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Report-03 杉与千佳子

第一卷  Report-03 杉与千佳子
   「紧临富士山的绝景民宿,与可爱的宠物一同放松歇息」。

 以这句话为宣传标语,杉修介与妻子千佳子开始经营民宿已过了快三年。

 当年适逢就职的公司每况愈下,老板向所有员工试探性地提出了自愿离职制度。正巧千佳子娘家经营的果园旁边有栋民宿低价出售,便包含装潢买了下来,重新开张。因为两人认为,能以较便宜的价格介绍房客去果园采水果是一个卖点。再加上妻子娘家的果园也表示会介绍想在附近投宿的房客,更是促使两人下定决心。

 但是,愿意提供给宠物住宿,结果成了民宿最主要的卖点。

 最大功臣是千佳子。

 她将一楼、二楼,还有占地内的小屋区分开来,让带小狗的房客与带猫咪的房客能够分开进住。狗与猫在各自的住宿楼层内,只要能与其他小狗小猫和平共处,即使不系着牵绳或放进猫笼,也能自由舒展身心。但是,与其他小狗或小猫处不处得来,就由饲主们自行定夺。

 附近少有民宿可以同时接纳狗和猫,两者相较之下,愿意接纳狗的住宿设施更是压倒性地多。还算有规模的旅馆,有些也能够同时接纳两者,但通常在共住的楼层里都规定必须使用牵绳和猫笼。

 「可是。」

 千佳子在以可以接纳宠物的前提下商量民宿事务时,如此主张:

 「绝对也有养猫的人想带着猫咪一起出门。所以我觉得可以让猫住得舒舒服服的民宿很不错。」

 这是爱猫人士才会想到的提议。真要说的话,杉自己比较喜欢小狗,所以当初对于妻子的提案感到不解,但三年过去后,不得不承认妻子的慧眼独具。

 附近除了娘家,也有不少果园和酒厂,在县内算是观光业兴盛的地区,但很少有提供给猫无压力住宿的旅馆。透过口耳相传再加上回头客,养猫的住宿房客日渐增加,现在反倒是带猫前来的房客比较多。

 由于可以见到各种猫,千佳子总是笑容满面地招待客人——但今天的客人,肯定是她至今最高兴见到的一位。

 千佳子在二楼日照最好的双人房里铺好床后,抱着换下的床单,哼着歌走下楼梯。

 「你看起来很高兴呢。」

 杉不加思索地这么说,却莫名带有闹别扭的口吻,一时心慌。千佳子也讶异地歪过头。

 「你不高兴吗?宫胁第一次带猫过来喔。」

 「高兴啊。」

 杉急忙掩饰。

 「我是担心不晓得和我们家的动物合不合得来。」

 做为民宿的招牌宠物,杉家养了一只甲斐公犬和一只深棕色的杂种虎斑母猫。甲斐犬三岁,名字叫作虎丸。深棕色虎斑猫十二岁,叫作小桃。虎丸这个名字取自甲斐犬独特的虎毛,小桃是因为娘家果园的主要作物是桃子。

 「你真爱操心耶,我们家的孩子早就习惯有客人了,你放心吧。」

 千佳子哈哈大笑,但杉接着又说:

 「宫胁来是为了把猫交给我们。他可能不会太开心吧。」

 高中之后的共同朋友宫胁悟希望他们能收养他养的猫,即将登门造访。

 杉收到了简讯,文中写着虽是他非常疼爱的猫,但因为有不得已的苦衷无法再饲养,正在寻找新的饲主。

 宫胁没有说明不得已的苦衷是什么事,但杉在报纸上看到了某间企业集团决定大规模裁员的报导,所以没有详细追问。记得宫胁任职的公司就是那间企业的分公司。

 那么大间的公司都会裁员了,更何况是我以前待的公司——杉恍惚出神地想着。尽管是被当地的企业解雇,但我是在最有利的时期被迫辞职,自己还算运气好吧。

 「可是,由我们收养的话,随时都能还给他吧。」

 千佳子如此说完,笑了起来。

 「我认为我们只是代为照顾而已。当然,托管期间我还是会好好疼爱猫咪。」

 随时都能还给他。我们只是代为照顾。——杉完全没有这么想过。千佳子总是乐观积极,事情都往好的方面想,和杉截然相反。说是行事谨慎还算好听,但其实常常沦为悲观消极。

 两人的父母彼此感情很好,因此从小就是青梅竹马,打从孩提时代,杉一直深受个性与自己大相径庭的千佳子吸引。

 「这么突然要把猫送人,一定是非常不得已的苦衷吧……不过,宫胁的话,总有天会再接猫回去的。」

 千佳子似乎无条件地相信,宫胁对猫的爱会克服所有困难。在喜欢猫这一点上,他们两人从以前就很有共鸣。

 千佳子抱着床单走进盥洗室。「小桃,快下来。」看来是猫睡在洗衣机上了。

 「宫胁的猫叫作奈奈唷,跟他好好相处吧。」

 千佳子唱歌似的对猫说完,又大叫了声。

 「对了!老公,也向小虎说一声吧。」

 狗与猫都是同等重要的宠物,但夫妻俩仍不知不觉间决定了彼此的职责。真要说起来比较喜欢猫的千佳子负责照顾小桃,同样真要说起来比较喜欢狗的杉负责照顾虎丸。

 家里发生大事的时候,也一定要告诉狗和猫——是千佳子提倡的杉家守则。

 杉在玄关穿上凉鞋,走出屋外。白天天气晴朗时,会让虎丸待在以栅栏围起庭院的专用空间里。狗屋是请擅长木工的岳父帮忙建盖的。

 「小虎!」

 扬声叫唤后,虎丸用力摇着卷尾冲了出来。虎丸的跳跃力几乎能够飞越做得较高的栅栏,因此有房客入住时,为了以防万一,还得用牵绳将他系在狗屋旁边。将虎丸让给他们的爱狗人士对杉说明过,甲斐犬分成适合追鹿的细身鹿型和适合追山猪的粗身猪型,虎丸是典型的鹿型。

 由于这一两天除了宫胁没有其他客人,这时没有系上牵绳。

 「宫胁傍晚会过来。就是我们常常聊到的那个朋友。」

 会饲养虎丸,是三年前开始经营民宿的时候。恰巧那时起宫胁因为被调到了繁忙的工作岗位上,一直没有时间过来玩。杉偶尔会为了采购食材等要事去东京一趟,所以还有见过几次面,但千佳子确实已暌违三年没有见到宫胁,虎丸也是第一次见到他。

 看宫胁总是百忙缠身,还以为公司也很器重他,但整顿人事时,会考量到很多因素吧。

 「虽然是初次见面,但你可以和宫胁及奈奈好好相处吧?」

 杉用力摸了摸虎丸的头,虎丸以喉咙发出「咕」的声音。能够这样子粗鲁地抚摸,正是狗的乐趣所在。如果这样子对猫咪小桃,爪子眨眼就会飞过来。

 「要好好相处喔,麻烦你了。」

 虎丸直直地望进杉的眼底,又用喉咙深处发出了「咕」的一声。

 插图f-1

 今天银色休旅车里没有播放鸽子好似会跑出来的音乐。

 是偶尔也该让音响休息吗?相对地播着广播。从刚才起,声音听来文质彬彬的年长男性相当激动地介绍一本书。职业好像是演员。

 说话语气虽然优雅,却不停过于用力地说些「超级」、「乱七八糟」等生动的词汇,看来他真的「超级」喜欢书呢。连一介猫儿的我听了,也忍不住会心一笑。

 不过,不管再好看,我都无法看书。正如之前说明过的,多数动物在听力方面几乎是精通各种语言,但阅读文字就超出我们的能力范围了。读书写字是人类独有的特殊语言体系。

 嗯,既然儿玉先生推荐了,那我下次看看吧——悟自言自语着。待在家里的时候,比起看电视,悟看书的时间更长。有时还会一边翻书一边眼眶泛泪呢。当我目不转睛地望着他,他就会一脸困窘:「别盯着我瞧啦。」

 大叔热切地介绍书籍的节目结束了,不一会儿,开始传来某首童谣。

 顶端在云彩之上,放眼俯瞰四方群山……

 偶尔听这种缓慢抒情的歌曲也不错呢。虽然旋律让我有点想睡。

 底下雷声轰隆作响……

 哦,那还真高呢。

 富士是日本最高的山……

 哦?听到最后一个字,我伸手搭向副驾驶座的车窗,踮起脚尖。

 从刚才起,车窗外边一直坐镇着一座三角形的大山。

 「哦,奈奈,难不成你听懂了?」

 都说人类太小看我们的语言能力了。不过是会读书写字,就那么趾高气扬。

 「没错,这是富士山的歌喔。时机真巧。」

 在可以完全看见山脚下有着大片原野的那座三角形大山时,悟告诉我:「这是富士山喔。」

 明明单看电视或相片,只是扁平的三角形,实物却有着仿佛要紧压而来的压倒性存在感。

 悟接着又做了不少说明,诸如富士山是日本最高峰,标高三七七六公尺,记住标高的谐音语是「大家都长得像富士山一样高吧」。(注)单论标高的话,全世界还有许多更高的山,但以独立山峰的高度来说是世界罕见云云,但这些资讯猫根本觉得无关紧要。

 编注:原文为「富士山のように皆なろう」,日语「皆なろう」与数字「三七七六」的日语发音相近。

 用不着长篇大论,见到以后,我也明白富士山为什么那么了不起。怪不得会被唱成歌谣。

 果然百闻不如一见。如果始终只在电视和相片中看过的话,永远会以为不过是一座扁平的三角形山头。就像至今在我心目中的富士山一样。

 光是巨大,就是一种价值。跟猫只是体型大一点、一生就会过得比较顺利一样。

 话说回来,真是太壮观了。

 全日本究竟有多少猫亲眼见过富士山呢?若不是住在这附近,想必寥寥可数吧。

 我们的银色休旅车简直是魔法车。每一次坐进去,都会带着我前往未知的新地方。

 此时此刻,我们无疑是最强的旅人,和最强的旅猫。

 休旅车驶离大马路,进入绿意盎然的林子。

 散布在道路两侧的群树枝头上都绑着无数白色纸袋。听说是用以包住桃树的果实,有除虫、让果实长得更好等用意。

 驶进路面倾斜的岔路,休旅车走的道路就更是弯弯曲曲了。——不久之后,前方可以看见由白色墙壁和木材建造而成的偌大房子。

 「奈奈,到了喔。」

 这么说来,这里就是悟口中的民宿吧。是一对友人夫妻经营的提供宠物入住民宿,听说今天由我们包下来。

 休旅车停进划成了十个格子的停车场,一名和悟同年纪的男子从民宿中走出。

 「杉!」

 悟一边从休旅车里拿出行李一边挥手,杉也轻轻抬手回应。

 「行李有哪些?我帮忙拿吧。」

 「要住一晚而已,所以除了奈奈外只有替换衣服。」

 杉拿着悟的行李包,悟提着装有我的笼子,登上通往玄关的缓坡。

 「哇,很漂亮的民宿嘛。这里是小狗运动场吗?」

 坡道途中规划了一处还算宽敞的附栅栏空间。底部似乎有狗屋。

 「因为我们也开始养狗了,心想有个空间让他可以动动也好。」

 「记得你们新养的狗是甲斐犬吧?」

 我在笼子里头动了动鼻子。嗯,这个教人讨厌的味道确实是猫永远的天敌,狗的气味。

 我从笼子的缝隙间往外看,一只面色不善的虎毛犬笔直地站在庭院里,挑衅地望着这边。

 「嗯,他叫虎丸。」

 「和猫住在一起没关系吗?」

 「喂,喂,我们家还有小桃呢。而且带猫来住宿的客人也很多……」

 「对喔,说得也是。」

 悟已经告诉过我,这户人家还养著名叫小桃的老淑女猫。年纪是我的两倍大。不知道和还年轻气盛的我聊不聊得来。

 「嗨,你好啊。虎丸,请多指教啰。」

 别理狗啦!我在悟提着的笼子里满脸不高兴。

 名叫虎丸的甲斐犬狠瞪向我们,露出白色牙齿发出「咕噜噜」的低嗥。

 「咦?他心情不好吗?」

 悟才刚歪过头——汪!虎丸就朝着悟吠叫一声。

 「呜哇!」

 这下子连悟也慌得向后仰。——这混账,别开玩笑了!

 我在笼子里倒竖起全身的毛。

 想找悟吵架的话,高傲的猫如我,可不会袖手旁观!不想鼻头被刮花的话,就快点道歉,这只臭狗!

 「小虎!」

 杉厉声怒斥,但臭狗不服似的依然发出低吟。

 「奈奈,我没事,你别冲动。」

 悟也出声安抚我。会从外头按住猫笼盖子,大概是知道我不惜与臭狗单挑吧。

 「抱歉,他平常不会这样。」

 「不,我才不好意思……可能是我做了什么惹虎丸不高兴的事吧。」

 「怎么了吗?」这时,一个女人从玄关冲了出来。腰上围着围裙,是个看起来活泼开朗的美女。

 「小虎生气了吗?」

 「没什么大不了啦。千佳子,好久不见了。」

 悟说着挥了挥手。

 「宫胁!对不起喔,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因为猫狗很少对我生气,所以我才有些吓了一跳。」

 没错,悟是动物几乎不会感受到压力的人类,路上遇到小狗小猫,通常也都喜欢与他亲近。

 这么无礼地对悟狂吠的狗还是第一次遇到。

 「真的很抱歉。」

 杉向悟致歉,再一次训斥臭狗:「不可以这样!」臭狗发出呻吟,垂下卷卷的尾巴,活该!

 没关系、没关系,悟急忙打圆场。

 「是只非常可靠的好狗狗呢。是觉得我看起来有点可疑吧。」

 悟往栅栏内部伸长手,搔了搔臭狗的脖子。臭狗乖巧地任悟抚摸,但我清楚得很,他其实是百般不情愿的。敢再对悟露出牙齿试试看,我随时都奉陪。

 臭狗与我火药味十足地互相表露了敌意,但悟带着我走进屋内后,也就自然而然暂时休战。

 然后在带领下走进了二楼日照充足的房间。

 「放好行李就下来吧。」

 千佳子说完,咚咚咚地走下楼梯。

 那么,参观一下房间吧。我从笼子内部巧手扳开盖子,敏捷地钻了出来。铺着木板的房间清爽整洁,猫待起来也相当舒适。

 「哦。小桃,你好啊。」

 听到悟的声音,我回头看向房门口。一只深棕色的虎斑母猫仪态高雅地坐在那里。年纪是我的两倍大,但身子骨依然保有弹性。

 幸会,小桃以与高贵深棕色虎斑花纹相衬的高贵嗓音寒暄。

 看来你马上与虎丸交手了一次呢。

 我哼了一声。

 真是没有礼貌的狗。竟然向对他友善打招呼的人类怒目相向,太没有教养了吧。

 我狠狠冷嘲热讽一番后,小桃微微苦笑。

 请你原谅他吧。你很珍惜主人,虎丸也一样很珍惜主人。

 因为很珍惜主人,就对主人的朋友狂吠吗?简直莫名其妙。大概是看出了我的不服气,小桃再次苦笑。

 真是对不起。比起你家主人,我们家主人的个性恐怕比较软弱一点。

 还是莫名其妙。但基于对年长女性应有的礼仪,我没有反驳。

 插图f-1

 「好像可以和小桃好好相处呢。」

 宫胁下楼走到兼作大厅的起居室,笑着指向二楼。

 「他们正在房里互相交流。之后要是虎丸也愿意打成一片就好了。是不是不高兴我带猫过来?」

 「但他应该已经习惯了带猫来的客人啊……」

 千佳子歪着头,端出以庭院香草泡的茶。

 「老公,你确实向虎丸说明过了吗?」

 千佳子故作夸张地诘问,杉噘起嘴唇回道:「有啊。」会略微加强语气,是因为掠过胸口的心虚。

 要好好相处喔。杉这么说时,直直望着他双眼的虎丸为什么会对宫胁吼叫?

 莫非被看穿了吗?自己心中隐藏着会被看穿的某种思绪吗?

 「哦,这个茶真好喝。」

 宫胁小口喝了香草茶后低声说,千佳子随即笑容满面。

 「太好了!客人的评价也很好喔,是在庭院里种的香草。」

 紧接着千佳子目光锐利地瞪向杉。

 「哪像这个人,我第一次泡香草茶给他喝的时候,竟然说很像在喝牙膏。」

 刚结婚时,他才那么一次不小心说溜嘴,千佳子却记恨到现在。对比之下,宫胁的回答真是可圈可点,杉常常很想向他看齐,却又羞于坦率说出赞美之词,怎么样也学不来。

 「喝起来有点甜呢,里面加了什么?」

 「我加了甜菊。」

 「啊,原来如此。」

 「可以跟宫胁聊这种话题,真是太开心了!」

 反正跟我就是不行啦,杉在心里闹别扭。一般而言,男人听到香草的种类,都无法理所当然似的应和。

 「民宿看来经营得很顺利呢。」

 「托你的福。锁定带猫住宿的客群好像做对了。」

 杉一说完,千佳子就挺起胸膛:「是我提议的喔!」「是是,都是老婆大人的功劳。」这时候要保全老婆的面子。

 「倒是你没事吧?那个……像是突然把猫送人。」

 由于在简讯里不好开口,他决定等见面时再问。

 「嗯,是有点事情……」

 宫胁为难地笑笑,看起来比以前苍老了些许。想必很疲倦吧。

 「我听说你任职的那间企业集团决定大规模裁员。」

 「嗯,是啊。不过,其他也有很多因素。」

 难不成是私事?杉如此心想时,千佳子悄悄朝他使了个眼色。我知道啦,他也以眼神回应。宫胁似乎不希望别人追问太多。

 「你们愿意收养奈奈,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目前为止也有好几个人愿意收养,但见过面以后,结果都不太顺利。」

 「宫胁,我先声明喔。」

 千佳子端正坐好。

 「我们只当作是代替你照顾猫而已。当然我们会好好爱护奈奈,但等你事情解决,还想再和他一起生活的话,随时都欢迎你把他接回去。」

 宫胁露出受到冲击的表情,紧接着一瞬间嘴角扭曲,低下头去。

 杉和千佳子曾在以前见过他这种扭着嘴角压抑情感的表情。

 杉还以为那幅光景又要重现,但宫胁抬起头笑了。

 「谢谢你们。很抱歉我这么任性,但很高兴听到你们这么说。」

 现在虽是夫妻俩共同的朋友,但先结识宫胁的人是杉。

 高中一年级的春天,三个人都在同一班。

 杉开始用千佳子的姓氏咲田叫她,已经过了好几年。两人是青梅竹马,从小他就叫她千佳子,千佳子叫他小修,但自从周遭有人对此加以嘲笑后,杉就不再直呼千佳子的名字。

 他也拜托过不高兴地质问原因的千佳子用姓氏杉叫他,但千佳子坚决不肯答应,照样喊他小修。这让他感到难为情,也很开心。

 在新教室里,同所国中毕业的学生们姑且聚在一起,暗暗察言观色,思索着该如何扩大朋友圈,但宫胁在班上并未与任何人成群结队。他在各个小团体间打转露面,开心地谈天说笑,似乎没有同所国中毕业的老同学。

 事后才知道,宫胁是在春假期间从他县搬过来,参加了转学考试,所以没有半个认识的人。

 为了交朋友,我可是绞尽了脑汁呢,宫胁笑着这么说过。

 互相敞开心房的契机是第一次定期考试那时候。

 杉熬了一个晚上念考试范围,大脑里塞满了算式和英文单字。为了不让过大的震动震掉记住的东西,他慢吞吞地骑着脚踏车前往学校。

 然后在上学途中发现了熟悉的脸孔。他心想是同班的宫胁,便向他靠近。宫胁走下了脚踏车,杵在宽敞的排水沟旁。

 虽说是排水沟,但也是两侧以水泥筑起的水渠,流着足以说是小河的农业用水,深度也有一个孩童那般高。宫胁神色认真地低头看着那条排水沟。

 杉很好奇他在做什么,但当下时间已经所剩不多。眼神交会后,他只是点头致意,本想错身而过,但又觉得之后会很尴尬,过了一段距离后停下脚踏车。

 「你在做什么?」

 出声询问后,宫胁诧异地看向他。是以为他会就此扬长而去吧。

 「嗯,我发现了让人有些苦恼的东西。」

 宫胁伸手指着的水渠中,有只小型犬正瑟瑟发抖地站在原处。小狗勉强爬上了沙石与泥土堆积而成的小小沙洲,白茶两色交杂的蓬松毛皮被水打湿,服贴在身体上。

 「是西施呢。」

 千佳子家刚好也养了西施,他才会知道品种。千佳子家经营果园,全家人都非常喜欢动物,从小就经常饲养一只以上的猫狗做为招牌宠物。杉从以前就很羡慕他们那种随心所欲的养宠物方式。

 杉家是住在公司员工宿舍的平凡上班族家庭,母亲又有过敏体质,只容许他养金鱼或乌龟这种没有毛的动物。杉从小向往养小狗,但愿望不可能实现,经常是在千佳子家纾解饲养宠物的渴望。

 「是从其他地方掉下去的吧。」

 应该吧,宫胁也点点头。附近没有可以通到水渠底部的阶梯和走道。

 「左看右看,都不像是会养在户外的小狗,应该是溜出家里,结果迷路了吧……」

 的确,在千佳子家,白天会让西施在果园里奔跑,讨采果客人的欢心,但晚上会带回家,让小狗待在屋里。

 「没关系,你先走吧。」

 宫胁如此催促,但杉不得不三思而后行。要是他对迷了路掉进水渠的小狗见死不救,事后不小心被人发现,千佳子肯定会气得吹胡子瞪眼睛。

 「不过,毕竟很让人担心嘛。」

 杉边看手表边走下脚踏车。虽然免不了迟到,但只要在第一节课开始前赶到学校,还能参加考试。

 「快点解决这件事吧。」

 宫胁开心地笑了起来。

 「杉真是好人。」

 他只是担心千佳子会生气,因此听到赞美后浑身不自在。

 「走下去的话,直到脚踝都会湿透吧。」

 不论从排水沟的哪一边下去,都无法跨一步就走到西施犬呆站着的沙洲。水里密密麻麻地长满了水草,看不见底部的模样,让人不敢轻易光着脚走下去。假使底下有玻璃就糟了。

 忽然间,重叠地弃置在路边的长形木板跃入眼帘。看似是鹰架等东西拆除后的残骸。

 「借用一下那东西吧。」

 杉跑上前,抽出一块长度刚好的木板。

 「倾斜地放在小狗附近的话,他说不定会当成桥爬上来……」

 「是啊。」

 然而,将木板摆在西施犬正前方后,他却没有爬上来。两人齐声呼唤,他却依然待在原地瑟瑟发抖,一动也不动。

 「他该不会看不见吧?」

 宫胁脸色凝重地说。

 「你看,从侧边透着光看过去,他的眼睛很浑浊。说不定已经有白内障了。」

 娃娃脸的小狗很难看出年龄,但经宫胁这么一说,毛皮也确实有些褪色。

 「真亏那家伙至今都平安无事!」

 附近也有车流量大的国道,没被车子撞到简直是奇迹。会掉进水渠,铁定也是因为看不清楚四周。

 「我下去吧。多亏有木板,鞋子也不会弄湿。」

 宫胁一脚踩上倾斜放置的木板。

 「喂,太危险了。」

 整片木板已带着腐朽的色泽。姑且不论小狗的体重,但能不能支撑住高中男生——才刚这么心想,木板就发出了教人暗叫不妙的「吱嘎」声音。

 「哇!」

 宫胁的身体在木板上摇来晃去,一脚将木板踩成了两半,掉进水渠里。偌大水声响起的同时,也溅起了水花。

 西施犬哀嚎似的发出汪汪叫声,紧接着不顾一切地在水渠里拔腿狂奔。

 「啊,等一下!」

 宫胁跌坐在水里,慌忙起身追上小狗。但是,溅起水花的声音更是吓到了西施犬吧,他没有停下脚步,在水渠里飞快往前疾奔,难以想象是眼睛不好的年迈老犬。

 「我绕到前面再跳下去!用包夹战术,别让他逃了!」

 杉在上方的步道奔跑,追过逃跑的西施犬后,一鼓作气跳下水渠。

 格外响亮的水声猛然响起,西施犬吓得跳了起来停下脚步,接着又一溜烟跑回来时的方向。

 「他跑过去了,抓住他!」

 宫胁有如守门员般扑向西施犬。西施犬也拼命扭动身子想要挣脱,但宫胁牢牢抓住他的后脚。陷入恐慌的西施犬张口狠狠咬住宫胁的手。

 「好痛————————!」

 「别放开,撑住!」

 杉火速脱下西装外套,盖住西施犬将他捉起来。像包袱巾般将他包起来后,西施犬总算安静不动。

 「你没事吧?」

 询问后,宫胁苦笑着举起右手:「相当凄惨呢。」尽管体型娇小,咬人的力道倒是相当猛烈,宫胁手上被咬出了好几个小洞,血流不止。

 「最好去一趟医院吧。」

 到了这时候,杉已经死心放弃,今天的考试完全没指望了。

 将小狗送到国道旁的警察署,再前往医院,但因为没有健保卡,又是一番折腾。毕竟两人还是高中生,手头上的现金也不够支付医药费,只好抵押学生证,保证会再来付钱后,这才接受治疗。

 最终抵达学校时,第二堂课已经结束。

 前往教职员室,向级任导师说明原委。虽然听来像是玩笑话,但宫胁的落汤鸡模样和手上的绷带大概极具说服力,班导也相信了他们的解释。

 不得已缺席的考试则是日后补考。经过早上那场骚动,脑海里背住的考试范围也全部忘光光了,因此杉如释重负。

 「喂,发生什么事了?」

 一到教室,千佳子俨然大姐姐般迅速上前发问。

 说明来龙去脉后,千佳子也想看看拜托警方保护的西施犬,回程一起去了警察署。宫胁也担心西施犬,所以最后是三人同行。

 年事已高又双眼浑浊的西施犬,以狗绳被系在大厅角落,也提供了饲料和水。听说还没有饲主前来询问。

 「真的已经上了年纪呢,好像几乎看不见。」

 千佳子在西施犬前头挥了挥手,但西施犬的双眼依然没什么反应。

 「也不能托给你们照顾呢。」

 一名中年警官如此开口。

 「托管迷路小狗也不是警察的本来职务,所以不能让他待在这里太久。」

 听到这种公式化的说法,还是高中生的三人不由得心生反感。

 「那个……不能让他待在这里的话,会怎么处置他呢?」

 宫胁问,警官发出沉吟歪过头。

 「这一、两天没有找到饲主的话,会送去收容所吧。」

 「好过分!」

 千佳子气势汹汹地指责。

 「他送去收容所,会马上被处理掉吧!要是饲主没有赶上的话……」

 「就算你这么说,我们也没办法啊。」

 宫胁脸色铁青一言不发,戳了戳杉的侧腹。

 「杉家可以暂时照顾他吗?」

 看来比起向冷酷无情的警官抗议,宫胁更优先思索现实的对应方法。

 「抱歉。我母亲有过敏体质,不能收留有毛的动物。宫胁呢?」

 「我家现在也是禁止养宠物的公务员宿舍……」

 于是还向警官厉声抗议的千佳子转过头来。

 「没关系,我家先代为照顾!」

 「这么快做决定不要紧吗?要先跟家里的人商量吧……」

 宫胁对她如此当机立断面露不安,但千佳子怒目而视,像在嫌他啰嗦。

 「因为总不能把他丢在这里吧!」

 千佳子用大厅的公共电话打回家,等了快一个小时后,父亲开着小卡车赶到警察署。脚踏车放上车斗,千佳子抱着西施犬坐进副驾驶座。

 「掰掰啰!宫胁会担心的话,也可以来我家看他!」

 「谢……谢谢你。」

 宫胁显然震慑于千佳子的气势。

 目送着千佳子如旋风般离开后,留在原地的两个男人几乎同时捧腹大笑。

 「咲田同学真是厉害。」

 「很厉害吧?从小一遇到和动物有关的事,她就会变得非常强势。」

 「你从以前就认识她了吗?」

 宫胁似乎还没有听说他们的关系。「我们是童年玩伴。」杉说明。

 是喔,宫胁心领神会似的颔首。

 「所以咲田同学才会叫你小修吗?」

 「虽然我对她说过很丢脸,不要再这样叫了。」

 「有什么关系,有这么可爱又可靠的童年玩伴。」

 听见宫胁不假思索地称赞千佳子可爱,杉心头一惊。千佳子开朗、温柔又可爱,这种事他早就知道了。但是,杉从来不曾如此自然地开口说出这种赞美。——总觉得输了一截。

 「可是,突然收留一只小狗,家人不会反对吗?」

 「你放心吧,他们一家人都很喜欢动物。总是同时养着五、六只小狗小猫。」

 「咦?也有猫吗?」

 「真要说的话,千佳子比较喜欢猫。」

 这样啊,宫胁喜形于色地笑了。

 「我也非常喜欢猫。当然我也担心西施犬,但真想顺便看看猫咪呢。」

 杉的内心又一阵波涛汹涌。——这两个人一定很合得来吧,他如此想道。

 当天晚上,千佳子打来了电话,对于他不惜放弃考试拯救小狗一事赞扬了一番。

 「话说回来,是谁先发现的?」

 如果是我先发现的就好了——这个念头瞬间掠过脑海。但是,如果先发现的人是自己,他一定会视而不见吧。可能顶多回家的路上再去看看情况。

 「嗯,呃——我们几乎算是同时经过吧。」

 他本想撒点小谎,但心情仿佛吹了玻璃粉。虽不至于受伤,却觉得粗糙不快,最终无法隐瞒。

 「不过,最先发现的算是宫胁吧。」

 「之前很少说过话,但宫胁也是好人呢。」

 千佳子似乎对宫胁非常有好感。——不是似乎,他觉得是真的有好感。

 三人变得常常一起聊天,也常常去千佳子家探望迷路小狗。

 打从以前起,杉每次去玩,不时都得帮忙果园的工作,宫胁也没有例外地受到了使唤。尽管遣词用字给人的印象很像都市小孩,但宫胁意外地很习惯农务,千佳子的家人也很快喜欢上他。

 迷路西施犬的饲主终归没有出现,于是维持现状由咲田家饲养。宫胁惶恐地表示会寻找新饲主,但千佳子一口驳回。

 迷路西施犬与千佳子家里原本饲养的年轻西施犬熟稔得有如亲子,在千佳子口中也成了「宫胁给的西施」。

 咲田家的猫儿们比起杉,更是亲近宫胁。猫儿们老早就看出杉比较喜欢狗,所以他不算是输了。狗儿的话,比较亲近杉。「宫胁给的西施」也许是还记得一开始宫胁追过自己,比起发现自己的宫胁,更是亲近杉。

 某天,宫胁在学校翻阅免费拿取的打工资讯杂志。期末考快到了,这阵子老师们还揶揄两人,这次别再捡到小狗了。

 「你在找打工吗?暑假的?」

 「嗯……我想找份时薪不错的每日发薪打工。」

 「很少有打工条件这么好吧。」

 说得也是呢,宫胁抓抓头。

 「其实我本想一上高中就去打工。」

 就读的这所高中禁止学生在学期间打工。

 「为什么?零用钱不够用吗?」

 不过,高中生的零用钱经常是处在不够用的状态。

 「不是,我暑假想出去旅行,而且可以的话想尽快。」

 「去哪里?」

 「小仓。」

 听到不熟悉的地名,杉歪过头,宫胁说明道:「在福冈县,博多附近。」地理位置他明白了,但他无法明白为何不是去博多,而是想去博多附近。

 「为什么要去小仓?」

 「远房亲戚住在那里……以前他们收养了我家无法再养的猫,之后再也没有见过面。」

 原来如此,与其说是想去小仓,更该说是想去见猫。

 「为什么没办法再养了?」

 不经思索地询问后,宫胁的表情有丝为难地笑了。似乎正犹豫着该怎么说明,杉心想撤回问题比较好吗?此时一道阴影笼罩而来。

 「我听到啰,我听到啰!」

 千佳子突然现身,不怀好意地「呵呵」笑着。

 「你真的是阴魂不散耶。」

 杉调侃后,「少啰嗦!」旋即被拍了一掌。

 「为了见思念的猫咪而想出门远行,我太了解你的心情了!让我助你一臂之力吧!」

 「你可以替我介绍打工吗?」

 宫胁问,千佳子挺起胸膛回答:「而且这周末起就能工作!」

 「什么嘛,有这种好事的话,也告诉我吧。」

 杉也开始在考虑暑假打工。

 「学校原则上禁止在学期间打工,但也有例外,就是『帮忙家里的工作不在此限』。而且如果是帮忙同年级同学的家里工作,只要提出申请,学校就会允许只限假日的打工喔。算是学习社会经验。」

 简而言之,就是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