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Last-Report

第一卷  Last-Report
  紫色与黄色的花朵一直盛开到尽头。

 是那个季节北海道的颜色。温暖又坚毅的,北海道初秋的颜色。

 我在其中追逐蜜蜂。

 奈奈,不行啦。

 一道话声慌忙制止我。接着将我抓起,牢牢扣住我的两手。

 被叮到的话怎么办。

 悟笑着斥责我。

 嗨,好久不见。你看起来精神不错。

 我用脸颊连连蹭向悟的手臂。

 托你的福喔。奈奈呢?

 我也托你的福。

 启程那天之后,悟必定是在这片原野上前来看我。最后的旅程中看见的,盛开着灿烂花朵的辽阔原野。

 不过,这几年有些承受不了冬天的严寒呢。

 毕竟你老了嘛。

 不准说我老。别因为在比我年轻的时候去世就得意忘形。

 柔和的阳光照射下来,风微微吹起,雪丝纷飞飘扬。纤柔的白雪如梦似幻。——冬天不久就要来到。

 我的报告也将近尾声。

 悟的丧礼只有法子和母方的亲戚参加,低调地安静举行。因为才刚搬到札幌没多久,悟的朋友和认识的人又都不住在札幌。顺便说,我留在家里等。我对人类举行的仪式没什么兴趣。

 悟在那天踏上新的旅程。我目送了他离开。然后,悟留在了我心里。不需要在人类特有的仪式上特地确认这件理所当然的事。

 悟留下了名单,都是与他亲近的好友和照顾过他的人,希望法子可以通知他们,法子也确实遵守诺言。

 不久,纷纷有人写信或致电表示哀悼,数量多到教人吃惊。朋友自是不用说,还有工作上的同事和上司,以及从前的恩师。也有并未直接收到通知的人说是听到消息,主动捎来联络。

 法子为了处理这些事忙得不可开交,那阵子几乎每天都在写感谢明信片。悟过世之后,法子可以这么忙碌,我认为是件好事。

 我还担心悟不在了以后,法子会有多么萎靡不振。悟住院时也说过:「说不定会一下子苍老了十岁,所以你要陪在阿姨身边喔。」

 结果来说,法子顶多只苍老了两、三岁而已吧。不过,法子也不年轻了(大概和杉夫妻俩养的小桃差不多),只是两、三岁的话也差不了多少。啊,说这种话的话,法子和小桃都会生我的气吧。

 「奈奈,真的很多人都很照顾悟呢。」

 法子对此非常开心。是啊,你的外甥真的受到了许多人的喜爱。

 在所有人都对悟的离开感到不舍时,有一些人表示想来上香。那些人我都认识。——也是悟留下了亲笔信的人们。

 太远了,那多不好意思。法子万分惶恐,但大家非常坚持,法子也敲定了迎接那些人的日期。

 在日本本岛,已是樱花前线开始北上之际,似乎还要一大段时间才会抵达北海道。事实上,札幌街道上还有积雪恋恋不舍地残留在背阴处里。

 阴郁的天气持续了好一阵子,但那一天刚好是万里无云的大晴天。仿佛悟在欢迎他们一样。

 于是,熟悉的人们走进了法子与我居住的公寓。——是幸介、吉峰,还有杉与千佳子。

 所有人都穿着黑色衣服,寡言地抿着嘴唇。

 「来来,请进。」

 法子率先自己一人在起居室的佛龛前合掌。

 「悟,大家来看你了喔。」

 接着将佛龛前方的空间让予众人。首先是幸介,再来是吉峰和杉夫妻俩点香祭拜。

 幸介的脸庞皱成一团,双手合十了长长一段时间。

 吉峰粗犷不羁地简短合掌,最后缩起下巴,朝牌位鞠了一躬。

 杉不知所措地咬着嘴唇。千佳子眼眶有些泛泪,悄悄以指尖拭去泪水。大家都发现了,也都装作没有发现。

 「为了感谢你们前来吊唁,我叫了寿司喔,我现在去煮汤,你们稍等一下。」

 法子朗声说,众人惶恐地正襟危坐。

 「不好意思,还让您这么费心。」

 幸介说完,其他人也附和地异口同声说了类似的话,向法子低头致谢。

 「别放在心上。可以招待悟的朋友,我也很高兴。」

 「我来帮忙吧?」

 千佳子正要坐起身。但是,法子也挥了挥手让她坐下。

 「没关系,我也不习惯让别人进厨房。」

 法子照例又想也不想地回话,千佳子显得有丝困窘。悟在的话,一定会苦笑说:「不好意思,她没有恶意。」法子低头看着砧板,没有发现。幸好她没发现。

 倘若看到千佳子的表情,她铁定又会多嘴解释,结果越描越黑。

 「比起帮忙,你们和奈奈一起玩吧。」

 哦,把话题带到我身上,真是机灵。我走到千佳子身旁,往她磨蹭。

 「奈奈,好久不见。可以的话,真希望你来我们家呢。」

 于是幸介轻叫一声。

 「难不成你们也和奈奈会面过?」

 「是啊。」千佳子微笑道。杉对她投以苦笑。

 「但因为和我们家养的狗处不来,结果失败了。」

 「我家是和小猫处不来。」

 吉峰插话进来。

 众人随即打成一片,话题围绕着我聊得非常热络。没想到奈奈这么难伺候呢。幸介多嘴说了这一句。少啰嗦,你明明跟太太吵架还哭哭啼啼。

 幸介现在和他的太太养了一只新的猫。手机里有好几张美丽灰色虎斑猫的照片,得意洋洋地拿出来夸耀。别因为是儿时玩伴,连这种地方也和悟一模一样吧——才这么心想,吉峰也拿出了手机。「我家也有。」吉峰,连你也是吗!

 名字毫无创意的茶虎已彻底变成了精悍的年轻猫咪。是拜我的熏陶之赐吧,好像勉强成为可以捉到老鼠的猫了。

 「因为和宫胁见过面,我想让他看看现在的照片。」

 吉峰再一次走到佛龛前展示照片。

 「讨厌,早知道会炫耀宠物,我就带相簿来了。」

 千佳子这么说道,但夫妻俩也输人不输阵,双双拿出手机,展示小桃和虎丸的照片。

 「我们在经营提供宠物住宿的民宿。不嫌弃的话,欢迎来玩。」

 杉说着递出名片,众人顺势互相交换联络方式。——欸,悟。

 悟不在了以后,怀念悟的人们彼此串联了起来呢。

 「不嫌弃的话,也请阿姨务必赏光。」

 杉也向端来寿司的法子递出名片。快,快,一定要递给她。我还想关照杉夫妇家的箱形电视机呢。

 「谢谢你。好久没登上富士山了,似乎很不错。」

 法子,爬富士山你就一个人去吧。我留在杉夫妇家等你。

 一行人围着桌子就座,仿佛等候已久般,聊了许多关于悟的事。

 「咦?悟国中的时候没有参加游泳社吗?」

 幸介惊讶地眨了眨眼。吉峰点头答是。

 「他一直和我一起参加园艺社。他游泳那么厉害吗?」

 「在游泳训练班一直是选手喔。大型比赛上也得奖过好几次,周围的人也非常看好他……高中的时候也没有吗?」

 闻言,杉和千佳子也点一点头。

 「他朋友很多,但没有特别参加哪个社团。」

 「咦……明明游那么快,为什么不游泳了?」

 法子将去除了芥末的鲔鱼递给我,同时不经意地轻声说:

 「一定是因为幸介不在了吧。」

 唉,法子,你真是的。为什么明明讲话那么笨拙,偶尔却又能说出正中红心的话呢。幸介跟在佛龛前祭拜时一样,脸庞皱成了一团。

 「悟写信的时候,也对我说了很多关于大家的事。像是和幸介一起带猫离家出走,还有你之前和太太有些摩擦,他很担心。」

 喂,喂,这句话就不用说了。幸介慌忙解释:「现在很美满喔。」

 「和吉峰一起帮忙奶奶田里的工作很开心,还说吉峰个性我行我素,连上课期间也跑去温室,害他吓得冷汗直流。」

 吉峰怀念地看向远方。

 「也说杉和千佳子是一对非常喜欢动物的恩爱夫妻,大学的时候能再遇到你们,他真的很高兴。」

 杉露出了哪里感到疼痛般的表情,千佳子又擦了擦泛泪的眼眶。

 「……为什么?」

 杉低声说。

 「宫胁为什么完全不告诉我们他生病了?」

 唉,你还是一样忸忸怩怩地说些不言自明的事。

 你连这种事也不晓得吗?

 「——我好像可以明白。」

 哦,吉峰,不愧是如果是猫,肯定大受欢迎的男人。

 「那家伙是想带着笑容与我们道别。」

 ——没错。

 只是因为悟喜欢你们而已。

 非常非常非常喜欢,所以想带着你们的笑容离开。

 答案非常简单。

 「……信里面……」

 幸介的话声带有鼻音,同时也在笑。

 「全都写着开心的回忆,还写了很蠢的笑话。我忍不住笑了出来,心想这根本不像遗书嘛。」

 大家各自都想到了什么吧,轻声笑了起来。悟,你究竟写了什么内容?再怎么说,也用不着以自己的辞世博友一笑吧。

 「最后还以谢谢作结尾,真像宫胁的作风……」

 千佳子硬挤出声似的低喃。

 直到快要赶不上回程班机之前,大家都一起聊着悟的过往。然后法子开着银色休旅车,送大家前往机场。——我们的银色休旅车在悟离开以后,变成了法子的休旅车。

 虽然不再是让悟和我欣赏到各种美景的魔法车,仍是默默勤奋工作的好车。

 那么,在法子回来之前,我得先完成一项任务才行。

 天黑后法子回来了,站在起居室里发出了凄厉的悲鸣。

 「奈奈,你又这样!」

 我将卫生纸盒里的卫生纸一张也不剩地全抽了出来。

 「明明不用,为什么要抽出来!」

 哈哈。忙着生气和整理,大家回去以后的落寞一下子就烟消云散了吧?

 「浪费,太浪费了。」法子边走边捡着卫生纸,忽然间脸庞放柔,失笑般地发出笑声。

 「欸,奈奈。」

 怎么啦?

 「悟真是幸福呢。」

 过世时你不是断然说过他很幸福嘛。

 事到如今还说什么傻话。悟一定也在苦笑喔。

 而后又过了数年。

 幸介将相片馆改成了宠物摄影馆。寄来的信上写着,都是多亏了悟的建议,所以奈奈光顾的话永远免费。但是,每年贺年卡的照片里,灰色虎斑猫总是被迫穿上奇装异服,表情老大不高兴,所以我是敬谢不敏。

 吉峰三不五时送来自己栽种的蔬菜,同时附上短短的问候语:「我想北海道也有很多好吃的蔬菜,但还请笑纳。」数量多到法子一个人根本吃不完,为了分送他人四处奔走。

 法子曾一度带我前往杉夫妇家经营的民宿过夜。话虽然这么说,其实是为了将我托付给他们,自己跑去登上富士山。直到法子回来以前,我尽情享用了箱形电视机。

 小桃变成了优雅迷人的老奶奶猫,臭屁的虎丸变成了懂事一点的狗儿。他还为当时的事道歉,也为悟的离世感到难过。

 对了对了,杉夫妻俩有了孩子。是个早熟的小女孩,迎接法子时说:「婆婆,欢迎您来。」法子的表情有些扫兴。

 今年合花楸街道树的果实也培育出了令人惊艳的鲜红色。雪很快就要积成雪块。

 ——我究竟看见了几次悟告诉我的这种红色呢。

 某天,法子带了意想不到的客人回来。

 「奈奈,怎么办?」

 她抱在怀中的纸箱发出了警笛般的呜呜叫声。里头是一只三毛小猫。不像小八和我一样是「令人惋惜」的三毛,是纯粹的三毛。因为纯粹,所以当然是母猫。

 「她被丢在公寓下面。我是心想家里奈奈也在……」

 我嗅了嗅像警笛般不停发出叫声的三毛猫,温柔地伸舌舔向她。

 欢迎。——你是下一只猫呢。

 「我刚才带她去了医院。奈奈能和她好好相处吗?」

 好了好了,快点喂她喝牛奶吧。这个小家伙好像饿了。

 我钻进纸箱,偎向三毛小猫以温暖她。三毛小猫往我的肚子寻找乳头。很遗憾,不会出现喔。

 「哎呀呀,肚子饿了吧。我在医院买了牛奶,现在就去温热喔。」

 就这样,法子开始了每天为了照顾活蹦乱跳小猫而晕头转向的日子。

 插图f-1

 洪水般的遍地紫色与黄色。

 原野上,最后旅程中见到的花儿一路掩没直至地平线。

 每当作这个颜色的梦,悟一定会来看我。

 嗨,奈奈,最近过得好吗?好像有点累了呢。

 是啊。杉家的小桃也在几年前去世了。我可能会比小桃年轻一点。刚好接替的小猫也来了。

 阿姨还好吗?

 捡到小猫后,简直像是返老还童。

 法子照着小猫的外表,为她取了三毛这个名字。明明没有血缘关系,直截了当的豪迈命名方式与悟真是如出一辙。

 是喔,阿姨现在竟然会把猫咪捡回家。

 悟感慨万千。

 她意外地很有猫奴的资质喔。叫寿司的时候,都把鲔鱼递给我。

 鲔鱼的话,连我也会有些迟疑呢。悟笑着说。

 对阿姨来说,是第一只自己的猫呢。

 是啊。

 纵然一起生活,我也不是法子的猫。

 我自始至终永远是悟的猫。所以无法成为法子的猫。

 你快要过来这边了吧?

 嗯。不过,最后还有一项工作要做。

 悟侧过头,我清清喉咙,动了动胡须。

 必须锻炼三毛才行。法子的管教太不像样了。

 只是一味受到宠溺,要是想成为野猫,肯定不出多久就一命呜呼了。起码要灌输给她狩猎的基础。

 被揪起后颈时,她的双脚会紧紧缩起,所以潜力应该相当高。比吉峰家的茶虎还高很多。

 等三毛独当一面,我就该启程了吧。——前往还只能在梦中看见的这个所在。

 悟,这片原野的尽头是什么样子?有很多动人的美景吗?

 我还能和悟一起旅行吗?

 悟露齿微笑,然后抱起我。让我能够从与悟相同的视线高度,眺望远方的地平线。

 是啊——我们真的一起看见了无数的风景。

 悟长大的城市。

 青苗摇曳的田园。

 发出了骇人轰隆声响的大海。

 仿佛要紧压而来的富士山。

 这世上坐起来最舒适的箱形电视机。

 高贵的老淑女猫小桃。

 臭屁又顽固的虎毛虎丸。

 肚子里吞了无数辆车的巨大白色渡轮。

 在宠物室里对着悟摇尾巴的狗儿们。

 对我说了Good luck的毒舌金吉拉。

 辽阔到一望无际的北海地道面。

 路边盛开的紫色与黄色坚强野花。

 海洋般的芒草原。

 吃草的马儿。

 鲜红的合花楸果实。

 悟告诉我的合花楸红色深浅。

 纤长的白桦树林。

 气氛明朗开阔的墓地。

 供在墓前的彩虹色调花束。

 鹿有如白色心形符号的屁股。

 ——从地面往上画出了两道弯弧的大大大大大大彩虹。

 最重要的,还有心爱人们的笑脸。

 ——我的报告很快就要结束。

 这绝对不是一件悲伤的事。

 我们会一边细数旅途回忆,迈向下一段旅程。

 缅怀着先行出发的人们。挂念着追随而来的人们。

 有朝一日,我们会在地平线的彼端与所有心爱的人重逢吧。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