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渴望死亡的小丑

第六章 『文学少女』的主张

第一卷 渴望死亡的小丑 第六章 『文学少女』的主张

那天之后又过了几天。

自从发生顶楼那件事之后,我再也没跟竹田同学说过话,也没再看过她。

昨天,琴吹同学问我“你的女朋友最近都没来了,分手了吗?”琴吹同学的脸红通通的,低垂着头,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声音听起来好像也很担心。

“我们本来就没在交往啊!而且,她已经没有必要再找我咨询了,所以应该不会再来了吧!”

“那无所谓啦,只是……我这阵子……好像说得太过分了……嗯……所以……”

她抬起头,接触到我的视线,脸变得更红了。

“没、没什么事了啦!”

她突然转过身去,慢慢走远了。

但是,她走到一半却停下脚步,又迅速跑了回来。

“所以……那个……呃,我……还是没事啦!”

她拼命喊出这句话,然后快步跑走了。

她一定是想跟我道歉吧!虽然她总是嘴上不饶人,但应该不是个坏人吧……

我还是每天去文艺社,心不在焉地听远子学姐说些大道理或是书评,写三个主题的故事给远子学姐当点心。

“今天的题目是『钉书机』、『游乐园』和『羔羊涮涮』。时限是五十分钟。好了,开始吧!”

喀嚓!

远子学姐把手肘靠着椅背挺出上身,按下银色码表。她脱掉鞋子,屈膝坐在椅子上。还是一样坐没坐相。

“『羔羊涮涮』是什么啊?”

“你不知道吗?就是羔羊——也就是小羊的涮涮锅啊!昨天晚间新闻的商家情报单元,介绍了一间位在银座的店家。他们是把切成这么薄的羔羊肉片放进热汤里涮一下就拿来吃唷!一点都没有羊膻味。如果直接拿生肉来吃,就像会在舌头上融化一样柔嫩呢!他们供应的饭后甜点葡萄果子露,看起来也超级好吃的样子。在吃完热呼呼的料理后,来点冰凉的甜点最棒了。请你务必写出像羔羊涮涮一样入口即化,像果子露一样冰凉甜美的文章唷!”

“请不要点这种让人搞不懂的东西好吗?真是的……你也太容易受电视和杂志影响了吧!再说,『钉书机』、『游乐园』和『羔羊涮涮』这些东西到底要怎么连接起来啊?”

“这?才?是?让厨师展现手艺的地方啊!呵呵,我会好好期待的。”

“你偶尔也可以自己写嘛!”

结果远子学姐竖起食指,认真地说:

“心叶君我要以学姐的身份教导你人生的真理。”

“是什么啊?”

“为他人制作的料理,比起为自己制作的料理还要美味十倍。”

“真是胡扯。”

“还有还有,用心做出来的料理还会美味百倍唷!这可是千真万确的。”

她像是在说“所以你就用心地写吧”,把下巴撑在椅背上,笑嘻嘻地望着。

决定了。就写成像刺猬一样在背上背满大量钉书机的羊,在游乐园里迷了路,然后被魔女欺骗,最后被做成羔羊涮涮的故事。

我执笔在五十张钉成一册的稿纸上挥洒,远子学姐则是一直盯着看。

“你一直看着我就写不出来了啦,请到旁边去看书吧!”

“好啦,大厨师。”

说完她就转过身去,双脚一边摆动,一边开始读起放在社团教室里的旧书。

一时之间,只有沙沙作响的写字声,和啪嚓啪嚓的翻书声,跟尘埃一起堆积在狭窄的教室里。

过了一会儿,远子学姐还是保持背对我的姿势说道:

“对了,心叶。千爱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的手顿时停了下来。

但是因为不想让人发现我内心动摇,所以我立刻写了起来。

“谁知道……反正已经跟我无关了。”

“可是她还没把报告交给我呢!”

远子学姐转过头来看着我。

“心叶,你可以去找千爱帮我拿回报告吗?”

我霎时无言以对。

“你在说什么啊!我才不要去。”

“可是可是,我们已经说好了,契约结束后她要交一份报告给我啊!”

“吃那种东西一定会吃坏肚子喔!我才不去咧!如果非得吃那种脏东西不可,远子学姐自己去拿不就好了!”

远子学姐露出悲伤的表情。

糟糕,我说得太过火了。

“……心叶,千爱或许真的对你撒了谎,但是在那些话里也有真实的部分不是吗?

千爱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心叶应该还没问过她吧!你想要就这样结束吗?心叶写情书的时候,不是也很想帮千爱的忙吗?”

“……”

我沉默不语地继续写着三个主题的故事。

“写好了。”

我唰地一声撕下三张原稿用纸,递给远子学姐。

“请吃光吧!”

我写的“背着钉书机的羊被做成涮涮锅”的故事,一定是很诡异的味道吧?远子学姐眼眶含泪,拼命吞下那三张原稿用纸。

“呣……难吃……呣呣……这是我由衷的感想。真、真是复杂的味道,这、这实在……真难吃……呣,呣呣呣……好吃……很好吃……真是的……呣呣……只要想着好吃的话,一定会变好吃的……呣呣……”

受不了,实在是拿这个人没办法。

我胡乱写的诡异故事,也真亏她吞得下去。

好像是去年春天我刚加入文艺社的时候吧!

我故意写得很烂,从头到尾没有标点符号,完全无视行文逻辑的故事,她也是哭丧着脸,硬着头皮吃完了。

“谢谢你的招待啊,这个嘛……句读点是在对话之中,为了喘口气而插进去的符号。虽然句读点太多反而让步调变得很不流畅,不过一开始最好还是可以写出来。而且,在韻文里面或许不要用太多比较好。”

就这样,还很愚蠢地认真给予评论。

不管我多少次胡乱写下文章,远子学姐还是会好好吃完,然后到了隔天,就会面带笑容地前来迎接我:

“社团时间到了,心叶。”

或许她是因为发觉了当时的我把自己封锁在象牙塔里,避免跟别人有任何交流,所以觉得不能丢着我不管吧!

虽然她看起来只是个天性浑厚,总是沉浸在个人世界中的文学少女,好像也完全不在意周遭的事,其实远子学姐也是很坚守原则的。

或许我是因为这一年来跟远子学姐朝夕相处,所以受到了感化吧!

隔天放学后,我为了竹田同学,跑了一趟图书馆。

“无论竹田同学为什么欺骗我,都无所谓了。我只是因为远子学姐犯了嘴馋,一直吵着要吃竹田同学的报告,才无可奈何地来催稿。”

我一边喃喃自语,一边走下连接地下书库的生锈螺旋阶梯。

喀喀喀……

脚步声逐渐被地下的静默给吞噬掉。

我走下最后一层楼梯,在门上敲了敲,就有一个带着警戒的声音答道:

“是、是的。”

“……我是文艺社的井上。”

“心叶学长!请、请你稍等一下喔!”

里面传出书本崩落移动的声音、老鼠啾啾的叫声,还有“嘘~~~~~快点走开”赶走老鼠的声音,然后在一阵寂静后,竹田终于打开门,战战兢兢地伸出头来。

“那个……请、请进。我已经把老鼠赶走了,已、已经没关系了……”

“……谢谢。”

我顺从地走了进去。

书库就跟我之前来的时候一样,还是充满老旧纸张的气味,既阴暗又满是尘埃。

书桌上的台灯就像深深街道上的街灯,发出微弱的光芒。书桌上摆着橘红色水壶,以及印上鸭子图案的马克杯,旁边还放着一个装饼干的铁盒。

“……远子学姐叫我来问报告的事。”

竹田低下头。

“真的很抱歉。我的确曾试着写写看,但是自己读过之后……觉得完全不行……我好像真的没有写作天分。”

我不知该回答些什么,就继续保持沉默。竹田还是低着头,身子越缩越小地说:

“我对心叶学长和远子学姐说了谎,真的很对不起。其实我……我曾想要当一次侦探。因为每天都过得很平凡、很无聊……我想,如果有喜欢的对象,或许会有所改变,只要跟男生交往,努力去喜欢对方,应该就能过得充实、幸福一点。但是,丑小鸭仍然是丑小鸭……我是没办法成为公主的。虽然一开始挺愉快的,但是渐渐习惯后,还是觉得不过如此……

就在这时,我在这里发现了愁二学长的信。

读了之后就觉得胸口好难受,还会边看边哭。

我想要多知道这个人的事。

想要更接近这个人。

这么一来,或许我就可以变得跟现在的自己不一样。就连这样的我,或许都会有令人心跳加速、兴奋不已的精彩故事吧!

我……我是这样想的。”

“……把毕业纪念册上的照片剪下来的也是你吧?”

“是的。我在调查愁二学长的事情时,越来越想要知道愁二学长自杀的原因。

放学后我就会关在这个房间,一个人天马行空地推理,这让我觉得非常快乐,好像真的变成了侦探。

如果不要这么沉迷就好了……

当我在校门口看到正在发招生传单的心叶学长时——因为你实在太像愁二学长了,我讶异得几乎屏息。

因此,当时我立刻想到这个主意。

如果让心叶学长和弓箭社的毕业校友见面,一定可以发现S是谁,也可以追查出愁二学长的死亡真相了。”

因此,竹田同学才会借着远子学姐设置的恋爱咨询信箱为由接近我,达成了她的目的。

愁二学长是存在的!真的!

竹田同学曾经再三地这么强调。

对竹田同学来说,片岡愁二这个人并不是只有看过信件的虚幻的人,而是有血有肉的真实人物。

竹田同学是这样深信着的。

而且,愁二学长在竹田同学的心中也占有重大的地位。

但是,现在的竹田同学却好像很寂寞。

“因为我的冲动,让心叶学长添了很多麻烦,真是对不起。结果我除了知道真相之后的辛酸无奈外,完全没有任何改变。”

竹田同学轻轻拿起鸭子马克杯。

“送我这个杯子的好朋友,两年前因为车祸过世了。她就像咲子一样是被车子给……”

原来是这样啊!

竹田同学之所以对愁二学长如此执着,或许就是因为她跟愁二学长一样,也有亲近的人因为车祸而过世吧!如果这样想,我也可以稍微了解竹田同学的心情,胸口不禁有些发痛。

“……那个女孩真的很坚强,个性积极乐观,头脑也很好,就像班上的领袖。跟我比起来,她过的是更精彩的人生……”竹田同学用几乎难以听闻的声音嗫嚅说道。

她凝视着马克杯的眼睛,渗入了悲哀的神情。

“竹田同学……我认为过着平凡的人生也不坏啊!而且就我个人而言,也比较喜欢平凡的人生。”

“说得也是……”

竹田同学寂寞地微笑着。

接着她猛然抬起头来,突然转变成明快的口气说道:

“你知道吗?今天就是愁二学长的十周年忌日。所以……我想要留下最后的回忆。但是,我现在得走了,小广还在等我呢!”

竹田同学开始收拾起桌上的东西。

虽然她面带微笑,眼里却浮现泪光。她为了不让泪水流下,还努力地睁大眼睛,所以表情显得非常不自然。

竹田同学抱起随身物品,笑着对我说:

“我先走啰!可以跟心叶学长聊这些话,我真的很高兴,也很谢谢你来找我。”

“竹田同学……不用勉强自己写报告。因为不是什么有趣的工作,就算写了也不会有什么改变吧我想……”

竹田同学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恍惚,她眨了眨眼睛,望向上方,嘴角浮现一丝笑容。

“说得也是……就算写了……也一定都是悲惨的事吧……也不会有任何改变吧……”

这明明是我自己说的话,听在耳中却刺痛了我的心。

是啊,没有错,就算写了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写作是无法拯救任何人的。

竹田同学轻轻说着“再见”。

对我展露出最后的笑容。

哒哒哒哒……

我在弥漫着香甜气味的书库里,听着爬上螺旋阶梯的竹田同学的脚步直抒己见渐行渐远。

我突然想起竹田同学在雨中哭着抱住我的模样。

然后,想起竹田同学在中庭跟男朋友一起吃便当时的笑容。

添田学长和理保子学姐选择了永远想着片岡学长而活下去。

而竹田同学应该已经可以放下愁二学长了吧!

在这之后,她应该可以跟小广一起过着平凡而安稳的每一天吧!

希望竹田同学以后可以过得幸福,我心想着。

但是,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太宰治在他的《人间失格》里曾经说过,时间的流逝是平等赋予每个人的疗愈,或许也是救赎。

因为我觉得心情有点郁闷,就在林立的书架间漫步,随意看看其上陈列的书名。

看过的书名、没看过的书名、只是匆忙掠过没仔细看的书名,各式各样的书名在昏暗的光线里从我的视野中流过。

“啊……”

看到这个书名,我突然停下脚步。

“是《人间失格》……”

夹有愁二学长信件的或许就是这本书吧!

我伸出食指,想要把这本书抽出来。书本是放在箱型的封套里,封套已经褪成黄色,还染上茶色斑点。

“唔……还真硬呢!”

我一直无法抽出这本书。

“唔……是被什么黏住了吗……?哇!”

在我的硬拉之下,书本和一本类似笔记本的东西一起飞了出来,掉在地上。

啪沙。

我弯下腰正准备捡起书本时,心中突然一惊。

有张像是用剪刀剪下的小小照片掉在地上,照片上的男生,用那张跟我长得很相似的脸庞仰望着我。

掉在照片旁的,是一本封面印着鸭子的小小笔记本。

不知为何,像是刻意隐藏似地放在这种地方。

还偏偏夹在《人间失格》里。

这简直就像……

我的胸口浮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捡起掉在地上的笔记本,我快速读起用细小字体写在上面的文章。

看到最前面一段文字的瞬间,我突然有一种头下脚下地摔落深渊的感觉。

我继续看下去,努力按捺着看完最后一页,接着一边诅咒着自己的愚蠢,一边合上笔记本,冲了出去。

一直以来,我过着羞耻的生活。

我第一次察觉到自己的异常,就是对我疼爱有加的奶奶去世时。

记得当时奶奶因为心脏病发而必须卧病在床,但每当我到床畔探望她时,她都会摸摸我的头说:“你真是个乖孩子。”然后露出满意的表情,将眼睛眯成细线。

可是,我并不像奶奶所想的,是个单纯乖巧的孩子。奶奶那双骨瘦如柴的手、满是皱纹的脸、一头蓬乱的白发、身上散发出来的药臭味,都让我觉得厌恶至极,感觉非常恐怖。

“你真是个乖孩子。”

每次她用沙哑的声音在我耳畔低语时,我就觉得自己好像被人下了符咒般,脖子变僵硬,全身起鸡皮疙瘩。

如果奶奶知道我不是乖孩子,知道我其实很讨厌她,一定会马上站起来,白发像母夜叉一样整个竖起来,双眸冒出红色火光,将我吞下去。我很怕发生这样的事,每天晚上都怕到冒冷汗而失眠。

年纪越大,越觉得自己与他人的想法之间的差异与隔阂也越来越大。其他人觉得高兴越悲伤的事,我却一点感受也没有,连小趾尖都无法产生共鸣。

为什么人会觉得高兴?

为什么人会觉得哀伤?

在运动会或球赛上,大家情绪激动地为队友加油的时候,还有同学要转校了,大家依依不舍送行的时候,我都像是个言路不通的外国人,站在人群当中,浑身觉得很不对劲。瑟缩着身子,下腹部也开始绞痛起来。身边的人喋喋不休地在说话,我却完全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大家都在哭?啊啊,我实在是不明白。可是,大家都在哭,如果只有我一脸平静,一定会被认为很奇怪,所以我一定要想办法让自己哭。可是脸部僵硬根本就哭不出来。我的脸颊在发热。如果让人发现我是假哭,该怎么办?我绝对不能把头抬起来。只好低着头,一脸忧郁表情。啊啊,这次大家又笑成一团了。到底有什么好笑的?我真的不知道。可是,如果没有跟大家一样,一定会被当作怪胎,就交不到朋友了。

现在要笑。笑吧。笑吧。不,哭吧,哭吧。不是,应该要笑,一定要笑才行。

在双亲、老师和同学面前,我拼命装出很有礼貌的样子,拼命地耍宝,只为了博取大家的欢心。啊啊,真希望永远不会有人发现我是个不懂人心的妖怪。希望可以伪装成愚蠢笨拙的人,让大家笑着、同情着、原谅着,就这样继续活下去。

直到升上国中,认识了S之前,我从来不曾发现自己是个小丑。

我一边呼呼地喘气,一边爬上通往屋顶的楼梯。

第三手札并不是出自片岡愁二的手笔,而是竹田同学写的。

为什么我会这么愚蠢呢?

我一直都只是用自己肤浅、单纯的常识去看待竹田千爱这个女孩。

竹田同学为何要找寻S?

为什么又要这么执着于片岡愁二的死?

我实在是太缺乏想像力了。

竹田同学那张圆圆的脸,骨碌碌地灵活转动的眼睛,像孩子一样的举止,开朗的笑容,像小狗般的天真无邪、心思单纯、活泼好动,我看见的都只是这些表面的东西。

我想都没想过,其实这全都是竹田同学的演技!

聊聊S的事吧!

S是最了解我的人,也是不共戴天的仇人、好朋友、我的身体的一半、又是跟我水火不容的人。

S以令人恐惧的聪颖,看透了我的一切。

为了希望世上的人认为我很完美所使出的小丑伎俩,只有在S身上完全行不通。

因此,我很怕S。

因为害怕,所以无法从S身边逃离。

不管是在教室或参加社团活动,我都跟S在一起。

我觉得S的视线就好像上天在审判人的眼神,恐惧和羞愧让我不停发抖、冒冷汗。

这个世界是地狱。

而我就是S的奴隶。

在我十四岁生日那天,S送我一个印有鸭子图案的马克杯。

S说这只鸭子呆头呆脑的,看起来跟我一模一样。

我嘿嘿地笑了,S就紧紧盯着我,问我是不是真的想要一直这样下去。

我开始觉得害怕。

我只是假扮成一只鸭子的妖怪,这似乎让S感到非常不高兴。

为了让S转换心情,我装出搞笑的表情,连续说了好几个笑话。

但是S没有笑,只是生气地说了“够了,你就永远当一只笨鸭子好了。”然后就走掉了。

我往S追过去。

如果被S舍弃,S一定会告诉大家我其实是妖怪吧!

如果不让S笑……

如果不拉住S……

如果让S就此离去,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这么想着的我,就在马路上故意跌倒了。

S惊讶地转过头来,无可奈何地皱起眉头,朝我跑了过来。

当我总算放下心中大石的时候,旁边突然冲来一辆汽车,撞飞了S纤细的身体,然后S就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叫做齐藤静的女孩,被这个叫竹田千爱的妖怪害死了。

那一天,软绵绵的肉被压碎了,散发出酸酸甜甜味道的红色鲜血就在黑色柏油路面上扩散开来,我抱持着一颗空洞的心,眺望着眼前的景象。

我,杀了,人。

恐怕连神也不想帮我了吧!

——因为我太平凡了。

——就算看了《人间失格》,也完全看不懂。

——我真的非常平凡,头脑又很不好,就算穷尽一生,也无法了解太宰治或愁二学长那种渴望死亡的想法。《人间失格》我前后看了五遍,可是还是不懂……最后只好痛哭。

竹田同学是抱持着怎样的心情,说她看不懂《人间失格》的呢?

——只能痛哭。

她是抱持着怎样的心情哭泣呢?

——这实在……很奇怪。太自怨自艾了。根本不需要活得那么痛苦啊!

她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说出这些伤害自己的话?

我对那个男孩说,可以交往看看。

那个男孩就像小狗般,露出纯真的笑容。

那个男孩对我是百分百信赖,将她自己交给了我。

她是只单纯无邪、心地善良、个性开朗,深受神喜爱的白羊。

像这样的男孩,让我嫉妒又讨厌,同时也对她的纯真产生无法抑止的憧憬感觉。

或者、也许,这样的男孩,可以让我有所改变。

人们常说,恋爱会让人改变。

或许这个男孩可以拯救我。

也许从此以后,我可以不再当个没有爱情、没有同情心的妖怪,而是真正的人类。

啊,我真的好希望能变成那样。

胸口有股像是快烧焦的热气窜升,我如此热烈地祈求着。

就喜欢那个男孩吧!

就算刚开始是假的,但总有一天会变成真的。

竹田同学至今跟我说过的话,突然在我脑中一转,变成了完全不同意味的话语。

那个雨天,她在校舍附近扑在我的身上时,还有当我质问竹田同学,愁二学长根本就不存在的时候,竹田同学明明露出了那么悲哀的表情。

那种悲哀到底是因何而来,我彻彻底底地误会了。

我在那个男孩面前装出笑脸,一直撒娇地说喜欢他喜欢他。

那个男孩的确因此越来越喜欢我,但是我却一天比一天悲伤。

就算从外表看来还是一样持续着小丑的演技,但是内心却像濒死的病人一样衰弱疲惫,有时还会感到身体被撕裂的痛苦滋味。

在那个下雨天的校舍里,当那个男孩的嘴唇接触到我的嘴唇时,我的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爆发了。那并不是喜悦,而是让我全身寒毛都倒竖起来的嫌恶感。

讨厌,人家吓了一跳啦!我故作害羞地笑着,然后跑开了。

我觉得天旋地转,觉得喉咙里面好像有炽热的块状物快要随着喘气呕出,好几次用手掩住嘴,在雨中不停地奔跑着。

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讨厌……

我受不了了,一切都觉得好讨厌。

为什么我在杀了S之后还能活下来?

不是应该反过来吗?

我不是应该被S杀掉吗?

我就是因为如此期望着,才会像奴隶一样趴在S的脚边,追随着S不是吗?

我憎恨S,也害怕S。但是在我的心底深处,其实是非常渴望自己被S毁灭的。

只有S,就是S,才是应该把我杀掉的人啊!

但是,S已经不在了。

无法承受人们的失望、责备和排斥,既卑劣又脆弱的我,只能一辈子继续扮演着小丑,活在这个世上了。

比起跟S在一起的时候,这是更严酷,更无从救赎的地狱。

“我认为过着平凡的人生也不坏啊!而且就我个人而言,也比较喜欢平凡的人生。”

——说得也是……

我为什么会说出那么不体贴的话?

什么都不知道。我根本什么都不懂。

当我说了“过着平凡的人生也不坏”时,竹田同学是感受到如何的绝望与伤痛啊!

我读了跟我很相似的人写的信。

简直就像看见了另一个自己,觉得胸口滞塞,眼泪不停地从脸颊滚落。

啊,我终于遇见跟我有同样心情的人了。

只有他,一定可以理解我心中的痛苦吧!

这个手札也是模仿他的手笔写的。

我写着写着,也觉得跟他变得越来越亲近。

竹田同学读了片岡愁二的信,受到他强烈吸引,还认真追查他的死因,并不是因为他拥有竹田同学没有的物质。

她并不是因为个性互补而受到吸引。

反而是知道了这个人拥有跟她相同的灵魂,才会不由自主地想要证明这个人的存在。

他的S到底是谁?

要怎么做才能找出S的弱点?

只要让S的心动摇,一定可以挖出所有的秘密。

没错,只有S知道他的死因。

他到底是怎么死的?是自己选择了死亡?还是被S杀害的?在他最后的一刻,到底说了什么话,用怎样的表情死去的?

跟我拥有相同灵魂的他,究竟找到了怎样的答案?

啊,好想知道。无论如何都想知道,非知道不可。

不管醒着睡着都在想这件事的我,在想不到的情况下终于得到了让S崩溃的钥匙。

伴随着像是胸口被烙铁灼烧般的激烈痛苦,我终于能够理解了。

竹田同学和片岡愁二是同样类型的人。

同样期望着能够被最理解自己又是敌人的S这么一号人物给毁灭,也同样因为自己的失策而失去最亲近的人。

他们因此强烈地自我遣责,内心渐渐崩坏了。

失去最亲密的朋友齐藤静之后,对于痛苦地持续着对她的愧疚与罪恶感的竹田同学来说,片岡愁二的信就像从痛苦中逃离的指南针。

所以竹田同学采取了行动。

她让长得很像片岡愁二的我接近弓箭社的毕业学长,找出身为S的添田学长,并且写信给他。

就像一点一点逐渐注入毒药似地——S越来越倾向疯狂,我只是用冷静的眼神观察着他。

我知道S的态度不像平常那样地从容不迫。

S的眼光不断游移,声音也在颤抖。

S独处时,会不停地叹气,还会抓头发,像受到惊吓般突然回头看。

跟自己想像的片岡愁二临死前到底在想些什么?

到底是以怎样的方式死去?

是他杀?还是自杀?

是被人杀害的?还是自己选择了死亡?

竹田同学想要知道。

无论如何,都想知道这件事。

那一刻就快到了。

已经准备就绪。

接下来就只要拿起钥匙打开门就好。

为了决定自己的未来,竹田同学无论如何、无论如何都想知道这些事。

我写了信给S。

我在顶楼等你。

我们来聊聊真心话吧!

写了竹田同学内心剖白的笔记本,在最后一页是这样写的。

愁二学长已经给我答案了。

去吧,到屋顶上去吧!

二楼,

三楼,

四楼,

我觉得楼梯好像往上方无限延伸,忍不住冒出一种永远都无法到达竹田同学那里的不安与恐惧。

就算我爬完了这座长长的楼梯,等在前头的还不是无可挽救的悲剧?

就像美羽那时候一样,我还不是只能束手无策地看着竹田同学从屋顶上跳下去的身影?

我觉得心脏快要裂开,头昏目眩,几乎就要倒在地上了。

不行了。

一定会像那时一样赶不上。

还是别去屋顶比较好吧!如果去了,又会看到不想看的事,只会让自己更痛苦。

不可以去。

我的嘴唇和指尖都麻痹了,像是野兽一样紊乱地喘气,眼前逐渐变成一片白。

升上高中后明明没有再发作过的,被添田学长带到屋顶上的时候,我却变得几乎没办法呼吸。

就跟当时一样,强烈的饥饿感和不安向我袭来,全身变得冰冷,痛苦的喘息从喉咙漏出,身体无力地倾倒,只能靠在楼梯扶手上。

好痛苦。

快要死了。

啊啊,一定赶不上的。已经来不及了。就算去了屋顶也没用。已经没用了。大家就只能继续不幸下去,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说什么都太迟了。

——不,事情不是这样的。

就在我即将坠入绝望的深渊时,有一只看不见的手把我的手往上提起。

或许那就是远子学姐的手吧!

拉着我那只有气无力的手,从不放弃地把我带到这里来的就是远子学姐。

远子学姐从来没有舍弃过我。

然后,还会对哭喊着不想再努力的我,对哭喊着已经什么都不知道的我,温柔地说着一定要自己去找寻答案。

就算痛苦,就算悲伤,就算难受,也一定要用自己的双脚走下去,找出那个答案。

就像不顾失信于朋友的梅乐斯,我又站了起来,不顾一切地继续往楼梯上方跑去。

我已经感觉不到痛苦难过、心脏几乎快要裂开、喘得无法呼吸或是眼前昏黑,只是一个劲地持续朝屋顶上跑去。

原本以为会永远延续下去的楼梯前方,出现了一扇沉重的门扉,我就像全身撞上去一样打开了门。

天空就跟平时一样蔚蓝晴朗。

竹田同学正站在栏杆外的屋檐。

小小的背影看起来柔弱无依。

“不行!竹田同学!”

我大叫着跑过去,她也惊讶地转过头来。我看见她用双手抱着那个鸭子马克杯,啊,她是真的想要寻死,我的胸口都揪起来了。

“不行,竹田同学!绝对不可以死!不要就这样结束一切!你并不是愁二学长!你是竹田千爱啊!你跟愁二学长不一样!没有道理因为愁二学长自杀,你也跟着自杀啊!”

竹田同学露出了哭泣般的表情。

一边用肩膀喘息,一字一顿地说道:

“你非得找出跟愁二学长不同的答案不可!”

看到被我卷握着的鸭子笔记本后,竹田同学的脸上浮现出苦涩的微笑。

“心叶学长……那本笔记本……你已经看过了吧!那应该是……要在十年后才能被发现的啊……那是,为了留给十年后的我的讯息。就像愁二学长也留了信给十年后的自己——也就是我——同样地……”

“你在说什么傻话啊!你没有必要选择跟愁二学长相同的路啊!快回到这边吧!”

竹田同学的眼中潸潸落下透明的水珠,就像因为自己的心情永远无法被理解而流的苦涩泪水。

“可是,心叶学长,我已经无法继续忍耐活在这个世上的耻辱和痛苦了。”

这个渗入了悲痛的压抑声音刺进我的胸口,让我无言以对。

心叶,你一定不懂吧!

啊,跟美羽那次一样的事,又要再度发生在我身上了吗?

“你知道吧,心叶学长,愁二学长并不是因为对咲子的罪恶感才想要寻死,而是因为咲子在他眼前被车撞了,变得一动也不动,但是他却丝毫没有悲伤,才会对这么丑恶的自己感到绝望。

我也一样。

我杀死了小静。

如果我没有故意跌倒,小静就不会因为突然往回跑而被车子撞死。所以,这就跟我亲手杀死小静是一样的。

但是,小静在我面前血流如注地死去之时,我却连一点悲伤的情绪都没有。

连在小静的葬礼上也是,我一滴眼泪都没有流。

该怎么办呢,就只是一直在发呆吧!

家人和朋友,还有小静的双亲,都在旁边窃窃私语地说我一定是因为很要好的女孩死在自己面前,所以受到极度的震惊,悲伤地把心灵封闭起来了,真可怜啊,就让她静静地一个人吧!

才不是这样!

我根本一点都不难过!

不管我再怎么回忆,如何在心中搜寻小静的事而逼自己哭,却还是徒劳无功,完全挤不出一丝一毫悲伤的心情。小静已经死掉了,我却完全感受不到半点悲伤。

这——这太奇怪了吧!人都已经死了耶!而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