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腥锈福音【Scarlet Gospel】

第五话 奇怪的,是你才对吧

第一卷 腥锈福音【Scarlet Gospel】 第五话 奇怪的,是你才对吧

在会客厅里,修女和主教两人声泪俱下地解释了事情的经过,并一起摆出五体投地的姿势请求原谅,看到他们这幅样子,哈达维的气也消了大半。

“也就是说,你们早就相信我是猎友团的会计了,但是担心我会带着猎友团的人来报复教会,才要演这出戏是吗?”

“对……真的很抱歉怀疑你,还对你做了那些失礼之举,但我们绝对没有恶意的,要不是罗曼大叔把事情搞砸了,我们原本是准备在之后几天好好招待你,让你消气的……”

艾瓦尔还保持着五体投地的样子,看到自己把一个少女吓成这幅模样,哈达维的心中也产生了罪恶感。

“算了算了,你先起来吧,我之前还担心你们一直不肯相信我呢……虽说第一印象算是彻底搞砸了,但至少咱们总算是坦诚相待了。”

“第一印象的事?”

身后的领主少女诧异地询问,哈达维预感到越解释会越麻烦,就将其无视了。

总之,哈达维也澄清了自己对教会毫无恶意,也毫无报复的意思,和将信将疑的教会二人组达成了和解。

在事情都解释清楚之后,领主小姐也露出了笑容,正式向哈达维作出了问候:

“您好,精通计算的猎友团朋友,我是黛安茵•德•瓦尔基里,是这座城市的管理者,感谢您在如此时分光临鄙宅,我诚挚地为我们的情谊献上祝福。”

“您好,尊敬的伯爵,我是哈达维,深夜时分前来叨扰实在抱歉,愿您的家族与这城市都充满荣光。”

哈达维用临时想出来的祝词回应对方,本以为自己的回复还算机智,但当他注意到领主小姐正在面纱下抿嘴偷笑时,他就知道自己的回应一定逊毙了。

唉……早知道会有这种情况,就该让西莉亚教我一点交际礼仪的……

一想到西莉亚,哈达维就联想起今早的事情来。

说起来,猎友团好像受到了什么贵族指派的临时任务,几乎全体出动了。之前也是,城内各行各业的魔法师都被贵族征召了。这么一想,这位黛安茵伯爵小姐,不就是这些事情的源头吗?做这种像是在备战一样的准备,究竟是要应对什么样的敌人呢?

机会难得,哈达维直接向领主小姐本人询问了这个问题。

听到这个问题后,领主小姐先是沉默了一会————想必是在斟酌哈达维的可信度吧————进而有些迟疑地给出回答:

“的确,你的猜测没错,我们确实在召集人手应对某种敌人,但如果你要问敌人是谁……那我只能告诉你,我们也不知道……”

听闻了领主小姐的回答,哈达维露出了苦笑:看来对方还是信不过身份尚未完全证实的自己,有些保密也是理所当然……

似乎是看出了哈达维的想法,领主小姐抿了一口红茶,继续回答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觉得我是因为不相信你,才不告诉你敌人的信息————但实际上,我们是真的不知道敌人的任何信息。”

哈达维惊讶地看向领主小姐,却被那层薄薄的面纱挡住了视线,看不清她的表情。

“敌人是谁、敌人在哪、敌人有什么能力……这些问题,我们全都不知道……我们除了知道‘敌人会来’这件事本身外什么都不知道。”

由于看不清领主小姐的表情,哈达维也没法确认她这番话到底是坦诚相待还是客套说辞,只得试图用爽朗的语气把对话应付过去:

“哈哈,领主大人真是说笑了,要是这些全都不知道,又怎么能确定会有敌人来袭,还如此大费周章进行备战工作呢?”

这一次回答他的,并非是领主小姐。

一直都沉默的罗曼主教,清了下嗓子,换上一副颇具仪式感的声音,开口说道

“因为福音……昭示其发生……”

罗曼主教在讲这句话时的声音很有磁性,带着一股宗教人士特有的沧桑感,他现在的气场,让人根本无法想象,他和之前的废柴大叔会是同一人。



听到这样的声音,就连哈达维也不禁开始有些相信起刚才的荒唐话来。

————

福音,是这个世界的正教供奉的神明们所著的数本魔法书,或是能够使用出威力巨大的魔法、或是能给予无限的财宝、或是能让人陷入无穷无尽的幻境……每一本福音书,都有着寻常人类难以企及的力量。

这样的福音书自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使用的方便道具,能使用福音书,要么是福音书的上一任主人的血亲,要么就是杀死福音书的原主人的人。用除此之外的任何手段,如盗窃、交易等,就算得到了福音书,也绝对无法使用它。

而黛安茵家族的手中,正掌握着这些神物中的其中之一————第二福音《你们祈求,就给你们》。

这是一本能昭示未来的预言之书,这本书的主人可以在书中看到预示未来的只言片语。

如果持有其他的福音书,一定会被很多人暗地觊觎,但第二福音的主人却完全不用担心这些问题,因为只有有人敢打第二福音的注意,这本书就会在他实施计划之前将他的相关消息预告给自己的主人。

也正因如此,几乎只有第二福音的主人敢于高调地宣称自己拥有福音

“前不久,福音书上出现了一条奇怪的预言:在明晚,会有人来夺取第二福音书。这是个异常状况,往常出现这种情况时,福音会把对方的名字、能力、计划等全都告知出来,但这一次,预言中除了对方袭击的时间是明晚外,什么信息都没给出。”

原来如此,因为没办法确认敌人究竟来自何方,所以才要召集魔法师制作结界以应对任何方向的袭击啊。

“虽然不知道敌人是谁,但是至少要做好万千准备,结界今晚就会布置好,明天我们会全城戒严,猎友团的诸位战士也已经部署在城外……总之先撑过明晚,在根据下一条预言做进一步部署吧。”黛安茵小姐的声音中充满了疲惫感,作为一个年轻女孩,遭遇到这种事故,想必她也很费神吧。

“这么说来,我岂不是很不妙?”哈达维突然反应过来,“你说把猎友团的人都部署在了城外,也就是说这里没有人可以为我证实身份了?”

在预言所提的敌袭前夜,光临贵族宅邸,虽然自称是猎友团的会计却没有证据,还问了这么多敏感问题……

怎么想都觉得自己很可疑啊……

站在他身旁的武卫骑士为他打消了顾虑:

“还请阁下不必多虑,老伯爵已经看过了福音,预言称,今天来拜访我府的客人中没有心怀鬼胎之人。”

“哎……啊啊,多谢了……居然连这种事情都能预言到啊……”

“那是当然,这可是我们一族的家宝,”武卫骑士的声音中充满了自豪感,“就拿这次敌袭来说吧,虽然不知道对方用了什么手段让预言没有昭示他的身份……但我们仍能够从一些侧面的预言中寻求对策……”

今日来访的客人中没有心怀鬼胎之人、众多魔法师构筑的结界不会被打破、骑士与猎友团的警戒网不会有任何漏网之鱼……

通过种种侧面的预言,进而封住敌袭者的每一种可能,这正是第二福音的一强大之处。

“福音每一次都会给出大量艰涩难懂的信息,想要从其中提取有效的信息要花很大的功夫,老家主————也就是我的父亲,把领主的工作全部交给我后,就将全部的身心都投入到福音的解读中去,现在也是在废寝忘食地研究着……我真的很担心他的身体,希望能赶快渡过这次的危险,让他好好休息一阵吧……”

黛安茵小姐微微蹙起眉头,这让她显得更加憔悴了。

武卫骑士见状也面露惭色————他也是黛安茵家族的人,看着自己的亲人们受到如此磨难,着实有点心疼。

“小姐也不要担心了,最近几天我和几个亲人也都腾出时间给老家主接班,虽然我们解析预言的效率有点低,但至少能让老家主睡个好觉……”

“是啊,你们也辛苦了……”黛安茵小姐轻轻挥手,表示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谈下去了。

见到她的疲态,在场的其他人对视一眼,一起起身告辞,结束了这场谈话。

————

“那么,骑士大哥,还是谢谢你帮我证明身份了。”

退出会客厅后,哈达维再次向武卫骑士致谢。

“不用客气,帮你证明的不是我,而是福音————话说回来,如今天色已晚,不如几位就在这客房里休息一晚如何?我知道罗曼主教和艾瓦尔修女都是实力不错的魔法师,你们待在这里,也相当于是增加了我们的守卫力量。”

这个提议相当诱人,在经过了一下午的“斗智斗勇”之后,艾瓦尔和哈达维都已经精疲力尽,一想到还要走过几条街回去,他们就觉得双腿无力。

“那么几位,请随我来。”

武卫骑士的每一个动作和用词都显得颇具礼节,一看就是在这个世界的正规礼仪教育中浸淫出的贵族,看到他的样子,再回想起自己刚刚在会客厅里装模作样摆出的“礼仪”(自认为),哈达维忍不住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家主大人最近事务繁重,很需要休息,还请几位晚上不要太过喧闹……”武卫骑士还是有些不放心几人,再三叮嘱之后,才动身带几人去往客房。

因为是临时来访,没有事先安排房间,宅中的客房仅剩两间————哈达维在刚听到这消息时还小小地兴奋了一把,他回想起以前看过的轻小说剧情,默认会是自己和艾瓦尔共处一室,脑中已经开始了各种少儿不宜的yy

可现实当然不会如他所愿,没有任何悬念的,他和罗曼主教按照性别分到了一个房间。

“凸(艹皿艹 ),是谁规定的男的就只能和男的住一个房间?这绝对是性别歧视吧!我要去法院告他歧视男性啊!”



关上房间的门后,哈达维一拳砸在了床上。

“不不不,要是让你和艾瓦尔修女分到一个房间了,才会真的有人会被告上法庭吧。”

隔壁床位的罗曼主教看到他这幅样子,忍俊不禁地吐槽到。

“什么意思?难道你觉得我会因猥亵罪被起诉吗?”

“这倒不会,”罗曼主教乐呵呵地回答,“你大概率会是猥亵未遂吧,这不是什么大罪,法院主要关注的还是艾瓦尔小姐的过失杀人罪。”

说完,罗曼主教一边用手握住自己的脖子,一边吐着舌头翻白眼,模仿哈达维被掐死前的模样。

对方已经用冷笑话缓和气氛了,哈达维也拉不下脸继续嫌弃人家了。

“……切,看不出来,你在外人面前一副懵逼大叔的样子,没人的时候倒是能开几句玩笑了。”

“你还小,不懂~我这叫收放有度,人生智慧~”罗曼主教摆出一副长者模样,让哈达维看得只想打人,“你也应该学学我,朋友面前疯疯癫癫开开玩笑,但人多的时候就要学会沉默是金,而敌人来了的时候就要展现自己的英雄气概。”

罗曼主教一边说,一边挽起袖子,露出自己那还不成斤两的二头肌,把哈达维也给逗笑了。

“说什么英雄气概……大叔你有这种东西的吗?”

回想起他之前的表现,哈达维实在无法将这个大叔与英雄之类的字眼联系到一起。

“我当然有了,每个人心中都会有点英雄梦嘛~”

“切……我就没有。”

哈达维所言非虚。对他而言,最大的梦想无非是安安稳稳地做个收入不错又轻松的工作,能有几个感情不错的朋友和一个两情相悦的妹子。至于英雄和战斗之类的,如果可能的话,他希望永远不要扯上关系。

“对……我看出来了,你是个例外……”

罗曼的声音陡然一转,换回了那副宗教人士特有的沧桑音调。

哈达维诧异地看过去,和罗曼主教对上了视线————他的眼神十分深邃,像是能看透自己的内心一般。

“……如果我是你的话,遇到这两天,被教会冤枉而必须要伏地求饶才能保全性命的情况,我事后是一定会报复回来的……这不是我心胸狭隘,而是当我的尊严遭到侮辱,就一定要想办法讨回来。”

“……”

“但是你没有,你看起来就好像打心底里不想有任何冲突一样……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你所受的教育的问题,也不是说你的性格不好,但你这样的性格……”

“我的性格怎么了!?”

哈达维突然提高音调,打断了对方。



他知道对方说的话不算太过分,但由于某个原因,他就是感到心头一阵炽怒,难以自控。

“我一直不开口,你就觉得可以随便说了?英雄?那有个屁用啊?我有任何要当英雄的理由吗?没有吧,我不会战斗,学不会任何魔法,也根本没战斗的理由吧?我脾气好,到你嘴里就成了没尊严?行,你成功了,我现在生气了,有尊严了吧,你满意了吧!?……”

哈达维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一直发泄到被一阵敲门声打断。

“请安静一点!”

武卫骑士有些愠怒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让哈达维稍微恢复了一点冷静:他看向没再回话的罗曼主教,发现对方的目光中正带着一股莫名的悲哀





这眼神让哈达维很不舒服,他恶狠狠地啐了一口,背过身躺到床上,结束了这场令人不悦的谈话。

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激动成这样呢?……不,我是知道理由的,只是……不想再去回想了而已。

不知过了多久,哈达维带着怒气的喘息声停下后,一旁的罗曼主教才终于开口。

“……我没想到你会这么激动,但你还是搞错了一件事……你说你没有战斗的理由……但所有人,在第一次战斗之前,都是没有战斗的理由的。我有一种预感,你的未来不会平静安稳……但愿你在命运的暴风袭来之前,能够做好准备吧……”

他没有得到回话,能听到的,只有明显是刻意装出的鼾声。

————

现在想来,是很狗血的桥段

那是一个很久以前开始就陪伴着自己的女孩

我和她住在同一个地方,上着同一个小学、初中、高中

因为一直和她在一起过着同样的生活,我还天真地以为这样的日子会在未来一直持续下去

直到高一的一天,在一起回家的路上,女孩一反平时文静的模样,脸上一直洋溢着兴奋的笑容

看到她这幅样子,我也忍不住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女孩一脸开心地告诉我,她恋爱了,对方是高开学军训时的教官。

我已经记不清当时的自己是什么表情了,只记得当时的天空仿佛顿时阴冷了下来。

有句话说是,没有失去,就不会懂得珍惜

或许是因为自己一直以来都和她待在一起,才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感情的吧。

话虽如此,现在已经太迟了。自己只能挤出来笑容,装出一副祝她如愿的样子。

现在想来,真是可笑。

当时的自己,内心中根本没有任何祝福的感情,就算不停地想着要祝福她要祝福她,可实际上,自己真实的想法则是,希望她赶快回心转意,自己再把女孩追回来。

这个契机还真的来了。

我在学校的贴吧里,有以前的帖子控诉那个教官,楼主应该是一位高三的学姐,在军训期间曾被这个教官叫出去开房。

我很清楚,这信息意味着什么。我立刻联系上这个学姐,和她确认了这个教官的信息。

信息确凿了,只要我把这个消息报告到学校里,一定能让这个教官付出代价。

我当时的精神状态亢奋的要死。我觉得自己就像屏幕里的英雄、侦探、正义使者……我会揭露这个人渣的丑陋面目,之后,或许还会赢得青梅竹马的芳心……我会……

成为英雄。

然而,就在第二天,我拉着这个学姐去和老师举报时,学姐却突然改口了。

她说她根本不认识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

事后我才知道,这学姐是教官甩掉的前女友,她在得知了我要举报的事之后,私下联系上教官,以自己不会作证为条件,和教官复合了。

这些事,当时的我自然也无从得知,一头雾水地被老师从办公室里赶了出来。

事情还没有结束:当天放学后,我被那个教官堵在了校门口。

“哎呀~你就是那个想举报我的人吧,真是厉害啊~”

他一脸怪笑地靠近我,把手臂搭在我肩上。

当时的我本能地感觉到了一些危险,但我还是硬着头皮装出一副底气很足的样子:

“你想干什么?”

教官从怪笑转为了一副有些纠结的表情,那夸张的变化幅度一看就是装出来的:

“你说你,干嘛和我过不去呢?大家都是男人,你明白的吧,我也需要发泄发泄啊,理解理解,说说你想要什么条件,咱们商量一下?”

当时的我涉世未深,加上一时紧张,就不加掩饰地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

“和你现在的女友分手,我就不会再找你的麻烦了。”

听到这句话,教官一脸恍然大悟,搂住我肩膀的手臂也加大了力度。

“这样啊这样啊,原来你喜欢她啊……但是不行,我还打算接着‘发泄’呢,要不这样吧……”

他靠近我的耳边,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悄悄说道:

“……我花点钱找人,也请你‘发泄发泄’?”

他掏出手机来,翻到相册里,给我看了几张照片。



我的大脑里一片空白。

“大家都是男人,我懂得,一直用手的话确实……”

后面的话我已经听不到了

我只记得自己的拳头不受控制地挥了出去。

现在想来,真是幼稚。

我是否打得过他,当众攻击一个军人又意味着什么,这些,我全都没有考虑过。

我只记得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被他按倒在地。

动静应该很大吧,周围已经围满了同学,在人群中,我的青梅竹马也在吃惊地看着。

仔细一听,教官似乎还在当众大声说着些什么。

“别闹了,就算你和我打架,我也不会纵容你去那种地方找女人的……”

……

等等……你在说些什么啊……不该是这样的……

……我应该……是要成为……

我看向自己的青梅竹马。

我记不清那时自己的心情是什么样的。

我只是觉得自己应该解释。

可我已经组织不起来语言了。

我能说的只有……

“不……不对,不是这样的,你明白的吧……这、这个家伙……漏洞百出啊……他很奇怪吧!”

……

只有女孩的表情和她的话语,让我永远都会记得清

“不,奇怪的是你才对吧?”

……

对啊,奇怪的是我才对啊



从那一刻开始,我再没有憧憬过英雄。

————

哈达维猛地睁开眼

他感到胸口沉闷,几乎无法呼吸,几声剧烈的喘息之后,哈达维才勉强直起身来。

“你好像哭了。”

一旁的罗曼主教略带担心地提醒,哈达维这才注意到自己的脸上早已沾满泪水

“你还好吗?需不需要叫人来看看?”

“……不,不用,只是想起了一些早就该忘掉的事罢了。”

哈达维勉强擦干浮肿的双眼,恶狠狠地回答道。

没错,那是早就该忘掉的事

被陷害、被误解、被唾弃……还有那个想逞英雄的中二年代

那些全都已经过去了。

自己已经和那个令人作呕的世界说再见了,将会在这里开始全新的人生

自己已经从团里赎身,有一份薪酬不错的工作,有很多朋友……

没错,我已经……改变了!

这样想着,哈达维激动了起来



他坚信,自己从今以后,就可以过着与英雄无缘,但却安稳美好的生活。

只是,他还不知道,这样天真的想法,在明天到来之前就会破灭。

第五话完

死宅死亡进度:10%

英雄诞生概率:-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