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捣蛋鬼缇娜

第一章 地狱课外教学的开端(2)

(尝试第一人称,而且总挤成一团。)
一早,我跟缇娜到学园集合。

正如我所料想的那样,无论是家长还是学生都兴致勃勃期待那场亲子课外教学。

“哎呀,你的孩子这么礼貌懂事到底是教育的呀,见人就打招呼相较我家孩子就差远咯。”

“哪里的事,跟你那品学兼优、考试总能蝉联班级第一的尖子生比起来根本不足相提并论,我家那只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向你家的学习,夫人、能麻烦你传授我把孩子教育得如此出色的秘法吗?”

自我贬低孩子表面谦虚实则抛砖引玉,套别人赞扬自家孩子的话满足虚荣心,现在的家长圈子都那么套路虽想加入进去聊几句但我没那资本。

「缇娜生性贪玩、活泼」,「我侧重放养教育、让缇娜茁壮成长」这种赞扬压根说不出口。

“哎。”

“嘿嘿、今天是大喜之日汝为何唉声叹息呀?”

“我叹气的根源还不是因为你嘛,要是你再争气点我就不用总帮你善后,年轻的妈妈桑也愿意接近我吧”

“唔、汝是在间接责骂孤么??”

就这点倒还有点自知之明,我烦恼的根源99%都是源自这缇娜,很多时候我都很怀疑平时总添乱和抱怨的小怪物真的是魔王么?

那魔族真该因缇娜政权被推翻和放鞭炮祝贺,祝贺魔族在白痴魔王统治宣判终结下重获新生。

“……你、你是埃里克吗?”

“哦、艾丽安娜,你也在这里呀,好巧。”

这羞涩腼腆的绿发女性就是艾丽安娜,我和她的关系顶多在烹饪课会遇到谈不上熟悉。会聊几句话也是因教师任命我指导新生的她时了。

兴趣是制作暗黑料理、不,是烹饪蛋糕。但放进烤炉烘烤,不知为啥明明有我从旁监督却总变成焦炭,拜她那令人发指的厨艺所赐还有学习料理的可疑黑魔法结社信徒邀请她入伙。

“奇怪,埃里克你怎么会参加亲子教学呢?难道说你已经结婚了么。”

稀奇的艾丽安娜目光盯着我旁边的缇娜。

“她就是你的小孩吗?好可——”

“别会错意,她只是捣蛋鬼而已,跟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笨蛋。”
“别搞错啦,他只是孤的庸人而已,能侍奉孤是尊贵的孤赋予他的殊荣。”

我跟缇娜就像有心电感应不约而同指着对方反驳,被人说是魔族顽童的生父真伤脑筋啊,这是惩罚游戏吗?上辈子毁灭太阳系的报应。

“什么嘛、被人误会孤跟汝的关系就那么不满吗!能被人误认成孤的生父就是汝的荣幸汝该感恩戴德才对竟然比孤还快0.26秒拒绝埃里克是笨蛋!!”

我一记残像拳躲开缇娜的王八拳,无视“咿呀”声狼狈跌倒的她跟羡慕我们默契的艾丽安娜。

瞥到躲在他背后戴贝雷帽的少年询问:

“既然你来那就说明你有孩子吗,我从以前就觉得你肯定结果、结果你居然连孩子都有啊,这小子跟你有点像哦,果然继承你的血统比较多吧……话说你老公呢?你老公很忙没跟你来吗?”

我东张西望搜寻她老公的踪迹,霎那间温度骤降到绝对零度似的连紫外线都冻结住。

面容阴沉的艾丽安娜冰冷道:

“……我还没结婚呢……”

“欸?没、没结婚?”

未婚先孕?现在的年轻人都那么开放么。

“……明明我才二十岁出头,我的外貌和身材真有那么显老吗?……呵呵、我以为我平时保养的很好结果只是自我感觉良好在别人眼里早就达到欧巴桑的标准……被人跟欧巴桑相提并论,真过分啊……”

“那个,艾丽安娜?……”

她给我感觉很不妙,我是触碰到她逆鳞了吗?名为「容貌」、「年龄」的逆鳞?

她那团缭绕的黑雾好恐怖、那卡通里渲染角色心境的怨念黑雾都被她跨次元制造出来了吗?

避开碎碎念和傻笑的艾丽安娜我朝那小子伸手示好:

“那我想你应该就是艾丽安娜的弟弟吧?我跟你姐姐是烹饪教室的同学,请多指教——“

啪、愤恨的他拍掉我的手。

“别、别用你那肮脏的手碰我……!”

仿佛因恐惧颤抖的他强作坚毅噙着泪怒瞪我,我可以确定我跟他素未谋面但他却对我抱着强烈恨意。

——那眼神就像看到杀父仇人般锐利。

“贝斯……居然行孤想做而不敢做之事,孤可能要对汝刮目相待了。”

原来他叫贝斯吗?

谢谢你对我有那种念头而不敢做啊,缇娜。不然我就会折断树枝追着你满街跑。郑重谢谢你避免我卡路里的无谓消耗。



课外教学的目的就是激发学生对学习的兴趣和积极性,但多数情况还是缓解学生学习压力,也是建校时延续至今的习俗,没因缇娜闹事而废除这项习俗真是不幸中的大幸。

前年的地点是繁荣的滨海城市,在阳台就能瞭望海景,恰逢蓝色梦泪让人时至今日仍意犹未尽,活动有:烹饪、试胆游戏、手工艺活、逛旅游景区等。

“那,今年的活动就决定是烹饪、试胆游戏、手工艺活、逛旅游景区……以上。”

……这颓废的死鱼眼老师还真是偷懒到极致啊。活动都是各班级策划然后呈报到上面。估计他每次担任都是这模板呈报的吧。

“还有,这次可别给当地住民添麻烦,例如:到当地居民家蹭饭、到别人庭院嬉闹砸碎精心栽培的盆栽、在澡堂放咖喱粉之类的行为都禁止,尤其是你缇娜,监护人要以身作则才行。”

……都罗列罪状还指名道姓了,全班家长的视线都集中过来我心中深感抱歉的低头致歉。

为什么我非得为她罄竹难书的罪道歉啊?

“…………孤有异议!!”

成步堂缇娜见那烂俗活动意见就来了。

“为什么孤还要重复前年玩过的俗套活动呀、那些活动前年孤就玩腻了孤想玩更好玩的活动!!”

“这是我们班级的习俗。”

“那孤就推陈出新创造出套更好玩、更能提高积极性的活动!身为王者如果连腐败的旧俗都无法推翻,那就无法体现孤作为王者的资格和价值!敢问这样无法改善生活剔除腐朽制度的王有谁愿意追随??“

面对缇娜的无理取闹全班都习以为常。缇娜总是石破天惊说些荒唐话,连老师都拿她没辙。

“缇娜她还真活泼呢。”

艾丽安娜苦笑,与其活泼我还希望她能稳重点,她的活泼就是那台困扰制造机的助燃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