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捣蛋鬼缇娜

第三章 魔神形态的赌气(1)

“汝昨晚跟贝斯到底发生什么了?”

今天缇娜她神情幽怨地跟在阳台晾衣服的我问话,那口吻就像宝贝被别人给抢夺似的不甘心。

“今天孤跟他约出去玩的时候,他就滔滔不绝的跟孤谈论关于汝的话题。孤事先声明,孤最憎恶自己的物品被别人染指,哪怕是不要的辣鸡。”

这小霸王力MAX的话真可怖。

那她的性格还真是恶劣到难以附加。

“汝应该清楚汝是孤的奴隶,就要有奴隶的自觉。汝只要照顾孤的起居、温饱就够了别做多余的事。”

“我可不记得有跟你约定好那种事,我也是有私生活的能麻烦寄人篱下的你能别管我吗。”

无视愤愤的缇娜我绕过她挂缇娜的内衣裤,这种尺寸的衣服是同龄人间的标准。

“汝什么态度嘛!……汝是孤的所有物岂能僭越跟孤的战将攀谈关系,请汝务必认清自己的身份!”

傲慢无礼的缇娜叉腰挺起胸膛。

咕噜咕噜……她那胃袋正激烈战斗,困扰的抚摸肚皮以下达命令的口吻对我指示道。

“孤肚肚饿饿,快准备膳食伺候孤,孤就宽宏大量不计前嫌,赦免汝这次的失职之罪,快去厨房使出浑身解数取悦孤吧,孤还能考虑寄予汝褒奖。”

趾高气扬的坏毛病仍旧改不掉。

但我也不可能一直迁就缇娜,她很多时候都把我照顾她当做理所当然了,稍微教训她下。

“……”

“喂、汝干嘛不讲话,无视孤吗?”

绕过呆愣的缇娜我轻哼歌把篮子提回房间懒散地躺床上,咬牙切齿的缇娜原地跺脚向我抗议。

“汝是在向孤宣战吗、向作为王者的孤发起挑战??孤才不会接受汝那种无聊的「冷战宣告」嘞!孤肚肚饿,汝尽快起来给孤做饭别跟小孩一样赌气啦。”

翘起鼻梁的缇娜两手环抱在胸前。

但她的命令对我没起作用,那家伙竟然对我使用微量的魔法想操纵我的精神、但很遗憾我抗拒你命令的执念远在你那微量的魔力上啊。

“我看看哦,最近的热门偶像是叫做蒂娜·巴蒂斯图的精灵族么。”

“……唔、呜呜!孤原本不想破戒但这是汝逼孤的啦!孤就接受汝提出的「挑战」!!”

骤然间魔力儿膨胀让我惊慌失措。

那股可怖的魔力宛如无底洞般深不见底、犹如黑洞般森然恐怖,光是近距离接触灵魂就仿佛要被那浑浊的邪恶所侵蚀。

——我很清楚那股纯粹魔力的根源。

“笨蛋、你还记得我跟你约好的条例吗?!”

那条不容被触犯的条例就是缇娜禁止以【魔神形态】现身,否则——

“条例?那种无聊的东西不就是用来打破的吗。”

婀娜妖艳的红发少女以讥诮的声线调侃我。

她那翻遍诗集都无法描述出的容貌光是倾国倾城来形容就是种亵渎,五官精致地就像雕刻般精致。但那衣物因承受不住肉体膨胀而紧缩勾勒她的曲线。

以及头顶那对漆黑的盘羊犄角。

“我应该跟你强调过,绝对禁止以这形态现身,你刚才爆发出的魔力可能已经被皇国精密的检测仪给侦测到,你闯祸了知道——”

“废话就到此为止吧,埃里克。”

嫌衣服小的她蹙眉用魔力变出套合身的服饰,在镜子面摆弄着身姿观察境内自己的姿态。

“嘛,久违的变身感觉还不赖。”

“你有在听我说吗、你快给我恢复原状!趁我发火前、不然我就罚你今晚没饭吃!”

我用以往惯用的伎俩威慑缇娜,确实起卓越效果,僵住的缇娜虽说能制造衣物但终究是魔力凝聚成的服饰,富含蛋白质的食物她就束手无策。

“……呵、现在的孤非彼时的孤。”

缇娜她指着我一语道破:

“孤知道汝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这种威胁的话你根本就不会兑现!!”

呃、被她戳破了。

我确实总用此威胁缇娜还屡试不爽,我根本狠不下心责罚她,彻底完败的我跪地悲鸣。

“况且就算汝真的狠心不给孤做饭,依孤的能力要混口饭吃就如轻而易举,现在的孤已经不是你所熟知的缇娜,现在的孤很聪明。”

缇娜恢复到那浪荡不羁的形态智商也会回到平均值,思维能力大幅提高(因为之前很低)。

得意忘形的缇娜蹦蹦跳跳的离开房门前。

“对了,这起游戏从孤踏出房门后就正式开始,除非汝跟孤道歉否则孤就会维持这个形态哟♡”

“荒唐、谁要跟你玩那种无聊的游戏!”

“哼,孤记得自己也跟汝说过同样的话,但被汝用「冷淡的态度」给无视了不是吗?”

呃——!

说到底都是我自作自受,跟缇娜道歉就能让她消气,但后面换来的肯定是奚落和冷嘲热讽。

但是——要我跟缇娜道歉?

道歉的前提是我有错、可我何错之有??


“……啧。”

见我摇摆不定缇娜挥手妩媚地告别。

“那,回见哦,埃里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