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捣蛋鬼缇娜

第一章 地狱课外教学的开端(1)

“……缇娜,我觉得我们该谈谈了,为什么你床下会有个不知道通向哪里的隧道。”
“干、干嘛啦,汝那眼神是在怀疑孤吗?!怀疑聪明绝顶、功高盖世的孤在自己寝室凿出连接到镇长家的隧道?!孤为什么要做那种吃力不太好的事情呀!”
还没说完就自己全部招供的笨蛋。
涨红脸的缇娜嚷嚷着跟埃里克据理力争。见她事已至此还在狡辩埃里克换种方式。
“嘿,原来不是你弄的啊。”
“就是嘛,为什么家里出事犯罪嫌疑人总是孤呢?没确凿证据就别随便冤枉孤啦。”
还不是因为你坏事做尽属你最可疑,家里有事100%就是缇娜整出来的恶作剧。像是被街坊邻居举报弄坏他家玻璃、在家里玩投球弄得满目狼藉。
但她这次做过火了——
“……本来还想着要好好奖励那在床铺下凿出隧道的孩子,原来不是你做的呀?”
“奖励?”
“对啊,好好的【奖励】她,但既然不是你做的那真是太可惜了,这份奖励也要泡汤咯。”
“诶嘿嘿、是孤做的没错,孤为了避免被汝叫去做家务突发奇想在卧室凿出条秘密隧道,这样汝在找孤的时候孤就能瞬间逃遁到外面制造出孤不在家的假象——”
咚。
她话还没说完脑袋就肿出包。挥着拳头的埃里克低声警告:“给我到镇长家道歉然后把洞填好,不然今晚你就没饭吃了,懂吗?”
坐在客厅看城镇日报的埃里克对国家大事没兴趣,真正引起他兴趣的是市场、店铺的折扣优惠。报社和部分行业会架起紧密的利益网,所以很多广告。
“为什么尊贵的孤要做这种事呀。”
“把吃奶劲拿出来拖地、我可不记得自己有亏待过去不给你吃啊。”
自作自受的缇娜在用积攒的魔力修补好隧道后又被附加罚扫地,心里暗骂埃里克不守信用、非人哉。
其实缇娜是君临魔族顶端的最高统治者——魔神。
但在埃里克家里却是最低端,被埃里克贴上【捣蛋鬼】、【笨蛋】等侮辱性标签。
但一篇造成轰动的新闻引起埃里克的注意。
“……勇者召唤仪式?皇国还在延续那种没有丝毫意义的传统啊,明明【魔王】都已经被【家务活】给打倒了,对吧?在拖地的【魔王陛下】喲。”
“唔、即使汝不加重语气孤也晓得汝在说孤啦!”委屈吧啦的缇娜噙着泪珠:“等孤崛起的时候孤就把现在的屈辱百倍奉还!让汝给孤端茶送水、洗脚擦背、还让孤打扫整座魔神殿……“
……作为魔神的报复手段器量太小了吧。斜视眼偷懒的埃里克认为她作为魔神被策反理所当然。
那种不买玩具就公然躺在地上哭闹、课堂睡觉的魔神还是被策反才是众望所归。
魔神——缇娜·夏佩恩特。
昔日让人们谈虎色变的暴君,残暴嗜血、麻木恐怖的铁腕让大陆都笼罩在黑暗中,但自从政权被推翻后大陆就回归到祥和静谧。
据说魔族正为选举出新统治者而暗潮涌动,但比起人类存亡埃里克更在乎晚饭的问题。
“对啦,孤明天学校要举办一年一度的亲子课外教学,维期三天。诶嘿嘿、孤虽然不是很想跟汝去但孤还是勉为其难的带汝吧,赶紧帮孤准备零食和饮品,今晚就好好伺候孤知道吗?”
……一年一度的亲子课外教学。
那恐怖的一天终于到来了吗。抓紧报纸的埃里克心中油然升起强烈的不详预感。
前一年的课外教学缇娜把同学打哭、亲子活动突然哭闹把埃里克脸丢尽、还在回家时闹失踪搞得全班回家时间被延误结果发现她在草坪呼噜大睡乌龙一场,回到家后埃里克一家家的赔礼道歉。
……要我跟,那样的恶魔去课外教学?
“缇娜,我有话——”
“孤晚饭要吃炸鸡、埃里克的炸鸡真是让人赞不绝口,口水直流,孤还要带新的书包到去郊外,对啦、再给孤买新款的玩具吧,学校很多小朋友都玩”
“……缇娜?”
“诶嘿嘿、孤已经策划好明天要怎么度过,从昨晚开始其实孤就兴奋得差点睡不着觉(埃里克:小孩子吗你!),要弥补前年没玩够的遗憾……如果汝不带孤去孤可能会悔恨终生,明天就会变成孤的梦魇。”
……说、说不出来啊!「哈哈、明天的郊游还是算了吧。」这种话根本说不出来啊!
脑中激烈思想斗争的埃里克下定决心道:
“缇——”
“呜、……呜!……”
“缇娜,我有话跟你——”
“呜呜、……呜呜!……”
“别、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啊!用那种委屈又可怜的眼神看我啊、那种眼神!!”
对缇娜【不甘心抿住嘴唇噙着眼泪】的脸埃里克捂住眼睛,心中名为【因自私而拒绝缇娜】的心虚和罪恶感涌现上来侵蚀着埃里克。
埃里克对缇娜那眼神的抵抗力几乎为零。
“……好啦好啦、我答应你跟你去还不行吗!”
“诶嘿嘿、孤虽然不想和汝去,但汝居然这么想跟孤去参加课外教学孤就跟汝去吧,真拿汝没辙。”
……明明就是你想去却被你反将一军。
那哭丧脸就像装出来的一样笑颜逐开的缇娜开始规划明日的行程。绝望的埃里克已经预料到明日起的课外教学自己会被折腾成啥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