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第一卷  第一章
  X

 排解难题其中一员。

 艾利希亚•路克博格。

 记者今天打算打扰这位不断对抗危害社会大众生活威胁的女士!

 「别说什么打扰,还请放轻松一点,让我们流畅进行吧。」

 艾利希亚女士拥有从威胁手中拯救几十座城镇与国家的功绩,透过纽约抢救战、香港攻防战、雪梨防卫战等等『传说』而广为人知。此外,当她救助灾区时,能不分政治、思想、宗教、军事、人种各种隔阂,一视同仁地向所有人伸出援手,此事名闻遐迩。不过在这方面,其他四位排解难题的成员也是一样的。

 「那只不过是我被派去的地方都刚好是繁荣发展的人口密集地区罢了,只要收到威胁的情报,无论是百万人居住的城市,或是深山里的小木屋,都不会改变我应该做的事。我总是竭尽全力,就只是这样而已。」

 虽然对抗威胁的相关资讯受到管制封锁,但大街小巷中的男男女女都称呼女士您为恐龙,您作何感想呢?

 「呵,正如资讯受到管制,我无可奉告,抱歉了。」

 您今后有什么活动呢?

 「这也无可奉告。」

 艾利希亚女士除了战斗方面外,也与难以处理的废弃物处理设施息息相关。请恕我失礼,但我看不出您这样的清秀佳人和废弃物这种领域有何关联。

 「这世界上没有美丽也没有污秽,只有资源和商品的循环,当有一方停滞时,另一方也会中断。这颗星球的一切资源都很有限,只有透过有效率的再处理以及从中所生的全新资源,才能延长全体人类的寿命。在某种意义上,这比对抗威胁更加重要呢……抱歉,我是不是讲了太艰涩的事呢?」

 那么,我们就先不聊工作的话题了。

 根据本台所取得的独家消息,艾利希亚女士现在还是单身,您长得这么美,真是太暴殄天物了!如果有人可以讨到您做老婆少奋斗十年,那么这位幸运男士会是怎样类型的人呢?

 「可以的话,真希望这件事也能受到资讯封锁呢,但也没办法。附带一提,我不太喜欢讨个好老婆少奋斗十年的这种观念,真希望不要有人因为这种理由来接近我。」

 那么,艾利希亚女士反而是那种希望受到男性呵护的类型吗?

 「我好歹也有对白马王子抱持憧憬的权利吧?」

 喔喔!

 「……那是什么大吃一惊的反应啊。对了,如果想获得我的芳心的话,第一条件就是要比我强。全球的白马王子们,我随时等著你们的挑战喔。」

 1

 映出灿烂笑容的电视画面瞬间转暗。

 这并非因为按了遥控器,而是因为遥控器砸坏了液晶萤幕。

 在狭窄的室内,身穿半透明纯白洋装的水晶少女•爱音缓缓歪起小脑袋望著歌琉多,道:

 「祭品大人。」

 「我看她不爽啊。」

 「但电视又没有错?」

 「对不起。」

 歌琉多老实地朝著不会说话的机械低头道歉,但这当然为时已晚。

 海上水晶魔法学园在一天内惨遭歼灭,全校师生都消失无踪,还说什么威胁,这样看来根本不知是谁要毁灭世界。

 在那样惨不忍睹的惨剧之中,歌琉多相对只受到轻伤,舞梨香在逃脱时虽然双脚有所损伤,却不需要担忧后遗症,这全多亏了水晶魔法的恢复功能。

 这里是距离赤道正上方海域近处的南洋岛国。

 在这座拾荒小岛上,英文、中文、韩文、菲律宾语以及日文等多国语言繁杂交错,而在这岛上短小海岸边的洞窟之中,混入了一台中古的廉价露营车。

 全长五百公尺、象徵崭新时代的巨大船舶、最新潮的水晶魔法设备、包含学生与教职员在内的七百名专家,乃至于护卫舰队,过去的繁华已然散尽。

 这时,忽然传来「嘎叽」一声类似转开生锈水龙头的声响。

 那是由同乘这辆露营车、充满女性魅力的黑色长发美女所发出的。

 表参道镜华。

 这名少女过去为三年级生(晶级频率3),也兼任学生会长,但现在无论怎么从印刷电路板传送指令,也无法令水晶花展开装甲,更变不出据说超过她身高两倍的火焰巨剑•焰形剑,顶多只能做最低限度的通讯。她原本是传说不只能飞越空与海、甚至能超越次元的才女,如今却因为背上的严重伤势而无法独力上下轮椅。

 在那地狱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基本上,水晶魔法师只要不受到致命伤,即使四肢分家,损伤部位也会化为水晶,迅速转移至恢复疗程之中,经过三十秒后,便可破坏水晶外壳,恢复原样……然而,听说一旦有金属碎片刺进体内,阻碍了恢复的话,这项功能便无法顺利运作。

 舞梨香运气很好,歌琉多则更加幸运。

 不过,学生会长却没有因此怨天尤人。

 从那地狱之中生还这件事本身便已经是一种幸运了,聪明如她非常清楚。

 「就算我们不断懊悔自己的无能为力,却还是选择以交通工具当作据点,这果然是在那所学校里养成的习惯呢。」

 轮椅少女感慨万千地说道,并用指尖缓缓抚摸著摺叠式的桌面边缘。桌上放著几个与水晶魔法相关的手工制实验器材,以及比邮票更加小型的印刷电路板。但实际上,这只等同于小孩暑假劳作的等级而已,要维持水晶花的鲜度也需煞费苦心。

 无论怎么烘乾吸收了海水的教科书与参考书,它们都依旧硬邦邦地难以翻阅,再根据上面的知识手动输入指令,逐渐在资料上复原水晶花的管理指南……

 (……戟叶。)

 偶然寻获的书本后方,用油性笔写著朋友的名字。

 在几天之前,明明学校与宿舍就在同一艘船上,却还是忘记带教科书,两人便理所当然地互相借阅。参考书的书页角落画著连环漫画,一眼便能看出他比起用萤光笔画出可能出现在考题里的重点,更专注于在做出历史贡献的学者照片上追加胡子或眼镜,画面相当精彩。

 这些书籍流露著过于私人且毫无防备的味道。

 没人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

 其他还有一些能当作武器的东西,伸缩式特殊警棍、电击枪、催泪喷雾与军用手电筒等。然而,当操控水晶花的水晶魔法师收集这些武器时,便表示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了,如果处于万全的状态,理应钻研超自然能量才对。

 尽管如此,也要这么说。

 歌贝歌琉多耍弄著长型的军用手电筒,刻意这么说道:

 「在对她们报一箭之仇以前,要缅怀过去都还太早了呢。」

 之后,他悄声低喃道「爱音」。

 坐在沙发床扶手上的女孩摇曳著折射出七彩光芒的银发,稍微歪著头做出回应,她以动作表示等待命令。

 有史以来,从未出现在任何神话与宗教中的神秘水晶少女。

 少年手中可用的最强『武器』。

 歌琉多打开露营车的门,爱音则从后方推著轮椅,利用无障碍电动升降设备,三人一起外出。

 被到海面反射的阳光染成不可思议蓝色的洞窟中,宛如客机的事故现场一般。

 并非只有一两具。

 这里摆放著数以百计的透明水晶像,聚集众人粉碎的手脚,犹如拼图般尽可能地拼凑碎片,慢慢恢复成人的形状。

 尽管如此,还是不够。

 保健室中、留著发辫的少女即使保有全身,预计也需要耗费五百五十年才能恢复肚脐上方的裂痕。

 这时,传来哗啦一道水声。

 从南国洞窟的温暖海面探出头来的,是穿著竞赛泳装、背著潜水用氧气筒的舞梨香。

 「不用再轮流收集了……剩下的碎片太细碎了,不可能用人力回收。」

 「……」

 歌琉多望向为数众多的水晶像中的其中一座。

 那是曾为同班同学的风向戟叶。

 虽然竭尽所能地收集碎片了,尽管如此,要再度复活恐怕也需耗费超过七千年的时光。

 在歌琉多等人有生之年,已经无法彼此交谈了。

 ……但他也只能心想这样比较好,在守护巨大船舶的护卫舰上工作的人们都是『普通人』,一旦葬身海底便没戏唱了,毫无任何机会。

 坐在轮椅上的学生会长•镜华,以及放下背上氧气筒的舞梨香纷纷问道:

 「加上非人少女也只有四个人……你觉得我们真的能成功挑战天下第一的排解难题大神吗?」

 「而且在那之前,无论有什么理由,我们可能都会被当作恐怖份子。」

 两名少女的语气彷佛在试探。

 这种阻止方式明显不具力道。

 「只能这么做了。」

 「为什么?」

 「因为我们之所以能活到今天,并非来自于我们的实力。」

 歌琉多坦率地承认道。

 「如果当时挺身而出的话早就已经死了,正常逃走的话也会被杀死,我们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有别人代替我们遭到杀害。我们躲在学生的人海之中,混在老师们的盾牌后方,苟延残喘地逃出生天。对寻求救援的呼声和哀求乾脆杀了自己的乞求都假装没听见,这都是为了希望自己能够活下来!!」

 这是一种丑陋无比的藉口。

 若是在一个和平无争的国家,或许会遭受谴责抨击。

 但没有人耻笑他,因为众人皆历经宛若地狱的洗礼仪式。

 不幸中的大幸便是他们身为水晶魔法师一事。

 虽然休眠时间恍若永世,但仍然有著再度觉醒的希望。

 不过,尽管如此。

 「那些排解难题一旦注意到这件事,一定会立刻展开搜索,摆出一副正义使者的嘴脸,拉拢全世界的人,这洞窟马上就会有如狩猎魔女般因密告而曝光。这么一来,就是她们的专属舞台了。要是她们抢走了只能等待恢复的戟叶他们,再咔吱咔吱地捏碎全身,然后烧成磁砖铺在全世界的路面的话,可就玩完了。如果那样的话,就绝对无法再生了。」

 「……」

 如果无法杀死的话,不用杀死也行。

 只要铺好求死不能、绝对无法东山再起的末路即可。

 如同坐在轮椅上的学生会长,因不明原因而阻碍了恢复疗程一样。

 「所以我绝对无法放过她们,时间只限她们找到这座洞窟为止,在那之前要干掉她们五人,并消灭追兵的原动力。我要让这疯狂的世界回归正轨,为此我什么都愿意做,这就是从地狱中活下来的人的职责!!」

 歌琉多能感到灼烧内心的火焰。

 这等同于自我伤害,受到来自于自己的怒火焚烧。

 然而,他无论如何都无法原谅。

 戟叶在最后一刻道歉了,说他自己是个笨蛋。

 怎么可能有这种事?目睹守护著自己价值的大人惨遭杀害,自己的世界又受人蛮横无理地否定与破坏,为此感到愤恨难耐怎么会是蠢事呢?他的决定被迫导向那样的结局,做出正确的选择却受到冷嘲热讽,可谓一种终极的扭曲。不管歌琉多等人是因为何种缘故而幸免于难,但他们可以以自己的意志行动,必须由他们去做出了断。

 排解难题犯下了错误。

 绝对要让她们自己承认这一件事。

 「你所说的话的确不怎么潇洒呢,对全世界五十五亿人口来说,你的同学或学校学生根本不足挂齿,这或许是一种只会造成世界混乱的想法,但你不必一个人感到羞耻。」

 坐在轮椅上的学生会长缓缓地继续说道:

 「因为我们也不想再让那些浑蛋家伙抢走任何东西了。」

 「……」

 因情绪激动而眼角泛泪的歌琉多用手背擦拭眼泪。

 他暂且忘却与风向戟叶之间的回忆,以及海上水晶魔法学园中的温暖日子。

 冷酷地迈向前方。

 「那么,艾利希亚•路克博格的情报呢?」

 在充满著不可思议蓝光的洞窟之中,明显混进了人造光源。

 这是因为水晶少女•爱音从露营车中搬出了投影机。

 将濡湿的头发重新绑成双马尾的舞梨香靠著车身,坐在轮椅上的学生会长在一片昏暗中操作著遥控器,那并非坏掉的电视遥控器,而是爱音准备的投影机遥控器。

 「刚才的节目是直播的,所以她应该待在这座城市的电视台中。」

 一开始,投影出来的是市容拥挤的城市地图。

 位于中心的光点便是电视台吧。

 以光点为中心,画出一个大圆,甚至远远涵盖到城市外围。

 「电视台上有直升机场,在直升机的航行半径内有许多港口和机场,如果她能像空军一号一样,由塔台消除雷达上的讯号点并移动的话,就几乎无法掌握她的行踪了呢……尽管如此,就像可以用民间app查出空军一号的移动路线,所以我们也并非无计可施,但还有其他问题。」

 听坐在轮椅上的学生会长这么说后,舞梨香也接著道:

 「艾利希亚是不是也和全球性基础建设有关啊?」

 「对,所有的排解难题都对全世界有影响力,但就艾利希亚个人来说,她在大洋洲和那周边海域上的权限尤其大,也就是说,南海这边是她的主场。」

 「艾利希亚负责的全球性基础建设是废弃物处理与回收再利用,她是一个能花几十分钟就彻底分类出原本要花好几年才能解体的大型客机或油轮的怪物……是这样对吧?」

 「对,为了让那只『恐龙』能彻底发挥全力地撒野,据说在七大洋上设置了超过二十个巨型的人工浮岛『资源坟场』,那每一个都比曼哈顿岛还大。」

 既然艾利希亚的『恐龙』大小可容纳进体育馆之内,那么浮岛的规模便不需要做得这么夸张吧?而这问题的答案也很简单明瞭。

 如果没有这么大的面积以确保浮力与稳定性的话,当『恐龙』发挥实力时,巨型人工浮岛便可能整个翻覆。

 「这些『资源坟场』靠复数船只拖曳,藉此自由巡回于全球海洋。除此之外,也肩负机场、港口和潜水艇基地的角色,可以顺便回收客机、油轮、潜水艇等各种到达使用年限的东西。先搭乘飞机,再用潜水艇悄悄移动到邻近大陆的其他机场……如果她这么做的话,就不可能追踪到她了。」

 「也就是说,要在她从这里『消失』之前动手。」

 歌贝歌琉多嗓音低沉地说道。

 当然,众人视线的彼端皆为地图上的红色光点──电视台。

 坐在轮椅上的学生会长以遥控器操作后,与目标地点相关的资料便布满洞窟的壁面上。这大多为网路上找到的资料吧,外观、入口数量与位置、设计与施工业者的清单、建筑物周遭的监视器与感应器的估计位置,甚至有搬运货物或外送便当业者的卡车照片。

 舞梨香边用浴巾擦拭竞赛泳衣上的水气,边傻眼地低喃道:

 「竟然能收集到这么多……」

 「毕竟这是电视台呀,似乎是那些搞不清楚粉丝和跟踪狂界线的人们,为了埋伏或为了入侵艺人休息室,各自拼凑出了这些资料。」

 表参道镜华妩媚地绽放著笑容。

 虽然找不到官方的设计图,却凑齐了由『有志之士』所拼凑的估算图。不只是由外观或梁柱数量所预测出的蓝图,甚至网罗了摄影棚具体的编号,从这一点看来,或许有打工人员或清洁业者等『当事人』混入内部也说不定。

 「电视台是登记在案的反恐重要基础建设吧,这还真是危险啊……」

 「实际上,就有像我们这样的人呢。」

 这间电视台是一栋高两百楼的超高层建筑。

 正因为附近的市容为类似组合屋和营房般的集合式建筑,以电视台为中心、彷佛日晷盘面般扩展开来的金碧辉煌的豪宅区便更加显眼。

 这也与过去的海上水晶魔法学园雷同。

 藉由水晶魔法衍生的副产物带来了全新素材或崭新技术,使得建筑物与交通工具变得极端庞大。

 舞梨香轻轻叹了一口气,道:

 「因为那同时也是天线塔吧,不过在东南亚竟然出现了世界第一的影视娱乐传播基地,总觉得和形象不合呢。」

 「电视的收视率只是在抢同一块大饼,居于主流平台后,只会压迫到其他平台的生存空间,尤其是欧洲电影产业因为好莱坞电影盛行,所以被挤出了人口密集的中国和印度,为了寻找人口以亿为单位的桃源乡,他们在世界各地徘徊。华丽的播放器材和电视台的建筑方式,也因为深受『如果是欧美的话,这可是天经地义的呢』的观念所影响,就是这样。」

 「也就是说,这是和红茶农场一样浅显易懂的金鸡母呢。这么一来,警备也会相当森严吧,我不建议靠水晶魔法从正面冲进去。」

 「……是呀,表参道学姊,光是这样也无法让艾利希亚露出破绽呢。」

 歌琉多眼神混浊并恨恨地道。

 「祭品大人。」

 此时,水晶少女•爱音插嘴道:

 「如果您不想和艾利希亚•路克博格直接交手的话,就让她搭上屋顶的直升机也是一种方法吧。她们没有水晶花,不具备飞行能力的话,爱音判断让直升机坠毁是最有效的打击方式了。」

 针对这问题的回答则相当简洁。

 「……这样的话,就会连累直升机的驾驶了,这和车子的驾驶不一样,几乎百分之百不会存活。」

 「?」

 「简单来说,就是不想卷入其他人,这对小爱而言太难懂了吧?」

 舞梨香苦笑著道。

 不过,即使这意见遭到驳回,却不代表毫无价值。

 坐在轮椅上的学生会长•表参道镜华微微笑道:

 「……不过,你们不觉得攻击不在地面上的敌人是个不错的想法吗?」

 「假设我们袭击电视台的话,会对周遭造成多大伤害?」

 「当然尽量不想牵连其他人,如刚才所言,电视台是重要的基础建设,就算我们不放艾利希亚逃走,但我相信抓到她之后只要刻意触动警报,其他人就会自然而然地去避难吧。」

 「那么,这交给我来做吧,你们就专注于战局。」

 表参道镜华用食指敲著轮椅的扶手,说道:

 「虽然我身体变成了这副德性,但也还有我可以办到的事,为了保护大家,为了帮大家报仇,我也想要参加。」

 「呃,那具体而言学姊要怎么做呢?」

 舞梨香慎重地询问后,学生会长便耸耸肩道:

 「我这模样会让人放松警戒吧?我就去弄一弄电视台附近的瓦斯管线,让它爆炸就好。在他们搞清楚状况之前,应该会呈现紧急状态,如果电视局附近的观光客跟著一起四处逃窜的话就更完美了。」

 这点子不错。

 歌琉多与舞梨香互望了一眼,并轻轻地点了点头后,说:

 「电视台戒备森严,所以正面突破并非上策。」

 「不过我们可是水晶魔法师喔,也能从正常人意想不到的地方溜进去。」

 「那就这么做。」

 两人身为一起为『全学年大赛(末日天劫)』练习的伙伴,共同行动的日子发挥了功效,亦即思考逻辑几乎一模一样。

 「这么一来,就回到主题上。」

 「要怎么葬送艾利希亚《恐龙》路克博格这个恐龙女了。」

 接著,投影机显示出来的是几份报告。

 在那惨绝人寰的悲剧之中,无法一一照相与观测数值。众人翻找出所有令人咬牙切齿的记忆,画出船只蓝图,并尽可能地详细写出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谓血泪结晶。

 (戟叶……)

 不会让每一个人白白牺牲。

 绝对要从这里找出突破关键,达成完美的复仇计画。

 「聚集了大量武器防具和其他破烂做成、全长接近十五公尺的肉食恐龙……」

 排解难题除了『对抗威胁』之外,对国际社会也有著各式各样的价值与影响力。

 毕竟,她们作为全球性基础建设的中枢,奉献了那巨大无比的力量。

 「那不一定只能变成恐龙呢,举例而言,它的大小或许是为了配合体育馆的高度而调整的。」

 艾利希亚负责废弃物处理。

 她的工作对象是需要耗费时间解体的大型客机与油轮等庞大构造。

 「即使如此,应该也介于十五到五十公尺之间。」

 ……那对她而言十分简单,动员上百人、耗时一年半载地用焊枪卸除生锈油轮的时代已经终结,只要有那只『恐龙』的话只需花费一小时,不对,三十分钟便可结束。

 「为什么你会知道这么确切的尺寸啊?」

 听见舞梨香的问题,歌琉多耸耸肩,道:

 「因为那艘笨重的船沉到海底的距离大概就是这样呀,如果它的体积能无限制地膨胀到一百或一千公尺的话,就不需要在船内召唤出来了,只要让它在海底前进,并用嘴巴咬烂船只就好了。」

 歌琉多并不认为她会在那种战况一面倒的状况下隐藏实力,或是考虑到之后的事而虚张声势。如果不钻牛角尖的话,没理由反对歌琉多的论点。

 坐在轮椅上的学生会长也点点头。

 「以分类而言,那和爱音妹妹一样是完全分离型吧。」

 表参道镜华这么说道。

 被与那种东西相提并论,这使得歌琉多的厌恶感从指尖一阵一阵地爬窜上来,但现在得先屏除个人观感。

 「不过,就算直接派出我的爱音也无法获胜,质量和力量都相差太远了。」

 「祭品大人,只要您扩充爱音的功能……」

 「我们暂时无法依赖不确定的因素,这和『倚赖未发掘的才能』是一样的。」

 「不过,问题就在这里吧。」

 将头发染为草莓香槟金并绑成双马尾的舞梨香摩擦著下巴,说道:

 「那只恐龙并不会停止时间或横越空间,也不会从眼中射出光束或从口中吐出火焰,只是质量很大而已。它将重量转换为力量胡搞瞎搞……这明明没有任何逻辑,却没有人能够阻止。不解决这一点,就无法找到第一个线索呀。」

 白发女子•艾利希亚应该对自己相当自负吧。

 若非如此,便不会在众目睽睽之下秒杀学园长,并出现在障蔽物甚少的舞台上,更不会站在承受七百人目光之下的位置了,那地点宛如在说「请集中炮火毙了我吧」。

 飞行、障壁、修复。

 仰神魔法不像水晶魔法师能理所当然地施展『初始能力』,必须透过血肉之躯行使魔法。尽管如此,她仍然在剎那之间,令使用最尖端『初始能力』与『技能』、能固若金汤地防御自己的歌琉多等人,坠入哀鸿遍野的地狱之中,可谓最强中的最强。

 「……」

 「表参道学姊?」

 「没事,你们继续,我好像想到了什么,就快呼之欲出了……」

 虽然在意用手托著脸颊的镜华,但目前要先专注于提出点子……应该说,要专注于列举出所有问题点的讨论之中。

 「舞梨香的水晶花也没办法吧?质量那么大的话,用雷射或迈射也难以切断,这就像是覆盖著装甲的防弹车,和连车内也塞满了钢铁的不同。」

 「而且先别说手段,破坏那东西有意义吗?那就好像一堆钉子黏在磁铁上一样,说不定不管被破坏几次都能复活吧?因为那恐龙比小爱还不像生物啊。」

 「……这么一来,地狱就永远不会终结了啊。」

 「乾脆在恐龙出现之前,就先把那个老女人给打飞?」

 如果能成功奇袭的话那当然最好不过。

 问题是──

 「我无法计算……她到底是怎么召唤出那只恐龙的,也没有关于她执行指令到完成所需的时间资料。」

 「对呀,如果是像小爱一样藏在体内,瞬间就能完成召唤的话就糟糕了。」

 「就算为了讨论奇袭失败时的应变,也得先假设有那只『恐龙』存在再来计画作战。」

 肤色苍白的水晶少女•爱音不解地歪著小脑袋。

 她摇曳著银色发丝,这么说道:

 「那只恐龙又大又可以自由变换形状,还能收纳在任何地方,而且能瞬间召唤出来,用任何方式都无法破坏,是这种东西吗?」

 「oops!听她这么列举出来后,就觉得还真难搞呢──!!」

 「那么,为什么艾利希亚•路克博格当时要现身在舞台上呢?」

 听见这个疑问后,众人纷纷望向爱音。

 她依旧静静地歪著小脑袋,道:

 「爱音和祭品大人,与恐龙和艾利希亚之间的关系值有些类似,完全分离型、最为坚硬的装甲以及维持血肉之躯的祭品大人。」

 「那是……什么意思?」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没有站到舞台上的意义了。」

 爱音回答了这个问题。

 她直捷了当且斩钉截铁地说:

 「在那时候,最为安全且有效率的阵型,应该是艾利希亚选择不来到船上,只要解放恐龙,从远处隔岸观火就好,但是她却没有那么做。」

 「刚才歌琉多不是说了吗?恐龙的大小顶多约十五到五十公尺高,如果在船外召唤出来的话,就会沉到海底去……」

 「就算是这样,也无法解释艾利希亚为什么要露脸,她只把恐龙放到体育馆里,本人躲起来下达指示才是上上之策,而且最好和祭品大人身处不同的其他舰艇。」

 「呃……那就是面子问题了吧?毕竟她都刻意站到台上下战帖了。」

 「等等,当时来到船上作客的排解难题并不只有『恐龙』一人,还有『光枪』和『大剑』等其他人,她们真的都来到船上了吗?」

 歌贝歌琉多重新审视根本性的事实。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如果可以『从船外攻击』的话,艾利希亚那家伙为什么要刻意上船呢?这并非面子问题,她们不会对小虫子演这种戏,毕竟实际上,其他成员也没有上台呀。」

 「……合理而言……例如距离问题……距离过远的话就无法控制恐龙……但是……」

 坐在轮椅上的学生会长口中念念有词。

 对歌琉多与爱音而言,『指令可传达多远之外』也攸关生死,或许距离上的限制并非错误路线。

 然而,这又是另一码事了。

 「那家伙为什么要上台……?」

 只要距离够近的话,即使位于舞台后方或帘幕之中也行。歌琉多回想起艾利希亚当时耀武扬威地阐述的内容,不对,是在那更之前,他细细检视白发女子的一举一动。

 没错,为什么?

 她为什么要站在最为醒目且危险的地方?

 「……不对,我的想法有错吗……」

 坐在轮椅上的表参道镜华忽然「啊!」了一声。

 舞梨香与爱音则依旧露出大惑不解的神情。

 不要受到视觉上的冲击所迷惑,回想起她一开始最希望站的位置,那只恐龙是从哪里出现的?又撞破了什么?亦即,她背的方向代表了什么?学生与教职员合计共七百人,至于要与这么大量的人数抗衡的重要战略位置……

 接著,歌贝歌琉多从思考的世界回归现实之中。

 他环视众人的脸,并说出了答案:

 「那女人为什么要背对著墙呢?」

 2

 应该需要采购的物品相当简单。

 这些在日本或许难以取得,但在这纷扰喧嚣的国家却不足为奇。

 歌琉多等人走在贫民窟与高级住宅区之间。这里充斥著一种独特的景致,衣衫褴褛的男子在有司机待命的黑色高级轿车旁捡拾空罐。

 「有霰弹枪的子弹就可以了,虽然想整箱买起来,有多少买多少,但在同一地点买齐的话会被怀疑吧,多绕几家店或许比较好呢。」

 「要用怎样的机关呢?」

 「只是要点火的话并没有那么困难,只需一点火花就可以了,所以只要有乾电池或铝箔纸就可以做引信了。不过,实际上还需要负责启动开关的东西。」

 「你要用无线电引爆吗?那里又是电视台又是直升机场的,我想到处都有各种频率的电波啊!?」

 「或许还有过度狂热的粉丝偷装的窃听器呢。总之,事前假装观光客在大楼周遭走一圈,先确认频率的占有度比较好,一定有没有人用的频宽。话说回来,舞梨香,这次的关键是能用标准型水晶花的你,你觉得你办得到吗?」

 「我──能──办──得──到──啦──虽然我比较喜欢雷射或迈射,但这时候果然要用非核光子火箭呢。」

 「无论如何都先试射一下比较好,要是命中时发现接触不良的话,可不是闹著玩的。」

 「当然,这么一来,也想要有能把它们黏到大楼墙上的橡胶黏著剂。如果可以的话,还想要缓冲材呢。」

 与舞梨香两人一起购物。

 歌琉多将爱音留在露营车那边,以防坐在轮椅上的学生会长有什么万一。如果实力如排解难题级别的高手循线找到基地,他们当然毫无反抗的余地,但除此之外的流氓地痞或闯空车贼的话,要击退他们还是没问题的。

 「鼎鼎大名的水晶魔法师竟然在大卖场调度武器,还真是丢脸啊……」

 「只要能挑战她们的话怎样都行啦。」

 「话说回来,小爱这次立了大功,要不要买点什么嘉奖她啊?」

 「含有金箔或金粉的点心吗?是说你真以为她的体内有半导体回路吗?」

 「毕竟史无前例,所以我也很难判断呢,她是能进食的水晶花就已经够特别了。」

 「话说能把她收进体内的我不要紧吗?把纯金回路放在体内。」

 「咦?人体是不是消化不了金箔点心啊?」

 两人边这么聊著,边推著购物车在店铺中闲逛。

 推车的把手上这么写著:

 不锈钢,第五期资源。

 (……连这种地方也是。)

 这里也有著『恐龙』艾利希亚•路克博格的影子。她将客机或邮轮等从世界各地聚集而来的废弃物咬个稀烂后,便以超高效率分类可用资源,进入再利用的循环之中。因此,第一期资源,亦即从矿山直接挖掘出的铁或铝等原料,已经几乎不会在市面上流通了。

 擦身而过的顾客手机中播映著这样的新闻:

 『铁价今天下跌两点五美元,铝价维持稳定的四十点二七美元。据短线高手所说,买卖第一期资源……』

 舞梨香将商品拿在手中,并悄声低喃道:

 「未经炼制的矿石还比较贵,人类社会还真是扭曲啊。」

 虽然要买的东西都写在购物清单上,但一如前述,在同一间店买齐的话,会显得十分可疑。虽然已经没什么时间了,但两人仍在市区东晃西晃,在各处的小店里分批购买材料,并刻意在中途绕去不必要的商店。

 「唉~话说回来,我的新泳衣也和那艘船一起沉进海底了呢。」

 「喂,舞梨香……」

 「一件,只要一件就好!毕竟这也是一种伪装工作啊!!」

 「但我们买了潜水用的竞赛型泳衣了吧,毕竟这里的海域很温暖,就是那种不那么显眼又可勉强假装观光潜水用的泳衣!」

 「歌琉多小弟,这就和书包和名牌包是完全不同的东西一样,那些泳衣和这件泳衣也完全不一样啊──!!」

 因此,歌琉多便不情不愿地被拖进了运动用品店。

 之后,青梅竹马的眼神旋即变得相当危险。

 「啊~……好爽,这种被价钱标签包围的晕眩感……呵呵,我可以把这些全包下来吗?可以随心所欲地血拼吗……???」

 「你这欲望少女在说什么啊!?不可以啦,你只是因为物价不同,所以觉得自己变成有钱人了!我们基本上又没有收入来源!!」

 「我们在『沉船』里捡到很多值钱的东西吧?」

 「那又不是用不完的,而且,我们不是说为了未来总有一天会苏醒的戟叶他们,要把95%都留在洞窟里吗?我们身上只保留了最低需求的金额。」

 「虽然比基尼也不错,但因为这款式的造型已经很完美了,所以很难再自己改造了呢。」

 「你根本没在听我说话啊──!!」

 「这可是最低需求的东西呢,一件式泳衣……喔喔,老大!有这种特别的款式呢!肚子和背后都会被看个精光呦,啊哈哈哈哈哈──!!」

 歌琉多搞不懂她的笑点,只知道这应该与穿衣美感毫无关联。毕竟她是购物狂,等买了大半天后就会恢复冷静,然后强烈地感到懊悔吧。

 亦即,现在无计可施。

 她抱著一件危险的泳衣冲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