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篇

第三章

萤篇 第三章

其实我并不是无论如何也想参加决赛。

我也并不是为了和人争夺些什么才弹钢琴的。

我想,只不过是有时必须要决出优劣,所以才会采取比赛这个形式。

所以,我并不需要多想,只要好好地享受钢琴就好了。

只要这样就够了。

可是,今天依然是很紧张。

第二次预选的前一天。

虽然我并不关心能不能通过预选,可是万一太紧张而在台上出了什么差错的话,那可就丢大脸了。因为阿健他也会来看第二次预选,绝对不可以让他看到我的丑态。我希望能让阿健看到我在舞台上出色的发挥,因为,那一定是我最光辉的瞬间。

冷静下来,我不断地对着自己说。本来想打个电话和阿健聊聊天的,可是阿健他现在正在做兼职。

只要一想到明天要在舞台上,要在那么多人的面前演奏,我的心脏就开始砰砰乱跳起来。我抚着胸口,不断地做着深呼吸,等呼吸缓和下来之后,就早早地睡下了。

第二次预选的当天终于来到了。

我提前了足够的时间起床,打扮了一下,稍微吃了点东西。爸爸、妈妈和姐姐都鼓励了我一番。『只要想平常那样子弹就可以了,没问题的』。爸爸他为了今天还特意请了假。

随后我们一家人便坐车到了位于藤川的比赛会场。

会场的外表是统一的白色。我们穿过大门进入了内部,发现里面也和外面一样是单纯的白色。这让人能够镇静下来,而且有种『终于到了第二次预选了』的感觉。

这时,我的身体早已紧张得不听使唤,手心也已经被汗浸湿了。

我的出场时间是在下午。做好了一切准备之后,我就一直在听其他参赛者的演奏。就这样到了中午的十一点,大会暂时中断,进入了午饭时间。

我事前和阿健约好了一起去吃午饭,于是便到会场的外面等他。而爸爸他们则在其他地方吃午饭。

会场前聚集了很多人,其中大概有些是参赛者。他们正忙着和家人朋友们一起去吃午饭。

「啊,阿健!」

不久之后,我就发现了阿健。我们会合之后,就到了藤川的商店街吃午饭,随后便回到了会场。

在和阿健分手、走向参赛者准备室的时候,我的紧张感已经完全消除了。

阿健向着观众席里姐姐的位置走去。而我的父母则坐在了其他的地方。

我在准备室里,一面做着深呼吸,一面等待着我上场的时刻到来。我不断地重复着吸气、呼气的动作,在裙子上擦着手心的汗。我一面听着舞台上传来的其他参赛者的演奏,一面努力地使自己镇静下来。

终于轮到我了。

我从舞台的旁边缓缓地走向舞台中央。耀眼的射灯温暖了我的肌肤,观众席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我的身上。我有在这么多人的注目下演奏过吗?为了保持自己的镇静,我尽量不看向观众席。

我甚至可以听到自己心脏跳动的声音。我细心地注意着不让长长的裙子绊倒自己。在观众席上有那么多的观众,却几乎没发出任何的声音。

我向着观众深深地鞠了一躬。我没有发现阿健和姐姐他们坐在哪里。

我坐到了钢琴前,没问题的,并不太紧张,只是心跳有点快而已,没问题的。

我把手指放到琴键上。阿健他现在正在看着我,我现在就要把我所可以演奏出来的最美妙的旋律,传达到你的心中。

我咝地吸了一口气,奏响了起始的音符。

我的手指自然地跃动着,奏出无比优美的旋律。

我早已习惯了弹奏学校音乐室里的德国舒特纳公司钢琴,可是这台钢琴也十分地配合我。我的手指所奏响的旋律,可以传达到听众们的心中,可以传达到阿健的心中吗?我的琴声有化作魔法,使观众们都听得入迷了吗?

过了不久,世界上仿佛就只剩下了我和钢琴,观众们都已经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我的演奏充满了自己的内心。

这或许就是我第二幸福的瞬间。当然,最幸福的是和阿健在一起的时光。

只要有阿健和钢琴在,我便不再奢求其他的东西。所以,神啊,我向您祈求,请不要让阿健离开我。

在弹着钢琴的时候,那种什么也不用思考的感觉实在太好了。只是让手指随心所欲地弹奏出自己所喜欢的音乐就好。一旦开始了演奏,所有的紧张感就全都不翼而飞了。

二十分钟之后,我的演奏结束了,同时,我也回到了现实的世界里。嗯,没有犯任何错误,这下可以安心了。

我站了起来,向观众鞠躬。这时,这个会场突然暴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使我吃了一惊。我在观众们热烈的掌声欢迎中走下了舞台。

结果,我通过了第二次预选,可以晋级决赛。

这当然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大家都衷心地祝贺我。

可是我却高兴不起来。我依然很在意最近阿健的状态。以前,无论阿健他在想什么,我都一清二楚,更不要说会有这种没来由的不安感。

可最近,我却越来越弄不清楚阿健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第二天.

我决定稍休息一下,于是便和阿健一起去参加暑假补习。

可是。

「喂,阿健阿健?」

我戳了戳坐在我旁边的阿健

「萤不明白老师在讲些什么啦……」

「哪里不明白?」

「嗯……全部都不明白」

为什么会这么倒霉,偏偏就碰上数学课呢……

本来只是想和阿健一起上课的,可是身在文科班的我,几乎就没有上过数学课。老师讲的内容在我看来全部都是些意义不明的暗号。

不过阿健他还是很耐心地教我。

「所以啦,当『f,(x)』等于『0』的时候,就可以算出极限值……」

「那就是『3(x-1)(x+3)=0,求x』,这里把『f,(x)』代入就行了,懂了吗?」

「……完全听不懂……」

「喂!那边那两个!在说什么呢!现在是在课堂上啊!」

老师挑起眉毛,严厉地看向这边。阿健连忙道歉。

「对不起……」

「那,嗯……白河同学」

老师慢慢地转向我这边,满脸堆笑。……好可怕。

「答案是多少呢?」

我怎么可能会知道答案了啦。

我不经意间低下了头,发现阿健已经把答案写字了笔记本上让我看。不愧是阿健,真体贴呢。

「啊……那个……有29个大人,-3个小孩」(萤萤的数学就差到这个地步么….orz)

「……白河同学……」

老师按着脑袋叹了口气。

大家的窃笑顿时爆发了出来。

……真丢脸。

我发现阿健竟然也在笑我,我咬紧嘴唇瞪了他一眼。

「阿健……大笨蛋」

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一直都不敢抬起头来,好不容易才熬到下课。

我对阿健大吐苦水。

「真是的!都是因为阿健你人家才会丢大脸的啦!」

「什么啊,难得我好心教你……」

「那根本不叫教吧!不清清楚楚地写上最大值和最小值的话,谁知道你写的是什么东东啦!?」

「哎呀哎呀,不要这么生气嘛」

阿健嬉皮笑脸地说。

「本来嘛,萤是文科班的,那做不出来是很正常的啊……你还没学过微积分吧?」

这个,说得也对。

「可是……总之就是丢脸死了啦!」

「我说萤?我不是说过吗,每个人都有做得到和做不到的事啦。」

阿健突然认真起来。

「萤,你拥有弹奏钢琴的才能,而且是能在如此大型的比赛中取得决赛权的优秀才能……只要有这份才能,那微积分什么的会不会也无所谓了吧?即使是能写出牛顿定律的牛顿,也不能弹一手好的钢琴,就是这么一回事。」

「是吗……」

被阿健这么一说,我不由得高兴起来。不过,这样说来,我除了钢琴以外还真的是什么都不行呢……

嗯,总之转换下心情,去上下一节课吧。

「萤?不去练习真的可以吗?」

阿健一脸担心地问。

「可以了啦!真是的,你到底要问多少次才会心满意足啊!?」

我哼地一声别过脸去,生气地说。

「可是……接下来就是决赛了吧?昨天我到了会场,才亲身体会到……从全国各地参赛的2千人中仅选出4个对吧?面对着这么重大的比赛,却还来上这种没意义的课……而且好像是我勉强你来陪我一样,这不大好吧……」

阿健他似乎觉得很为难。

我明白阿健他很担心我,可我只是想增加一点本来就少得可怜的,和阿健在一起的时间而已啊。

如果我赢得决赛的胜利,那就以为着我要和阿健分离。我一直都瞒着阿健,没对他说,这使我的内心很难受。但即使是这样,只要能和阿健在一起,我就觉得很快乐。

至少,让我好好地享受这段时光吧。

「所以啦!萤不是在陪阿健你哦。我只是在想,理科班的课会是怎么样的呢~~~只是好奇心而已了啦。」

「可下一节课……是英语课哦?」

「烦死人了啦~~嘟嘟囔囔的……阿健你就这么不想萤在你的身边吗?」

「这倒不是……而且和萤一起上课,还很有趣呢」

「啊!阿健你刚才果然是故意的!!」

我用力在阿健的背上捶了一下,然后对阿健使出必杀的撒娇眼神攻势。

「第二次预选才刚结束……你就让萤休息一下嘛~~」

要是时间就这样停止了那该过好啊。

可那只是虚无的想象而已。

时间,依旧在毫不留情地流逝着。

第二天。

我依然没有丝毫心情去练习钢琴,我的全副心思都已经放在阿健的身上了。

于是我又来到了阿健的教室,刷地一下打开了门。

「阿——健!!」

阿健看见我时的表情有点微妙。此时只有他和南老师两个人在教室里。我忽然觉得我不应该近来。

「咦?是在说很重要的事吗?」

「不、不是……我只是在和老师闲聊而已。」

南老师和平常一样浮现出让人难以理解的神秘表情,准备走出教室。这时,阿健叫住了她。

「老师……」

阿健随后对我说。

「抱歉,萤。可以先在外面等一会吗?」

「哎?」

「真的,很抱歉。」

阿健他的反应很奇怪,于是我默不作声地走了出去。

虽然知道这样子做不好,可我还是忍不住去听教室里传出来的说话声。

「那?那个『在努力的驴子』,到底是什么意思?」

驴子?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呢?

「你真是迟钝得……让我感到吃惊……」

「并不是只有眼睛看到的才是真实……你懂吗?我想说的意思」

阿健依旧一言不发。

「那么,健君……你现在可以看到些什么?在这片广阔的天空中,能看到些什么?」

「太阳」

阿健回答

「在天空中,我可以看见太阳」

「月亮呢?」

「月亮?」

「看不见月亮吗?」

「月亮……哪里有啊……」

「有哦」

「就在那里……」

「因为今天是新月,所以才看不见而已……可是,月亮它就在那里。健君,你现在还是止步不前呢……请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心吧。要好好地看着眼睛所看不见的事物。懂吗?就在那里……」

我好像不大应该听到这些话呢,虽然我并不大懂他们在说些什么。

一想到阿健那副认真的表情,我就觉得我不应该再留在这里。

我快速地输入短信.

「看来似乎要拖很久,我先回去了哦~~~」

「哼~~~!」

随后我便离开了教室。阿健和老师到底是什么关系呢?我突然觉得胸口闷得慌。

阿健,喜欢南老师吗?

老师她呢?

我想确认这件事,可是我好害怕。

我到底要怎么做才好?

不眠之夜。

即使好不容易睡着了,也会马上醒过来。果然不和阿健见面就不行吗?

阿健的心,已经飞到了南老师那里了吗?

我合上了眼睛稍微假寐了一会儿,早晨才姗姗来迟。

我马上给阿健发短信。

「今天可以去玩吗?」

可我等来的却是「NO」这么一个简单的回答。不想我去吗?不想见我吗?为什么?

我看着手机的屏幕,整理着自己因激动而急促的呼吸。阿健的心正在慢慢地离我远去。

我突然想起了阿健昨天在教师里暧昧的态度。

果然还是南老师比较好吗?

可是……

我最终还是决定了要去阿健家,而且我也下定了决心。

和阿健在一起的时候,一定要努力地微笑,无论内心是有多么的难受……

朝风庄与我混乱的内心恰恰相反,安静得让人觉得有点可怕。

阿健看了我之后吓了一跳。他的表情就像在说「你真麻烦」一样,让我觉得一刻也呆不下去。

但是我依然强迫自己露出开朗的笑容。

「我还是来了~~这个就叫做『我来啦~~』攻击吧~?啊,别担心、别担心。办完事我就会回去的……」

没有等阿健开口,我就一口气说完了。

阿健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默默地看着我。

「咦?阿健?怎么了?哦~~是热坏了把?这也难怪呢~~你看了天气预报了吗?今天的最高气温好像有38度哦~~要真是这样的话,两个人互相抱着反而会更凉快哦?所以呢……嘿~~」

我从背后用力抱住了案件。阿健早已满身是汗,他身上特有的气味比平常更浓了。嗯,依然是我熟悉的最喜欢的气味。

但是阿健他依然什么也没说。虽然他的身体很温暖,但内心仿佛早已完全冷却下来了。

我拼命忍住快要流出来的泪水,保持着自认为是最可爱的笑容。

「真是的,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啦!真无聊~~」

「你说要办的事,是什么事?」

「啊……嗯——那个,我有样东西想要给阿健……」

「有东西要给我?」

「这个……」

「这个是……」

阿健接过了我亲手做的扫晴娘人偶。

「中国的晴天娃娃吧?」

「嗯,是扫晴娘人偶哦」

「是你为我做的吗?」

「嗯,本来是打算更早一点送给阿健的」

「不过花了不少时间去做……」

「谢谢」

虽然是道谢了,可怎么看阿健也不像是高兴的样子。

「阿健,先把这个给我好吗?」

我从阿健手里接过扫晴娘,四周环视着房间。

「哪哪,挂在这里好吗?」

我把扫晴娘挂在了窗边。

「喂—!我说阿健!」

「哎?啊,哦……嗯……」

「很可爱吧?」

「嗯……很可爱」

阿健他回答得毫无生气。阿健他的心,果然已经不在我这里了吗?

「要是快点放晴就好了呢」

并不是天气,而是我们的心。

可是阿健依然是一言不发。

我再也忍不住,跑出了朝风庄。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阿健的心会离开我?

出了朝风庄之后,我的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只要阿健他喜欢我,无论要我怎么改变都可以的。可是,我连改变这个机会也得不到吗?

我一面胡思乱想一面漫无目的地四处乱走。

「小……萤?」

「哎?」

我抬起头,发现同班同学小翔站在我的面前。

小翔,中森翔太君,和阿健同样是原足球部的部员,而且还是队长。

「为什么小翔会在这里?啊,你找阿健有事吗?」

「不,不是这样,不是这样……」

小翔一脸复杂的表情望着朝风庄,仿佛就像是看着十分怀念的回忆之地一般。

「小萤才是,为什么你哭了?」

「哎?啊,是沙子跑到眼睛里了啦」

「健那个家伙……为什么把小萤弄哭了啊」

小翔皱起了眉头。

「我是绝对不会让自己喜欢的人哭的……」

我从来没有见过小翔露出如此悲愤交集的表情。

「小翔?」

「啊,对不起,小萤」

小翔很为难似的再看了朝风庄一眼。

「我送你回家吧?」

「不用了,萤一个人就行了」

「这样啊,那你要小心点哦」

小翔他很奇怪。似乎是在烦恼着什么。那看起来,就像是恋爱的烦恼。

难道,是对阿健!?

我噗嗤地笑了出来。居然还有心思去想这些无聊的事,看来我还没什么大问题呢。

心情也稍微放松了点,于是我离开了朝风庄。

我依旧完全没有心情练习钢琴,只是坐在音乐室的钢琴前发呆。

手指一动不动。

不,正确点来说是我没有那份心思去让手指动。我不断地回想起阿健的音容笑貌,心中充满的都是对他的思念。

赢得大会,到维也纳去留学,也就以为着要把和阿健在一起的回忆全都扔在日本。

我觉得自己的肌肤、头发、甚至是指尖,都是因这些回忆才存在的。

可是,阿健他或许并不是这样想,或许他早已忘掉了我,全心全意地爱着南老师也说不定。

要是这样的话,我就失去了阿健,万一我连维也纳都去不成的话……那我还剩下什么?我到底会变成怎么样?

「萤……」

我仿佛听见了阿健的声音,是错觉吗?

「萤?」

「阿健?」

我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

「为什么会来这里?」

「啊,我只是有点在意萤,所以就来看看」

今天的阿健,又恢复成平常的阿健了。我强忍着快要溢出来的泪水,笑脸相迎。

我突然间想到。

要是,我说自己的手指动不了的话,阿健他会为我担心吗?

要是,我连唯一能做到的钢琴也失去了的话,阿健他会留在我的身边吗?

即使那不是爱也好,

即使那只是同情也好。

我想阿健留在我的身边。

阿健他看到我一言不发,似乎很担心。

「动不了……」

「动不了了……」

「只要一坐到钢琴前……手指就动不了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阿健似乎真的很担心我。

「从什么时候起……动不了的?」

「……我不知道」

「啊?」

「第二次预选结束之后……就一直没有练习钢琴……我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今天来到这里……一坐到钢琴前面……」

「就发现……手指动不了了吗……?」

「嗯……」

阿健,其实我在说谎。

其实,我的手指是可以动的。

但是我现在却希望它是真的不会动。只要这样,阿健他就会很温柔地注视着我。

……为什么,为什么,我居然在想这些事,我果真是个坏孩子吗?

阿健的双手温柔地握起了我的手指。阿健的手是那么的温暖。我的心中不由得一阵刺痛。

为了能继续拥有阿健双手的那份温暖,即使是说个小谎也没关系的。

对,一个小小的谎话……

阿健在离开音乐室的时候依然在为我担心着。

留在音乐室的我,轻轻地抚摸着钢琴,但却没有弹奏。

手指无法动弹的萤,可怜兮兮的萤。

这些想法仿佛化作了甘美的琴声包围了我。

从那天起,我就再也没有碰过钢琴。

两天之后。

我依旧坐在音乐室的钢琴前。没有弹奏,只是呆呆地坐着。因为阿健他或许会因为担心而来这里看我。

喀啦,门打开了。

「阿健?」

我看向门的那边,发现来者不是阿健而是小翔。

「小翔?」

「可以进去吗?」

「请进」

小翔安静地走到了我的面前。

「我很想听小萤的演奏呢」

「我的演奏?」

「嗯……不行吗?」

「不、没有这回事啦。那小翔要听哪首呢?」

「就听小萤你最喜欢的吧」

「好的」

我坐在钢琴前思索了一会。

小翔他在为什么而烦恼着,或许那是恋爱方面的烦恼。要真是那样的话,那我就弹奏一曲《爱之梦》吧。

我慢慢地把手指放到琴键上,开始了演奏。

我的手指仿佛没有经过这几天么没练习的空白时间一般,一如既往地在琴键上流畅地跃动着。

或许是因为眼前有人在听着我的演奏把。

爱之梦。

被誉为钢琴魔术师的李斯特,他的爱是怎样的呢?

而我的爱又将何去何从呢?

阿健的爱呢?

小翔的爱呢?

钢琴完全接受了我心中的感情、我心中的思念,不断地奏出美妙的音符。

弹钢琴果然是件很享受的事呢。好久没试过有这种感觉了

一曲终了,小翔鼓起了掌。

「怎么样?」

「嗯,很好听」

不知道为什么,小翔突然变得吞吞吐吐的。

「哪、哪……?小萤……」

「怎么了?」

「其实我……我刚才说谎了……」

「说谎?」

小翔他到底对我说了什么谎呢?

「那是……什么?」

「不……嗯……那个……」

小翔低下了头,看来似乎是很难说出口的话。

「刚才,我不是说想听小萤的演奏吗……?」

「其实……并不是这样的……」

「我只是……想小萤你听我……说件事……」

「什么事?」

「只要你肯听我说就好……」

「所以小萤……你什么都不说也可以……」

「?」

「其实我……我啊……」

「也许……你会认为我是个笨蛋……」

「我从很久之前……就一直很喜欢……」

「喜欢谁?」

「……南、南老师」

「什么!?」

我吃了一惊,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南老师!?」

刚说完,我就觉得有点奇怪。南老师不是最近才搬到这附近的吗?小翔他说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喜欢,那怎么可能?

「从很久以前,那是怎么一回事?」

「嗯。其实我在很久之前就已经见过南老师了」

「在哪里?」

「朝风庄」

小翔缓缓地开始了述说。

「当时我只有十岁,而老师也还只是个高中生。老师……燕她因为一些不好的事,逃到了朝风庄,于是我们就在那里邂逅了。」

小翔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可是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老师她或许早已经忘记了我。而现在,在朝风庄的是健……」

「阿健?」

「嗯……或许,燕已经喜欢上了健也说不定。在那个回忆之地——朝风庄……」

「这样啊?」

我似乎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南老师一定是喜欢上了只有10岁的小翔。然后她为了追求这份恋情,而再度回到朝风庄。

可是,出现在朝风庄的并不是小翔,而是阿健。

南老师把那份感情转移到了阿健身上,而阿健也回应了她的感情。

事情就是这样,再简单不过了。

根本就没有我出场的份。

可是,我必须为了我的恋爱,作个了断。

当天晚上和第二,我都给阿健发了短信,可是他一次也没有回。我直接打电话给他也不接。

已经,不想再和我说话了吗?

已经,不再想着我了吗?

8月22号的夜晚。

我登上了通往阿健房间的楼梯。离大会的决赛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我会不会失去阿健,我会不会失去自己的爱,全都在于今晚了。

等到决定去维也纳之后,一切就已经太迟了。

「晚上好~~」

我提起精神,打开了房门向阿健打招呼。

「萤!怎么了,为什么在这个时间……」

「现在还没有到说『这个时间』的时候吧?」

「说是这么说……」

「还是说,阿健你已经要睡觉了吗?」

「……」

「啊咧咧?阿健……你的眼睛怎么红红的?难道真的要睡觉了吗?」

阿健他好像刚刚才哭过。哭?为什么?发生了什么事?

不过,或许刚才只是在睡觉而已。

「我又不是小孩子,怎么可能会在这种时间睡觉啊」

「可是,阿健你好像好困的样子哦?」

「你好烦啊……这种事怎么样都行啦!你是有事来找我吧?那可以快点说么……」

「那个……嗯……这个……」

阿健不耐烦的口气使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不过我最终还是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其实,我是来约阿健的」

「约我?」

「对~~一起去动物园把吧?」

「哎!?现在?」

「嗯」

「都这个时间了……要去做什么啊……」

「当然是去确认『动物会不会做梦』咯」

「可是……现在动物们可能都已经睡着了吧?」

「那不就正好吗?要是听到猴子或企鹅什么的说梦话的话,阿健你就没话好说了吧?」

「……」

「好,决定啦~~!那么,快出发吧」

「唉……」

在去动物园的路上。

「嗯?阿健……为什么你这么忧郁呢?」

「在担心什么啊?」

「……」

看来阿健他的确是在为某件事而烦恼。并不是因为被我强拉去动物园而烦恼,而是为了别的事。

「阿健?」

「……」

「你是不是在想……在这个时候去,动物园早就已经关门了呢?」

「……」

「这种事就不用担心了啦!要是已经关门了的话,我们潜进去不就好了吗?不被别人发现,悄悄地,悄悄地……」

「……」

「真是的,阿健你还真爱担心呢~~那个动物园啊,警卫可是很薄弱的哦?既没有刺的铁丝网,也没有监视摄像头啦……」

「……」

「门票钱的话,之后会补上的啦。我们又不是去做什么坏事,没什么好觉得内疚的啦!」

我一个人在不停地说着,阿健他只是皱着眉头,一言不发地走着。

在沿着海岸的小道上,吹来了惬意的海风。平常让人心情舒畅的风,今天却带着一股悲凉的气息而来。

是恋爱终结的气息。

「为什么……非要在今天不可?」

阿健终于开口说话了。

「因为非要在今天不可」

「那根本算不上是答案吧」

「有没有答案,都可以吧?」

我无法直视着阿健的眼睛,把目光移向了一边。

「不过,老实说呢……其实是我突然很想见阿健……」

我再也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什么去动物园,那只是借口而已……因为无论是发短信还是打电话,阿健你都不理我……反而使我更想见你了……很想见你……想见得不得了……阿健,为什么不理我?」

「那是……」

阿健似乎不知道该怎么说,吞吞吐吐的。

「那是因为……我……我不想见萤」

「……哎?」

阿健的话,仿佛是从遥远的异世界传来的一样。

不想见我。

这是早就知道了的事,也是我预想中的回答。阿健的心果然已经不在我这里了,它早就已经飞到了南老师的身边了。

可是,我却无论如何也无法讨厌阿健。

至少,要为阿健的幸福祈祷。

「我已经……不可以再留在萤的身边了……」

阿健说得很认真。

「这样啊……不过我早就知道了呢……是南老师吧?」

「——啊!?」

阿健显得很惊讶,他一定是完全没有想到我会觉察到这件事吧。

「阿健,你喜欢南老师吧?」

「……」

「你想隐瞒也是没用的哦……只要是阿健的事,萤可是什——么都知道的……」

最坏的预想成真了。

明明应该受到打击,明明应该伤心落泪才对的,可我却止不住口中的话。

「没关系的……不用为我担心……萤是不会妨碍你们的……萤会安静地……从你们身边消失的……」

我露出了违心的笑容。

即使到了这个时候,我依然不想阿健讨厌我。

我是个坏孩子。

连我自己都这么认为。

本应泣不成声地纠缠阿健,斥责阿健,让阿健讨厌掉自己才对的。

可是我却做不到。

从我的口中,只能不停地说出貌似通情达理的体贴的话语。

「……其实啊……别看萤这个样子……萤也会有干脆的时候哦……?即使变成了孤零零的一个人……我也……我也……会没事的……」

「你怎么会是孤零零一个啊……」

阿健的话中明显带有怒气。

「萤不是还有翔太在你的身边么……」

「……哎?……小翔?」

我吃了一惊,不由得反问阿健。

「为什么会扯上小翔?哪,阿健,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说?」

「——你好烦啊!不要再管我了啦!」

「阿健……」

「从一开始……我从一开始就没有对萤抱有任何感情,并不是讨厌,也不是喜欢。只是萤向我告白了……所以懒散的我才打算随便地交往一下而已……我根本就没有……在意过萤……」

「为什么……?不是真的……这种事……萤是绝对不会相信的……这种事……不是真的……不是很的」

即使再痛苦再难受,我也已经预料到阿健他不再喜欢我。可是,阿健他竟然从一开始就没有喜欢过我……阿健那超出了我的想象的话语,给予了我沉重的一击,把我打下了绝望的深渊。

「不是假的!这全部都是真的!我就是这样的家伙……干什么都马马虎虎的,又卑鄙,又懦弱……之前的我才是假的……现在的我才是真实的我……所以不要再管我了……把我……把我给……忘掉吧……」

「阿健!」

阿健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跑开去,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阿健?」

阿健他好像很痛苦。他为什么会这么痛苦?是因为我?还是因为南老师?

如果阿健是为了我的事痛苦的话……我对我来说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吧

虽然我根本就不希望见到阿健痛苦的样子……

可是,

可是……

回到家之后,我想了很多,很多。阿健他痛苦的表情,阿健他说过的话。其中最让我在意的就是「翔太」。

啊!我突然想起来了。

那个时候,我和小翔在音乐室里说话的那个时候。可能阿健当时正好来找我,他误会了我和小翔。

要真是这样的话,说不定我还有希望。

虽然那是虚无飘渺的希望……

到了第二天,

我为了确认阿健的心意,再一次出发前往朝风庄。

天空阴沉沉的,为了以防万一,我带了把伞出门。

阿健他会在吗?我轻轻地敲了敲门。可是并没有反应。

看来阿健不在这里。

是去做兼职了吗?

难道,会在登波离桥?

我突然想起了我和阿健的告白之桥,也是我们的回忆之桥。

去看看吧。

我离开了朝风庄,向登波离桥走去。

到了桥头,我发现桥上果然有个人影,那肯定是阿健。

我果然是很了解阿健的呢

阿健他两眼通红,好像刚哭过来着。

大雨在此时哗哗地下起来。

可是阿健在滂沱大雨中一动也不动。

即使是我靠近了,他也没有注意到。我把伞递向阿健。

「阿健……你果然来了这里呢……」

阿健一脸惊讶的表情看着我

「萤找了你好久了哦?我去过朝风庄,发现阿健不在那里……」

「为什么……为什么要来找我……」

「那是……那是因为,我有话,一定要对阿健说。」

我的心中充满了想要说的话。

为什么,

为什么就不能老实地告诉阿健维也纳的事呢?

为什么要对阿健有所隐瞒呢?

我已经无法抑制自己了。

「萤一直都在说谎……到现在,已经说过很多谎话了。其实萤想一直保密到最后的。可是,萤实在是太不会撒谎了呢……」

因为我想忏悔,因为这已经是最后了,我决定要向我最喜欢的人,说出一直以来我最不想对他说的话。

「阿健不是说过吗?『不说谎虽然是好事,可是不会说谎也不是件好事』……萤说了谎,所以是个坏孩子而且萤根本不会说谎,所以萤是个很坏很坏的孩子」

「…………」

「那个啊,阿健……我想你一定会吓一跳的……萤,要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

「……哎?……很远的地方?」

「嗯……」

没想到阿健他竟然还会为我的事感到吃惊,这使我有点高兴。

「要到很远很远……在海的那边……萤……要去留学……要到维也纳去……那边的新学期是从9月开始,所以……」

眼泪已经快要溢出来了,可我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阿健。我拼命地忍住眼泪,继续说下去。

「所以,再过不久……萤就要离开日本……在26号……萤就要到维也纳去了……」

在谎言的关键部分说完之后,我便像是被看不见的线操纵着一样,机械般不停地说着。

「这是很久之前就已经决定了的。可是……我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萤,想留下回忆,快乐也好,伤心也好,我都想把它们全部都留在自己的回忆中。所以我对阿健保密了……因为我不想让你太担心……我不想阿健你因为这个对我强颜欢笑,对我特别的温柔……因为我讨厌这样……萤只是想到最后,都可以像普通的恋人一样交往。我只是不想忘记和阿健一起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

我一边说着,我最重要的回忆便一个个浮现在脑海中,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全部、全部都是因为我想要留下和阿健在一起的美好回忆……比起练习,我更想一直都呆在阿健的身边……」

我仿佛是被人操纵着一般,自己亲口把自己的谎言一个一个地拆穿。

「还有、还有呢,我之所以会说手指动不了……也是因为这样。萤只是,想留在阿健的身边……只要我的手指不会动了,就算我不练习,阿健也不会责备我……而且留学的事或许也可以因此取消……」

「那……那是……」

「嗯,那是谎话。可是萤说的谎话,老是会被拆穿呢……为什么……为什么呢……」

我把一直以来心中积压着的一切一切都说出来之后,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