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背景是不幸

第四章 崩坏

幸福的背景是不幸 第四章 崩坏

「出去这里以后要干什么呢?」

没有回应。

「我想要好好洗个澡。」

没有回应。

「不过,爸爸他们的事怎么办?」

没有回应。

「已经睡了吗?」

没有回应。

「晚安。」

还是没有回应。

闭上眼睛的期间,思考比平常还要活络地在脑细胞间巡礼。

在这其中,想到了这种事。

有人说,人死的时候两腿一伸就去了。

有人说,人就像打不死的蟑螂一样苟且偷生。

不管怎么客观公正地判断,都只能得出唯有死亡才是高洁正确又有节操。

而污秽又满是错误,退场得不干不脆的我,眼睑和往常一般睁开了。

去世的双亲并排在我的眼前。

……不,这不是骗你的。

「好久不见……」

犹疑一下是否该说早安,如此打了招呼。双亲的全身突然像「Karateka」(注:某个早期的电玩游戏)一样,机械性地曲折身子点头。到这里,我的视觉终于和脑袋连结,理解了。

也就是——

「我正在做梦。」

「吹牛。」

「正确答案。」

新闻剪报被从视野中拿走,取而代之出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和恋日医生。今天戴着银边的眼镜。医生和报纸,还真是一点都不相配。

「还真是差劲的兴趣。」

「对自杀未遂的笨蛋来说,这种程度的恶作剧还在容许范围内。」

冷淡的说法却伴随着愤怒。对这种从没体验过的态度,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对应。总之,继续躺着说话应该是没礼貌的,于是试着坐起来。

可能因为睡太久的关系,身体僵硬,尤其是背后特别痛,不过要弯起上半身还不成问题。没有必要确认周围环境,光凭消毒水的气味就知道这里是医院。那股刺激鼻腔的味道倒不至于特别讨厌,因为早在第一次进医院前就体验过更丑恶的臭味了。

从窗户照射进来的日光烧灼着眼球。观察身子一圈,没看到输血用的管子或包成圈的绷带,也没有什么特别痛的地方。双手俱在,指尖完好,脚趾也都还在。感觉头部有些缺乏血液,其他则和平常刚起床的感觉没什么两样。该不会是被动了什么改造手术吧?向医生如此询问。话说回来,为什么医生会在这里呢?真是充满谜团啊!

「……你没有死,对吧?」

「你连我都想说是死了吗?」

声音带刺。对听的一方来说不太舒服,但也没想到对应办法,就和平常一样接了下去。

「因为是我在看的死后世界,所以周围的人也应该是死……所以,没死啊……」

又没死成吗?

「该不会真的是做梦?」

「你现在很明显不是掉在梦里而是掉到现实世界了。从百货公司的顶楼跳下,在空中翻了一圈水平下降,撞破避雨用的屋檐,翻白眼喷白沫倒地不起。还好屋顶是斜的,连外伤也没有。」

「……哇——喔!」

对自己待在医院一事感到羞愧。

「身体觉得怎样?」

把头发往上拨,社交辞令似地问道。回答——非常好,只是觉得床有点小——医生先是点点头,然后一把抓住我的胸口。

「你到底在想什么?」

看起来不像是可以说——无聊事占了九成——的气氛。在脑中搜寻能镇住场面的话语。

「呃——该怎么说呢?」

「可以揍你吗?」

充血的双眼目不转睛。我歪着头摇了摇。

「这是怎样?」

「就我个人来说被揍是应该的,只是因为已经被麻由揍过,实在不想让嘴巴再裂开。」

罗罗嗦嗦吐着藉口时,脸颊被打了。

一个巴掌。

痛死我了。

抓着胸口的手把身体向她拉近,我的头像人偶一样僵硬地摇着。

然后医生哭了。

「啊?」

为什么?

脸颊被打到发麻的是我耶。

难道我的脸颊上长了刺?

带着黏稠感的汗冒出。不快也不可解。虽然哭泣着,但是脸并没有转开,泪也不擦。是在等什么吗?还是在窥伺着什么?沉默带来了痛苦。

「你在哭……喔?」

这个欠缺人性的台词,已经是我竭尽全力的成果了。

以为会招来反覆几个巴掌,为了至少不要露出太多丑态而做好准备。

但是,医生的反应不是如此。

表情变得接近自嘲,放松了压住我的力道。

「我在哭?」「没有。」

情急之下挤出的谎话被无视。医生的手指划过脸颊,攫取象征感情的液体,像是要确认似地送入口中舔了一下。

医生的喉咙传出一阵声响,但是表情离笑容还差得远。

「果然,不及格。」

「不及格?」

抓住我的手就这样往前推。来不及采取防御,就这么斜倒在床上。因为即使立刻取回正常姿势也追不上事态的发展,所以干脆就等等看谁会先采取动作。可能是血液集中的关系,额头觉得有点重,脸颊也痒痒的。

等待医生接下来要说的话。会怎么被臭骂一顿呢?为了避免狼狈,这次连心都做好准备。像是猫头鹰一类的鸟从窗外免费送来叫声,抚平了意识表层的龟裂。

准备已经万全。

但是却迟迟等不到下文。

三百、六百地持续读秒,抓了抓脸颊,又把手放在额头上,怀疑着医生该不会已经离开了?不过将身体拉起的手省去了睁开眼睛确认的工夫。

因此即使非我所愿,还是起了个话头:

「我睡了多久?」

「整整两天。因为身体没有什么异常,所以医生判断可能是心理的问题。」

立刻被回答了。或者该说,医生也在等我的问题。

「这期间有发生杀人事件吗?」

「你问我社会上发生的事,我也答不出来。」

说得也是。

「屋顶的修理费用呢?」

「御园付了。毕竟那孩子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

「那么,麻由呢?」

对我最想知道的答案,发生了若干的时间差。

「现在大概在睡觉吧!」

淡然的回答,和预测丝毫不差。

「麻由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吧?」

把眼球转到极限才看得到,一个严肃的颔首。

果然如此,可以理解。

「反正她大部分的感情都坏死了,只剩下坏脾气的嫉妒,算是留在最底限的人性吧!」

不过是我跳楼这种程度,是无法让她取回罪恶感的。

大概,就算死了也一样。

「你没对御园生气吗?」

「我不强求不存在的东西。」

麻由如果还存有一丝悲伤的情感,早就在过去那个时候自杀了。

所以,这样就好。

最坏中的最好。

「而且也忘了生气的方法……因为心已经枯死了。」

和精神科医师讨论心的问题,真是班门弄斧。

「没死喔,只是睡着罢了。」

如预期地立刻被否定。

这是医生从以前到现在不变的主张——

心死就等于人死了。不管怎么歪曲,只要有心就是生物。这是生物之所以为生物的定义,我如此深信。

听过好几次的论调。然后,也反驳了好几次。

「如果没有醒来的可能性,那跟死了还不是一样。」

只要一开始这种对话,医生就会以看到无聊人士般的目光对向我。那已经远离了主治医生观察病人的眼神,而是以目光体现面对愚者难以忍受的心情。

「讨厌身为人,放弃自觉的家伙才会这么说。如果没有可能性,自己创造不就好了。」

准备要吵架的常用句型。这样的问答其实双方都听腻了,因此最近都是选在刚要开始就切断话题,双方暗中达成一种默契不继续这个话题。这次也不例外,从这里开始改变话题。

喉咙像黏了沙子般干涸。但是也没力气驱动嘴巴以外的身体,连思考的残骸都唾弃了。

「你这样跷掉工作,没关系吗?」

「谁有办法大白天就开始工作啊?」

这种人居然也能以一名社会人的身分谋生,该说是日本的度量太大还是太随便了呢?

「该说我辞职了。」「啥?」

身体被发出的言词给打捞上来。遵循脊髓的指示弹跳起身看向医生。她正蹲坐在椅子上,观察着自己的脚趾。

「等……呃,为什么?」

「因为不适合我。」

就算是现在要辞掉打工的年轻人也会摆出一脸慎重的模样,这个随便的态度也太超过了吧!

泪已干掉的脸颊发挥原本的角色,冷笑似地歪了歪:

「你以为医生是我的天职,除此之外的我都不能做吗?以你来说还挺死心眼的嘛!」

「不,因为医生要是辞职在社会上就不再是医生,但对我来说却还是医生,还真复杂啊!」

「原来如此,复杂啊!」医生苦笑,在椅子上伸长了脚,把脚踝放在我的床上架起桥梁。

「工作的时候觉得一天是八小时,现在却有锵锵好二十四小时可活,真赞,辞职真好。」

「你确定没把「锵锵好」和「抢锅」(注:相扑锅,相扑力士常吃的料理,因读音也有人称为抢锅)弄错吗?」

「哼,你是想说身为一名社会的成员,有工作才算是一个正当人应有的形象吧!一副不受社会规范管制的样子,其实骨子里还是个乖小孩嘛!」

年纪差了一轮的妙龄女性嘟起嘴,孩子气地表现不满。耍赖似地用脚踝咚咚咚敲打着床,有时也会不经意地敲到我的小腿。还真想告诉她——你麻由化地满严重的。

「反正也有安排好接任的医生,不用担心定期回诊的问题啦!」

自以为是乐团的鼓手,以脚踝敲打节奏演奏出独有的韵律。

我只能回以「喔……」

「真是没精神的回应啊!」

「我想我大概不会去……啊!」

突然后悔,自己这时要是说谎就好了。

坏心肠的「前」女医师没放过我的失言。目光闪亮,变身成爱欺负人的小孩。

「什么什么,你的意思是我比较好吗?哎呀——真开心——」

不要装可爱。

「这又不代表诊疗有发生效果。」

「喔——这样啊,我多少也算达成了身为一名医生的存在意义呢!」

噫嘻嘻,和自身年龄不符地笑着。高兴地手舞足蹈,啪嗒啪嗒地拍打双腿,在医院制造破坏规定的噪音。想要提醒她别给同房的人制造困扰,才发现房间里除了我们之外空无一人。

「喔喔——这正是所谓的青春剧场啊!辞职后才发现当医生也有好处呢!」

到底是想让我觉得丢脸才这样说还是认真的?不过反过来看,医生这么说的意思就是她认为当医生的时候没有好事。

这对她来说是心理已有所准备的事实,还是……

「………………」

好奇心促使心脏跳动不已。以不探人隐私的理性勉强压制。

「为什么会当医生呢?」

「喔,想蒙混话题吗?」

「不是啦——」

「真的想听?这可不是什么连续剧也不是什么纪录片喔!」

「我对历史考证还不算讨厌。」

脚踝的升降停了下来,医生直视我的脸。然后「唔」地停了一拍,开始叙述:

「我们家代代都出医生,所以志愿也很自然地决定了。这个原理就跟打败魔王的勇者的小孩会被期待为救世的勇者一样。然后就想——只有精神科医师还没人当过,所以我要是当上,那不就是全阶级称霸了吗?身为人类,这是很自然的想法吧!」

请你不要追加要成为人的障碍。

「其实是怎样都好啦!也没有意思把梦想或将来寄托在工作上,反正再怎么努力也不会留下什么。世界就不用讲,就连对日本的一个超小村落也不会有任何影响。我能做的顶多就是留下子孙,不过我连那个也无法达成。」

你不结婚吗——的问句被我硬是吞下。

「也就是说我没有生存的意义。这是从客观论点来看的。虽有人说人生是属于自己的,不过我不是很喜欢那种论调。我认为比起认同,被认同更有价值。人是活在人群中……唉,虽然有点离题,反正我就是抱着不管做什么工作都没差的想法而成为精神科医师的坂下恋日医生。」

既不可喜,也不可贺。

……这样真的好吗?又还不到结束的时候。

医生凝视着打了我的右手,重复着手指的开阖。

「明明是随随便便的动机,却还是不由自主地出手了,居然打了病人一巴掌。我啊,虽然是恬不知耻的家伙,不过还没有孤高到可以继续丢脸下去,所以我不干了。」

说完,将背脊往椅背靠去施以重心,仰望天花板。

没有要求观众的回响,而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你说,治疗到底是什么?」

感情成分稀薄的声音振动着耳膜。

「……抱歉,刚才一瞬间好像出现了既视感。」

「因为我之前问过你。当时得到了非常绝妙而老套的四十分答案。」

咦,在我心中的日记可是记载着得到了一百分喔!

医生把双手在后头部交叉,伸了个懒腰后开口:

「身体的治疗和心的治疗。要问哪个比较难我不知道,不过哪个比较暧昧却是一目了然。也就是,心的治疗到底是什么?是让喜怒哀乐正常化?正常该如何定义?还是说把心回复到过去的状态?依什么比例分配?提供援手然后让它自主发展?即使不知道本人是否有那个意愿?」

连珠炮的质问向天花板丢出。应该不是对我发问吧?旁观一阵子之后,脚踵连同脚踝落下。连让我述说意见的机会都不给就继续发言:

「在我那边住院的也有很正经的家伙喔!或者该说大部分都很正常。有点没精神的,或病态地寻求规则的。要说的话,社会上到处都是这种人,然而这个世界仅仅如此就将他们视为异端。也有人是遭到疏远,讨厌这种情况而自主入院……而在那之中大概有一成左右,是那种完全进行着电波收信送信的人,或者是把意识建筑在妄想世界里的人,像御园家的小麻由就是。」

我有兴趣的名词被列举出来了。理所当然上钩的我看向医生,但是对方却忙着数天花板上的格子,视线没有交集。

「那孩子感受幸福的背景是不幸。但是不论周围多么不幸,只要焦距对准幸福就是幸福。而不管她看起来多么幸福,其背景都只有不幸。不过这也牵涉到刚才讲的主、客观问题。从我的观点看来,御园麻由几乎是不幸的聚合体,但对她本人来说,只要阿道在身边就是幸福圆满,只要有阿道就HAPPY。哎呀,还真容易满足啊!」

「……的确是很容易。」

像这种程度的话不用特别否定,随口应了一句。不过我真的这么认为吗?

「就算御园再次入院,从被改写的记忆与不正常的精神中重新振作,也只是取回不幸的过去罢了。而要求别人去面对、不可以逃避,要重新找回幸福什么的,是身处上位往下看的人才会说的话。受不了过程而自杀的家伙也不在少数,说什么不可以逃避真实,不过是傲慢地逼迫他人罢了,我才不认同那种事呢!」

微怒的声音述说着意志。

身处病患侧的我想到麻由的事,心中便生不出一点否定的声音。

医生缓缓低头,这次把视线的焦点对准了自己的脚尖。

「我们医院里有那种会对镜中的自己说话一整天的人,也有自认为拥有预知能力的妄想症患者,不过我和他们比起来到底谁比较幸福也很难说。具体性质的幸福是什么我不知道,不过他们或许知道,也或许正在体验。虽不是为他人所认定的幸福,但也不是会被轻易夺走的幸福。而且,他们就算治好了也不见得就能得到幸福,还可能因为是经历过这种状态的人,周围给的评价不管怎样就是会比较低……诸如此类的。我以前一直在烦恼。」

苦恼被用过去式表现。

不过那也不代表已经圆满解决。

「我不断烦恼着,但是如果找不到答案,我就会逃避。因为我很懦弱。老实说,再这样持续下去,我担心连自己的心都会出毛病。自己所坚信的,长久以来作为行动准则的真实好像就要被涂抹成别的样子,好恐怖。说不适合所以辞职不过是藉口,其实真正的原因可能是这个吧!」

就是这种理由。

语毕,总算正眼瞧了我。

晴天般的眼神令人目眩。和奈月小姐恰好成为一种对比,瞳孔充满了光彩。

那个眼神和我过去入院时看到人们的眼神酷似。

和统合失调症候群患者的眼神,类似。

下意识地在心底某处评比着他们和她的眼神。

因干燥而龟裂的嘴唇缓缓蠕动:

「你。」

有意识地划下一个句点。

「你,和御园麻由在一起,幸福吗?」

视野蒙上一层淡淡的雾气,沙哑的声音这么说道。

「是的。」

我现在,正在说谎吗?

医生什么也没说。没有评定为吹牛,也没有评为正确答案。

像是要无视我一般把脸转开。

那代表,即使我真的身处于真实幸福的顶点——

她也不会予以承认——的意思吗?

「好啦,那我也差不多该走了。」

脚踝像是察觉要离开似地往上提起。

然后以踏下的脚作为轴心往前一滚,滚进了床上。

脑浆里写满问号。

然后在吐出那些问号前,医生的额头往我的头上一撞,我从床上翻滚摔下。就连「咚」、「呜哇啊!」这种优雅表现都没有出场的余地。

从床上滚到地上,垂直距离不到一公尺,却比从顶楼跳下时还要痛。

滚到地上的时候顺便捡起医生掉到地上的眼镜,起身。

病患用的病床,被一个健康无比的「前」社会人以大字占据。

「……我说啊……」

可不可以把目的地定在更远的地方?连要说完这句话的气力也萎缩了。

医生嘴里说「有什么关系」地耍赖。

「没受伤、没生病、健康至极的家伙,没必要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吧!」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城市的人(包括我在内)都无法实践自我反省这个行为。

涌不起如此大吼的气概,只能叹口气当作答应,把刚刚撞到地板痛得半死的屁股挪到医生刚刚坐的铁椅上。随意把右手的眼镜挂上,眼球产生一阵钝痛。

「反正回去也没事可作。」

「人力银行在向你招手喔。」

「那是啥?寝太郎可是睡三年,勤奋工作了六年喔(注:日本民间故事。不工作老是睡觉的懒人寝太郎,清醒后为村庄解决旱灾还完成灌溉工程。原意为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我都已经努力了六年,休息个十二年也不为过吧,有错吗?」

「不论举例或算法都错了。」

严肃的气氛一扫而空,把垂在额前的头发往上拨。虽然很想让医生的话和我的答案在脑中交错出些什么,但目前也只能保留。

或许是因为在不适合我这种小丑的状态下呼吸,肩膀僵硬。为了放松而转了转肩头,看向医生,发现她已经半踩进梦的棺材里。真担心她是不是真的开始麻由化了。

似乎是感应到了视线,揉了揉眼角,慢慢打了个呵欠。

「说不定啊,你的叔叔、婶婶正气得半死,加油喔。」

「啊——…………对喔,应该很生气吧!啊啊,头好痛——」

「那就不妙了,开个一半温柔的处方签(注:日本知名头痛药的广告词」给你如何,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受到世界第一幸福般傻笑的影响,头真的开始痛起来了。

「……医生到底是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你难道不知道探病这个词汇以及行为吗?」

医生摆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态度。那个理直气壮的说法与台词虽然走的是感动路线,不过横躺在病人的床上打呵欠进行的探病我倒是没听过。

「喔,对了。奈月说她之后也会来。」

「呜恶。」

露骨地表现出厌恶。

医生以一目了然的愉快表情露出笑容。

在那之后医生开始发出真正的鼻息(给我滚啦),于是我开始一个人的思考。

正因为还活着,所以能够。

「唉,好像错过了某种时机。」

这也算是某种约定成俗。

那么。

「骗你的。」

我,还活着。

翌日,接受了简单的检查,又被强制参加叔叔、婶婶主办的包含诅咒的说教视听大会之后,和护着右脚的麻由再会了。听说是前几天从百货公司顶楼要下楼梯的时候,大大地踏错段差而扭伤了。听了之后,把觉得又抱歉又无所谓的混沌心情内化,离开了医院。

人行道堆满了黄色的枯叶,和麻由开始同居时的闷热暑气已被沁凉如水的空气所取代。刚察觉夜晚医院的寒冷时,也多少受到了一点惊吓。

今年冗长的残暑也终于退场。这也可说是即将被关到笼子里的我,到成年为止最后一个在外面度过的夏季。虽然没有什么好留念惋惜的,不过却有点后悔,至少该好好深呼吸一口才对。

好了,沉浸在感伤之中就到此为止,回到原来的我吧!

「你不觉得很过分吗?」

「是呀。」

麻由的每一句抱怨都没有听进去,只是随意应和。

「那个大骗子,居然一看到我的脸就突然打人耶。我想要打回去的时候立刻就逃掉了。不过我从以前就觉得那个大骗子头脑一定有问题啦!阿道也尽量不要去跟她碰面比较好喔!」

「哦——……会不会是小麻做了什么惹人家生气的事呢?还是说态度不好之类的。」

「才没有」地回了一声,被完全否认。

「这样啊,那就不是小麻的错了。」

比落叶还单薄的随口同意。即使如此,麻由仍高兴而沉静地展开笑容。

虽然本来就没有这个预定,不过我还是不要有孩子比较好。不然一定会因为娇宠过度而给世上带来一个任性无比的笨蛋小孩,我对此深有觉悟。

「话说回来,你没去校外教学呢。」

不想再让麻由说关于医生的事,改变了话题。班上的同学现在应该在熊本或长崎的休息站玩得很开心吧,麻由没有参加他们,而是出现在这里。说不上是为了谁或基于什么定律,只是如果我没因为勇于尝试不绑绳子的高空弹跳而退出旅行,麻由应该就会参加吧!

「因为阿道没去啊!」

那还用说?昭然若揭的含意夹藏在言语中。

……还算是,被需要着。

那么,现在就算了。

医生会生气吧?

「所以,下次想要两个人一起去旅行。」

「嗯,下次吧!」

明知道不可能有机会,却摆出平静的表情和她做出约定。

没有丝毫趣味性的虚言。

虽然故事本就是以谎言彩绘充满现实气味的每一天。

脚踩着落叶前行。

一边吐着谎言,继续活下去。

回到麻由家。

进入起居室。

话说回来,那两个孩子还好吗?应该还没有变成人干吧?

「小麻,可以麻烦你做饭吗?」

「嗯,好啊——」

打发麻由去厨房,快步走向和室拉开纸门。

或许是因为离开三天适应力变弱了,一阵呛鼻的恶臭扑面而来。

「啊……」

靠在一起的少年少女,同时抬起两对,合计四只,充满无瑕光芒的眼睛往我看来。

那仿佛看到救星的眼神压得我动弹不得。

抓住纸门勉强支撑身体,为了抵抗回避那眼神的冲动,我故作开朗大声说道:

「哎呀——这次还不只是玩到早上才回来而是住在外面,被太太……」「你回来了!」

比我打开纸门的力道更强劲的欢迎词。

系在脚上的锁链被拉到极限,两人紧紧挨在我的脚旁。

「呐,怎么了吗?为什么都不再来这个房间了?」

杏子抓住我的脚踝,好像只要再逼一下眼泪就会掉下来似的,泪腺濒临决堤。别……别这样。喔唷喔唷,因为实在跟本人性格不符,还是别再妄想了。

「嗯——不是不再来这个房间,而是不在这里。」

怎样,过得还好吗?我出声安慰两人,直接往地上一坐。而当我的臀部一接触到地上的榻榻米,两人就飞扑而上。一瞬间,意识消失了。

太大意了?就这样把脖子……警戒着这些事的时候,已经注定要被批评做人失败了。

不过是被小孩子抱住罢了。

从正面堂堂地,两人满是污垢的脸颊磨蹭着我的胸口。

「…………………………」

由于不想破坏这个场面,所以忍住不说。

那真是非常令人不快的臭味。

就像水沟里泛滥出纳豆一样,绝望性的恶臭。

不过,藏不住鸡皮疙瘩。

「做……做……做……做什么啊,你们!我就算拿来当食物也不好吃啊!」

「因……因为人家还以为你就这样走了啊……」

杏子略带害羞地回答。一瞬间误以为自己多了个健全的妹妹。

浩太则仰视着我:

「你去哪了啊?」

别像个新婚妻子似地问这种问题啦!

把吼叫压制在心底。

「这个之后再说……」

实行一次深呼吸,吸进无法令人喜爱的空气,污染了肺。

好。

「有吃到饭吗?」

「是的,有吃到正常好吃的饭。」

「还说啊,是因为不希望阿道生气所以才怎样怎样的,一直碎碎念。」

杏子模仿的声音很像。不愧是精神年龄相近,波长或许也很合。

不过,我有对谁发过脾气吗,有吗?

虽然没什么体贴、温情一类的,不过相对于这些的负面感情也都冻结了。不论愤怒或嫉妒这些感情都已经与我无缘。

如果说正常人是工艺品,那么也不必讨厌被归类到塑胶制品类的自己。

……只是有点不上不下就是了。

「那个,阿道是……」

「嗯,就是在说我。」

杏子也不好意思指着我叫这家伙,看她一脸为难的样子,就帮了她一把。

表情软化了的杏子点点头:「这样啊,你的名字里有『道』啊」,表示了解。

「嗯,阿道……阿道。」

看着在舌尖上反覆吟味般念着阿道的杏子,再次深呼吸。

「总之,心头上的大石头可说消失了一个。」

剩下的,还有一个。

那是为了把这件感受不到紧张感的绑架事件做个了结的手段。

也就是想办法「处理」这两个孩子,让事件「了结」,然后让麻由成为普通的女高中生。

顺便为睡昏头的脑袋做复健,认真思考。

烦恼。

充斥碎片的思考,几乎要目击到幻觉般驱使着头脑。

脑细胞像是要被煮沸似的,热能集中在额头的中心部。

在那之中,我回想起当时在百货公司顶楼作出结论的解决方法。

离家出走、杀人,以及绑架。

抓住以自由落体方式落下时闪过脑海的提示将之反刍,然后看着两人。

「……………………」

「那个,大哥哥?你的眉毛中间堆了好多皱纹耶。」

把人当作物品利用的,大概就是最上级的非人哉了吧!我想着。

那么,为了某个非常重要的人而把旁人当成道具利用,果真那么不可饶恕吗?

我为了自己,把麻由放在最优先顺位。

……因此,我决定要「使用」这些孩子。

解放眉头与肩膀,吐出一口又大、又长、又浊的气。

于是,空空如也的体内就只剩下向后看的决心。

就失去吧!

为了失去而努力。

为了绑架犯与被绑架的人与杀人的人与被杀的人以及将要去杀的人。

事前准备的「前」

出院第二天,活用有薪休假的身分,一早就外出去采买需要的东西。结果沦落到必须进行攀墙躲避监视者的人工障碍运动竞技,又称之为忍者游戏,最后拖着对自己发出强烈要求睡回笼觉讯号的身体回到大厦。

房间里没有声音。麻由就不用说了,浩太他们也因为和我玩到深夜,现在还在睡梦中。

打开电视后横倒在沙发上,恍惚中,我的意识也陷落了。

在少见的梦境中与谜样的婆婆对话而醒悟自身的幸福,不过中午醒来就忘了。

这一天,就这么以只活动半天的理想假日过去了。

明天就要正式上场,今天这样就好了。

再隔一天,可能是前日睡眠过多的缘故,起床的时候头痛欲裂。

今天可是今年最忙的一天,身体却倦怠无力。

「……——应该还好吧!」

只要心理没有疲惫就好。不是腐烂的尸体,只要成为泥人偶就行了。

太过简单,比起反胃还更想流泪。

所以(虽然完全没有因果关系),今天重新开始的学校课业,就决定休息。

起床后,在麻由继续贪求着睡眠的寝室里物色着。书桌的抽屉、衣橱里的纸箱,全都成为搜索对象。这是麻烦到想全权委托给志愿是成为侦探的某女性的工作。

在那之后又找了一小时左右,总算找到了想要的物品——脚链的钥匙。它被放在玄关鞋箱里的理由,业余人士不可能推理得出来,因此就不管了。

为了确定钥匙的真伪而前往浩太他们的房间。两人都已醒来,正看着沾满手垢,跟人借来的漫画。因为我进入房间,两人都暂时停了下来跟我打招呼。

「早安,大哥哥。」

「……嗯。」

即使被这么称呼也产生不了任何感慨。

在两人面前屈身,把钥匙插进装饰在浩太脚上,手铐型脚链的锁孔。轻易地就插进洞里,一转。机械作动了一声,双脚便从脚链得到了解放。

其实到这个地步,已经没有任何要素能滞留被绑架者留在这个房间了。

「呃……那个,大哥哥?」

「现在还不行,不过晚上会帮你们打开。」

重新上锁,不看两人的脸也不去听两人的声音,走出和室。

来到拉上窗帘的寝室,落坐在地板而不是床上,等待麻由醒来。

同一天晚上九点,我和麻由相邻躺在床上。

麻由很稀奇地还保持着意识,即使双方都已经累瘫了。

反正手闲着也是闲着,便将手指插进麻由的头发里,把耳朵理出来暴露在脸庞两旁。哇,居然还微微振动了一下。

麻由还穿着睡衣,等一下洗澡后就会换上另一件睡衣吧!

睁着由于异常而得以保持的无瑕眼瞳,麻由望着我问道:

「阿道喜欢年纪大的吗?」

「那是当然的啦!」你该不会希望我闪亮着白牙举起大拇指,爽朗地如此回应吧?

「阿道和那个大骗子那么好,居然能和那种头脑有病的人处得那么好,小麻也只能推论出那是因为阿道喜欢年纪大的。」

如果医生听到这番话,即使曾立下不杀的誓言大概也会立即将其打破吧!

「我是喜欢漂亮的大姊姊啦,不过要说是喜欢熟女就有点……」

「好想赶快变老喔——」

医生要是听到,大概会在丑时三刻于神社后徘徊,说出内心深藏的愿望吧!

「我为什么会跟阿道同年呢——为什么会这么年轻呢——为什么是麻由呢——我为什么是我呢——?我是……我嗯嗯,嗯嗯——?」

吟唱童谣般地重复着哲学性的问题,麻由突然蹙起眉头。眼睛往左移动,就像是要窥伺自我内面般恍惚了眼神。那是危险的,眯得细细的眼神,但似乎又和因为问题过于困难而发生运算错误的状况不同。把脸整个埋进枕头,除了脸颊靠过来之外,感受到一点过去和她无缘的理性。

「唔——……噫——啊——!」

非常认真地由嘴里发出怪异的声音。敲一敲会不会修好呢?不过万一被咬怎么办?

把身体拉开了一点,继续观察为怪电波所苦的麻由。

麻由持续散发了大约五分钟充满苦恼的怪声,然后终于像是除灵成功般一动也不动,整个脸埋在枕头里。刚刚那个是不为一般人所知的仪式吗?

咕噜噜地转了一圈,麻由转过来注视我。

「阿道。」

「什么事?」

「我啊,很讨厌我自己。」

没有抑扬顿挫的语调。就像和教室里的麻由调和了一般,不知为何有种粗糙的感觉。

「……怎么了,突然这样说。」

麻由做了个没有表情也没有表达意思的脸。

「我也不知道,就突然这么想。」

「……哦,我可是很喜欢呢。」

自己,还是麻由。到底是指哪一边?还是另一个谎言?

真正的想法根本无所谓,只要能够模糊焦点就好。

「为什么我会讨厌我,阿道知道原因吗?」

没有效果。麻由的目光摇曳,寻求着解答。

「不知道耶?我并不讨厌小麻啊!」

撒了个大谎。麻由喔了一声,把头往反方向转去。

发丝流泄,薄薄地盖在肌肤外露的肩膀上。麻由的肩膀和手不同,没有一点伤痕。就像盐湖般散发着炫目而冷清——一片的白。脆弱到如果用指腹去触压,说不定就会因此破裂。

抱紧麻由。即使算不上大个头的我,也能轻易地将她纳在怀中。

「喂」,她唤了一声,转过来面对我,甜甜地冲着我一笑。

「你在做什么——?啾——?」

啊,回复了。正好。

「小麻喜欢我吗?」

麻由想睡似地,以暧昧的笑容点头。

「最喜欢阿道了喔!」

「这样啊,嗯,是吗——」

可恶,感动到眼睛都快飙出卤汁(代理泪水)来了。

「阿道呢?」

在我胸前缩成一球,麻由反问。

想都不用想。「隔壁班的小口同学好可爱。」有必要说这种欺负人的话吗,脊髓!

「喜欢啊!」

「咦——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