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篇】

第一卷 【上篇】

翻译:KLinys丶孤

校润:江念

=============

早上,我一走入教室,一种异样的沉默就瞬间占据了整个教室。

不过,在下个瞬间,就像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般,教室内就恢复了早晨的喧嚣。

但,那份喧嚣里总感觉有着一种待人不友好的成分。

所有人全都刻意不看向我,但他们的注意力却有在不偏不倚地投向我。包含在那一行为之中的情感,大半都是同情或警戒一类的。不过,有数人的行为中,确确实实地夹杂着愉悦跟侮辱。



我在拉开着教室门的状态下,确认完这一些事后,哼了一声。

接着,我大摇大摆地闯入那个微妙的氛围中,坐在自己靠在窗边、位于最后面的座位上。

然后,坐在我前面的女生就在她那可爱的小脸上挂满了歉意,向我搭话道。



「对不起,何合君。全都因为我……」

「啊~……果然昨天的那个是原因?」

「大概……那个,你看这个……」



说着,坐在我前排的美少女――足立枫花向我递出手机。

我接下手机,看了下屏幕,发现显示在那上面的是,被称之为本学院里部揭示板的玩意。

在那里上传了似乎是偷拍来的我的照片,在那下面更投稿了「这次无视这家伙吧ww破坏规矩的家伙就得受到制裁嘛www」这么一个看字面就知道投稿者脑子多有病的信息。



我偷瞟了一眼教室的另一端,看到一个大概这封信息的投稿者的团体,正看着我们这边不怀好意地露出着令人反感的笑容。



我之所以在转校来的第二天就陷入了这种状况中,是因为昨天那件事。





*******





昨天,我作为一名转校生来到了这个班级,被安排在了靠窗的最后一排座位上。

那个配置看一眼就知道,那个位置是后面新加的。毕竟其他座位都漂亮地两张贴在一起排成长方形,唯独这个座位孤零零地配置在那里,超显眼的。



嘛,这件事本身也是能够理解的。毕竟我是在第二学期突然转校过来的,临时准备张桌椅也是正常的吧。

然后,由于我没有同桌,于是我就先跟坐在我前排的学生搭话了。那个人就是足立枫花。



说实话,一开始我还觉得很幸运。

毕竟我在进行转校生介绍时站在黑板前看了一下,足立同学明显是这个班上最漂亮的美少女。

「坐在班上第一美少女的后面,真是幸运。啊,不过会不会被其他男生瞪啊?」我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姑且说了一句「今后请多关照」,然而……



「啊、嗯……不过,你最好还是不要跟我搭话比较好……」



足立同学她低着头这样说道。



那是什么情况。不是「别跟我搭话啊」,而是「不要跟我搭话比较好」,这是什么意思?



正当我无法理解她那句话的含义时,有谁站在了我的旁边。

我往那边看去后,发现站在那里的是男女各有三人的六人团体。

六人都打扮得很华丽,男的帅气,女的秀丽,是群看着就有种“受欢迎团体”的感觉的家伙。

站在六人中最前面的、耳朵上打了七、八个耳钉的金发男子跟我搭话道。



「呦,转校生。你刚转过来或许还不了解情报吧,但今后,你都别跟那个女的搭话了。啊啊,还有做出基本反应也是禁止的哈。这就是这座学院里的规矩啊」

「哈啊?」



那个男的确实是个帅哥,但他眼神锐利、身体精硕,哪怕不做什么,也能威慑到对方。

他的气质也挺粗犷的,给人一种轻量级拳击手的印象。



(原来如此,这家伙是负责打头阵的啊)



我粗略地看了下六人,同时如此判断到。

在那个男生的两边,各站着一个看上去就很壮硕、像是橄榄球部成员的男生。他们三个人光是排在一起站在那里,就有着一股超强的威压。

如果被在这种状态下说些话,一般学生的话肯定二话不说就点头应是了吧。哪怕那是蛮不讲理的要求。



(然后,那边那个女的是这个团体的老大么)



在男生的后面,看到一个有两名女生候在她两旁的女生。

那个女生抱着胳膊,绷着个脸,仰着下巴,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同时用像是在评估着般的视线不停地打量着我。

之后,她哼地嗤笑了一声。

接着露出瞧不起人般的笑容,跟两旁的女生开始小声聊起些什么来。



……嘛,我大致想象得到她们在说什么就是了。

大概就是「真的好土呢」啊,「看上去就很平凡呢」啊之类的吧。



「我说啊,转校生。你也想过一个快乐的学院生活吧?那你就别多事,默默遵守规矩吧。行不?」



金发耳钉男很自然熟地把手臂搭到我的肩上,同时这样对我说道。

虽然乍一看,这是种很友好的行动,但我很容易就想象到,如果我的回答为NO的话,他就会直接勒住我的脖子。



因此,我若无其实地把他的手臂拿下去,同时问道。



「那是叫我彻底无视她的意思吗?理由是什么?」



是因为很意外我没有乖乖顺从吗?

六人全都露出一副有些感到始料未及的表情。

在视野的角落里,我看到坐在前一排的足立同学也露出了吃惊的表情。



「理由是什么都无所谓吧?姫是这么决定的,你闭上嘴服从就是了啊!」(※注:「姫」这里翻译出来的话就是「公主」的意思)



这样说着,金发耳钉男凑近过来恐吓我。

他身后的两名女生也点头,在那两名女生中间的、大概就是刚才被称为“姫”的、属于团队首领的女生露出游刃有余的笑容。



……这是我事后打听到的消息,这名位居团队首领位置的女生似乎是这座学院的理事长的女儿,名字是园山姫乃。

“姫”这个称呼,是从她的名字上取来的简称……当时的我并不知道这件事,一不小心就把心中非常率直且诚实的感想说了出来。

即,「诶……?都是高中生了,还叫自己公主啊……好痛……」(注:这里是「痛衫」「痛车」的那个痛)



空气顿时冻结。

包含“姫”在内的三名女生的表情顿时僵住,班上的人都向我投来了像是在说「这家伙不要命了吧」般的视线。



「你丫的……!」



就在金发耳钉男伸出手,打算揪住我的前襟时――――老师走进了教室。



「上课了,请大家坐到座位上去」



听到老师的那一声音,金发耳钉男咂了下舌,往座位走了回去。

其他五人也很明显地怒瞪着我,同时回去座位上。





*******





结果,在那之后,我就算向其他同班同学搭话也被很露骨地避开了,无可奈何之下,我只好一直跟唯一的例外足立同学聊天。

足立同学一开始也态度有些冷漠,但我很快就明白了,那并不是跟其他同班同学一样的自我保护行为,倒不如说那是在顾虑着我。

于是,我主动耐着性子一直跟她搭话,然后她也放弃继续冷漠对待我,跟我说了各种各样的事情。比如她自己的事,这座学院的事等等等等。



接着,第二天后就是这副样子了。

看样子,我正式成为了跟足立同学同样的孤独成员了。



「真的非常抱歉……」



足立同学发自内心感到歉意般这样子说道。

看样子她是把我说的「昨天那个」误解成「跟自己说话的事」了。

因此,我慌忙订正。



「不,跟足立同学聊天是我自己希望才那样子做的,而且昨天的失言完全就是我自己自爆。你没有什么需要介意的事情啦」

「可是,明明你刚刚转校过来就这样子了……」

「你有稍微反省了吗?」



听到从身后搭话过来的充满高傲的声音,我心中感到超级不爽,同时回头看去,就看到那个身后带着之前那五人的传说中的公主(姫)――噢不对,是园山站在那里。

园山看着我手中足立同学的手机的屏幕上显示着的里部揭示板上的内容,哼的笑了一声,很明显地俯视着我,说道。



「如何?你要是现在跪下磕头,为昨天的事道歉的话,我也不是不能大发慈悲地原谅你哦?」

「诶~姫~那样子就原谅他了真的好么~~?」

「就是啊就是啊。啊,让他舔鞋子啊,舔鞋子」

「不不不,那样子反而変成嘉奖他了吧」

「确实。那家伙看一眼就像是个童子鸡呢~」

「那就这样子吧。下跪磕头还是照样,但不是应该让他全裸下跪磕头?」



吵死人了啊。少在那一个劲地叽叽喳喳个不停啊,一群死跟班。你们每次一开口,小人物感也一个劲地在往外露喔。



虽然总感觉认真搭理他们非常麻烦,但我姑且也确实是有不对的地方,所以我仅针对那一点向对方道歉。



「嘛……很抱歉嘲笑了你的外号。我不知道那个是从你的真名上取来的,我还以为肯定是你在小圈子里让大家叫你公主陛下。我并没有想嘲笑你名字的意思。要是让你感到不爽了的话,我向你道歉」



虽然没有下跪磕头,但我姑且还是微微低头谢罪了。

嘛,由于我是坐在座位上的,所以要是问这有多符合礼仪的话,这挺微妙的。



不知道是不是该说果不其然,对方似乎并不满意我的谢罪。



「……那种态度,你就觉得算是道歉了?你是在耍我吗?」

「不是,我没有那种打算……」

「就是啊!都叫你下跪磕头了吧!」

「更加简单好懂地表现出诚意来啊。姫都打算大发慈悲网开一面了哦?向你这种不起眼的家伙!」

「喂喂,转校生。至少在我们还心平气和的时候好好道歉啊。行不?」

「不,这家伙根本就是铁了心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吧。这不完全是在小瞧我们吗。不是好好教他一次自己有几斤几两比较好?」

「就是那个。教教他上下关系吧」



所以说……你们吵死人了啊!

你们是在考试期间前被告知考试范围时的初中生吗!是那种不先把牢骚都说出来就不爽的家伙吗!



呼…………

不过,这里还是冷静应对吧。我怎么也算是半个社会人嘛。

对方是一群不懂事到根本不觉得他们跟我属于同龄人的小孩子团体。跟这样一群家伙发火的话就输了。



「我并没有要耍你的打算,我也觉得自己已经展示出很足的歉意了。我先把话说清楚,我可没有把自尊心丢掉,堕落到被人威胁一下就下跪磕头的程度呐?」



嗯,说话稍微有点比预定中更加冲了点。

不过嘛,对方从头到尾完全没有想事息宁人的打算,我这样倒也没有问题吧。



「呜哇,他居然说自尊心耶~~」

「不妙,好好笑,超~帅气的啊~」



我觉得自己没有说什么好笑的事,但不知为何却使得她们爆笑了起来。不对,比起爆笑来更像是嘲笑吧。

干嘛啊。龙套脸也是自尊心啊喂。



「够了。明明我难得给了你个机会。看样子你比我想得还要愚蠢呢。愚者就像个愚者,尽量伴随着后悔度过剩下的学院生活吧」



园山用一副像是在看垃圾一样的表情这样说后,把视线望向足立同学。



「太好了呢,足立。从今天起你就正式从孤独中毕业了哦」

「诶……?」



突然被搭话的足立同学像是吃了一惊般叫了一声。

对之,园山则是用一副在说「感恩戴德吧」般的表情说道。



「你理解力真差呢。我是说,从今天起就不再无视你了哦。作为交换,你也给我无视这个男的」

「……」



嘛,是会変成这样呢。

比起欺凌对象增加来,改変对象要好得多。

乱加人数,导致被欺凌者们团结起来的话会很麻烦,就算不会那样,「并非独自一人」这一点也会成为很大的心灵支撑。

她正是因为明白这个,才提出那个提案的吧。这家伙相当习惯欺凌人呢。



但是,足立同学的反应却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我不」

「……哈?」



足立竟然以坚决的态度做出了拒绝。



「……是我听错了吗?」

「你没有听错。我不打算顺从于你们。你们想要无视的话,无视就是了。我才不会屈服于你们这种人,弃河合君于不顾的。绝对不会!」



……讨厌,好有男子汉气概。



……玩笑先放一边,只见足立同学皱着她那可爱眉头成川字,如此这样断言后,六人全都愣了一瞬,随后猛地怒气暴涨。



「你丫的……!!」

「你个死婊子……!」

「少瞧不起人啊!!」



那三名男生往前走出,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糟糕。这真是意料之外。

虽然跟三人打,老实说挺呛的,但我身为一名男子汉大丈夫,在这里必须得出头吧。



但是,在我正准备起身时――园山轻轻抬起了手,制止了三人。



「是吗……那你就尽情跟这个不起眼的男的好好搞吧。哼哼,孤男寡女,挺适合你这个轻佻婊子的」

「……我才没有做过那种事」

「阿啦,是吗。随便了啦,那么你们就尽量好好相处吧」



满是挖苦地那样说完后,园山转身离去。

为了泄愤,我朝着她那背影喊道:「不用你说,我们也会好好相处的啊」



园山装作没有听到的样子,离开了,但跟在她身后的两名女生却刻意大声地说道。



「那算什么。那个转校生是不是被足立用身体给勾引住了?」

「啊,很有可能呢~~刚碰到的第一天就卖骚也太糟糕了啊」



接着她们发出粗鄙的笑声。

我因那毫无根据的侮辱而不禁血气涌上心头,但我通过慢慢地深呼吸,来抑制住了怒意。



那种手段,要是认真去理睬的话就输了。

既然对方要无视我方的话,那么我方只要以彼之道还彼之身就行。

我不再想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事已至此,那么就直接杠到底。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能无视老子到几时!?



「……河合君?」

「诶?啊,干嘛」



就在我独自燃起战意时,足立同学有些诧异地跟我搭话了。

我转过身去,就看到足立正露出一副满是歉意的表情。



「对不起。我是不是,多管闲事了?」

「诶?你指什么?」

「刚才那个……好像还把你给卷进来了……」

「啊……不,才没有那种事。不如说那样子很帅气。居然那么坚决干脆地跟六个人正面抗争,简直出乎意料,所以吓了一跳啊」

「才、才不是那么了不起的事……」



足立同学微妙地有些支吾,同时红着脸颊,移开视线。好可爱。



为什么这么好的女孩会被无视呢?噢不,原因我大致猜到了。

反正肯定是那个园山,因为自己不处于学院阶层的顶点就不肯罢休的扭曲自尊心作祟,而设法孤立足立同学吧。

要不然的话,像足立同学这么可爱、待人和蔼、有着坚定的自我跟正义感的女孩,根本不可能会変成被欺凌对象。不如说,我觉得如果她在我之前那所学院里的话,毫无疑问会是学院偶像。



「啊,对了。这个,谢谢你」



我打算把一直拿着忘记还的手机还给足立同学,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忽然在我的手中响起了音乐。



「啊、抱、抱歉!?我忘记调成振动模式了!」



我因那一熟悉的音乐而整个人僵住时,足立慌慌张张地快速抢走手机,关掉音乐。



「刚才那个来电铃声……是Blue Dreamers的“Shake”对吧?你喜欢那首歌吗?」

「啊,嗯……那个,不只是“Shake”,我最近超迷Blue Dreamers的歌……」

「是这样啊,谢谢你」

「?……为什么你要道谢?」

「……果然没有注意到?」

「?」

「我是Blue Dreamers键盘手兼队长的修……」





…………………………





「呃~~」

「那个表情!一点都想不起来是吧!你那完全就是一副『Blue Dreamers的键盘手长什么样来着?话说,队长不是吉他手&主唱的阿正吗?』的表情吧!!」

「!?才、没有那种事……」

「一边把眼睛移开一边否定,可是一点都没有说服力啊!?我长什么样?长这样子啊,喂!!」



我快速操作手机,打开Blue Dreamers最新专辑的封面。

在那张封面上有四名男子……我把位于最左边那名男子放大拿给她看。



「啊~~诶!?等一下、真的!?你真的是Blue Dreamers的队长!?」

「所以我都说了我真的是啊」

「诶~~~~~~~~!!?」



足立同学情不自禁地站起身来大声喊道。这样子,其他同班同学怎么都会对她产生反应。

可能是听到了我们的对话内容吧,全班的视线都刺向了我。

「诶?真的是Blue Dreamers的队长?」「是真的啊!你看这个!」「骗人~我可是他的粉丝啊!」「为什么他会转到这所学校来!?」从教室各处传来了这种兴奋的窃窃私语声。



……这样啊~~果然谁都没有注意到啊~~明明我完全没有变装啊~~

本名河合骏介也很普通地公开着的,我也有好好自我介绍过了啊~~



嘛,我经常又被人这么说哦?

「哪怕是在街上擦肩而过也绝对不会认出来」

到现在,我一个人去参加电视节目录制时,还会被拦在摄影室的门口哦?就算我说我是乐队成员,也经常被误解成经纪人哦?

乐队里键盘手很不显眼是怎么搞的?明明在位于舞台后方这一层面上,太鼓手应该条件跟键盘手是一样的?



倒也没事,反正我也已经习惯了哦?毕竟明明其他三名成员都是帅哥靓仔,就只有我一个是张龙套脸啊!!

有三个帅哥靓仔在,要是长得难看的话,反而会留下强烈印象啊!!

但是我并不丑啊!我长得很普通啊!颜值偏差值52啊!到头来,并没有被人欺凌,仅仅是不起眼啊!!



诶?你问那为什么我是队长?

因为作词作曲都是我在弄啊!!

不如说Blue Dreamers的其他三名成员全都是我抓来的啊!我在找有着理想之声跟有着演奏技术的人员时,正好符合条件的全都是些帅哥啊!我完全没有打算在那个方面讨好女生啊!!





呼~~呼~~……





我不由得在脑内大肆泄愤。可能因此而导致我散发出了负面气场吧,只见足立同学一副非常抱歉的样子,缩着身子道。



「那个……对不起。不过,我是真的很喜欢Blue Dreamers的歌……」

「……啊,嗯。不用介意啦。我已经习惯这样子了……」

「啊……是、是吗……」





……………………





好、好尴尬。



我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任由沉默降临我们之间。

虽然周围好像挺热闹的,但我跟足立同学之间却漂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微妙氛围。



在这样子寻找着话语中,班主任走进了教室,开始开班会。



哈,明明好不容易感觉能跟足立同学打好关系的。

这种微妙的感觉要怎么办啊。我对下次的下课休息感到无比的不安……





*******





「然后,我超级喜欢那首歌的最后那一部分!」

「啊啊,那个啊。那个地方我们队伍里当时争论得挺凶的,不知道是用吉他维持余韵来结尾好,还是一口气接上去直冲结尾好」

「绝对是现在这样要好!!啊,但是,要是还有另一种模式的话,也挺想听一下那个的……」



结果,我根本不用担心什么。



足立同学尽管长得给人一种清楚系美少女的感觉,但其实是个深度摇滚迷。

她喜欢我们的歌曲这件事似乎也并不是假话,她甚至连我们大红大紫之前的狂热粉丝向的专辑收录曲都知道。

除此之外,她跟我在音乐口味上也有很多地方都一样,我们聊得相当起劲。



「诶!?河合君的爸爸是那个河合慎太郎吗!?那个音乐制作人!?」

「是啊。顺带一提,我妈用绿川京子这个名字当钢琴家……你知道吗?」

「我知道!那不是世界级钢琴家吗!!……诶?这样说来,难道河合君超级土豪?」

「我倒是没有那种自觉啦。他们两个都太忙了,根本没时间照顾我,甚至都把我丢住在名古屋的外婆家里」

「啊……所以你们才在名古屋活动啊?」

「对头。然后多亏了“Shake”很流行,我们打出了一片名声,所以我们也差不多打算把活动场地转移到东京来了。现在姑且是跟爸妈住在一起。嘛,虽然他们两个基本上不回来就是了」

「这样子啊……诶?那其他成员呢?」

「啊~~……那些家伙挺忙的啦……跟我不一样」

「哼~?」



总感觉从刚才开始,不仅仅是教室内,连走廊上都挺热闹的,但我才懒得理。

虽然我感觉到了自己被一堆人偷偷瞟着,但不关我事就是不关我事。

我现在正忙着跟足立同学聊天呢。一群仅仅是偷偷瞟我,却不上来搭话的家伙,我凭什么理会他们。



嘛,我是有感到六道左右像是要刺人一般的尖锐视线,但那种玩意,事到如今我鸟都不想鸟。

无害之物自然是统统无视掉啦。





*******





在那之后,我也每天都跟足立同学在学校里聊有关音乐的事,不断加深关系。

足立同学是个真的音乐迷,我们互相借给对方自己喜欢的乐队的CD,聊天时从来都不会缺话题。



在这段期间,其他学生、尤其是待在同间教室里的同班同学向我投来了超级想要过来搭话的视线,但我依旧继续全都无视掉。

去理睬一群在意那个“公主(笑)跟她不愉快的小伙伴们”的眼色、没有胆子上来搭话的家伙们,根本就是浪费时间。有那种美国时间,不如拿来跟足立同学聊天,这样远要有意义且快乐些哇。



被全院学生无视的深灰色学院生活?这是跟志趣相投的美少女一起构筑二人世界的蔷薇色学院生活,咋啦?





*******





「河合君,我听说了啊!下周你要在S电视台出场是吗?」

「嗯。好久没有参加直播节目了,稍微有点紧张」

「真好啊,下周A’z也会去吧?我也好想去看……」

「啊……说起来你是他们的超级粉丝来着呢」

「嗯……我姑且有参加抽票,但没有抽中……」

「嗯~……怎么也没办法准备观众席,那要不这样子吧,我帮你从A’z那两人那里要个签名来?」

「诶!?能拜托你去要那个吗!?」

「啊,嗯。我跟那两个人关系挺好的。嘛,签个名而已,总能弄到手的」

「真的吗!!?呜哇,谢谢你!!」





同班同学正用想要成为伙伴的眼神望着这边!





战斗

魔法

▶无视





阿骏选择了无视!





*******





「足立同学,我有下次我要出场的摇滚音乐节的门票,你要吗?」

「诶?我可以收下吗?」

「嗯,我用出演者特权得到了一张。方便的话,我希望你能来看」

「我想要我想要!呜哇,超好的座位啊!」

「嘛,毕竟是特邀嘉宾用的SS座位」

「谢谢!我绝对会去看的!」





同班同学正用想要成为伙伴的眼神望着这边!





▶战斗――无视

魔法

无视





阿骏选择了无视!





*******





「早上好,河合君……你在写什么呀?」

「早上好,足立同学。这个?稍微有点歌词灵感了,所以记下来」

「诶!那个,难道说是新歌的歌词?能给我稍微看一下吗?」

「啊~~嘛,行吧。给」

「谢谢!……好厉害呢。你是怎么想出这种歌词的啊?」

「这个嘛……嗯~……凭感觉?」

「嘿~~真的好厉害。完成后能让我听一下吗?」

「行啊……这周周末大概能把作曲搞定,要不然你来听一下?那个……去我家」

「诶?……河合君家里?」

「嗯。啊,果然女孩子一个人去男生家里很不妙吧?」

「不!才没有那种事。我想去!」

「诶,啊,是、是吗……嗯,那我准备一下吧」





班上男生正一脸羡慕地看着这边!





战斗

▶魔法――Neglect(无视)

无视



阿骏使用了无视魔法!





*******





「能打扰一下不?」





学院女王来搭话了!





▶无视

无视

无视





无法无视女王!





「喂!你有在听吗!?」



……超级烦人啊。



「……干嘛啊?」



我一脸嫌麻烦地回应后,很明显地看到园山的嘴角有在抽搐。

不过,她在为了排解怒意般把头发甩至身后之后,用平时那种自大的态度说道。



「我改主意了。我让你当我的亲信」

「……哈啊?」



这个女的在讲啥啊?脑子里开花田了?(※注:犯花痴,或傻了的意思)



嘛,我也猜测得到园山提出这种事的理由啦。

最近我往学院的里部揭示板上,投稿了我跟枫花一起拍摄的照片,或者是我出演的Live的照片(诶?从根本上搞错了揭示板的使用方法?嘛,别在意这种小事啦),然后在前段时间发现了有趣的玩意。

那就是,我在新的揭示板上发现,那里写满了对园山她们的不满。



在「那些家伙太狂了」、「那些家伙真的好烦人」等评论中,有着一些稍微有趣的评论。

那就是「都是因为那些家伙的错,弄得我不能问阿骏要签名」。



其实自我转校以来,在园山她们看不到的时候(上下学途中),我被学院里的同学请求了很多次签名。

但是,我全都拒绝了。

拒绝的同时,我还用一副充满了关心和慈爱的表情说:

「要是这事被园山她们知道了,你或许被変成被欺凌的对象。我不能把我重要的粉丝暴露在那种危险中啊」



由于还有这种事,所以园山她们正以现在进行时,顺利地失去着向心力。甚至到了被人在匿名揭示板里大骂特骂的地步。



注意到那事的园山,大概是企图通过拉拢我来平息事态吧。

但就算是那样,一上来就是一句「我让你当我的亲信」,我觉得她真的是脑子里有水。



「你是笨蛋吗?你对一个有女朋友的人,在他女朋友面前说些什么呢你?」

「哈?女朋友?」

「你没注意到吗?我和枫花在一周前开始交往了哦?」



话音一落,教室内顿时炸开了锅。

嘛,我都有互相喊对方的名字了,也有很普通地牵着手一起上下学,所以应该也有相当多的人已经察觉到了吧,但直接把这事明说出来,这还是第一次。



我在一周前把枫花叫到家里去时,跟她告白了。

然后平安无事地得到了她的同意,正式成为了一对恋人。人生中首位女朋友,而且还是超级美少女,Yahoo!



老实讲,我现在满脑子都在想枫花的事,关于园山她们,我是打算她们不来干涉我们的话,我就继续无视她们,但我现在改主意了。



「嘛,随便了,你要是跪下磕头来拜托我的话,我倒不是不能考虑一下」

「……哈?」



我一边指着教室地板一边微微笑着这样说道后,园山整个人都惊呆了。



「所以啊,我是在说,你要是想求我的话就跪下磕头。嘛,我也只是考虑一下,完全没有答案的打算就是了呐」

「什、你、你……」



恐怕,她至今为止从来都没有被人说过这种话吧。

只见园山涨红了脸,不停地张合着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样一来,开始叫嚷起来的自然就是她那两个女跟班。



「喂,你这人――」

「少狂――」

「给我闭嘴啊,顺手牵羊惯犯还有援交女」

「「什――」」



说中了吗。真是简单易懂的反应。

你们脸上都写着「为什么会知道那件事?」这么几个字喔。



「咱家的经纪人可是挺优秀的呢。除了我以外的成员经常被跟踪狂啊,或是其他麻烦的粉丝给盯上。他经常会处理那类事情,所以很擅长调查成员周边的情报」

「什、那种事……」



张合着嘴巴的変成三个人了。

我再看向她们身后的三个男生,绕有深意地笑着。



「你们的事情也全都调查清楚了喔。嘛,都是些不Rock的家伙呢」



我一说完,跟班们就全都惊慌失措地离开了教室。

被留下的园山也立刻追了上去。

教室内开始充满跟先前不同的骚乱。

这样一来,她们的向心力就进一步往下掉了。嘛,实际上我只有情报,并没有证据就是了。

即便如此,照现在这个情况,或许能在那些家伙们来之前把这事摆平掉。





*******





――当天放学后



我跟枫花一同回家,途中聊着园山她们的事。



「话说回来,他们比我想象得还不会闹些大事呢。我还想像过她们会做些欺凌人、对我们拳打脚踢或者弄坏我们的东西之类的过激事情」



我还想象过那类事态,在包里装了录音工具跟护身用的电击枪。

结果到头来,至今为止我们被做过的,也就来自于全院学生的无视跟坏话。

由于我是名人,所以她们或许不怎么敢对我动手动脚吧,但老实说我还想过她们会做些更加触碰法律法规的事,所以现在感到有些失望。



在我夹着那种失望随意地嘟哝了一句后,枫花突然进行了爆炸发言。



「诶?我有被做过那种事哦?回家路上有突然被四个男的给围住过」

「哈啊!?」



那是什么,我第一次听到!?



「喂,没出事吧?」



我不自禁抓住她的双肩这样问道后,枫花就慌慌张张地说道。



「没、没事!没有一个人受到骨折以上的重伤啦!警察也认同那是正当防卫了!」



…………嗯?



我耳朵出毛病了吗?总感觉我刚才好像听到了奇怪的辩解?



「严、严格来讲是有一个人心脏稍微停止了一下……但我立刻就给他做了心脏复苏,好像也没有留下后遗症,所以没事啦!……嘛,虽然有断了几根肋骨就是了」



嗯,我没有听错呢。

不妙,我现在,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战栗啊。



「呃~~……抱歉。那也就是说,枫花你击退了四名男生吗?」

「是啊?我没有说过吗?我从小就有去附近的古武术道场,在那里学过护身术」

「我从来没有听你说过啊!?」

「是吗?嘛,那个道场原本是面向男性开的,但有一个女性代课师傅在,她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嘿」

「你看这个。这是那个女性代课师傅自创的面向女性的护身术指南。很厉害吧!」



枫花这样子说着,很是骄傲地包里取出来是一本手写的笔记。

由于她笑得很灿烂,所以我下意识就接了下来……



「……我说,这个没有弄错吗?」

「诶?没有弄错啊?」

「不是,但这个……」



封面用花样圆体字写着『如此一来不论怎样的男生都能一招KO☆拿下男生的秘密技巧♡』,在下面写着『更科美津子』,似乎是笔者的名字。



……不管怎么看都是恋爱指南啊……?

我尽管感到诡异,但还是翻开了封面――――



「噗!!」



喂!?从第一页起就是用详细的图配上文字列出人体的要害啊!?



之后的内容全是如何攻击那些要害!!

吓人吓人吓人啊!!



这个「一招KO」不是字面意思吗!拿下的不是“心”而是“意識”吗!!太吓人了哇!!



「谢谢。总之我明白枫花你很强了」



我觉得出于精神卫生考虑,还是不要再继续看下去为妙,于是在恰当的时候就合上笔记还给枫花。



……现在她收笔记时,我在她的包里看到了一本封面用同样的字体写着字的黑色笔记本……不对,那肯定是我的错觉吧。

感觉本子封面上用红色字体写着『禁招』,但既然笔记本是错觉的话,那么这些字肯定也是我的错觉吧。嗯。



我莫名地感觉后背一阵发寒,同时改変话题。



「然后呢?还有被弄坏过什么东西不?」

「啊,嗯……被人打开了存衣柜,把放在里面的体操服给撕碎了……不过我之后把代理师傅给的药涂在存衣柜的把手上后,第二天有个同学的右手绑满了绷带,在那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生过那种事了」

「那个代理师傅肯定是个很不妙的家伙吧!!」

「才没有那种事哦。她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哦?她还肯陪我一起商量怎么应付欺凌。她说她也有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女儿,没办法放下我不管」

「啊……是吗」



总感觉误打误撞得知了恋人意外的一面。

不过,也多亏这些,至今为止的欺凌才没有変得越来越严重,所以我应该感谢一下那位代理师傅……或许。



「但是啊……嘁,那些家伙连那种事都干过吗」



真是听到了超来气的事。

如果只是命令其他人无视别人的话,那姑且还好讲,但我万万没想到她们居然做得那么绝。

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