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Report-01 幸介

第一卷  Report-01 幸介
  『好久不见。』

 简讯一开头就是这句话。

 寄件者是宫胁悟,小学时搬家离开的儿时玩伴。之后他又搬家了好几次,但从来不曾中途音讯全无,即使现在都已过了三十岁,仍然不可思议地保有往来。就算中间空了好几年,一见面又会仿佛昨天才刚见过般相谈甚欢。他就是这种朋友。

 『不好意思突然打扰,但你愿意收养我的猫吗?』

 他说是自己非常疼爱的猫,但因为有非不得已的苦衷,无法再饲养,正在寻找新的饲主。

 关于非不得已的苦衷,悟并没有详细说明。但如果自己愿意收养,他会带着猫前来会面。

 简讯还附了两张照片。是一只额头上有八字形斑点的猫。「哇……」惊叹声不禁脱口而出。

 「跟小八长得一模一样耶。」

 照片上的猫和那天两人一同捡到的猫很像。

 浏览下一张照片,这次是尾巴的特写。是形状像7的黑色钩状尾巴。

 他想起了有人说过,钩状尾巴的猫会用尾巴勾来好运。

 究竟是谁告诉他的呢?回溯记忆后,他忽然叹一口气。告诉他这件事的,就是已回娘家的妻子。他不晓得她何时才会从娘家回来。

 他也已经隐约心里有底,她可能从此不会再回来了。

 如果我们家也有这种钩状尾巴的猫咪,情况是否就会不同呢——他没头没脑地心想。

 假使有一只这样的猫在家里走来走去,用他的钩状尾巴慢慢勾来微小幸福的话,也许他们会过得更加无忧无虑吧。——就算没有孩子。

 答应也未尝不可吧,他心想道。照片上的猫是形似小八的漂亮猫咪,又有钩状尾巴,也好久没见到悟了。

 朋友问我愿不愿意收养他的猫,你觉得呢?他寄了简讯给妻子,她仅是回了「随你高兴」。虽然冷淡,但思及以往寄去的所有简讯都是石沉大海,这个回应还算不错。

 结果我收养了朋友的猫,你要不要回来看看他?如此引诱她的话,也许能够说动爱猫的妻子。假使向她哭诉自己虽然收养了猫,但不懂得如何照顾,姑且不论丈夫,妻子搞不好会基于对猫的同情心而回来。

 啊,可是老爸讨厌猫,应该不行吧——他发现自己很自然地顾虑起父亲的心情,啧了一声。

 都怪他老是这样,连妻子也嫌弃他。店已经交给他掌管了,没必要还在意父亲的脸色。

 反作用下,对父亲产生的抗拒也驱使了他,泽田幸介答应收养儿时玩伴的猫。

 宫胁悟立即在隔周的休假日前来。坐上银色休旅车,带着他最心爱的猫。

 听见店门口传来车辆引擎声,幸介走出去,只见悟正将一路驶来的休旅车停进店里的停车场。

 「幸介,好久不见!」

 悟停下转动方向盘的手,从敞开着的驾驶座窗户朝他猛力挥手。

 「等等再聊,你先把车停好吧!」

 幸介苦笑着催促他。暌违三年不见,悟还是一样热情。从小时候到现在一直都没变。

 「明明停在最旁边那一格就好了,这里不好停吧?」

 屋檐下设有三格客用停车格,但悟将休旅车停进最靠近玄关的那一格。玄关这边有仓库和一些杂物,所以客人都是从空旷的角落依序停车。自家用车停在未铺修的后院。

 「可是,有客人来的话不方便吧?」

 「今天是公休日,你忘了吗?」

 幸介承袭父业所经营的相片馆是每周三公休。幸介本打算配合在公司上班的悟,安排六日其中一天休息,但悟表示是自己拜托他收养猫咪,那样太不好意思了,于是配合了幸介的休假。

 「啊,对喔。」悟抓着头走下车,从后座提出猫笼。

 「这就是奈奈?」

 「对。我也寄了照片给你吧,因为他尾巴的形状是7。我取的名字不错吧?」

 「哪里不错了,你的命名品味从以前就很随便……像之前的小八也是。」

 因为脸上有八字形斑点,就叫小八。

 总之,幸介招呼悟走进起居室,本想拜见奈奈的尊容,但奈奈只是在笼子里发出不高兴的沉吟,迟迟不肯出来。就算探头看向笼子内部,对着出口的也只有他的黑色钩状尾巴和白色屁股。

 「奇怪了,你怎么啦?奈奈?奈奈~?」

 悟好一会儿用讨好的声音试图取悦奈奈,最后宣告投降。

 「抱歉,因为是陌生人家,他好像很紧张。我想时间久了就会冷静下来吧……」

 悟让猫笼的盖子打开着,两人决定先叙叙旧。

 「既然开车,你不能喝酒吧,要喝什么?咖啡?还是红茶?」

 「啊,那麻烦给我咖啡。」

 幸介泡了两人份的咖啡端出来。悟接过杯子,状似不经意地问:

 「今天你太太呢?」

 刹那间幸介想搪塞带过,但思索说词时,间隔了不自然的空白,因此他想到一半便放弃。

 「她回娘家一阵子了。」

 「啊……」

 悟露出难以形容的表情。抱歉,我不知道这是禁忌话题——就是这种表情。

 「不过,呃……那你擅自决定收养猫没关系吗?你太太回来的时候,会不会因此吵架……」

 「我老婆喜欢猫。收养了猫以后,搞不好还会被猫吸引回来。」

 「但她说不定特别喜欢某几种猫。」

 「你寄了奈奈的照片给我吧。我转寄给她后,她说随我高兴。」

 「呃,这是代表没关系吗?」

 「打从她回娘家以后,只有你的猫这件事她回了简讯给我。」

 搞不好会被猫吸引回来——虽然幸介是开玩笑,但实际上暗暗非常期待。

 「而且她也不是回来以后,会把猫赶出去的那种女人;如果没有回来,也只是我一个人照顾猫而已。不论结果如何都没问题。」

 「这样啊。」悟也不再追问。现在轮到他发问了。

 「言归正传,你为什么不能再养猫了?」

 「呃,这是……」

 悟一脸为难地笑道,搔了搔头。

 「就是发生了一些事情,无法和奈奈一起生活了。」

 幸介恍然大悟。悟明明是上班族,却表示要配合自己周间休假的时候,他也觉得有些奇怪。

 「你被裁员了吗?」

 「嗯,呃——总之就是无法一起生活了。」

 悟吞吞吐吐,幸介也没有打破沙锅问到底。大概是不怎么想说出来的事情吧。

 「总之,我想必须先安顿好奈奈才行,准备一一拜托熟悉的朋友。」

 「是喔,真是辛苦你了。」

 幸介更是想收养了。毕竟这是助人的善行,对方又是悟。

 「你自己没问题吗?那个——像是以后打算怎么办?」

 「谢谢你的担心,但只要有人愿意收养奈奈,我就没有问题。」

 总觉得不能深入追究。「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尽管说」这种话,也许只是多管闲事。

 「话说回来,我看到照片时真是吓一大跳,跟小八一模一样耶。」

 「奈奈本尊更像喔。」

 悟瞥了一眼放在身后的猫笼,但奈奈始终没有出来的迹象。

 「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也大吃一惊,瞬间还以为是小八。」

 明明不可能呢——悟开朗地一笑置之的模样,让幸介有些不忍。

 「那之后小八怎么样了?」

 「他在我高中的时候去世了。饲主联络了我,说是发生车祸。」

 悟听到这项消息更是痛苦吧。他是在哪块土地上接获这个消息呢?

 「你要是通知我一声就好了。」

 身为认识同一只猫的同伴,真希望至少能够表示哀悼。悟肯定独自一人思念着猫暗自哭泣吧。

 「对不起,因为我当时实在太难过了。」

 「呆子,干嘛道歉。」

 幸介佯装要戳他,悟动作滑稽地倾斜身子躲开。

 「时间真是稍纵即逝呢,仿佛昨天才和幸介一起捡到小八。你还记得吗?」

 竟然问他记不记得——「我怎么可能忘记。」幸介苦笑说道,悟也难为情地嘿嘿笑了。

 插图f-1

 从泽田相片馆附近走一段路,靠山沿着和缓的山坡是一整片住宅区。三十年前,那里正是可称作新兴住宅的区域,犹如样品屋的新成屋和设计时髦的公寓栉比鳞次。

 悟一家人就住在当中的小户型集合住宅里。一家三口分别是悟和悟的父母。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两人开始上同一所游泳训练班。幸介从小就有轻微的异位性皮肤炎,所以深信游泳会增强皮肤抵抗力一说的母亲强迫他参加,但悟参加的理由不一样。悟游泳的速度快到大家还谣传他手心长了蹼,学校的老师于是建议让悟正式学习游泳,他才会加入训练班。

 悟很顽皮,老是调皮捣蛋,一会儿趁着自由活动时间,像条山椒鱼般在游泳池底部来回拍水前进,一会儿又从水底袭击、吓唬其他学生,所以训练班的老师都对悟怒吼道:「你是河童吗!」他的绰号因此立即变成「河童」。有时老师也会看自己的心情喊他「蹼小子」。

 但一开始上课,悟便待在学生游泳速度都很快的高级水道,幸介则待在多数异位性皮肤炎学生隶属的普通水道。

 尽管悟平常又是河童又是蹼小子,但他快速划开水往前游的模样非常帅气。两人感情虽好,但在这种时候,幸介会有些怨恨悟。还会心想,如果自己也像悟一样就好了。

 不过,只要一看到悟因为跳水时嬉闹,结果额头撞到了游泳池底部,那种羡慕的心情马上就飞到九霄云外去,理智也恢复清醒。

 只是凑巧在那个时机点上,心中的指针偏向了憎恨的那一边吧。

 两人开始上游泳训练班以后,过了约莫两年的初夏。

 前往训练班途中,幸介率先抵达平常总是约好碰头的住宅区坡道下方。——所以,那个箱子是幸介先发现的。

 住宅区的公布栏底下放着一个纸箱,纸箱发出了「喵喵」叫声。幸介战战兢兢地打开略微阖起的盖子——里头是两团满是胎毛的雪白毛球,身上几处地方有着显眼的三毛斑点。

 幸介哑然失声地看得入迷。多么无助又软绵绵的生物,小得甚至让人不敢触摸——

 「哇啊,是猫咪!」

 悟的声音从头顶上方传来。

 「怎么会有猫咪?」

 说着说着,悟在幸介身旁蹲下。

 「他们被丢在这里。」

 「呜哇,好可爱喔~」

 两人好一会儿都有所顾虑地以指尖抚摸松松软软的胎毛,最后悟说:

 「……要抱抱看吗?」

 你有异位性皮肤炎,绝对不可以摸动物。母亲从以前就千叮咛万嘱咐的警告闪过脑海,但悟都摸了,幸介实在无法忍受自己只是看着。更何况,先发现的人是幸介。

 幸介用双手从下方捧起小猫,让他蜷在自己的手心上。——好轻!

 他甚至想永远抚摸小猫,但游泳课要迟到了。「该走了。」「差不多该走了。」「真的该走了。」两人依依不舍地起身。

 决定回家路上再来看一次后,两人飞也似的一路直奔游泳训练班,最后只差几秒就能及时赶到,被老师敲了一下脑门。

 游泳课结束后,两人再次飞也似的跑回住宅区的坡道下方。

 公布栏底下依旧放有纸箱,但小猫变成了一只。是有人捡走了吧。

 被留下的那只小猫,命运仿佛掌握在他们手上。是一只额头上三毛斑点形成八字的小猫,尾巴是黑色钩状。

 两人坐在纸箱旁,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缩成圆圆一团、睡得香甜的小猫。——没有一个小孩会不想带着这么小巧又毛绒绒的生物回家吧。

 如果带回家会怎么样呢?两人都知道彼此正在脑海中飞快思索这件事。

 我们家能不能养呢?妈妈大概会因为我有异位性皮肤炎而反对吧,爸爸又不太喜欢动物……

 相对于不安因素较多的幸介,悟早一步下定决心。

 「……我拜托妈妈看看吧。」

 「太奸诈了!」

 幸介瞬间如此指责。其实是几次前的游泳课影响了他。因为幸介有些在意的女孩子看见在高级水道里游泳的悟以后,低声喃喃说道:「好帅喔。」(虽然现在回想起来,对方是说:「虽然是河童,但只有游泳的时候很帅呢。」这种赞美真不知该不该羡慕。)

 悟游泳速度快,又没有异位性皮肤炎,爸爸妈妈也很温柔,如果他带着猫咪回家,他们一定会答应他养猫。不仅在意的女孩子称赞他很帅,如果连这种软绵绵又毛茸茸的生物,他也能轻易得到手的话,这个世界未免太不公平了。

 听见自己被骂奸诈,悟就像突然被人揍了一拳似的惊慌失措。见到他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幸介立即感到愧疚。

 他最清楚自己单纯只是迁怒。

 「……因为,是我先找到他的啊。」

 好不容易绞尽脑汁挤出借口后,悟也老实得过头地道歉:「对不起。」

 「是小幸先发现的,所以是小幸的猫咪呢。」

 幸介觉得迁怒的自己很可耻,只能生气似的点一点头。气氛有些尴尬地道别后,他抱着装有小猫的纸箱回家。

 出乎意料地,母亲并未特别反对。

 「可能是学游泳的关系吧,你最近异位性皮肤炎很少复发,只要勤劳一点打扫,应该没有问题吧。而且上次去伯父家时,你跟猫咪玩也没事。」

 这么一说,母亲近来也不再开口闭口都是异位性皮肤炎。也很少再去医院报到。

 最顽强的阻碍反而是父亲。

 「不行不行!怎么能养猫!」

 父亲从一开始就是这种态度,完全没得商量。

 「要是他在家里磨爪子,那该怎么办!况且养猫也得花钱!我经营相片馆可不是为了养猫!」

 母亲也一同软声请求,但似乎更是惹得父亲不高兴。父亲的态度益发坚决,还将幸介赶出家门,要他在晚饭前将猫丢回原来的地方。

 幸介一面抽抽噎噎,一面抱着装有小猫的纸箱走到住宅区的坡道下方。

 把纸箱放回公布栏底下——他根本做不到。由于才刚尴尬道别,虽然有些退缩,但幸介还是走向了悟的家。

 「我爸爸说不能养猫……」

 一见悟出来,幸介一边啜泣一边好不容易才挤出这句话,悟点点头:「我知道了。」

 「交给我吧,我有个好主意!」

 话一说完,悟就冲进屋里。幸介心想,悟是要拜托阿姨让猫咪留下来吧,于是待在原地等候,未料悟肩膀背着上游泳课时使用的运动包走了出来。

 「悟,你背着运动包要去哪里?等爸爸一回来,马上就要吃饭了喔!」

 「你们先吃吧!」

 悟边说边在玄关穿上鞋子。

 「因为我要和小幸离家出走一阵子!」

 「什么!?」

 幸介第一次听到向来高雅又温柔的阿姨发出如此尖锐的叫声。

 「等等!悟,你在说什么啊!」

 阿姨似乎正在厨房里炸天妇罗,尽管大惊失色,却无法走到玄关,仅从厨房探出头来,一脸慌张。

 「小幸,这是怎么回事!?」

 把矛头指向幸介,幸介也是一头雾水。「什么!?」他也同样发出了惊愕的大叫声。

 「快走吧。」悟拉起幸介的手走出家门。

 「前阵子我在学校的书里看过,一个小男孩捡到小狗后,爸爸很生气地要他把小狗丢回原本的地方,但主角实在舍不得丢掉,就离家出走了。结果半夜爸爸出来找他,说:『如果要养的话,你要自己好好照顾他!』最后就答应他了。」

 悟有丝兴奋地滔滔不绝说着故事大纲。

 「小幸的情况也一样,绝对可以顺利成功!只是小狗变成了小猫而已!我也会助你一臂之力!」

 姑且先不说小狗变成了小猫,但幸介觉得在有人帮忙这一点上,好像已经与书本内容相差很多。但离家出走的话,说不定爸爸也会稍微心软,因此幸介有些受到怂恿。

 就这样决定离家出走后,两人首先在便利商店买了猫食。向结账人员表示想买小猫吃的食物后,头发染成红色的年轻男店员为他们选了罐装的糊状猫食,说:「这个应该就可以了吧。」外表虽然恐怖,意外地是个好人。

 然后两人在住宅区里的公园吃晚餐。悟从家里带来了面包和点心,两人将就着吃,再为小猫打开猫罐头。

 「既然书里写半夜,我想至少要坚持到十二点才行吧。」

 悟还设想周到地在行李里放了闹钟。

 「可是,那么晚还不回家的话,我爸爸会不会非常生气啊?」

 幸介的父亲在家门外和蔼可亲,在家里头却是脾气暴躁又易怒的顽固老爹。

 「你在说什么啊,这是为了猫咪吧!而且他最后一定会答应的,你放心吧!」

 答应的人是书里的爸爸吧?——但在悟难以抵挡的猛烈热情下,幸介说不出口。……他觉得自己的爸爸和书里的角色相差很多,真的没问题吗?

 在公园里边逗弄小猫边消磨时间后,每当带着小狗散步或是出来散心的阿姨看到他们,都会出声叫住他们。

 「哎呀,时间这么晚了,你们两个在做什么?家里的人会担心唷。」

 在这一带,根本没有人不认识他们。地点一开始就选错了吧?幸介隐隐产生质疑,但悟好像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不用担心,因为我们现在正离家出走!」

 「啊哟,是吗?那要早点回家喔~」

 不对,这显然跟正确的离家出走不一样。幸介也不知道什么是正确的离家出走,但总之,他可以肯定不是这样。

 终于到第五个阿姨出声叫住他们后,幸介对悟的做法提出异议。

 「悟,离家出走应该不是这样。」

 「咦?可是书上写着,爸爸会来公园找你啊。」

 「嗯,可是再这样下去,大概没有意义吧。」

 离家出走的话,说不定爸爸也会稍微心软;心软之后,说不定就会答应让他养猫——再这样下去,绝对无法迎来这个结局。

 「悟!」此时传来了呼唤悟的声音。转头一看,悟的母亲正跑过来。

 「已经很晚了,你也该回家了吧!小幸也是,你家里的人很担心你喔!」

 怎么会——悟直打冷颤。

 「竟然这么快就被找到了!」

 「你以为他们会找不到吗!?」

 悟的想法反而更让人吃惊。肯定是那些阿姨向他们搭话后,顺路去悟家通风报信说:「您家的孩子现在还在公园里头玩呢。」

 「妈妈,对不起!我们还不能被抓住!」

 悟大叫:「小幸,快走!」然后抱起装有小猫的纸箱拔腿就跑。如此一来,幸介也只能跟着他跑。总觉得悟的计划越来越偏离原先的设定,但肯定还来得及修改。一定,大概。

 就在甩掉悟的母亲,两人跑下住宅区的坡道时。

 「给我站住!」

 这记宛如雷鸣的怒吼由幸介的父亲发出。也许已经来不及修改了。先低头道歉比较好吧?当幸介如此心想时,悟大叫道:

 「有敌人!」

 是的,现在很显然加进了多余的要素。

 「快逃啊!」

 离家出走剧本的大纲完全乱了。新的大纲结局在哪里?幸介现阶段一点头绪也没有,只能追上信心十足地往前狂奔的悟。

 弯过一个转角后,暂且与有代谢症候群且运动量不足的父亲拉开了距离,但两人跑到了一览无遗的大道上,根本无处藏身。

 「小幸,这边!」

 悟冲进刚才买了猫罐头的便利商店。店内零星几个客人站着看书,一头红发的那名店员意兴阑珊地将商品摆到架上。

 「有人在追我们,请让我们躲起来!」

 听到小男孩用洪亮的嗓门,朝气十足地喊出教人目瞪口呆的请求,店员一脸纳闷地看向他们。

 「被追上的话,他会被丢掉的!」

 悟往店员递出的纸箱开始发出警笛般的「呜呜」叫声。是因为奔跑时纸箱被摇来晃去,小猫受惊了吧。

 店员不发一语地默默望着纸箱,又不发一语地转身走向店内。走了几步后回过头,仅抬起手轻轻朝他们勾了勾。

 从店里的门走进内场后,店员又引着他们走出后门。

 「大哥哥,谢谢你!」

 悟一个箭步冲出去,幸介也紧跟在后。已经分不清谁才是逃亡戏码的主角了。

 幸介转身低头致意后,店员依旧板着扑克脸,只是挥了挥手。

 两人就这样四处逃窜,但小孩子的双脚能够移动的范围,大伙都心知肚明。

 最终两人逃进了小学学校。悟策划的奇异离家出走骚动已经传遍了左邻右舍,在大人们的追赶下,两人闯进夜晚的学校。

 他们撬开全校学生都知道的、无法关牢又没有锁紧的那扇窗户,由此入侵校舍。大人不晓得该从何处进入校舍,在外头左右徘徊。两人斜眼看着这一幕,奔上通往楼上的阶梯。

 一鼓作气跑到顶楼后,悟总算放下装有小猫的纸箱。

 「小猫没事吧?我一直把纸箱摇来晃去的。」

 打开完全没了声响的纸箱后,只见小猫紧紧挨在箱子的角落。幸介小心翼翼地伸手轻轻触摸后——

 喵呜!

 小猫以截至目前为止最大的音量叫了起来。

 「不行啦,你安静一点!」

 两人齐声安抚小猫,但小猫根本不予理会。幸介和悟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我听到猫的叫声了!」

 「在顶楼!」

 大人们开始在下方聚集。

 「幸介,你还不适可而止!」

 份外响亮的咆哮来自幸介的父亲。从他的语气听来,一旦被捉住,肯定会落到头部被敲到变形的下场。

 幸介泪眼汪汪地责怪悟。

 「根本一点也不顺利嘛!悟这个大骗子!」

 「不,还不能肯定!这时候要逆转情势——」

 「怎么可能嘛!」

 这时,下头又传来了呼喊声。

 「悟,快点下来!」

 看来悟的父亲也加入了追捕的行列。

 「可以从那边的紧急逃生梯爬上去喔!」

 不知是谁多管闲事给了建议,气得七窍生烟的幸介父亲好像爬了上来。

 「完蛋了啦!」

 幸介抱住脑袋,悟冲向顶楼的栏杆,猛然从栏杆探出身子。

 「别过来—————!过来的话,我就跳下去喔——————————!」

 底下的大人们大惊失色地乱成一团。

 「小幸他是这么说的——————!」

 咦咦——!?幸介才是最想放声大叫的人。

 「悟,你擅自胡说什么啊!」

 拉了拉悟的袖子后,悟露出无比灿烂的笑容,竖起大拇指说:「大逆转!」他才不期望这种大逆转。

 然而,此举似乎有效地遏止了幸介父亲的脚步。

 「悟,你说的是真的吗!?」

 悟的母亲在底下大叫。悟也大声喊回去:「真的真的!」

 「他现在脱鞋子了!」

 底下传来了尖叫声。「幸介,你不要冲动!」悟的父亲大喊,幸介的父亲则是吼道:「别开玩笑了!」由上往下看,也看得出他的头顶正在冒烟。

 「耍任性也该有分寸,我现在马上就过去,把你拖下来!」

 「叔叔,不行啦!小幸的决心非常坚定!你过来的话,他就准备和猫咪一起跳下去喔!」

 悟牵制住大人的行动,一脸认真地回头看向幸介。

 「小幸,你可以稍微跨过栏杆吗?」

 「我才办不到!话说回来,请你不要擅自赌上我的性命!」

 「可是,小幸想养小猫吧!?」

 「我当然想养,可是……!」

 猫是必须赌上性命才能饲养的宠物吗?有哪里不对劲,很明显不对劲。

 更何况,悟看过的离家出走故事里,结局应该也不是和狗一起跳楼吧。

 「话说回来!应该先问问看悟你家里愿不愿意养猫吧!?」

 咦?悟露出听到青天霹雳消息般的呆愕表情。

 「我可以收留小猫吗!?」

 「一般来说,在让朋友和猫自杀之前,都会先考虑这个办法吧!?」

 「什么嘛!可以这么做的话,你要早点说啊!」

 悟欣喜若狂地对着地面大喊:

 「爸爸、妈妈!小幸希望由我们家养猫咪耶——!」

 「我知道了!我们家可以养,你快点劝小幸打消轻生的念头!」

 看来在地面上,大人之间的误会风波还没有止息的迹象。

 插图f-1

 ……悟,你以前真是少根筋的孩子耶。

 悟与幸介的对话也悉数传进了我固守的笼子里,在其他地方,很难听得到这些让人很想挖苦的回忆呢。

 「哎啊,走下顶楼之后,下场真是凄惨。」

 「我记得幸介的爸爸狂敲我们两个人的脑袋吧?隔天早上,我的头肿得像大佛一样。」

 看来让整个社区陷入大混乱才养到的那只猫,就是我的上一任宠物,小八。

 「对了,现在回想起来,小八是公的三毛猫吧?听说三毛公猫非常稀有?」

 哦,是这样子吗?那样的话,斑点位置与小八一模一样的我,也成了非常稀有的猫……

 我兴味盎然地竖起耳朵倾听。「关于这点呢……」悟笑着如此起头。

 「我也问过兽医了,但医生说如果要判定为三毛猫,斑点的比例还不够。」

 「是喔。也对,除了额头和尾巴外,全身都是白色的嘛。」

 透过笼子的缝隙,可以看见幸介举高双手,抱着胳膊说:

 「什么嘛,我还心想如果是珍贵的三毛公猫,当初捡到小八的时候,也许能说服我老爸呢……这样啊,但不管结果如何,应该都不行吧。」

 接着幸介瞄向笼子的方向。我迅速别开脸,不与他四目相接。要是他一厢情愿地以为我们合得来,那可就伤脑筋了。

 「那奈奈呢?他的脸部跟小八一模一样,但三毛的比例呢?」

 「奈奈也不能判定为三毛猫,只是普通的杂种猫。」

 不好意思啊,我是普通的杂种猫。我不高兴地瞪向悟的后脑勺,悟接着又说:

 「不过在我心目中,他是比三毛公猫还要有价值的猫喔。因为长得很像我生平养的第一只爱猫,你不觉得这才是命中注定吗?第一次见到奈奈的时候,我也有种预感,觉得他将来有天会成为我的爱猫。」

 ……我可不会高兴喔。我知道你是故意说给我听的。——啊,不过。

 所以悟那时才会哭吗?在我被车子撞了、回到悟住处的那时候。刚才说过,小八是因为车祸去世。听起来,是在基于某些苦衷将小八送走之后。

 在悟看来,是险些再次因为车祸而失去爱猫吧……

 「小八是只很乖的猫呢,真的很温驯。」

 幸介说,悟笑着回答。

 「相对地不太擅长运动。」

 听两人说,那只猫一被人揪起后颈,脚会无力地往下垂。也就是无法捉老鼠的猫。哈哈!真是没出息。如果是捉得了老鼠的猫,脚就会紧紧缩起。

 我?我当然是捉得到老鼠的猫。第一次捉到麻雀,还是我出生不到半年的时候。有翅膀的家伙比四只脚的还难捉哩。

 「他追着狗尾草跑来跑去到最后,还会头昏眼花呢。」

 「因为小八是文静型的猫嘛。」

 「那奈奈在这方面表现如何?」

 「他特别喜欢老鼠玩具喔。就是用兔毛制成的那种。」

 慢着,这可不能听听就算。我什么时候非常喜欢那只教人恨得咬牙切齿的假老鼠了?

 是因为味道跟真的老鼠有点像,一看到它被丢出去,我就忍不住追上去与它拼个你死我活,但不管我怎么咬,都咬不出味道又不能吃,每当我恢复理智,当下的空虚感真是非笔墨能形容。

 电视上偶尔会播一部动画。就是武士用刀砍了无意义的东西以后,总会说「今天又砍了无聊的东西」那一部(注)。我的心情就和他差不多,可以说是「今天又追捕了无聊的东西」(题外话,悟好像喜欢那个快枪手)。

 编注:指著名漫画《鲁邦三世》里的角色第十三代石川五右卫门,精通居合斩,爱刀为斩铁剑。

 真希望起码在里头塞点鸡胸肉。这类抱怨不能向宠物店投诉吗?别老是只看饲主的脸色,偶尔也该回头看看真正的顾客吧。你们真正的顾客是我们吧。

 如果要宣泄这种未燃烧完全的精力,我的选择是散步。但是,通常悟也会陪我一起散步,想要成功捕到猎物的话,得费尽一番辛苦。

 因为每当我找到适合的猎物,悟一定会妨碍我。像是故意不小心制造声响,或是做些大动作。我一瞪悟,他就会装傻说「我什么也没有做喔」,但根本显而易见,谢谢你喔。

 当我气鼓鼓地左右摇动尾巴,悟就一脸没出息地向我辩解。

 因为你在家里已经吃了干粮,用不着特地杀生吧。就算抓住了,奈奈也几乎不吃啊。

 笨蛋,笨蛋,笨蛋——!全天下凡是会呼吸的生物,天生都具有杀生的本能!就算推托说自己是素食主义者,那也只是因为杀害植物时听不见惨叫声而已!捕捉可以捉到的猎物,才是猫的正确本能!的确,有时我捉到了也不吃,但这是所谓的训练!

 真受不了,不再自己动手杀死食物的生物真是软弱到不行。悟毕竟是人类,这方面无法互相理解吧。

 「奈奈也很擅长狩猎吗?」

 「岂止擅长,还抓到了飞来阳台的鸽子呢。」

 没错没错,谁教他们跑到别人的地盘撒野,还一脸狂妄自大。我才心想要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悟好像眼泛泪光地说了:「为什么不吃还要抓他们呢?」既然如此,散步的时候就不要妨碍我狩猎嘛。

 而且悟也说过,洗好的衣服都沾到了鸽子粪便,让你很苦恼吧。本来我还认为悟既开心,我也能狩猎,真是一石二鸟,结果却是这样……顺便说,对于自那件事之后,不再有半只鸽子靠近我们家的阳台,你还没有对我说声谢谢喔。

 「当时真是伤透脑筋。如果只是麻雀或老鼠,我可以很快地埋在公寓的树丛里,但鸽子的大小就不能这样处理了。最后我埋在公园里头,但在旁人眼里,埋鸽子尸体的三十岁男人根本是可疑人物。」

 「因为近来让人反感的案件增加了不少。」

 「对啊。每次有人经过,我都解释说:『不好意思,是我家的猫……』但大家的视线感觉都很冰冷。偏偏那种时候,奈奈又不肯陪我一起去。」

 是吗?如果有这种苦衷,早知道我就陪你一起去了。可是,不说的悟也有不对,我不会道歉喔。

 「奈奈和小八不一样,充满了野性呢。」

 「不过,温柔的个性倒是一模一样。我意志消沉或无精打采的时候,他会一直陪在我身边……」

 ……我可不会高兴喔。

 「偶尔我甚至会想,奈奈是不是听得懂人类的语言。而且他也很聪明。」

 我倒觉得擅自认定我们不懂语言的人类只是笨蛋而已。

 「小八也很温柔呢。每次我被老爸骂,跑去悟家的时候,他都一直躺在我的大腿上。」

 「他看得出谁心情不好吧。我父母吵架的话,他总会黏着吵输的那一方。连小孩子也看得出谁输谁赢。小八一黏上去,我就心想:『啊,是这边输了呢。』」

 「奈奈也会黏着输的那一方吗?」

 「一定会吧。因为奈奈很温柔。」

 ……这时没有被幸介影响,跟着说「奈奈也很温柔」,真是值得表扬。

 小八似乎是只很乖巧的猫,但如果一直开口闭口都是小八,我搞不好会心想既然死去的猫那么好,干脆我也消失不见吧。

 「对不起喔。」

 幸介冷不防低声说。

 「那时候我没能收养小八。」

 「那也没办法啊。」

 悟的语气中真的没有一丝遗憾——但看起来,反倒是幸介心中充满懊悔。

 插图f-1

 悟家愿意收养小八后,幸介也等同是小八的半个饲主。

 去悟家玩的时候,不但随时都能和小八一起玩耍,悟不时也会带着小八到幸介家玩。

 起先,因为幸介的父亲坚决不肯让小八进入屋里,他们便在车库玩耍,但不久以后,母亲让他们进入自家的屋子,而非店面,久而久之父亲也慢慢习惯。尽管会一直耳提面命,别让小八在墙壁和家具上磨爪子,但偶尔父亲经过时,也会看到他稍微逗弄小八。

 虽然幸介很不甘心不能养小八,但很高兴看到父亲逗弄小八。感觉就像父亲亲近了自己喜欢的事物。

 甚而还心想倘若又捡到小猫,这次说不定能留在自己家里养。

 因为在自己家里有自己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