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序章

第一卷  序章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轻之国度录入组

 扫图:撸管娘

 录入:kid

 修图:白鹭猫

 『废物。』

 恶魔这么说道。

 『废物、废物,你们每个家伙都庸俗无能。因此,从此时此刻起,我宣布对海上水晶魔法学园•葛摩诺亚下达废校处分!!』

 昏暗室内回响起数位时钟的电子闹铃声。

 当歌贝歌琉多下意识试图从偌大的床上伸出手之际,指尖却碰触到按钮以外的某种物体。打个比方,就像在书店打算拿自己想要的书时,正巧碰到其他客人指梢般的感觉。

 此时,于一片昏暗之中,有人对心生讶异的歌琉多这么说:

 「资优生,你干嘛要订这么早啦,你有在自主练习吗?」

 「舞梨香?」

 歌琉多朝这听惯了的嗓音传来的方向定睛细看后,发现黑暗中隐隐约约浮现出近似少女身形的轮廓。

 那是与他同年的青梅竹马,她将一头长发染烫成深红棕色的金发,亦即俗称的草莓香槟金,并绑成双马尾。她虽然个头娇小,但身材曲线却玲珑有致……是这样没错,但现况却有些怪异,即便她身材再怎么好,穿著衣物的女生在一片昏暗之中,能勾勒出那么深具女人味的轮廊吗?

 歌贝歌琉多心中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便在床上这么询问道:

 「舞梨香,你给我等等。」

 「事到如今你还要说什么啦,我们以前不是都一起洗澡、睡觉吗?而且,不是我在说,你也知道我房间现在变成了什么德性吧?我在购物网站买了太多新上市的泳装,所以衣服堆得跟山一样,已经变成没有活动空间的仓库状态。我偷偷摸摸地来找你帮忙已经不是一两次的事了。」

 「虽然那也是个问题,但我不是在说这个,你那模样该不会是……」

 「我?」

 婀娜多姿的剪影无谓地卖弄著风情,将双手往纤腰一扠,道:

 「你也知道的吧?人家要全裸才睡得著啊。」

 「哇啊──!!」

 歌琉多因过度震撼而从偌大的床铺上滚落地面。

 而作为最后的抵抗,他在滚落时以脚趾勾住床单往空中一拋。从头被床单罩上的少女,隔著一层布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抗议道:

 「什么嘛──青梅竹马这副已经看到不想再看的身材会污了你的眼吗?」

 「不对,是有更根本的问题……!!」

 (……咿──!!质数也好、圆周率也罢,什么都行,总之快分散我的注意力吧!对了,就来预习和复习水晶魔法……!?)

 歌琉多惊惶失措地试图转换想法时,不巧屋漏偏逢连夜雨。早知道真不应该乱调智慧型家电,这是因为在闹钟响起的三分钟后,电动窗帘便配合晨唤服务的设定,自动朝左右两边逐渐敞开了。

 人体的生理时钟与阳光密不可分,举例来说,一般调整时差也采用人为方式增减阳光量的方式。

 然而,此时重磅敲击歌贝歌琉多心脏的并非大量洒入房内的早晨阳光,而是双马尾少女的裸体受到阳光映照,显得十分耀眼。

 前一秒他所踹飞的床单当然在某种程度上遮掩住了少女的胴体,但是──

 「歌琉多早安,今天的天空也很美丽呢。」

 「噗哇!舞、舞梨舞梨香!!你再稍微、再稍微遮一下吧!?」

 「没关系啦,反正我要直接去冲澡了。啊,我可以先用浴室吧?」

 「啊哇啊哇啊哇。」

 「作为先让我洗澡的奖励,你可以从一早就充分享受弥漫著少女所留下的馨香的幸福淋浴时光喔?」

 「啊哇啊──!!」

 (哇哇哇哇哇我们人类虽然不能直接操作咪咪天气但可以藉由研判高气压或低气压这些气象资料并『顺势而为』以预防灾害或成功推行大规模农业咪咪水晶魔法就是一种利用比邮票还小型的印刷电路板透过电子讯号控制水晶花并在其中封入神名咪咪咪咪也就是说可以引起从手中生出火焰或飞在空中这类有如奇迹的现象啊哈啊哈哈不行了我果然还是会在意啊──!!)

 雨脚舞梨香似乎在听见歌琉多因各种理由导致大脑当机,并发出了惨叫声后,感到心满意足,她大剌剌地笑著,披著一条薄薄的床单消失在淋浴间内。

 过了一会儿之后,少年再度因隔著一片门板所传来的水声无奈地深感苦恼,心神不宁踱来踱去的他,不经意地踢到位于窗边的大块合成树脂。

 那类似竹叶的形状,却比躺平的歌琉多还大。这宛如在一人用帆船上盖上圆形罩布的物体,实际上为民间太空舱的研发试作模型(如果从大气层外的太空站拋出去的话,或许能体验一段宇宙轻旅行,但八成会孤独而死)。近年,因为探索太空的门槛降低,这种物品也常见于『学校』之中。

 歌琉多吁了一口气,蹲了下去,犹若敲门似地轻轻敲了敲太空舱的表面。

 而彷佛回应他似地,太空舱内部也回传了叩叩声。

 「……我们这么吵真是抱歉,吵醒你了吗?」

 内部再度回传了叩叩声,听起来像是在说「我不介意」。

 接著,歌琉多望向窗帘大开的窗户。

 房间内有一张大床、一张书桌、微波炉和电热水壶等物品,却没有厨房或餐厅。刚才舞梨香进去的淋浴间是卫浴一体的浴室,兼具厕所功能。听到这里,或许有人会以为这里类似饭店的套房。

 虽然很接近,但不一样。

 因为窗外是一片汪洋,而且明显与日本的海域截然不同,是位于赤道正上方、闪耀著祖母绿光芒的温暖海域。这里是全长五百公尺、约为核动力航空母舰两倍大的巨大船舶之中。

 然后──

 「嗡!」地一声,窗外咫尺之内有某种东西掠空而过。

 只要歌贝歌琉多的动态视力没有问题,那轰鸣声撼动厚重强化玻璃的物体真面目便是人类,而且对方的手脚上还装备著装甲,背上有著翅膀,全身覆盖著一种半透明、呈锐角形状的特殊素材,那是一名与歌琉多差不多年纪的高中女生。

 放眼全世界,这或许是很稀奇的画面。

 然而,对同样身为『其中一份子』的歌贝歌琉多而言,这却是比青梅竹马的裸体更加司空见惯的景象。

 「……海上水晶魔法学园•葛摩诺亚。」

 他再度思及自己所在的场所,以及所属的势力。

 没错。

 他也是一名于胸前插著新世代『水晶花』的魔法师。

 「什么嘛,你竟然没洗澡喔?超恶的。」

 听洗好澡后肤色呈现玫瑰色的青梅竹马这么说后,只敷衍了事地洗了把脸的歌琉多噤口不语。因为他不想承认若长时间逗留于弥漫著女生馨香的淋浴间内,血压似乎会飙高的这项事实。

 他们身上穿的是这间『学校』的制服。

 男女都是紫色的西式制服,但因为地处赤道,所以评价颇低。虽然似乎有部分学生因为能频繁得到受女同学入浴场景滋润心灵的机会,而感到欣喜若狂,但歌琉多却不属于这一群人,他仅单纯对汗流浃背感到烦躁不已。

 而作为最低程度的抵抗,歌琉多在西装外套下穿的是运动衫,而非正装衬衫。

 「你接下来要去自主练习吧?」

 「舞梨香呢?」

 「现在学生餐厅还没开,所以我就陪陪你吧。『全学年大赛(末日天劫)』也快到了,重点是让肚子饿的话,饭才会更香呢。」

 两人随兴地聊天并走出房间后,便见到住在隔壁房的同班同学•风向戟叶探出头来。

 舞梨香即使被人瞧见自己与歌琉多从同一房间中走出来(且因淋浴后头发濡湿)也丝毫不在意,她满脸诧异地对戟叶这么道:

 「什么啊,你也要去自主练习吗?我们班有这么多些乖宝宝吗?」

 「……你们也想想邻居的心情吧,因为你们大唱夫妻双簧吵到都穿越墙壁了,害我这一阵子都是早睡早起啊……」

 「抱歉啦。但让我订正一下,我们才没唱夫妻双簧咧。」

 就这样自然而然地演变成戟叶也一并同行的状况。毕竟现在回去睡回笼觉在时间上也不上不下,所以他也不想浪费时间吧。附带一提,戟叶虽然随兴地将制服穿得邋里邋遢,摆出一副「俺走小混混风」的模样,但如果他脑袋真的不好的话,根本无法就读海上水晶魔法学园。

 「虽说要自主练习,但要去哪边呢?体育馆还是游泳池?」

 舞梨香的提问,如实显示出这艘船的巨大程度。

 共七百名以上的学生、教职员的生活空间、各类教室、实验室,以及礼堂、体育馆、室内游泳池,这些设施全塞在一艘船上,即使不提及『水晶花』,光是这样也彷佛魔法一般了。

 水晶魔法是一种只有特殊术者能施展的技术,不过由他们衍生的副产品扩及全球。若要比喻,这便类似猛烈高温与炼钢厂之间的关系。透过为数众多的崭新素材与以最高效能实际运用这些素材的全新技术,得到最多恩泽的应为建造、建筑领域。

 简而言之,大楼得以愈盖愈高,地下空间也能愈拓愈广,船只与飞机也变得庞大无比。根据这些前人的脚步,世界的风景为之丕变。

 然而──

 「我哪里都好,毕竟,我的『水晶花』有些特殊。」

 「对欸。」

 「说的也是。」

 「所以我就配合你们吧,你们在哪里可以彻底放手练习?」

 因歌贝歌琉多的让步,决定了今天的练习场地。

 三人来到媲美豪华邮轮两倍大的巨大船舶最后方,这里是一片具备直升机场功能的广阔平面。

 已经有相当数量的学生聚集在此,但他们并非在直升机场上踢球或扭打取乐。

 他们从直升机场的边缘,朝向荡漾著祖母绿光芒的大海──

 投身而去。

 「特斯卡特利波卡,激磁启动。」

 歌琉多身旁将卷发绑成双马尾的舞梨香这么低喃道。

 下一秒钟,插在她胸口、类似玻璃花般的物体便开始蠢动,从比邮票还小的印刷电路板所发出的电子讯号,沿著比毛发还细微的晶纤回路传导,并绽放伸展开来。绽放之后,花瓣又从中心处逐渐凋零,自行崩毁的透明粒子环绕住少女的全身上下,覆盖她的手脚,幻化为冰冷的装甲,并从各部位长出宛如利刃般的尖锐翅膀。

 若要说还有什么其他特徵,便是她有一具类似水晶般半透明、呈刺剑形的晶械装置吧。理所当然的,这锐利的刀刃之所以能切开物体,并非因为什么原始的理论,而是因为它藉由超高速振动或化为热源,阻碍了衔接分子与分子之间的电子活动等等,兼具这些五花八门的追加效果。

 也无须介意凋零的花瓣,转眼之间,散落的水晶花已经自然而然地逐渐恢复原貌。

 「索尔,激磁启动。」

 戟叶也同样低喃。

 他则是从背部窜出十片之多的巨大翅膀。

 戟叶的武器相当粗犷,虽然素材与舞梨香一样同为纤细的水晶,但实际上却为一把尺寸比他个头还要巨大的电锯,并呈现搭载了格林机枪的设计。包含能单手轻易挥舞这武器的能力在内,都可称为『水晶魔法』所带来的恩泽。

 尽管这些都概括为水晶魔法,但依据神格之间的差异,传来的『力量』也大相径庭。举例而言,舞梨香的特斯卡特利波卡是以『光束』为核心,戟叶的索尔则以『电子』为核心,藉此引发各式各样的现象与武装化。

 歌贝歌琉多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接著,便笑笑地挥了挥手,道:

 「路上小心。」

 两人也回应他似地笑了笑,从直升机场的边缘纵身一跃。

 然而,不管等了多久都没听见水花声,取而代之的是宛如凄厉笛音般的声响轰然窜起。低头一看,便能见到两道好似要劈开祖母绿海平面,贴紧水面自由自在穿梭移动的身影。

 那速度比喷射战斗机还要快,又比花式溜冰更加细腻。

 这堪称『传说』的身影,可于彻底被锁定的状态下连续闪避七十发导弹,并视状况,甚至可彻底甩掉舰上拦截雷射炮。

 独自一人留下的歌琉多胸口的水晶花微弱地颤动著。

 并随即化为人声。

 那是位于远方高空的同班同学•舞梨香与戟叶的声音。

 『爽呀!那就先从练习合作开始吧。采绕桩赛,我会做出记号,你就和我交叉配合吧!!』

 『虽然我打从心底不想在实战中和你组队。不过算了,这毕竟是练习嘛。』

 『话说回来,学长姊们果然很威啊。』

 『啧,他们今天也高高在上,清闲逍遥地俯瞰我们呢。』

 闻言,歌琉多也从海面上转开视线,仰望天空。

 水晶魔法师们藉由摄取某种特殊花粉进入体内,能『生成』装甲,而非『骑乘』或『装备』,可谓一种魔法超导体。这与过往使用手持的法杖或魔法牌组不同,他们能将连接时的能量损失完全降为零。再者,位于地核中央的『原始水晶胚』与自外太空穿透入大气层内的各种能量互相干扰碰撞后,不规则地产生出类似超自然高低气压般的『能量涡旋』。而水晶魔法师透过操纵电子控制的水晶花,在这样的世界里便有如神通广大的精怪,他们得以用观测气象后选择要耕种田地或扬帆出海一般的心情,有效率地引发种种超自然现象。古代的神官及巫女往往藉由依循记载著创世乃至灭亡日程的浑天仪或历法举行祭神仪式,仅凭一己之身,得到足以统御万民并创造文明的力量。没错,水晶魔法师便好比他们一样。

 然而,可谓贵为王者的他们之中,也有著明确的位阶。

 舞梨香与戟叶以猛烈的速度奔驰于熠熠生辉的海面上,但在这些同学们头顶的远远上方,还有许多穿梭飞舞的特异身影,这些乍见像是振翅高飞的天使或恶魔的物体,便是歌琉多的学长姊们,恐怕是二年级生(晶级频率2)吧。

 他们犹如小型赛车与一级方程式赛车,身为区区一年级生(晶级频率1)的歌琉多等人甚至不具备在『末日天劫全学年大赛』中与他们协同出战的资格。

 ……若不动用称为跳级(范畴谬误)的特殊制度的话。

 『哈哈哈,过度专心抬头看的话,可是会被当作偷看小裤裤的偷窥狂的喔!』

 「!?」

 此时,连舞梨香也嘻嘻哈哈地对胆战心惊的歌琉多补枪道:

 『连其他学年的人也都知道我这窝囊废青梅竹马是个乖乖牌,所以不要紧的啦。话说回来,三年级生(晶级频率3)果然连个鬼影子都见不到呢。』

 『据说他们不是到另一个次元了吗?』

 『我觉得那太扯了啦,但学生会长可能办得到吧。』

 水晶魔法师并非藉由升力或喷射力等力量在空中翱翔或在海面上滑行移动。

 水晶魔法利用激磁振动,震撼空间或次元以扬起肉眼不可见的风帆,赋予人类顺势乘上由超自然高低气压间所生的大型气流的能力。尽管如此,物理性阻隔与障碍还是愈多愈好,因此规范一年级生使用海域、二年级生使用空域,以区别各自活动的场地。

 那么,三年级生呢?

 根据『传说』,当激磁振动到达极限后,便会导致次元濒临临界点而破裂,他们便会潜入次元裂缝之间,将次元彼端也纳为自己的领域。简而言之,便是具备了次元跳跃、空间扭曲或瞬间移动这类能力。

 (横渡水面、翱翔空中、超越次元……虽然这些都极为困难,但单就易于想像这一点而言,这顺序的确合乎情理吧。)

 当然,达成这些不可能的任务背后有其原因。

 他们有著合情合理且刻不容缓必须得到这种『能力』的理由。

 『我们锁定自由飞行的无人机,锁定A00到N99,由我追赶它们,再由你给予致命一击,目标为三十秒。舞梨香美眉办得到喵~!?』

 『真是的,和乱射一通的光学机枪白痴组队也太可怕了吧!你可不要打到飞在空中的学长姊喔!』

 『反正打到了也不会嗝屁,因为他们受到空间振动领域所保护啊,而且就算障壁破了,我们基本上也是不死之身啦。』

 蒙受水晶魔法的恩泽时,歌琉多等人纵然四肢分家也能再生复原,除了受到致命伤的状况以外,损伤部位皆会立即化为水晶,维持三十秒后肉体便会恢复原样……然而,水晶于准备再生时二度遭到攻击并碎裂的话,便会失去再生的机会。

 而当受到致命伤时,全身都会化为水晶。

 此时的再生期间不明,或者该说将视伤势程度而定。若是遭人割喉的话,或许不到一年便能复原,但如果是腰斩或五马分尸的话,即使经过一百年之久也不足以修复。更遑论若未凑齐原本的肉体时,复原时间将膨胀为十倍、百倍之多。以感觉而言,这或许类似于『在人工休眠期间缓缓恢复』。

 「我可以说一些疯狂的想法吗?」

 『你本来就老是怪里怪气的,所以不用担心啦。是什么想法?』

 「我觉得不论是水晶魔法师或其他生物受到致命伤时还是会死的,因为伤势恢复和致命伤再生之间的模式明显有所不同。再生时连衣服好像也会被一起固定住,该怎么说呢,这彷佛是保有灵魂的恢复,和失去灵魂的再生。」

 『类似埃及的木乃伊故事?那个是因为当复活的灵魂失去可以寄宿的对象时会很麻烦,所以就保存了死者本人的尸体吧?』

 『怎样都好啦,无论如何,就算头被砍飞了或是心脏被挖出来,都可以再玩一次啊。』

 无论要将这项恩泽视作享有度过第二人生机会的接关权。

 抑或,将之视为求死不得、永世徘徊的渎神诅咒,这会视个人所遵循的主义或信条而改变吧。

 「……」

 飞行、障壁与修复。

 这三项为所有水晶魔法师共通的『初始能力』,意即基本能力。

 此外,水晶魔法师也具备依附于装甲上的神格所生的个人『技能』,可说是好康大放送。

 『我看起来虽然是这样,但主要可是用电锯打近身战喔!我想说既然都采用了旋转式机构了,就要尽量有效地活用它呀。』

 『不管你做什么都没有气质啦……话说你的索尔最大的优势是在空中展现出类似回力镖的不规则轨道的飞行武器吧?那为什么要在近身战上耗费那么多心力啊?』

 歌琉多从直升机场眺望著两人有说有笑地在海面上开心飞跃的身影。

 「你们觉得真的有『威胁』吗?」

 歌琉多不经意地吐出的话语,得到了风向戟叶略带烦闷的回答:

 『鬼才知道,因为资讯封锁的关系,所以我们啥也不知。那到底是人类、是怪物、是动物、是植物、是生物、是机械、是微型物体、还是巨型物体,根本弄不清楚,搞不好人家是什么如假包换的神或恶魔咧。』

 『不过,世界中的城市、甚至是小国家的确消失了,就像被橡皮擦轻轻擦一下地彻底消灭,只有这件事是事实吧。』

 这像是用柔软的手轻轻压向腹部中央般的沉重压力。

 世界上的城镇或国家消失无踪。

 而且是在一夜之间消失,甚至无从抵抗。

 政府从未公开过元凶的身分,民间卫星的画面也经过影像屏蔽处理而无法观测。正因为如此,各种诡谲怪诞的臆测甚嚣尘上。

 必须隐瞒全世界人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这间学园之所以采船舶形式也是因为这样,且周围有无数大大小小的护卫舰随行。学校无法将据点设置于固定地点,无论是哪个强国的首都、下达地底深处的避难所,抑或位于世界尽头的秘密花园。

 威胁。

 这实际上或许并非类似超自然现象般的东西,谜底揭晓后,可能只是一股合乎常理的战力与敌军。不过,因资讯受到封锁,民众不晓得来龙去脉,只能得到展现在眼前的结论,当然如同一场恶梦。

 「不知道实情却要我们只管作战,还真让人头疼呢……」

 『为了不让我们某天突然被迫参加惊喜派对时感到头疼,所以才会有这间巨大学校和「全学年大赛(末日天劫)」呀。』

 虽然『全学年大赛(末日天劫)』照晶级频率有所区别,依然是这所海上水晶魔法学园学生们排出明确位阶的一大盛事。然而,它并不是让学生互殴的格斗大赛、测量运动能力的运动会,抑或检验学力的期末考等这一类活动。

 一如它的名字所示。

 学生们将被丢入『灾难』之中。

 『我听过小道消息,说他们会把液态氦撒在高空中做出炸弹气旋,或在地下一千公尺的直立式洞穴中塞入一堆炸弹并引爆引发人工火山喷发,真是有够夸张的。』

 『我觉得突然被带去孤岛,再从空中洒下经基因改造的病原菌培养基还比较棘手呢。』

 「呃,我听说过有人等麻醉退了醒过来后,竟然发现自己身处某个武装冲突地区的正中央欸……」

 灾难、疾病,以及战争。

 不论末日天劫的种类为何,事前皆毫无告知,大家可自由选择与位于同一『赛场』的学生们共同合作或彼此对抗。

 胜利条件只有一项。

 便是克服学园所提出的『灾难』状态,解决问题。

 平安度过『灾难』的次数与是否担任中心人物将会化作数据,全校学生于一定期间内完成挑战后,便会决定出最终名次。

 这是一种为了磨练出能应付各种危机的水晶魔法师的机制,与只能在书桌上或赛场内派上用场的『书呆子』截然不同。

 然而,可预知的『灾难』过于全面性,反而无法看出……威胁的真实面貌。

 『话说回来,是你找我来进行自主练习的欸,如果你呆头呆脑地盯著天空看就能学会技能的话,我是也不会阻止你啦。但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也差不多该活动一下了吧?』

 听舞梨香这么一说,的确如她所言,令人无法反驳。

 歌贝歌琉多将手放在胸口,用指尖轻抚宛如玻璃工艺般的『水晶花』。

 他对著位于比邮票更小的印刷电路板以及比毛发还细微的晶纤回路──

 对著位于比它们更加内部的『水晶花』这么低喃道:

 「激磁启动……拜托你啰,爱音。」

 下一瞬间。

 他胸前的水晶花随即四散飘零,但奇怪的是他并没有像其他学生一样手脚上覆盖著半透明的装甲,背后也并未长出翅膀。

 只见歌琉多的背后高耸隆起,有某个物体自他的血肉之中爬了出来──并轻缓滑落──那物体的动作与这句描述一字不差。

 那是一名少女。

 她是一名外观十三、四岁的纤弱女孩,有著与其说是雪白、更像是惨白无血色的肌肤,身穿一袭四处装点著莹亮水晶的透肤白色洋装,并留著一头长发,不知为何方神圣。

 虽然歌琉多称呼她为爱音,却并不知是否为银发少女的本名。

 甚至不知道她是否为实际拥有生命与喜怒哀乐的『人物』。

 她手上拿著近似以水晶素材制成的出鞘日本刀,但在靠近刀锷的刀脊部分却类似钩棍般延伸出分枝,与刀身平行装配著可射出雷射光束的短枪组件。

 这并非她的手持物品。

 而是自少女的心脏乃至整组日本刀,皆统称为爱音。

 「个体识别名称•爱音,激磁完毕。还请下令,祭品大人。」

 「……这发音听起来微妙地不像※『哥哥大人』,而是祭品大人啊……」(译注:祭品大人的原文为「にえさま」,与哥哥大人「にいさま」只有一音之差。)

 歌琉多不禁以手扶额。

 水晶魔法运用比邮票还小的印刷电路板,封入如宙斯或奥丁等『神名』,并以之为线索参数,藉此从与该神祇相关的传说或神话中运算出『水晶魔法师得以顺势乘上超自然能量波所需之浑天仪或历法』。人类虽然无法操纵地球大气,但却能够透过气象预报,有效率地进行农耕或出海航行,而水晶魔法师为施展奇迹之力,便采取了相同原理的解决方案。

 然而──

 却不小心出了一些差错。

 歌贝歌琉多在封入『神名』之前,水晶花便自行启动,于毫无线索参数的状态之下,开始进行运算。

 结果,诞生出来的便是不存在于任何神话、身分不明的水晶少女。

 爱音这名字也不知道源自何处。

 歌琉多能感到,在直升机场上休息的学生们纷纷露出略带惊讶的神情注视著自己,虽然这令他有些害羞,但主角并非自己,而是爱音。

 在这偌大的海上水晶魔法学园中恐怕也仅此一人。

 完全分离型的水晶花。

 『真是太屌了呢,都不知道你是天才,还是怪咖了。』

 『我承认这可不是谁都学得来的……但那不能高速移动,本人也手无寸铁,所以只消一招就会被打趴呢,在「全学年大赛(末日天劫)」中根本派不上任何用场呀。』

 『让爱音抱著他打呢?』

 『哈哈哈!那倒很像优柔寡断王•歌琉多大大的作风呢。』

 虽然遭人批得一无是处,但对歌贝歌琉多而言,无法做出任何反驳一事令他更加心酸。总之,在模拟战中,要打倒水晶魔法师必须趁隙而入,所以乍看之下,可单独活动的水晶花爱音或许最具优势……但全校学生众所皆知的话,这优势便毫无意义,一旦毫无防备的歌琉多受到集中攻击,便没戏唱了。于『初始能力』方面,爱音持有飞行能力,歌琉多则持有修复能力,双方皆可使用障壁,但或许因为会互起冲突,效果相当薄弱,现在的歌琉多甚至无法挡下一发子弹。

 另一方面,爱音则安静地歪著小脑袋,等待著命令。

 「爱音,听得见我的声音吗?」

 「可以的,祭品大人。」

 「和平常一样,我会振动『花』传导声音,不知声音能传得多远,我们就试著尽量拉长距离吧。」

 这虽然类似无线电或传声筒,但歌琉多认为这恐怕是最具效率的战斗方法了。只要歌琉多尚未倒下,普通的攻击根本无法击碎爱音。一般水晶魔法师与爱音的差距,可说是包覆著厚重装甲的防弹车,与内部塞满钢铁的四角形块状物体。

 少年目送爱音轻盈地从直升机场边缘飞向海面上,并叹了一口气……实际上,虽然爱音无法达成次元跳跃,但只凭她一人也能飞到空中,不过他认为这时候应该要为学长姊们保留一点面子(舞梨香与戟叶或许也抱持同样想法)。因歌琉多并没做出什么贡献,不具任何值得自豪的优点实在令人哀伤。

 他能做的事只有从安全地带对水晶人偶传送讯息。

 『歌琉多,你看,今天天气似乎不错,可以看到远方那个装饰用的破铜烂铁呢。』

 听见风向戟叶这番话,歌琉多往远方望去,的确能见到水平线的彼端有著某种细细长长的物体垂直延伸至天际,尖端消失于蓝天的边际,令人无法想像究竟会延伸到何处。

 「是太空电梯啊。」

 根据宣传说,那是一座「为了比用火箭或太空梭更廉价,且可大量搬运货物到地球的同步轨道上」而研发的巨大建筑物,目前仍持续运转中,但因为各种理由而连年亏损。那设施与歌琉多等人也没什么关联。

 『老实说,那计画中断让我松了一口气呢。水晶花运用的是来自天空与大地两股能量互相冲突所生的力量,而「原始水晶胚」又位于地核之中,所以在太空站或月球基地上无法使用水晶花,要是真变成那样的话,我们这○•○○○二%的吻合率可就无用武之地了呢。我们差点就要因为时代的判断被埋藏于历史的黑暗之中了呀,真恐怖。』

 「原始啊……虽然说我们无意识间运用了这股力量,但结果却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有人说这是人类所埋藏的睿智结晶,也有人说是星球的意志之类等等各派学说。」

 『那种事交给只会啃书的理论派研究就好,不是我们实践派的工作。喔,话说回来,讲到电梯我就想到了,你知道大前辈要来视察吗?就是那个排解难题的五人组。』

 排解难题。

 据说她们是在实战中,成功物理性消灭『威胁』的五名魔法师。

 当这称号不经意地出现于话题之中的下一秒。

 忽然之间。

 彷佛房间的灯被关掉一般,蓝天被一片漆黑所吞噬。

 『……』

 『──』

 那两人也不禁陷入沉默。

 他们应该也与歌琉多一样,仰望著瞬间由晨曦切换为黑夜的天空吧。

 『对方大驾光临了……呢。』

 『那五人之中有一人司掌著日蚀和月蚀对吧?听说所到之处都会发生「侵蚀」现象,但这还真是夸张的表演呢……』

 这的确相当了不起。

 对只能从体内召唤出水晶少女的歌琉多而言,即使费尽全力也无法办到吧。

 然而,这份能力在假定为灾难、疾病、战争的『全学年大赛(末日天劫)』中是否能成为过关斩将的力量,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更遑论是对抗未知的『威胁』。

 「……我知道她们很了不起,但因为我们根本就搞不清楚威胁的庐山真面目,所以感受不太到厉害之处呢。」

 『至少肯定比没用的歌琉多来得强多了。』

 排解难题。

 她们因为对抗威胁而受到瞩目,但原本的用途却并非『只是』战斗,这更令人吃惊。

 她们单单凭藉过于强大的魔法输出能力,便能肩负起一个时代。

 从全球的制造设施,乃至废弃物处理。

 是一群能独力推动全球性巨大基础建设的怪物。

 以「莫大」一词还不足以形容的能量与对世界的影响力,正是身为『怪物』的证据。

 对『单是』战斗便竭尽全力的歌琉多等人而言,她们何止是高不可攀。

 如果没有她们的话,这世界便会停止运作。

 网路、冷气、便利商店都并非仅是默默存在著,它们都是某处的某人理所当然的日常生活的一部分。而这五个怪物,更是以一己之力扛起五十五亿人口『理所当然的日常生活』。

 『北美洲、南美洲、欧亚大陆、大洋洲和非洲,无论资料上怎么写,但实际上全由那五人当家作主呢。』

 『没错,只靠那五人。』

 全球经济仅凭五人之力而运转。

 五十五亿人口即使汗如雨下地辛勤工作,结果依旧位于她们的股掌之中,而金钱不过是在同伴的钱包之间互相流通……

 『话说回来,位高权重的人还真是辛苦呢,我看现在已经没人理会太空电梯了吧。当初宣传说能比火箭或太空梭更便宜大量地搬运货物来集资,但实际运转后,却发现可能掉落大量的太空垃圾,所以无限期冻结了民间层级的运用。结果,那只能用在国家政策上。』

 「但所谓的国家政策也像也很拮据,能便宜运送就表示整项计画的预算也被削减了吧。不只没有顾客,价钱又不断下滑,这就好像价值一百万的名牌包都价崩到一万块了,但上门光顾的来客量还是跟以前一样,真是有够惨呢。」

 『据说那好歹算是国家政策的关键,所以由排解难题直接防卫,但名目又是什么呢?排解难题能发挥全力行走全球的话,世界各国都不需要军队了吧?但我觉得那五人要是会计算得失的话,一直担任没有任何前瞻性的太空领域小小部门的保镳也很奇怪,竟然被这种政府想废弃又无法废弃的设施给绊住。包含这一点在内,感觉也很讽刺呢,大人的世界真是复杂啊。算了,搞不好她们是想要稍微给别人留点颜面,这样才不会莫名地遭到怨恨呢。』

 『不论如何都没有发挥她们的价值啊,有那五人在的话,根本不需要政经界或军事官僚了吧,只要她们有那打算,甚至能毁灭这些制度吧?如果不是不定期地轮流派出一人,而是乖乖地随时将她们派遣到世界各地驻守的话,或许那些城镇和国家就不会消失了呀。』

 「不过──」

 歌贝歌琉多审慎选择措辞后开口道:

 「排解难题用的和我们的水晶花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