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EPILOGUE 龙崎再临

第一卷 EPILOGUE 龙崎再临

三岛坐在囚车当中。

在那之后,两人立刻被赶来的特殊部队包围,行动受到控制。

晨光自后方的车窗照进车内。看来在不知不觉间,天似乎已经亮了。

这是个感觉漫长,却又短暂的夜晚。即使三岛想要回想,却仍有许多地方不清不楚。

即便如此,有件事还是可以肯定的————

同伴死了,而且原因就在自己身上。

与同伴一起持续追查、那个可恨的奇乐,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

因为取回记忆,让三岛失去一切。

多么讽刺啊,这就是自己追求的正义下场。

结果,六本死亡笔记本还是被警视厅纳入了管辖范围,只是不晓得那些人是否可信。

但是龙崎在被送上其他囚车时,曾自信满满地说:

「放心吧,我已经跟美国政府和日本政府都商量过了。此时正适合将L所建立起的信赖利用得淋漓尽致。」

他只能相信龙崎所说的话了。更何况,那个男人是可信的。

「————要不要告诉你,我们为什么会拚命寻找奇乐的继承人啊?」

三岛眼前坐著不知何时就在那里的路克。在狭小的囚车中,他十分拘束地缩起身,那副模样非常滑稽,但三岛知道路克的性格其实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

三岛没有回答。

「死神大王对出来寻找新奇乐的死神约定,要将王的继承人之位给予找到奇乐的死神。所以在找到奇乐之前,我们是不会停止把死亡笔记本带到人类世界的游戏的。」

三岛不禁失笑。

「不,已经结束了……那六本死亡笔记本都将被封印。」

坐在三岛两侧的队员惊讶地看著他。他们看不见路克的身影,因此只会认为三岛是突然开始自言自语了。

「就算把第七本带来,那本笔记本也不会有效。规则就是这样……」

三岛抬头看著路克,在他面前拚命地逞强。可是路克取出一本死亡笔记本在眼前挥啊挥的,并嗤笑道:

「规则是那样没错,但只要人类有欲望,想要死亡笔记本的家伙就必定会破坏封印。也就是说,我暂时还不会找不到乐趣。」

路克用乾巴巴的声音笑了几声后,将鼻尖凑到三岛眼前说:

「再见啦,三岛。」

用轻蔑的口气说完之后,路克的身影便愈变愈浅。

三岛就那样保持沉默,专注地继续瞪著路克消失的位置。

「初次见面……呃,该怎么称呼你呢?」

一位陌生人物拜访了龙崎在治疗期间所住的病房。

那名应该还不满三十五岁的男子,取出写著外务省头衔的名片交给龙崎。

「叫我龙崎就好。你是……」

「请称呼我为高桥,不过这当然是假名。」

「你瞧不起人吗?」

恢复到原本状态的龙崎瞪著高桥。

「你不也一样?公开职业跟本名,会让我有些不方便。总而言之,因为会面时间是有限制的,能让我尽快进入正题吗?」

「我可不喜欢你。」

高桥耸了耸肩。

「喜不喜欢这件事就让我们先摆在一边吧。我也觉得自己不是那种受人欢迎的类型,但实在有几件不得不问清楚的事。」

龙崎眯起双眼看著对方。

「你还真麻烦。好了,到底有什么事?」

「是关于死亡笔记本的事情,封印失败了。」

「什么?」

「你知道经过美国与日本政府的同意后,我们决定要在ICPO的监视下把死亡笔记本移送至华米之家的事吗?」

龙崎用锐利的视线望著高桥,点点头。

「那是我委托的。」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完全无视我们准备的数批假货,只攻击真正的货柜。我们保住了两本,剩下的四本则被火烧处分掉了。唉,不过总比落入恐怖组织的手里好。」

龙崎默默地倾听高桥的说明,过了一会儿才出声痛骂唾弃对方:

「蠢货!是谁负责指挥运送的!」

「就我所知,是华米之家的尼亚先生。」

龙崎顿时哑口无言。唯有尼亚,龙崎无法想像他在指挥时会犯下任何疏匆。

「尼亚指挥的车队遭到袭击?这怎么可能!」

「是啊,关于这一点,所有相关人士的看法都是一致的————虽然人数其实非常稀少。因此我们认为,这不可能单纯只是队伍里出现了间谍之类的问题。」

「也就是说,或许是身为当事国的日本或美国佯装恐怖组织的袭击,想要独占笔记本吗?」

高桥大幅度地摇摇头回答:

「那是不可能的。但双方确实都对彼此抱持这样的怀疑,问题就在这里。」

龙崎在床上盘起腿,一手撑著脸颊陷入沉思。

「嗯,听起来感觉会很棘手。然后呢?」

「什么然后?」

「你们想叫我做什么?如果没有这个打算,你也不会过来这种地方吧。」

高桥跷起一只脚,双手交叉放在膝上,露出了一个微笑。

「你真是通情达理。如果谈话的对象全都像你这样,那可就帮了我大忙了。」

「不要半途插进其他的话题。」

高桥换跷另一只脚,把手肘支在膝盖上撑著脸颊,朝龙崎采出上半身。

「嗯,我就老实说了吧。这起事件的背景,恐怕牵涉到国际级的犯罪组织,最终目的自然是获得死亡笔记本。这一次大概只是先遗队吧,应该是打算先分化日本与美国两国之间的信赖关系。」

「你想叫我暗中调查那些人?」

「嗯,这也是其中一个目的。不过,我们还是希望你能去追查死亡笔记本。没了那四本笔记本,应该会有新的笔记本被带过来,对吧?」

「什么嘛。」

龙崎露出不耐烦的神色。

「结果又是死亡笔记本啊。」

「你不愿意吗?」

龙崎咧嘴笑了起来。

「怎么可能,死亡笔记本是我毕生的事业啊。」

「那真是太好了。」

面对笑著回应自己的高桥,龙崎压低声音提出自己的目的:

「只是有一个问题。」

「哦?」

「你知道三岛创这个人吗?」

高桥颔首。

「当然,他就是新生奇乐事件的其中一名中心人物吧。」

「那家伙的宿疾恶化了。」

「哦。」

「那家伙在不远的将来应该就会死,他患的就是这种重病。」

高桥眯起了双眼。

「哦,原来如此。」

「他的遗体会马上被火化。」

「原来是这样,是为了不让其他人有见到他的时间,而尽快处置的吗?」

龙崎弯起嘴角。

「我要对派你过来的人说声谢谢,因为我实在很讨厌说些多余的事情。我不讨厌理解力强的人。」

「能讨你喜欢,真是太好了。」

龙崎把手举到脸前挥了挥。

「我可没说我喜欢你,只是不讨厌而已。」

「我已经习惯被别人厌恶了,光是不讨厌,对我来说就是种新鲜的感觉。那我立刻去帮你安排,也会跟附近动作最快的火葬场说一声的。」

龙崎露出浅笑:

「不好意思啊。」

「不会,能帮上你的忙是我的荣幸。」

明明回答时是笑容满面,高桥的表情却总让人觉得有些阴沉。

自己已经在这里待了几天呢?

自从被关进这间单人牢房之后,三岛就停止了思考。只是在太阳升起时跟著起床,默默地坐上一整天,然后日落而息,这生活方式成了三岛每天的惯例。

在这段无所事事的日子期间,不知为何就是没有人来审讯三岛。明明牵涉到这么重大的事件,即使是非正式的调查,一般还是会有人来听取状况的。

不过对如今的三岛来说,那种事怎么样都无所谓。他已经开始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而活、又为什么而死的。

要是龙崎也在,应该会一如往常地煽动自己的情绪。他甚至开始怀念这种互动了。

这一天,三岛一样沉默地坐在床上,静静地等待时间流逝。

听到入口处传来的声响,三岛抬起头来,发现龙崎就站在半开的门屝旁。尽管他的脸上还戴著那个丑陋的面具,三岛仍不会看错他是谁。

但是,即使自己怀念甚深的龙崎出现在眼前,三岛的心仍然是死的,也生不出半点想要出声叫他的心思。

在腋下抱了个小行李的龙崎靠在入口处旁边的墙上,说道:

「你看起来挺不错的。」

三岛抬起头。

「你用死亡笔记本指定我死亡的日子就是今天,应该差不多了吧?」

龙崎用非常冷静的声音说完后,又做了个看表的动作。

看来他是打算到最后都贯彻这种风格了。

三岛终于忍不下去,开口问道:

「……你为什么要掩护我?」

「什么时候的事?」

「别装傻,就是那个时候……七濑想要开枪打我的那时。」

龙崎微微地歪起头回答:

「谁知道呢。」

接著是一段漫长的沉默。

「……拥有死亡笔记本却没有发狂的人,就只有你了。」

三岛说这句话时彷佛竭尽了全力。龙崎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够与死亡笔记本对抗的人,而自己却对他做了什么?

沉默再次降临在两人之间。三岛忍受不了压在心头上的罪恶感,于是把视线从龙崎身上转开。

龙崎拿下面具,缓缓地走近三岛。

「日本政府取得的六本死亡笔记本,因为ICPO的决议而确定要移送至中立机构华米之家……只是在移送途中遭受恐怖组织的袭击,他们的目标是死亡笔记本。」

三岛抬起头来,龙崎继续说道:

「六本笔记本中有四本被烧毁,封印失败了。」

三岛哑口无言。付出了那么多的牺牲,结果却是这样吗?

「然后,新的死亡笔记本事件又出现了。」

三岛表情扭曲,沮丧地垂下头。自己该怎么偿还这份罪孽呢?当然,他已经不可能偿还了。正因为如此,这个事实才会深深地刺穿三岛的内心。

龙崎从臀部的口袋取出一本对折的笔记本,放到三岛身旁。

「在没有死亡笔记本的情况下,你会需要这本笔记。」

那是三岛为了记录死亡笔记本的情报,因而时常带著走的笔记本。三岛拿起放在床上的笔记本,皱起眉看著龙崎问:

「这是怎么回事?」

龙崎没有马上回答,只是抱著面具坐在马桶上。

「在超法规的措施下,你将会被释放。」

有一瞬间,三岛竟无法理解龙崎话里的意思。这家伙刚才说什么?释放?这到底是————

「你从今天开始将成为龙崎,而我会以三岛的身分死去。在法律上将不复存在的你,就是搜查死亡笔记本的最好人选。」

「我没有那样的资格。」

三岛摇摇头。

「但我就要死了。除了你,也没有其他人选。」

龙崎所说的这句话带有些许的悔恨。对啊,没错,龙崎也不甘愿就这么把一切都让给三岛,只是接受了无法颠覆的现实,想让三岛找出一丝希望。

三岛终于理解了尔玛那句话的意思。从那时候开始,龙崎就已经只剩下三岛可选了。

龙崎不会允许自己拒绝。更重要的是,这不正是三岛刚刚还一直渴求、且又独一无二的赎罪机会吗?

龙崎站了起来,把抱来的东西扔给三岛。那是件黑色的外套,跟他身上所穿的那一件一模一样。

「你走吧。」

受到龙崎鼓舞,三岛也站起身,龙崎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再见啦,三岛。」

「……我不叫三岛。」

三岛停下脚步,转过头回答:

「中上亮,这才是我真正的名字。」

龙崎看著三岛的目光突然缓和了许多。两人互相凝视彼此的视线一度有所交会,却又逐渐分开。

「我们的名字都挺平凡的。」

三岛给龙崎留下一个僵硬的笑容后,离开了牢房,再也无法回头。

三岛创在当天下午稍晚的时间点被人发现死在单人牢房内。上层迅速地进行尸检,研判是病死,没有任何人对这个结果提出质疑。

于是三岛创就这么死去,成为了新的龙崎。

在前方等著他的会是毁灭,还是安宁的死亡呢?

席卷全世界的<奇乐病毒>某一日,突然从所有感染的机器中消失了。

即使动员世界上所有知名的软体工程师进行周密的调查,也找不到半点痕迹,彷佛这种病毒打从一开始就不存在。

只有一个小小的影像档除外。

自然有人怀疑这是否是什么陷阱,尽管确认过安全性,众人为了预防万一,还是选在隔离的电脑上播放影像。

与杂讯一同出现的,就是那张在全世界已经众所周知的奇乐脸庞。

在一段混有杂音的漫长沉默过后,奇乐露出似乎感到很满足的微笑,说道:

『————如我所料。』

播放一结束,档案便也跟著消失,丝毫没有留下任何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