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渴望死亡的小丑

终章 新的故事

第一卷 渴望死亡的小丑 终章 新的故事

不可以死——他这么对我说。

我一定会帮你找寻活下去的理由!也会陪着你一起烦恼!所以你先别急着死啊!

不可以死——她这么对我说。

她还说只读了《人间失格》就死掉太可惜了。

太宰还写了很多其他的优秀,在看完这些作品之前绝对不能死。

两人都紧紧抓着我的手,拼命说服我。

我哭了。

哭着笑了。

有什么好悲伤的,有什么好笑的,有什么好难过的,有什么好高兴的,虽然还是不理解,但眼泪却不停流了出来。我想自己当时的表情一定像动物园的猴子,或是刚出生的婴儿一样丑陋可笑吧!

我松开湿濡的手,小静送给我的马克杯就从我的指尖滑掉了。

那是为了提醒自己对小静犯下的罪行,总是摆在举目可及之处的马克杯。

可是,当它离开我的手,在地上摔得粉碎时,我突然有种松口气的感觉。

心情变轻松,觉得好像得到了解脱。

这或许是因为我的薄情吧!

说不定我还是没办法以不懂人心的妖怪身份继续活下去吧!

那一天,或许我应该在屋顶上死去。

但是我自己伸出手,抓住了那两人的手。

他们两人都满脸通红地,一边唠叨一边拉住了我。

途中,老师和消防署人员也跑到屋顶上,帮忙把我拉回栏杆的另一边。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在那之后,老师和父母都详细地问过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被欺负了?

不是这样。我只是觉得好玩爬出栏杆,然后不小心滑了一下。

好可怕,我还以为会死掉呢!

我装出发抖害怕的模样回答后,就因为胡闹而被重重地骂了一顿。

谣言一下子就传遍学校,我顿时成了名人。

有人在背地里偷偷说我的闲话,有人直接当着面嘲弄我,也有人对我投以同情的眼光。

当然也有人和善待我。

也有人跟平时一样未曾改变态度。

“你真的自杀未遂吗?是不是有什么烦恼?”

也有人担心地这样询问我。

每个人的反应都不尽相同。

既然有善良的人,也就会有坏心人,更有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人。

不管是学校或社会,一定都是这样。

这时我就会假装呆呆的,像个天真的少女,笑着回答:“嘿,失败了。真是有点不好意思。”

人果真没那么容易改变。

今后我仍会戴着小丑面具,继续欺瞒世人的眼光活下去吧!

但是,现在的我已经不像从前那样觉得丢脸了。

我跟小广分手了。

“我并不是因为觉得跟你在一起太引人注目才提出分手的唷……”他这么说着,一边还转开视线。

我也觉得我们还是拉开一点距离比较好。

我用跟平时截然不同的冷静语气这么说了之后,小广就像看到陌生人一样,以惊讶的眼神看着我,然后小小声回答“我知道了”。

我也知道,篮球社的经理花村同学偷偷喜欢着小广。

以前,花村同学也曾经说过我的坏话。所以我想花村同学应该会去安慰他吧!

到如今,要把这些事情写成报告的工作,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觉得辛苦了。

在此之前,当我把自己丑陋肤浅的本质写出来时,好几次都忍不住把视线从笔记本上移开。

那些白纸黑字看起来就像污秽的诅咒,让我觉得十分恐惧。

但是,现在我写得越多,就越觉得好像把心中沉积已久的脓水吐了出来,变得越来越干净。就这样写着写着,心情也渐渐变得宁静,觉得自己好像已经看得到遥远的未来。

我还是有点后悔,没有在那一天死去。

但是,对于文艺社的学长姐,我也有一种“没死真是太好了”的感谢的心情。

一定是这样的。

如果以后有人可以看透我的小丑面具,我打算挺起胸膛,笑着说出:“是啊,一点也没错。你的眼睛真够利呢!”

如果可以再次遇见像小静那样的人,我一定不会再对她说谎了吧。

***

自从在屋顶上救起竹田同学之后,又过了一个星期。

靡靡细雨打湿了青绿的树木,六月某日的放学后,竹田同学带着写完的报告,拜托文艺社。

“请进,我等你很久了。”

远子学姐跑去图书馆了,所以我代她收下竹田同学的报告。

“呜哇,好厚一叠,真是精心力作。”

“嘿,我写了一大堆唷!心叶学长,你曾在地下书库里对我说,就算写了也不会改变什么对吧!”

竹田同学以愉快的表情望着我。

“我也是那样想的。但是,自从我写了这份报告之后,反而感觉写作对人确实是有帮助。一定有这种效果吧!”

“嗯,说不定。”

美羽写的故事,总是让我感受到温暖和清澈的心情。

把写好的文章用活页夹钉成一册的美羽,看起来也是很幸福的样子。

那段时间并非全都是谎言。

所以,就如竹田同学所说,或许写作真的拥有治愈和救赎的效果吧!

“对了,心叶学长说过自己以前是女孩吧?”

“呃,那、那是因为……”

“你在屋顶上说着『被称为谜样美少女』对吧?难道学长有性别障碍,或是假性阴阳人之类的问题?还是说,学长其实是人妖?”

“哇啊,那个、这个、这是因为……”

“远子学姐也说过她『把图书馆的书本吃掉了』对吧?那个我也很好奇,到底是怎么回事?”

“哇~~~~~那、那是一时情急不小心说出来的,拜托你!请快点忘了这些事吧!”

竹田同学看着面红耳赤,慌成一团的我,突然转变成知性的表情,露出微笑。

说不定这是竹田同学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显现过的真正表情吧!

“好,我知道了。不管是谁都有想要对人隐瞒的丢脸事情呢!我会好好保守这些秘密的。”

“谢谢你。”

我总算松了一口气。我的秘密就算了,如果远子学姐的秘密被公诸于世可就不妙了。电视台和妖怪研究家一定会蜂涌而至吧!

“心叶学长,你帮我帮的那些情书,我可以留下来吗?”

“咦,竹田同学还留着那些东西啊?”

竹田同学像平时那样天真地笑了。

“是的,我把那些信放在一个我很喜欢的饼干盒里,一直很珍惜地保管着。”

呜哇,突然觉得很不好意思。但是,因为竹田同学答应帮忙保守秘密,所以我只好答应。

“可是你要答应我,绝对不可以给别人看喔!”

“嘿,我会当做自己的宝物。”

竹田同学拜托我向远子学姐打招呼,说她还会再来玩,然后就离开了。

我坐在椅子上,开始读起竹田同学写的报告。

轻轻洒落的雨声,跟翻纸的声音重叠了。

就好像在母亲肚子里听见的安眠曲,清柔又悦耳地响起。

雨在不知不觉间停了,夕阳把活动室里染成一片金色。

已经过了多久?

埋首于阅读报告的我,突然觉得脖子后面好像被猫的尾巴扫过一样痒痒的,我无意识地伸手往后一抓。

(嗯?)

在我脖子上的并不是猫尾巴,而是远子学姐的辫子。

我往旁边一看,远子学姐不知何时已经从图书馆回来了,她拿了张椅子坐在我后方,探出上身,越过我的肩膀一起读着报告。

(哇!)

远子学姐可能是太专注于报告了,她将右手食指点在嘴唇上,以出神的表情看着那些文字。就连我正抓着她的辫子都没有发觉。

还不只是这样,远子学姐的身体太过前倾了,她的脸颊几乎要贴在我的脸颊上。低垂的睫毛闪着金色光芒。我们之间的距离近到好像只要我把头再向后仰一点,就可以亲到远子学姐。

“远、远远远远远远远远~~~~远子学姐!”

“翻到下一页吧,心叶。”

什么?

远子学姐将视线紧盯在报告上,在我的耳边轻轻说道。

“那个,可是,这……”

“快点啊……”

她完全沉浸其中。既然已经陷入这种状态,我再说什么也没用了。

『文学少女』的耳朵已经听不进任何话了。

“是、是的。”

我也放弃了,继续读着那篇报告。

我一边感受着远子学姐像是紫罗兰一样芳香的气息,还有她温暖的体温,让那柔顺的辫子在我的脖子上骚呀骚的,跟她一起在这个被黄昏染红的小房间里,继续读着竹田同学的报告。

房间里,当淡金色的夕暮逐渐转为艳红时,我们终于把报告读完了。

远子学姐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时她才发现我正处于面红耳赤,全身僵硬的状态,急忙从我身边退开。

“啊!呀!对不起!”

她无意识地猛然后退,竟然连人带椅一起往后仰,结果摔了个四脚朝天。

“啊……”

“呜~~屁、屁股撞在地上了……”

一屁股跌在地上,裙子掀起露出大腿的远子学姐痛得流泪。

“你没事吧?”

“屁股好痛喔……”

她一边拉好裙子,坐起身。

跟我眼神交会之后,她的脸瞬间变得红通通的,然后又很快转为温柔的眼神对我微笑。

“不过……千爱好像恢复精神了,真是太好了。”

我的嘴边也浮现笑容。

“是的。”

我拉着远子学姐的手,帮她重新站起来。

然后,我恭敬地对她递出竹田同学的报告。

“请好好享用吧,大小姐。”

在夕阳照耀之下的远子学姐莲步轻移,以比平时更优雅的姿势在椅子上坐好,才接过那份报告。

“我要开动了。”

她面带微笑地望着报告,然后再次读了第一页。

每读完一页,就把那页撕下来,从角落开始咀嚼。

“……好苦。”

她以有点难受的模样喃喃说道,一边还是一口一口地咀嚼着纸张,吞了下去。

“真的很苦……”

这份报告恐怕不如远子学姐期待的那样甜美柔软吧!

一份好吃不到哪里去的苦涩报告,远子学姐还是漠然地吃着。

远子学姐白皙的肌肤、制服,还有长长的辫子,都鲜明地染上了似乎有些寂寞的黄昏色彩。

就算是沉落地面的太阳,只要夜晚过了一定会再度升起,远子学姐在屋顶上曾经对竹田同学这样说过。

不管有什么痛苦或难过的事,跟今天截然不同的明天也一定会到来。

就这样,在反复迎接新的一天之间,或许人也会逐渐改变吧!

就连原本觉得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痛,或许也会逐渐好转。

那一天从屋顶上跑下去的美羽,如果也能在某处笑着就好了。

就算再也无法见面。如果她可以在这黄昏天空之下的某个地方笑着。

这大概也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吧!

我摊开一叠钉成笔记本模样的原稿用纸,开始提笔写字。

远子学姐一边吃着报告,一边问我:

“你在写什么啊?”

“这是秘密。”

“哪,心叶……哪天也写篇小说吧!如果写了小说一定要给我看喔。”

远子学姐突然说出这番话,让我觉得心中一震。

抬起头来,就看到远子学姐温和地微笑着。

我那段令人脸红的过去,远子学姐应该还不知道吧!

所以,这一定只是她随口说的。

远子学姐又专心地回去用餐了。

我也继续在原稿用纸上写字。

是不是真有那么一天,我会再度拾笔写小说,会再想要写些什么东西,我自己也不知道。

不过,今天就帮远子学姐写个甜蜜的故事吧!

让她在吃完那篇苦涩的报告之后,当作甜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