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篇

第一章

萤篇 第一章

自从我懂事时起,钢琴就已经成为了我的一部分。

如同呼吸般自然地弹奏着钢琴。那是很理所当然的事,就像是世界上有空气一般自然。

我之所以作为我存在,完全是因为钢琴也与我同在。

即使尝试着回想我所能够记住的回忆,也完全记不起我在还未弹奏钢琴时的事。在那么幼小的时候起,我就已经与钢琴在一起了。

最初的时候,我似乎是受到姐姐的影响才开始弹钢琴的。比我年长三岁的静流姐姐,对我来说是和钢琴同样重要,不对,或许是比钢琴更加重要的人。每当我弹奏钢琴的时候,姐姐她总会满脸笑容地陪伴在我身边。

「真是努力的人啊。」

别人都这样说我。可是,我根本就没有做过多的努力。我只是,很喜欢钢琴,深爱着钢琴而已。

不努力就不能成为出色的钢琴家。可是我完全就没有想过要做出色的钢琴家。

而现在。

我参加了一场钢琴比赛大会。

如果能在大会中取胜,就能够获得到维也纳去留学的机会,就能够到过去的天才莫扎特出生的地方,也是我一直以来所憧憬着的音乐之都。

还有两个星期,就是第第第二次预选。只要能通过这次预选就能进入决赛。

然后在大会中取得胜利的话……

一想到这里,我的心中就不由得一阵刺痛。本应是值得高兴的优胜,而且还可以到维也纳去留学,可是……。

现在的我,心中却无法对此感到真心的喜悦。

对于我——白河萤来说。

「呼」

走出了音乐室,我不由自主地舒了一口气。

看看外面,天空正在慢慢地被染成鲜艳的橘红色。从蔚蓝渐渐变为黄昏的橘红。蔚蓝和橘红所交杂而成的不可思议的天空。我很喜欢这种颜色。

而且。

让人有一种一天将近结束的满足感。

「今天也弹了很久呢」

像是在夸奖自己一样,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我顺手拉了一下入口的门。门顺势滑了一下,嗒的一声合上了。手上拿着塞满了乐谱的书包,我向着校舍的出入口走去。留在学校也没什么事好干。于是我打算直接回家。

走廊里没有别的人在。虽然日光灯并没有打开,但从窗户洒进来的夏日阳光,使走廊并不是十分昏暗。因为现在是暑假,学校里并没有其他的人在。只是被寂静和闷热所支配着。

由于刚才一直呆在有冷气的音乐室里,现在身体正不断地往外冒着汗。

「音乐室的冷气真是伟大呢」

我抓起制服的领口,不断啪嗒啪嗒地往里头扇着风。但是,即使闷热的空气接触到身体,也没有丝毫凉意。

快点回去吧。

我正这么想着,不经意间往走廊外看了一眼。

「阿健?」

有一个男孩子,此刻正在操场里。

对我来说是十分熟悉的男孩子。

伊波健。该说是我的甜心好呢,还是该说……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才好。

总而言之就是我的……恋人。

不知道为何,阿健他一个人在操场里踢着足球。

难道是来见我的?

一瞬间浮现了这种想法。但仔细想想,阿健他又不知道我会在什么时间练习,应该是闲着没事干,才会来学校踢球的吧。不过这些事怎么样都好啦。

阿健他现在就在这里。

只要这样,今天对我来说就已经可以说是个『好日子』了。

我连忙换了鞋子,跑到操场。

虽说太阳已经渐渐西斜,但依旧是浮在半空中,从云间发散着灼热的阳光。

热气仿佛是只盯着我和阿健而来的一般,弄得我们浑身都是汗。

虽然我有自信和阿健间的热恋有着绝对不会输给太阳的热量,但是,果然还是赢不了这种物理性的直接攻击呢。

不过,只要看着阿健,所有的闷热,所有的不快,全都不翼而飞。

好幸福啊。

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看着阿健。

阿健穿着球衣,一个人在踢着足球,似乎是在做角球的练习。操场上并没有其他的人在,可以很清楚地听见阿健的脚踢到足球上时发出的声音。

真遗憾,阿健他似乎完全没有觉察到我的视线。是爱的力量还不足吗?想出声叫他,却又不好意思妨碍他,于是我就站在操场一角的阴凉处,呆呆地看着阿健。即使单是这样看着,也完全不会感到无聊。就这样,再多看一会吧。

阿健他的控球,看起来就像是一种魔法一样。

像那样轻松自如的控球,我可做不来。阿健的足球水平果然很高呢。我不由得有点感动。我就这样出神地看着不断挥洒汗水奔跑着的阿健。

看着看着,我忽然明白了阿健他为什么会在暑假里到学校来。

阿健在一周之前退出了足球部,但他依然很想踢球,于是便来到了学校。和足球戏耍着的阿健,让人感觉到好像在散发着一种欢乐的气息。踢着足球的阿健果然是最帅的呢。

忽地感觉到周围一阵凉意。

啪嗒。

一滴水珠落到了我的脸上。

「雨?」

我的视线离开了阿健转向了天空。不知不觉间,天空就已经被乌云所覆盖了。

雨开始下起来,而且雨势越来越大。

我的头发和身体,不一会儿就都被淋湿了。

怎么办?不快点找个地方避雨的话。

我看向阿健那边。

他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正在下雨一样。像个小孩子般,兴致勃勃地继续踢着球。

果然是男孩子呢。

我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

于是我决定继续留在原地看阿健踢球。

大雨淋透了我的身体,雨水顺着发丝不断地滴落下来。但是,雨水并感觉不到冰冷,因为刚才的闷热,现在雨水打在身上反而让人觉得很惬意。

我一面看着阿健,一面感受着雨滴落地时的声音和感触。

从天空落下的雨滴,轻轻地敲打着地面。虽然我很喜欢钢琴的声音,但我也很喜欢这种自然的音色。不过,雨和钢琴却是水火不相容的。只要一下雨,空气就会变得潮湿,钢琴的音色也会因此变差。从这点来看,雨也可以说是我的敌人。

不过,大雨滂沱之后快晴的天空,比世界上任何的东西都要美。如此美丽的天空,是雨水所带来的礼物吧。

阿健他,对雨是怎么想的呢?

喜欢?

还是讨厌?

在我想着这些的时候,阿健他突然停止了踢球。他转过头来看着这边,雨水顺着他的发梢之间滴下来。

嗯,真帅。这样子的阿健果然是很帅的。

阿健看到我,先是一惊,接着慌慌张张的跑过来,把手温柔的搭在我的肩膀上。

「怎么全身都湿透了?怎么啦?萤」

阿健的声音中充满着对我的担心与体贴。啊,真好啊。我果然是很幸福呢。

「不要一脸奇怪的表情,快答我」

「人家才没有一脸奇怪的表情呢」

「……」

「人家是在等阿健你啊」

唉。阿健叹了一口气。表情变得稍微带点严厉。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看你全身都湿透了」

「阿健你不也是全身都湿透了吗?又不是只有萤一个人是这样。」

「萤是女孩子吧?」

阿健依旧是一脸严厉的表情,抓起了我的手。

「去保健室吧」

「嗯」

我就这样被阿健牵着,向保健室走去。在大雨中,阿健的手显得分外温暖。

保健室有一个入口,是为了迅速把在操场受伤的人送到那里而设的。我和阿健在那个入口脱掉了鞋子,进入了校舍。这时,我们已经连袜子都湿透了。

保健室的老师似乎不在。也没有其他的学生在。开着日光灯的保健室里空无一人。雨声透过窗户传了进来,变得越发稀薄。

「来、先用这个擦一擦吧。地板都要湿掉了哦。」

阿健从橱柜里抽出一条毛巾,递给了我。

「随便乱用没关系吗?」

「现在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吧。」

「……对呢……」

的确,雨水正不断地从制服里滴出来。即使现在是夏天,再这样下去也会得感冒的。

可是,这样的话我就要脱掉衣服。

我看着阿健,但是他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这点。

「萤要脱掉衣服擦拭身体,阿健,你想看吗?」

我低着头问,不时地偷偷看向阿健。

阿健先是一愣,接着脸越来越红。

「对不起……」

阿健慌慌张张地背过身去。

什么啊。

要是无论如何都想看的话,让你看也是可以的哦。

虽然很难为情。

不过,如果是让阿健看的话,我是没问题的哦。

我一面胡思乱想,一面慢慢地脱掉制服。虽然知道阿健他是绝对不会回过头来的,但是毕竟是在他身边脱衣服,心脏不停地扑通扑通乱跳。

不管怎么说阿健他毕竟是男孩子,要是突然转变了心意转过头来的话……

我一想到这里,脸颊不由得发起烫来,就像是被火烧一般。

我把衣服全都脱掉之后,用毛巾仔细地擦拭着自己的身体。随后用床单把身子整个包了起来,再把制服晾在窗边。

全部都准备完之后。

「可以转过来了哦?」

阿健他转过头来,看到了包着床单的我。由于我包在床单里的身子上什么也没有穿,被阿健这么一看,不由觉得很难为情。

不知为何,感觉床单就好像是透明的一般。

阿健别过脸去,大概是因为看到害羞得扭扭捏捏的我而觉察到了什么吧。

「萤有带衣服来换吗?」

「啊,没有呢。」

完全没有预料过会变成这样。

「阿健呢」

「我有制服换」。说着,阿健指了指放在保健室沙发上的男生用制服。

阿健他似乎是穿着制服来到学校,然后在保健室里换了球衣之后再去踢球的。

「我在足球部的活动室里还有练习用的运动服,先借你穿吧。」

「那不行」

「为什么?」

「穿着男生的运动服人家还怎么好意思去搭电车啦。」

「这、这样啊。」

阿健有点慌张地说,脸也变得有点红。

阿健。

好可爱~。

我不自觉地偷偷看向阿健,而阿健他则转过头去看向窗外。

「啊,雨停了。」

不知不觉间,雨已经停了。

我打开保健室的窗户。

刺耳的蝉鸣声传了进来。

夏季雨后那特有的香甜气味渗透到了我的身体深处。这是我最喜欢的——雨后清新的气息。

操场上积了好几滩大的水洼,每当微风吹拂而过,便荡起一阵阵的水波。

我抬头看向天空,刚才的雨云早已不知道飘往何方了。天空已经完全被染成橘红色,开始慢慢地变得昏暗起来。

「啊」

这个时候,我在窗檐下发现了一样东西。

「阿健,快看快看」

我回过头,把阿健叫到窗边。

「怎么了」

躺在床上的阿健站了起来,走到我的身边。

他看着我所指的东西,歪着脑袋说。

「晴天,娃娃?」

挂在窗檐下那小小的晴天娃娃,已经有点变色了。看起来似乎是挂在这里很长时间了。

「很可爱吧?」

我看着它,不由自主地这样想,于是向阿健征求意见。

「与其说它很可爱,倒不如说……」

阿健看着它,沉思了一会之后接着说。

「……很可怜」

「很可怜?为什么?」

我的视线从晴天娃娃移向阿健。

「因为,它看起来就像是在上吊一样啊」

阿健用下巴指了指晴天娃娃。

我再一次看向晴天娃娃。可是无论怎么看,也无法把它和上吊联想到一起。

「很可爱哦」

晴天娃娃脸上用笔所画下的微笑,为什么看起来会觉得很可怜呢。

「我想只有阿健你才会看成这个样子的」

我竖起了食指,对阿健说。

「晴天娃娃啊~是为了祈祷『明天是个好天气』才会挂起来的哦?」

「嗯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现在和晴天娃娃一样的萤看起来就很可怜哦?」

「为什么?」

「没有别的什么理由啊。没有衣服穿的女孩子,难道看起来不可怜吗?」

哎呀、我看了看自己。虽说是包着床单,可毕竟是……难道说身体的曲线都透出来了?

还是说?

阿健扑哧地笑了出来。

被阿健捉弄了?

不过,现在在阿健面前的我也确实是和裸体没什么两样。一想到这里,就觉得害羞得不得了,用床单把自己的头蒙了起来。

阿健一脸微笑地看着我,似乎十分快乐。

和我聊天有这么高兴吗。嗯,这样就好。

只要阿健他在我身边,我的心中就会充满温暖。

我和阿健是在一个雪夜开始交往的。而且是我先告白。在一开始还是笨拙的交往着的我们,到了现在,相互的关系自然得简直像是打从出生以来就一直在交往一样,又或者,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从曾经的『白河同学』到『小萤』,再到现在的『萤』,这一系列称呼的变化,都使我十分高兴。

在我的日记里,也认真地记载着阿健他每次转变对我称呼的日子。现在我很天真地相信着,我是为了与阿健相遇,才会降生到这个世界上来的。

阿健转过头,看了一眼晾在墙上的制服。

似乎是在想“制服干了吗?”

我摸了摸看,虽然还没有干透,但是想到现在外面还很暖和,应该不至于会着凉吧。

这样就没问题了。

我让阿健转过身去,穿上了制服。虽然还有点湿湿的,不过穿着衣服果然还是比较好呢。

接着我们便一起离开了学校。

从学校附近的滨盛站到我家附近的蓝之丘站,一共有三个站的距离。平常的话我都是搭电车回去的,今天难得遇到了阿健,于是我就决定走一个站之后再搭电车。

周围洒满了柔和的月光。我和阿健,沿着海边的小道慢慢地走着。制服虽然还没有干透,不过在夏夜里这样反而觉得更凉快

在沙滩边的小道,是由木板拼成的。我站在小道边缘的突起处,张开双手像是在走钢丝一样往前走着。阿健则在我身边不紧不慢地走着。

「——哈欠!」

我突然打了个喷嚏,随后失去了平衡。下一瞬间,阿健抓住了我的手,并轻轻地抱住了我。

用他那强而有力的手臂,宽阔的胸膛。

有股阿健的味道。

嗯~~真是不错的味道呢。

在我正想着这些的时候,阿健忽然放开了我。

「谢谢你,阿健。」

我有点不满地撅起了嘴向阿健道谢。

「喂喂,你该不会是感冒了吧!」

阿健一脸担心地说。

「啊、难道说你在担心我?」

我抬起头偷看他的脸。

「当然啊。第二次预选也快到了,不注意身体怎么行啊。」

阿健一面说着一面再次迈开步子。第二次预选确实快到了,可是难道我不参加的话,阿健你就不会担心我吗?

我心中不由得有种期待落空的感觉。

不过,他会为我担心,依然让我感到很高兴。

「哦呀,真难得呢。阿健,你今天似乎特别的老实哦?」

「你说什么呢,难道我平常就一点也不老实么。」

「对,就是一点也不老实。阿健你啊,就是拗。」

说完,我三步并作两步赶到阿健身边。

从海上传来连绵不绝的海浪拍岸的声音,一轮满月悬在半空中。

月光与黑暗相溶合,把海岸染成柔和的洁白。

沙滩上升起了一支烟火,撕裂了夜空。原来是一群和我们差不多大小的少年放的。这就是夏夜的景色呢。

能和阿健漫步在如此美妙的夜景里,即使时间再短暂,对我来说也是十分幸福的时光。

仿佛世界上的所有烦恼都消失了一般,是那么的详和。我和阿健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向樱峰车站走去。

每当想要永远进行下去的时候,偏偏就会在这时迎来终焉。

时间已经不早了,车站前并没有什么人在。一群小虫子围着昏暗的路灯不停地飞舞着。周围寂静得几乎可以听到虫子拍打翅膀的声音。海风夹杂着海浪声从远处吹拂而来。

「再见咯。」

阿健微笑着对我说。阿健的家就在樱峰车站的附近,所以我们只能在这里分手。

「嗯、明天再见……」

我用指尖卷着自己留得长长的头发,离开阿健走向检票口。

我从裙子的口袋了拿出月票,走到检票口前,停了下来。

我忽然间不想回去了。

只要时间允许,我想一直都和阿健在一起。可现在,我们只相处了几个小时,就已经要分别了。

「阿健……」

我回过头,阿健依然站在原地看着我。从他的表情我推测不出他在想些什么。如果,我说我现在想去阿健的家里,他会怎么回答我呢。

「拜拜。」

说完,我准备穿过检票口。很希望阿健他能叫住我,但我却没能自己说出口。

「萤」

他在叫我。

「要、到我家去吗?」

一句很平常的话,却使我欣喜万分。简直就好像我们都互相了解对方的心意一样。

「嗯,那么就去一会儿。」

我用力点了点头,跑到阿健身边。

我在阿健的身旁静静地走着。我们之间的距离近到足以让我感受到他些许的体温。过了一会,我轻轻地牵起了他的手。阿健的手带点湿润,非常的温暖。自从和阿健开始了交往之后,我才知道男生的手心原来是如此的温暖。

两个人离开了樱风车站。夜风轻柔地抚着脸颊,很是惬意。

道路两旁并立着免受现代化影响,古色古香的建筑。在一间具有怀旧气息的店前立着一块看板。看板持续地沐浴在海风中,已经显得有点风化了。路上几乎完全没有自行车通过,也没有其他的行人。

周围的道路十分狭窄,而且错综复杂。要是只有我一个人的话,走到这种平常不怎么来的地方,铁定会迷路的。回头一看,路灯在我们身后照出了一道影子。从路灯下走过,影子便不断地向前越伸越长,并最终消失在黑暗中。

过了不久,便看到了左手边的一家小小的居酒屋。在这里拐弯,然后登上细长的斜坡,然后就会在右手边看到朝风庄。

朝风庄是木制的老旧公寓。它周围被树木所包围着,共有两层,八间房间。可是,住在这里的就只有远离双亲独自生活的阿健,和另一个名叫信君的男生。顺便说句,信君的年纪和我们不相上下。而房东是在别的地方住,我到现在也还没有见过他(她?)。

阿健打开铁制的大门,布满了锈迹的它发出了吱哑的一声悲鸣。在合上大门的时候,它也发出了同样的声音。

朝风庄的门前有间小小的狗屋。我们一靠近,一条白色的小狗便跑了出来并冲向我。

「哇~~~好想见你哦~~智也~~」

我蹲了下来,不停地抚摸着那条小狗。

这条名叫智也的小狗,是信君养的宠物。

在我和智也玩耍着的时候,信君出现了。

「晚上好。」

「呀,萤萤。」

信君他称呼我为『萤萤』。我挺喜欢这个叫法。信君他有时候虽然会让人摸不着头脑,不过其实是个很可靠的人。

「没有去大会的初次预选真是对不起,我实在太忙了。」

「没关系,我完全没放在心上哦。」

「嗯,那我就不妨碍你们啦。再见咯。」

信君挥了挥手道别,然后就走了。

随后,我们就到阿健了房间里。

阿健的房间是在2楼的205号室

虽然每层有四个房间,但是朝风庄却没有101号和201号室。以前我曾经问过阿健原因。他说大概是在旁边建新的高级公寓的时候,把碍事的两间房间都拆掉了。

阿健拿出钥匙,走上了楼梯,随后打开了房门,走了进去。我也跟着他进了房间。

阿健打开了电灯和窗户,从书包里拿出湿掉了的球衣,并把它和其它换洗衣服一起整理好。

我没有关上门。夜风穿过窗户直吹到走廊。因为朝风庄十分通风,在夏天的夜里显得特别舒适。

阿健的房间大概有八张塌塌米大小,里头摆放着书桌和电视机,还有堆积如山的杂志,一个低矮的书架。墙壁上贴着好几张足球和足球明星的海报。

我们在房间里聊了一会天,信君也来了。他似乎是和阿健有话说,于是我决定先回避一下,到附近的便利店去买点东西。阿健让我帮他买冰淇淋,而信君则说他马上要出门,就免了。

在炎热的夏天里,便利店的冰淇淋几乎都卖光了,特别受欢迎的似乎还持续处于断市状态。

于是我便买了平常不大会买的口味——宝石巧克力冰淇淋(意义不明……orz)

估计着他们差不多该说完了,于是我回到了朝风庄。我前脚刚踏进房门,信君后脚便走了。

「信君和你说了些什么?」

我一面把冰淇淋递给阿健,一面问。

原来是信君在一间餐厅里打工,因为最近太忙了,于是来问阿健要不要也一起去干。

「现在还没有决定。总之我明天会先去面试。」

老实说我也很赞成阿健去做兼职。刚退出足球部的阿健最近总是没什么精神,我希望他能借做兼职打起精神来。而且,有了兼职的收入,或许就可以去一些平常去不了的地方约会呢。

嗯,这样挺不错呢。

我开始祈祷阿健能成功被录用。

接下来,我们一起到公共浴场洗澡,一起到拉面店吃拉面,还到了自助洗衣场洗阿健的衣服。

不知不觉间,夜已深了,但是我还一点也不想回家,于是决定住下来。

我忽地张开眼睛,发现阿健不见了。

是到厕所去了吗?

这房间里并没有厕所,所以没什么好奇怪的。

可是。

「有声音?」从隔壁的房间传来了一阵声响。

隔壁的房间应该是没人住的啊?

发生了什么事呢?我揉着眼睛站了起来,打开房门出了房间。隔壁房间的房门正打开着。

「阿健,你在干嘛?」

我对着房间里说道。

「晚上好。」

回答我的并不是阿健的,而是一道从容的声音,是有点低沉的,成熟女性的声音。

有一个女人站在窗边。而阿健则站在房间正中央。

「啊,对不起,我随便就走了进来……我,我还以为这房间是空置的。」

本来就睡意正浓,再遇上这种突发状况,使我的脑袋越发混乱。为什么她会在这个时候,在这种地方出现呢?为什么阿健他会在这里呢?阿健认识她的吗?

「嗯,那个,是住在隔壁的邻居吧?」

「对,你是?」

「我,我是阿健的……」

「太太?」

那个人打断了正要回答的我,说出些不得了的事来。

这下子我完全清醒过来了。

「啊?不,不是这样子啦!萤还只是高三而已。」

「萤?那是你的名字?」

「啊,是这样没错。」

「好美妙的名字……」

她在柔和的月光下眯起了眼睛。

[那么,丈夫呢?是健四郎?还是健五郎?」

她的视线由我转向了阿健。

「就是健。伊波健。」

阿健报上了自己的名字,看来并不认识她。

「还有,我再说一遍,我们并没有结婚。」

「结婚和同居,我想是一样的吧。」

「我们也没有同居。」

「那,你们是什么关系?」

「这个……」

阿健看了我一眼,我不由得害羞地躲开了他的视线。我很在意阿健他会怎样回答。

「我们正在交往。」

阿健淡淡地说出一句。怎么可以这样啊,应该带点羞怯,但又很骄傲地说「她是我的女朋友。」这样子才对的嘛。

「原来如此。那,今天是小萤偶而来健君的家里住……抱歉,打扰你们了吗?」

她微笑着看向我。因为不好直接穿着制服睡觉,我现在正身穿着问阿健借来的宽大的球衣。我害羞地躲在阿健身后,露出半个身子看着她。

「那你又是谁?净是在盘问别人,自己也不报上名字,这未免有点失礼吧。」

「嗯,说得对呢。」

那人点了点头。

「我叫南燕,东南西北的南,燕子的燕。」

那人——南小姐,把单手握着的黄色块状物体递出来让我们看。

「还有,这是柠檬。」

那确实是柠檬,可为什么会是柠檬?我和阿健不由得对望了一眼。

「把这个,把这个,送给——你吧。」

南小姐忽然像是唱歌般地说道。

「不,我不需要。」

阿健干净利落地拒绝了。

「这样啊,那真是遗憾。」

南小姐若无其事地把柠檬放到鼻尖下,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在闻着柠檬的清香。

「那么,我们就先告辞了。」

阿健转过身来,牵起我的手。我呆了一下。对着南小姐轻轻地点了点头。

在回到房间之后,我问阿健是怎么一回事。原来南小姐是搬到朝风庄204室来的新房客。

可是她两手空空,而且是在这么晚的时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问她在干什么,她居然说她在看风。感觉是个奇怪的人呢。」

我很同意阿健的意见。

对于新搬来的南小姐,老实说我并不怎么欢迎。在朝风庄,厕所和厨房都是共用的。我不想让阿健和南小姐一同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

刚才房间里很昏暗,我看得并不是很清楚,但南小姐她的确是个具有神秘气息的美人,而且还给人一种成熟女性的感觉……我觉得很不安,可是又不好把心中的忧虑说给阿健听,只好郁闷地睡下了。

我坐在音乐室的钢琴椅上,端正姿势。

轻轻地合上眼睛,连续深呼吸好几次。冷气机吹送出来的凉风流入到身体里面。因为现在是在暑假补习中,校舍内基本没有什么声音。隔着窗户可以听到操场上各运动部的吵闹声。

我的手指在琴键上跃动着,开始演奏李斯特的《爱之梦》。与名字相吻合的浪漫曲调顿时飘荡在这个音乐室中。

即使不用下意识地去想,手指也会自然而然地活动。

自从进入暑假以来,我都在不停地练习着钢琴。白天在学校的音乐室弹奏着德国舒特纳公司的钢琴,晚上在家里也是除了练习还是练习。可以和阿健在一起的时间,已经少得可怜了。

大会对我来说一点也不重要,我之所以决定要参赛,是因为周围的人都劝我去参加。

而且,只要在大会上取得好成绩,我就会跟原足球部王牌,既聪明又帅气的阿健更相衬。我想让阿健他变得更喜欢我。

对于既笨又呆的我来说,就只有钢琴可以算得上是优点了。

我很享受弹奏钢琴。

而且,我也因此拥有了一个梦想。那就是在大会中取胜,并到维也纳去学习音乐。

可是,那同时也意味着我要和阿健分离。

到底要怎么做才好呢。这个问题无论我再怎么想,也绝对不会得出结论的。而且,我也不能向阿健说出这件事。

我一直,都在说谎。

对最喜欢的阿健。

明明只要放弃钢琴就好,就是这么简单。但我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对自己,对阿健都说了谎,欺骗了很多很多的人。然而,我却对此无能为力。

一旦停止练习,不止是周围的人,连阿健也会担心我。

这样的话,即使能在一起也只会让阿健徒增担心而已。所以,我只能继续着钢琴。

阿健他现在在干些什么呢。一旦和阿健在一起的时间减少,我就很害怕阿健他会在不知不觉间变得不再喜欢我。我害怕只剩下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

这时,音乐室的门打开了。我一面继续着弹奏,一面把目光移向那边。

「阿健!」

我停止了弹奏站起来。没料到刚想起阿健他就来了,我不由得欣喜万分。

「打扰你了?」

「没有,没有这种事啦。我正好打算要休息一下下呢~~」

阿健从音乐室里并排放着的椅子中抽出一张坐了下来。

我们说些闲话消磨着时间。阿健他似乎是来参加暑假补习的,而且他还说,昨天搬到朝风庄来的南小姐,其实是学校里的临时教师,负责教授暑假补习的现代国语。

可以和阿健在一起,我感到很祥和,很安心,可以一直保持着灿烂的笑容。

可是阿健他最近变得很奇怪。

比如我在说着什么的时候,突然问了他一个问题。

「哎?什么?」

他却好像完全没在认真听似的。视线一旦与我交合,又马上移开。他的笑容里总有种冷淡的感觉。起初我以为他是因为刚退部而感到沮丧,但现在我开始觉得并不是这样。

「话说回来,兼职的面试怎么样了?」

我靠到窗边问阿健。

「嗯,录用我了。不过却让我从今天开始就工作了呢。」

阿健耸了耸肩。

「这样啊,太好了呢。」

我坐在钢琴前对着阿健微笑。

「还不知道是好是坏呢……是信那家伙硬要拉我去,我才去试试看的。感觉好像上当受骗了……」

「不过,兼职不是很有趣吗?萤还没有做过,一直都很想试试看的哦~~」

我将两指交叉到一起,使劲伸了个懒腰。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啊,对了阿健。我有一首曲子想弹给你听……」

「什么曲子?」

「是贝多芬的《悲怆》,你知道吗~~」

「是刚才弹的那首?」

「不对,刚才弹的那首是李斯特的《爱之梦》。《悲怆》是另外一首。」

随后我便开始弹奏起《悲怆》来。平静而让人心情舒畅的琴声,在音乐室里飘荡着。

这台德国舒特纳的钢琴,对我来说是可以把琴声变为魔法的钢琴。无论何时,只要我一弹奏它,感觉就像是自己成为了魔法使一般。

「阿健,怎么样啊。」

演奏之后,我询问阿健的感想。

「阿健?」

阿健撑着脑袋低下了头。难道他睡着了么?

「真是的,我说阿健你啊!」

我有点生气地大声说。

「哎,怎么?」

阿健连忙抬起头,就像是被人发现在上课时偷偷睡觉一样。

「你在说什么啊!我在问你觉得怎么样了啦!」

「啊,呃,嗯……对呢……」

在沉思了一阵子之后。

「我觉得非常好。」

阿健居然说出小学生级别的感想。

「就只有这些而已~~~?」

我用不满的视线射向阿健。

「魔法……就仿佛是被施加了魔法一般,就是这样的感觉。萤你之前不也说过吗?」

阿健慢慢地一字一句地说。这句话,是我最渴望的感想。

「这样啊,魔法啊。」

在细细品味着阿健的话的同时,我脸上的表情也不知不觉地缓和了下来。

「那个啊,阿健。或许阿健你并不知道,刚才的话,对萤来说可是至高无上的赞美哦?谢谢你」

我用指尖卷着自己长长的头发。

「这首曲子啊,是萤最喜欢的钢琴曲哦。」

正因为是最喜欢的曲子,所以才想弹奏给最喜欢的人听。要是阿健他也喜欢上这首曲子就好了。

「这首曲子……说的是贝多芬的《悲怆》?」

「嗯。」

「为什么?」

「要说为什么嘛,这很难回答呢……喜欢上某样东西,是不需要理由的吧?」

「的确是这样没错。」

阿健点了点头。要是阿健他也像我一样,是没来由地就喜欢上了他一样喜欢上我的话,那就太好了呢。

如果可以说出喜欢上某个人的理由,我想那一定不是真正的恋爱。因为可爱所以喜欢,因为帅气所以喜欢,因为温柔体贴所以喜欢,因为是有钱人所以喜欢,这些根本都是错的。

「总之呢,我自懂事以来,就一直很喜欢这首曲子的了。——啊,不过,硬是要说出什么理由的话……大概是因为这首曲子,不会让人感觉到悲伤吧?」

「啊?」

「虽然曲名是《悲怆》,但刚才的那首曲子却完全没有给人悲怆的感觉对吧?与其说是悲怆,倒不如说是让人感觉到充满了爱意……不是吗?」

我征求阿健的认同。但阿健却似乎并不是这么想,还歪起了脑袋。

于是我便开始向阿健说明《悲怆》这首曲子。

「第一乐章『庄严的慢板转辉煌的快板,C小调,4/4拍子,奏鸣曲式』。曲调很沉重,缓急变化非常激烈,给人的感觉仿佛是在痛苦地忍受着悲伤。而接下来的第二乐章『如歌的行板,降A大调,2/4拍子,三部曲式』。既平静,而又让人心情舒畅,给人一种在轻柔地歌唱般的感觉。萤呢,在每一次听到这第二乐章的时候都会这样子想的哦,这第二乐章,并不是在哀叹悲伤,而是在爱惜、抚慰悲伤。」

我稍微停顿了一下,坐在椅子上望向操场。足球部的部员们正在倾泻而下的灼热阳光底下比赛着。在不久之前,阿健还是他们之中的一员。我不由得想起在钢琴的练习还没有如此紧迫的时候,我也经常会边休息边欣赏阿健在球场上的英姿。

「就像是站在远处想要回头缅怀过去的悲伤一般……却又不忍回头,但又带有些许的怀念……我不能解释得很好,总之萤就是很喜欢这首曲子。」

上课铃声响起,因为阿健他还要参加暑假补习,于是便离开了音乐室。我很想和他在一起多呆一会,不过又不好妨碍阿健他学习,于是我就重新开始了钢琴的练习。

我一个人在音乐室里潜心练琴的时候,就好像和学校处在不同的世界一般。

从操场和走廊传来微弱的声响,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