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捣蛋鬼缇娜

第二章 澡堂物语(2)

“缇娜,洗完澡后知道该干嘛吧?”

“孤知道啦,即使汝不说孤也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孤会直接到小卖部买热腾腾的牛奶像大叔一样一饮而尽、然后买包零嘴狼吞虎咽慰问孤的肚肚。”

“不是,是直接回房间!”

指正缇娜那我行我素的行程我跟缇娜在澡堂前分道扬镳,这栋山中旅馆有分男女澡堂。这临近澡堂停止营业的时间段洗澡的人数较少,因为刚到旅馆跟缇娜玩追逐战一段时间拖延很多时间。

“……嗯?”

那见到我就鬼鬼祟祟的贝斯要进女澡堂?

“喂、贝斯,你年纪再大五岁只要往前多踏一步就是构成犯罪咯。”

“谁理你啊、你这坏蛋!”

这色小鬼年纪小却仗着未成年保护法胡作非为,榜样的我要在他变坏前制止他那荒谬的举动。

“别啰哩巴嗦的、男人偷偷摸摸的想溜进女澡堂像什么话?你好歹也是我料理课指导对象的弟弟可别以为我因你小就对你的龌龊行径睁眼闭眼啊。”

“你干嘛啦、你想对我做什么!”

“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是男人就要活得的光明磊落,给我记住这句话。”

“放开我!……你快给我放手呀!”

我抓住贝斯的衣服往男澡堂拽。贝斯奋力挣扎很抵触我粗鲁的拖拽,奇怪、他那么讨厌我干嘛?

我很确信自己没狐臭无异味……有吗?

“我们就来次男人间的坦诚相待吧。”

“坦、坦坦坦诚相待?!你到底打算对我做什么呀你这个变态!我可是——!”

……可是?

我满腹狐疑地凝视那可疑的脸和古怪行为。欲言又止的贝斯羞耻地强忍话语。

“……没有,反正我才不可能跟你这恶魔一起洗澡,我的生理无法接受。”

“明明是跟缇娜同龄的小鬼谈吐却跟大人一般,意外的成熟啊。”

“别把人当小孩子看、我心智已经很成熟了!”

是是,外表看似小孩实则却很成熟的小鬼哟。听说缇娜把他当纳入魔族战将(缇娜语:把他当朋友)就想从他那里得知关于缇娜的事是没戏唱了。

……真遗憾啊,明明是了解缇娜的机会。

“嘛,既然你那么抵触我那我也不好强迫你,本来还想顺便谈谈你姐姐的事那就算了吧。”

“……姐姐?”

原本怒气冲冲想走出澡堂的贝斯蓦然僵住,那孱弱的身躯微微震颤像是我触犯到他的底线。

“你这恶魔想对我姐姐做什么……?”

“恶魔?真难听呢,我明明是——”

“当初对我家人出手现在又瞄准我姐姐、我警告你别对我姐姐出手、我一定会从你的魔爪拯救姐姐的!”

然后,就顺理成章的到澡堂里了,我越来越没搞懂这年纪小孩的脑回路。

刚才还拒绝现在扯到姐姐就顿时间卯足干劲附和我,难不成这家伙就是传说中的姐控?那偏向禁忌领域的性取向还真是夸张。

跟躲着我脱衣服的贝斯匆忙到最里面选浴池蜷缩到角落。见他那像是躲避野兽的态度我很失落。

“……你离我挺远的嘛,这么怕我吗?”

“谁会怕你啊……”

说话没底气的贝斯半张脸都泡在水里,那脸颊的红润就像被这高温蒸烤所致。我净身完毕后也窜进澡浴池内,整间澡堂都弥漫股如纱雾的蒸汽。

这沉重的气氛,得找点话题啊。

“……你姐姐艾丽安娜,是很温柔贤惠的人,年轻又漂亮,我敢断言以后结婚肯定是贤妻良母型。”

“……”

……糟糕、我都在跟小孩说些什么。我起了这个头即使没人吐糟我我也很清楚糟糕到极点。

“这不用你说……“

这话题似乎意外的成功。

“姐姐她接受优良教育,从小就经常受到父母称赞和表扬,未来也是前程似锦光明璀璨。即使是现在姐姐她也承担起责任照顾我,姐姐她很坚强,跟软弱的我截然不同……”

从他那悲伤的口吻,他估计很自卑和自责。

“我很没用……总给优秀的姐姐添麻烦,现在的我就只能给姐姐制造多余的负担……”

因为缇娜基本没值得称赞和安慰的地方,所以我不擅长说鼓励话或安慰话来安慰别人。

“对,你们就是截然不同。你永远无法成为你姐姐,光是看到你因这种事而自我贬低我就忍不住发笑。”

“呜、……那我——!“

“世界上从来就没两片相同的树叶,贝斯是贝斯、艾丽安娜是艾丽安娜,你根本就没必要追逐你姐姐的背影。”

……就是如此。

自身就很独特何必成为他人,要坚信自己是特别的,正因数个特别的个体才能构建起整个世界。每个人都是自身世界的主角怎么活全凭自己。

糟糕的人生、幸福的人生,这些东西可不是伸手就来。

“……简直一派胡言。”

“或许吧,毕竟我只是外人没资格插手你的内心世界,左右你的思想。……但我起码知道,你现在才几岁跟你那跟我年纪相仿的姐姐根本没可比性。你现在还年轻比你姐更具有可塑性。”

我游向沉思的贝斯静坐在他身边,他那肌肤柔嫩得不像话,跟缇娜那偶像都会艳羡的肌肤有得一拼。

“但是——你还是现在就能超越你姐的。”

“是什么??”

“就是厨艺方面呀、你姐的厨艺超差的,端出来的东西简直黑暗料理级别的!”

“噗嗤!”

我开玩笑似的态度让那僵硬的脸蛋松懈下来,接下来贝斯开怀大笑透露出「姐姐的黑暗料理连蚂蚁都会绕道」、「简直就是暗物质!」等独家情报。

“啊,之前还有黑魔法师成员拉拢她入超可疑的教会,感动得痛哭流涕说「这、这黑魔法天赋!你正是我们黑魔法结社梦寐以求的潜力股、请务必加入我等振兴结社」!”

“哈哈、居然有那种事!还有啊、我跟你说姐姐她——!”

扑通、木瓢不偏不倚抛掷到贝斯的脑袋砸得他眼泪汪汪,艾丽安娜抱歉似的说「手滑了」

……从声音精准辨识方位,何等恐怖的女人。

“但是,我真的能做到吗……超越姐姐……”

“如果我说「你办不到」,你就不做了吗?……会被别人的闲言碎语所左右那就说明你只是「有点想做」而不是「渴望去做」,自己的人生要交由自己判断,别以为人人都是你的指路明灯啊。”

听到隔壁女澡堂「炸弹落水」的台词我就骂缇娜让她收敛点,眼睛看不到的地方就很不省心。

“话说要超越超越谁是人生指定的业绩还是谁强加给你的硬性任务么?你自己活出自己、活得潇洒,咽气时不会为今世后悔就足够了吧。”

我自己说的话我都无法理解通透,顶多说教可我自己却没能办到。这样讲话都没说服力的我没资格教导他任何东西。

想通的贝斯轻撩碧绿刘海。

“……那个,缇娜是你的女儿吗?”

“那是新型的惩罚游戏吗?”

“我就说嘛、你跟她根本就不像。而且你们的年纪看起来时间线也根本不对。”

年纪虽小但思想真的较成熟,比缇娜起码强几个银河系。要是我抚养的是贝斯就轻松很多,虽然看起来痞痞的至少能听进我的话。

“缇娜她经常提到你哦。”

“哦?那她平时怎么说我的?”

这倒勾勒起我强烈的兴趣,缇娜她在我见不到的地方究竟是如何看到我的呢?

“她说你是对她唯命是从的奴隶耶。”

用脚趾头也知道,根本就不能指望缇娜那嘴巴能吐出称赞我的象牙,尽是虎狼之词。

“……你跟缇娜是朋友对吧。”

“才、才不是朋友嘞!我跟她是劲敌的关系!”

贝斯傲娇属性被激活,争辩:

“话说为什么我得跟那种捣蛋鬼做朋友呀、只是平时会一起玩的关系才、才不是什么朋友呢!”

……那不就是朋友吗?

“不过那缇娜胡搅蛮缠的性格能交到朋友,我倒倍感欣慰,最担忧的就是她的人际问题,谢谢你愿意跟缇娜做朋友啊,辛苦你了。”

“所以我就说我跟她根本——!”

我粗鲁地抚摸他那柔顺的短发。

“那缇娜,以后就继续麻烦你了,虽然那家伙很爱胡搅蛮缠但其实很重视情谊,是个不错的人。”

“所以我才说……(咕噜咕噜)”

浸泡到水里的贝斯脸部红潮蔓延到耳根,通过这次跟埃里克的接触贝斯确信他不是「凶手」

因为那么温柔的他根本没可能会做出那种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