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1章 死亡羽翼飞落的世界

第一卷 第1章 死亡羽翼飞落的世界

1

几位步行在街上的年轻人同时抓挠胸口,接著彷佛断线人偶一般纷纷瘫倒在地。目睹那一幕之后,周遭开始响起惨叫。

行人们一开始还以为是快闪族表演,便在远处围观,等到察觉这些人已经没有呼吸,这才陷入恐慌。

他们发现,世界各处频传的不明原因猝死,现在就发生在自己的眼前。

「这本笔记本果然厉害。」

在禁止进入的混合大楼屋顶上,有个娇小的人影正低头俯瞰底下的街道。这个人把脸深深藏在卡其色外套的兜帽底下,令人无法看清她的外貌,但还是能准确断定出她是名年轻女性。

「只是写了名字,居然真的能让人死掉耶。不管做几次都好爽啊————」

这个女人名为青井樱。

死掉的年轻人们刚才在对面街上的夜店向她搭讪。尽管里面也有樱喜欢的类型,但对方轻浮的说话方式反倒让她决定要第一个杀死他。

自己只是稍微露出一点暗示的态度,对方便轻易地把名字告诉了她。为了不忘记他的外表,她甚至用手机拍下照片,接下来就只要把名字写上笔记本就行了。

对樱来说,最棒的娱乐就是看到人像虫子之类的渺小存在般,接二连三地死去。

正因为如此,她觉得不按照程序就无法杀人这件事很麻烦,眼前明明有这么多往来的人们。

「不过嘛,这本笔记本只对知道长相跟名字的人才会有效吧?咦,还有什么问题吗,贝波?」

樱低声自言自语,宛如有人就在自己身旁一样。经过一段短暂的沉默后,樱兴奋地两眼发直,抬头看向无人的右侧说道:

「死神之眼?哦,那可真棒。要一半的寿命?完全没问题啊,我要定契约!」

接著,樱把笔记本抱在胸口处,用指尖不断地转著自动铅笔,蹲下身子像是在观察街道。

「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做的事会比奇乐做的还要有趣。」

『紧急状况,紧急状况。情报指出,涩谷区坂下一丁目的路上有多人倒下。内阁府请求死亡笔记本应对本部进行支援。』

两部车在夜晚的市中心疾驶而过,车上搭载的无线电发出短促的呼叫声,传达来自他们所属本部的指令。坐在后方车辆副驾驶座的七濑圣,拿起无线电的麦克风。

「这里是K一四一、K一四三、K一四五,目前正赶往涩谷区坂下一丁目路上的多人异常死亡案发现场。」

「同一条街上,十几分钟内居然就有十六人死亡……」

七濑放开通话键之后,凝视著窗外不断变换的夜景,低声这么说。

「死因好像全是心脏麻痹造成的猝死。」

一位名叫黑元的壮硕搜查官一边接听手机,一边环顾车内的同伴。

坐在后座的三岛创听到这句话,若有所思地低语道:

「是死亡笔记本……不会错的。」

卫星导航的萤幕上接连显示出受害者的位置,看著那一个个沿著街道整齐排列的标志,松田桃太这位老资格的搜查员便皱起眉头。

「被害人是沿著街道依序出现的。」

在这一支小队中,松田是唯一直接参与过十年前奇乐事件的人。他不仅知道夜神月的为人,也从事件最初发生时就加入调查直到最后。上层看中他这份经验,便把他编进死亡笔记本应对本部。

不过说实话,做为一位搜查员,松田在事件中其实没派上多少用场。而他没什么用处还能被留下的原因,是因为能够缓和团队气氛的角色实在太重要了。

所以队伍内没有半个人讨厌松田,只有本部长须加原认为不会看人脸色的松田是个麻烦。

负责开车的浦上用不耐烦的声音回答:

「……简直就是随机杀人嘛。」

由于有过十年前奇乐事件的教训,内阁府很快便预料到在这几个月发生的可疑死亡事件背后,应当与死亡笔记本有关联。

为了验证这是否为奇乐事件以及整理情报,十年前就展开活动的奇乐应对室便因应这一连串的事件,改名为死亡笔记本应对本部。组织全体不但经过重新整编,组织的权限也有所强化。

他们做好因应准备,好对付再次出现的死亡笔记本。只是他们都没想到,这次突如其来的事件规模会这么大。

团队所坐的车停在涩谷闹区外围。街上的景象一如以往,人潮在路上来去交织,彷佛此处从未发生过任何事。

突然间,一阵尖叫声从远处传来。

一行人前往声音传来的方向,在警察围绕的中心发现几个倒下的人影。

「借过!」

赶到现场的死亡笔记本应对团队成员拨开混乱的人群,向已经抵达的警察们行过礼之后,才在被害者们的身旁蹲下。即便碰触他们的颈动脉,也已测量不到半点脉搏。

「随机杀人吗……竟然做出这种事!」

松田忿忿说道,三岛警惕地环视这一带。

「是<死神之眼>,把脸藏起来。要是脸被看见,犯人就能得知我们的名字。」

听到三岛说的话,一行人点点头,一起用围在颈上的围巾遮住嘴部,并戴上太阳眼镜,然后分别散开寻找死亡笔记本的所有者。

这时,耳机接收到来自本部的通讯。

『监视器照到了应该是死亡笔记本所有者的可疑人物,身高约一百六十公分,戴著兜帽。』

三岛抬起太阳眼镜,环顾周遭。尽管身边正在发生惨剧,人们依旧若无其事地走在街上。不管怎么看,眼前众多的行人都没有任何可疑之处,但三岛忽然扬起警觉,看向通往大街的方向。

有了。一个身穿短外套、头戴兜帽的娇小人影正行色匆匆地往大街走去。

「七濑,这里就麻烦你了。」

一交代完,三岛便冲出去追那个人。

「三岛?」

听到三岛的声音,七濑抬起头。她想要叫住三岛,但三岛早就跑走了。

刚才还神色平常行走的人类突然倒地,接著在下一秒身亡。每个人都是毫发无伤,脸上也只露出些许痛苦的表情。他们都像是乾枯的小虫,再也无法动作。

在近处目击此景的人们尖声惨叫,纷纷四处逃窜。因为害怕不知何时会降临的猝死,所有人都拚命地想要远离牺牲者。

无法理解情况、因而呆站在原地的上班族成为了下一个牺牲者,接下来轮到紧抱住倒地青年的少女。另一位似乎是买完东西正踏上归途的女性,她决定无视 眼前惨况,却好像被什么东西绊到而倒下,结果就再也没有爬起来了。紧接著,正好在场的宅配员隔著抱在胸前的货物抓住胸口,口吐白沫跌倒在地。

在附近行驶的汽车驾驶或许是被倒地的人们引开注意力,将车开进拥挤的人群,几个人影被撞上半空中。驾驶想要避开慌忙冲到车道上的行人,又撞上好几台车,使得大街变成一片火海。

从火中滚出的人形火球一面惨叫一面在那一带乱冲,然后身体突然僵住,重重地倒下。在远处围观的其中一人按住胸口倒地后,陷入恐慌的人们使情况变得更加混乱。

要不是真的有人死亡,眼前这幅太过脱离现实的景象简直就像一出喜剧。

「所有人都离开这个路口去避难!快远离路口!」

那位头戴兜帽的人影————对方身穿裤管不同色的紧身裤及女用中筒靴,应该是位女性————依旧没有停下脚步,而是往正处于混乱状态的某条道路中央走去。在那个人影步行的期间,周围的人们仍不停地倒下。

「呜!」

三岛下意识地把手伸进外套中,从护套中拔出手枪。除此之外,他想不到其他可以制止对方的办法。

「三岛!我们没取得能对所有者开枪的许可!」

七濑出声阻止他。三岛咬著牙把食指从扳机处放开,并将枪口朝上。

在他这么做的时候,站在路口中央的人影已经没有遮掩的意思,光明正大地打算在自己抱在胸前的笔记本上继续写下名字。

因为某种原因,发出惨叫来回穿梭的人流瞬间断绝。在那一剎那间,三岛注意到兜帽女的对面有个显然是面对她伫立的人影。

看见那张扭曲成奇异模样的脸庞,三岛不由得瞪大眼睛。

在街灯昏暗的灯光下,对方的脸看起来就像是真的,但实际上并非如此。那只是副夸张到很诡异的丑陋面具,周遭露出混有蓬乱白发的发丝,令那个人看起来更加诡谲。

那个人影举起垂下的右手,手里明显还握著手枪。

望著那笔直对著女子的枪口,三岛忍不住大喊出声:

「别开枪!」

他迟了一步,惊叫声中响起了一声短促的枪响。

兜帽女倏地跪地倒下,丑陋男子用类似跳跃般的步伐冲过去,用枪口抵住倒地的女子,捉住她的肩膀一边摇晃,一边微微地歪著头。

然后,他用戴著手套的手,捏起一个掉在兜帽女身旁的黑色四角形物体。

那是死亡笔记本。

身穿白色外套的男子站在距离路口不远的场所,嘴角勾起笑弧。他的左手里也拿著和丑陋男子手中相同的黑色笔记本,摊开的页面上写著青井樱的名字。

男子撕破那张纸,用力揉成一团后,阖上笔记本离开现场。

2

三岛知道丑陋男子的真实身分,他就是自己从几天前开始就数度在本部遇见的那个男人。

「龙崎。」

回到警视厅的三岛,奔向往长廊另一头走去的人影。

「————为什么要开枪?」

被称作龙崎的那名男子被三岛捉住手腕,他先是流畅地转过身,然后用滑稽的动作推开三岛。

「再放任下去,受害者不就会继续增加吗?」

龙崎以宛如在挑衅的语气回答,同时把手伸向脸部,缓缓地摘下面具。

「这是。超法规的措施。」 (译注:意指在法规中没有规定。)

摘掉面具后,出现在三岛眼前的是张长有胡子的东方脸孔。对方以狰狞的表情勾起笑容,噘起嘴让自己的脸扭曲得神似那副丑陋的面具。

三岛用蕴合怒气的声音,对著再次迈开脚步的龙崎后背回答:

「上层并没有发下许可,同意你射杀死亡笔记本的所有者吧!」

「我射出的是麻醉弹。」

龙崎露出轻蔑的神情,重新转身面向三岛,接著把拿在手上的某种物品扔了出去。

三岛接下的是颗将药剂封入树脂中的子弹。

三岛抬起头想要回嘴,放在内袋里的智慧型手机却开始震动。

「喂?」

七濑的声音自电话另一端传来。

「已经收到鉴识课的联络了,死因是心脏麻痹。」

「心脏麻痹?」

见三岛朝著手机提出质问,龙崎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并再度强调道:

「就说不是我杀的吧,监视器的影像也是遭人窜改过的。」

听到他这么说,三岛皱起眉思考起来。

「还有其他的所有者。」

龙崎板起脸补充完,便再次迈步走开。

龙崎这个名字当然不是本名,他是L的继承人。L是个侦探,曾拥有<世界的王牌>这个别名。

由于这回和十年前的奇乐事件一样出现大量的猝死者,龙崎便接受*I C P O的请求,被派遣到死亡笔记本应对本部。除了这个假名以外,大家对他的详细资料一无所知。(译注:国际刑警组织的英文缩写,完整名称为 International Criminal Police Organization。)

毕竟真正的L已经不在了,龙崎虽被称作L的继承人,但目前还不清楚他是否拥有足以继承「世界最伟大的名侦探」之名的实力。

龙崎一赴任,便无视应对本部的准则,擅自采取了不少动作。还说不想让死亡笔记本所有者知道自己的所在地,拒绝持有GPS一类的物品。一旦他失去踪影,就连本部的人都无法掌握他的所在之处。

在一本正经的三岛眼中,龙崎的部分态度令他无法忍受。

死亡笔记本应对本部设置的地方与警视厅的其他设施有严密的区隔,出入口设置了密码锁及无法复制的电子钥匙,以合金制成的格子大门不仅足以挡下携带型的爆裂物,还能让人直接用双眼确认进出此处的人。

会如此高度警戒,是因为这个部门管理著死亡笔记本相关的情报。

死亡笔记本是个危险的存在,之所以这么说,不单单因为它是能够用于杀人的笔记本。

只要有这本笔记本,就能随时自由地杀害自己知道名字及长相的人类。也就是说,笔记本持有者可以任意选择时间、地点以及手段,抹杀世界上任何一位处于政治权力中枢的人物。

总而言之,这表示死亡笔记本有可能成为某种国家或恐怖组织的终极战略兵器。

万一这里保管著死亡笔记本的情报泄漏给外部人士,或许会遭到有不良意图的人袭击————这个应对本部就是在预想到这种可能性的情况下设计出来的。

本部设有一个开会空间,大部分的搜查官都会在这里忙碌地工作。从涩谷回来的三岛等人在此就位后,便开起共享情报的会议。

「嫌疑人的姓名为青井樱,居无定所、没有工作,年纪为二十岁。她很可能持有被称为<死神之眼>的能力。」

在三岛报告时,墙上的大型萤幕也同时显示出附有青井樱照片的个人资料。

「这项情报源自于十年前的死亡笔记本所有者,弥海砂的证言。只要有了这种眼睛,光是看到脸就能得知本人的真正姓名。」

本部长须加原把目光从自己分配到的档案移开,抬起头来询问:

「这位青井樱就是新生奇乐吗?」

在应对本部中,为了方便,成员都称呼一连串死亡笔记本事件的主谋为新生奇乐。但实际上新生奇乐并未发出犯罪声明,他们也不清楚对方是否是独自犯案。

「不……新生奇乐恐怕另有其人。新生奇乐是在模仿十年前的奇乐————也就是夜神月的犯案模式。」

三岛这么回答,看向手中自己的笔记本。

「十年前,以奇乐为名的夜神月使用死亡笔记本,进行除去大量犯罪者的肃清行动,结果让犯罪率减少七成。有一部分的人成为将他尊成神明信奉的奇乐信徒,而这些人目前也仍旧存在。」

「什么神嘛。」

须加原皱起眉放下档案。三岛继续说道:

「新生奇乐虽会处死这整个世界的犯罪者,却不会对普通人出手。青井樱的犯行违反了这项理念。」

「喂。」

龙崎仰坐在与其他人有些距离的地方,用混有呵欠的声音出声询问三岛:

「你从刚才就拿著的那本骯脏笔记本是什么?」

三岛满脸不悦地回答:

「是研究笔记。」

「因为三岛是死亡笔记本的研究宅啊。」

七濑苦笑著插嘴嘲讽。

三岛瞪向七濑。

「我才不是阿宅。」

「阿宅?」

当龙崎用轻蔑的态度高喊完,坐在他附近的松田便转过头解释:

「只要询问三岛关于死亡笔记本的事,他都可以马上回答。」

「哦~」

龙崎露出的那种不怀好意的笑容,让人看了实在烦躁不已。

由龙崎收回的死亡笔记本被送进地底的保管库。

须加原低头看著被取出的保管用箱、放到铁桌上的笔记本,皱起眉头。

「只凭一本笔记本,就能掀起路口的那场惨剧吗?真让人难以置信。」

「这不仅仅是一本笔记。它本来是死神的持有物,对我们人类来说就是杀人兵器。这一本笔记本将会成为贵重的研究材料————喂,别擅自乱碰!」

在三岛回答的期间,龙崎靠近桌子,空手捏起那本黑色封面的笔记本。紧接著,他突然朝著一个意想不到的方向抬起头。

「……你叫什么名字?」

龙崎缓缓地走近自己所看的方向,对著空无一人的场所高声询问。

过了一会儿,龙崎维持著视线所朝的方向,继续这么说道:

「贝波?」

「什么?」

听到须加原的声音,龙崎往身后递出笔记本。

「你摸摸看。」

「啊?」

靠近龙崎的须加原伸手想要碰触笔记本,龙崎却收回递出的笔记本,转过头笑著。

见须加原诧异地回望自己,龙崎重新将笔记本缓缓递了过去。须加原一脸不情愿地碰了笔记本,接著抬起头,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

「呜哇啊啊啊!」

看起来与运动无缘的中年男子发出惨叫,往后跳了约三公尺左右。

「哈哈哈哈哈哈!」

龙崎似乎早已预料到须加原的反应,看到这副样子,他愉悦地笑出声。

「一旦碰了死亡笔记本,就能辨识出依附在笔记本上的死神。」

「他在吗?」

三岛凝视龙崎望著的方向,开口询问确认。

「嗯,可别吓破胆了喔。」

龙崎朝三岛递出笔记本后,突然转过身去面对那位名叫贝波的死神所在的方向。

「贝波,要露出可爱的表情喔。」

接下来,他戏谵地将笔记本递给在场的搜查员们。

「来,来啊来啊,好了快点,过来碰一下。」

彼此面面相觑的搜查员们聚集过来,一起伸手碰了笔记本。

一开始,三岛认为没有什么变化。但当他感觉到附近有东西在动时,转过身才看到有个正弯著腰、好避免头撞到天花板的巨大身影。

其他搜查员好像也发现了,所有人都望向同一个方向,惊讶地瞪大双眼。

那是个异形。

名为贝波的死神身穿一件类似*贯头衣的服装,上头绘有未曾见过的复杂图纹,脸则瘦到皮肤像是直接贴在骨头上一样。(译注:以整块布缝制、未经剪裁而成的衣物。)

他的皮肤是金黄色的,脸上相当于鼻子的部分只开了两个洞,脸颊也没有肉,应当是牙齿的白齿就这么曝露在外,嘴巴甚至裂到耳际。他还有双如同鸟类般浑圆的双眼,看上去彷佛戴了副圆眼镜,等同于镜片的部分深处却看不见瞳孔。

「喏,你看你看,来。」

龙崎高声地笑著,手指还轮流指著搜查员。

「是十年不见的死神……」

松田呆愣地低语。

「贝波,我有事情想问你。」

贝波对龙崎的声音做出了反应。

「你想问什么?」

贝波说的确实是人类的语言,但声音听起来却乾巴巴的,实在是不像人类的嗓音。

「目前人类世界里有几本死亡笔记本?」

「……六本。」

七濑凝视著贝波,低声说道:

「……光是一本就造成那种程度的灾害了耶。」

龙崎毫不在意地继续说道:

「有可能增加吗?」

「人类世界里只能同时存在最多六本笔记本……」

浦上捉住黑元的肩膀耳语:

「龙崎那家伙居然一脸平常地跟死神说话。」

「真不愧是让ICPO也脸上无光,那位L的继承人……」

黑元这么回答,他的额头会反射光芒,并不只是因为体型微胖而发出的油光。

贝波似乎听到两人的谈话,脸转向黑元两人,无声地靠了过来。

「L……那个在十年前阻止了奇乐的男人有继承人吗?」

「嗯。」

回答这个问题的是龙崎。

「L生前曾保留了遗传基因。」

龙崎边说边跳上桌子,把脸凑近贝波。

「用那东西生出的就是我,既是天才也是世界知名的侦探,而且是你们的天敌。请多指教啰。」

贝波没有回答,只是用喉咙发出闷响的笑声。

「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龙崎进一步问道。

「说太多就不有趣了。」

贝波这么回答后,转过身背对龙崎。

「等、等一下。」

听见三岛的声音,准备离开这里的贝波停下了脚步。

「贝、贝波……假设有第七本笔记本被带进人类世界,那会怎么样?」

「第七本以后的笔记本将不会有任何效力……当然,死神自己持有的笔记本并不算在内。」

「……我以前从未听过这条规则。」

三岛拿起笔,开始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进贝波所说的话。然后他忽然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再次发问:

「死亡笔记本有几条规则?」

「这个答案连死神都不知道……」

贝波回答完,便消失在黑暗中。

「那……那种东西————」

经过一段漫长的沉默之后,本部长须加原首先开口。

「那种东西只是幻觉,怎能让人相信!」

龙崎哼笑了一声。

「面对现实吧,须加原。」

「你是怎么说话的!我可是你的上司!」

面对激昂的须加原,龙崎摆出胆怯的举止并后退几步,但脸上还是维持那副轻蔑的神情。

「我是侦探,既不是警察也不是你的部下。」

说到这里,龙崎突然用几乎像是要跳起来的动作转向三岛。

「好了,话说回来,我有问题要问问死亡笔记本阿宅。」

「就说了不要那样叫我。」

龙崎无视了三岛的抗议。

「刚才你问了贝波那项规则,有没有从中注意到什么问题?」

三岛虽还瞪著龙崎,却仍旧皱起眉把目光转向自己的笔记本。

「贝波说了,即使把第七本笔记本带到人类世界也不会有效。」

龙崎微微笑著催促三岛继续说下去。三岛忿忿地回看他,最后无视他接著说道:

「也就是说,只要确保目前人类世界里所有的死亡笔记本,并将其封印,死亡笔记本事件就不会再度发生————你想说的就是这个吧?」

龙崎刻意露出惊讶的表情。

「哦,看不出来你的脑袋居然这么灵敏。没错,这就是这场游戏的规则。虽然不晓得死神在想什么,但现在就是能终结一切的机会。」

「看不出来是什么意思啊!」

或许是忍不下去的关系,三岛厉声抗议。龙崎先飞快地后退一、两步,吐了吐舌头,像是在捉弄他。

凝视著这一幕的须加原不悦地警告:

「游戏规则?不管你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侦探还是什么,我们可没空去陪你玩什么胡闹的推理游戏。死神笔记本和死神……为了这种胡话而投入大量的预算,不晓得上层的人到底都在想什么。比起这个,你们还是快点提出青井樱的报告吧,知道了吗?」

说完这番话后,须加原快步离去。

「要提出详细的报告喔,知道了吧?」

龙崎模仿须加原的语气说完之后,也准备离开现场。

「喂,我话还没说完!」

听见三岛的声音,龙崎回过头夸张地吐出舌头,然后就蹦蹦跳跳地消失在通道的另一边。

「那家伙是怎样啊。」

七濑皱起眉目送龙崎离去。

三岛也面露不悦地望著龙崎的背影,自言自语道:

「可恶,就算他是ICPO派进来的,会叫人去相信那种货色的家伙脑袋才有问题!」

「算了啦,十年前的L也是个看不出他在想什么的家伙,但他最后却赌上性命解决了奇乐事件。我认为他既然是那位L的继承人……那应该就有信任的价值。」

松田回答时,脸上并没有出现以往那种感觉没什么干劲的神情。

「拚上自己的性命阻止奇乐,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办到的。在确定自己的性命只剩多少天时,他也没有自乱阵脚,而是到处奔走解决别的事件。老实说,我觉得他是个很厉害的家伙。」

「……这样、啊。」

这么回答后,三岛目不转睛地望著龙崎离去的方向。

3

我是奇乐。

我可以自由操纵人的死亡。

我会净化这个充满恶意及憎恶的世界,奇乐会将一切引导至和平的新世界。

我就是奇乐。

这一天,因为一种被称为<奇乐病毒>的电脑病毒发作,全世界的电脑及智慧型手机萤幕上一起显示出一位自称『奇乐』男子的影像讯息。

奇乐病毒的感染手法与某件从去年就持续发生到现在的伺服器攻击事件相近,而那一连串攻击的主谋自称为『和平主义的骇客』,主要的攻击对象为支持恐怖份子的国家。因此,世间都在臆测影像中的少年或许就是攻击事件的主谋。

只是死亡笔记本应对本部的成员都很清楚,影像讯息里的人并非『和平主义的骇客』。因为在萤幕另一边陈述讯息的,是应当在十年前就已经身亡的夜神月。

在死亡笔记本应对本部内,各个搜查员以像是要钻进画面中的专注目光,死命盯著显现在大型萤幕上的新闻影像。

『我是奇乐。

我可以自由操纵人的死亡。

我获得了那个东西。然后,为了将世界导向和平,我肃清了愚蠢的人类们。

要创造新世界,奇乐是必要的。

我就是奇乐。』

「路克……」

松田宛如呻吟般地低语道,他的眼里映照出那个位于萤幕对面、站在月身后的路克身影。

三十分钟后,集合起来开会的搜查员们一同露出愁眉不展的神情。

「松田,夜神月不是死了吗?」

最后入席的须加原用锐利的目光瞪著松田。

「是的……我在十年前亲眼目睹了他死亡的瞬间。」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坐在松田隔壁的黑元出声掩护他:

「影片本身或许有经过数位加工。」

「————不管那影像是被加工还是动过手脚,问题在于,夜神月是奇乐的情报在警察内部也只有一小部分的人知道,而那个影像的表现方式也在隐喻死亡笔记本。」

龙崎一反常态地用严肃的口吻插进这句话,七濑率先对他的发言产生反应。

「你是在怀疑我们吗?」

「因为怀疑就是我的工作啊。」

看到龙崎厉声把脸凑近,七濑反倒畏缩了起来。

「我们也并不相信你。话说回来,我们本来就不需要你来协助搜查。」

从座位上起身的三岛转向龙崎开口。

「我并不打算协助你们,只是想著如果有需要的话,就利用你们一下而已。」

龙崎抬起头来仰望高跳的三岛,夸张地伸出舌头挑衅。

「好了,请大家听我说。」

松田像是要介入互瞪的三岛及龙崎之间一般,站起来说道:

「只有我能在画面中看见路克,你们认为这代表什么?」

龙崎瞥了眼松田。

「你在十年前曾碰过死神路克的死亡笔记本,而你能在影片中看到那家伙的身影,那表示传那部影像来的人————新生奇乐就是路克的死亡笔记本所有者。当然他也有可能就是真正的夜神月。」

听到这句话,浦上高声说道:

「已经死去的人怎么可能死而复生呢?」

「要说不可能,那死神笔记本的死神不就更不可能存在了?」

见龙崎这么说,松田露出略显喜悦的表情开口:

「那么,也就是说月还活著啰?」

龙崎笑出声来。

「哈哈,别高兴成那样,你这笨蛋。」

松田尴尬地往下看。

十年前亲手用枪击中月的事,至今仍是松田心中的一根刺。他认为当时这么做才是正确的,也从未后悔过。

只是,松田到现在依旧很喜欢月。那个彬彬有礼、头脑聪慧的青年引发那样的事件,真是出自他的本意吗?

光看奇乐事件那段期间及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就可清楚看出死亡笔记本的魔力足以使人类疯狂。若是如此,那月会不会也是被那本笔记本可怕的力量给迷惑了呢?

毕竟他是那个夜神总一郎的儿子。

在这十年里,松田一直想著要是月还活著就好。如果月还在,自己就能与他促膝长谈,问出他真正的想法了。

在听到月也许还活著的那一瞬间,自己的想法应该直接表现在脸上了吧。

可是,月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只有这点是无可抹灭的事实。

龙崎在附近不断踱步,环顾在场的所有人开口说道:

「奇乐病毒真正的用途,是从感染的终端窃取个人情报。」

「是吗?我没收到这方面的报告,你是什么时候分析出来的?」

须加原讶异地询问。

「连这种程度的问题也无法解析的技术班,乾脆就解散吧。」

龙崎露出坏心的表情笑道:

「想想这种病毒感染了多少手机跟电脑,就知道对方收集的情报量有多么庞大了。当然,各国的掌权者及情报员的家族必定也包含在内!」

龙崎站起身张开双手,最后用几乎像是在吼叫的语气这么说著。

黑元没有针对任何人,独自低语道:

「也就是说,他们手里是有人质的啰。」

龙崎点了点头,露出仿佛很享受这种状况的表情。

「全世界的搜查机关都无法有所动作了。」

须加原面带不安地环视所有成员。

「这个应对本部没问题吗?」

三岛回答:

「我们这个特别团队是由没有家人的成员所构成,过去的经历也未曾留有记录。而且我们所有人都使用假名,只要对方不晓得我们的本名,就无法用死亡笔记本杀死我们。」

「啊……我是直接用本名耶。」

本来还边点头边听的松田倏地抬起头。

须加原也僵著一张脸。

「我也……没有特别隐藏本名……」

「你们的情报也有可能被窃取了。」

龙崎原本还在须加原身后不怀好意地笑著,这时突然冲过来窥看他的表情。

须加原瞬间哑口无言,接著瞪大眼睛站了起来。

「得让人去检测警视厅所有的伺服器。」

留下这一句话后,须加原带著常常跟在他身边的部下往出口走去。

龙崎在空出的座位上坐下,好似那里打从一开始就是自己的位置,然后面露微笑望向众人。

「三岛,把十年前身为夜神月共犯的弥海砂资料调出来。」

「就叫你不要命令我了。」

尽管嘴上暴躁地这么回应,三岛还是伸手敲起终端的键盘。

「十年前,使用弥海砂的死亡笔记本执行的杀人事件,按照现行法规无法立案。她放弃死亡笔记本的所有权,失去了全部的相关记忆。」

「所以她现在才能悠闲地当女演员啊。你们觉得这样好吗?」

龙崎用无法置信的神情环顾所有人。三岛忿忿地回答:

「法律就是这样。」

「她的感情关系如何?」

回答龙崎这个问题的人换成七濑。

「在这十年间,没发现她有和任何人交往的迹象。」

松田低喃道:

「因为她很爱月啊。」

「只是被人利用了吧。」

龙崎一边回答松田,一边翻阅手上的资料。

「当时负责弥海砂的检察官————魅上在一年前就失踪了啊。是你调查的吗?」

三岛朝仰望自己的龙崎点点头。

「嗯,自从在甲罗山脚下发现他的车后,人就毫无音讯。」

三岛调出魅上检察宫的档案,将其显示在萤幕上。

龙崎少见地中断讨论,陷入沉思。

「……弥海砂目前的情况是?」

三岛回答他:

「还被警察监视著,眼下没有任何动作。」

弥海砂现在身处广告照片的拍摄现场。

在这十年里,海砂获得了无可动摇的人气,在演艺圈筑起稳固的地位。由于这次拍摄的主题是大厂所制的重点商品,摄影棚内除了工作人员外,还有许多广告代理商和赞助商的负责人在场。

黑元透过萤幕凝视笑著接过花束的弥海砂,忍住快要脱口而出的呵欠。

「在这四天里都没有奇怪的行动啊。」

海砂在经纪人的目送下,从摄影棚走到休息室。

「工作结束了吗?可惜休息室里没有监视器。」

听到在隔壁瞄著萤幕的浦上半开玩笑地这么说,黑元露出苦笑回答:

「要是真的这么做的话,一旦曝光就完了,那可是会酿成大问题的。」

「虽然龙崎交代要彻底监视……」

在这十年间,搜查班逐一确认过弥海砂的动向。特别是他们怀疑起新生奇乐的存在之后,就总是监视著她的去向,却没有真的设置窃听器及隐藏式摄影机。

「可是把那家伙说的事情照单全收也没用啊。」

「也对,反正我们也事先确认过休息室了。」

但是,当搜查官们在监视室里悠闲地交谈时,事情也正在暗中进行。

海砂一进入休息室,就把花束扔到桌面,瘫坐在单人沙发上。

这次的拍照很累人。不对,工作本身其实并不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