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渴望死亡的小丑

第五章 『文学少女』的推理

第一卷 渴望死亡的小丑 第五章 『文学少女』的推理

要怎么做才能找出S的弱点呢?

只要让S的心动摇了,一定可以挖出所有秘密吧!

不管醒着睡着都在想这件事的我,在想不到的情况下终于得到了让S崩溃的钥匙。

五月的最后一个周六与周日,我过得很忧郁。

在房里玩电玩时,看电影的DVD时,跟念小学的妹妹玩游戏的时候,还有跟家人吃饭的时候,脑海里都会浮现出竹田同学落寞的表情,以及她说的那句话——“像心叶学长这样的人……是不会懂的……”,而且还有另一个人的表情与声音重叠在一起,害得我一直郁郁寡欢,无法释怀。

晚餐前,我跟今年刚上小学一年级的妹妹舞花在客厅玩排七,正忙着端茶的妈妈问道:

“心叶啊,你看起来没什么精神,是不是在学校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没什么事,就跟平常一样。”

“是吗?”

“真的,没有什么事啦!”

妈妈微笑道:

“没事就好。自从上高中后,心叶又变得跟以前一样开朗活泼。我想学校生活一定很快乐,我总算可以放心了。”

“……是啊,每天都很快乐。”

虽然现在暂时感觉不悦,不过明天开始,一定可以恢复普通的生活吧!

没有争吵,没有对立,没有抱持着太大的希望,只想过着安稳平凡的生活——放学后就去文艺社,一直待到夕阳将房间整个染成金黄色,帮远子学姐写点心文章,听远子学姐高谈阔论,然后对远子学姐吐槽……

“好了,可以吃饭了。小舞,叫爸爸来吃饭。”

“好~~~~~~~~”

舞花啪哒啪哒地跑掉,妈妈语气温柔地对我说:

“心叶,我和爸爸都认为只要心叶平平安安、活得幸福,这样就够了。”

“谢谢你,妈妈。”

两年前的我,让家人非常担心。

那个不符合身份的荣光之代价,令我失去了长久以来最珍惜的重要事物。

我希望再也不要发生那种事了。

吃完晚饭后,我躺在床上,戴上耳机听着喜欢的音乐。那是节奏明快,会让人有好心情的音乐。

突然间,我想起远子学姐。

“远子学姐今天吃了些什么?”

我最近都没有帮远子学姐写点心了。

当我告诉她竹田同学有男朋友的事时,她露出非常哀伤的表情。

为了悼念情报在学弟面前脱衣服,结果却发现自己被骗了,真的会让人感觉悲愤,很想大哭一场。

“求求你,不要哭丧着脸好不好,至少还可以拿到她写的报告吧?我看她跟那个男朋友很恩爱,一定会写出远子学姐最喜欢的甜美恋爱报告唷!”

我以开玩笑的口吻说着,但是远子学姐的表情变得更哀伤,她摇摇头回答:

“不是的。哭丧着脸的人应该是心叶才对。”

听到这样的回答,我也无法回嘴,只好保持沉默。

妈妈也好,远子学姐也好,她们都很担心我。

一想到此,我就觉得很丢脸,又很愧疚。

“明天就帮远子学姐写些甜美的故事吧……”

就像一点一点逐渐注入毒药似地——S越来越倾向疯狂,我只是用冷静的眼神观察着他。

我知道S的态度不像平常那样地从容不迫。

S的眼光不断游移,声音也在颤抖。

S独处时,会不停地叹气,还会抓头发,像受到惊吓般突然回头看。

那一刻就快到了。

已经准备就绪。

接下来就只要拿起钥匙打开门就好。

我写了信给S。

我在顶楼等你。

我们来聊聊真心话吧!

隔天也是好天气。

从教室窗户往外看的天空很蓝,很澄澈,树的嫩叶也闪闪发光。

午休时间,我正从窗旁探头出去,吸一口初夏清新空气的时候,芥川走了过来。一向惜话如金的芥川竟然会主动找我聊天,真是难得。

“……上星期五校友又来了,他们问了关于你的事。”

“咦?问了什么事?”

“问你是几年几班,是个怎样的人之类的。”

可能是因为我长得像愁二学长,他们才会如此好奇吧?因为现在我已经知道愁二学长自杀身亡,所以当我询问关于愁二学长的事情时,校友们那种有口难言的态度我也能够理解了。

“……我觉得跟你说一声比较好。”

“嗯,芥川,谢谢你。”

芥川对我点点头,就回到自己的座位了。

我突然想起来,要赶快还琴吹同学十圆,就赶紧取出皮夹。

(太好了,今天有十圆硬币。)

“这是要找你的零钱。”

我走到琴吹同学身边,将十圆递给她,她只是转移目光,软弱地咬着嘴唇。

“……嗯。”

“谢谢你帮我垫了书钱。”

“啊,那个……”

“嗯?什么事?”

“……没事。”

她鼓着脸颊喃喃说完之后,又继续保持沉默。

难道她是因为告诉我竹田同学已经有男朋友的事,所以觉得不好意思吗?我很想说些话安慰她,但是又怕说错话反而激怒她,所以我就将十圆放在她手上,然后回到座位。

放学后,我要去文艺社,走在走廊上的时候,突然有人从后面叫住我。

“井上君!”

我回头,一位意想不到的人喘着气站在那里。

“怎么了?”

“我有重要的事要说。你可以跟我来一下吗?”

“呃……可是……”

“不用花太多时间。求求你,这是急事。”

“……好吧!”

没办法,我只好跟着走。

到底为了什么事来找我?还有,看那紧张恐惧的表情,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对方爬上了楼梯。

三楼。

四楼。

脚底传来叩叩的响声,我看着前方,无言地前进。

我突然意识到我们的目的地,不禁感到惊愕。

“那个,我们要去哪里呢?”

“顶楼。”

一阵恐惧感紧紧揪着我的心脏,我感觉指尖和嘴唇都在发抖,而且渐渐麻痹。

脑海中有影像浮现。

像大海一样湛蓝的天空、脚底的水泥地、热得扭曲的空气、我和那个女孩的影子、水塔、生锈的铁栏杆。

在栏杆前面,她缓缓回过头。

“对不起,我『不能去顶楼』。”

指尖的麻痹感越来越强烈,一股强大的不安感不停地扩大着。恐惧让我停下脚步,很想就卧坐在原地,但是对方却用力抓着我的手,把我抓起来。

手臂传来一阵痛感。那种皮肉之痛,将我的意识从过去拉回现在。

“有些话不方便在大家面前说。只要一下子就好了……”

对方俯看着我的眼神就像死鱼一样混浊,语调也变得很奇怪。意识回归现实的我,当时只觉得更大的危险与恐惧感在瞬间向我袭击过来。

“可是,『顶楼』……”

“你是怎么了?你到底在怕什么?顶楼发生过什么事吗?”

对方的声音在颤抖,但依旧很用力地抓着我的手。

“来吧,你也有话想跟我说吧?”

“请放开我,『我不想去顶楼!』!”

对方更用力地抓着我的手,另一只手则推开通往顶楼的门。

风吹在脸上。

那一天也是吹着风。她站在铁栏杆前,回头看着我,裙罢和发尾都因清凉的夏风吹拂而摇摆着。

(不要!)

(我不要!)

(放开我……)

对方把不停抵抗的我硬拉到顶楼,对我大叫道:

“『信』是你写的吧?”

这个人在说什么?说什么信是我写的?是说我帮竹田同学写的那些情书草稿吗?

过去的恐惧与这一刻的恐惧交杂在一起,我的手指麻痹,呼吸困难,头痛得像是被人左一拳右一拳殴打似地。额头开始冒冷汗,眼前变成一片昏黑。

我无法自然呼吸,只能拼命地喘着气。啊,又是那个症状,我已经很久没有发作了。

“信是你寄的吧?是不是,愁二!”

那个人紧紧抓着我的制服领子。扭曲的面孔凑到我眼前。

“你搞错了,『添田学长』,我不是片岡愁二。”

“那么,为什么你一直看着我!为什么老是以一副什么事都知道的表情,冷眼看着我!”添田学长大叫着。

第一次在弓箭练习场见到他时,戴着眼镜的他让我觉得他是个聪颖稳重的人,但现在他好像变成另一个人,面目狰狞,让我感受到无边的恐惧。

这个人是谁?他真的是毕业校友添田学长吗?

“你一直、一直在看我!自从城岛咲子死了以后,你就一直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就只是一直看着我!你那么做,是想责备我吗?害死咲子的人是你啊!”

我在反复着气喘和停止呼吸之间,以气若游丝的声音问他。

“咲子学姐、她不是、因为交通意外、身亡的吗?”

双眼通红,布满血丝的添田学长,愤然地吐出这些话。

“别跟我装傻。那一天,不就是你自己说社团有事要晚点才能走,所以叫我送她回家吗?而且还毫无警戒地,跟平常一样笑着对我说『我的女朋友就拜托你了』。

是我先喜欢她的。可是你明明知道我的想法,却还诱拐她,让她爱上你,然后开始交往。竟然还跑来告诉我『因为她泪水盈眶地求我跟她交往,我只好答应她了』。

你老是那个样子!轻率随便、马马虎虎、爱开玩笑,但是却老是抢走我想要的东西。射箭也一样,最后的赢家一定是你,我喜欢的女孩子,也是每个都喜欢上你。

我实在很恨你,无法压抑地憎恨着,我不能表现出来,只好拼命假装若无其事,而你却面带微笑地看待着这样的我。

你那副和蔼可亲的态度还有那种笑法,都让我深感厌恶!

说什么『我的女朋友就拜托你了』!如果没有你,她应该是要跟我交往才对。可是,你却可以那么大方地对我说『我的女朋友就拜托你了』。

你明明知道我的心情,却故意试探她会不会被我抢走。你根本就是在愚弄我吧!”

添田学长揪着我衣领的手越抓越紧。

在我的脑海里不断浮现添田学长的脸、片岡愁二的脸,还有在顶楼时见到最后一面的美羽的脸,意识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喂,为什么不说话?你无视我的存在吗?你为什么看起来如此痛苦?

我追到顶楼来,美羽一脸哀伤地对我微笑。

——心叶,你一定不懂吧!

“你一定不懂我的痛苦吧!那一天,我向她告白,拜托她跟你分手,和我交往。她就推开我跑走了,为了逃离我的身边,竟然不管还是红灯就硬要穿越马路。结果那辆上车刚好转弯开过来,就把她撞死了。我很害怕,是个当场逃走的胆小鬼。

我……我如果没有向她告白……不,不对。如果没有你,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我也不会变成害死她的胆小鬼。

后来,你也完全没有问过我关于她的事。你明明就知道,那时候我是跟她在一起的。可是,你只是默默地看着我,就连『你不是有送她回家吗?』都没问我。

这样愚弄我,你觉得很愉快吗?”

我被紧掐的喉咙发出咻咻~~~~~~的喘息声。

我的指尖在发抖,几乎无法呼吸。

(不对……片岡愁二一点都不快乐。他一直都是很孤独、很痛苦的。)

虽然想这么告诉他,但是我无法出声。

添田学长的五官因痛苦而扭曲着,掐着我喉咙的手更用力了。

“那一天,我在顶楼用我准备好的刀刺伤了你。你当时也叫了救命吧?于是你就朝铁栏杆走去,从那里探出身子掉下去了吧!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你明明死了,为何现在又出现在我面前!我的孩子明年就要出世了!我想忘了你,过着幸福的日子,但为什么你还要来纠缠我!这十年里,你一直都在我的脑海里徘徊不去!然后,你又出现在我面前!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放过我呢!我的孩子就要出世了!我还以为终于能过着安稳的生活了!如果你不死,不管再多次我都要杀了你!”

添田学长的手指跟衣服的布料一起紧紧掐着我的脖子。添田学长的手指在发抖。

过去的各种情景像走马灯一般闪现在我的脑海中。

在我的旁边突然出现一张脸,美羽正以戏谑的眼神看着我。我闻到洗发精与汗水交杂在一起的甜香味。

还有照片中静静微笑的片岡愁二。

上课的时候,对着活页笔记本认真写作的美羽,还有以崇拜爱慕的眼光凝视着美羽纤瘦背影的我。

因痛苦而扭曲的添田学长的脸、片岡愁二的脸。美羽的脸。

刺死愁二的添田学长。坠楼的片岡愁二。站在铁栏杆前回头看我的美羽。

心叶,你一定不懂吧!

你一定不懂吧!

你一定不懂吧!

美羽的身体就这样慢慢地往后倾倒,掉下去了。

《人间失格》的一段话浮现在我的脑海。

女的死了。

女的死了。

啊,我也应该死去吧?

这时有个人突然介入了我们两人之间。

“放开心叶学长!”

竹田同学瘦小的身躯就挡在我和添田学长之间,她将添田学长推开。

我双脚摇晃,站不稳,整个人跌坐在水泥地上,竹田同学赶快把我扶起来。

“心叶学长,你还好吧!心叶学长!”

我一边急促地呼吸,小声地喊着“……竹田同学”。

竹田同学双眉紧蹙,就快哭出来了,她让我躺在水泥地上,然后转身看着添田学长,以强硬的口吻说:

“你果然就是杀死愁二学长的凶手。你就是那个S吧?添田学长!”

“你是谁?”

“我是高一的竹田千爱。就是我冒出愁二学长的名字写信给你的。今天叫你来顶楼的人也是我。”

“你说什么!”

添田学长整个人呆住了。

“为什么你要那么做?”

“我想知道S的真正身份。因为那个人就是最后跟愁二学长在一起的人。”

听到沙沙声响,竹田同学从口袋里取出折好的信,推开给添田学长看。

“愁二学长除了留在家里的那封遗书之外,还留了一封真正的遗书。那填充遗书被夹在地下书库的废弃书本中,这十年来都没有被人发现。是我发现的,然后又看了那封信。

愁二学长知道女朋友咲子学姐的死跟S有关。但是愁二学长之所以什么都没说,是因为他想试探咲子学姐,就刻意拜托你送她回家,结果咲子学姐才会车祸身亡。

在这封信里,愁二学长忏悔地说了『是我杀了她。因为我不怀好意想试探她的忠诚,结果害她就这样死了』。因此,愁二学长认为该死的人是自己,他想让S杀死自己!”

竹田同学以冷风吹枯木般的冰冷语调,朗诵着我们都不晓得的信件内容。

“『S被逼到绝处了。

因为自己的企图而导致她的死亡,S觉得自己的罪一生都无法消弥,也一直担心这件事情会被揭发出来。

我以平常的态度接近S。凝视着S,对S露出笑容。S的精神开始崩溃了,我只是静静凝视着他发狂大叫的样子。

我衷心期望被逼得无处可逃的S能对我产生杀意——我希望S杀了我。

那就是我对她的赎罪。

S是我的敌人、朋友,也是最了解我的人。因此,S应该能解读到我的心意吧?我衷心祈望,S亲手杀了我。』——这封信只写到把S叫到顶楼,然后就没下文了。”

这是第二手札。

那封信果然还有后续。

竹田同学只给我看过信的起头部分。

“我看了这封信后,就找每个老师问,也做了很多调查工作,终于知道片岡愁二是在十年前从顶楼跳楼身亡的学生。愁二学长真的是自杀身亡吗?还是被S杀死的?——这些问题不断在我脑海出现。那一天,愁二学长应该有在顶楼跟S碰面。S应该知道所有的真相。我很想知道真相是什么。

所以,我就以愁二学长的名义,写了信给你——身为S的添田学长。当大家看到跟愁二学长长得像的心叶学长时,就属你的反应最平静。当时我就觉得很不寻常。后来,你不是一直都没再看心叶学长一眼吗?因为我发现,真锅学长再三地打量心叶学长,而你却是拼命地将视线移开,很不想看到心叶的样子。所以,我就以愁二学长的名义,写下只有S和愁二学长才知道的事寄过去。请你告诉我。那天在顶楼的时候,你到底跟愁二学长说了什么话?”

“说了什么话……”

添田学长全身虚脱地喃喃说道:

“我们没有说什么话。我用刀刺了他,而他默默地让我刺,然后就没了。”

“怎么会那样……”

竹田同学失望地叫关

就在这时候……

“因为他不是S,所以他无法回答你的问题。”

我拼命地扭转脖子,将脸朝向声音的来处。

我看到一脸瘦削的身躯。白色额头上面有黑亮的刘海披垂。还有像猫尾巴般,随风飘逸的两根长发辫。以及慧颉澄澈的双眸。

在被汗水模糊的景象当中,远子学姐站在顶楼门前的身影,就这样清晰且鲜明地进入我的视线里。

那一瞬间,感觉胸口热浪翻滚,好想大哭。

竹田同学,

还有添田学长,

都以惊讶的表情看着远子学姐。

添田学长的声音在颤抖,远子学姐毅然决然地回答:

“我是『文学少女』。”

天啊,都这种时候了她还在说什么啊?

我将额头贴在被阳光晒到发烫的水泥地上,整个人虚脱。远子学姐就是远子学姐,不管走到哪里,那种个性都不会改变。

“而且,我也是那个倒卧在地上的男孩,最和蔼可亲、最值得信赖的迷人学姐。”

哪有人这样称赞自己的……添田学长和竹田同学也听得愕然无语。

远子学姐摇曳着发辫,慢慢地朝我们走过来。

“添田学长的太太和朋友来文艺社找我了,问我添田学长有没有来。”

远子学姐的身后,站着真锅学长和理保子学姐。添田学长看到他们,显得非常狼狈,脸色发青地叫着。

“理保子、真锅!你们怎么会来?”

理保子学姐只是轻轻垂下目光。

“因为你最近一直很奇怪……好像害怕着什么似地,整天心神不宁。今天我在打扫你房间的时候,发现一捆信。因为看到寄件人是片岡,所以我惊讶地拆开来看了。后来我打电话到你公司,听说你今天早退就更担心了,所以……”

“理保子学姐打电话给我,她说你可能会来学校找心叶……不,是找愁二。你真的刺杀了愁二吗……添田?”

真锅学长的语气中充满无限痛苦。

“我知道你喜欢城岛咲子。我也略微感觉到你跟愁二有些心结。可是,真的是你杀了愁二吗?如果我知道事情是这样,那么我……”

真锅学长看了理保子学姐一眼,欲言又止地紧咬着嘴唇。

理保子学姐依旧低着头,双手紧抱着自己的肚子。

妻子与友人,将自己的罪孽涉及到身边最亲近的人,添田学长满脸绝望,以发抖的声音说道:

“这也没办法。我只有杀了愁二,才能获得安宁……”

那时候,远子学姐以严肃冷静的语气再度发言。

“不对,杀死愁二学长的人不是添田学长。他并不是S,S还另有其人。”

“怎么可能!添田学长看到心叶学长时,他的反应最奇怪,还有,我写给他的信也让他快发狂了。”

竹田同学反驳着。

“千爱,你看漏了最重要的事。S是愁二学长的敌人,同时也是最了解他的人。因为千爱只给我们看愁二学长遗书的前面部分,所以接下来我们只能自己想像,不过愁二学长在信里不断地说,S完全看透了自己,小丑的演技只有在S的面前行不通。

所以,S不是添田学长。

如果了解愁二学长,就不应该对他有心结,也根本不需要羡慕他或嫉妒他。”

竹田同学很慌张地问:

“那么……S到底是谁?”

“我不是贝克待的名侦探,也不是坐在安乐椅上打着毛线就可以解决案件的聪明老奶奶(注:指的是柯南?道尔笔下的夏洛克?福尔摩斯,以及阿嘉莎?克莉丝蒂笔下的马波小姐)。我只是『文学少女』,所以我不会推理,只是藉着妄想为基础利用想像罢了……片岡愁二很崇拜太宰治,所以把描述了自己真正心声的遗书夹在《人间失格》这本书里。从他的信中感觉得出太宰治对他的影响很大。像开头的『一直以来,我过着羞耻的生活。』就是整句照抄。片岡愁二看了《人间失格》,认为那位『我完全无法体会身边人所承受的痛苦』、『我极度恐惧人类,但是又无法舍弃人类』,只能藉由扮演小丑来取得人类爱情的男主角就是他自己的写照,因此感到了共鸣。

在《人间失格》里,有两个人看穿了男主角的小丑演技。他们两位刚好是互补的角色,一个人是男主角的国中同学,名叫竹一的少年。这孩子总是穿着破旧的衣服,功课不好,运动细胞也不佳,是个劣等生。这位让感觉无须提防的少年,有一天却指责男主角,说他的一言一行都是故意伪装的,让男主角感受到像是整个世界都被地狱业火燃烧殆尽一样的强烈冲击。后来,他就跟这个少年成为好朋友,待在这位少年身边,监视着他。

另一个人就是,在国主角自杀未遂而独自活下来时前来调查的检察官,他是个『拥有端正俊秀脸蛋,看起来相当聪颖稳重』的人。男主角说的谎言立刻就被女士们检察官识破,被那冷静的轻蔑表情看着,让男主角饱尝了『赧颜汗下』的羞耻滋味。”

在蓝天之下,地点是学校的顶楼,长长发辫迎风飘舞的远子学姐,滔滔不绝地发表高论。

她的姿态与语调都散发出一股超越平常的魄力,让其他人不敢插嘴打断,只是静静地听远子学姐解释。

“S并不是会崇拜片岡愁二或羡慕片岡愁二的人。他总是以最纯真,不会计较利害得失的纯净眼神看着片岡愁二,偶尔也会以批判的眼神看着片岡愁二。

他应该是经常待在片岡愁二身旁的人。他看着片岡愁二,给予批判,偶尔也会提出建言。理保子学姐,你原本是姓濑名吧?”

添田学长的太太——理保子学姐愣了一下,以僵硬的表情点点关。

“嗯,是的。”

“十年前,你是弓箭社的经理。当时在弓箭社,愁二学长很有女人缘,常有很多女学生跑来看他练习,听说愁二学长常因为这样而被经理骂。只有在你面前,愁二学长才会无法抬起头来。

——你就是S吧?”

理保子学姐吸了一口气。

紧抱着肚子的双手握得更紧。她抬起头,直勾勾看着远子学姐,以坚决的声调说:

“是的。我就是S,咲子和片岡都是我杀的。”

“理保子!”

“你在胡说什么?理保子!”

真锅学长和添田学长同时大叫。

添田学长跑到理保子学姐身边。

“你不要胡说八道!愁二明明是我刺死的!还有咲子也……。是我害咲子被上车撞到,我亲眼看到她血流满地,倒卧在路边!”

“可是,是我不让片岡回家,安排机会让你送咲子回家的。还有,你不记得了吗?也是我利用你找我商量的机会,力劝你跟咲子告白的。”

“什么!”

添田学长的声音哽住了。

“是我对片岡说:『要不要跟我打赌?咲子会爱上添田的。』片岡就跟我打赌,所以才会以社团有事会晚点回家为藉口,要添田——你送咲子回家。那时候,我跟片岡就偷偷跟踪你们。”

“怎么会这样?那么,咲子被车撞的时候,你们两个也在场?”

“是的,『我们全看到了』。咲子的身体被弹到空中,重重摔落在地上,还有你慌慌张张逃跑的样子,我们全看到了。”

添田学长完全说不出话了。

真锅学长就代他问理保子学姐。

“理保子,为什么你要那么做?你不是觉得愁二是个轻浮的人,所以不喜欢他?还有,那时候我们……”

“是的,那时候我们两个是男女朋友。你是个很有自信的人,个性率直纯真,很有魅力,我真的很喜欢你。相对地,片岡则是很轻浮,老爱开无聊的玩笔,对任何人都不是诚心交往,让我看了就讨厌。可是,有一天,我真的受不了了,就对他说『你说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你只是用演技骗了大家吧』,片岡听到很惊讶,就快哭出来了。那个表情看起来非常脆弱、寂寞,让我从此再也无法对他置之不理。”

真锅学长和添田学长全都沉默不语。

远子学姐轻声说道:

“于是,你就成为最了解愁二学长的人,也因此爱上了他吧!”

“是的。自从那次以后,只有在我面前片岡才不会演戏。他只会对我诉说他的痛苦与哀伤。受到片岡那样的人全心全意对待,你觉得会有女人招架得住吗?”

远子学姐露出悲伤的表情。

“不。”

理保子学姐微笑着。

“……片岡很滑头,个性就像小孩子,但是又很体贴、细心,是个会让人忍不住爱上的人。”

“太巧合了……跟太宰治在玉川自杀的山崎富荣,在自己的日记里是这么写的:太宰老师很狡猾,可是我却爱上了他……太宰老师是个会让人忍不住爱上的人……”

“是的。片岡很喜欢《人间失格》这本书,他不晓得反复看了几次,把书都给看烂了。虽然他对咲子说自己不喜欢看书,只要看到书就会想睡觉。

片岡虽然跟咲子交往,但是咲子根本不了解片岡。这件事让片岡的负担越来越沉重,所以我才唆使添田,叫他把咲子从片岡身边抢走。

不,我想也许我只是单纯在嫉妒咲子罢了。

因为我的愚蠢计划,导致咲子车祸死亡,片岡觉得罪恶感沉重,他本来就是精神失衡的人,这下子完全崩溃了,他变得一心想要寻死。

片岡并没有因为咲子的事而责怪我。如果他骂我,我还会觉得比较释怀,但他只是无言地看着我。每次看到那张像是写着『请杀死我吧』的脸,我就觉得压力很大。

我不能杀片岡。

可是,他却很想死。

他从以前就很想死,现在更是衷心期盼死亡,他坚决地相信,只有死才能从痛苦的深渊中解脱。

我不晓得该怎么办才好。只有实现他的心愿,那才是爱他的证明吧?

咲子死后过了一个月,片岡写了一封信给我,摆在我的抽屉里。信里他写着,有真心话要对我说,叫我去顶楼。我知道,不得不做出了断的那一刻终于到了,刹那间我的眼前变得一片黑暗。

我不想去。

我想逃课,回到家里。这样的话,等不到我的片岡也许会认为他在做傻事,就断了这个念头。

可是,『如果片岡就这样独自死去了呢』?如果我的爽约让他感到绝望,只好抱着悲惨的心情,从顶楼跳下去的话……

当我想到这里,就再也按捺不住……还是非去不可。”

“理保子学姐到顶楼时,愁二学长应该还活着吧!”

理保子学姐点点头。

“在我前往顶楼的途中,看到添田学长铁青着脸慌张地下楼。当我推开顶楼的门,就发现片岡胸前插着一把刀,倒卧在水泥地上。用好像在哭,又好像在笑的表情看着我,然后喃喃地说『喂,这样我死不了的……你看伤口这么浅,我的心脏根本不会停止跳动』。”

一直沉默不语的竹田同学,仿佛喘着气似地问着学姐。

“后来……怎么样呢?”

“他说……『杀了我吧』。像是在哀求似的,说着『我已经累了。请你杀了我吧』。”

大家都屏住气息。

理保子学姐的声音和抱着肚子的手都在发抖。

“片岡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问我『可以把你的手帕借给我吗?』我将手帕递给他,然后他擦去刀柄睥指纹,再将手帕还我。接着就脚步踉跄地走向铁栏杆。”

缓缓地、慢慢地,走向铁栏杆的片岡愁二。

然后,就跟美羽的身影重叠合一。

我懂。我也确实曾亲眼见到那种充满绝望的光景。

美羽正慢慢地,一步步走向死亡。

然后,制服的裙摆在风中飘扬,她回头看我。

“片岡回头看着我,眼神满是悲伤。”

美羽的双眸非常澄澈,看起来很孤单寂寞。

“濑名同学,只有你才能杀了我。即使到现在这种地步,我还是无法了解人的心。为什么添田要羡慕我?为什么他会那么恨我,恨到要刺死我?我完全想不通。当我看到咲子在我眼前身亡,我也没有感到半点悲伤。『我想死,我只想死,一切再也无法挽回了。不管做什么事,不管我做什么,都是没用的。只会更让自己蒙羞罢了』,喂……太宰治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写出那样的文章呢?我觉得自己现在跟他非常接近。我完全了解他的心情。像这样的我,还有存活的价值吗?濑名同学,只有你才能回答这个问题吧?请你告诉我答案。”

当时美羽这么说。

——心叶,你一定不懂吧!

“我已经救不了片岡了。

如果我爱他,就得实现他最后的心愿。

所以,我对他说:

『是的,你就是人间失格。』”(注:意思是“没有当人类的资格”。)

我——什么都说不出口。

我没有出声,双脚也没有移动,美羽说的话,我完全不懂。

“片岡露出温柔的笑。

好像在对我说『谢谢你』一样。

然后就从顶楼跳下去了。

是我和太宰治联手杀了片岡。”

美羽露出寂寞的笑,然后头往后仰,就这样跳了下去。

我束手无策。

我放任着她死去!

“别再说了!”

我听到一个要将空气撕裂的吼声,我还以为是自己的声音。

可是,其实那是添田学长的声音。添田学长跪倒在水泥地上,抱着头啜泣。

“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听。杀死愁二的人真的是我。你说你爱的人是愁二?那么,我到底算什么?理保子,你为什么要跟我结婚?”

理保子学姐冷静地回答。

“因为我和你是共犯。所以……不可能和真锅。”

真锅学长绷着脸,紧咬着嘴唇。

理保子学姐跪在地上,抱着添田学长轻声说道:

“喂!『添田』,到现在你还是很恨片岡,一直想着他吧?一辈子都忘不了片岡吧?我也是……我也是天天都在想他,根本忘不了他。就算是以后,也绝对忘不了他。会一直记着他。所以,添田,你就死心吧!我们都被同一个人束缚着,是犯了相同罪过的共犯。”

“孩子……孩子就要出世了喔……但是这样……以后我该如何跟你生活呢?简直就像活在地狱里。”

从覆盖着脸的手掌之间有大颗泪水落下,沾湿了水泥地。

竹田同学以无力失落的表情看着这样的添田学长。

“是的,我们一辈子都得活在地狱里。没关系,只要有这样的觉悟,不管到哪里,都可以活下去的。

而且,在这个世上只有我一个人不会责怪添田对片岡做了那样的事。我不觉得你是个卑劣的人,也不觉得你丢脸或悲惨。我反而更想疼惜你。这么想的话,你的心情就会比较好吧?

康之,就让我们继续想着片岡,继续被他囚困,然后一起过着平凡宁静的生活吧!把孩子生下来,然后养育他。就在地狱中过活吧!这样才能对片岡赎罪。”

添田学长的啜泣声响遍整个顶楼。

远子学姐、竹田同学、真锅学长全都沉默不语。

我——我又该如何补偿?

应该怎么做,才可以获得慰藉?获得救赎呢?

美羽……请你告诉我,美羽。

“心叶!”

远子学姐在叫我。

然后我听到跑步声,有根发辫碰到我的脸,感觉有人紧紧抱着我,还闻到了紫罗兰香味……

那是我最后的感觉。

我因为太痛苦而失去了意识。

第一次遇到远子学姐,是一年前的事。

漫长的冬天终于结束,空气中开始有温暖的感觉,那是一个四月的午后。

当世人不再关心井上美羽,终于能放下天才美少女作家这个重担的我,因为得到解脱而一时觉得全身无力。加上那个顶楼事件留下的伤痕,也还没有痊愈。

虽然已上了高中,却不想积极交朋友,也不想参加社团活动,午休时候或放学后,就站在校舍中庭,欣赏花草树木发呆,每天都过着相同的无聊生活。

有一天放学后,当我在中庭散步时,在白木莲树下,看到一位发长及腰,绑着发辫的女学生靠在树干上看书。

她的睫毛很长,肤色比木莲花还白皙,觉得在她周遭的空气沉稳澄澈。

(现在很难得能看到有人留着那么长的发辫。好像大正年代的女孩子。不过看起来很成熟。她应该比我大吧……)

我就这样胡思乱想,一直盯着她瞧,就在那个时候……

那位女学生将书撕破。

(咦?)

正当我还在错愕的时候,她就用嘴含住了书页。

(咦咦咦?)

接下来女士们女学生开始咀嚼那张纸,我好像在做梦般,整个人看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