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2章 自相残杀的所有者们

第一卷 第2章 自相残杀的所有者们

1

深夜,大街上闪过一道机车奔驰的黑影。

那是龙崎。

为了隐藏自己的身分,他戴著附有黑色挡风镜的全罩式安全帽、身穿漆黑的紧身皮衣,骑过复杂的通路,进入暂居之处所在的住宅街。

那间住宅是以别人的名义租的,以独居的标准来说简直宽敞过头了。

龙崎经过大门、停下机车,走上连接入口的楼梯打开家门。

从龙崎对搜查员们的态度来看,或许会有人认为他的生活也同样乱七八糟,但事实却与此相反。室内除了摆放的家具及装饰品以外什么都没有,地板也找不出半点垃圾。龙崎只是暂居于此,家中会这样好像也没什么奇怪的,但这里也诡异地给人一种好像维护得太频繁的感觉。

龙崎一进入客厅,就想伸手按下电灯的开关。

只是他伸出的手指却在半途停下,因为开关上贴著一张像是从某处撕下来的扭曲纸片。

龙崎瞬间眯起眼,缓缓用手指按住那张纸片。

「欢迎回来。」

当室内转为明亮的同时,一道沉著的女声响起。

在几乎可以碰触到高耸天花板的地方,可以看见声音主人的脸,而那显然不是人类会有的容貌。对方还有著既白皙又纤瘦的流线型身体,胸口一带长出类似 昆虫亦或是甲壳类的节肢。在那些节肢当中,最大的两只似乎就等同于双手。这两只代替手的节肢顶端还长有手掌,这里是对方浑身上下唯一的黑色。只是按节肢的 粗度来说,手掌的指头显得又大又长。

她是个死神。

「我回来了。」

开口回应的龙崎将抱在手里的纸袋放到附近的桌上,袋口隐约可以瞧见里头装的是淡绿色的葡萄————也就是麝香葡萄。

「哎呀,你还真是机灵。」

龙崎没有回应对方,只是直接往客厅深处的藏酒间走去。等他回来时,手里已经多了本漆黑的笔记本。

「尔玛,把所有权转回我身上。」

龙崎把死亡笔记本放在桌上,出声向对方说道。

尔玛用手拿起麝香葡萄串,回答:

「你要出门时又会放弃所有权吧,这样不是很麻烦吗?」

龙崎是死神尔玛的死亡笔记本所有者,他每次出门就会放弃所有权,确保自己是笔记本所有者之事不会被其他拥有者知晓。

贴在电灯开关上的就是那本死亡笔记本的纸张碎片。他把笔记本的纸页碎片贴在自己每次回家时必定会碰到的地方,等到能再次和尔玛对话,待在家中的期间就把所有权归回自己身上。

龙崎从药盒中取出胶囊,混著水吞入嘴里,答道:

「继续掌握住所有权,就能找到拥有死神之眼的敌人了……」

吞下药的龙崎,神情因为苦痛而扭曲了起来。

贵世河春奈正和朋友们在优雅的餐厅中享受美食。

「虽然在电视上不能说这种话啦,但这世界绝对需要像奇乐这种会肃清犯罪者的人。因为今后的贫富差距会愈来愈大,为了防止穷人因嫉妒所引发的犯罪,奇乐绝对是必要的存在?」

她是个有在上电视的评论家,有名到一周会出席数次夜晚的新闻节目。

朋友们为难地附和春奈的话。

就在这时,春奈一直保持自信笑容的神情倏地僵住,接著她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往空无一人的方向无意识地开口说道:

「奇乐,我不会把笔记本交给你的。」

她就这么仰倒在地。当震惊的友人们想要扶起她时,贵世河春奈已经没有心跳了。

收到或许是死亡笔记本引起的杀人事件消息,应对本部的搜查员们跟著接到了紧急召集的命令。龙崎一如往常地忽然现身,一脸若有所思地不断踱步。

「从一同用餐的友人证言来看,贵世河春奈是突然留下像是在挑衅奇乐的话,然后才死亡的。」

浦上目光紧盯著资料,念出报告。黑元接下去说:

「就像是被操纵了一样。」

「贵世河春奈是个评论家,在十年前也发表过肯定奇乐的言论。」

三岛刻意无视不停徘徊的龙崎,站起来转向显示出被害者资料的萤幕。

「我认为……杀了她的恐怕是死亡笔记本的所有者,同时也是新生奇乐的敌人。」

身为最高法院的法官,御厨贤一从以前就对扰乱世间的奇乐及其信徒们抱持著激烈的怒气。

担任法官的人士,必须是体现正义的存在。御厨从年轻的时候开始,就怀抱强烈的信念一路坚持过来。

可是,奇乐最后在没有偿还罪孽的情况下行踪不明————就连最高法院的法官,也无从得知死亡笔记本事件的真相————而奇乐的信徒趁著世态弥漫著不安的机会,势力变得更加庞大。

邪恶的罪人还有与他们抱有相同意志的奇乐信徒们,怎么可以不受到任何惩罚呢?

死亡笔记本就是在这时出现在他眼前的。

他毫不犹豫地就决定使用这份恐怖的力量。在御厨眼中,这种感觉大概就类似以毒攻毒吧。

御厨憎恨著奇乐。从御厨的行为来看,这种感情可能就像同类相斥,但他当然对此没有自觉。

总之,得到死亡笔记本的御厨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处决信奉奇乐的人类。

一开始,他选的目标是信奉奇乐的名人,因为这些人并未隐藏自己的姓名和长相。

其中一人就是贵世河春奈。

「该死的贵世河!就是因为那女人宣传肤浅的奇乐拥护论,才让许多人对那种凶恶的罪犯有了共鸣!在奇乐信徒当中,那女人也是最恶劣的人!」

「对啊,而且她还挑过好几次你判决的毛病吧?」

站在御厨身旁的是自称为伊夫的死神,他把自己超越两公尺高的身体弯成<型,轻声低语。

伊夫从御厨得到死亡笔记本后就一直待在他身边,像这样不停地与他对话。他的外貌宛如穿上破烂服装的扭曲骷髅,乍看之下非常滑稽,但若凝神细看,他许多部分都透露出疯狂的感觉。

听到伊夫所说的话,御厨用显然已经不正常的目光瞪著前方,双手握起拳头狠狠砸向办公桌。

「没错!那个低能的人!靠著媒体的力量,就随便乱说!」

不管她的坚持与主张为何,贵世河春奈仍是个颇为知名的评论家。要是以前的御厨,应该能够预料到媒体及社会在这种人猝死之后的动向。

若能料准后果,他就绝对不会使用笔记本让她在死亡的前一刻发表对奇乐的挑战。

但御厨行动了。

当然,不会有人只凭这一点就发现他是杀害贵世河春奈的犯人,除了某位在网路另一侧张开陷阱等待的人物。

总之,笔记本带来的成果令御厨欣喜若狂。

将社会上知名的奇乐信徒几乎杀尽之后,御厨常常会登上网路寻找奇乐的信徒名单。而他找到的,就是会附上照片告发对方为奇乐信徒的匿名留言板。

御厨在自己的办公室内确认留言板的新留言,并将死亡笔记本摊开在桌上,接著拿起笔。

「愚昧的奇乐信徒……接受制裁吧。」

低声说完后,御厨开始写起自己看到的名字。

在御厨刚写完当天的第一个名字时,办公室内响起门被打开的声音,他赶紧把死亡笔记本藏进文件夹下。

进入房内的人影身穿宅配人员的制服。

为了不让对方看出自己的动摇,御厨没有抬起目光,而是直接说道:

「包裹的话,麻烦交给我的职员。」

但宅配人员丝毫不顾他的交代,就这么走到办公桌前说:

「这里有封御厨先生的信~」

宅配人员用如同歌唱般的语气一边说,一边递出信封。御厨不悦地瞥了眼对方,才收下信封。一看到收件人姓名,御厨的表情便顿时僵住。

上头印著『死亡笔记本所有者 御厨贤一先生』等字样。

御厨慌忙打开信封,取出一枚似乎是从笔记本上撕下的纸。

『御厨贤一 自杀

下午十二点三十分

在与宅配人员交谈过后,

将笔记本交给对方。

之后接过短刀,

直接前往警视厅————』

看到这里,御厨呆滞地仰望眼前的人,拿著纸的手正微微颤抖。

「我是奇乐的使者,前来接收您的笔记本。」

这个打扮成宅配人员站在御厨面前的人,就是紫苑。

「……别开玩笑了!」

声音都在发抖的御厨撕碎手中的纸。

「不管是撕破还是烧掉,已经写在死亡笔记本上的事都不会中止的。你会按照那封信上所写的方式行动,最后死去。」

心慌意乱的御厨把撕碎的纸扔向紫苑的脸。紫苑维持著笑脸,从容地伫立在原处。

这时传来了敲门声。

御厨满脸愤怒地看著紫苑,然后压下怒气,佯装平静地把目光转向门屝。

「打扰了。御厨法官,富田律师来了。」

「是吗?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女性职员行过礼后便即刻离开,御厨目送完她的背影,才重新望向紫苑。紧接著,他就像是突然失去力气一样,重重地坐在椅子上。

紫苑沉默地低头看著面前的御厨将文件夹推到旁边,拿著下方的死亡笔记本再次站起身。

「那我就收下了。」

「谢谢。」

接过笔记本的紫苑从腰间的口袋取出折叠刀。

「做为交换,请收下这个。」

御厨用宛如失去情感的表情收下刀子。

「谢谢。」

在浅笑著的紫苑目送下,御厨离开了办公室。

「喂。」

紫苑发觉一个如同骸骨变形而来的死神正站在眼前,低头看著自己。

「什么事?」

「你是怎么发现的?别看那个男的这样,他其实还挺慎重的。」

「我不但调查了死亡笔记本杀人事件的被害者,也调查了他们之间的关联性,好知道他们是招来了什么人的憎恨,还有看不惯他们作为的人是谁。杀了贵世河春奈是他所犯的致命错误,当时虽然还有几个候补,不过这个事件令我得以一口气锁定目标。」

伊夫俯瞰紫苑,佩服地说道:

「你头脑真好。」

「嗯,对啊,所以我是不会被你的花言巧语给蒙骗的。」

「干嘛突然这么说?」

「御厨贤一是个彷佛将沉著冷静这个特质具现化出来的人,想不到实际一看却是那个样子,不难想像出是谁干的好事。」

伊夫若无其事地说:

「只要被死亡笔记本的魔力迷惑,任何人都会变成那样的。」

「是吗?算了,死神也有各种不同的类型嘛。」

紫苑笑了一下,并将手上的死亡笔记本举到眼前对伊夫挥了挥。

没过多久,御厨贤一就现身在警视厅的大厅。

御厨笔直地走向柜台,把取出的折叠刀放在柜台上,说道:

「我是最高法院的御厨法官,把L的继承人叫出来。」

当收到报告的死亡笔记本应对班冲到大厅时,御厨已经爬到正面楼梯的最高处,被围观的人们所包围。他的手里握著那把折叠刀,就算周围都是警察,也毫无改变行动的迹象。

「扔下武器!」

三岛上前叫道。

御厨是死亡笔记本所有者的可能性很高,就连龙崎都这么断定。其实应该要先让职员及警官前去避难才对,但眼下没有那个工夫了。

由于事态突然有变,没有准备面罩的一行人无可奈何地一齐用手遮住脸,并将枪口对准御厨。

可是,明明身旁的情况如此紧急,御厨仍露出宛如失去感情般的表情,以彷佛在朗诵剧本的平板语气说出这句话:

「告诉L的继承人————奇乐已经处死三名所有者,接下来还要在此处死第四人。」

御厨边说边将握在右手的刀对著三岛等人慢慢举起,现场空气中的压迫感一口气变得更加紧张。

「奇乐是神,人类是无法胜过神的。」

御厨用双手握好折叠刀,接著把刀刃朝向自己,慢慢地想将刀刺进喉头。一双手不停颤抖,看起来就像是在拚死抵抗自己要做的事。

「!」

但那也只维持了一瞬间,御厨下一秒就将刀深深刺进喉咙,深到几乎看不见刀刃。接著他口吐鲜血,当场倒地不起。

「……」

独自留在本部的龙崎戴上那副丑陋面具,透过萤幕看到了所有事情的经过。他坐在椅子上,邋遢地伸长双腿,把握在右手的手枪枪口抵在太阳穴上,扣下扳机。

喀嚓。

枪口并未发射出半颗子弹,似乎完全没有填弹。

房内再次响起扣下扳机的声音,响了好几次、好几次。

这些重覆响起的冰冷声响,彷佛在体现龙崎的焦虑。

2

「你还挺敢的嘛,紫苑。」

在能够俯瞰都内的其中一间高层公寓里,路克正一面啃著苹果,一面望著眼前的桌子。

桌上放著好几十个像是几何学图形的复杂摺纸,三册死亡笔记本宛如被摺纸作品围绕似地并排在其中。

紫苑正要换下身上的宅配制服。

「还好啦。话说回来,战局开始热闹起来了。」

举高双手、撩起制服的紫苑环顾房内,圆脸的席多、伊夫和一个比身材其他两位大上一圈的不知名死神都各自按自己喜好的方式在放松。

「喂,有没有巧克力啊?」

席多对著紫苑歪起头。

「你可以去冰箱找找看。」

紫苑笑著把手从脱到一半的制服袖子抽出。

「那伤是怎么回事?」

看到紫苑右肩后方处两道并排的旧伤,路克疑惑地问道。

「哦。」

紫苑扭过头看著那两道伤,回答:

「有个发狂的男人杀了我们全家,只有我奇迹似地存活了下来。」

「而那个男的在十年前被奇乐杀掉了吗……」

「没错……在犯人活著的时候,我一直过著恐惧的生活。多亏了奇乐,我才能摆脱这个诅咒。」

换好衣服的紫苑张开双手,笑著说道:

「奇乐就是神。」

花了约一个小时处理好御厨的遗体并办好交接后,三岛等人才回到本部。

龙崎随即靠了过来,彷佛正等著他们回来。

「我已经找到除了青井和御厨外,被新生奇乐处死的其他所有者了。」

龙崎操作终端,将两位外国人的资料显示在萤幕上给众人观看。

「他是俄罗斯籍的医师,阿列克谢·伊万诺夫。他的患者死因大多集中于心脏麻痹的可疑猝死。」

萤幕上大大地映照出一位身穿白衣、感觉一本正经的男子照片。

当阿列克谢的周遭正接二连三地发生原因不明的死亡事件时,从俄罗斯到欧洲也有许多自愿自杀者离奇死亡。

如果光是这样,龙崎或许还不会觉得这两起事件似乎有所关联,但这两个事件是有共同点的。

那就是,离奇死亡的原因几乎都是心脏麻痹,而且都找不出理由。大多数死者已经过确认,并未罹患和心脏有关的疾病。

一方面,这一切不自然的地方多到实在难以说是偶然。特别是死亡的自愿自杀者大多都有在特定网站上传过名字及照片,死亡顺序也几乎跟那份名单相同。而决定性的证据在于————阿列克谢的电脑中留有数度阅览那个网站的记录。

「在事件曝光前不久————正好是半年前————他突然注射大量的药物自杀了。既没有留下遗书,动机也不明。」

下一个显示在萤幕上的,是位外表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年轻的外国男性。

罗杰·艾文出生于爱荷华州,自称已经修毕史丹佛大学的硕士课程,最高学历却只有二流大学肄业。

一开始他只是位个体投资家,由于几次交易失败,因而背负著庞大的债务,然后就在破产之前————话虽如此,其实他早就处于破产状态了。

某个电力相关企业的CEO猝死引发一连串骚动,市场也跟著有了剧烈的变化。而他就像是预测到这一点,自这件事之后一口气发达起来,瞬间成名。当时,那间公司发表了一项重大消息,主要是关于最近替代石油的能源。

那份声明的内容早有一部分被泄漏出来,暗示只要计画实现,就可将所需石油的量减半。实际上,加上原油价格下滑的影响,纽约的股票市场里和石油相关的股票价格就是从这时开始大幅下滑。

只有一个人不断奔走购买这些每个人都急著脱手的股票,那个人就是艾文。

紧接著,艾文在一夜之间获得了数亿美元的利润。由于那位CEO突然死亡,发表遭到取消,而且大家也得知最重要的研究内容没有传闻中那么厉害。

但事实并不是如此。

代替石油的燃料的确存在,可是参与这项研究的研究者们————尤其是和计画中心有关的人————几乎在CEO死亡的同时,就全体染上致命的感染症而亡故。结果就是世上没了半个理解整项研究的人,这项划时代的计画也化为乌有。

光是这个情况就已经十分诡异,更何况艾文插手的交易总是会与人的死亡画上等号。

某家食品公司的划时代新产品发售无限期地延期,而收购对手公司股票的艾文获得了以数千万为单位的利益。

之后大家才知道,要生产这项产品需要某个必要的技术,而拥有这种技术的公司经营者匆然死亡,造成他们改变方向,先与食品公司中止契约,又和对手公司签约。

还有一次,艾文趁著关于某个亚洲国家的电子产品生产据点传闻甚嚣尘上之际收购股票,结果电子公司的计画因为某位身为推手的职员之死而中止,让他累积了数十亿美元的资产。

光看结果的话,艾文的能力确实非常优秀,但他的成功都建立在某一点————也就是时机过于凑巧的死亡上。有关当局当然也曾调查过艾文及他周遭的人,却反倒证明他的清白。

「结果,艾文被取了个别名,叫做『华尔街的恶魔』。但是他也在帐目利润达到最高点时,从自己公司大厦的顶楼跳楼自杀了。」

龙崎离开终端,在附近边踱步边继续说道:

「两人的个人情报都是因为被骇才泄漏的。双方的遗物里并未发现看起来像是死亡笔记本的可疑物品,要是新生奇乐有到两人那里回收两本死亡笔记本,那死神带进人类世界的六本笔记本里,很可能已经有四本掌握在对方手里了。」

「真的假的啊。」

浦上发出呻吟声。

「但我们却只确保了一本。」

黑元说道。

龙崎面露微笑,探出上半身说:

「接下来就进入死亡笔记本争夺战了。」

这时,其中一位搜查员西村一脸慌张地冲了过来喊道:

「奇乐又透过媒体发表讯息了!」

萤幕的内容切换成电视画面,播映出新闻的影像。

『————世间都在谈论彼此之间的关联。今日,本节目收到自称奇乐的人物所寄送的声明文,该文是以隐藏寄件者的电子邮件所寄送的。那么,我们先直接播出声明文的内容。』

在主播说完的同时,萤幕上便出现了以装饰花体写成的KIRA字样,字体大到几乎塞满整个画面。就在同一时间,一道男性的嗓音冷冰冰地开始说道:

『告诉L的继承人————你是赢不了奇乐的,最好立刻发誓停止妨碍新世界秩序的举动。十二月十七日,请你参加樱花电视台的新闻节目每日电视,公开你的长相及姓名,回应我的要求,要不然我会让世界化为一片血海。』

「这是……月的声音?」

松田小声问道。

龙崎像平常一样露出那副令人烦躁的浅笑,微微地做了个仰望天空的姿势,只是现场没有人注意他的举动。

时间来到电视讯息所指定的日期,也就是十二月十七日的早晨。

尔玛用冷漠的声音对穿上外套准备出门的龙崎说:

「怎么办?游戏要结束了,难得我开始觉得人类世界很有趣的说。」

龙崎转过头,露出些许的苦笑询问自己的死神:

「为什么你会那么享受啊?」

「因为麝香葡萄很好吃,而且还有可以聊天的对象啊。」

尔玛答完,便用优雅的动作将一颗手中的葡萄送到嘴里。

龙崎用锐利的目光转头看著尔玛询问:

「你没有死神朋友吗?」

「没有,就跟你一样。」

尔玛又摘下一颗麝香葡萄,把脸转向龙崎。

「别把我跟你混为一谈。」

龙崎绷著脸回答完后,便打算离开。看著他的后背,尔玛出声问道:

「你真的要上电视吗?」

龙崎停下脚步,从尔玛手中抢过麝香葡萄,放到自己口中。然后他默默地抬头看了眼死神的脸,接著真的离开了房间。

『紧急快报,担任搜查指挥官的世界级侦探L发出了讯息,回应前几天奇乐的声明。』

应对本部的成员们专注地凝望电视画面。

「你觉得龙崎真的会上电视吗?」

七濑在三岛身旁小声地耳语。

「去了就会死,那种家伙才不会乖乖照做呢。」

「可是不去的话,世界就会变成一片血海……」

浦上不安地呢喃,黑元也忍不住看著松田。

「如果L还活著的话,他会怎么做……?」

在这些人当中唯一认识L的松田,当然也不可能知道这种事。

「我又不是L。」

这么回答完,转回去面对萤幕的松田不由得探出上半身说:

「是L……」

出现在画面中的就是那个L,不过影像几乎没有动作,只是让嘴巴配合发言小幅度动作而已,显然是用照片加工做成的。

『大家好,我是L。月,好久不见,我按照约定过来上电视了。你那个和平新世界的目标很棒,但是你弄错方法了。』

「呜哇,这合成合得好烂,是在小看我吧。」

紫苑在位于高楼公寓的房间看著电脑萤幕,愉悦地笑了起来。

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身为L继承者的人是绝不可能曝露自己的长相及名字的,但他对于对方会怎么回应那封讯息很感兴趣。

『你只是用生命当作盾牌操纵他人而已,你并不是神。』

七濑不由得喷笑出声。

「这就是那个L吗?」

L用平板的声音继续述说讯息:

『我不喜欢电视,所以接下来我们就直接谈谈吧。』

原本望向七濑的松田吃了一惊。

「哦,龙崎。」

不知何时到来的龙崎就在三岛等人的旁边仰头注视影像,他对吓了一跳的松田露出轻佻的笑容,接著后退一步,像是在表示自己也被吓到了。

「喂,你弄出这个到底有什么打算?」

三岛皱起眉头指著萤幕画面。

「世界上哪有会自己跑出去送死的笨蛋啊。反正那是死人的脸,不会有问题的。」

讯息还在继续。

『请你登入这个网站,你的死神名字就是密码。』

紫苑看著出现在L影像前的网址,把玩手中的摺纸。

「事情愈变愈有趣了……」

前往技术部的浦上气喘吁吁地回来。

「追踪用的伺服器已经准备好了。」

「只要知道对方必定会访问这个网站,就能设下陷阱找出他的IP位置,如此也能判断出对方的所在。」

黑元一脸得意地看著萤幕。

「最好不要。」

否定这个方法的是龙崎。他站在显示出自己设置聊天网站的萤幕前,用清醒的表情转过头看向搜查员们。

「对方可是能够随意玩弄世界上任何谍报组织的网路恐怖份子,就凭你们那肤浅的知识,怎么可能奈何得了人家。」

「不然要怎么办!放著不管,被害者是会不断增加的。」

龙崎看著愤怒的三岛,嗤笑出声:

「根据以往的经验,我很清楚面对这种对手要用什么办法,和不能用什么办法。不想死的话就安静地看著,然后服从我的命令。」

「只有这一点我敬谢不敏。」

面对一脸僵硬地回答的三岛,龙崎露出戏谵的表情耸了耸肩回答:

「那就随你喜欢吧,我只要在这里等著那家伙就好。」

紫苑一点进映在画面上的网址,萤幕中心便出现跟刚才几乎相同的L照片。

「哦,是L。」

站在后方的路克用觉得有趣的口吻说道。

「在这个世界上,知道L长相的人非常稀少。就算我去阅览机密情报,也从未发现过任何蛛丝马迹。嗯,虽然只是CG,但既然对方持有图像素材,表示他很有可能就是L的继承人。」

路克把脸凑近,询问:

「你要怎么做?」

紫苑完成手中的摺纸后,朝著笔记型电脑的萤幕采出身体。

「我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过了不久,有人登入了龙崎设置的网站。

画面开始显示出登入中的讯息,龙崎盯著这些字,简洁地低声说了句:

「来了。」

「七濑,追踪IP。」

「知道了!」

三岛转过头吩咐,七濑应声冲了出去。

随著画面上出现登入结束的讯息,自称Kira的访问者也接著现身。

Kira:我是奇乐。

L:看来你很想跟我聊聊啊。

龙崎灵巧地只用食指打字。

Kira:别太得意。奇乐是神,人类赢不了的。

L:你不是神,只是借了死神的力量而已吧?

当龙崎打到这里时,西村出声提醒他:

「请尽可能拖延对话。」

龙崎露出微笑,并打出这么一行字:

L:接下来要不要用语音对话?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就在大家以为他不会再回应时,回覆了龙崎的讯息。

Kira:好吧。

龙崎敲打键盘,切换成语音模式。然后他戴上耳机,按下麦克风的通话键,并出声测试。

「啊,啊————听得到吗?」

龙崎仍维持著平常那种戏虐的态度,一道混进杂讯的扭曲声音回答:

『听得到。』

「是本人吗?」

使用别副耳机确认对方声音的黑元皱起眉,摇摇头回答询问的松田。

「杂音很严重,无法判定。」

「也有可能是经过合成的声音。」

三岛瞪著画面说道。

浦上开口提议:

「既然这样,就来分析声纹吧————」

「有了!」

正在隔壁瞧著其他终端的七濑高声喊道:

「确定位置了,就在二十三区内!」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浦上拍手站起身。

「好,紧急在周边部署,我们也出动。」

搜查员随著三岛的声音一同冲了出去。

「请求各相关部门支援!封锁嫌疑人所在地的干道及————」

原本面对萤幕的龙崎转过来想要叫住他们。

「喂,就叫你们住手了……唉。」

搜查员们的背影就这么消失在出入口处铁栅栏的另一侧,目送他们离开的龙崎苦笑著摇了摇头。

『出了什么事吗?』

「没有没有,是我这边的问题。唉,笨蛋没死过一次是治不好的。」

『关于这一点,我和你抱持著相同的意见。世界上不死不行的笨蛋实在太多了。』

「呃,该怎么说呢,你跟我对于笨蛋的定义应该有很大的不同。」

对方陷入短暂的沉默,龙崎在这期间感受到他焦躁的情绪。

『进入正题吧。』

奇乐没有回应龙崎的指谪,唐突地改变话题。

『你明白我的要求吧?』

「嗯————是指笔记本吗?」

『没错,就是你那一本笔记。』

「如果我不交出笔记本,你想怎么样?」

『首先,东京会到处出现尸体,每一条路上都会有。』

龙崎轻蔑地哼笑了一声。

「就算交出去,结果也一样吧?所以我不会给你的。」

『只要交出笔记本,那就什么都不会发生。在这人世间的六本死亡笔记本,会经由我的管理将世界导向和平。』

有人越过龙崎的肩膀递出一张便条纸,写著『搜查员已潜入建筑物内』。看到这句话,龙崎不悦地皱起眉头。

搜查员锁定的是港区高楼公寓的其中一间房。

为了以防万一,他们之前就模拟过好几次眼前的情况,而那些计画终于在此时派上用场。公寓半径一百公尺里包含小巷在内的所有道路都配置了搜查官,负责引导民众避难。

抵达公寓入口的应对班成员们,穿过帮忙警戒周遭的警官之间,踏入其中。

他们用面罩遮住脸的下半部、握好手枪,搭上电梯前往目标的楼层。因为紧张,途中没有任何人出声。

只有一个人除外,他就是松田。

「要是新生奇乐真的是月……那我得阻止他。」

等众人来到嫌疑人的房前,松田上前用备用钥匙打开了门锁。他对同伴发出门锁已经打开的暗号后,其他躲起来的人便一起慢慢地走上前。

「那我该怎么做?」

自称奇乐的声音回答起龙崎的问题。

『你自己带著死亡笔记本前来,不能带同伴。』

「如果我没守约的话呢?」

『那就有很多人会死,包括身为L继承人的你在内。』

龙崎笑出声来说:

「真可怕。」

『奇乐是神,人类赢不了的。我会让你明白这一点。』

笑容从龙崎脸上消失,他露出至今从未有人见过的恐怖表情对著麦克风说:

「喂……你想做什么?」

『我已经收到你的讯息,之后也只会和你进行交涉,所以不需要其他人了。』

房内空无一人。宽广的客厅中,窗帘是半掩的,长桌上排著许多摺成几何学形状的摺纸。

最先踏入室内的松田望著那张桌子,像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真亏你们能找到这里。」

听到这道冷不防响起的嗓音,松田有了反应。

「月!?」

声音传来的方向有一道门。

松田把手放上门把,警戒且安静地推开门。

那是个小房间,中央有张玻璃小圆桌,桌上放著几张摺纸,一支智慧型手机还有一张大概与横线笔记本一样大的纸。

松田战战兢兢地走过去,读起写在那张纸上的文字。

上头是这么写的:

『松田桃太

下午四点整

受到奇乐的声音吸引,独自进入房中

使用自己的手枪

笑著自尽』

察觉到松田行动的三岛等人,自房间的入口处现身。

他们看到松田在桌前低头的身影。

「……松田先生。」

三岛出声叫他。松田拉下脑后的拉炼,取下脸上的面罩,缓缓地转头望向三岛一行人。然后,他露出灿烂至极的笑容,用枪口抵住自己的太阳穴。

「!」

随著短促的枪声响起,松田喷出血花的身体,就在发出叫声冲过来的三岛面前瘫倒在地。

3

「我没告诉松田先生自己真正的名字……」

七濑低头看著眼前松田的遗物。

「我不会原谅奇乐的,我的哥哥也————」

「别说了。」

三岛用尖锐的语气打断七濑的话。

「我们不能告知彼此自己的姓名及来历,这是规矩。」

「我知道……」

七濑回答后,垂下了头。

「搜查死亡笔记本时,隐藏真名可以发挥一定的抑制作用。」

黑元一脸僵硬地这么说道,他身旁的浦上也跟著点头。

「这也没办法……」

龙崎露出浅笑,与其他人隔了点距离观望他们的样子。

三岛如今才明白,对方根本不会这么简单就被掌握弱点。试图和他们直接接触,也是要引搜查员落网的陷阱吧。仔细想想,对方会对毫无防备的松田下手,也是理所当然的。

至今连存在痕迹都没泄漏的新生奇乐,突然现身在眼前,这让所有人都失去了冷静的判断力。

若是那个时候,他们停下脚步,拨出时间仔细听听龙崎警告的话

但龙崎没有做出任何指责,只是默默地迎接他们。

七濑再次开口:

「如果能封印死亡笔记本……我想用真正的名字来称呼大家。」

「一定要封印死亡笔记本。」

三岛用颤抖的声音边说边点头。而就在这时————

一阵森严的气氛从出入口传来,所有人转头望去,看到须加原带著十名以上的搜查员朝著这里走来。

在三岛等人的目光中,须加原在他们面前停下脚步,环视他们宣布:

「你们造成了最糟的情况。今后死亡笔记本的搜查,就由我指挥的搜查一课中心来进行,死亡笔记本应对本部同时在此解散。」

「那怎么可以!」

须加原笔直地看著三岛。

「把事情交给你们的结果,就是糟到难以收拾的局面。」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