陵祈篇

一卷全

陵祈篇 一卷全

——序幕——

我是骗子。

一蹴小时候喜欢的女孩子—— 理奈。

我假扮成她接近了一蹴……

我是胆小鬼。

我害怕事情败露, 没有对一蹴说出真相……

我是伪善者。

明知会伤害到一蹴, 却依然维持着恋人关系。

事情是从我小的时候开始的。

体弱多病的我一直在反反复复地住院、出院。

那时到医院来玩耍的人…… 没错,就是一蹴。

一蹴他活泼而富有朝气…… 是个有点莽撞的男孩子。

住在同一个病房的理奈跟我还有一蹴 常常三个人一起在医院里玩耍。

生性怯懦的我, 很快就喜欢上了活跃的一蹴。

然而,一蹴喜欢的是理奈……

一蹴和理奈一起逃出了医院…… 然后遭遇了事故……

此后,我跟他失去了联系。

在那以后过了十年。

我终于再次遇到了一蹴。

一蹴他一点都没变, 依然是那么的温柔……

我一下子就说了谎。

在记忆模糊不清的一蹴面前, 我假装成死去的理奈……

虽然心怀内疚,不过, 跟一蹴在一起的时光 成为了我心中无可取代的回忆……

我们成为了恋人。

那段日子过得非常充实。

我常常给一蹴做做饭……

两个人一起修复教堂……

对了,我们还一起看过烟花。

我一直很喜欢一蹴。

然而,我是个骗子……

而且,还有人知道我是在说谎……

我下定了决心,要与一蹴分别。

从一开始就不喜欢你。

不过,其实……

……其实…………

当他接受了我的一切, 在教堂里紧紧地搂住我的那一刻, 心里真的好高兴。

我连留学也中止了, 真心地想要跟一蹴在一起。

正因一起经历过许许多多的事情, 所以今后,我们也能继续携手向前迈进。

我相信这一点……

从一开始,我一直……一直……喜欢着你——

初夏的季节——

祈「一蹴,到早上了!起床吧,喂,一蹴!」

一蹴「嗯?」

祈「一蹴,早安!」

一蹴「啊,早安。现在几点?」

祈「早上八点了哦」

一蹴「什么!?」

明明还是大清早的,祈怎么会这么精神……!?

祈「好了,快点起来。我做好早饭了,你瞧~!!」

一蹴「喔喔!这不是四层大餐盒吗!?再怎么看都是做多了吧!」

祈「你要全部吃光哦,一蹴!」

一蹴「等等。一大早的干吗这样兴高采烈的,祈?」

祈「咦?平时不都是这样吗」

一蹴「你早上不都是迷迷糊糊的么?」

祈「别说这个了,你还是快点吃吧」

一蹴「咕……别放上来!不要把饭盒放在我的肚子上!好重!」

祈「快点吃啦~」

一蹴「这样子叫我怎么吃啊……求求你快拿下来……重死了……」

一蹴「呜呜……好重……压死我了……」

一蹴「哈!?」

一蹴「……怎么搞的,原来是做梦吗……」

由于太热了,我出了一身汗。

看看时钟,已经过了早上八点。

现在正是初夏时节。

还是大清早的,鸣蝉已经在窗外开始大合唱了。

如果是学生的话,应该在为暑假将临而心情雀跃了吧。

不过我是重考生,所以没有什么暑假。

倒不如说像是『考大学能不能录取,就要看夏天的努力了!』这样的状况。

祈「一蹴……唔唔……」

祈还在酣睡。

……她就这样趴在我的肚子上。

一蹴「真是的,竟然睡成这个样子。祈——!」

祈「唔嗯~唔……吃早饭了……一蹴……」

一蹴「都叫你别趴在我身上睡觉了!」

祈「……嗯?」

祈「啊……早安……」

趴在我身上睡着的祈睡眼惺忪地抬起了头。

一蹴「不要说早安了,快走开!」

祈「嗯……」

她一边点头,一边又闭上了眼睛,然后再次趴到我的肚子上。

祈「呼……」

一蹴「不要睡了!」

祈「啊、嗯。」

祈「…………」

祈「呼……」

一蹴「我都说别睡了——!」

祈「啊,对、对不起……」

一蹴「真是的。你每天早上来我这里到底是干什么的?」

祈的家在滨吹。如果坐芦鹿岛电车(通称芦鹿电)的话……

滨吹、樱峰、登波离、蓝之丘、中目町、澄空、的射、北的射、千羽谷。

距离还是蛮远的。

来到日暮庄这里差不多要花30分钟。

祈「为了要……叫醒一蹴啊。呼呼……」

一蹴「你这么说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啊,祈小姐。」

祈「可是人家真的好想睡……」

一蹴「其实你不必在去补习学校前特地到我家里来的」

如今,祈正在千羽谷上补习学校。

原本决定要上音乐大学的,不过后来发生了许多事情,今年就取消了。

因为祈的成绩本来就不错,她明年肯定能考上志愿的学校吧。

祈「……嗯。不过,我想……哈啊……给一蹴做早餐。」

一蹴「啊……是、是吗……」

她为我做的,真的是太多了。

那个下着冷雨的情人节彷佛已经是非常久远的事情了,我跟祈现在正过着平稳而幸福的日子。

我深深地爱着祈。

话虽如此……

我怎么也没法坦白地表达出心中的感激之情,这是我的性格使然。

一蹴「可是,跟我一起睡着了可不行吧。你呀,早上真的太爱睡了。」

祈「啊,对不起……」

一蹴「算了,这也是你的可爱之处」

祈「咦?」

一蹴「……不要太勉强了」

祈「我可没有勉强啊」

一蹴「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吧」

祈「嗯,明白了。嘿嘿」

祈「呼呢~」

一蹴「……所以说,表跌我的鼻子啊!」

顺带一提,我想说的是『别捏我的鼻子啊』。

祈「一蹴鼻子上出汗出得好粘~」

一蹴「因为夏天的晚上实在太热,觉都睡不着呀」

这个房间里没装空调。贫穷的重考生真不好过啊。

将纸巾递给祈

用纸巾帮祈擦干手指

一蹴「好了,伸出手来。」

祈「手?」

我抓住了祈战战兢兢地伸过来的手。

我小心翼翼地用纸巾擦拭着她刚刚捏过我鼻尖的手指。

唰唰。

祈「…………」

祈有点害羞地盯着我看。

一蹴「怎么了?」

祈「……好喜欢你」

一蹴「是、是吗?」

祈「嗯。因为一蹴真的好体贴……」

我、我会害羞的,别一直这样盯着我看啊,祈小姐。

祈「嘿嘿,呼呢~」

这次,她换另一只手捏住了我的鼻子。

一蹴「喂,你以为我是因为什么事才帮你擦手的啊?」

祈「啊……」

结果,我不得不帮她把另一手也擦了。

一蹴「虽然已经大致擦过了,不过最好还是去洗一下手」

祈「不过呀,我也不是那么讨厌男人身上的汗香味哦!」

祈「啊,与其说是男人……应该是一蹴的汗香味才对」

一蹴「是、是吗?我是不怎么清楚啦……」

祈「呵呵~害羞了害羞了!」

唉。这家伙。

看来她以捉弄我为乐趣啊。

一蹴「啊,这么说来……其实我也很喜欢你身上的气味啦」

祈「哈?」

一蹴「你身上有种很香的气味,就像你的头发啦……」

祈「啊,讨厌……人家会害羞啦~」

呵呵呵,活该。

祈很害羞似地扭动着身子。过了一会,她想岔开话题。

祈「啊,对了,快去洗脸吧。我已经准备好早餐了」

一蹴「难道是四层的大餐盒……」

祈「四层餐盒……?」

一蹴「不,没什么」

祈「今天的早餐是法式吐司和炒蛋哦」

一蹴「又是这种精致的菜式啊」

我从被窝里爬起身来,决定去洗脸。

洗过脸以后,又开始叠被子。

这时,祈已经把早餐摆在桌子上了。

如今,这已经变成每天早上固定的风景了。

事实上,她经常会来给我做早餐。

一蹴「我不客气了。」

祈「请用吧」

无论法式吐司还是炒蛋都相当美味。

跟以前相比,她的烹饪技术好像进步了很多。

祈「一蹴,昨天晚上你用功了吗?」

一蹴「……看了一点点」

祈「一点点……?」

祈拿起了放在角落里的一本笔记。

然后,她打开笔记看了起来。

祈「真的只看了一点点呀」

一蹴「哎呀~这已经很了不起了。哈哈哈……」

祈「不要这么神气啦」

祈「真是的,我好不容易才给你整理好这些问题……」

祈特地帮我把以前大学考试的试题整理到了一起。

而且还是用手写的,给我抄了满满的一本。

明明她自己也在忙着上补习学校的……

一蹴「对不起。老是给你添麻烦」

其实,我并不想拼命用功应付考试。

我没什么特定的目标……也没有特别想进的大学。

在祈近于舍身的协助下,我好不容易才拿起了书本。

一蹴「一个人的时候提不起劲来啦」

祈「是吗……」

祈「呐,今天出去玩好吗?」

祈「一蹴,你现在需要歇口气哟」

一蹴「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其实是你自己想要忙里偷闲吧」

祈「嘿嘿,露馅了……」

祈「哎,怎么样?不行吗?」

一蹴「唔……这样啊……」

那就去玩一整天吧

等你上完补习班再去玩吧

一蹴「去玩是不错,可是你应该好好上学啊」

祈「咦……」

她为什么要惊讶成这个样子呢。

祈「一蹴你竟然也会说这种正经话……」

一蹴「我说啊,即使是我,这点常识也还是有的」

祈「真了不起」

一蹴「唉,说实话,其实我也想一天玩到晚。不过我总不能这么任性,耽误了你的学习啊」

祈「……谢谢你」

祈「其实呢,我也好想一直跟一蹴在一起哦」

一蹴「但是不可以这样。乖乖去上课吧」

祈「嗯。既然一蹴都这么说了,我要努力!」

一蹴「噢。我会为你加油的」

祈「那在我放学之前,一蹴你也要好好学习哦」

一蹴「这个跟那个是两回事」

祈「耶……」

一蹴「说起来,时间快到了吧?」

两个人一边聊天一边吃早餐,时间眨眼间就过去了。

祈「啊,糟糕!」

祈「我要走咯,补习完以后我会找你的」

一蹴「哦」

祈「然后就去约会吧?你先想好要去哪里……」

我也不大清楚有什么地方好玩啊。 芦鹿岛动物公园最近也去过了……

一蹴「你想去哪就去哪吧」

祈「咦?啊、嗯,我明白了。我会拼命去想的」

一蹴「拼命想啊……太夸张了……」

祈「再见了,一蹴。你要好好学习哟」

祈就像是唠叨的老妈子一样丢下一大堆话,然后匆匆忙忙地走了出去。

一蹴「唉,真是拿你没办法。……学习吧」——

恋人的时间——

祈打来的电话。

祈「讲课很快就结束了,3点左右在千羽谷车站见面吧?」

一蹴「知道了。那我先准备一下」

来到千羽谷车站。

嗯—祈在……

祈「一蹴!」

祈站在检票口旁边,正向我挥手。

一蹴「咦?你等了很久吗?」

祈「不,我也刚到」

祈立刻握住了我的手。

祈「现在出发吧~?」

一蹴「你决定好要去哪了?」

祈「咦?唔……」

一蹴「还没决定吗?」

祈「我已经拼命地想过了……」

一蹴「总会有几个候选的地点吧?」

祈「嗯。广场啦,一蹴的房间啦,或者是Narazuya咖啡厅」

祈所说的『广场』,是指城市广场『绫园』。正如其名,那是位于绫园台的购物步行街。

一蹴「如果是这三个选择,那除了广场以外的都不可能」

祈「『Narazuya』……呢?」

一蹴「『Narazuya封印令』一直在实行啊」

几个月前,我辞去了Narazuya的工作。

如今,我在别的地方打工。

祈「不过,这么久了你不想见见静流姐她们吗?」

一蹴「这个嘛,虽然想见……」

一蹴「但怎么说呢,那里给我的感觉太惬意了,不知不觉就变得松懈起来」

一蹴「可是那样一来,我似乎就没有前进的动力了」

一蹴「我想,等我自己感觉『我能前进了』的时候,我会挺起胸膛走进『Narazuya』的吧」

一蹴「在那之前,正因为那里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我不去」

祈「一蹴真了不起!」

一蹴「是吗?」

一蹴「其实,你一个人去不就好了?」

祈「不,我也要陪着一蹴」

一蹴「是嘛……」

一蹴「那今天就去广场转转好不好?」

祈「嗯!」

一蹴「无论来几次,这里感觉都是一样宽敞啊」

一蹴「不愧被称为购物步行街啊,但不知道为什么要把这里叫做步行街」

祈「我们不就像在林荫道上散步一样吗,在林荫道前加上买东西的话就成了『购物步行街』,买东西的地方指的就是购物中心啦」

祈「咦咦,怎么了,考生同学?」

一蹴「也许不大妙……」

祈「你学习得加把劲啊?」

一蹴「说、说得也是」

祈一边笑,一边牵着我的手走了起来。

商场里分布着好几家休闲服装店。祈神采奕奕地朝一间又一间店的门前望去。

祈「有没有什么东西跟一蹴般配的呢?」

一蹴「为什么要找适合我的东西?」

祈「因为想着就觉得很有趣呀?啊,那件怎么样?」

一蹴「哪件?」

祈「…………」

祈「小、小祈的猜谜时~……」

一蹴「间!」

祈「……啊」

祈「别抢掉人家要说的话啦~」

一蹴「反正你肯定没法整句说完的」

祈「呜……」

一蹴「嗯?请出题」

祈「啊、嗯,唔……」

祈「穿戴好以后,脑子里突然就会有灵感的东西是什么?」

祈「提示是我觉得可能会适合一蹴的东西」

这个是提示吗?

嗯~穿上以后,脑子里突然就会有灵感的东西是……?

夹克衫

帽子

一蹴「我知道了,是帽子!」

一蹴「『突然有灵感』,『灵光一闪』,就是『帽子』!(注:日语的谐音)」

祈「答对了!」

祈拿起一顶挂在店门口的男式帽。

祈「拿着,一蹴。戴上这件看看」

我照她的话戴上了。

合适吗?

跟我不配吧?

一蹴「合适吗?」

祈「嗯!很相称!」

祈仔细地端详着我戴上帽子的样子,显得十分满意。

祈「那么,一蹴你原地转几圈给我看看」

一蹴「我办不到」

祈「转啦……」

一蹴「不转」

祈嬉闹着挽住了我的手。

从刚才起,她就好像过分兴奋了。

祈「一蹴,好好看哦……真的很适合你」

一蹴「啊,因为是祈替我选的,跟我般配也是理所当然。我的喜好你再了解不过了」

祈「嘿嘿,放心交给我办吧」

把帽子放回原位后,我们一起走出了商店。

一蹴「祈简直就像是我专属的形象设计师啊」

顺带一提,在到达刚刚那间休闲服饰店之前,我们已经逛了十来间店铺。

每次祈都像这样替我选配合适的衣服……不过我还是有点儿累了。

祈「可以帮一蹴搭配服装,我觉得很高兴啊。而且衣服都不错」

一蹴「你很少会这样欢蹦乱跳的啊」

祈「咦?是吗?」

一蹴「因为,之前你都很少这样拉着我的手走在前头」

祈「啊,对不起……」

一蹴「好了啦!」

我拍了一下她的脑门。

祈「咦!?」

一蹴「不要道歉,其实我也蛮开心的」

祈「为什么?」

一蹴「因为你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祈「这是因为好久没有出来约会了嘛。最近,我们老是在埋头苦读吧?」

一蹴「说得也是」

祈「哎,一蹴。你高兴吗?」

一蹴「嗯。」

老实说,逛商场本身并没有多大意思。

我并不会特别在意自己穿了什么衣服。

总之,和谁一起逛才是问题所在。

一蹴「只要祈觉得开心,那我也会跟着高兴。」

祈「嘿嘿」

一蹴「我最近经常会觉得,你对我露出的笑容,对我而言,是那样的宝贵」

祈「我也是。我觉得,跟一蹴在一起的时光是无可取代的」

因为,我们两人真的经历了很多很多。

我们一边说,一边走,忽然看见商场中央的通风大厅上有位穿着礼服的小姐正在弹钢琴。

我和祈都停下了脚步。

一蹴「是专业的钢琴家吗?」

祈「大概是了」

祈用手挽住我的腰,就像要搂住我似的紧紧地挨在我身边,然后把头靠在我的肩上。

她暂时沉醉在了钢琴的旋律里。

祈「弹得真好」

一蹴「祈你弹得不是更好吗?」

祈「我根本比不上人家呀」

一蹴「你不想在那种地方弹一弹钢琴吗?」

祈「不想吧……大概……其实我是那种很容易紧张的类型」

一蹴「是吗」

既然是祈自己选择的道路,那我也不打算多说什么了。

祈「啊……」

祈的视线由钢琴家身上转移到了另一家店铺。

那家店里摆着许多泳衣。

祈「过去看看吧」

一蹴「好啊」

泳装店里五彩缤纷,让人眼花缭乱。

女式泳装的艳丽和暴露程度,更是在与年俱增……作为男人应该会觉得满心欢喜,不知道要看哪里才好吧。

祈「哇,这件好可爱!啊,不过那件也不错」

看着祈满脸天真地挑选泳衣的样子,我忽然想起。

一蹴「说起来,我们都没怎么去过海边或者是游泳池啊」

祈「对呀,好像只去过……一次对吧?」

一蹴「对了对了。就在我们开始交往的那个夏天去过一次海边」

一蹴「为什么交往了这么久,却只是去过一次呢?」

祈「我以为一蹴你不喜欢那些地方……」

一蹴「不,我还以为是你不喜欢」

祈「两个人同时误会了呢」

一蹴「不过你的头发蛮长的吧,到那些地方去不会觉得辛苦吗?」

祈「的确有一点……不,该说是相当辛苦」

祈「不过,我并不讨厌啦」

一蹴「是这样啊」

一蹴「顺便一问,你想去游泳池吗?」

祈「……想去吧,大概……」

一蹴「那就去吧。下周末」

一口气就说出来了……

她会唠叨说『不学习可不行呀』么?

祈「真的!?」

跟预想的相反,祈好像很高兴的样子。

一蹴「绫园台那里建了一个叫『水上乐园』的大型游泳池吧,就去那里怎么样?」

祈「嗯!」

祈「那么,在这里买好泳衣再去吧」

一蹴「我来买给你吧?」

祈「哈哈,不用勉强啦。你有这份心意就够了」

祈「谢谢你」

她这么说也正合我意。

不管怎么说,我是真的很穷。

祈「哎,一蹴,这两件泳衣哪件比较好?」

说着,祈拿起两件泳衣举给我看。

左边是一件白得耀眼的连体式泳衣。

右边,则是画着花纹的淡橙色比基尼。

哪件比较适合祈呢?

连体式泳衣

比基尼

一蹴「这个嘛……比基尼吧」

为了逗她害羞,我故意选了比基尼。

祈「啊,真的吗?」

祈「那就选比基尼好了」

一蹴「什么!?」

不知道祈在想什么,随随便便就听从了我的意见。

一蹴「不过,你给人的印象是喜欢连体式泳衣胜过比基尼哟」

祈「这次,我想来个小小的冒险」

一蹴「冒险……」

祈「你不喜欢我穿比基尼吗?」

一蹴「没有这回事」

倒不如说是十分欢迎。

祈「太好了」

祈「那我先去试穿一下看看啦」

祈迈着轻快的脚步向试衣室走去。

结果祈好像很喜欢那件泳衣的样子,于是就真的买下了。

祈穿比基尼的样子吗……

真期待啊——

家族的羁绊——

刚从购物广场回来,我的手机就响了。

我看了看来电显示,是我自己家打来的

一蹴「喂?」

父「啊—是我,我是爸爸……」

真难得,爸爸也会打电话给我。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蹴「啊、嗯,怎么了?」

父「你今晚有空吗?」

一蹴「嗯……有倒是有……」

父「回家里一趟好不好?有点事想跟你谈谈」

一蹴「在电话里聊不可以吗?」

父「我想当面跟你说。妈妈也花了很多时间,正准备着各种美食佳肴,缘也很想见到你。偶尔也该回来一下啊」

各种美食佳肴……吗。

太夸张了啊。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想要拒绝也过意不去。

一蹴「我知道了。那我过来吧」

父「是吗,我等你」

祈「一蹴?」

一蹴「嗯?」

祈担心地在旁边窥视着我的脸色。

祈「我总觉得你的脸色好像一下子沉了下来似的,没事吧?」

一蹴「啊,啊啊……没什么」

祈「是吗,那就好……」

为了让祈安心下来,我挤出了笑容。

一蹴「刚刚的电话是爸爸打来的,他说有话要跟我说,叫我今晚回家」

一蹴「到底要说什么呢?不会是叫我去相亲吧?啊哈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你该怎么办?」

祈「……又想这样蒙混过去」

祈「哎,一蹴,过来这边」

祈挥着手,叫我走过去。

一蹴「干吗?怎么了?」

祈「过来就是了,我来抱抱你」

一蹴「???真是奇怪的家伙」

我照祈说的挨近了她,任她紧紧地搂住我。

把脸埋在祈的头发里,我闻到了洗发水的清新香味。

祈「不要逞强了」

一蹴「不是逞强,只是有点困惑而已。突然一本正经地说有话要跟我谈……」

祈「我也一起去吧?」

一蹴「不用了,别担心。没事的」

祈「嗯」

一蹴「顺带一提,相亲的事情只是说笑而已」

祈「嘻嘻,我知道的」

一蹴「好了,晚安吧」

祈「嗯,明天见」

把祈送回家以后,我向鹭泽家走去。

从这里出发大概是10分钟左右的路程吧。

一蹴「不知为何,每次都会觉得有点紧张」

一蹴「……明明是我自己的家啊」

我刚按响门上的对讲机,家里的大门突然被用力推开了……

缘「哥哥,欢迎回来—!」

我的妹妹――缘冲了出来。

这下又得被抱住了。她大概会像橄榄球里的擒抱动作那样猛冲过来吧。

我摆好了姿势,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冲击。

然而缘一跑到我跟前,又像有点犹豫似的停下了脚步。

一蹴「???缘,怎么了?」

缘「呃……」

缘好像在窥视着我的脸色。

缘「哎、哎,哥哥……」

缘「缘呀……那个……已经听说了……」

只说到这里,她又闭上了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一蹴「怎么了?说吧?」

缘「嗯……」

不久,缘吞吞吐吐地说了起来。

对我们而言,那是非常重大的事情……。

缘「哥哥,那个……」

缘「……跟缘……没有血缘关系呢……」

一蹴「……!?」

至今为止,这件事一直对缘保密。

她终于知道了吗……

我小时候是在保育设施长大的。10年前,我才被鹭泽家收养。

因为这件事,直到现在,我都觉得跟家人之间存在着诸如不安、拘谨等等的障壁。

一蹴「你是听谁说的?」

缘「……爸爸」

一蹴「爸爸吗……」

缘「嗯……」

到底为什么……

正在烦恼该如何作答的我没有注意到,缘正在扭扭捏捏地扭动着身子。

缘「不过呢,缘永远都会把哥哥当成是亲生哥哥的!」

一蹴「啊……」

缘「所以,以后我也可以继续叫你『哥哥』吧~」

一蹴「…………当然了」

我摸了摸缘的头。

缘「啊呜~」

缘「哥哥~!」

就在我松懈大意的时候,橄榄球的擒抱向我袭来。

简直像要把我扑倒。

父「欢迎回来」

母「欢迎回来,一蹴」

一蹴「我回来了」

一蹴「你跟缘说了吧,关于我跟她没有血缘关系的事情」

父「嗯。我想,这应该是个好机会。」

一蹴「…………?」

母「好了好了,你们两个人别一直站在这里啊」

妈妈笑着推了推我和爸爸的背后。

母「来吃晚饭吧。今天有一蹴最喜欢的马铃薯炖肉和姜丝炒肉哟」

何止是马铃薯炖肉和姜丝炒肉,什么汉堡牛排啦,炸肉啦,餐桌上摆满了过分丰盛的饭菜。

缘「妈妈,太多了啦~」

母「呵呵,我好像做得太多了。因为一蹴难得回来,一不小心做得过火了」

……太夸张了吧。

父「一蹴,来杯啤酒怎么样?」

一蹴「我还没成年呀」

父「啊,是、是吗」

爸爸一脸遗憾的样子。

果然对父亲来说,能跟儿子举杯畅饮就像是做梦一样啊。

吃饭的时候,缘跟妈妈两个人在那里喋喋不休。果然是母女俩啊。

妈妈做的菜也很美味。

久违了的举家团聚就是这样愉快。

晚饭后,我们又在客厅喝茶休息。

缘「梅丽莎,来,握手!」

缘正在跟她养的猫――梅丽莎一起玩耍。

缘「梅丽莎,伸手~~~」

一蹴「猫是不会握手的吧」

缘「之前明明有做过哦~」

一蹴「真的吗?」

缘「真的哦」

母「妈妈也看见了呢~」

缘「你看!」

一蹴「真的吗!?」

母「连『再来一次』和『趴下』都会哦」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倒是一定要看看。

父「一蹴」

爸爸坐到我对面的沙发上。

他刚才好像一直呆在书房那里,到底在干什么呢?

父「我有东西要给你」

听了这句话,妈妈和缘也坐直了身子,一言不发。

怎么回事?

父「这个」

爸爸递给我的,是一张银行存折。

我不明就里地接了过来。

让我吃惊的是,存折上写着我的名字。

打开存折看看。

一蹴「……!?」

惊人的金额。

个,十,百,千,万……七位数……!

父「这是我们为你存下的钱」

一蹴「咦?」

父「还有……你的生父托我保管的钱,也都在里面了」

父「随便你怎么用吧」

一蹴「你、你在说什么啊?这么大的一笔钱,我不能接受」

父「别推辞了」

一蹴「可是……」

父「从我们领养你开始,到今天刚好是第十年。你也快到可以独挡一面的年纪了」

父「但是,光靠打工的工资维持独居很辛苦吧?所以啊,为了你的未来,尽管使用这笔钱吧」

一蹴「…………」

一蹴「也就是说,把这笔钱交给我之后就任我自生自灭……是这个意思吗?」

我刚一说完,爸爸就站起身来。

然后,他走到我旁边——

啪!

我被他扇了一个耳光。

而且打得不轻。

一蹴「!?」

爸爸像这样打我,还是第一次。

父「不准说这样的话!」

父「不要说了……」

一蹴「……对不起」

我深深地感受到爸爸他们的慈爱。

……然而,我自己却不知不觉地变得这么没骨气。

父「不管你怎么说,我始终是你的父亲」

父「妈妈还是你的母亲,缘也还是你的妹妹」

父「你是我们鹭泽家的长子啊」

一蹴「…………」

父「明白了吗?」

一蹴「……嗯」

一蹴「……嗯,谢谢」

泪水……就要夺眶而出。

我拼命忍住泪水。

母「有空多点回来吧。因为,这里就是一蹴的家」

缘「下次缘来给哥哥做饭~」

一蹴「这个还是免了」

母「对啊。由缘来做的话,善后工作可就麻烦了」

缘「呜呜呜。哥哥和妈妈都好过分……」

父「哈哈哈哈哈」

母「呵呵呵呵呵」

一蹴「哈哈……哈哈哈哈」

缘「不要笑人家啦……」

那一晚……

我初次觉得,自己能跟家人一起发自内心地开怀大笑了——

两人的约定——

一蹴「话说回来……该怎么办才好呢?」

祈「怎么了?」

跟上完补习班的祈在车站附近会合后,我们一起在『汉堡工场』吃了一顿迟来的午餐,然后又在千羽谷的商店街上闲逛了起来。

一蹴「啊,怎么说呢……稍微出了一点问题」

祈「问题?」

一蹴「嗯—以后再跟你说吧」

祈「说起来,昨晚怎么了?」

一蹴「啊啊,一家人过得很开心」

祈「…………」

祈「真的吗?」

一蹴「我干吗要对你说谎啊」

祈「我在想,你会不会是在逞强呢」

一蹴「没有这回事……真的过得很开心」

一蹴「最近,我渐渐明白了。我会害怕面对鹭泽家的人……只是因为我还不成熟吧」

一蹴「但是卸下担子再看看,才发现……嗯,那真是个感觉不错的地方」

一蹴「能跟他们成为家人,我觉得真是太好了」

祈「…………」

祈紧紧地握住了我的手。

祈「太好了呢」

一蹴「嗯……」

我们走在商店街上,刚好经过一间花店。祈顿时变得神采奕奕。

祈「好漂亮的花」

一蹴「要进去看看吗?」

祈「嗯!」

祈很高兴似的拉住我的手,走到摆在店门前那些五彩缤纷的花朵旁边,把脸凑了过去。

祈「一蹴,你看看!好可爱哦」

一蹴「你就这么喜欢花吗?」

祈「哪有女孩子会不喜欢花的」

……是这样吗。

一蹴「好吧,我买些花送给你」

祈「咦?为什么突然这么说?」

一蹴「不,忽然有这种想法而已」

祈「不过今天并不是什么纪念日啊……」

一蹴「送礼物时,非得要有什么理由吗?」

祈「……也不是啦,嘿嘿」

祈「啊,不过呀,很快就到我们开始交往的纪念日了」

一蹴「是这样吗?」

我跟祈的交往是在3年前夏天的烟花大会上开始的。这么说来,的确快要到那一天了。

一蹴「虽然早了一点,不过就当是为了纪念那一天吧」

祈「嗯」

一蹴「要买哪种花好呢?」

祈「……我想让一蹴你来决定」

一蹴「自己决定啦」

祈「我就想让一蹴来选择」

真拿她没办法。

就选祈最喜欢的花当作礼物吧!

我走进花店,跟店员小姐小声商量了起来。

结果,目标锁定在三种花上。

好了,这三种里面哪种最好呢?

红玫瑰

大丁草

粉红康乃馨

好,就选红玫瑰吧。说到送礼物果然还是这个最好。

我下定决心买了一束花,然后递到站在门口等我的祈手里。

一蹴「拿好了」

祈「哇……」

祈「好漂亮的玫瑰?」

一蹴「要我告诉你红玫瑰的花语吗?」

祈「咦?一蹴你知道?」

知道是知道,不过这也是刚刚从店员小姐那里听回来的,还是对祈保密吧。

一蹴「红玫瑰的花语就是『我爱你』」

唔~有点做作了吗?

由于太难为情了,我的脸涨得通红。

祈「…………」

祈「我也是真心地爱着你」

一蹴「那、那就谢谢了」

祈「我、我才该说谢谢」

两个人同时害臊起来。

我们两个到底在干什么呀……

我们向着公寓走去。祈一边走,一边满脸喜爱地望着手中的花束。

一蹴「送花做礼物,有点太夸张了吗?」

在街上擦身而过的人们,都不约而同地注视着抱着花束的祈。

祈跟鲜花非常的相称。

祈「没有这回事,我很高兴啦!」

一蹴「果然,女孩子收到花束都会觉得很高兴是么?」

祈「要看看对象是谁吧。如果突然收到关系不大亲密的人送来的礼物,与其说高兴,还不如说是吃惊比较合适」

祈「不过,假如是收到喜欢的人送来的礼物……就会觉得很开心哦」

一蹴「那么……非常昂贵的礼品,跟便宜但是亲手制作的东西,收到哪种礼物你会更开心?」

祈「咦?」

祈「…………」

一蹴「嗯?怎么了?」

祈「对不起」

一蹴「干吗突然道歉?」

祈「看起来就像是我在催你送生日礼物一样……只要你有这份心意,我已经觉得很满足了,你不必勉强的」

一蹴「啊……」

祈的生日是8月21日。还剩不到一个月了。

她好像有所误会了。

一蹴「傻瓜,你想得太多了」

祈「呃?」

一蹴「刚刚我是随便说说而已,跟生日没有关系」

当然,为了给祈买生日礼物,我也在努力打工存钱……不过,刚刚我问那个问题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祈「对不起……」

一蹴「那句『对不起』是什么意思?」

祈「我误会你了」

一蹴「真是的。虽然这的确很像你的说话风格,不过偶尔看你耍耍性子,我会觉得更高兴」

祈「是这样……吗?」

一蹴「当然了!」

祈「明白了。那我要开始耍性子了哦……!」

一蹴「啊,不。你不用这样一本正经地对我宣布的……」

祈「嗯~唔……」

祈「…………」

祈「…………」

祈「……水、水上乐园,好期待呀!」

一蹴「是啊,好期待。不管怎么说,终于能暌违已久地见到祈穿泳衣的样子了。……等等,这哪叫耍性子!」

祈「对不起……突然叫我任性一点,我一时也想不到该怎么做呀……」

一蹴「就像刚才硬要我来选花时那样就可以啦」

祈「啊,是吗?一蹴好厉害!」

一蹴「不对,这哪叫厉害了!」

一蹴「……哈哈哈!你真是个乖孩子!」

我就像平时摸缘那样抚摸着祈的头。

祈「不要作弄人家啦!」

一蹴「对了,正好问问你,你想要什么生日礼物呢?」

祈「真是的……」

一蹴「干吗啦?」

祈「你这样直接问我……我哪知道该怎么回答呀」

祈「一蹴,你就是想故意为难我,然后站在一边看笑话对吧?」

一蹴「我并没有这个意思……」

一蹴「其实你是在偷偷期待着我送的礼物吧?」

祈「没、没有这回事啦!」

一蹴「真的吗?你的眼神摇摆不定哦」

祈「一蹴你不要欺负人家啦~」

因为她真的很困扰的样子,我决定还是别再耍她了。

一回到家里,我们照例又开起了读书会。

祈很会教人。而且,我还有祈整理好的笔记。对我来说,她真是个可靠的家庭教师。

即使如此,能够集中精力学习的时间最多也就一小时左右。

超过这个时间的话,就会很容易分心。

所以得马上休息。

我活用在『N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