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3章 生死交错的夜晚

第一卷 第3章 生死交错的夜晚

1

东大川门站位于一条规模较大的商业街中央,有许多地铁路线在此交会,再加上周边一带的人潮,自然有不少往来的行人。

龙崎戴上太阳眼镜,在颈部围上围巾遮住下半张脸,以这样的打扮来到位于地下的中央大厅。

『我们各自把死亡笔记本的纸片放到指定的场所,之后互相确认。你的纸片就放到东大川门站西边出口的七号投币式置物柜,钥匙放进置物柜旁的纸袋里。』

龙崎按照对方指示,留下放进钥匙的纸袋后,用像是在跟人闲聊的感觉打电话给新生奇乐。

「我已经按你说的,把东西放进置物柜啰。」

『我的贴在站前广场中间的长椅下方。』

龙崎把电话从耳边拿开,再次由中央大厅走到上方。这时,耳机传来三岛的呼叫。

『他们也正在监视站前广场的状况。』

「我不是叫他们别靠近吗?」

『当然,他们离得很远。目前还没什么变化。』

「我知道了。」

站前广场的中央有个外形彷佛用石板堆叠而成的长椅,龙崎坐在这张椅子上,把手插进椅面下的空隙间。

他缓慢地摸索,不一会儿就摸到一张薄薄的纸片。接著,龙崎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环顾周遭。

有了。

有个巨大的人影以双手抱膝的姿势坐在龙崎身旁,对方长了张宛如将皮肤直接贴在头骨上的诡异脸孔,另外还有一双没有眼皮的眼睛、一张嘴角与耳朵齐平的鲜红嘴唇,再来是一头朝著上方直竖的尖发。

是路克。

龙崎本身第一次亲眼看见夜神月的死神,但他早已透过L留下的绝密资料清楚地知晓了路克的外貌。

「哟,第二代,事情愈变愈有趣了呢。」

说完,路克发出乾巴巴的笑声。

龙崎挪开太阳眼镜,仰望著死神微笑道:

「你就是路克啊……趁著现在好好享受吧,我会和L一样终结你的游戏的。」

「和L一样吗……」

面对如同挑衅似地探出上半身的龙崎,路克露出意味深长的目光俯视著他,再次用粗糙的声音笑了起来。

同一时间,有个人影开始靠近投币式置物柜。那个人打扮得像个流浪汉,却笔直往放在旁边的纸袋走去,并从中取出龙崎放进去的钥匙。

流浪汉用那把钥匙打开了置物柜,拿出放在里头的纸片,一脸无精打采地转向感受到气息的方向,然后定睛凝视。

「嗨。」

龙崎的死神尔玛就靠著置物柜伫立。

流浪汉呆呆地抬头直盯著尔玛一阵子,接著眨了一、两下眼后,翻起白眼晕倒了。

龙崎的手机几乎就在事情发生的同时收到了回覆。

『我也确认完毕了。』

「……接下来要去哪?」

『下午两点半在东京新市镇表演厅露脸等著,我也会露脸过去。』

龙崎停下脚步。

「这样不好吧。」

『哪里不好?』

「至少等见到面时再同时露脸吧?不然你就可以躲在远处偷看我的脸,在笔记本上写下我的名字了。」

龙崎听到对方发出意味深长的笑声。

『你是在怀疑我有<死神之眼>吗?』

「你也是吧,何况也没有其他办法可以确认我们彼此有没有这种能力。」

『你明白自己的立场吗?别看这样,我也做了相当程度上的让步喔。』

「我要做的只是有关死亡笔记本的所有权交涉,如果你没有这个意思,那就到此为止。」

『你要中止的话,那也没办法。我会直接实行之前跟你说过的那些计画。』

「想试就试吧,你可别以为在网路空间里只有自己是无敌的,我也很熟悉死亡笔记本的应对办法。这样你绝对无法获得死亡笔记本,所犯的罪也会被处以相应的惩罚。」

经过一段漫长的沉默后,对方出声回应:

『……好吧,虽然我不想照你说的做,但看在你的勇气上,这次我就接受你的条件。』

结束了通话,龙崎准备走向自己的机车。就在这时,耳机传来了三岛的声音。

『龙崎……麻烦你稍微慎重一点,我吓得差点心跳停止啊。』

龙崎一直没有关掉与三岛通话的线路,因此三岛也有听到刚刚的对话。

「你说这什么话,不像那样虚张声势,怎么可能有办法跟对方抗衡。」

回答时,龙崎露出了冷笑。

东京新市镇表演厅是个拥有巨大圆形穿堂的复合式设施。

有许多人在宽广的大厅中来回穿梭。龙崎静静地伫立在大厅中心————这里就是约定的地点。

黑元与浦上站在能够俯瞰大厅的长廊上,屏息窥视著那里的情况。他们没有像龙崎那样遮住眼睛,却仍使用围巾盖住下半张脸。

七濑负责收集情报及指挥现场。她在外头的车上待命,并使用仪器监看大厅内的状况。

三岛在本部观看经由七濑传来的情报,以及从大厅直接传送回来的监视器影像。藉著大厅影像的俯瞰视角掌握全局,发出指示就是他的任务。

这套用来监看的监视网,是警视厅用自家专用的网路设置而成。多亏了龙崎,他们早已骇进这些监视器,传送假的监视影像,几乎不用担心会有同僚注意到这场行动。

一切都万无一失。新生奇乐或许的确是个厉害的骇客,可反过来说,他在现实中也只不过是个普通的活人。对上做好准备应付死亡笔记本的老练刑警与龙崎,他是不会有胜算的。

————每个人都是这么想的。

不料三岛眼前那映照出龙崎的监视器影像,却突然消失。

「什么?」

三岛敲打键盘叫出系统控制器,查出似乎是警视厅的基础系统本身出了问题。

三岛接起耳麦,呼唤龙崎。

「龙崎,警视厅的系统出问题了。龙崎,你听得见吗?龙崎!」

龙崎没有回应。这是使用公众线路的加密通话,不依靠警视厅的系统应该也能使用才对。

「可恶!」

三岛扔开耳机冲了出去,必须设法让出了问题的系统复原才行。在前往伺服器机房的途中,三岛呼叫起其他同伴:

「黑元,浦上!听到就回答!」

『我是七濑!』

七濑的声音令三岛不禁停下脚步。

「七濑!怎么回事?」

『我侦测到了异常电波!无线电连不上大厅!』

看样子有人朝大厅内部输入了防碍电波。

「我这边的警视厅伺服器出了问题,无法投影监视器画面。」

『总之,我来设法查出讯号源头!』

「你自己小心,新生奇乐就在附近。」

三岛再次迈开脚步奔跑,并对七濑这么说道。

伺服器机房的门是半敞开的。三岛拔出手枪,一面窥视里头的情形,一面踏入门内。

打开内门的那一瞬间,里头响起了一道冰冷的爆裂声。三岛发现那是枪响,便压低身体,躲在如高墙般耸立的伺服器架阴影处。

等了几个呼吸的时间,确定里面没再发出任何声响后,三岛才下定决心进入房间的更深处。

『我是奇乐,奇乐是神,人类是无法赢过神的。』

一道三岛十分熟悉的嗓音在这时响起,他心中涌起不祥的预感,连忙加快脚步。

位于伺服器机房最深处的控制台前,倒著一个头部淌血的人影。从对方手中握著手枪的情形来看,这个人似乎是自杀的。他是这些伺服器的管理人,三岛也曾与他见过几次面。

尸体旁放著重复播放奇乐影像的笔电,刚才的声音就是来自于此。

三岛瞭解这种状况意味著什么————敌人拥有死亡笔记本,而且很可能靠著<奇乐病毒>掌握了应对班以外职员的名字。

也就是说,新生奇乐使用获得的资料,锁定伺服器管理人进行攻击。

把目标的名字写进死亡笔记本后,还能指定对方死亡之前的行动。新生奇乐大概是写了让伺服器管理人把奇乐病毒送进伺服器后,再用手枪自裁的内容吧。

眼前的萤幕还映著那个奇乐的脸,并不断地重复同一句话。看样子是因为伺服器执行的程序统统被置换成这个影像,监视系统才会无法运转。

三岛环顾这一带,找到了正在运行程序的终端,便冲上前去确认伺服器的情况。

凝视著运转中的程式,三岛皱起眉头。正在播放奇乐影像的播放器数量简直多到数不清。

启动这么多与伺服器机能无关的影音播放器,伺服器自然无法正常发挥原本的功能。

三岛对监视用程序输入指令,播放器一个个进入终止状态,但另一边又立刻有其他播放器开始启动,根本没完没了。

「可恶!居然设下这种机关!」

在三岛敲打的终端旁,放著一台崭新的笔电。由于这里使用的终端都插满了介面端子,所以这种连接一般端子的笔电反倒令三岛感到不对劲。

「是这个吗!?」

三岛从那台笔电找出像是硬挤进去连接著伺服器终端的电线,用彷佛要扯碎它的粗鲁动作拔开后,又把笔电扔到地上。

但是状况完全没有好转,那部笔电好像只是往伺服器植入病毒的媒介。三岛烦躁地瞪著散落在地面上的笔电残骸,再次面向终端。

『三岛,听得见吗?』

房内忽然响起七濑的声音,而监视器的影像也几乎同时复原了。

「嗯,听得见,七濑。」

三岛嘴上回应呼叫,心中却觉得影像突然恢复这件事非常不对劲。

『我找到发信机并解除了,也确认过妨碍电波已经停止。』

是因为妨碍电波停了,影像才恢复的吗?不,这不可能。由于安全性的问题,监视器自然都是有线的,因此不会受到无线电波的影响。

紧接著,三岛看向终端的萤幕,小声地发出模糊的呻吟。原本还拚命死灰复燃的影音播放器已经自画面上消失,彷佛这个问题从未发生过。

『我是黑元————好像终于接通了。』

黑元的声音犹如要与七濑合声似地跟著响起。

「详细经过等等再说明,总之先保持警戒。新生奇乐那家伙,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就在这时,监视器另一边有了动静。

龙崎像是发现了谁,正笔直地凝视某个点。三岛选出映照龙崎视线前方的画面,发现萤幕上出现了弥海砂的身影,她怀中似乎揣著一本摊开的笔记。

「弥海砂?龙崎,糟了,那家伙拿著死亡笔记本。」

『我知道……』

萤幕里的龙崎打算离开现场,这时,一个正摇摇晃晃地走著、像是上班族的人影突然快步往龙崎走去。

「龙崎,小心,你后面————」

说到这里,三岛忽然感觉背脊开始发凉。往龙崎走去的西装人影颈部挂著似乎是员工证的牌子,上头还贴心地写著全名,甚至附了照片。

「龙崎,快逃!」

但三岛的声音并未传达给龙崎。男子在经过龙崎身旁的时候,用快得让龙崎来不及反抗的动作拨开他的太阳眼镜,又扯下围巾。

龙崎立即拔出手枪,把枪口对准弥海砂。照这情况,要是能在此时开枪,说不定就能在对方写好名字之前阻止她。可是那个扯掉龙崎围巾的人影却如同要挡住射击路线一般,扑向地面。

当龙崎再次看见海砂的身影时,她的笔已经离开了手中的笔记本。

两人的视线在那一瞬间彷佛交会了,可就在下一秒,龙崎瞪大双眼,抓著胸口当场倒下。

「龙崎!」

看到眼前突然有人倒地不起,路过的行人惊讶地站在远处围观。三岛看到一个陌生的人影利用机会,靠近龙崎身边。对方是个身穿洁白外套的年轻男性,他拿起龙崎手里的公事箱,脚步轻盈地走近弥海砂。

三岛立即把龙崎的麦克风音量调到最大,尽管经过修正,还是有严重的杂音在耳边回响。三岛皱起眉,仔细地倾听被杂音掩盖的声音。

他听见了两人的说话声。

『————我们去约定的地点吧。』

海砂被男子揽住肩膀,跟著走了两、三步,但她随即远离对方,垂下眼眸说道:

『————月已经不存在了……』

身穿外套的男子诧异地转头望著海砂。

就在几个小时前————

「路克,我要成为这本笔记本的所有者。」

弥海砂于自己停在摄影棚停车场的车中,对著坐在引擎盖上的路克这么说。

「你终于有这个意思啦?」

「……然后,我还要交换死神之眼。」

「你已经换过两次了耶,这样好吗?」

海砂露出寂寥的笑容。

「没关系,那个叫做紫苑的男孩也希望我这么做吧。」

「谁知道呢。」

「你不用装傻,反正我这么做也不是为了他。」

「是吗?那就算了。」

路克冷淡地耸了耸肩,隔著挡风玻璃俯视海砂,接著说:

「好,可以了。」

「谢谢你……」

路克一开口,海砂的视野也倏地染上了红色,同时也变得能清楚看见至今一直看不到的东西。

「哦,是月的照片啊,真令人怀念。」

海砂无视路克的话,只是目不转睛地凝视方向盘上月的照片。

一滴泪水自她的眼中滑落。

路克定定地望著海砂的样子,最后什么也没说。

「用死神之眼看了月的照片时,我就知道了。」

海砂面带微笑,那个笑容看起来非常寂寞。

「用过死亡笔记本的人,死了也只会化为虚无……就算我心里很清楚,在看到那个影像讯息时,还是暗自期待月或许会突然出现。」

紫苑静静地倾听海砂的话。

「不过,月的意志还留在这世上。既然是你收到了他的讯息,那么就由你来继承。」

海砂变得面无表情,并将手里的笔记本递给紫苑。

「约定地点就在甲罗山山顶的旅馆最上层,去吧。」

在这一瞬间,紫苑露出了犹豫的神情,但海砂没有摘下那张毫无表情的面具。

叹了口气的紫苑放弃劝说海砂,扬起嘴角对她笑了一下,然后转过身,穿过人群之间离去。

「等等!」

「借过一下,借过!」

黑元及浦上拨开人群,从紫苑离开的方向跑来。两人没注意到紫苑手里的公事箱,只是笔直地往海砂这里前进。

海砂转往浦上与黑元的方向,从口袋中取出折叠起来的笔记本内页。

两人握著手枪,并用手挡住自己的脸————不,应该说是他们「想要」挡住自己的脸才对。大概是因为拚命跑过来的关系,他们的手在途中移开好几次,同时也被海砂的双眼看见好几次,但两人都没发现这一点。

海砂飞快地用笔在页面上写下其中一人的名字,并和杀死龙崎那时一样,在后方加了句『当场死亡』。

那名刑警立刻像被绊倒一般摔倒在地,再也不动了。

「黑元!」

浦上停下脚步叫喊,并在黑元身旁蹲了下来,甚至忘记要遮住脸。海砂一在页面上写下死神之眼所看见的真名,浦上便跟著无力地当场倒下。

三岛冲下警视厅外面的阶梯。

透过龙崎的麦克风,他听到海砂与新生奇乐的对话,得知新生奇乐接下来的目的地。

「七濑,新生奇乐的目的地是甲罗山!」

三岛对著麦克风叫喊。

七濑立刻回应:

『黑元和浦上也被杀了。』

三岛顿时呆站在原地。

仔细想想,这一切尽在新生奇乐的掌握之中。会消去监视器的画面并截断他们的通讯,都是为了让弥海砂及那个被死亡笔记本操纵的男子,在不被他们发现的状况下接近龙崎吧。

但若只为了这个目的,应该没必要解除对监视器的阻碍才是。监视器会突然恢复,肯定也是新生奇乐刻意为之。

「可恶!」

他们都被要了,这简直可说是种侮辱。

三岛设法压制住打从心底涌起的怒气,再次奔跑起来。

这样就好————弥海砂想著。

那份因为失去死亡笔记本而消失的记忆里,几乎装满了自己与月的回忆。

这十年里,她身处于演艺圈这个花花世界中,饱受人们的注目,但心中却总有一个绝对不会被填满的空洞。因此当取回记忆的那一瞬间,海砂感到非常幸福。

但所爱之人已经不存在的事实,也同时重重地压垮了她的内心。

海砂无法压下这份痛楚继续活下去。

她将月留下的希望————新奇乐的诞生————托付给了那位名叫紫苑的青年。现在想起来,月会告诉她那个地方,一定就是期待海砂能够做到这件事。

虽然很遗憾月不是把讯息寄给自己,但只要想到自己多少帮上了月的忙,海砂便觉得十分满足。

她已经死而无憾了。

————不对。

海砂拿起笔。

若是能够回到所爱之人的臂弯中,感受那温柔又令人安心的力道,而后消失在这世上,会是多么地幸福啊。

在一切都结束后,海砂踩著彷徨的脚步离开陷入混乱的大厅。她无力地走了几步,便瘫坐在出口附近的花丛旁。

海砂靠著石造花坛,她的双眼已经映照不出任何事物。

别处吹来的一阵风,从已是一具空壳的弥海砂手中卷走了那张死亡笔记本的纸片。

上头写著:

『弥海砂,于十二月十八日下午两点四十分,死在夜神月的怀里。』

2

「那、那么,美国政府是在表示他们不排除动用核武攻击吗……?」

被叫到长官面前的须加原保持著站立不动的姿势,表情僵硬。

一位长相陌生、身著西装的男子就坐在房间另一边的椅子上。

从他们谈话的内容来看,男子恐怕是外务省的官员。尽管外表年轻,却拥有相当程度的地位。

毕竟美利坚合众国已经对死亡笔记本的处理事宜,提出了非正式的要求。

「抱歉打断了您的话,长官。」

那名官员此时终于开口。他是个眼神锐利的男子,看起来明显是个有本事的人。

「敝姓高桥,来自外务省总合外交政策局,安全保障政策课。」

果真如此,这种预测通常都很容易猜中。话说回来,安全保障政策又是什么?感觉是个挺严肃的部门。

须加原不擅长应付头脑好的年轻人。他以往都是靠著人际关系筑起目前的地位,而非前往现场埋头苦干取得实绩。要是有不会看人脸色的天才加入,那本该是须加原的功劳或许全都会被抢走。

三岛是个正直而不懂变通的男人,才干却是无庸置疑的。他精通须加原难以理解的情报技术,还拥有异常丰富的死亡笔记本相关知识,因此当初要求他担任应对班领导者的声浪也很高。

龙崎虽然只是个怪人,偶尔却会展现出高度的智慧,令须加原觉得他深不可测。

「这当然只是种比喻,须加原搜查一课课长。为了消除死亡笔记本的威胁,美国必定早已做好采取各种手段的准备。比如说使用核武,就能确实将一定范围 内的所有事物燃烧至无法恢复的程度,而且这种东西一旦发射,就没有人类介入的余地。毕竟就算是死亡笔记本,也无法杀害核武的控制系统……但即使这项作战计 画已经获得国际社会的默认,使用核武还是会伴随严重的问题。」

这个男人的说话方式还真让人讨厌。

「可是,这表示美国也有可能采取武力介入吧?」

「嗯,再这样下去的话是有可能没错。你的直属部下三岛创及龙崎带著死亡笔记本逃走,没能及时阻止他们的你,罪过可大了。」

须加原的额头流下代表不祥预感的汗水,他取出手帕擦拭那些汗,拚死回答道:

「这、这个,但三岛如今已经不是我的部下,而那个龙崎从一开始就不归我管辖。要说这是我个人的责任,那是不是有点————」

「你要瞭解,死亡笔记本的威胁已经使得美国亮出不排除使用核武的底牌了。你还不明白吗?那种东西可以轻易抹杀各国政府的重要人物,毕竟绝大部分的大总统或首相都不可能匿名,有机会的话还会被媒体报导出名字及长相。」

说完,他拿起手边的矿泉水宝特瓶,凑到嘴边喝了一口。

「当然,他们各位都早已有了殉职的觉悟,但万一在必要之时突然失去关键的人,那世界便会陷入严重的混乱。」

「关、关于这一点,我自然非常清楚……」

高桥嗤笑了一声。

「原来如此。新生奇乐阻止了世界上的纷争及恐怖行动,尽管只是暂时的,世界仍是转为和平,因此获得拯救的性命想必不在少数。但是,透过恫吓及恐惧达成的和平,算得上是健全的和平吗?」

「呃,那的确是……」

须加原露出卑躬屈膝的表情点点头。他几乎无法理解对方的发言内容,但此时还是必须摆出多少有所瞭解的神情才行。

高桥似乎察觉到了须加原的想法,他浅笑著又含了口水,锁上瓶盖继续说:

「不用多久,现在的和平就会被打破。即使奇乐杀了那类国家或恐怖组织的领导者,对方也会将其当作壮烈的牺牲加以推崇,藉此继续争斗。他们早在这几 个月里就学到,这么做较能提振士气。现在这类组织中被外人看作领导者的人物,大部分都是替身,真正的领导者则隐瞒了自己的名字及长相展开活动。即便将死亡 笔记本当作抑制力来使用,效用也就只是这种程度罢了。若是在这期间能反过来揭开奇乐的身分,世界上将会有无数的暗杀者前来解决他。奇乐最终毫无胜算,要是 死亡笔记本落入那种集团的手中,你想会如何?」

他的最后一句话令须加原的背脊窜起阵阵寒意。

「这下你能够理解,为什么即使明知会受到国际间的责难,美国还是决定要出兵,连核爆这种极其危险的词都提出来了吧?光是随心所欲地使用笔记本,就 足以轻易地让世界倒退回二十世纪初的情况,回到那个充满战争与混乱的时代,那东西就是有这种程度的力量,只是对方目前还没有这么做而已。」

「我、我很清楚您的意思。但尽管如此,像我这样的人又能怎么做呢……」

「你还真是迟钝,须加原。」

长官似乎觉得厌烦,插话道:

「也就是说,我等必须在事态发展至此前,确实取得死亡笔记本。」

「就是这么回事,课长。」

外务省的高桥边说边露出微笑。

甲罗山标高约两百公尺,所在位置能够俯视面对神奈川海面的街道。这里曾以休憩胜地之名繁盛一时,却随著时代变迁而没落,现在也只剩下位于山腰上的一间废弃旅馆。

紫苑拿著装有笔记本的公事箱,独自走在如今只能徒步前行的山路上。

一栋外观有些骯脏的建筑,突然自茂密的树木间出现。

紫苑感慨万千地仰头望著那栋老旧的旅馆,踏入其中。

这里的入口并未上锁。紫苑穿过空荡荡的玄关、爬上布满灰尘及崩塌墙壁碎片的楼梯,来到宽敞的阳台。

紫苑来到荒凉的阳台尽头,专注地凝视著在眼前拓展开来的都市景象。

他在那里维持了这样的姿势多久呢?

黄昏即将到来,太阳往西方大幅度地倾斜,下山时间提早的冬日太阳开始染红天空。

紫苑转过身,走向前往最上层房间的入口。

房间里比想像中还要乾净,尽管曾遭到吹进室内的风雨摧残,脏的却只有入口旁边。再往里面走几步,他发现房内也没多少灰尘,感觉像是有人打扫过一样。

紫苑来到连接主卧室的双开砾木门前,停下脚步,似乎是在犹豫。过了一会儿,他露出下定决心的神情,缓缓地握住门把,推开房门。

里面没有半个人。是还没来呢,还是原本就不打算来?

不管怎么样,他都必须在这里等著,等到确定奇乐的继承人究竟会不会前来为止。

这个风格过时的房间相当宽敞,房内的四个角落都立著一根巨大的大理石柱,左右及最里面的那面墙都设有镶上毛玻璃的窗户。

房间的最深处放著一张古董沙发,看上去与房内的风格同样过时,却有种设计感。

紫苑把公事箱放到沙发上,从里头取出放在最上面的笔记本。

「路克。」

「嗯?」

路克就站在紫苑背后。

「这本笔记本的所有者是谁?」

「是你,海砂已经死了。」

「我要交换死神之眼。」

「为什么要换?」

「我要杀了奇乐的继承人。」

就连路克都对这番话感到非常惊讶,那张总是带著笑脸的表情有些扭曲。

「咦,真的假的?」

「什么?怎么变成要杀奇乐了?」

站在路克后方的席多问道。

「不知道啦。是说你们很碍事,赶快闪开。」

在回过头的路克视线前方,除了席多还有伊夫,以及那个因为身材太高,只好弯腰让背部贴在天花板上的死神。

「……对我与弥海砂来说,真正的奇乐就只有夜神月一个人。接下来会出现的那家伙根本就不算数,只是用恐惧在操纵我。所以我要找出机会,反过来杀了他。」

紫苑用僵硬的表情说到这里后,又露出微笑打开死亡笔记本。

「由我来成为真正的继承人。」

「有趣,那就来定契约吧?」

经过一瞬间的踌躇之后,紫苑开口回应。反正早在很久以前,他就已经越过了那条无法回头的界线。

「————我要定契约。」

紫苑说出了这句话,但几乎就在同时,有道脚步声自敞开的门外响起。

路克转向脚步声传来的方向,开口说:

「就让我好好享受吧。」

紫苑打开笔记本,握住笔朝著入口站了起来。

「来,现出你的真身……奇乐。」

这时,脚步声停止了。

推开半开房门现身的,是遮著脸举起手枪的三岛。

紫苑的表情因为惊讶而变得僵硬。

三岛维持著把枪口对准紫苑的姿势踏进室内,并用压抑的声音说:

「你就是奇乐吗?」

紫苑无声地后退,对方用手遮住眼睛以下的部分,因此他看不见名字。

三岛握著枪缩短彼此之间的距离。

「把死亡笔记本给我。」

「……才不要。」

三岛再次拉近两人的间距。回望著他的紫苑也再次后退,脑中在一剎那间转过了许多想法,思考该怎么脱离这场困境。

对方扣在扳机上的手指明显是有使力的。敢开枪的话就开啊————紫苑想著。在这种近距离下,要打中目标反而不是件容易的事。在他开枪的瞬间,遮著脸的手必定也会跟著偏移。就算只是一下子,但只要能够看到长相,自己就有机会。

就在两人之间的紧张感抵达最高点的那一刻————

「你没有取得射杀嫌疑人的许可吧,三岛!」

听见房间入口传来声音,三岛惊讶地瞪大双眼回头看去。

一道人影就站在房门的另一侧,对方有著一头黑白交杂的乱发,脸上戴著异常滑稽的丑陋面具。

「……龙崎。」

龙崎摘下面具,慢吞吞地走进房间。

「我就是奇乐……」

龙崎露出彷佛挑衅对方的笑容,笔直地将枪口对准紫苑。

「喂,龙崎,把脸————」

三岛忍不住叫了出声,可龙崎没有理会他的警告。他用指头勾住衣襟拉松领口,又往前走了几步,像是在对紫苑宣告————敢写的话就试试看啊。

新井正幸,这就是龙崎的真名。

紫苑不禁面露微笑,立刻在笔记本上写下这四个字。

龙崎还在继续靠近。紫苑在名字后加上当场死亡这几个字,一脸满足地回望著对方。

龙崎仍直挺挺地站著,还疑惑地歪起头,露出宛如在问「怎么了吗」的表情。

紫苑的表情变得如石头般平板僵硬,他开口问道:

「……你为什么没死?」

「那本死亡笔记本是我调包的假货。把双手举起来,放到头后面。」

龙崎一边说,一边持续走近,最后终于用枪口抵住紫苑的额头。

紫苑彷佛已经死心了,扔下笔记本与笔,按照龙崎说的把双手举到头的后方。

龙崎把手伸向地上的笔记本,期间枪口仍未离开紫苑。而紫苑就这么直接在沙发上坐下。

三岛放下举枪的手,对蹲在地上的L继承人问道:

「龙崎,请你说明一下这是怎么回事。」

龙崎用像是在捏东西的手势拿著笔记本站起来,转向三岛回答:

「其实这是真品。」

三岛及紫苑同时皱起眉望著龙崎。

「看来死亡笔记本杀不死我,你觉得是为什么?」

三岛思考后开口:

「因为你的名字已经被写进其他的死亡笔记本里,还被指定了未来的日期?」

「正是如此。」

龙崎用拿著死亡笔记本的手指向三岛。

「在见到弥海砂前,我有了和路克说话的机会。当我说『我会和L一样终结你的游戏』时,那家伙是笑著这么回答的:『和L一样吗?』。我的意思是『像 L解决事件一样结束这一切』,路克的回答却不是这样,那家伙是在说我会遭遇和L相同的下场。也就是说,就如同L为了将夜神月逼到绝境,而自己把名字写进死 亡笔记本里那样,我的名字也早已被写进了死亡笔记本之中。」

「这怎么可————」

龙崎平静地对著诧异的三岛继续说:

「确认的方法很简单。就算我的名字真的被弥海砂写进笔记本,人也还是好好的。」

「……那么,是谁把你的名字写进死亡笔记本的?」

「至少不是刚刚还想杀了我的这家伙。」

龙崎把脸转向紫苑后,又再次将视线转回三岛身上开口:

「新生奇乐另有其人。」

三岛的视线呆愣地在半空中游移。他以为只要捉住眼前的男孩,一切就都能够结束,想不到龙崎却表示还有其他主谋存在,会感到困惑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之所以装作已经死了,就是为了查明这一点。我的演技不赖吧?」

看著边说边笑的龙崎,三岛仍是混乱不已。

「那么,新生奇乐到底是谁呢?」

龙崎高声说著,握好枪靠近紫苑。

「你说得没错,我不是奇乐,只是听从一位自称是奇乐的某人命令而已。那家伙要我使用奇乐病毒收集情报,按照他的命令去跟国家和恐怖组织进行交涉。 不过只要是奇乐的命令,我本来就什么都愿意做,因此我很荣幸地照办了。但我在中途才知道,奇乐是个叫做夜神月的人,而他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命令我的,只 是个自称是奇乐继承人的他人,所以我才想要杀了那家伙,接著再自己成为奇乐的继承人。能够理解奇乐————神的意志,并加以继承的人只有我。」

「你已经疯了。」

三岛皱起眉头。紫苑发出宛如孩子般的笑声,继续说道:

「为了找出奇乐继承人的真面目,我使尽了所有的办法,因而得知真正的奇乐————夜神月曾留下孩子做为继承人,那孩子恐怕就是下命令给我的人。」

三岛脸色大变。因为紫苑所说的话正好证明了————警视厅伺服器里那份曾被消去的档案内容是真的。

「这该不会是你为了扰乱搜查才捏造出的情报吧!」

三岛愤怒地叫道。

「什么意思?」

紫苑疑惑地歪起头反问。就在这时,龙崎插嘴打断了两人的争论:

「我也从路克那里听说过,夜神月用了搜查机关绝对不会发现的方法培育继承人,以防止自己有个万一……我不认为这是捏造的资讯。」

三岛一脸呆愣地望著龙崎。

「龙崎,这是真的吗?」

「那孩子如果真的活著,现在就是九岁,一定会需要监护人。三岛,你觉得谁最有可能?」

三岛皱起眉思考龙崎的提问。

「就我所知的范围来看……只有魅上吧,就是那个在十年前负责弥海砂的检察官。记得那家伙当时还做出了一些可疑的举动,像是接近夜神月等等。可是他在一年前就失踪了……对了,失踪地点也正好是在甲罗山这里。」

「就是这一点可疑啊。新生奇乐会在这里现身,而那个魅上又是在这附近下落不明的。好了,这些事代表什么意思呢?负责调查魅上的就是你吧,三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