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PROLOGUE 黑暗降临

第一卷 PROLOGUE 黑暗降临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轻之国度录入组

扫图:录入组豪杰ntr

录入:录入组豪杰跟班大湿胸

这里是一片荒凉的沙原世界。

居住在此的是死神————他们是一种以人类生命为粮、能够永远活下去的异形种族。

虽然只是形式上,但这群死神们也有个被他们称为大王并拥戴的存在。

那个存在是异形中的异形,外貌跟魔鬼没两样,其丑陋程度宛如将邪恶以肉眼可见的方式具体呈现出来。

死神大王独自在满是黄沙的异世界中心埋头思索————

『愚蠢的人类不会停止自相残杀。

再这样放置不管,

人类总有一天便会因为这份愚昧而步上毁灭的道路。

这也意味著吞食人类寿命的我等死神将会灭亡。

因此。我等必须采取行动,抑制人类那漫无边际的恶意。

十年前,有名叫做奇乐的人类曾使用死亡笔记本,

试著阻止人类相互残杀。

他想要支配人类内心的恶意,阻止他们互相厮杀的循环。

我等需要的就是能再现奇乐所择手法之人,

也就是奇乐的继承人。

找出继承者。把死亡笔记本交给人类,

再次找到拥有成为奇乐之资质的人。』

死神们按照大王所说的,手里拿著漆黑的笔记本一一飞越世界的界线。

于是,操纵人类之死的死神笔记本————也就是死亡笔记本再度出现在人类世界当中。

最初发现死亡笔记本的人,是一位在俄罗斯乡村中执业的男医师,阿列克谢。乡下小镇的定律便是患者尽是贫穷老人,但阿列克谢仍不屈不挠地到处给村人看病。

但是他也快到极限了。患者都是些身处死亡边缘,却又无法死去的老人们。即使数度上门诊治,这些人的将来也仅有绝望一途。对此,阿列克谢也只能为他们祈祷。

或许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去相信写在笔记本上的那些无稽之谈。

黑色封面上用白色文字写著「死亡笔记本」这几个字,册子第一页就写著如下事项:

死亡笔记本的规则。

名字被写在死亡笔记本上的人将会死亡。

如果不晓得被写上名字之人的长相,就不会有效果。

写完名字后若在人类世界的四十秒内写上死因,便能操纵对象,让对方照此行动。

没有写上死因的话,所有对象都会死于心脏麻痹。

阿列克谢察看那些规则的时候,一直都能感觉到来自某人的视线。

可是那一带别说是人类,连犬猫都不见半只。阿列克谢以错觉为由说服自己,合上笔记本前往看诊的地点,可是他脑中却没有涌起任何舍弃笔记本的念头。

他今天要去的,是一位癌末患者·瓦西里的住处。要是能接受正式的安宁缓和医疗,这名老人就能安稳地活到大限到来的那一天,但他自然没有负担这类费用的能力。

阿列克谢能做的,也只有替他注射补充营养的点滴及效果薄弱的止痛药而已。

「医生……能不能……想想办法……好痛苦……,我、好想、死……」

阿列克谢只能一脸苦涩地抚摸患者的手。

在点滴用完前的这段期间,阿列克谢看著呼吸微弱的瓦西里,突然拿起那本死亡笔记本。

即使认为这是个恶劣的玩笑,这位一本正经的医生仍用钢笔写下眼前的患者姓名————让瓦西里安息吧……

阿列克谢心想「怎么可能是真的」,看向躺在床铺上的老人。瓦西里仍一如往常地用细微的声音不停低喃著某些话,半点也看不出将会有什么事骤然发生的感觉。

阿列克谢不禁笑起自己的愚昧,轻轻摇头后又鉴向笔记本。然后,事情就发生在他再次望向老人的那一瞬间。

情况有些奇怪,应该说是太过安静了吗?标示出时间的挂钟声响,在这房里听起来诡异地响亮,就像是其他声音都自此消失似的。

他听不见瓦西里的梦呓。

阿列克谢诧异地站起身,发现老人已经没了气息。他急忙用手触碰对方的脖颈,一确定感觉不到脉搏后,摇摇晃晃地后退几步,重重地跌在自己刚刚坐的椅子上。

「如何?用过笔记本有什么感想吗?」

一道声音忽然自上方传来,让阿列克谢吓得差点跳了起身。

他战战兢兢地环顾四周,这才注意到背后站了个巨大的黑影。

黑影的头宛如一颗卷著宽绷带的南瓜,身穿漆黑的服装,衣服上还披了件材料似乎与绷带相同、类似披风的玩意儿。

对方的身材不仅高大到连身高还算高的阿列克谢都只能仰望,而且还很壮硕,令阿列克谢感觉那人背后像耸立著一座巨大的岩山。

「你、你是……什么东西?」

「啊,别在意。我是个死神,叫做席多。」

阿列克谢目不转睛地凝视著这个自称是席多的异形怪物,接著抱头扑倒在桌上。

「我……我什么都没看见……这是幻觉,这是……」

「你要怎么说都无所谓啦,可是你既然捡走我的笔记本,不好好做事会让我很困扰的。如果你没有那个意思,能不能把那个笔记本交给别人?」

阿列克谢一边剧烈发抖,一边从桌面上抬起头来,转头越过自己的肩膀,望著那个自称是席多的异形怪物。

「交给别人?」

席多点了点圆如球体的头部,回答道:

「没错。大王命令说,要把死亡笔记本交给人类,好找出能像奇乐一样自由运用笔记本的家伙……」

「死亡笔记本?奇乐?」

「就是在说你眼前的笔记本。你把名字写上去后,那家伙不就死了吗?」

席多从胸中伸出细长如触手的手臂,指向瓦西里这么说。

阿列克谢的双眼睁大到眼珠几乎要蹦出来,紧盯著桌上的笔记本。

「那么,这个……真的能杀死名字被写在上面的人类啰?」

「当然啊,不然你怎么会那样写呢?不好好听清楚别人说的话,是不会有好事发生的喔。」

但阿列克谢好似完全没听进席多的话,只抓起笔记本塞进皮包里,踩著踉呛的脚步走向出口。

从那一天开始,俄罗斯及欧洲一带便频繁发生有人猝死的意外。仅仅一个礼拜的时间,就有三十六名自愿自杀者一齐死于心脏麻痹。

由于事态实在过于凑巧,令有关当局怀疑这是桩连续杀人案。想当然耳,无论他们怎么搜查,都无法找出可以证明这一点的证据。

「————期望安乐死的病人大量猝死事件,或许是有人刻意的犯行。在这个可能性益发明朗之余,某些年轻人纷纷提出『希望犯人杀死自己』的要求,来自世界各地的自愿自杀者更是接二连三地涌入某个留言板写下留言。」

阿列克谢一面倾听猝死相关的电视新闻,一面将电脑萤幕上显示出的名单一个不漏地抄到笔记本上。

留言板都有上传留言者本人的姓名及照片。事实上,这个留言板并未设置上传照片的栏位,是阿列克谢匿名请留言者留下照片的。

阿列克谢一心一意地持续书写姓名,被写上的都是期望著死亡到来的人。他写的名字有多少,死者的人数就会增加多少。

阿列克谢已经放弃思考自己为何要这么做的理由。

一开始,他只是一心想要拯救痛苦的人们才会这么做……不对,眼下连这个原因都显得牵强。

他真的是为了救人吗?还是单纯想试试这个杀人笔记本的威力?更何况,留言板上的留言也不一定是本人所写下的,说不定是其他人把自己想杀的人的名字和照片放上去的呢?

但事到如今,阿列克谢早已不在意这些了。

大家都去死吧。

与其继续活在这种犹如地狱的世界,倒不如选择安稳的死亡。

最终,眼神空洞的阿列克谢放开了钢笔,站起来把手伸向诊察用的皮包。他从包中取出注射器、针头与装有药剂的安瓿,把针头插进手上的血管。

阿列克谢再次坐到桌前,他先是开始轻微痉挛,接著睁著一双瞪大的眼睛突然趴倒在桌面。

「怎么,这家伙自杀啦?又得去找别的人类了,好麻烦啊。」

席多望著不再动弹的阿列克谢,喃喃低语。

就在这时,席多倏地抬起头————

房门无声地开启,一个人影静静地走了进来。他的手上拿著一本黑色的笔记本,手指还夹在页面之间。那本笔记本的外观与阿列克谢方才专注写上名字的笔记本完全相同。

摊开的笔记本上是这么写的:

『阿列克谢·雅柯夫列维奇·伊万诺夫朝血管注入远超过致死量的药物自杀。』

人影伸手碰触阿列克谢的颈部,确定他完全咽气后,拿起摊在桌上的笔记本。

阿列克谢的遗体在几天后才被发现,死因则当作单纯的自杀事件处理。

罗杰·艾文是名投资家,别名为「华尔街的恶魔」。他在数个月前还是个没没无名的小人物,但做成一笔彷佛预测到经济界大老之死的交易后,以此为契机一口气飞黄腾达。

艾文身边总是伴随著死亡的气息。会这么说,是因为他大部分极其成功的交易都与某人的死亡有关。说得更确切点————那些人宛如是为了配合艾文的交易而死去的。

由于时间点太过凑巧,有关当局也曾怀疑是艾文犯下这些罪行,却找不出半点证据。

讽刺的是,艾文的迅速窜升之所以戛然而止,也是因为他自身的死亡。艾文自杀了,他前途一片光明,却突然跑到自己办公室所在的大楼屋顶,往地面一跃而下。

结果,艾文为何意图自杀,原因最后依旧不明。要是有人知道,有本漆黑的笔记本在艾文跳楼自杀前夕还摊在他办公桌上,而且有个人潜入无人的室内夺走那本笔记本,警方也许还可以稍微试著往其他方向进行搜查。

街角响起惨叫声以及救护车鸣笛声,旁边伫立著一道人影,身穿著白色外套并将兜帽深深拉低,再加上有个异形巨人站在那个人的身旁————这个景象实在有些脱离现实。可惜的是,其他人类根本看不见那名巨人的身影。

「喂,你是不是有点像奇乐啊?」

那巨人是名死神,这种魔性的存在就如同故事中使用大镰刀收割生命的死神那般,会将人类名字写在笔记本上,夺走对方的性命。身穿白色外套的男子才刚离开大楼最上层,从他拿起摊开在桌上、失去持有者的黑色笔记本那时开始,死神便一直向他攀谈。

他向死神展现一个露出洁白牙齿的笑容,回答:

「谁知道呢,但我是这么希望的。」

死神也低头看著他,乾巴巴地笑道:

「那我可真是庆幸。」

「好啦,你看著吧,有趣的事情就要开始了。」

身穿白色外套的男子接著说完后,先朝死神眨了眨眼,才踩著缓慢的步伐离开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