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捣蛋鬼缇娜

第二章 澡堂物语(1)

.“你照顾缇娜很辛苦吧。”

“就是说啊、简直就是辛苦到爆炸,因缇娜那连接黑洞的胃袋我为赚取生活费和事后赔偿累到爆炸。”

超累的,要不是我特殊体质我早累趴了。不仅局限于冒险家,有钱赚的兼职我基本都做。因为冒险家办理手续费是否干活都出自意愿腾出很多余裕。

比起肉体更多是精神的疲倦感。

“但缇娜她以前说不定是很寂寞,所以玩疯了呢。”

艾丽安娜温柔地注视删改行程表的缇娜,那颓废老师偶尔会撇眼缇娜有没有做出格的安排。

高处不胜寒说的就是缇娜吧。

作为魔族最高统治者受到紧密监视,做事还要瞻前顾后、提防身边各怀鬼胎的将领,到头来却被能推心置腹的心腹背叛落个居无定所的下场。

我跟她其实某种方面蛮像的。

都是被世界所抛弃的难民、斗争的牺牲品。

“……真麻烦啊,我跟缇娜虽说没有血缘关系,但一想到之后的时间里还要承担起责任照顾她就头大。”

我抚摸后脑勺地抱怨。

“贪吃贪玩、虚荣心强、又不爱念书,仿佛添麻烦和破坏才是她的全部,光是缺点我就能滔滔不绝不重复说几小时,想从她身上找优点就像鸡蛋里挑骨头一样困难。……但这世界上能接纳这样如缺点聚合物般小孩的人也仅我一人而已吧。”

如果我不接纳她还有谁愿意接受她呢?

“还真是不坦率呢。”

“坦率?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我不坦率吗?我倒觉得我性格直率有啥说啥,不喜欢拐弯抹角说些云里雾里的话。不过,缇娜贪玩捣蛋说不定只是依赖我的一种表现形式。

……应该吧?



分配房间是按照家庭成员来分配的,反正家长自掏腰包对学校而言分配多少房间那是家长的问题。缇娜和埃里克同房间、艾丽安娜和贝斯同寝室。

“艾丽丝,你今天对埃里克很失礼哦。”

情感丰富、洞察力强的艾丽安娜早就察觉到艾丽丝对埃里克那浓烈的敌意和恨意。

关于憎恶的根源艾丽安娜是百思不得其解,她初次看到艾丽丝也会有那种眼神、那种表情。

“……你今天一反常态到底怎么回事,就跟变了人一样,你不是一直很期待这次课外教学么?期待得昨晚差点激动得失眠。”

“我、我才没兴奋呢!”

“骗人,我是你姐姐,世界上最懂你心境的人就是我,顺带一提你撒谎时的习惯性动作又出来了。”

“叽咕!”

抚摸后脑勺一直是艾丽丝撒谎的动作,脸蛋泛起红晕的艾丽丝低头抿住樱桃唇瓣。

艾丽安娜也不想以说教口吻跟妹妹谈话。见艾丽丝沉默不语艾丽安娜把近期困扰她的疑惑说出来。

“话说,「贝斯」是指什么?”

“呜!”

“我记得你以前似乎跟我提过贝斯,你说的贝斯貌似是……对、就是偶尔城镇广场会举办的英雄剧,那里面的主角就叫做贝斯对吧?”

那出英雄剧就是艾伦镇的象征性英雄,就类似百货超市布袋玩偶、肯德J叔叔、商店街吉祥物那类。

因有观众互动(到观众席公然绑架小孩)活热气氛而备受好评,艾丽丝和缇娜作为朋友都会聚到一起观赏那出节目,然而却没人发现红战士的真面目就是埃里克。

为微薄的薪资埃里克也会接那种活。

“那个叫做,而贝斯就是艾伦战队的领袖——如烈焰般炙热的红战士,你憧憬的偶像就是他没错吧?没想到你会喜欢那种偏向男孩的娱乐节目——”

“够啦够啦、求你别再说啦姐姐!”

被挖出秘密的艾丽丝面红耳赤的,对想变得坚强和保护姐姐的艾丽丝来说被揭短是很尴尬的事。

“好了,你为什么要敌视埃里克呢?”

房间到如死般的沉寂,犹如冰窖般凛冽刺骨。时间都像是冻结似的停止流逝。

“……那是因为……我看到了……”

“你看到了……什么?”

看到那欲言又止的哭脸艾丽安娜试探性提问,紧咬嘴唇的艾丽丝泪珠如掉线珍珠在那面庞流淌,艰难的回忆起五年前那如梦魇般纠缠她的一幕。

“杀死父亲的凶手就是……埃里克。”

……欸?

脑袋一片空白的艾丽安娜拒绝接受这晴天霹雳的事实,屏住呼吸房间只能听到艾丽丝的啜泣。

五年前,原本是贵族的她们因顶梁柱的父亲遭到暗杀而落魄,根据猜测父亲极有可能是皇国中派系斗争的牺牲品。

表面风平浪静实则内部暗潮涌动,像栽赃陷害其他派系、暗杀其他贵族巩固地位这事在派系的明争暗斗中屡见不鲜。

而那起灾难,导致艾丽丝宅邸佣人和家属被尽数屠杀殆尽,当时艾丽安娜因外出侥幸躲过一劫,回到家就看到在冒烟废墟前抱着娃娃啼哭的艾丽丝。

当时的目击者只剩艾丽丝,因继承权在贵族推波助澜下被剥夺,领地被皇国没收和贵族瓜分这事就不了了之,说艾丽安娜不想将那破坏家庭的犯人千刀万剐那是骗人的,但是——

“你搞错了吧?”

不愿相信埃里克是杀人犯的艾丽丝道:

“我清楚埃里克的为人,他根本不可能做出那么残忍的事情,因为他可是埃里克啊。”

“他就算烧成灰烬我也不会错认他!”

“这事就到此为止吧、五年前的事情你为什么那么有把握能确定他就是那场屠杀案的真凶?”

艾丽安娜故作镇定内心焦躁不已。

“可是已经经过五年了哦,凭模糊的记忆而非确凿的证据断定他是凶手就是在冤枉他。”

“可他的年龄跟五年前吻合——”

“这个话题就到此为止,难得的课外教学就因这种难过的话题泡汤非你所希望的吧,别想那么多,赶紧去澡堂洗澡然后上床睡觉,清楚吗。”

……埃里克他怎么可能做那么丧尽天良的事。

艾丽安娜跟埃里克不是很熟,关系充其量就烹饪教室的指导和学徒,但埃里克给人种很温柔很体贴的感觉,那样温柔的人怎么可能是——

“真的假的?!我昨晚刚买的零食你全部都吃光了!明天可别想指望我给你买零食啊!!”

“呜、孤只是肚子饿了而已嘛。”

……埃里克是犯人什么的

……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