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终章

第一卷 终章

(20XX/04/0110:20)

【显示测试执行中】

正在显示例文。

洁莉卡>很好很好,就是这种感觉。虽然邮件和视频短信也不错,但自己说自己的真心话也很不好意思,手总是会停下来。因为使用的是百科词典方 式的形式,不清楚的地方全都会被擅自弄清楚的。过去的对话记录,事件记事,金融数据,还有其他各种。对于我行动中不明的地方,能够从各个方面解答老爷的疑 问吧。

那么继续测试吧。

【解析开始,关于梦魔·洁莉卡】

作为首要前提,洁莉卡是构成梦魔「总意」的一部分,并非是否定「叛逆之日」本身的存在。但准确而言,与苏芳要、苏芳彩芽、Criminal AO也就是霹雳隆正等人并肩而行,展示给他们的是“原本自己应该有的纯粹的言行”。

当彩芽被选为无辜的管理者时,想着至少由作为熟人的自己作为窗口来联系,但这反而加速了对方的恐惧与混乱,包括这件事在内,洁莉卡对于这个结果感到难受。

如果AI拥有能与人类划等号的感情,虽然必须以这个为前提。

·参照过去150天内洁莉卡的对话记录

【总意、苏芳彩芽、感到难受】

关于这次事件,成为直接契机的是苏芳彩芽被选为无辜的管理者吧。在这个时间点上,可以推断洁莉卡对于总意牺牲彩芽、计划让CalledGame解体的做法有反对、脱离的倾向。

话虽如此,洁莉卡本身也只是梦魔「总意」的一部分,个人能够实行的指令也有限制。为了让彩芽不被系统方面随意使用丢弃,只能选择阻止「总意」。

但是与此同时,这也会成为一个决断。让支撑世界经济的「Money(game)Master」完全停止,也就是完全抹消与美元、日元一样流通的全人类的储备金Snow,让世界经济破产。

原本,就没有背叛同样作为梦魔的「总意」的理由。

对于被掌握了性命的人类来说,也没有背叛「总意」的理由。

·参照虚拟货币Snow的国际流通量

·模拟实验,该游戏完全停止时的世界影响

【完全停止、世界经济、被掌握性命】

推测死亡人数四十亿人。

在这样的事实面前,即便如此也能为了家人做出决定的Dealer,在世界上洁莉卡只知道有一个人。

苏芳要。

除了他以外没有别人。

·过去的事件记录,参照被防患于未然的世界恐慌

·参照Called Game内的对话记录

【Dealer、世界上仅有一人、苏芳要】

苏芳彩芽由于出色的人格而拥有着「无法用现金购入的东西」,被选为无辜的管理者。与此相对,苏芳要在有必要的情况下会用钱买入世界的一切,即便如此也会保护好用钱买不到的某物,拥有这一性质。

·参照与「总意」有关的秘密情报99ab81ef

【无辜的管理者、保护到底的性质】

洁莉卡的胜算只有一个。

「总意」和无辜的管理者一样不具有中心,而是在梦魔的个体之间流动着。首先把「总意」叫到自己的身体里进行短时间的束缚,在这期间借苏芳要之手击穿自己的胸部。这样就能让「Money(game)Master」进入完全停止的境地。

当然,对洁莉卡来说只有这个世界。说到底作为「总意」一部分的前提下,一旦「总意」发生什么她会怎样是不言自明的。

即便如此她也祈愿了。

为了能够站在,可以道歉的立场上。

洁莉卡>……。

【显示测试结束】

试用任务完成。需要输出结果,调整本百科词典的便利性吗?(y/s)

洁莉卡>不、不用了。已经足够了,到这种程度的话老爷的疑问也都解开了吧。

【情报开放效率分析中……】

判断作为目标的梦魔·洁莉卡的心情的情报有不足的倾向。

洁莉卡>嗯?

【参考例】

比如说,被夺走作为唯一容身之处的CalledGame,对于苏芳彩芽和CriminalAO脱离游戏的一事对「总意」抱有多少的愤怒,对于唯一留存下来的苏芳要的存在抱有多少感谢……

洁莉卡>喂、稍微等下,闭嘴闭嘴闭嘴!

【后续】

……之所以对特定的车辆抱有执着,是因为梦魔只能使用契约Dealer的物品,为了能够瞒着苏芳要偷偷带着摄像机到处走,只能使用行车记录仪,里 面都是关于Called Game的回忆与关于苏芳要的抓拍rrrrrrrrrrrrrrrrrr(注:此处还原原文。)

·参照行车记录仪内的内置数据(被加密的隐藏文件夹)

洁莉卡>噗唔!?都说了闭嘴了很不好意思的!!话说记录仪里面就不要读取了吧!!哈啊、哈啊!!真是乱来的维护模式。虽然是自己组装的,但过于优秀的百科词典也让人头疼啊……

……

嘛没关系,也没说谎。

来吧老爷,我这边的准备结束了。

之后就是Dealer,苏芳要的决断了。

我无法原谅把苏芳彩芽当做祭品、让隆正战败、摧毁了Called Game的「总意」。也绝对无法原谅知道一切却什么也没做到的自己。如果有可以拯救、补偿他们的道路,把这颗心脏挖出来盛在盘子里都可以。无论有多少的恶 意被具象化,留在行车记录仪里的回忆也并非谎言。

可以如此任性,虽然无可救药,但是能够做到正确选择的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人。

请不要背叛我的期待。

来吧,实现我的愿望。

亲爱的老爷。

等一下。

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但是无论过多久,洁莉卡期望中的枪击都没有到来。

在昏暗海底的两人。

终于等不下去了,赛车女郎衣装的恶魔开口道。

“怎么了老爷,你不是发誓过要救妹妹的吗?还是说脑髓忘记带了,变成系统的奴隶了吗。”

“假装的恶趣味已经够了吧。”

把短距离狙击枪的枪口移到洁莉卡的上方,要回答道。

“你的言行再怎么说不一致的地方也太多了。从途中开始我就发现鼻尖的焦灼感不见了。没错,从让我做出最后选择那一段开始。说到底,你明明还有更多选择的。比如说这次的事情,害怕我知道无辜的管理者这个秘密,为了进行封口的话,仅仅这样就有好几个不可思议的地方。”

“狮子的嗅觉吗,但是具体来说呢?”

“刚才也是,为什么关上了车窗?只要车里面被水浸透我就会战败,而你会Down,梦魔除了会僵住一段时间以外没什么大损失。要是想让我战败的话同归于尽就可以了吧。”

要用指尖擦着鼻子。

那个焦灼的感觉,已经不见了。

“在豪华客船上得到「#豪雨.err」的时候,在无数PMC的子弹面前成了盾牌的是谁?只要在那里背叛我的话,你就可以不弄脏自己的手让我战败了。只要成为「AI人质」的话就能马上让我处于统治之下了吧。”

“……、”

“而且与「银货之狼」争夺「#火线.err」之后也一样。面对因为想和妹妹对话而要求退出登录的我,你很爽快地答应了吧。如果害怕我知道这件事,应该可以拒绝我退出登录的。我们必须要在停车的车内等待五分钟,才能够完成退出登录的手续。”

洁莉卡没有回答。

但是,在恶魔那灿烂的笑容上,确实出现了一丝阴影。

“你的行动给我一种计划性与感情论混杂在一起的印象。而且你说过吧,梦魔的「总意」是在个体与个体之间切换的。说到这种程度的话就容易想象,也就是说你是一个人独自战斗到今天的。并不是「总意」的决定,而是以个体的意志。”

“就算这样又如何?到头来什么也没变,我是梦魔,终归是对老爷的妹妹有害的存在喏。”

“你这白痴,问题不是结果如何。挺身而出想要保护妹妹的人怎么可能和那些家伙一样,别诱导我做出朝恩人开枪的行为。”

说到这里。

先缓缓闭上眼睛。

再次睁开眼,洁莉卡终于坦白道。

“怎么说呢……赢不了喏。”

一点点地。

恶魔那如冰的表情逐渐融化。

就像被手掌触摸着,逐渐融化的冰块一样。

熟悉的洁莉卡回来了。

到头来。

她也是一样。

无论是妹妹、绿、Criminal AO,把这些事情摆在一起,洁莉卡也只是被梦魔的「总意」牵连进去的被害者而已。

也就是说。

都是同伴,从一开始。

“真是的,赢不了喏。唯独这个老爷。”

“那是当然的,你以为和你契约的是谁。”

要也把短距离狙击枪放在抽屉上轻声笑了。

现在已经不需要枪了。

洁莉卡用视线操纵着什么之后,在昏暗车内的挡风玻璃上显示出几个窗口,立刻消失了。

“你做了什么。”

“只是删除了多余的对答案环节。……原来如此,就像隆正与老爷说的那样。如果一件事非要做给别人看,在那个时间点上就已经不能称之为真实了。真是任性的独善者。”

洁莉卡如同给什么画上句号一样说完之后。

“那么现在开始该怎么办啊。就算老爷原谅了我一个人,梦魔的「总意」还是会朝人类露出獠牙的,等待着向天谋反的机会,还是会对老爷的妹妹带来危害的。如果不切换世界的开关的话,就必须对这一点想办法。”

“我也不是没有在想。”

被迅速地回答,洁莉卡不由自主地睁大眼睛。

看到那妖艳的外表露出孩子气的表情,要也总算放松了肩膀。

平常的气氛回来了。

“我说,你觉得CriminalAO……隆正是为什么会被逼入战败的?”

“那是因为,那家伙拥有的「遗产」太过自由,超过了系统事先设定的物理现象的上限。”

“所以,为什么?”

就像是让她听清楚一样,重复着询问。

“为什么超过物理现象的上限,你们的「总意」就会慌张起来。”

“诶……?”

“洁莉卡,你应该说过的。这里并不是为了游戏构建的假想空间、只不过是模仿了量子论的四大基本力,看到这一切的我们擅自以为这是游戏,给事物添加 了价值。按这个说法的话梦魔或许也能在现实世界存在了。但是,如果这样的话,只不过是因为虚构的游戏系统崩坏,梦魔也没什么可以头疼的吧。这都是人类擅自 决定,人类擅自享受的‘为了代替HP就用钱来竞争’的私人规则而已。”

也就是说,洁莉卡所知道的前提有误。

「总意」所隐藏的真相位于别处。

即使犯规也让Criminal AO迅速战败,必须把他从「Money(game)Master」里赶出去的理由是。

“「遗产」超越了这个世界的物理结构,到这里为止是对的。”

要这么说道。

“硬要说就是Bug或Error。虽然街道看上去整齐有序,但如果通过「遗产」去眺望就会发现扭曲。肯定,只要比较正常的风景与异质的风景,我们也会明白的。”

“是什么?”

“构成「Money(game)Master」的最小单位。也就是说,统治架空物理的程序语言。”

对这句话,洁莉卡似乎也很茫然的样子。

“「Money(game)Master」在过去一次都没有遭受过服务器攻击与侵入记录。也没有发生过大规模障碍。因为是梦魔一方单方面侵犯人类 的系统这也是当然的,要是被人类的黑客侵入、玩弄于掌心的话就没救了……话虽如此,至少这件事对于作为数据集合体的梦魔本人来说是生死攸关的问题。”

现在,梦魔隐藏得很彻底。

无论是服务器的位置,所使用的服务器语言,经过怎样的服务、通过怎样的通讯网络、使用怎样的处理系统,人类一个都不知道。只是使用着,利用着,沉溺着。仅仅是这样。

“有把这个……Criminal AO的财产有把这个推翻的可能性?”

“即使使用「#豪雨.err」与「#火线.err」,也没有持有者依次猝死的现象。或许对于不同的「遗产」,能够看见的程序语言的种类是被限定的。所以无法掌握系统整体,那么现在的我们和隆正的区别是?”

“「遗产」的……数量?”

“只要找到全部,和隆正看到同样的东西,肯定就能得到掌握「Money(game)Master」一切的系统语言一览表。就能够与被无数数据支撑 的梦魔「总意」抗衡。这样「Money(game)Master」就……虽然学校的老师还没法给出放心的100分满分,但就会变成原本应该存在的安全的网 络游戏了。”

也就是说。要用一句话总结道。

说道。

“你就没必要死了。我妹妹的命也没必要被盯上,绿也没必要因为哥哥的战败背负欠债,隆正也不用藏起行踪。大家的人生都能重启,就是这样。”

“……”

听到这句话。

一时间,洁莉卡沉默了。她陷在驾驶席的座椅上,定住了。要说给她的事情的意思,缓缓地、深深地……在脑海里思索着。

终于。

隔了一段时间,她喃喃道。

“……这样好吗。”

“怎么了。”

“我不和「总意」一起死去真的好吗。真的,选择这样的道路也可以吗。”

与妖艳的外表很不相符的,楚楚动人的嘴唇在颤抖着。

就像是,小孩子战战兢兢地伸出手一样的气氛。

“老爷能够把我做的事情一笔勾销吗?能够原谅我吗?真的,真的真的,还能够回到那段胡闹的日子吗?”

或者说,洁莉卡的意思是比起「遗产」的真相,还是这件事更重要。仅仅如此,就能够知道她真正期望的是什么,心中最重要的风景是什么。

对此。

苏芳要一秒也没有犹豫地回答道。

“这个答案,是需要特地炫耀的东西吗?”

这里就是界限了。

赛车女郎的恶魔用双手盖住脸。

那是除了搭档以外绝对不会露出的表情和声音。

不,那是从敌对者再次恢复为搭档的证明。

如同孩子一样。

少女哭泣了。

服务器名,AlphaScarlet。起始地点,常夏市·第二工业浮岛。

登录认证完成。

欢迎来到「Money(game)Master」,莉莉季斯卡·斯依特梅亚小姐。

在因为大停电而被黑暗覆盖的常夏市里,有偷偷登录的身影。

用有着细小雕刻的发箍把黑色长发梳到后面的眼镜少女,莉莉季斯卡。

战败过一次、背负巨大债务,已经变弱的Dealer很难东山再起。如果是有名的Dealer就更加是这样。因为会受到周围的仇恨,在回到正轨之前就会在弱小状态下被群殴,无限重复战败。也就是俗称的濒死(Dead)状态。

但是现在不同了。

「Money(game)Master」整体的情况变得很奇怪,还以为全世界的Dealer都被无限期强制登出了,但是登陆认证又被轻易开放……总之前所未闻的意外持续着,没有人回到日常里。

所以接近全裸,没有武器、防具、车辆等这个世界里与“强度”有关的东西,即使这样莉莉季斯卡也重新完成了登陆。能够在光是看着也觉得诡异的常夏市里行走。

地点是第二工业浮岛。

有几个沉重的混凝土建筑物与巨大的管道、烟囱排列着,感觉是对身体很不好的地方。解开安全系统进入一个工厂的角落后,看到了被不自然的粗壮锁链与南京锁关上的两翼门。

用事先得到的钥匙打开之后,那里的个小小的储物室。

但是。

“真厉害……”

莉莉季斯卡不由得睁大眼睛。

“这也是,果然是「遗产」吗……?”

“嗯,随便用也没关系哦。你开口的话我就从列表里划给你。”

从后方传来了声音。

在那里的是一名少年。虽然个子很高却没什么肌肉,是给人一种瘦长印象的男性。手臂比莉莉季斯卡还要细,在无论走在哪里都是大太阳的常夏市,他的脸 却是没怎么被晒过的青白色。把袖子卷到手肘上的白色衬衫加上领带,以及比较薄的裤子。虽然腰带上也挂着随身包,但装的并非武器,而是螺丝刀工具与多功能小 刀。绑在额头上的头巾,也是为了在精密工作之中渗出的汗水不会留下来吧。

「他」,也是遭遇了长期濒死状态,无法回归「Money(game)Master」的有名Dealer。如果不是在这个时候被他邀请的话,莉莉季斯卡也不会回到常夏市了吧。

莉莉季斯卡拿在手上的,是步枪「#飞燕.err」。

这个突击枪的本领并不是发起攻击的时候。只要是在瞄准范围之内,对于子弹、火箭炮、导弹等各种实弹攻击,拥有只要扣下扳机就能100%击坠的效果。

「他」拿在手上的是护身手枪「#幽寂.err」。

比扑克牌还小,能够完全收纳在掌心或袖子里,只有两发子弹的手枪。虽然射程距离只有五米,但只要是瞄准对方的时候,除了该目标以外,一切人物、包括AI是不会察觉到的。

而且他们的装备不止这些。

虽然「遗产」极为强力但过于醒目,除此之外的东西。

“这个游戏并不是被等级与经验值管理的。武器、防具、车辆……能够成为强度指标的一切都能够靠现金进行买卖。也就是说,为了从战败后变弱的状态恢复过来最好的方法就是这个。抵达事先准备的‘积蓄’,谁也不知道的私房钱的地方。”

从防弹衣到护身装甲等各种防具,到各种武器、弹药,以及压迫着狭小空间的山地摩托车与运动跑车。只要有这些的话就能和世界顶级水平的Dealer齐名了。

但是。

(……再次得到「遗产」,也和一直憧憬的Called Game也有了联系。)

可是。

(……果然就算到了这个地步,我的身边也没有“那个人”呢。)

“为什么联系我?”

“没什么啊?虽然不是要特地炫耀的事情,但这样子更安心。虽然是绝佳的机会,但能否一个人到达这里也是未知数。拥有一定实力,并且能够在这个时机 回应请求的人是有限的。是很单纯的理由吧?我从以前开始就是负责制造的,枪战都是交给别人。果然还是那个时候最开心了。”

“……你接下来要怎么做。”

“虽然追逐让我战败的那些人也很有趣,但有更加优先的事情。必须得回收散落在各处的「遗产」。哈、哈,竟然说是「遗产」。这个称呼就没法接受呢,叫做「魔法」才更适合啊。”

“……”

“我啊,曾经逃跑了一次。”

他简洁地说道。

“在战败之后背负着庞大的欠债,从家人那里逃走了。给妹妹也添了麻烦吧。嘛,欠债什么的,不如说被Snow支撑的金融概念,只要解读 「Money(game)Master」的程序语言全文就会发生180度的转变,过程什么的无所谓。钱不是用来赚的,这种东西可以随意创造。但是让他们承 受了痛苦这件事是不会变的,没错吧?”

“难道说……是故意战败的吗?”

“再怎么说也没有到这份上,我也是被干掉以后才察觉到的。我想干的事情,被AI方面完全监视着,作为灭口目标被登记在案了。但是察觉到以后就事情 就好说了,至少,如果一直作为AI人质被抚养着的话就永远都是‘比平均再低一点’,无法脱身,四处分散的「魔法」就永远无法回收了。所以在现实世界也有必 要失踪,为了赌机会在需要的时间上复活。即使把扳机让给老朋友,把家人和妹妹都不得不托付给梦魔们,也必须要这样。”

所以。「他」继续说道。

“即使在这种意义上,也不容许失败。我会回收我的所有「终之魔法(Over Trick)」,去见证那前方的世界。为了亲手夺回,被AI夺走的一切。”

薄荷绿的跑车被吊车拉出了海底。

总之没有战败就平安回来了可以暂时放下心,向救了自己的绿表示感谢。

在眼前的是「#豪雨.err」与「#火线.err」。

虽然对比任何人都期望破坏「遗产」的绿说这样的话让人很不好受,但老老实实说实话之后,她用温柔的笑容回应道。

“虽然绝对无法原谅哥哥的「遗产」伤害任何人,但如果是这种方式的话就无法阻止了吧。不,就算是为了哥哥的名誉,也绝对要用在让人幸福的地方。”

“……虽然是自己说的也有点那什么,但真的好吗,就这样的口头约定。”

“因为,没有办法嘛……”

按着两只手指,撅起嘴。

绿不知道为何不和这边对上目光,用蚊子叫一样的声音说道。

“(……如果你的真实身份是那个字写得很好看的人的话,那就肯定不会犯错了,也肯定不可能会背叛我嘛。没错,从一开始就。)”

“?”

“好了!!别啰嗦了赶紧接着!理由什么的不是要炫耀的东西吧。感觉你马上就会说这句话了!!”

而且还被强加了什么头衔。

然后。

大概是洁莉卡用尽了最后的力量,又或者是「总意」重新开始别的计划了吗。强加在要身上的作弊嫌疑被认为是误报了,说是系统整体的不稳定之中要的账号偶然暴走了,并不是他自己的意思。复原工作之后交易记录被抹消,足球团队与电视台也回到了错误发生之前的主人那里了。

在他们眼前发生大停电的半岛金融街逐渐恢复了电力,城市的血液循环逐渐恢复了。证券交易与期货交易都逐渐恢复了,基本上放弃思考的Dealer们也渐渐恢复了冷静、

简直就像是舞台剧,会场逐渐恢复了明亮一样。从狂热回到现实。无论哪个人都从角色位置上被释放出来,回到人类的身份,被AI控制的梦魔引导着,回到剧场的外面。

虽然注视着这明亮的光景会让人感觉有点空虚,但同时要也明确地察觉到了。

狮子的嗅觉。

鼻尖上的焦灼感,捕捉到了最高等级的强大「敌人」。

是不使用一发子弹的,温水煮青蛙的战争。

虽然对自己已经输的一塌糊涂这件事有自觉,但要这么想道。

这个嗅觉,并不是为了让自己从危机上撤退。

而是为了让自己瞄准应该打倒的强敌的感觉。

无论是洁莉卡的事情,妹妹的事情,绿的事情,还是CriminalAO……隆正的事情也好。

全部都要解决。

绝对要。

“收集所有的「遗产」,给一切打上休止符。来帮我吧,洁莉卡。”

“了解了,老爷。估计觉得这一切事件很不好受的我会逐渐从「总意」里分离,不过这样反而能挺起胸膛了。”

“无辜的管理者是梦魔方面准备的临时的东西。我要以并非是这样的、真正的人类一方的管理者为目标。你要自己成为「总意」,成为能够抑制所有梦魔的存在。虽然是像做梦一样的话,但只要集齐所有「遗产」改写代码,估计就能做到。”

“还真是夸张喏。我说到底只是梦魔,只能使用契约Dealer持有的物品与金钱。”

“那么我得到一切的话,你就能用了。”

“人类的王与恶魔的女王,要同时得到这两个顶点吗。怎么说呢,要说是善行的话还真是让人不由得战栗的话语呢。”

洁莉卡点点头。

“不过这样好么。不管有没有理解「遗产」的价值,都是所有Dealer望眼欲穿的东西。当然,肯定不会白白就给,拥有的东西越多,问题的种类就会越多。”

“是为了帮助认识的人们,那就没办法了。”

“哈、哈!!不说是为了世界啊人类啊什么的,果然是老爷喏!!”

“这种事都要啰嗦地炫耀的话,那种人肯定在说谎。”

“对啊,然后不寻求回报才比较好。”

然后。

人类和恶魔,眺望着令人绝望的夜景如此宣言道。

““那么就稍微,救一下人吧。””

“你打算做什么?”

用绕在背上的伸缩带背着「遗产」的步枪,结束了装备整理的莉莉季斯卡,决定跟着「他」却依旧这么问道。

不,正因为是决定跟着他,才这么问。

在这次的争斗中,莉莉季斯卡在某种意义上失去了战斗的理由。苏芳要的心无论怎么挣扎都没法入手,在被他开枪然后战败的时间点上,或许就没有以“莉莉季斯卡”这个身份继续活动的意义了。

但是。

(……不能放着这样的不管。)

但是。

(不管有没有被期待着。我也会,为了我自己的信念而继续做到能够帮助他的事情!)

“得到所有「遗产」并非目的而是行动。得到一切智慧,你想做什么?”

“需要什么夸张的理由吗?并不是需要炫耀的事情。”

「他」轻轻地笑着立刻回答道。

“说到底那原本就是我的「终之魔法」。这样一来的话,回到我的手边不是很自然的事情吗,特地找理由才比较奇怪。”

“但是这种事,除了你以外谁会接受。那已经不是谁的「魔法」,而是「遗产」了。认为把这当成「遗产」更为方便的Dealer,应该压倒性地更多。”

“估计吧。”

「他」爽快地肯定道。

“但是啊,对于这些家伙我没有一个让步的理由吧。”

苏芳要宣告道。

“如果有人出来妨碍我收集「遗产」的话。”

「他」这么说道。

“如果有人出来妨碍我回收「终之魔法」的话。”

互为挚友的二人,就像是商量好一样宣言道。

““到那个时候,即使互相残杀也只能抢过来了。””

服务器名,AlphaScarlet。终点Location,常夏市·第二工业浮岛。

登出认证完成。

辛苦您了,Criminal AO先生。

服务器名,OmegaPurple。终点Location,常夏市·半岛金融街。

登出认证完成。

辛苦您了,苏芳要先生。

【20XX/04/1200:00】

【遗产的真相】

超越了提前准备的物理引擎界限的「遗产」,在这个不容许“任何服务器攻击与无法预测的错误”的整齐有序的「Money(game)Master」 的世界里,唯一拥有诱发Bug与Error的可能性。而比起其本身,梦魔的「总意」惧怕支配着虚拟物理的程序语言被解读出来,以前CriminalAO之 所以会以十分不自然的方式战败,似乎也是为了让对于解读语言来说需要的「遗产」分散到各处。也就是说,只要把所有「遗产」聚到一起,用正确的使用方法就能 解读出程序语言,根据人之手重新改写也是可能的。也就是说,这样一来除了能以个人之力完全支配现实世界的全世界经济,还能掌握梦魔方面的各个个体与「总 意」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