这种时候,她究竟去了哪里?」

奥斯曼校长有一些担心。

「在哪里呢?」

好像在调侃着校长所说的话,朗格贝尔小姐出现了。

「朗格贝尔小姐!你去哪里了?不好了!发生大事了!」

格鲁贝鲁激动地向朗格贝尔比划着情况。

可朗格贝尔却冷静地向校长解释道:

「十分抱歉,早上我去调查了,由于匆忙,没有及时向您汇报。」

「调查?」

「是的。今早起来,发现了学院陷入混乱,我来到宝物库马上就看见了芙凯留在墙壁上的字。

知道了这件事情是在国内贵族中闻风丧胆的大怪盗所为。于是擅自展开了调查。」

「动作真快啊。朗格贝尔小姐」

格鲁贝鲁慌张的情绪稍有缓和。

「那么,结果怎么样?」

「是的,我已经查到了芙凯的所在地。」

「什,什么!!」

格鲁贝鲁吃惊地张大了嘴。

「你是如何知道的?朗格贝尔小姐」

「从附近的农民那里打听到的,他们看见在附近森林里的废屋里住进了一名身穿全黑长袍的男人。

不出意外的话,他就应该是芙凯,废屋就是他的藏身的地方。」

路易丝叫了起来。

「全黑长袍?那个就是芙凯!绝对不会错的!」

奥斯曼校长用锐利的眼神看着朗格贝尔,问道

「离这里近吗?」

「是的,大概徒步的话要用半天时间,骑马的话要4小时。」

「我们马上向皇宫方面汇报吧!拜托王室卫士队,让他们派出兵队!」

格鲁贝鲁继续激动着

奥斯曼校长摇了摇头,以让人无法想象他已经上了年纪的迫力,瞪着格鲁贝鲁怒斥道:

「笨蛋!在你通知王室的时候,芙凯早就逃之夭夭了!还有,自己身上的火苗自己都扑不灭,

还算什么贵族!魔法学院的宝物被窃!这是魔法学院自己的问题!当然是由我们自己来解决!」

朗格贝尔露出了一丝让人难以察觉的微笑,仿佛她就在等着校长的这个回答似的。

奥斯曼校长一阵咳嗽过后,开始召集志愿者。

「那么,现在开始编成搜索队。有意者就把杖举起来。」

可以没有人举杖。仿佛都遇到什么难题似地又开始了面面相觑。

「没有人吗?奇怪?怎么了!这里没有想抓住芙凯来扬名天下的贵族吗?」

路易丝低着头,手中紧紧握着杖。突然他把手中的杖举了起来。

「瓦里埃尔小姐!」

西布鲁兹夫人吃惊地喊道。

「你在做什么啊!你还是学生阿!这里就交给老师好了」

「不是没有老师报名吗?」

路易丝咬了咬嘴唇说到,声音掷地有声。眼神充满了认真,这时的路易丝看起来如女王一般的威风凛凛,

美丽动人。才人被眼前的路易丝所震撼,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望着她。

看见路易丝举起了手中杖,丘鲁克很不情愿地也举起了杖。

「谢鲁普斯特!你也还是学生啊,不是吗?」

丘鲁克无所谓地回答了老师的提问:

「哼,我怎么能输给瓦里埃尔」

看见了丘鲁克举起了杖,塔巴萨特举起来了。

「塔巴萨,你就不用了吧。和你也没有关系啊」

丘鲁克有些担心,塔巴萨一如既往用简短的句子回答了她

「担心」

丘鲁克充满感动地看着塔巴萨。

路易丝咬了咬嘴唇,也说了感谢的话

「谢谢你塔巴萨」

看到这3个人的样子,奥斯曼校长笑了。

「这样啊,那么就拜托给你们了。」

「奥鲁德.奥斯曼校长!我反对这样!不能让学生们去冒险!」

「那么,你去怎么样?西布鲁兹夫人」

「啊,这个最近我的身体不太好,所以」

「她们看见过敌人。而且我听说塔巴萨小姐虽然年轻但却是获得了[Chevalier](骑士)称号的骑士。」

塔巴萨没有回答,呆呆地站在那里。其他教师们则吃惊地看着塔巴萨。

「真的吗?塔巴萨」

丘鲁克也着实地吃了一惊。在王室赐予的爵位中,[骑士]虽然是最下级的。

但是以塔巴萨的年纪可以获得这个爵位实在是令人吃惊。

如果是男爵,子爵之类的爵位,是可以通过购买土地来获得的,但是只有[骑士]不同。

它是单纯对应功绩的爵位,是代表实力的称号(实力与地位是不能划等号的)。

宝物库内议论纷纷。

奥斯曼校长看着丘鲁克

「谢鲁普斯特小姐出身于伽鲁马尼亚的军事世家,家族中出现过多名优秀军人。

而且听说她自身擅长炎系统魔法,拥有很强实力。」

丘鲁克得意地甩了甩头发。

随后,路易丝知道要轮到自己了,她可爱地挺了挺胸。

奥斯曼校长这时很为难,他实在找不出可以夸奖路易丝的地方。

「咳咳」校长惯用的咳嗽战术,他一边干咳着,一边把视线移开。

「那个,瓦里埃尔小姐是出现过多名优秀的贵族的瓦里艾尔公爵家的女儿,那个,

唔,怎么说呢。听说她将来会成为一个有前途的贵族的,而且还有这只使魔。」

接下来校长又用充满热情的眼神看着才人。

「虽然身为平民,但是在和那个格拉蒙元帅的儿子基修.德.格拉蒙的决斗中却获得了胜利。」

其实奥斯曼的真实想法是,如果他真的是传说中的神之左手[纲达鲁乌]的话。

是绝对不会败给[土块之芙凯]的吧。

格鲁贝鲁也激动地接过话题

「对啊!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是[纲达]」

奥斯曼校长慌忙断格鲁贝鲁的话。

「咳咳!啊!没有什么!继续」

格鲁贝鲁意识到了自己差点说漏嘴了,马上安静了下来。

其他教师们也都沈默着听着。

奥斯曼校长以绝对威严的声音说道:

「如果有人能胜过这3个人的话,向前一步。」

没有人站出来,奥斯曼校长转过身来对包括才人在内的4个说

「我代表魔法学院期待你们做为贵族的义务和你们的努力。」

路易丝塔巴萨丘鲁克3人一脸严肃地挺直了身体。

「以杖为名」

3人同时高喊,然后抓起裙边行了一个宫廷礼

才人也慌张地照着她们的样子来做,但是没有裙子就只好用上衣的边勉强行了一个宫廷礼。

「那么,去准备马车,然后出发。到达目的地之前要好好保存你们的魔力。

朗格贝尔小姐!」

「你去协助她们吧」

朗格贝尔低下头

「我本来也是这么打算的」

四人在朗格贝尔小姐的引导下,迅速地出发了。

说是马车,其实不过是辆连车蓬都没有的货车(马拉的)。因为在被攻击时,可以迅速地跳出车外,所以才选择了这种马车。

朗格贝尔小姐担任车夫的工作。

丘鲁克向手握缰绳,沉默的朗格贝尔搭话:

「朗格贝尔小姐,赶车的工作让随从来做不就好了嘛。」

朗格贝尔只是微微一笑。

「不要紧的。因为我是个失去贵族名号的人」

丘鲁克听到这个吃了一惊

「哎?你不是奥鲁德.奥斯曼校长的秘书吗?」

「嗯,但是奥斯曼校长是位并不拘泥于平民或是贵族身份的人」

「如果方便的话,可以告诉我原因吗?」

丘鲁克好奇地问道

朗格贝尔的脸上浮现出温柔的微笑,看来她并不想说。

「有什么嘛,就告诉我吧」

丘鲁克一脸兴趣十足的样子,一点点地靠近着坐在驭者座的朗格贝尔。

这时路易丝用手拽住了丘鲁克的肩膀

丘鲁克马上甩开了她的手,两个人怒气冲冲地又开始了四目相对。

「你干什么?瓦里艾尔」

「闭嘴吧,这么刨根问底地问别人的过去」

丘鲁克小声发着牢骚,身体靠着车栅栏,把双手搭载脑后

「我只不过是太闲了,想找人聊聊天而已嘛。」

「我不知道在你的国家里是什么样的情况。但是在特雷丝特因,追问别人不愿提起的事情是可耻的。」

丘鲁克没有回应,她把双腿盘起来,以一种挖苦语气说

「真是的,多亏了你在校长面前耍帅,我们也被连累了。真是悲惨啊,竟然要去击退盗贼」

路易丝怒气冲冲地盯着丘鲁克

「连累?你不是自愿报的名吗?」

「就凭你一个人,才人不是很危险吗。是不是啊?[零之路易丝]」

「为什么?」

「反正那个巨像兵出现后,你一定会逃到才人的身后看着吧?让才人来战斗,自己却作壁上观,是这样吧?」

「谁要逃跑?我也会用魔法尽自己的努力」

「魔法?谁啊?别说笑话了!」

两个人火化四溅般的激烈交锋又开始了。塔巴萨还是一如既往地看着书。

「别吵架了!真是的!」

才人把两人隔开。

「也好,你尽量不要受伤啊」

丘鲁克摆着手这么说道。

路易丝猛地咬了一下嘴唇。

「那么,达令。用这个吧?」

丘鲁克用他标志性的眼神风情万种地望着才人,并把自己买来的那把剑递向了才人。

「啊」

才人接受了

「胜利的是我。没有怨言了吧?零之路易丝」

路易丝撇了一眼两人,但是什么也没说。

马车驶入了森林的深处。

茂密的树木遮住了阳光,这也骤增了五人的恐惧。

虽然是中午,但是微暗的周围,模糊的视线还是让人感到不安。

「从这里开始,我们徒步过去吧」

朗格贝尔小姐说道,随后全员跳下马车。沿着森林的小路继续前进。

「这么暗好可怕啊讨厌」

丘鲁克挽住了才人的手臂。

「不要靠的这么近啊!」

「可是,人家好害怕啊」

丘鲁克用极其夸张地语气说。无论是谁都能听得出来她在骗人

因为才人在意路易丝,所以稍微回头看了她一眼。

路易丝「哼」了一声把脸转向了旁边。

一行人终于走到了一个比较开阔的地方。看似是森林中央的空地。

大概和魔法学院的中庭差不多大小。

在空地的中央,确实有一座废屋。大概原来是伐木人用的小屋吧。

在已经腐朽的柴窑旁边,破败不堪的储藏室的门凌乱地横躺在那里。

五人为了不被屋内人发现,藏到了附近茂密的树林中注视着小屋。

「根据我的情报,就在这里」

朗格贝尔指着小屋说。

这里完全没有人住的迹象,芙凯真的在里面吗?才人他们开始商量起来。

总之如果他在里面的话,突然袭击是最好的办法。等他睡觉时再下手吧。

塔巴萨正坐在地上。

为了向大家说明自己拟定的作战计划,她拿起一个树枝开始在地上画起图来。

首先,先由侦查兼诱饵的人前往小屋的周边。确认小屋内部的情况。

如果芙凯在里面的话,就把他挑衅到外面来。

作出一个巨像兵仅凭小屋内的土量是远远不够的。

只要他不出来,就意味着他无法使用其所擅长的巨像兵。

然后,只要芙凯一出小屋,埋伏在外面的人就一齐使用魔法对其进行攻击。

不给他制作巨像兵的时间,用集中攻击将其击败。

「那么侦查兼诱饵的工作由谁来做?」

才人问道。

塔巴萨简短的回答道

「敏捷的」

全员齐刷刷地看着才人。才人叹了口气:

「是我啊」

才人把从丘鲁克那里拿到的名剑拔了出来。

左手的使魔印记开始发光。与此同时,身体变得好像羽毛一样轻盈。

转眼间就来到了小屋附近。

他靠近窗户,战战兢兢地向窗内望去。

屋内,好像很久没有人住过了。房间正中的桌子上积满了灰尘。

屋内的椅子也都歪倒在地上,暖炉看似也已经坏了,酒坛打翻在桌子上。

在房间的角落里,堆满了柴火。果然这是一间烧柴的小屋。

在柴火堆的旁边有一个柜子,木制的,箱子很大。

但是里面不像有人的样子。

可以说房间里没有任何一处地方可以藏下一个人。

果然这里已经没有人了。

可是,对说可是贵族的盗贼,[土块之芙凯]啊。看似没有人,其实是藏在什么地方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才人经过短暂的思考后,决定叫大家过来。

才人把双手交叉放于头顶。这个是没有人在屋内的暗号。

隐藏于树林中的众人小心翼翼地靠了过来。

「谁都没有」

才人指着窗户说。

塔巴萨用杖指向门口挥了挥。

「没有陷阱」

说完就打开门,进去了。丘鲁克和才人紧随其后。

路易丝说要在外面把风,所以她留在了屋外。

朗格贝尔要在周边地区进行侦查,消失于树林中。

进入小屋的才人他们,开始查找芙凯是否有留下些蛛丝马迹的工作。

随后,塔巴萨从小屋的柜子中

竟然找到了[破坏之杖]。

「破坏之杖」

塔巴萨很随意地把[破坏之杖]拿了出来,展示给其它人看。

「不要动它!」

丘鲁克大叫。

刚打算看这把[破坏之杖]的才人吓了一跳。

「喂喂。这真的是[破坏之杖]吗?」

「是啊,我见过这个,在宝物库参观的时候」

丘鲁克点着头回答道。

才人又靠上前去仔细地端详了一阵,嗯不会错的,这个是。

这时,从外面传来了正在把风的路易丝的悲鸣。

「啊!!」

「怎么了!路易丝」在大家吃惊的回头望向门口时。

伴随着一声巨响,小屋的屋顶瞬间就化为乌有。

也多亏了没有屋顶,可以很清楚地看见天空,以及晴空背后的巨像兵的身影。

「巨像兵!」

丘鲁克大叫了起来。

而塔巴萨最先做出了判断,采取了在这种情况下最正确的措施。

她挥动比自己都高的巨大魔杖,咏唱咒文。

其周围的气流不断搅动产生出的出巨大龙卷风直奔巨像兵而去。

可是,巨像兵纹丝不动。

丘鲁克这时才反应过来,马上将藏于胸中的魔杖拔出来,开始咏唱咒文。

由杖尖产生的高热不断地挤压着,一条火舌从杖尖窜出,缠绕在巨像兵身上。

虽然被高热的火焰所包围,但是巨像兵丝毫没有感觉。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太勉强了,仅靠我们几个!」

丘鲁克又叫了起来。

「撤退」

塔巴萨小声说道

丘鲁克和塔巴萨迅速地从小屋中逃离。

才人则在寻找着路易丝的身影。

有了

在巨像兵的身后,路易丝站在那里挥动着手中的魔法杖

这时在巨像兵的表面,好像有什么东西爆炸了

是路易丝的魔法!

察觉到身后有人在攻击自己的巨像兵回过头

站在小屋入口处的才人距离路易丝大约20米左右,看到了巨像兵注意到路易丝。

才人大声对路易丝喊道

「快跑!路易丝!」

路易丝咬紧嘴唇,倔强地说

「不要!如果抓住那家伙,以后就没有人会再叫我零之路易丝了」

从她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的决心。

是解决掉站在那里的路易丝呢?还是去追已经跑出小屋的丘鲁克她们呢?

巨像兵好像有些迷茫,歪着头呆站在那里。

「我说啊!好好看清楚这个巨像兵的巨大程度吧!你怎么可能赢过这样的家伙!」

「不试试看的话,怎么会知道结果?」

「都说了太勉强了!」

在才人极力地劝说着路易丝的同时,路易丝紧盯着才人说

「你不是说过吗?」

「哎?」

「在被基修打的溃不成军的时候,还是要不断地站起来,你那时不也说过吗?

不想低下的头,你绝对不会低下的!」

「话虽如此,可是!」

「我也是这样的,虽然渺小,但是我也是有尊严的。如果在这里逃跑的话,别人就会讥笑我,因为是零之路易丝,当然要逃跑了。」

「有什么关系啊!让他们去说吧!」

「我可是贵族啊,只有能够使用魔法的人才被称为贵族不是吗」

路易丝紧握手中的魔杖,自己作为贵族的骄傲和尊严全部寄托在这根小小的魔杖上。

「只有直面御敌之人才能被称为贵族!」

这时的巨像兵好像已经决定了先解决路易丝,它抬起自己巨大的脚,准备踩碎路易丝。

路易丝咏唱魔法,挥动魔杖。

可是果然对巨像兵完全不起作用,虽说咏唱的只是[火球]这样的小魔法。

但是似乎还是失败了。只是在巨像兵的胸前产生了微小的爆炸而已。

巨像兵纹丝不动,仅仅是掉了一小部分的土块而已。

这时才人摆好架势,跳了出去。

在路易丝的视线中,巨像兵的脚掌越来越大,眼看就要踩过来了。

这时,宛如疾风一般的才人飞奔而来,在千钧一发之际,抱住路易丝在地上滚了几圈。

「你想死吗!」

才人不假思索地扇了路易丝一耳光。

路易丝吃惊地看着才人

「不管是贵族骄傲还是其他什么!死了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不是吗!笨蛋!」

从路易丝的眼眶中泪水像断线的珠子一样不断地落下

「不要哭啊!」

「可是,我不甘心。我总是被别人当作笨蛋」

面对面前哭泣的女孩,才人陷入了困惑。总是零,零的被人当作笨蛋,

那一定是件相当让人不甘心的事情把。

才人回想起在与基修决斗的时候也是,路易丝同样落了泪。

虽然路易丝平时争强好胜,任性但是,其实她毕竟还是一个讨厌这种战斗的普通女孩吧。

路易丝端庄的脸上已经浸满了泪水,好像小孩子一样。

但是,才人知道现在可不是安慰路易丝的时候啊。

因为巨像兵已经举起了自己巨大的拳头,正准备向他们砸来。

「也稍微让我们安静一会啊!」

才人抱起路易丝跑了起来。

巨像兵追了过来,震的地面咚咚响。

因为身体过于庞大,动作并不是很敏捷。所以和跑步的才人之间的距离始终变化不大。

风龙(注:塔巴萨的希尔芙德)为了救助2人飞了过来,在才人他们的面前降了下来。

「上来!」

坐在风龙背上的塔巴萨喊道。才人将路易丝推了上去。

「你也快点上来!」

塔巴萨很少见的,焦急的语气对才人说道。

可是才人没有跳上龙背,而是转向了向他们逼近的巨像兵。

「才人!」

已经坐在风龙身上的路易丝大声地喊道。

「你们快走!」

塔巴萨面无表情地望着才人,这时已经追上众人的巨像兵再次举起了拳头。

塔巴萨不得已命令希尔芙德起飞。

呼!

在千钧一发之际,伴随着强大的风压,才人所在的地面被巨像兵的拳头打陷。

才人跳向了旁边,躲过了这致命的一拳。

巨像兵缓缓地将拳头举了起来,被击中的地面上出现了直径1米左右的大洞。

才人嘴里嘟囔着

「虽然不甘心但是也不要哭啊笨蛋。我会给你想办法的不是吗」

说完才人径直地盯着巨像兵

「竟敢小看我,你不就是堆土块吗!」

才人紧紧握住手中的剑。

「我可是,零之路易丝的使魔啊!」

「才人!」

路易丝打算从上升中的风龙身上跳下去,塔巴萨抱住了她了。

「救救才人!」

路易丝哀求着

但是塔巴萨摇了摇头:

「无法靠近」

虽然也想要靠近,但是因为巨像兵肆意挥舞的拳头,塔巴萨无法让使魔靠近才人。

「才人!」

路易丝再次喊道

这时的才人手握利剑摆好架势,与巨像兵对峙中。

巨像兵的拳头挥了过来,拳压使周围的空气发出了尖锐的声响,好似怒吼一般。

而挥过来的拳头在途中变成了铁块。

才人用手中的剑硬生生地接下了这一拳。

伴随着金属碰撞的声音,才人手中的剑折了。

才人惊呆了,他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这可是格马尼亚的著名炼金术师斯贝卿所铸造的名剑啊!

可是,现在看来只是一把钝刀而已啊。

巨像兵的拳头马上又挥了过来,才人跳向旁边躲过了。

看着在不停躲避巨像兵攻击的才人,坐在风龙上面的路易丝焦躁不安。

看着苦战中的才人,路易丝几乎又要落泪。难道自己就没有能够帮助他的办法吗!

这时,路易丝注意到了塔巴萨抱着的[破坏之杖]。

「塔巴萨,把那个给我!」

塔巴萨点了点头,把[破坏之杖]交给了路易丝。

虽然自己送来没有见过外形如此怪异的魔道具,可是既然自己的魔法靠不住,现在只能依靠这个了。

路易丝看了还在不停躲避攻击的才人一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塔巴萨,[漂浮]就拜托你了」

说完,路易丝毫不犹豫地从龙背上跳了下去,塔巴萨急忙对路易丝咏唱了魔法。

在[漂浮]咒文的作用下,缓缓降落到地面上的路易丝对准了正在和才人战斗的巨像兵挥动起[破坏之杖]。

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生。[破坏之杖]没有任何反应。

「这个真的是魔法杖吗!」

路易丝生气地喊道。

难道说要发动蕴藏在杖内的魔法,还需要什么必要的条件吗?

才人看见了降落到地面的路易丝,非常地不满。

那个疯丫头怎么又回来了!老老实实地呆在风龙身上不就好了嘛!

可是才人注意到了路易丝手上的[破坏之杖]。

看来,路易丝还不知道使用它的方法,进展不是很顺利。

想到这个,才人开始向路易丝所在的方向跑去。

如果用这个的话也许可以打倒这个巨像兵!

「才人!」

路易丝对正向自己跑来的才人叫道。

才人从路易丝手中夺过了[破坏之杖]。

「我不知道使用方法啊!」

「这个是要这么用的」

才人抓住[破坏之杖],脱掉前盖组件,推动扳机保险柄与重扳推杆,拉动内筒成锁住状态

为什么自己会知道这个的使用方法?

但是现在也不是为此烦恼的时候。

才人把瞄准具立了起来。

看到这些的路易丝目瞪口呆地的看着才人。

才人将[破坏之杖]扛在肩上,并将杖的前端指向了巨像兵。

基本已经完全瞄准了。但是距离很近,或许安全装置会启动,即使命中对手也不会发生爆炸。

才人在瞬间想到了很多

不管那么多了,做好决定的才人向路易丝大声叫道

「别站在后面,会有喷射气体的」

路易丝似懂非懂地移向旁边。

这时,巨像兵伴随着走路时的咚咚巨响,逼近了才人他们。

才人拔掉了击针保险拴,扣动了扳机。

伴随着好似拔掉瓶塞一般的声音,身后带着一阵白烟的如同火箭一般形状的物体径直向巨像兵飞去。

然后,如同预想的一样,这个物体命中了巨像兵。

物体上的弹头打进了巨像兵的身体,并在在信管的作用下发生了爆炸。

才人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

在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过后,巨像兵的上半身已经变得四分五裂,碎土块好像雨点一样不断地向周围掉落。

才人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在白色的烟雾中,只有巨像兵的下半身还矗立在那里。

只剩下半身的巨像兵好像还要打算向前走但是「砰」的一声膝盖折了。

就这样保持着迈出半步的姿势停止了活动。

随后,如瀑布一般腰部的土块也全部崩落下来。

与之前的情况一样,巨像兵最后变成了一座土块组成的小山。

路易丝茫然地看着眼前的景象,好像被吓倒似地瘫在了地上。

看见一直藏在树下的丘鲁克向自己这边跑了过来。

才人叹了口气站在原地。

丘鲁克跑过来抱住了才人:

「才人!太厉害了!不愧是达令啊!」

从风龙身上下来的塔巴萨,一边查看着巨像兵的残骸,一边说道

「芙凯在哪?」

所有人的都不由得吓了一跳。

这时,去周边地带侦查的朗格贝尔从茂密的树林中走了出来。

「朗格贝尔小姐!芙凯是在哪里操纵这个巨像兵的?」

丘鲁克问道

朗格贝尔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

四人抖擞精神开始了对土堆的搜查

才人呆呆地看着她们,然后又看了看手中的[破坏之杖]。为什么这个东西会在出现在这个世界?

突然,朗格贝尔小姐伸手从正在发呆的才人手中夺走了[破坏之杖]。

「朗格贝尔小姐?!」

才人吃惊地看着朗格贝尔。

朗格贝尔迅速地退到较远处,用手中的[破坏之杖]对着四人

「辛苦了」

丘鲁克怪叫道

「这是什么情况啊!」

路易丝也目瞪口呆地看着朗格贝尔。

「操纵这巨像兵的人,是我」

「哎,那么你就是」

众人面前的这名女子摘掉了眼镜。原本温柔的眼神瞬间变为好似野兽一般的凶恶的目光。

「对,我就是[土块之芙凯]。不愧是[破坏之杖]呢,把我的巨像兵打得斯七零八落的不是吗?」

芙凯模仿刚才才人的样子,把[破坏之杖]扛在了肩上,对准了四人。

她看到了塔巴萨打算挥杖,马上威胁道

「不要动啊,[破坏之杖]已经完全瞄准了你们哦。你们所有人都把杖给我扔掉。」

没有办法,路易丝她们把手中各自的魔杖都扔掉了。失去了杖,就算是MEIJI也无法咏唱魔法了。

「还有你,灵敏的使魔君,把你手里那把断剑也扔掉。只要你手里拿着武器,好像就会变得很敏捷。」

才人照她说的做了,把已经折断了的剑扔了出去。

「为什么要这么做?」

路易丝大声地的问道

「也是呢,不好好说明一下你们死的也不会甘心呢我就给你们解释下好了」

朗格贝尔芙凯脸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

「我啊,夺走这[破坏之杖]很简单,可是我却不知道它的使用方法。」

「使用方法?」

「对,无论是挥动它,还是对它施加魔法,这把杖一点反应都没有。我很为难啊。拿着宝物却不会使用,

宝物等于废物,不是吗?」

路易丝正准备冲出去的时候,才人用手按住了她的肩。

「才人!」

「让她说下去」

「还真是很识大局啊,使魔。那么,我就继续喽。不知道使用方法的我,想到了一个个办法。可以让你们来使用这把杖,

这样我就可以知道使用的方法了。」

「所以你就把我们带到这里来了啊」

「对啊,既然是魔法学院的人,知道杖的使用方法也没什么可奇怪的不是吗?」

「如果我们中间没有人知道使用方法的话,你打算怎么办?」

「那时,就让巨像兵把你们全都踩扁,然后再带下一批学院的人过来。不过已经不用那么麻烦了,

因为你们已经把使用方法教给我了不是吗?」

芙凯笑道。

「那么,感谢你们。虽然相处时间很短,但是我很开心,再见了。」

丘鲁克绝望地闭上了眼镜

塔巴萨也闭上了眼睛

路易丝也是

但是才人没有闭上眼睛

「真勇敢呢」

「啊,也不是勇敢啦」

才人弯下腰把剑捡了起来

芙凯见此情景,不假思索地像之前才人所做的一样,按下了[破坏之杖]的扳机。

可是,并没有出现刚才那样的魔法。

「为,为什么」

芙凯又按了一次扳机。

「那个是单发的啊。不会再发出魔法了」

「单,单发?什么意思」

芙凯疯狂地喊着

「即使我说了你也不会明白的吧,那个不是你们这个世界的魔法杖」

「你说什么!」

芙凯气急败坏地扔掉了手中的[破坏之杖],打算拿出自己的魔杖。

这时,才人以电光石火般的速度,瞬间就来到了芙凯的面前。

芙凯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才人的剑柄就已经击中了她的腹部。

「这个是来自我那个世界的武器。那个好像叫[M72火箭炮]什么的」

不知是由于腹部受到重创,还是受到[破坏之杖]正体的打击,芙凯晕倒在了地面。

才人把[破坏之杖]捡了起来。

「才人?」

路易丝她们睁开了眼睛茫然地看着才人。

「已经抓住芙凯了,也拿回了[破坏之杖]」

路易丝,丘鲁克,塔巴萨面面相觑,一齐跑向了才人。

而才人也以一种复杂的心情,和三人相拥在一起。

在校长室,奥鲁德.奥斯曼校长听了四人的报告。

「唔没有想到朗格贝尔小姐竟然就是[土块之芙凯]因为她是个美人,

我没有任何怀疑就雇佣她做了我的秘书」

「究竟是在那里雇佣的?」

在旁边站着的格鲁贝鲁问到。

「在城里的小酒馆。我是客人,她是招呼我的服务生。不知不觉中我的手就摸了她的屁股。」

「然后呢?」

格鲁贝鲁催促道。

奥斯曼校长很不好意思地把实情说了出来

「咳咳,因为我摸了她,她也没有生气。所以我就问她愿不愿意做我的秘书」

「为什么?」

格鲁贝鲁好像真的无法理解似地,用很认真的语气追问着。

「咔!!」

奥斯曼校长猛地瞪大了双眼,大喝了一声。那迫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