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Report-02 吉峰

第一卷  Report-02 吉峰
   今天,银色休旅车里依然播放着仿佛魔术师会变出鸽子来的乐曲。

 悟说曲名叫作〈橄榄项链〉。为什么曲名里头没有鸽子?如果由我来命名,绝对会加进去。好比说〈鸽子与高礼帽的秘密关系〉,怎么样?

 「奈奈,今天天气也很好呢。」

 开车的悟也一派神清气爽。猫通常一下雨就想睡觉,人类的身体状况也会因为天气而改变吗?

 「开车的时候果然要天气好才开心。」

 什么嘛,是心情上的问题。人类这么无忧无虑真好。猫的能力值会确实受到天气影响,对野猫来说,更是攸关生死的问题。狩猎的成功机率也会改变。

 「在下一个休息站休息吧。」

 不同于先前去幸介家,今天一路上极少遇见红绿灯。听说叫作高速公路。基本上只有悟宣告要进去「休息站」时,银色休旅车才会停下来。

 悟说这是远行时使用的道路,这次也的确是长途旅行。因为休旅车在昨天早上出发,便一直在高速公路上驱车行驶,晚上住在接受宠物的旅馆。

 由于长途跋涉,休旅车内的环境也为了我特别打造过。所以恕我失陪一下。

 见我轻巧地从副驾驶座钻向后座,悟问:「怎么啦?」然后瞄了我一眼。

 「啊,失礼了。」

 是,是。因为我的厕所放在后座的脚踏垫上。悟新买了一个沙子不会撒出去的附盖猫砂盆。

 如此一来,我和悟就能坐着这辆银色休旅车到任何地方去。

 如果可以一辈子开车旅行就好了。

 「奈奈,我们要进入休息站啰。」

 OK~!我边挖着沙子边含糊应声。

 将车子停在休息站的停车场后,悟从后车厢的行李中拿出了饲料盆和饮水盆。他在置于脚踏垫上的饲料盆里倒入干粮,再把宝特瓶里的水注入饮水盆。

 「我也去上一下厕所。」

 悟匆匆忙忙关上车门,迈步离开。好像很急呢,但他还是优先照料我的饮食,悟真是非常优秀的饲主。

 我先喝了水滋润喉咙,这时有人敲了敲车窗玻璃。——又来了吗?

 我略微回头瞥去一眼,疑似夫妻的一对年轻男女贴在车窗外注视着我。两个人都不像话地露出傻笑。

 「是猫咪耶——!」

 嗯,对啊,我是猫咪,那又怎样?吃着干粮的猫并不稀奇吧?

 「哇啊,他在吃东西,好可爱!」

 「真可爱呢~」

 够了,这对肉麻情侣!你们自己设身处地想想看,如果吃饭的时候有人指着你们大呼小叫,会有什么感想?无法静下心吧?还会食不知味吧!难得今天是鸡胸肉与海鲜汤汁口味。

 为什么爱猫人士的眼睛都这么敏锐?每次我休息的时候都会聚集前来,就这方面而言还真是了不起。

 如果喂我食物的人是你们,我也会视食物的等级给你们一点好脸色,但给我饲料的是悟喔。让我集中精神在鸡胸肉与海鲜汤汁干粮上吧。让我集中精神啦!

 我无视他们品尝干粮后,年轻夫妻似乎是死了心,一边兴奋地吱吱喳喳一边离去。

 然而没过多久,我又感受到了非常热切的视线。这个压力是怎么回事!?我忍不住抬起眼,这次是有如秃头海怪的表情骇人大叔紧贴在车窗上。

 喵呜!我反射性地向后仰,大叔露出了非常受伤的表情。咦?可是看到一张可怕的脸盯着自己吃饭,一般都会不寒而栗、都会吓一大跳吧?不是我的错吧?

 大叔依然一脸深受打击,但还是紧贴在窗户上凝视着我。真是教我浑身不自在……

 「难不成您喜欢猫?」

 回到车旁的悟向大叔出声。大叔有些手忙脚乱,说:「真是可爱的小猫咪呢。」别用那张脸说小猫咪啦。

 「那我失陪了。」大叔急急忙忙打算离开,见状,我的良心不安到达了顶点。

 我仰起头「喵」地叫了一声。悟在车窗外笑着颔首。

 「你不嫌弃的话,要不要稍微摸摸他?」

 「可以吗?」

 大叔就像少女一样红了脸颊。我走向悟打开的车门,回应大叔伸出的手,让他摸摸我。就在大叔的脸即将融化变形之际。

 「哇——是猫咪耶!」

 路过的打扮花稍女子们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

 「好想摸喔!大叔,接下来可以换我们摸吗!?」

 吵死了!我对你们一点义务也没有!我露出利牙倒竖毛皮后,女子们于是一边走掉一边大声嚷嚷:「讨厌~他生气了~」

 「呿!真想摸摸看呢。」

 「算了啦,那种眉毛猫。也称不上可爱嘛。」

 你说什么!?听到这种荒谬的无礼批评,我露出了近似目瞪口呆的表情。

 「很可爱喔!奈奈很可爱!」

 悟慌忙连声安慰。

 「你看,毕竟那些女生打扮得很花稍,肯定审美观也有些独特。你就原谅她们吧。」

 「哎呀,真的是很可爱的小猫咪呢。他叫作奈奈吗?」

 「是的。因为尾巴末端是7的形状。」

 没必要还向路人大叔说明名字的由来吧,但悟在这种地方上就是中规中矩。

 「莫非这只小猫咪很少让其他人摸他?」

 「是啊,他在外面好像很挑对象。」

 「这样啊。」大叔更是笑逐颜开,又摸了一会儿后才离去。

 「奈奈,真难得,竟然会让路人那么长时间摸你。」

 嗯,该怎么说呢,这就像是弥补或赎罪吧?别深入追问了。

 休旅车又行驶了好一阵子,我踮脚探向副驾驶座的车窗。——大海耶!

 「奈奈喜欢大海呢。」

 我出生长大的地方附近不邻海,所以截至目前只在电视上看过,兜风时初次见识到的大海,让我非常喜欢。

 不仅闪烁着翠绿色的耀眼光芒,最重要的是,一想到鸡胸肉与海鲜汤汁口味的海鲜全都在那片闪闪发光的碧色海水里,真是太浪漫了。哦,流口水了。

 「如果最终又像上次一样一起离开,下次顺路去海边吧。」

 哦,那走吧。有机会的话,不晓得能不能捉点海鲜。

 看不见大海以后,我睡了一会儿,醒来时景色已变成了悠哉写意的乡村小镇。银色休旅车宛如豉虫般轻巧地穿梭在大片绿油油的水旱田间。

 「啊,你醒了吗?就快到了。」

 如悟所言,休旅车不久便停在了一户农家的庭院前。除了重视实用性与面积的造型简陋主屋外,还建有别馆和仓库,庭院前停着小卡车。

 我率先走进后座上打开了盖子的笼子。造访陌生人家的时候,有个熟悉的藏身地点比较让人安心。

 悟打开后座车门,拎出装有我的笼子。

 「宫胁!」

 听到有人出来迎接的声音,我从笼子的空隙往外一看,一名身穿田间工作服、头戴草帽的男子朝悟高举着手。

 「吉峰,好久不见了!」

 悟也朗声回应。

 「你看起来精神很好嘛。」

 「成天在田里干活的话,身体自然而然会变强壮啊。宫胁瘦了点吧?」

 「是吗?不过,毕竟我在都市过着不健康的生活嘛。」

 两人朝着主屋迈步前进。

 「你知道路吗?」

 「嗯,近年来的导航系统很优秀。」

 「不过,没想到你真的开车从东京来到这种地方。搭飞机的话更快又便宜啊。走陆地很花钱吧?」

 真是明察秋毫。高速公路的收费站、加油站,还有昨天可供宠物入住的旅馆,在抵达这里之前,悟不晓得打开了几次皮包。

 「嗯,可是搭飞机的话,奈奈会被归类为随身行李。货舱好像很暗又有很多噪音,我曾让以前养的那只猫搭过一次飞机,之后他一整天都紧张兮兮。猫又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如果奈奈也变成那样的话,就太可怜了。」

 虽说事后变得紧张兮兮,但悟竟然以为我克服不了小八克服过的事情,真教我难过。比起小八,我应该更有胆识吧,因为我成年之前都在野外打滚讨生活。

 先不说我,这种时候还花这么多钱,我还比较担心悟。

 走进主屋后,吉峰领着我们进入起居室。悟在房间角落放下笼子,打开盖子。

 吉峰在猫笼前蹲下。

 「我可以看看奈奈吗?」

 「嗯。不过在他习惯环境、自己走出来前,可能要先等一段时间。」

 「嗯,别担心。」

 别担心什么?我纳闷地歪过头的那一瞬间,一只粗壮的手臂无预警探进笼子。

 呀————————————!?

 那只结实的手臂不由分说地揪住我的后颈,将我拉出笼子外,再直接将我高高举在半空中。

 这这这这个野蛮人在做什么!等等,别担心的人是指你吗!?

 「很好很好,是只像样的猫。」

 这是什么意思!?

 「慢慢慢慢着————————————!」

 瞠目结舌的悟猛地大步上前捶打吉峰的后背。

 「你干什么啊!太突然了吧!」

 「不,我是想确认他是不是猫。」

 吉峰一边说一边用粗壮的手臂将我抱在怀里。我乱踢乱蹬想要逃走,但结实的手臂遭到我的飞踢依然不动如山。

 「你在说什么啊!?简直莫名其妙!」

 「呃,所以说,像这样揪住猫的时候。」

 「不要又拎一次!」

 「后脚确实缩了起来的话,这家伙就是猫没错。」

 够了,还不放开我!我同时以两脚踢向吉峰的手臂,如鲑鱼般拼命扭动身子挣扎后,逃离了吉峰的手臂。

 然后身子一转,华丽着地!再朝着吉峰的方向压低身子后,吉峰「哦哦」地发出赞叹,连连拍手。

 「真是只好猫,运动神经无可挑剔,头脑也很聪明。太出色了,是我有眼不识泰山。」

 「咦?嗯,还好啦。」

 对吧,还好啦。猫都该具备这点能力——啊!

 「啊!不对吧!」

 哦,真是精彩的同步。我们不愧是连成一气的完美搭档。

 「你怎么能突然揪起奈奈的后颈!他会吓到吧!」

 「不,因为我前阵子捡到了不是猫的猫啊。奈奈如果也是不是猫的类型,农家养猫的意义也就减半了吧,所以我才会确认一下。」

 正当我没好气地左右甩动尾巴时,某个不识趣的家伙竟然凑近把玩。

 我恶狠狠回过头,是只茶褐色的虎斑小公猫。不知是何时又从何处冒出来的,兴奋地在我的钩状尾巴四周打转。……真烦。

 吉峰倏地伸长手,捉住小猫的后颈将他拎起来。小猫的脚无力地往下垂。

 「你看?他不是猫吧?」

 的确,好像欠缺了猫与生俱来的能力。也就是捉不到老鼠的猫,跟小八一样。即使加以训练后多少能够提升能力,但要成为我这种等级的猎人,还是有点困难吧?哼哼。

 「哇啊,他还只是一只小猫咪,你太粗鲁了吧……」

 悟对着小猫紧张地不停摆动手指,吉峰将小猫轻举到他眼前。

 「不嫌弃的话,要摸摸看吗?」

 「乐意之至!」

 ……这么说来,悟也是无药可救的猫奴。你就去讨好小猫吧,哼!

 插图f-1

 国中时的同年级生宫胁悟久违地寄来简讯。

 碰巧自己也正心想,不晓得宫胁最近过得如何。

 近况报告很简单,内容主要是则请托。

 『不好意思突然打扰,但你愿意收养我的猫吗?』

 他说是自己非常宝贝的爱猫,但因为身不由己的苦衷无法再饲养,正在寻找饲主。

 文章中宫胁不顾己身的处境,反倒殷切地描述猫的困境,由此可知两件事。

 一是这个爱猫的朋友再次养了一只宝贝爱猫,二是他再次不得不与爱猫分开。

 吉峰大吾本人不喜欢猫,但也不讨厌猫。家里有猫的话,他会逗弄,也会照顾,但并未喜爱到主动想养猫。不过,就算猫替换成了狗或小鸟也一样。

 但是,在农家养猫绝对是有利无害。农家总伴随着鼠害,猫之于老鼠,确实能起到一定的驱除作用。

 于是他写了回复。

 对我来说猫就是猫,饲养的方式无法像你一样,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收养。没有其他人能拜托的话,就来找我吧。当然,我会尽到饲主的义务,这点你可以放心。

 宫胁回信说了谢谢。但由于已经有人先答应了他,他会先去那里看看,没能定下来的话,再来拜托吉峰。

 过了大约一个月后,宫胁再度捎来讯息问:「我可以带猫先去见一面吗?」

 这段期间里捡到小猫只是偶然。

 「我开着小卡车行驶在国道上时,发现他就像破烂抹布一样倒在路边。见死不救的话也让人良心不安……」

 「是吗……」

 宫胁对爬上自己大腿的茶色虎斑小公猫完全没有抵抗力。在爱猫人士心目中,小猫似乎又特别可爱。

 「真亏你能养活这么小的猫咪。应该很困难吧?」

 「嗯,我也问了兽医很多问题。问问左邻右舍,也有人家里养猫,所以指导员到处都有。」

 但因为地处乡间,每户人家的饲养方式都偏向随心所欲。

 「他开始可以吃猫食以后,一下子轻松多了。」

 「没想到吉峰会拿着奶瓶喂小猫喝牛奶。」

 八成想象了那个画面,宫胁轻声噗哧一笑。

 「你运气真好,被温柔的饲主捡到。」

 「我才不温柔。我还以为养他的话,至少可以帮我抓到一只老鼠,却不是像样的猫,真教我大失所望。」

 「那么,他也恢复健康了,你要再把他丢掉吗?」

 宫胁揶揄地问,吉峰板起脸孔撇过头去。宫胁也不再穷追猛打,逗弄大腿上的小猫。

 「原来如此,所以你才在意奈奈是不是像样的猫。」

 「如果养了两只猫,两只都不像样,就白白浪费饲料钱了。」

 「但就算奈奈的脚会往下垂,你也不会拒绝收养他吧。」

 「我怎能那么狠心对待为了猫,特地大老远从东京走陆地来这里的客人。」

 是,是,宫胁完全不当一回事地敷衍应声。

 「对了,小猫叫什么名字?」

 「茶虎。」

 「……真没创意耶。」

 「是吗?」

 向养猫的邻居询问如何养猫后,对方就说:「茶色虎斑猫吗?那就叫他茶虎吧。」对方信誓旦旦地说茶色虎斑猫就该叫茶虎,他便直接借用了这个名字。

 「因为《子猫物语》(注)上映以后,茶色虎斑猫就叫茶虎,变成了一种不成文的规定啊。」

 译注:一九八六年上映的日本电影,由畑正宪导演。讲述一只名为茶虎的茶色虎斑小猫的成长过程。

 「我才不管那种养猫专用的不成文规定。」

 名字似乎真的很没创意的茶虎也分辨得出爱猫人士吧,已在宫胁大腿上彻底放松歇息。

 「真怀念,我以前养的猫也像这样。」

 宫胁不曾在吉峰面前说过「以前养的猫」的名字。但是,他并非是刻意对吉峰这么说。

 只是因为一旦说出那个名字,宫胁的心就会被思念和寂寞压垮吧。

 连他这个不懂养猫不成文规定的门外汉,也在当时就懂得这一点。

 吉峰在二年级的春天,转进后来成为毕业母校的国中。

 「这位是吉峰大吾同学,从今天起就是大家的同学了。」

 级任导师很年轻,是听说大学时曾当选某某小姐的美人,但吉峰打从第一次见到她,就对她感到棘手。

 例如聆听办理转学的说明时,她便分外积极地想拉近彼此距离,这点让人大感吃不消。本人心目中多半有着理想的教师形象吧,但吉峰没有义务配合她。

 他竭力忽视她那令人吃不消的热情,但此时很快地再也无法视而不见。

 「吉峰同学的父母工作都非常忙碌,因此搬到奶奶家住,才会从东京转学来这里。能够体谅父母、忍耐寂寞,吉峰同学真是了不起。大家要好好跟他相处喔。」

 怪不得,莫名的亲切是源自一厢情愿的同情。吉峰打从心底感到厌恶。

 连人生经历尚浅的国中生,也明白这在转学生介绍中属于最糟的那一种。

 「吉峰同学,向大家打招呼吧。」

 「那个。」

 吉峰转身面向级任导师。

 「老师为什么要擅自说出我家的事情?我并没有拜托你告诉大家吧。」

 教室内一阵哗然,美女班导的笑脸上出现了明显心慌的僵硬。

 「咦?我这是为了吉峰同学好……」

 「但我反而觉得很尴尬。我不希望同学是因为家里的关系才接近我。」

 级任导师一径在嘴里低声嘟哝「可是」、「因为」,这下子无法期望今后有乐观的发展了。吉峰重新转向班上同学。

 「我叫吉峰大吾。家里的事情没有什么大不了,请大家就跟面对普通人一样,以后请多关照。」

 教室内一片鸦雀无声。看来一开头就吓到大家了。

 「好过分。」

 级任导师话声哽咽地说:

 「老师是希望吉峰同学不要感到寂寞……」

 「我的座位在哪里?」

 他决定先问该知道的事情,然而这个提问成了导火线,级任导师「哇」地放声大哭,顺势在班会结束钟声响起的同时冲出教室。因此也没告诉他座位。

 「你就坐没人的位置吧。」

 边说边指向后头空位的是宫胁。

 第一堂课结束后,在显然都畏惧地站得远远的班上同学注视下,宫胁目不斜视地大步走向他。

 「下一堂课要去其他教室上。你不知道在哪里吧?一起走吧。」

 科目是理化。吉峰带了教科书和笔记,在他的邀请下离开座位。

 「那个。」

 吉峰边走边问出自己好奇的问题。

 「你是因为在意老师说的话,才对我这么亲切吗?」

 「不,完全不是。」

 宫胁想也不想地回答。

 「不过我倒是心想,两个人都很幼稚。」

 两个人……

 「也包括我喔?」

 「那个老师一遇到家庭情况特殊的学生,就会特别想温柔对待他们。虽然她没有恶意。」

 对于宫胁说的老师想温柔对待学生并没有恶意,吉峰觉得两人意见一致。

 「我也是一年级刚入学的时候,她就向大家宣扬了我家的事情,所以我懂你的心情。父母在我小学的时候出车祸过世了,现在是和阿姨两个人相依为命。可是,这种事不会想特地昭告全班同学吧。」

 他若无其事说出的事实,远比吉峰的情况还要沉重。如此说来,他应该遭受到了比吉峰还要教人不耐烦的亲切对待。

 「可是,每次都抱怨也无济于事。充耳不闻就好了,快点长大吧。」

 明明才国二,你未免太豁达了吧?吉峰心想,但宫胁说的很有道理,所以他按捺住没有反驳。

 不过——宫胁咧嘴笑了起来。

 「老实说,真是出了口怨气。我入学的时候,其实也很想象吉峰那样回嘴。」

 「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当下,他还不知道宫胁的名字。

 「宫胁悟。请多指教啦。」

 我们好好相处吧——即便没有说出口,两人的友谊也已然成立。

 尽管一开始就让班上同学和级任导师惊惧不已,但与宫胁成为朋友以后,情况便改善许多。

 宫胁活泼开朗,朋友众多,只要与他待在一起,自然而然就能融入班级。吉峰本不是招人喜欢的类型,又因为天生的体格和严肃表情,容易让人与他保持距离,如果没有宫胁,他说不定永远都是独行侠。

 午餐时间,他也在宫胁的邀请下和几个班上同学一起吃。他不擅长热络地加入聊天行列,向来是默默倾听。纵然只是听着,却也相当开心。

 眼见便当的量不太够,吉峰起身想去福利社买面包时,宫胁叫住了他。

 「喂,吉峰!你要去哪里?」

 「福利社。我想买面包。」

 「你满脑子都是面包吗!你刚刚完全无视跟你搭话的人耶。」

 听到调侃,「啊,抱歉。」吉峰抓了抓头,大家哄然大笑。

 「我可以离开了吗?」

 他重新征求同意后,向他搭话的同学也苦笑着挥了挥手。「去吧,去吧。」

 从小学起,联络簿上的评语经常是「做事我行我素」。他常常因为自己一个人突然展开行动,招来不必要的误解,但多亏了宫胁像刚才那样满不在乎地出言调侃,他也不至于在同学中显得太过突兀。

 宫胁好像也巧言安抚了内心受创的级任导师。不知他是如何收拾了这个残局,某天,级任导师突然在走廊上叫住他,眼泛泪光地向他道歉。

 「对不起喔,老师没能理解吉峰同学寂寞的心情。」

 看来是宫胁向她灌输了一些道理,而且也与她心目中理想的教师形象巧妙地达成平衡。总觉得产生了非常严重的误解,但吉峰也懒得说明,决定遵守「快点长大吧」这句箴言,简短应道:「我已经不放在心上了。」

 「老师今后会绝口不提吉峰同学家里的事情,你放心吧。」

 至于疑似让老师产生了严重误解的家庭情况是什么,只有宫胁晓得。

 「我家是双薪家庭,父母都太过喜欢自己的工作了。」

 父亲在国内的大规模电机工厂从事开发工作,母亲在外商公司上班。两人极少同时在家,吉峰也经常一连好几天没见到父母一面。

 「两人从今年春天起更是忙得不可开交,好像到了懒得顾及家庭的地步。对于我也不例外。」

 两人开始半互相推卸照顾儿子的责任,住家也因为两人埋头工作,眼看着越来越脏乱。

 「所以在他们工作不那么忙碌前,先由爸爸那边的奶奶照顾我。」

 「是吗?你很寂寞吧。」

 「和朋友分开是有点寂寞。」

 与父母分开倒是还好。况且三人住在一起时,原本就没常常见面到会觉得寂寞。

 「而且放长假的时候,他们总是将我托给奶奶照顾,我也喜欢奶奶家。情况跟以前相比并没有太大的改变。所以老师那么大张旗鼓地说明,我也很困扰。」

 这没有什么大不了,所以如果像级任导师那样特别同情他,他只觉得尴尬。因为这世上还有其他小孩的遭遇更加悲惨。——譬如宫胁。

 父母在小学时就亡故,应该足以令人生从此黯淡无光,但宫胁总是开朗得让人完全忘了有这回事。

 「喂,喂,吉峰。」

 班上男同学出声呼唤,对话就此中断。

 「你对柔道社有兴趣吗?」

 「没有。」

 立即回答后,班上同学失望地垂下肩膀,但仍是以让他加入正规成员为诱饵,死缠烂打了好一会儿,追问:「怎么样?有兴趣了吗?」吉峰诚实回答:「没有。」同学于是死心离开。

 由于体型魁梧,运动社团的招揽始终络绎不绝,但是吉峰一一回绝。

 「你对参加社团没有兴趣吗?」

 宫胁问,吉峰答:「对运动没什么兴趣。」他有体力,但如果要遵照规则运动身体,他既不拿手又觉得拘束。

 「运动社团以外的话呢?」

 「如果有园艺社,倒是可以考虑加入。」

 奶奶家务农,由于从小亲近农业,他也喜欢把玩泥土。爷爷数年前过世了,但奶奶现在仍会一点一点维护田地,所以他在家里也会帮忙农田的工作。

 「校园角落有座温室,不晓得还有没有在使用。」

 吉峰从转进来时就非常好奇。说不定能够进行温室栽培。

 「我也不晓得,没有留意过。你有兴趣吗?」

 「因为奶奶的田都是露地,我没在温室里帮过忙。」

 「你真的很喜欢耶。」

 吉峰本以为这个话题就此结束,一段时间过后,宫胁却又重新提起。

 「关于园艺社,听说几年前没了社员以后就停摆了。但如果有兴趣的话,就算只有两名社员,理科老师也愿意担任顾问,也可以使用温室喔。」

 吉峰对两件事感到惊讶,一是宫胁特意调查了这些事,二是宫胁好像也把自己算在社团成员里。

 「你也要参加吗?」

 「我也没有参加社团,吉峰要加入的话,我觉得加入也不错。」

 「可是,你对园艺没有兴趣吧?」

 「与其说没兴趣,更算是无缘接触吧。因为我完全没有认识的人从事农业。」

 「哦?祖父或祖母也完全没有吗?」

 真是纯粹的都市小孩呢。吉峰表示感佩后,宫胁摆了摆手。

 「不是的。是因为我已经去世的父母很少与亲戚来往。母亲那边的祖父母在我妈还年轻的时候就去世了,父亲那边则是好像感情不太好。我甚至在父母的丧礼上才第一次见到爷爷奶奶,当时也几乎没有说到话。」

 所以才会由阿姨领养他吗?吉峰暗暗了然。一般父母亡故的话,会住在还健在的祖父母家吧。由单身的女性领养相当奇特。

 「我觉得有机会的话必须体验看看,否则一辈子都不会了解吧。」

 紧接着宫胁又笑道:「而且我一直很向往龙猫里的场景。」

 就这样,两人一起加入园艺社,吉峰也开始邀请宫胁到奶奶家玩,说:「觉得农家很稀奇的话,那就过来玩吧。」宫胁家位在乡间小镇的中心地带,少有机会前往大片田地广阔延伸的地区。奶奶家坐落在勉强可以算入那间国中学区的边缘地带,再往东移动三百公尺的话,吉峰可能就要就读村立国中了,因此奶奶家附近的景色与学校周边大相径庭。

 宫胁的阿姨忙于工作,他总是带着钥匙自己回家开门,所以日渐频繁地前往吉峰家玩耍,偶尔周末也会留下来过夜。

 「还请你跟这孩子好好相处。」

 孙子的朋友来访时,这世间的长辈总是一开口就先拜托这件事。

 「他在学校跟大家处得还好吗?没有被欺负吧?」

 「您放心吧,我觉得吉峰同学被欺负是不太可能发生的事。」

 你什么意思?吉峰用手肘戳戳宫胁。你明明懂我的意思。宫胁也反戳回来。

 奶奶始终担心孙子能否在新国中交到朋友,见到他带宫胁回来玩,高兴得眉开眼笑。称呼也很快从「宫胁同学」改为「小悟」。

 「要不要奶奶买些你能和小悟一起玩的电视机游戏呀?」

 奶奶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宫胁来玩的时候,总是帮忙水旱田的工作,担心他可能觉得无聊。

 「我已经有了,宫胁也有啊。」

 「可是,不需要再有其他玩具吗?」

 「你不用担心啦。」

 由于没有务农的亲戚,宫胁将农地劳动等田园工作视为一种休闲娱乐,十分乐在其中。

 「我们在学校也一起参加了园艺社,我想他很喜欢种田喔。」

 「是吗?」

 那就好。奶奶似乎也信服了。

 「总之,你能在这边交到好朋友,真是太好了。这下子奶奶就放心了。」

 不只当时,奶奶每次一有机会就不断重复这句话。仿佛在确认自己的安心。

 在奶奶眼里,我还是没长大的小孩子吗?吉峰有些难为情。

 因是孙子的朋友,再加上宫胁个性随和,奶奶相当疼爱他,宫胁也非常亲近奶奶。

 「真好,我也好想要有这种奶奶。」

 宫胁与亲生祖父母不相往来,好像觉得与长辈相处很新鲜。

 「你不嫌弃我这个老太婆的话,就当作是自己奶奶家,尽管过来玩吧。」

 吉峰非常高兴奶奶对宫胁这么说。他几乎不曾经历过自己的家人欢迎自己的朋友这种情况。在东京,吉峰也是带着钥匙自己回家开门的小孩,父母全然不了解儿子的交友状况。朋友来玩的时候,家里往往只有吉峰一个人。

 因为没有父母会唠叨啰嗦,朋友经常来玩,有时甚至还会羡慕吉峰,但吉峰反而更加羡慕肚子正好有些饿了时、母亲会端来点心的朋友家。

 当朋友的母亲端出形状不漂亮的手作点心时,听到朋友闷闷不乐地说:「我一说会带朋友回来,我妈就莫名干劲十足。」吉峰还觉得这是奢侈的烦恼。吉峰的母亲甚至不曾为他准备过零食,只是每天将零用钱放在桌上。还订定了自家规则,金额较多的时候就自己买晚餐解决。

 偶尔称赞他,也必定是那一句:「大吾是不用费心的乖孩子,真是帮了大忙。」如此一来,他也无法因为父母放任自己不管就自暴自弃。他体认到在父母眼里,自己的价值就是不用费心,所以不敢去赌倘若自己抛下了这唯一的价值,会有什么后果。

 「真羡慕吉峰的奶奶这么温柔。」

 所以,吉峰一次也不曾对羡慕自己奶奶的宫胁说过半句刻薄的反驳。因为他知道宫胁面对阿姨总是拘谨客气,也没有其他可以撒娇的亲人。

 「随时欢迎你过来玩。而且奶奶也很喜欢宫胁。」

 如此说完,宫胁每次都开心地点一点头。

 下午,还在上课,吉峰感到酷热地不经意看向校园,发现地面慢慢升起一波波热浪。

 当时是预告天气会超过摄氏三十度也不奇怪的季节。

 吉峰猛然惊觉地站起身。「怎么了?怎么了?」老师和班上同学一阵喧哗。

 「吉峰,你怎么突然站起来?」

 面对老师的斥责,吉峰回道:「没什么。」然后准备走出教室。

 「站住—————————!」

 在班上这种时候出面制止,也成了宫胁的工作。

 「怎么可能没什么!」

 「我马上就回来。」

 「喂!」

 结果追到教室外头的不是老师,是宫胁。

 「你又怎么了!」

 「温室。我早上忘记打开通风口了。气温升到这么高的话,会被蒸熟的。」

 温室里除了番茄,还种有其他几种蔬菜,同时也照顾着顾问的兴趣兰花。番茄怕雨,在有屋顶的环境底下栽培最为合适,但这里气候温暖,夏季气温太高的话可就大事不妙。

 「等到下课时间再去就好了吧!反正只剩三十分钟左右。」

 「可是现在是最热的时候,要散热的话越快越好。」

 「至少先谎称要上厕所再冲出来吧!要是社团活动被禁止,我可不管喔!」

 「那你跟老师说一声吧。」

 唉,真是的!宫胁叹了口气回到教室。

 「吉峰好像遭到了游击队的攻击!」

 听到宫胁的报告,整间教室轰然噪动。人都该有幽默机智的朋友。

 就这样,尽管偶尔让课堂陷入混乱,但两人成功在放暑假前采收了番茄等新鲜翠绿的蔬菜,也直到最后都没有蒸熟顾问的兰花。

 与宫胁及顾问一起分蔬菜时,吉峰多要了一些番茄。因为奶奶露地种的番茄遭到了连绵的梅雨摧残,收成差强人意。

 「你多拿一点吧。我们家才两个人,也不需要这么多。」

 见宫胁不停将番茄塞给他,吉峰噗哧失笑。吉峰家也是两个人,其中一人还是长者。宫胁也反驳:「可是我和吉峰比起来,吉峰食量比较大啊。」

 「而且你是想给奶奶吃好吃的,才选择种番茄吧。」

 参加了一学期的社团活动,宫胁的知识也增进不少,似乎也看穿了吉峰种温室番茄,是为了当作奶奶露地番茄的后备。吉峰感激地从宫胁那一份多拿了三、四颗。

 「放暑假后,我头一个星期会回家。」

 开门见山直说后,宫胁也立即意会。

 「我知道了。那段时间由我照顾温室吧。」

 第一批采收结束了,但温室里还有蔬菜等着收成。

 「你转来这里以后,还是第一次回家呢。希望你有个愉快的假期。」

 宫胁清楚内情,才没有不经大脑就说:「太好了呢。」父母不可能为了儿子请假,只是基本上还是得偶尔见面,吉峰才会回去。

 「是啊,也能见到那边的朋友。」

 充其量只有这件事可期待。

 就算是虚与委蛇,至少将公司夏季假期的其中一天献给孩子如何?但一思及此,吉峰瞬间就会失去回家的力气,因此别开了目光不去理会这个课题。

 「吉峰不在的时候,番茄如果成熟了,我再替你送到奶奶家去。」

 「麻烦你了。」

 奶奶一路颠簸地开着小型货车载吉峰到机场,他再搭着飞机回到东京住家。

 抵达羽田机场时,没有半个人来接他。以前放长假寄住在奶奶家,回到东京的时候也一向都是如此。

 东京住家是郊区住宅社区里的公寓大厦,搭机场巴士可以直达此地。一整个学期都在奶奶家度过后,吉峰益发觉得狭隘。

 从回家第一天起,他随即回到带钥匙自己开门的状态,和转学前的朋友玩了几天。只有深夜从公司回来,或是早晨上班前,吉峰才会短暂见到父母。

 两人依旧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