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篇

第四章

萤篇 第四章

我们穿过了夜晚宁静的街道,穿过了登波离桥,中途好几次停了下来调整急促的呼吸。最后我们终于到达了动物园。

这时,我早已经浑身是汗,疲惫不堪了。阿健不愧是原足球部的王牌,只是呼吸有点急促而已。我花了不少时间才使得呼吸缓和下来。随后我们便翻过围墙,潜入动物园里。

在茂密的灌木丛里紧跟着阿健的我不小心踩到了一根树枝上,发出了「啪!」的一声。

「嘘——!!」

阿健回过头来,把手指放到唇边,示意我安静一点。我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头。

过了不久,我们终于穿过了灌木丛。动物园里已经是一片寂静,只听到树叶摇晃的沙沙声和虫子拍打翅膀的声音。园里的路灯还亮着,因此还勉强能看得见路。

「哪,阿健。要先去哪里呢?」

我问阿健。

「对呢……说到动物园的话,果然还是……」

阿健用手抵着下巴,看着路灯思索。

「企鹅!一说起动物园就当然是企鹅咯!好,那么就快点去吧~~!」

我挽起阿健的手臂,精神十足地往动物园里面走去。

我们手牵着手,一起看了很多很多的动物。

仿佛我们之间从来没有发生过几天前分手的事情一样。

我又得到了一度以为已经失去了的时间,甚至还得到了我从来没有期待过的幸福。一旦修复了两个人之间已经出现了裂痕的关系,反而变得比以前更牢不可破。我在阿健身上再也感觉不到任何异样,我们只是对彼此展现出自己真心的笑容。

我不想再回忆起的过去,都在此时此刻一一浮现在脑海中,成为了心中最美好的回忆。

我早已把明天比赛的事抛诸脑后了,现在阿健他就在我的身边,只要这样我就满足了。

「动物们,都没有睡呢」

在把动物园绕了一圈之后,我们又回到了原地。

「不是都没有睡,是被吵得睡不了吧?都是萤你啪嗒啪嗒地跑来跑去的缘故了啦!」

阿健的语气带有点责怪,我则当作什么也没听见。

「结果,还是没有弄清楚呢」

「动物究竟会不会做梦……」

「嗯……」

阿健点了点头。

「动物做的梦,是不是也和人类的梦一样虚无缥缈的……」

「嗯。不过关于这个,答案是什么都没关系了吧?」

「哎?」

我不禁停了下来,看着阿健。

「爱之梦」

「爱是不是像梦一样,爱是不是虚无缥缈的——萤真正想知道的,其实是这个吧?」

我陷入了沉默之中。为什么阿健会这样子想呢?

阿健的双手抚上我的脸颊,他疼爱地看着我,继续说道。

「爱,绝对不是虚无缥缈的。即使全世界的爱都宣告了终结,我的爱,我对萤的思念也绝对不会消失——我深爱着萤,直到永远。」

我简直不能相信,我刚听到的都是真的吗?我刚才不是在做梦吧?这句话,是我最最渴望的,却一直以为得不到的话。阿健爱的话语包围着我,单是这样,我就已经充满了活下去的希望和力量。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着自己,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好了,回去吧」

在我沉浸于幸福之中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阿健已经迈开步子往前走了。

「啊,等等我啦~~阿健」

我跑到阿健的身边,一下子扑进他的怀里,用双手紧拥着他。

「阿健,喜欢萤吗?」

「嗯」

「南老师呢?」

「我之前也说过了,我也喜欢南老师,不过那并不是恋爱的那种喜欢」

「……」

「我再也不会迷惑了。从今天起,我只会看着萤你一个人,所以放心吧。我对老师的『喜欢』和对萤的『喜欢』是完全不同的」

「哦~~?哪里不同呢?」

「形状、颜色、内容、距离、大小、轻重,所有的一切一切都不同。」

「那、有多喜欢呢?」

「哎?」

「阿健,有多喜欢萤呢?」

「对呢……这个嘛」

阿健边走着边陷入了沉思。

「如果把我对萤的爱都夺走了的话,那我就会变成泄了气的气球吧」

「你这样子说人家不懂了啦」

「那……如果可以把爱变成冲击的话,我对萤的爱就足以把整个地球都撞碎掉吧?」

虽然我想象不到撞碎地球有多么厉害,总之就是说阿健他是非常非常地喜欢我吧。

「萤呢……萤啊……」

我离开阿健,双手尽可能地张开,使出全身的力气往空中跳去。

「有这——————————么喜欢阿健哦!!!」

「那我就是你的一百万倍」

「啊,那太狡猾啦!那样子可是犯规的哦。要像萤这样子才行啦。有这——————么喜欢,这样子」

阿健沉默地看着我。

我的眼眶马上浮现出大滴大滴的泪珠。

最终阿健还是在我的眼泪攻势下败下阵来,他随意地张开双手。

「有这~~~~么喜欢」

「呃~感觉就好像是我在勉强你做的一样……这样子我完全感觉不到阿健你的爱哦?」

阿健一脸嫌麻烦的样子,转过头去。

「——啊啊……果然是这样呢……阿健喜欢萤的程度,果然就只有那么一点点呢……」

「我知道了啦,我做就是了……求你不要哭了,好吗?」

「好,那么就认真地再重新来一遍吧!」

「嗯,要来了哦?」

「请!」

阿健轻咳了一下,使劲地张开了双手

「有这————」

「喂!!你们两个在那里干什么呢!!」

从暗处突然传来了一声怒喝,我吓得失声尖叫了一下。

一道手电筒的光照着我们,难道是警卫吗?

「糟了!萤,快逃!!」

阿健握起还在发呆的我的手,逃进了灌木丛中。

我们手牵着手,漫步在海岸边的小道上。

我根本不关心我们说了些什么,反正之后回想起这件事的时候,也不会记得自己说过些什么的吧。我们就这样听着海浪拍岸奏成的BGM,说了很多很多情侣间常说的话。

我们走下沙滩,静静地看着海浪涌上来,又退回去。我们看着天空中的点点繁星,沐浴在柔和的月光下,享受着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光。

爸爸妈妈老是打电话来找我,于是我把手机的电源给关掉了。我不想让任何人来妨碍我们。

并不是因为欢笑,

并不是因为感动,

也并不是因为有什么特别的事。

但我们都很清楚地知道这段时光是多么的珍贵。在失去了一次之后,才懂得一直在自己身边的人是多么的重要。我之前一直都认为,能令人如此满足的时光是不会存在的。

明天——或许已经是今天了,就是大会的决赛了,再不休息的话很可能就会失败。可我和阿健都没有提及到这件事。

我并不是已经放弃了比赛,而是不想削减掉现在这值得珍惜的时光。失败了就失败了吧,反正我也已经无所谓了。我根本就不渴望胜利,因为我最渴望的,已经在我的手中了,我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星空渐渐溶化在东方的朝霞中,早晨已经来临。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如此憎恨黑夜的结束。

最后,我们还是开始向着家里走去。很快就要和阿健暂时分别了。

今夜的终结虽然是很难受,可是大会结束之后,我们还可以再见面。

我们可以,永远都在一起。

在登波离桥的正中央,阿健叫住了我。

「萤」

我停了下来,转身面对着阿健。

「这个」

阿健从书包里拿出一个八音盒,递到我手中。说起来我还差点忘了,阿健他说过要为我做一个八音盒来着。

「其实我是打算在和好的时候就送给你的……嗯——对了,就当是之前那个的还礼吧。可以收下吗?」

「之前的……还礼?」

「萤不是做了个扫晴娘人偶送我吗?所以……」

扫晴娘人偶……是饱含着我祈求我和阿健的关系转晴的思念的中国晴天娃娃。那并不是单纯的礼物,不过现在是什么都无所谓了。

我只是很高兴,因为阿健他送我八音盒。

「阿健……谢谢你。我从来没有收到过让我这么高兴的礼物呢。我会一直、一直都很珍惜它的」

我把八音盒抱在胸前。或许,将来抱着自己孩子的时候,会和现在是同样的感觉呢。(>_<孩子孩子孩子孩子…………)

「要打开了哦」

我像对待一件无比珍贵的宝物一样,慎重地打开了八音盒的盖子。

从盒子里飘荡出柔和的旋律。

那道似乎要被风声和桥下的流水声所掩盖的旋律,清晰地传到了我的耳朵里。

「整个盒子都是我亲手做的。不过我不大擅长做这些,所以就拖到了昨天那个时候……」

或许这旋律很微小,或许这旋律并不美妙,可是对我来说,它却比任何名人的演奏更加出色,更能撼动我的内心。

朝日仿佛是为了不打扰我们一样悄悄地升了上来。

阿健静静地拥紧了我,闭上了眼睛。

随后阿健的嘴唇轻轻地印上了我的嘴唇。

阿健的嘴唇是那么的温暖,那么的惹人怜爱。

我们沐浴在朝日的阳光下,听着耳边回荡着的悲怆的旋律,久久没有分离。

我们一直缠绵到再不回家就赶不上大会的时候,才依依惜别。

阿健要先回朝风庄洗个澡之后再到大会的会场。在会场入场的时候要花不少时间,他说这样子正好。

我则战战兢兢地进了家门。爸爸妈妈他们会生我的气吗?

「我、我回来啦~~……」

「你回来啦。今天的比赛要怎么办?」

爸爸的语气中丝毫没有要责备我的意思,简直就像是即使我说出要放弃比赛,他也会很自然地接受一般。

当然,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我留下了一句「要参加」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看来姐姐有对爸爸妈妈说明了情况呢。好想马上和姐姐说说刚才发生的事哦。不过现在已经没时间了,而且这些话也不是能在爸爸妈妈面前说的话,还是等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我快速地冲了个热水澡,以消除自己的睡意。我昨天好像是八点起床的呢,这样算来,我几乎一整天都没有睡过了。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彻夜不眠。洗完澡之后,我稍微清醒了点,不过如果现在躺到床上再盖上被子的话,我毫无疑问会马上进入梦乡。

我稍微打扮了一下,随便吃了点早饭。随后,我们白河家又再次坐进同一辆车子里,出发前往比赛会场。

决赛的会场和预赛会场并不是同一个场地,可容纳的人数以及各种设备都比预赛会场高上好几个级别。如此大型的建筑物,如此多的人,的确是很有震撼力呢。可是我却一点也觉得不紧张。

终于轮到我上场了。

我从舞台上看到的只是黑压压的人群。整个会场寂静无声,所有观众的视线都集中在我的身上。

嗯,真的好厉害呢,我真的可以在这么厉害的地方演奏吗?

我对着观众鞠了一躬。这么多的人,阿健他会坐在哪里呢。虽然我们没能在会场碰面,不过他发了个短信说平安到达了,那阿健他就应该在眼前的人海中才对。

当我坐到了钢琴前时,我想起了那个时候——姐姐她听到我的演奏而失声痛哭的时候。没问题吧?嗯,放心吧,一定会没问题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始弹奏起《爱之梦》来。

我的身体早已完全记住了乐谱,甚至连该在什么时候按下哪个琴键也记得一清二楚。我完全感觉不到几天没有练习的生疏感。

这并不是那时令姐姐也为之哭泣的演奏,这应该是我以前的演奏。我并不认为凭这种演奏可以取胜。排在我之前的第三个人要比我好得多呢。

不过,这样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我的钢琴并不是为了取胜,也不是为了名誉,更不是为了金钱。只要我所爱的男朋友、姐姐、双亲和朋友们能够听到我的演奏,我就心满意足了。我根本没有想过要成为什么钢琴家,我得到的已经足够多了。

演奏结束之后,会场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我想,以后应该没机会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演奏了吧。

距离最后的结果公布还有几个小时。结果对我来说并不重要,不过还是要看到最后。要是平常的话,我大概会一面听其他参赛者的演奏,一面等待结果的公布吧。可是我现在困得不得了。

阿健也在夸奖了我的演奏之后,回朝风庄去了。他让我知道了结果之后给他打电话。

「我多半会在睡觉,所以让铃声响久一点吧。要是我还不醒的话,发个短信给我就好了。」

大会的结果对我们来说已经是件微不足道的事了。

最后,我拜托姐姐在公布结果的时候叫醒我,随后便倒在车子里沉沉地睡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姐姐摇醒了我。

「萤、萤!快起来,差不多是时候了哦」

可是,身体好沉重,睡意已经完全缠住了我不肯放手。本来还打算去看看结果的,不过在睡魔面前我已经完全败下阵来了。

「嗯~~~姐姐,你替我去看就好了啦」

我闭着眼睛嘟囔道。可姐姐还是硬把我从车子里拖了出来,连推带拉地把我带到了会场。刚才在车子里睡得东倒西歪的,现在我全身都很酸痛,反而觉得更困了。

结果终于发表了。

我以为自己是不是还在梦里头。

姐姐全身上下透出一股欣喜之情,紧紧地抱住了我,弄得我差点窒息。

爸爸妈妈也边祝贺我边和我握手(为什么是握手…——b)

这时我才完全清醒过来。我连忙取出手机,跑到了会场外面。

夕阳的阳光直接照射在会场的出口,使我不禁眯起了眼睛。我找了一个背光的地方,拨通了阿健的电话。

嘟——嘟——嘟——

难道还在睡觉吗?要不呆会再打吧……

「喂喂……」

手机里传来了阿健睡意正浓的声音

「阿、阿健!怎么办,萤赢了耶!」

阿健并没有马上回答。难道他又睡着了?

此时阿健似乎已经完全清醒过来了,他开口说道。

「啊……果然是萤赢了呢」

「怎么一回事?」

「我听到了萤的演奏时就知道了——萤绝对会赢的。就算萤没有赢,也一定会有名家看中萤的演奏的。」

阿健他这么说我固然很高兴,可是我赢得了比赛,就意味我要到维也纳去留学……我的心情顿时沉重下来。要是到了外国,就再也见不到阿健和姐姐了,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可是……这样的话,我就要和阿健分别了哦。阿健你见不到萤也没关系吗?」

「这个,当然会很难受啊。可是,又不是一辈子也见不到。只是几年见不了面而已,我的爱是不会因此而冷却的。还是说,不能每天都见面,萤就不相信我的爱吗?」

我一时间哑口无言。的确,现在的我坚信着即使不能和阿健见面,我们的爱也不会消失。但这也不代表着我能够若无其事地和阿健分离啊。

「哪,萤?我在听到了萤的演奏之后就一直在想,萤绝对可以成为一个出色的钢琴家的。萤的演奏是能够为世界上的人带来幸福的演奏。这一份出色的才能,是绝对不可以因为我而荒废的。我认为萤应该去留学,使自己的演奏能够更出色」

我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听着阿健的话。

「而且,要是觉得熬不下去了,随时都可以回来的啊。我会在日本等你的。哈哈,我也要努力一点,做一个与萤更相称的男朋友呢。要不然萤在国外喜欢上了一个又帅气,又弹得一手好钢琴的男生的话,我可就惨咯。」

阿健假装开玩笑地说。真是的,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上阿健以外的男生嘛。

这时,我听到姐姐在叫我,再不回去就赶不及了。我跟阿健道了别,盖掉电话之后,一路小跑回到了会场。

我还是试着去留学看看吧,反正去留学这件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要真的受不了的话,回来就好了嘛。这么一想,我的性情又轻松起来了。

颁奖仪式完了之后,还有祝贺晚会,还有其他一大堆烦人的应酬。等到当晚的事情全都完了之后,我回到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起来。

第二天刚起床,又要忙于收拾留学必要的行李,完全抽不出时间去见阿健。

到了出发到维也纳去的前一晚,我敲响了姐姐的房门。

「是的——是谁?萤吗?」

「嗯,我进去了哦」

我打开了房门,发现姐姐正坐在书桌前,而书桌上则摆着很多参考书。虽然我不想妨碍姐姐,可是一旦我出了国,就再也没有和姐姐两个人一起聊天的机会了。

我决定还是要打搅姐姐一会儿。

「明天就是萤出发到维也纳去的日子了呢……」

姐姐帮我冲了杯热乎乎的奶茶。

「我也会变得寂寞呢……」

「姐姐,萤……」

我顿了一下,双手环上姐姐的脖子。

「萤还是想留在日本……」

「你在说什么呢,萤」

「可是,姐姐也不在……」

「我偶尔也会去玩的啦。或者我也可以到那里留学哦?」

「哎?可是姐姐你不是要到巴黎去留学吗?」

「到维也纳去也可以哦」

「不行了啦。巴黎的点心不是最出名的吗?」

「你在说什么呢?」

姐姐装作吃了一惊,随后又笑了起来。

「你不知道吗?也有这么一种说法哦。就是在奥地利的点心师傅们因为结婚或别的事情而迁移到了法国,才使得点心在法国盛行起来的哦。音乐之都,其实也是点心之都哦?」

「真的吗?」

「姐姐不会说谎骗你的啦。所以呢,要是萤觉得寂寞了,我会去陪你的哦。萤就安心地好好学习钢琴吧」

「嗯……」

我点了点头,但心中依然充满了不安。把所有心思都放在钢琴上,只专注于钢琴的生活,那的确是很有吸引力……

「萤……」

姐姐用双手温柔的把我的脑袋抱在自己的胸前。在姐姐怀抱中这种温暖柔软的触感,是姐姐的感觉,在姐姐怀抱中香甜的气息,是姐姐的气息。

姐姐她比起爸爸和妈妈,更经常地和我在一起,更为我着想,我能够到维也纳去留学,对姐姐来说是一件值得骄傲和高兴的事吗?

一定是的。

我应该去留学。

我使出全身的力气紧紧地抱着姐姐。

姐姐,萤会加油的哦。

因为,萤是姐姐的妹妹呢。

「好了,该是时候睡觉了哦,明早还要早起呢」

我听话地放开了姐姐。我开口想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后只能向姐姐道晚安。

「姐姐,晚安」

随后我便出了姐姐的房间。

我能够为一直重视着我的人们做些什么呢?那一定不会是做些特别的事就行的吧。我想,我作为我自己,就像姐姐所说的那样,能够幸福地欢笑,那才是他们所期望的吧。

我出国的那天,阿健,我的家人和朋友们都聚集在了机场。

阿健大概是在意有其他的人在,没怎么和我说话。不过我却感到很安心。

因为我相信阿健,他一定会等我的。

在送行的人当中,还有我最好的朋友,飞飞——飞世巴。(飞飞友情客串…XD)

飞飞握着我的双手说。

「小白白,要加油哦~~」

「嗯。我会加油的。飞飞,去不了你的公演真对不起呢」

「这个啊,你不要在意了啦」

「嗯」

「哎呀哎呀,小白白,你怎么可以哭呢?」

「嗯,我知道了,飞飞。」

「放心吧,没问题的」

我拥抱了飞飞,感受着我与她之间深厚的友情。

大家也鼓励了我,接着一一向我道别。

临走前,我向跟阿健说点什么,可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成,只是说了句。

「那么,我走了哦」

分别的时刻终于到来。

我离开了自己最爱的人们,登上了飞机。直到最后,我都强忍住自己的泪水,微笑着和他们道别。可是一坐到座位上,从那小小的窗户看向机场时,我的眼泪还是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最后我还是忍不住低声抽泣起来。

「发生了什么让你感到伤心的事吗?」

坐在我旁边的一位高雅的夫人关切地问我。

「虽然和重要的人们分离使我很伤心,可是有那么多的人为我着想,有那么多的人不想我离开他们,我很高兴。」

之后的几个小时旅途中,那位夫人一直都在陪我聊天,让我觉得轻松了不少。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离开日本。

阿健他不在我的身边。

当然,这是我一早就知道的事。不过,我似乎还没有真正明白到这对我来说是个多么重大的问题。

维也纳真的是个好地方呢。

这里的所有人,都好像把音乐当作空气一般自然的存在,似乎所有人都是呼吸着音乐而生存着。

这是在日本的时候从未有过的感觉。

不过,

阿健他不在呢。

此刻正在维也纳一家咖啡馆的我,不禁轻轻地叹了口气。

维也纳和日本不同,是个很凉爽的地方,即使是夏天,气温也只有二十度左右。一到了黄昏,甚至还冷得要穿一件薄外套。所以我的日子过得挺舒畅。

要说我最喜欢维也纳的地方,那就是咖啡馆,还有蛋糕。加入了大量巧克力的蛋糕真的很美味。

放了这么多的巧克力,却一点也不腻,跟在日本吃的比起来,一点也不会过甜。

姐姐吃到这个的话,一定会很开心吧。

大概是因为我想家了吧,感觉就好像把自己最重要的人和事,都丢在了日本。

不过如果撇开这些感伤不谈的话,维也纳的环境的确是很优美。

从咖啡馆回到了房间之后,我打开了德语的课本。

要说什么是最麻烦的,那就是这里完全没有人说日语,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虽然事先有学过一点,可是我除了钢琴之外什么东西都是一窍不通,到了现在还是一知半解。

可是大家对我都很体贴,虽然语言不通,不过加上肢体语言的话总算还可以勉强沟通。

但是,我从小起就一直和家人一起生活,现在只剩下了我一个,不由得感到很寂寞,心里空荡荡的。

因此,我老是会在意些很无聊的小事。

首先就是浴室。德国的浴室都是以淋浴为主,洗完澡之后,完全没有在日本那种泡完澡后的舒畅感。

嗯——

我决定给阿健写信,可是刚拿起笔,我又想起了阿健以前对我说过的话。

「你知道吗?萤通过了第一次预选,也就是说有人因此而落选了。」

「即使那个人再怎么想参加第二次预选也参加不了。那个人或许现在正后悔得不得了,趴在钢琴上痛哭也说不定。」

「萤,你也稍微为那些落选的人考虑考虑吧?」

我赢得了比赛,也就是说有人因此而失败了。因此,我是不能够轻易放弃留学这个机会的。

我明白……

虽然我明白……

夏天快要结束了。

今天,我要在老师面前弹奏钢琴。因为今天是单独授课,我可以选自己喜欢的曲子弹。

而我选的是《悲怆》,这是学校里的每个学生都会的,最基本的曲子。或许应该选更难一点的曲子来表现自己,可我最后还是选择了它。

因为我很喜欢它。

我的指尖饱含着对阿健的思念,对姐姐的思念,对飞飞的思念。

还有小翔……还有……南老师……(连翔太和老师都有了,偏偏没有爸妈….orz)

我满怀着对自己深爱着的人的思念而弹奏着。

而我的钢琴也回应着我的手指,发出了我以前从未听到过的美妙音色。

演奏结束,教授轻轻地拍了几下手掌。

令人吃惊的是,教授竟然张口就是流畅的日语。

「弹得很不错。因为小孩子们经常都会弹奏这首曲子,所以很容易被误解为是初级者向的曲子。但不同演奏者的演奏是不同的,从这方面来看,它可以说是贝多芬的最高杰作。」

老师温柔的目光注视着我。

「可是,你现在还不应该来这里」

「哎?」

我的心脏在一瞬间冻结了。

老师是在说,我没有资格留在这里吗?

但教授接下来的话却让我更为惊讶。

「萤同学,你在日本还有想要做的事吧?从你的琴声中我就可以听得出来」

「你回日本再呆一段时间,然后才回来吧。这所学院的大门,永远都会为你而敞开」

一时间,我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这句话,对我来说简直就是魔法的咒语。

之后,

之后——

因为事前没有通知任何人,所以并没有人来机场接我。我拖着大皮箱,坐上电车回到了自己的家。

家里一个人也没有。我扔下了行李,换上了制服,匆忙走出了家门。

今天的天气很晴朗,湛蓝的天空漂浮着朵朵白云。夏天也正在逐渐地转为秋天了呢,沙沙地摇晃着的树叶已经被染黄了,阳光洒在身上暖烘烘的,轻快地走在路上的我一滴汗也没有出。在这个时间里,住宅街上几乎没有其他人。我来到蓝之丘站,早上还拥挤不堪的车站,现在却空荡荡的。我坐上了芦岛电到了樱峰站。

下了电车之后,我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滨盛学院的校门。现在大家都还在上课,可是我好想快点见到阿健啊……

看着空无一人的操场,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我偷偷地溜进体育用品仓库里,拖出了画线用的车子。我要在操场上写下我心中最强烈的思念。在我推着车子写字的时候,不断地有学生的脸出现在教室的窗户上

阿健!

我完全不觉得难为情,相反,我想尽可能地让更多的人看见。在上课的时候干这种事情,或许是很愚蠢的行为,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回来了,现在的我只想大闹一场,让阿健大吃一惊。

我很喜欢你哦!!

写完之后,我随手把车子扔到一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把双手当作话筒放在口边,使出吃奶的力气向着校舍大喊。

「喂——!阿——健——!!」

我一直盯着阿健所在的班级的窗户。大概是听到了我的声音了吧,阿健的脸出现在一群学生当中。我一直以来最想见的人,现在就在那里。

「我对阿健——!」

我抑制不住脸上的笑意,继续大声喊着。

「有这——么!喜欢哦——!」

「你、你在干什么啊?萤!」

阿健果然吓了一大跳,对着我喊道。我边跳着边挥舞着双手。

这时,所有的课都已经中止了,事后老师们绝对会大发雷霆的吧。

不过这些事,管它那么多呢。

「我有这——么,有这——么,喜欢你哦——!!」

阿健的脸消失在人群中,我想他一定是跑下来找我了。于是我在全校学生的注目下,在操场中央等待着阿健。

很快,阿健就从校舍里出来了,只见他使出了原足球部王牌的脚力,飞速向我这边跑来,在操场上卷起了一阵沙尘。

「喂~~~!阿——健!」

「萤……」

阿健气喘吁吁地跑到了我的面前,他身上的汗水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我抑制着抱紧他的冲动,露出了微笑。

「为什么……」

阿健他似乎觉得我在这里是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或许他根本还没有相信这是个事实。

「阿健,你有多喜欢我?」

「……你先回答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不行,阿健先回答萤的问题。阿健,你有多喜欢萤呢?」

「我……我……」

阿健轻咳了一下,调整了一下急促的呼吸,随后深吸一口气。

「我有这么喜欢你—!!」

阿健紧紧抱住了我,嘴唇重重地印了上来。我之前不知道阿健的声音原来有这么大呢。

在阿健强有力的双臂中,我确信了,我应该呆的地方就是这里。

我闭上眼睛,双手紧紧地抱着阿健。

阿健的心跳和我的心跳,合奏出一曲让人安心的曲子。

阿健的身体好温暖,好温暖。

阿健的嘴唇那柔软的触感包围着我的嘴唇。

这个吻让我幸福得飘飘欲仙。

现在,我只感受着阿健的嘴唇。

现在,世界上就只有我们两个。合上眼睛,彼此的嘴唇相接,就让我有了这种感觉。我隐约听到远处有人在叫喊,不过这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我和阿健就在只有我们两个人的世界里。

我们让彼此的嘴唇紧紧地相贴,站在操场正中央接受着校舍里学生们热烈的欢呼声、喝彩声。我幸福得不知所措,我真的可以这么幸福吗??

我们两人的嘴唇紧贴,久久不愿分离。

忽然,我听到了老师的怒喝声。

阿健的嘴唇依依不舍地离开了我。

老师们接连不断地从校舍里冲了出来。

这时,一群学生挡在了他们的面前,原来是阿健和我的朋友们。和我关系最要好的一个女生微笑着对我伸出了手,示意我们「请继续」

我在心中对着心爱的友人们道谢。

随后,就像是被这动作催促了一般,我和阿健再次相望。

「好了,这次到萤了哦?」

「哎?」

「刚才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我吧?」

啊,对了,阿健刚才问了我一个问题呢。

我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是阿健送我的八音盒。无论发生了什么事,这个八音盒对我来说都是最重要的。

「我们不是约好了吗?」

我打开八音盒的盖子,《悲怆》的旋律顿时飘荡在我和阿健的身边。

「要是阿健你能弹奏这首曲子的话,萤就会实现你的一个愿望……萤不是这样说过吗?」

现在回想起来,我对阿健说这番话时,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啊,其实只过了半个月呢。

「所以,我就回来了~~」

我满脸笑容地对着阿健说。

「萤……」

阿健凝视着我,口中低吟着我的名字。

「好了,请说出你的愿望吧」

阿健张开了口,尔后又合上。他移开了视线,扫了一眼校舍上注视着我们的学生,没有说话。

「快点了啦~~」

听着悲怆的曲调,我不由得着急起来。在校园一角商量着什么的老师的声音,和学生们嘈杂的声音混合在一起,使整个学校显得越发热闹。

「我的愿望……」

眼前发生的事似乎使他太高兴了,阿健有点不知所措,他张开口,缓缓地说道。

「我的愿望……早已实现了。」

说完之后,阿健再次抱紧了我。

我们在秋天阳光的照射下走出了校门,不管去哪里也好,只要能和阿健在一起,无论到哪里我都会无忧无虑。

对,因为我应该呆的地方,就是在阿健身边。

几天之后,阿健带着我来到了登波离桥。

我们坐在桥上栏杆的外侧,看着桥下流淌着的河流,河水清澈透明,阳光照在河面反射回来,使得整条河都闪闪发亮。

我在不知不觉间喜欢上了这里,这里是我和阿健开始交往的地方,也是我为了阿健而哭泣的地方。我在这座桥上有着太多太多的回忆,它已经成为了我心中最重要的地方。

「好了阿健,作为奖励,请摸摸『她』的头吧」

我向阿健递出了「她」,阿健轻轻地抚摸了「她」的头。

吹过桥上的微风,轻拂着我们的头发。

「那,萤要怎么做呢~~对了?就轻轻地亲『她』一下吧」

我用嘴唇轻吻了一下「她」。

「阿健?这样子真的可以吗?」

是阿健提议把「她」放到河里的。所以我们才来到了登波离桥。

「总感觉,有点可怜呢……」

我看了看自己手心上微笑着的「她」。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希望把「她」作为回忆之物,一直好好地保存起来。

「正好相反哦,萤。因为『她』为我们实现了愿望,所以才应该把『她』放到河流中,这样才是为了『她』的幸福哦」

嗯,阿健说得对。我点了点头。为了『她』的幸福,是必须这样做的。

我细细地品味着阿健的话语,把『她』——扫晴娘人偶轻轻地抱在胸前。

「好吧。那么,要放了哦?」

我看着下面流淌不息的河流,对阿健说。

「嗯」

「1——,2——!」

伴随着我的声音,我们一起把扫晴娘人偶放开。

扫晴娘像是被河面吸进去一般,从桥上落到水中,随着河流一起向着大海流去。

我们默默地目送着随河流越漂越远的扫晴娘,不久,它便像是被地平线吸走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们依旧一动不动,静静地看着流淌不息的河流。

我的扫晴娘,着随着河流远去。

在那前方,它会找到它的幸福吗?

要是找到就好了呢。

我一面想着,一面唱起了歌,

唱起了幸福之歌。

晴~~天~~娃娃啊,晴~~天娃娃。

快~~让天气放晴吧~~。

就像梦里的天空一样~~

放晴的话就送你个金铃哦~~

第四章完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