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下篇】

第一卷 【下篇】

「OK,那我也跟其他两人说一声。回见」

『噢,回见』



我在挂掉阿骏打来的电话后,大呼了一口气。

那呼吸由于心中无法抑制的激动情感而断断续续地发颤。



「怎、怎么了啊?阿正。杯子马上就要裂了哦?」



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跟我搭我的是,坐在我对面的、同为乐队成员的上沼树。

他是一名外貌呈中性,性格柔弱的美少年,在乐队里担任贝斯手。我们都叫他阿树。

他活用他那端正的容貌,最近还在当模特。



我按照阿树所说,看向自己的左手后,发现我正死死地紧握着杯子,将其摁在桌子上,发出喀哒喀哒的声响。

看样子我为了故作冷静,结果在不知不觉中左手用力过大了。

再这样下去,就真的会跟阿树说的一样,杯子上出现裂缝了,于是我慌忙松开手。



「怎么了?砸东西可一点都不Rock喔?」



这样说道的是坐在我斜对面的、同样是乐队成员的东堂银司。

他是一个染着金发的狂野系帅哥。虽然由于他基本一直都戴着黑色墨镜,所以乍一看的话,还真不怎么清楚他是不是帅哥就是了。

他在乐队里担任太鼓手,我们都叫他阿银。



「Rock」是这家伙的口癖,但哪怕已经他认识两年半了,我也没太弄清楚他Rock的标准是什么。

恐怕他自己心里也没有明确的标准,只是随口那么一说,所以包含我在内的所有成员都已经无视他那个了。

但是,他这个似乎在娱乐圈深受好评,最近他还以不可思议系帅哥的身份,参加了综艺节目的拍摄。



这两人加上担任键盘手兼队长的阿骏――河合骏介,以及担任吉他手&主唱的我――阿正、小泉正人,就是摇滚乐队Blue Dreamers。



现在我们三人正聚在常来的味噌炸猪排店,举办庆祝完成工作的庆功宴,以及就下周一前往东京一事的誓师大会。



「抱歉,听到了件有点很气人的事……」

「嗯、嗯。这样啊。不过,咱们姑且先冷静下来?你眼神超吓人」

「是啊。因愤怒而忘我可一点也不Rock啊」

「阿骏那家伙,好像在转去的学校里遭到了欺凌,被全校学生无视着」

「「很好,那么开战啊」」咔嚓



响起了某物破碎的声音,于是我朝声源望去,就看到阿银抓着的杯子裂开了。

……别用太鼓手的握力去用力抓杯子啊。话说,你的Rock去哪里了啊。



「客人!您没事吧!?」



碰巧路过的女服务员慌忙取来了抹布。



「抱歉,不小心弄碎了」

「不,您没受伤就好。马上就给您拿新的杯子」

「有劳了……嘁,一点也不Rock啊」

「诶?Rock?那、那个……请问是要加冰吗?」(※注:Rock一般是摇滚的意思,但在日语里有加冰镇石的意思,也就是一种冰镇后的喝法)

「诶?哈…………啊啊!不是,那个,好的……麻烦您了」



笨蛋。这里有个笨蛋啊。



我用温热的眼神注视着听到意料之外的回复后露出原来的性子的阿银,这时,邻旁的座位响起了声音。



「阿啦,小骏。他已经把那事跟小正说了吗」



说这话的是我们的经纪人――村崎透。

他是名身材高挑,偏下垂眼,眼神温柔的美青年。

在他右眼的下方有颗泪痣,看上去特别性感。整体容貌,就经纪人这个职业来讲,有些太过华丽。



顺带一提,娘娘腔是角色设定,他本人似乎是很正常的。

由于放着不管也会溢出的色气,导致他会无意识地俘虏女性的心,所以他就故意扮演Gay,来牵制女性……原因好像是这样子。

不过,由于当了太久了娘娘腔,于是最近这种语调変成了他平时的说话语调了。



尽管如此,透哥作为一名经纪人的本领也是超一流的。

日程表管理自不用说,乐队成员的身体情况管理、日常的小关心和纠纷处理,他都做得很完美。

他时时刻刻都在支持着我们。没错,那就如同饱含温柔和包容力、爱照顾人的女性慰劳自己的恋人一般…………不是,这最多只是在举例哦?他可是个正常人……应该,嗯。



总之,他是一名优秀到自从他来了后,我们就几乎没有感到过不方便的经纪人。顺带一提,我们成员之间在暗地里都叫他透啦A梦。有麻烦时就找他的透啦A梦。



「透哥已经听阿骏说过了吗?」

「嗯……算是吧。前段时间去东京的时候,姑且有听他谈过这事,然后我稍微去调查了一下欺凌主犯们。他之所以没跟你们说,会不会是想在你们去那边之前,把事情解决掉呀?」

「是吗…………然后呢?那些人都是些什么样的家伙?」



「欺凌者的中心人物是理事长的女儿。好像原本就是个娇生惯养的任性女生,初中的时候她跟她父亲说些莫须有的事,把当时警告过她平日言行的教师给赶了出去。似乎是因此尝到了甜头,升入高中后,她就接着父母的威,越来越放肆。她的父亲,理事长也是一旦牵扯到女儿的事就会变得很天真……或者说是降智,所以现在不但是学生,好像就连教师都无法忤逆她」

「娇生惯养的任性公主么……在阿骏看来肯定会很不爽的吧」



阿骏自立心很强。

可能是因为自幼就离开双亲生活,他有种不愿事到如今还去依赖父母的坚持。

尤其是,他父亲是著名的音乐制作人,因此他要是借助他父亲的工作,肯定能更轻松地出道……

但他本人却说:「我之所以会进入音乐业界,绝不是因为向往父母的职业!所以我决不会找他们帮忙!!」

他不求助于父母,似乎并不是因为与父母之间的关系很糟。



不过,正因为他是那样一个人,我才想跟随着他。

不仅仅是我,阿银、阿树以及透哥应该都是这样的吧。



我和阿骏就读于同一学校,在进行轻音乐部的活动时被他发掘的。阿树和阿银是在live house (现场演奏音乐的店)里演出,然后由阿骏从他们的乐队里挖来的。

透哥是位干练的经纪人,在业界内十分抢手。当时他马上就要决定去当某偶像团体的经纪人了,最后也被阿骏全力给拉拢了过来。

阿骏在那时所展现出来的艺术性土下座,在如今也是我们的一个话柄。

不过,我们为他那份热情和拔群的音乐品味所吸引,聚集在了一起。



现在我们觉得我们五人是最棒的伙伴,也认为阿骏是把这些最棒的伙伴拉到一块儿的最出色的队长。

正因如此,我们才无法原谅侮辱并打算欺凌我们那位队长的家伙们。



「她还有几个跟班,两女三男。比起公主大人来,或许这五人反而更棘手呢。跟仅仅是个任性公主的她不一样,这五人完全是些不良。偷鸡摸狗、援交、恐吓、暴力和强奸。虽然都还只是些传言,但我调查一下他们在学校外的行动后,立刻就掌握了这么些情报了。虽然不知道到哪一程度是真的,不过嘛,无风不起浪呢……」

「原来如此,是真真正正的人渣啊」



娇生惯养的任性公主和她的人渣跟班们,不管是哪边,都不是些够格侮辱咱们队长的家伙呢。

那种家伙们竟敢不自量力,去找咱们队长的茬……行嘛,既然他们有心的话,那咱们也彻底干到底。我倒要看看他们能装作山大王到几时!?



「原来如此……既然是这样,那就没必要跟他们客气什么了。我们来把暴君从王座上扯下来吧」

「是呢。教一下他们什么是真正的Rock吧」



免了,那种事不用教他们也行。



「……嘛,Rock不Rock之类的先放一边,既然要干的话,那就干得彻底点。让他们后悔居然敢瞧不起我们的队长吧」

「嗯」

「噢」

「……禁止做过头哦?嘛,只要不是闹得太大,我都会帮你们摆平的就是了」



瞥了一眼干劲十足的我们,透哥这样子嘟哝道。

不用叮嘱,我们也不打算堕落到跟他们同一地步去啊。

只不过嘛,会夺走他们在学院里的地位就是了呢。



*******



――星期一



因为打算至少在转学第一天一起去上学,所以我们三人在新居等待着阿骏他们。

这间房子是我们三人的家,是由我、阿树和阿银合租下的一间公寓。



「说起来,阿骏的女朋友也要来?」



阿树一边穿着新校服,一边像是突然想起事来般这样说道。



「啊……好像是的。嘛,说起来,最开始受欺凌的人好像就是那位女朋友,作为当事人,让她知道我们的计划要好些吧」

「说得也是」

「话说回来……连阿骏也终于交到女朋友了吗」



该怎么说呢,莫名地有些感慨颇深。



阿骏是个最棒的家伙,结果他却一直都交不到女朋友。说实话,我觉得周围的女生都很没眼光。

嘛,在之前的学校里,接近他的女生全都是些以我为目标、只把他当做是跟我搭上关系的跳板的垃圾,所以他交不到女朋友也是没办法的吧。



对于他交到女朋友一事,我真心地感到开心。但我担心的是……



「那个女朋友……没问题吗?」



阿银慢慢地小声说道。



对,我也担心这事。

谁能断言,阿骏的女朋友不是之前那所学校里的家伙们的同类?



想要「名人的熟人」这一身份,或者是想要接近艺人,获得其吃剩下的残渣的鬣狗。

要是阿骏的女朋友是那种人的话,我绝对会容不下她的吧。



「嘛,听阿骏说,她并不是那种女孩,不过……恋爱是盲目的呢」

「是呢。这里就用咱们毫无遮蔽的火眼金睛来好好审视她一番吧」



这样说着,阿银用手指往上推了一下墨镜的鼻托。



……既然说毫无遮蔽的火眼金睛的话,就把墨镜给我取了啊。

话说,这货打算戴着墨镜去学校吗。



「阿正你没有从阿骏那里问过她是怎样一个女孩吗?」

「哎呀……听你这么一说,我才发现我基本上没问过呢。总之他说过是超绝可爱,但他当时的声音听上去感觉超痴迷的样子,哪怕是隔着电话,也让人感觉很难受,所以我就没再多问了」

「真辛辣呢……毕竟是他交到的第一个女朋友,会那样也很正常吧」

「说起来,你不也只有一个女朋友吗」



阿树从初中起跟他的青梅竹马交往了,且他对她一心一意。

我?我过去有跟三个人交往过,但都没有持续太久。现在是单身。

阿银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我觉得他大概没有女朋友。



「嘛,总之……在他说出超绝可爱这句话的时候,就可以确定他已经挺盲目的了呢。我们必须得上点心……」

「喂喂,说不定是真的超可爱也是有可能的吧?」

「哪怕是在平日里就看惯了艺人和偶像的我们看来也是那样?正常想想,那很明显是有夸张成分吧。情人眼里出西施不是?」

「这……确实是哈」

「嘛,我的女朋友也超绝可爱就是了」

「你也挺痴迷你家女票的」



仅限在照片上看到的,阿树的女朋友应该不是那等美人才对……



就在我们聊着这种事之间,正门处的门铃响了。

我们中断聊天,确认下物品后,一齐朝着正门走去。



「呦」



我们一打开正门,就看到阿骏举起手,跟我们招呼了一声。

我们回应着他,同时看向他的身后――



「初次见面,我叫足立枫花,现在是骏介的女朋友」



超绝可爱。

诶?这是什么情况。

她真的比那些普通女演员和偶像都要可爱得多啊?



她正是我至今为止从未见过的那类美少女。

她有着一头修剪得很整齐的乌黑长发,发型为所谓的「姬发式」,与她清秀的外表很是相符,看上去简直就像是江户时代的公主殿下,有种和服超级适合她的感觉。

不但如此,她身上的氛围以及她的语调全都亲易近人,毫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这就是阿骏的女朋友、吗…………不好,下意识就咬紧牙齿了。



「冷、冷静点阿正……嫉妒也太不Rock了喔?」



阿银小声地这样说道,同时再次往上推了下墨镜。

你自个不也声音发颤吗。还有手指也是。



「哇~~~好厉害。Blue Dreamers的成员齐聚在一起,我好感动~」



没有注意到我们这副模样,足立同学天真无邪地笑道。

可恶,笑起来的样子也超可爱啊,喂。



「怎么说呢……抱歉了」

「嗯,总感觉很抱歉」

「对不起了」

「哈?你们在说什么事啊?」

「??」



我们不禁向着有些惊到了的两人低头致歉。



*******



之后,待冷静下来后,我们五人终于朝学院走去。

途中,我们跟阿骏说了我们三人一起策划,并命名为『赶暴君下台大作战(命名 by 阿树)』的计划,但……



「诶?不是,用不着做那种事啦」



听完我们的计划后,阿骏最先就是这么说道。



「诶?可你不是说要把他们拉下王座吗?」

「哎呀~那个时候我因为从枫花那听到的事,有点点血气上头了。冷静下来想了下后,我发现他们失去权力后,我也会头疼啊」

「为什么?」

「这个嘛……要是他们『无视我和枫花』的命令失去效力的话,到现在为止一直无视我们的人,很有可能会黏上来不是?」



「这……说得也是呢」

「诶?还有会做那种不要脸的事的人吗?」

「喂喂,阿树……你也在刚出名,就在学校被『自称朋友』或『自称老粉丝』的人给围了吧?都遇到过那事,你能断言真的没有吗?」

「唔……这……」



听了阿骏的话后,阿树也无言以反。



那是我和阿骏都经历过的事。

「想要沾有名艺人的光」,我曾被一群怀着这种显而易见的企图的人再三接近,都被弄得有些轻微地不相信人类了。



经历过那种事的我的直觉告诉我。

阿骏所暗示的展开十分有可能发生。



「我个人是不想跟那种家伙打交道。而且说实话,朋友有你们几个在就足够了。话虽如此,但要是一一冷冰冰地对待主动凑上来的人,我的评价会変差的吧?所以,还是把被无视这种状态给持续下去要好些啦」



阿骏说的话,我十分理解。



如果对方是毫无企图的人的话,我也会想跟他成为友人。

但是,通过过去的经验,我深知那是很难的。

所以真心话就是,那么就干脆放着现在的状况不管。



阿树和阿银似乎也对此表示同意。

但是――



「足立同学觉得这样好吗?」



我对另一名同行者――足立同学搭话。

我们是无所谓,但她有没有想要女性朋友呢?出于此担忧,我这样子问道,但……



「我已经被无视了一年半多了……没办法做到事到如今把事情当作从来都没发生过,去跟其他人打好交道啦,所以我无所谓哦?而且又不是在学校的交友关系就是全部」



足立同学这样子毫不犹豫地说道。

……这个女孩,跟外貌不相符,莫名地很有男子汉气概。



在我们聊这聊那期间,上学路上其他穿着同一校服的学生偷偷地望了过来 。

因为是转学第一天,所以我们相当早就出门了,但也还是不可能完全不跟其他学生碰上的吧。

所以,这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的事……



「呐,你快看那个!」

「诶?假的吧!」

「喂,那不是Blue Dreamers吗?」

「噢哇!这不是全员都在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话说,他们穿着咱们学校的校服喔!」

「难道是转学!?真的假的!?」



嗯,果然超级引人注目呢。恐怕是因为阿银的墨镜吧。

还是没有阿银的那副墨镜,我觉得肯定不会这么快就暴露了……

嘛,不管怎样,都只是时间问题啊。



「那,我们的目标不是打倒暴君,而是建立独立国家?」

「阿树,说得好嘛。嗯,就是这么回事。用互不妨碍的关系,随便地应付一下是最棒的」

「是吗,那得重新拟订一下作战方案了」



以阿树的话为基础,我们重新拟订了计划。

想要在不降低我方声誉的基础上,高傲地孤立,该如何做是好?

在我们把大致的内容都归纳好时,抵达了学院。



看样子情报似乎已经传开了,在穿过校门的同时,我感觉从有视线从四周聚集过来。

到处都是些毫无意义地埋伏在操场里的学生,在教学楼的窗户前也聚集着超级多的人。



但是,谁都没有跟我们搭话。

所有人都只是围在远处望着我们,无一人打算接近过来。



(嘛,原因多半是因为我们跟阿骏还有足立同学在一起吧)



看来,他们两人被无视的事是真的。

听到从周围传来的「跟他们在一起的女生不是……」或「被园山同学盯上的话……」等话后,我很是清楚了那一事实。



(嘁,果然还是很不爽啊)



但是,我得忍耐。

我们并不是来找架的。

在对方没有找上门来时,都得无视啊无视。



我们对再次直接面对的现实在心中感到气愤,但表明上确实面脸笑容地朝着教师办公室走去。



*******



「呃~~今天给大家介绍一下转学生。请进来吧」



我在遵循班主任的指示走入教室后,教室内顿时嘈杂了起来。

在众多如同针尖般尖锐的视线注视之中,我昂首挺胸地走到讲桌前,然后全力露出营业示微笑。



「我是转学生小泉正人。我想在座诸位里有人是知道的,我现在正在叫做Blue Dreamers的乐队里进行着音乐活动。由于在名古屋里的工作都告一段落了,于是就晚了些转来了贵校」



在说到这里后,我喘了口气,然后说出了事先准备好的话。



「还请大家多多关照我和乐队其他成员,【包括我家先来贵校的队长在内】」



在我说完这句话时,教室瞬间鸦雀无声。

接着,在下个瞬间出现了与先前不同的喧嚷。



嘛,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也请大家连我家队长一起多多关照」。只不过,学院的女王陛下有下令「无视」那位队长阿骏。

好了,该怎么办呢?他们究竟会如何行动呢?



我走入正心怀困惑地吵吵嚷嚷着的同班同学之间,走到自己被安排在窗边后方的座位上坐下。

结果,我们四人全都在不同的班级。

不过,现在这会儿,阿树和阿银应该也在各自的班级说了同样的话。



――「也请大家连我家队长一起多多关照」



这句话,明确地表明了我们是阿骏那边的。

在听了这话之后,是否还会有学生接近我们吗……



随着钟声响起,早上的班会结束了。



(好了,会変成什么样呢!?)



我屏息,若无其事注意着班上的情况。

接着,就有一名学生站起身,向我走来了。

然后那名学生――――



「喂」



我因一毫不友好的声音而抬起来头后,看到一名眼神凶恶的男学生站在我座位的旁边,狠狠地瞪着我。



「我是不是艺人什么什么的,但这所学院有它自己的规则啊,你可别太嚣张了哈?」



这名学生是园山的同伴。

据透哥和足立同学所说,每个班至少有一名园山的同伴,似乎像是哨兵一样在各班盯梢。

这个男的也是其中一人,现在是立刻就来叮嘱我的吧。



因此,我也用营业性微笑应对他说:



「我是不觉得自己嚣张了……不过忠告我就先收下了」



对方是一副找茬的样子来的,但我并不需要搭理他。

不如说,这样一来我就彻底确定了。

园山与其同伙完全就是我们的敌人。



「……嘁」



可能是对我毫不动摇的样子很不爽吧,男生咂着舌,离开了。

看来他并没有突然就冲上来暴力相向的胆子。



不过,刚才的对话已经被全班人看在了眼里。

状况変成这样,会向我搭话的学生已经……



「初次见面。小泉君……我可以这样子称呼你吗?」



来了。



我因出乎意料之事而吓了一跳,回头望去,就看到一名长得很老实的男学生站在我的座位前面。



「噢、啊、嗯。请问你是?」

「我是山田敏明。请多指教」

「啊,嗯」



我尽管心感吃惊,但却打算握住他伸出来的手,就在这时――――



咚!!



教室内响起了某种东西撞上的声音。



转头望去,就看到之前那个眼神凶恶的男生踢翻了他的桌子。

然后,他暴躁地站了起来,吊着眉梢,凶狠狠地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喂山田,你丫的几个意思?」

「……你在指什么?」



被这名男的一吓,山田君显得有些胆怯,但他也并没有后退,而是与之对峙。

于是,男生眉梢愈加吊起,大声怒吼道:



「你少特丫地装傻!!你丫的知道那个指示的吧!!你丫的是打算忤逆姫吗!?」



但是,山田君还是没有后退。

他从正面与之对峙,静静地说道:



「……如果我说是的话呢?」

「……你说啥?」

「我说,我已经不再打算顾虑你们了」

「你丫的!!」



话音刚落,男生就挥拳揍向了山田君。

但,惊人的是,山田君快速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然后直接硬生生地把他的手臂往上提。



「你、你丫的……」

「你以为我们会一直乖乖地对你们言听计从」

「嘁!」



男生咂着舌,甩开手臂后,一副暴躁得不行的样子走出了教室。



「呼……抱歉,吓到你了吗?」

「没有,不过……你没事吗?」

「哈哈,船到桥头自然直吧?而且别看我这样子,其实也是很强的啦」



山田君这样说着,困扰地笑了笑,接着再次向我伸出了手。



「嘛,虽然有很多事情……但可以的话,还请好好相处吧」

「……嗯,请多指教」



然后,我和山田君握手了。



*******



接着,来到了午休时间。



我们五人聚集在食堂的一个角落里,开着会议。

理所当然的,没有人靠近我们五人的周围。

结果就変成5人占用8人桌的样子了。



「那,阿树和阿银也交到朋友了呢」

「嗯,虽然只有一个人就是了」

「RockRock」

「哼~嘛,挺好的呢」



看来,在他们两个的班上也有不屈服于哨兵的威胁,向他们搭话的学生。

虽然我们并不是很想要朋友,但也并不是想刻意孤立。

如果能不在班上孤零零的,我觉得那也挺好的。



「那么所有人都避开了在班上孤零零的吗。不是挺好的吗」



我们四人中唯一一个吃着便当的人――阿骏大口吃着饭,一边这样说道。



……据说那是足立同学的手作便当。这家伙,明明秃了就好。

……不是,抱歉,我开玩笑的。真心话是,作为挚友,坦率地【祝福】他交到了【出色】的女朋友哦?



「多谢款待。今天的也很美味哦,枫花」

「粗茶淡饭,不成敬意,今天我也会去做晚饭的」

「可以吗?有劳你了」

「肯定行啦。毕竟还是放着你不管的话,肯定又不会好好吃饭的」



嗯,果然还是给我秃了吧。

在超过20岁时就给我快速秃了吧。

然后,就给我看着变差的发际线颤抖吧。



就在我在内心中进行着诅咒时,突然感觉到尖锐的视线。

我抬头看过去后,就看到六名男女正瞪着这边。



「阿骏……难道那些人是……?」

「嗯?啊啊,就是他们」



阿骏对阿树给出的回答,使得我确信了那6人组的真实身份。

看来那正是万恶之源「公主(笑)及其令人不愉快的同伴们」。



六人组一直瞪着我们,但在我方平静地反望过去后,过不久他们就默默地折返了。



「真是群有够恶心的家伙呢。看一眼就是一点也不Rock」

「别理他们。跟他们斗也是白费劲」

「是呢。实际上也有不顺从那些人,向我们搭话的人了。就算我们什么都不做,他们也迟早会从王座上滚下来的吧?」

「……但愿如此」



尽管嘴上是这么说,但我心中总有一丝怀疑。

那是近乎是挑衅的怀疑,并不是需要刻意在这里说出来的事。

但是,我在之前的学院里经历过很多事,对人际关系要敏感一倍,所以无论如何也舍弃不掉那份怀疑。



*******



我的那份疑念是在三周后変为确信的。

到了这时,其他同班同学姑且不论,我和山田是关系相对比较亲密了……至少表面上是的。



然后,他最近一副若无其事地样子说了:

有关于足立同学的坏传闻。



说「足立同学以前三天两头换男人」或「实际上足立同学是被称为『鬼姬』的有名不良」等。



虽然山田总是一副「我只是稍微听到了这些事而已,并不相信那些事哦」的态度说那些事,但……很遗憾,那种演技不可能骗得过我。



而且,在同一时期,跟阿树或阿银打好关系的学生也同样说了有关足立同学的不好传闻。

这已经……就是那么回事了吧。真是遗憾。



然后,通过今早从透哥那得知的情报,我已经彻底确信了那件事。

嘛,我早就对此心知肚明的。再说了,足立同学婊子论就算了,但不良论也太扯了吧。

「鬼姬」是个什么鬼。谁会信那种鬼话啊。



「小泉君,早上好」

「……噢」



山田今天也带着一副天真无邪的笑容跟我打招呼道。

然后他把脸凑近过来,跟说悄悄话般,小声跟我说道:



「你听我说,其实又有关于足立同学的话题了……」

「已经够了」



我冷冰冰地打断了他的话语。

接着眼神冰冷地直接说道:



「你是园山的同伙吧?」

「哈……?」



山田顿时目瞪口呆,同时班上吵嚷了起来



「在这座学院里,每个班都有一个该说成是哨兵的园山姬乃的同伙。这个班的话,就是那边那位三岛吧」



说着,我看向在我转校过来第一天就威胁过我的男学生。



「但是,实际上并不仅仅只有他一个。还有一个装作乍一看是普通学生的样子,掌握在哨兵不在的地方表示出要违抗园山的学生,然后告密,也就是能称为间谍的家伙在。那就是你,山田」



这样说着,我看向山田,就发现他眼中充满了动摇,拼命地想要维持住面无表情。



「我转学过来那天的那个是演技吧?那样一来,我就会相信唯一一个愿意当我的同伴的你是吧?然后你就在接近我之后,跟我说些有关于足立同学的坏传闻。从一开始你的目的就是这个吧?如果是唯一的朋友所说的话,或许我会下意识就相信了。要是连阿树和阿银也听到同样的传闻的话,那就更加容易相信了」

「喂,等一下啊。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和园山同学毫无关系啊。再说了,做那种事又有什么用啊?」



「有什么用?那当然是足立同学一个人変成坏人啊。最终是打算要我们三个对足立同学抱有不信任感,然后拆开阿骏和足立同学吧?然后你们就把足立同学一个人说成是欺骗阿骏的渣女,将欺凌她的自己正当化……大概就是这样吧?还真是有够绕远子的呢」



但是,既然足立同学已经是我们的同伴了,他们为了守护自己的地位,大概也只有使我们内部分裂这么一个方法了吧。

为此,他们演了一场好意,让间谍接近我们,然后做内部工作。



「虽然我不知道这是谁想出来的,但这种做法真的是真心让人感到恶心。竟然践踏别人的友谊。我已经有些把你当作是朋友了……真是失望至极」

「我、我……」

「我才不想听狡辩。在我真发怒之前,赶紧滚吧」



这样子恶狠狠地说完后,我摆了摆手,表示轰山田走。

山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似乎是承受不住来自全班的质疑及轻蔑的视线,直接走出了教室。



然后在当天,「园山姬乃的同伙为了孤立足立枫花,而安插了双重成员」的传闻传遍了整座学院。



*******



――当天放学后



我为了买晚餐而往家附近的便利店走去,途中我看到了熟悉的背影。



「足立同学……?」



看到那姬发式的乌黑长发,以及纤细的背影,我在想会不会就是足立同学。

看来她的目的地跟我是一样的。只见她走过斑马路,朝着哪怕天已黑也很明亮的便利店走去。



「足……噢」



我想着难得遇见,就打算跟她搭话,但眼前的信号正好変成了红色。

虽然并没有看到车子,马路也很窄,但我姑且还是等了。毕竟我怎么也是名一人,哪怕事再小,我也得遵守规则。



无可奈何之下,我只好一边看着像是足立同学的人影,一边等着信号灯。这时,突然有人从一旁搭话过来。



「那个……难道你是Blue Dreamers的阿正先生吗?」



呃,我姑且还是有戴着平光眼镜,変装过的……

这下子该怎么呢?



我迷茫着要不要承认,同时姑且是先望向声源方向,于是就看到两名跟我年龄相仿的少女。

站在前面、向我搭话的少女,是名将微微烫过的茶色长发绑成小马尾式发型,身上穿着时髦服装的活波美少女。

另一边,站在她身后的少女,是名拥有及肩黑发,一双细长而清秀的眼睛,服装和氛围都很稳重的清秀系美少女。



「……啊,嗯,算是吧」



观察到此,我坦率地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诶?如果不是美少女的话,我就不会承认了吗?哎呀,我只是看看是不是麻烦的粉丝而已啦!仅仅是前段时间刚碰上粉丝変成了跟踪狂,所以在警戒着而已!

……我这是在辩解些什么呢。



「唔哇,果然!我是你的粉丝!请、请问可以和我握手吗!?」



我和顿时笑容满绽、同时伸出手来的茶发少女握手了。



「啊,不好意思。请问可以拍张照片吗?」

「嗯,行啊」

「太好了!啊,姐姐,麻烦帮我拍张照」



茶发少女一边对她身后的黑发少女说道,一边走到我的身旁。



(姐姐?她们是姐妹吗?怎么说呢……还真是对容貌和氛围都对比鲜明的姐妹呢)



我一边想着这种事,一边对着黑发少女的摄像头摆出Pose。



「非常感谢!姐姐也拍一张不?」

「不,我就算了」

「诶~~~明明是难得的机会…………嗯?那边,好像不太妙吧?」



少女的视线望向马路对面的便利店那边。

我沿着她那视线望去――――



「什!?」



在便利店前的停车场,足立同学被一个看上去就品行不好的男性团体给围住了。

是名美少女的足立同学碰巧被不良团体给缠上了――――并非如此。

因为我在那有10多个人的男性团体里,看到3名熟悉的人。



「那些家伙……!」



那是园山的三名男性跟班。

三人全都站在足立同学的面前,在说着些什么。



偶然碰上的?不可能。要么是埋伏,要么就是尾随……

总之,可以肯定,现在的状况很糟糕。

我情不自禁就打算去帮她,迈出了第一步――――接着顿时停住。



我现在冲进去又能怎样?

我又没打过架。根本不懂武术。

比起进行那种无谋的飞蛾扑火,不是更应该先喊警察吗?



是啊,那些家伙也不可能在那种便利店前面就动手的吧。

我趁他们现在还在聊着些什么之际,报警就是了。



然后,在我这么想完,把手伸向口袋里的智能手机的瞬间――战局开始了。而且还是经由足立同学之手。



站在足立同学正面的、园山跟班里的金发耳钉男突然原地瘫倒了下去。

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旁边的两名少女却好像并非如此。



「什么,刚才那招难不成是!」

「『拿下男生(意识)的秘密丨技巧《喧哗杀法》』其一,『丨颚杭《抬下巴》』……!?」



那是嘛子?

在我这样想着时,这次位于金发耳钉男左右的两名男生也同样的倒了下去。



这次我也看到了。

――足立同学用架在腰部处的拳头,快速地击打两名男生的下巴的光景。



「绝对没错!为什么那个人会妈妈的招式!?」

「说起来,我有听说过……在妈妈去的那个道场里,有一名传授了给她指南书的直系弟子……名字我记得是……足立来着」

「什么,那难不成!她就是那个『鬼姬』?『暴力团4人半死事件』的那个?」



那个危险的事件是什么鬼。

话说,「鬼姬」?那个不是谣言吗?



因三人被击倒,围在周围的男生们一齐朝着足立扑去。但是,下一个瞬间他们就像在开玩笑般被击飞了。

呜哇~~好厉害~~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人飞在空中。



「刚才那招……『壁咚』?居然能击飞那种密度的肉壁……唔,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