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第一卷  第二章
 X

 这里是在伦敦召开的G21特别峰会,本次主题可能为如何应对危害社会大众生活威胁的对策,而之所以召集了排解难题五人,本台认为这也具备单纯强化会场警备以外的意图。

 这次访问到极为忙碌的排解难题中的一位成员,非常感谢百忙之中拨冗接受采访的雪野•荒川女士。

 「虽然突然这么说很失礼,但我可无法提供任何能满足喜好八卦的各位所期待的话喔?」

 G21的主要议题和召集排解难题果然有关连吗?

 「我只负责会场维安,根本不清楚G21的主题。因此,我也无法回覆这个问题呢。」

 各位排解难题同时身为民众的守护神,也是全球性基础建设的核心。随著世界情势愈来愈不稳,这类功能的运作是否会跟著停摆呢?

 「不需要担心那种事,首先我就无法理解所谓的情势不稳是什么意思,民众到底对什么感到害怕呢?各位像现在这样看著电视,就表示今天的电力供给也一如往常吧?也就是说,这象徵了坚若磐石的体制。各位都处于保护伞之下,还请保持坚定的信心。」

 那么,为了以防万一,也就是说威胁具体而言并没有更加靠近我们,而且也不需要避难吗?

 「针对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没错且万无一失。我们可事先预测到威胁出现,当掌握到危险讯号时,就会迅速公开资讯,将各位的避难摆在第一位。另外,假设无法彻底避难的话,只要位于我们排解难题的活动范围内就不需要担心,我们会迅速地收拾威胁,将受害状况控制在最小程度。」

 因为与威胁相关的交战纪录受到资讯封锁,所以少部分的杂志和网路新闻提出了「其实排解难题的迎敌率并不高」的担忧。

 「那应该是想试探我们反应的挑衅行为吧?之所以封锁威胁的情报是为了不让恐惧与混乱波及安全地区,另外,我们排解难题的战斗技术只应该运用于对抗威胁之上,必须防止这些知识经验四处扩散并遭到恶用。在那些叫嚣起哄的人之中,应该也有其实是想摸清我们底细、而非瞭解威胁的人吧?」

 附带一提,排解难题中的艾利希亚女士这次似乎缺席呢。

 「无可奉告☆保留一点神秘感的话,人生才会更多采多姿呀。而且,现在是在采访我吧?」

 1

 「碰!!」地一声巨响在露营车中炸裂。

 这并非电视开关被按掉了,而是遥控器砸向液晶萤幕面将之敲碎的声响。

 「表参道学姊。」

 「哎呀,讨厌,我真是太粗鲁了。让你吓了一跳,真不好意思,呵呵呵。」

 坐在轮椅上的学生会长•表参道镜华满不在乎地灿烂微笑著。

 看来是看不到晚上的天气预报了。

 ……不对,严格而言,应该是『日蚀中』的天气预报。

 车内只有歌贝歌琉多与镜华两人独处,雨脚舞梨香与爱音外出采购粮食。她俩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而即使出了问题也能强行突围吧。毕竟,在排解难题的五人组犯下残忍暴行之前,她们好歹也算是为了对抗在世界各地无差别地毁灭国家或城镇的威胁,逐步研发出的水晶魔法师。尽管警备状况因高峰会变得森严,但她们也并非凭区区警力便可制伏的战力。

 这里是伦敦。

 在水晶魔法实际运用之前,这还是天方夜谭,但只要举歌琉多等人的学校、那艘巨大船舶的例子便能得知,透过投注了崭新素材与技术,船只与飞机的尺寸能不断扩张,最后便成为了这样的时代──能将露营车这等大小的物体当作一般货物整台塞进客机之中,这便是遭人揶揄为『好像鲸鱼长出了翅膀』的超大型渡轮飞机。

 正因为如此。

 这靠人力解体需耗费多年时间,使得全体人类不得不仰仗艾利希亚的『恐龙』这种犯规技术。

 人们之所以放任她们专横跋扈,一定也是因为对富足的物质生活未产生任何疑惑吧。

 如同歌琉多本人在被夺走一切之前,也属于享受的一方。

 「一起生活也超过一星期了啊,时间拖长了呢。」

 「对呀。」

 舞梨香、镜华,以及勉强算入爱音,在毫无隔间的同一空间中,周遭都是女孩。向世界最强五人复仇、瞒著全世界将学生与教员的水晶像安全存放于南国洞窟中一事、保护他们不受排解难题察觉,若没有这些过于沉重的难题,在另一层意义上,歌琉多或许早已精神崩溃了。

 学生会长微微笑道:

 「你差不多也该瞭解我真实的一面了吧,真担心从男孩子的角度来看,会不会幻灭呢。」

 「……我原本就不太认识学生会长,你距离我们太遥远了。」

 「哎呀呀,竟然任意树立起高墙,真讨厌呢。别看我这样,我的参选政见可是无论对任何人都能亲切以待,并在会长选举中获胜了呢。」

 在一般学校的话或许是这样,但毕竟葛摩诺亚是学习水晶魔法的地方,以对抗一夕之间便能消灭百万人大都会的威胁。第一名即代表未来的世界最强之人,无法与之轻易攀谈。若有万一的话,何止被骂「呀──色狼──」并被赏一巴掌,甚至可能导致地球表面变形。

 坐在轮椅上的镜华如孩子般鼓著双颊,道:

 「唉──人家想和歌琉多同学变好朋友呢,想多和你聊聊呢,到底要怎样才能拿走这面透明的厚墙呢?」

 「……你到底怎么了?」

 「坦诚相见果然很重要呢,那要一起洗澡吗?」

 「…………………………………………………………………………………………………………………………………………………………………………………………………………………」

 学生会长望著露出难以言喻表情的歌琉多,嘻嘻笑著。

 「我开玩笑的。」

 「如果不是的话,可就头疼了。」

 「但我稍微留了点汗,想要冲个澡呢。歌琉多同学,你能帮忙吗?」

 「结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尽管如此,坐在轮椅上的镜华既然这么说了,歌琉多也只能顺从。露营车虽然经过各种改造,却尚未达到完美的无障碍空间。

 床铺、沙发、瓦斯炉、冰箱、微波炉、洗衣机以及烘衣机,车内为应有尽有的高档空间,但作为一名日本人,唯有浴室难以苟同。为节省空间,那只是在约等于电话亭大小的密闭空间中装上沐浴设备而已,基本上没有浴缸。

 歌琉多推著轮椅到淋浴间前,然后还要再费一番工夫。他必须将手放在她背后与膝盖下方,抱起她的身体将她放进淋浴间中……虽然歌琉多不觉得有用公主抱的必要,但当第一天他执行了将镜华扛在肩上的米袋式扛法之后,便得到了她约有半天不和他说话的惨痛教训,据说那种扛法的别称为山贼扛法。

 「呵呵,是歌琉多同学的公主抱欸~」

 「……」

 歌琉多尽可能心如止水地应对从双手传来的柔软触感、温热体温与发香,轻轻让她一屁股坐在约为电话亭大小的狭窄地板上。此时,学生会长依然穿著制服,但更换衣服还是她自己来,她与在毫无隔间的露营车中也能裹著一条床单全裸呼呼大睡的某个笨蛋不同。

 「那歌琉多同学,就麻烦你帮我拿换洗的衣物了。」

 「好好好。」

 「然后,以便我大声尖叫时你可以进来救我,我就不锁门啰。」

 「但我觉得你应该不会在那地板上溺水吧。」

 「乖乖听话就是了。」

 歌琉多阖上了节省空间的摺叠门。虽然翻找女生私人衣物相当羞耻,但姑且算是取得了本人同意,且没有换洗衣物的话,学生会长就只能维持光溜溜的状态了。

 (学生会长的包包是这个吧……)

 露营车内因为空间有限,所以事先规定各自的私物只能占一个运动包的大小。镜华外表虽然成熟妩媚,但包包的颜色却是粉嫩的马卡龙色,总觉得有些可爱。

 而且,里面整齐叠放著的内衣裤也出乎意料地多为浅色系。

 「……」

 「心如止水、要心如止水喔!!」歌琉多这么叮咛著自己。

 他拨开包包上层、看似金属制厚重外接硬碟的物品后,便朝目标物伸出了手。

 (睡衣的话就选较宽松的衬衫,内衣……呃,就选这个,上下颜色一样比较好吧,那就……)

 『因为是睡衣就不需要胸罩了。』

 歌琉多肩膀一跳,并转过头去。

 学姊调侃似的嗓音从淋浴间中传来。

 『因为我尺寸很大,所以会不好睡。』

 虽然她的话语本身也揽乱一池春水,但更严重的问题是摺叠门稍微敞开,并从里面缓缓伸出一只手,一件件地拋出了制服外套、衬衫、百褶裙,最后甚至还有刚脱掉的内衣裤。

 「等等、喂、表参道学姊!?」

 『我等下就要洗澡了,不拿出来的话就会弄得湿答答的吧?』

 她的发言合情合理,却又几乎踩线。

 当她的纤纤细手随著那以小恶魔形容又略为危险成熟、且耐人寻味的挑逗笑意缩回门后,略为敞开的摺叠门便彻底关上了。过了一会儿,淋浴间中便传来柔和的水声。

 歌贝歌琉多进入心无所住的模式。

 啊──啊──身材凹凸有致的学生会长在如电话亭般狭窄的淋浴间内,她无法用自己的双脚站立,便表示她正用她形状姣好的臀部坐在地板上,呈现蹲坐的模样,并用单手握住莲蓬头冲澡吧。从她头上淋下的适温适量温水沿著发丝顺著身体曲线流过哪些部位呢!呢呢呢呢!!这令歌琉多的脑中产生了小型的宇宙大霹雳。

 正当此时。

 摺叠门内传来学姊的嗓音。

 『呀──』

 「?」

 『呀──歌琉多同──学。』

 「……」

 『喂,我们不是约好要是我尖叫的话,你就要来救我吗?』

 「因为这也太假了吧!!」

 『怎样都好啦,快点……哇!?(哐啷!)』

 「咦,表参道学姊?刚才那是……」

 『……咕噜咕噜咕噜哗啦哗啦哗啦……』

 「靠,是真的啊!?」

 本以为坐在地板上的学生会长不可能踩到肥皂跌倒,但她却用大屁股坐上肥皂滑倒了吗?这是什么奇迹啊,我下辈子一定要投胎成为肥皂。不过,人生的危机并非总是那么充满戏剧性,即使区区小水塘也能淹死人。

 正当歌贝歌琉多惊惶失措地将手伸向淋浴间门板的同一时刻──

 「我们回来了──我买了指定牌子的油和面粉回来了唷,虽然说现在因为铁啦铝啦之类第一期资源的价格崩盘,所以到处都乱得不可开交。唉──话说回来,英国的食物真是悲剧啊,我只是去逛了逛超市,就很想翻白眼了。」

 「伦敦也有和果子的店呢,金粉最中饼非常好吃。」

 两名女孩在最尴尬的节骨眼上回来了。

 「嘻嘻。」

 而一名发丝湿润的恶女彷佛婴儿般地坐在淋浴间的地上,补刀似地露出令人迷醉的笑容。

 下一秒,现场便产生了比空爆燃烧弹更加狂野的化学反应。

 这一天,他们更新了「危险!不可混用!」的纪录。

 2

 伦敦,下午两点。

 但当地因为原因不明的曰蚀,使四周陷入恍若午夜时分般的深沉黑暗之中。

 「哼。」

 「那么,我们就进入正题吧。」

 「在那之前你要道歉吧!为所有事道歉!!」

 「你从刚才就在生什么气啊!?在那环境里的那种状况之下,你是要我道什么歉!?」

 坐在沙发床上显得不悦、绑著卷发双马尾的舞梨香将双手往上一伸,嚷嚷道:

 「呜~啊~!这、这都是你的业力造成的!!」

 「这和那么深层的事情有关吗!?基本上,元凶根本就是坐在那里的学生会长啊──!?」

 到此为止,这或许都与海上水晶魔法学园中的喧闹往日相似,歌琉多虽然身陷风暴之中,却总觉得有些许怀念。

 然而,现在却不一样。

 毕竟,现场还有另一个莫名充满魅力的台风眼。

 「哎呀呀……歌琉多同学都做出那种事了,竟然打算把责任推到女方身上吗?」

 「你为什么要红著脸还用双手捧著脸颊呀?都让空爆燃烧弹爆炸了还不够吗?」

 歌琉多对仅穿著一件适合当睡衣的宽松衬衫的学生会长拋出这个问题。附带一提,水晶少女•爱音就在露营车的一角面无表情地呆呆站著,并维持这个姿势待命。她似乎无法理解眼前的危机,悄然无声地歪著脑袋伫立。

 歌琉多宛如下班时间将至的银行行员般冷酷无情地终止了这个议题,道:

 「好好好,话题结束!要进入主题了!!」

 「哼!」

 「(……哎呀,明明自己睡觉时也是全裸加一条床单而已,她是那种不会因为看到别人而反省自己的人吧。)」

 能抽离个人情感判断便是来自于成熟女性的从容。

 「这次的最优先目标是她,雪野•荒川。」

 学生会长用投影机在墙面上展示从新闻报导或网路文章中收集而来的照片。

 「她和『恐龙』艾利希亚不同,并非直接登船的类型,所以无法彻底断言,但她十之八九是让护卫舰沉没的『光枪』。我曾看到她从倾斜旋翼机打开的后货舱门下达指令,而且虽然未经证实,但雪野以『携带日蚀者』闻名,她应该来到伦敦了吧。」

 头发湿润的学生会长补充道「虽说不知道威胁本身到底是什么,所以这项情报也不一定准确呢」。

 「所有排解难题都是怪物,但希望尽早铲除雪野的『光枪』。它除了威力惊人之外,有效范围也过于辽阔,可将所有不自然的日蚀范围都视为它的火力压制圈,也就是说,在地球上没有可以安心的地方呢,一旦被找到所在地就等于死。如果演变为长期抗战的话,我们的情报无论如何都会泄漏出去,所以想在被锁定位置之前,由我们主动出击。」

 主动出击。

 尽早铲除。

 亦即,与艾利希亚时一样,要『杀死对方』。

 这与即使锁定了威胁这个存在,却无法想像出自己奔赴现场作战的画面的课程截然不同。

 歌琉多自己难以判断这是否可称为一种成长。

 「……说起来,那到底是什么呢?」

 歌贝歌琉多宛如要远离结论一般地这么询问道。

 仍然气得鼓著腮帮子、将卷发绑成双马尾的舞梨香摇晃著手说:

 「天晓得,那看起来像是从天下降下了雷射光束。」

 「那不是轰炸机,高度更高,我觉得是卫星轨道上似乎有什么,但却还不知道详情。」

 坐在轮椅上的学生会长将食指放在自己的嘴唇上,道:

 「但排解难题负责保护公认是破铜烂铁的太空电梯吧,你们不觉得这或许和那个有关系吗?」

 「你指的是太阳能发电或反卫星武器这类的东西吗?」

 「虽然我只知道谣言程度的情报呢。」

 表参道镜华轻轻吁了一口气以作为开场。

 「据说有一个叫做太阳蛋的计画,虽然最终并未完成,公认是有史以来最大的星球扩充计画。」

 「太阳蛋?」

 「正确来说就是只煎单面的荷包蛋。」

 当将头发染为草莓香槟金并绑成双马尾的舞梨香坐到沙发床上、蹙起眉头后,站在一旁的水晶少女•爱音便仅解释了单字并歪起小脑袋。

 镜华轻轻吁了一口气后,道:

 「虽然不知道威胁的真面目是什么,但至少它不会离开大气层内,所以这计画是想让一般民众逃到外太空,让这颗蓝色星球彻底成为粮食农场和关住威胁的牢笼。而电梯的底层应该会相当坚固,所以能将无人农场的维修人员或战斗人员收容在地底下。根据这项计画的内容,画出来的蓝图上有一大片在外围环绕著地球、类似天网的太空站包覆著地球,所以这与其说是移民外星,更像是将地球的表面积扩大一圈,所以才叫做星球扩充计画。」

 「哇……」

 从中切开来看的话,地球便是蛋黄,而外壳则为蛋白了吧。

 不过,一刀切下去的话,断面应该比较接近水煮蛋或苏格兰蛋,这部分或许掺杂了命名者的个人喜好吧。

 「他们在简报时好像是说,主要材料为比钢铁更坚硬且耐热、更重要的是单靠微量原料就能膨胀的硬质发泡素材,并透过彻底区分制造区和消费区,让人类所制造的污染不会回归到大自然中……虽说这是关乎五十五亿人口生活的庞大计画,但也夸张得离谱呢,因为地球的离心力会依纬度而有所改变,所以不配合自转的相对速度的话,好不容易盖好的天网大概也会变得支离破碎吧。」

 地球从一开始便受到包围了。

 太阳蛋计画有两个任务。

 一为全球性环境调整,有效率地增加绿地,逐渐增加供应『暂居』于卫星轨道上的人类粮食。

 「也就是说『光枪』透过那巨大的热能搅拌空气,自由创造出风或雨云……」

 二为排除在地面上恣意横行的威胁。

 「……那同时也是如字面所示要烤焦威胁的兵器吗?」

 听见歌琉多的问题后,镜华点了点头。

 她露出一种似乎对世界规模计画感到赞佩、却又同时感到傻眼的神情。

 「他们似乎认为就算无法一次射穿,只要从大气层外单方面地连续发射就能慢慢杀死威胁吧。又或者用在威胁靠近农场时从空中射下一炮以转移他们的注意力。只是还不清楚他们的设计要达到哪种程度的『排除』呢。」

 然而,若只是要瞄准人类的话,那已经威力十足了。

 当它一一击沉守护歌琉多等人所乘坐的船舶的护卫舰时,他们便已见证过它的威力了。

 「它到现在还没被拆除,就表示『上面』的制造设施或发电设施依然在运转,为这世界带来财富吧。举能源的例子来说,就算没有用微波或雷射形式传回太阳能所生电力的夸张构造,光靠那些上一世纪的遗物或许就足以胜任输送电力的职责了。」

 「太空电梯……」

 「假设能用搭火箭或太空梭1%以下的成本,将※酬载运送到『外壳』上的话,就能大量来回搬运货柜大小的电池了呢。这对不想拆除那遗物的人来说,可是一个为维持温饱的绝佳藉口。雪野在全球经济中,对欧亚大陆的影响力较强,但从欧洲到中国的范围过大,如果没有能供应地球一半需求的商业材料的话,可无法加以应付吧。」(编注:飞行物体在空中飞行时所负荷之重量。)

 防范威胁。

 将拯救世界的巨大设施化为锈蚀废塔的是谁呢?

 这是因为他们知道仰赖歌琉多等水晶魔法师成本较低吗?

 「之所以会产生日蚀,并非因为有某种庞然大物移动到自己头上,而是因为全世界的天空原本就受到天网包围,只是随著雪野的战斗姿态而改变了『天网』的密度罢了,或许是因为这样。」

 学生会长用食指轻轻敲打著轮椅的扶手,道:

 「……当然,只靠化学或物理无法建立如此庞大的系统,就如我刚才所说,即使像天网一样覆盖住整个地球,也会因为重力或离心力而变得支离破碎,如果不断运用推进剂以配合自转相对速度的话,能源就会马上枯竭的。也就是说,他们以仰神魔法来补强这一点。雪野的大金主是凯尔特神话的光明之神•鲁格吧,祂是拥有长臂之神称号的军神。原来如此,祂对能源和飞行武器而言是不可或缺的呢。」

 ……假设太空电梯与排解难题之间有著更甚于官方纪录的深刻关系,她们即使对因太空电梯由于各种原故中断而感到欢欣鼓舞的水晶魔法师(没错,因为水晶魔法只能在地面上施展,当生活圈移到『外壳』上便会大为困扰)抱持负面情感也不足为奇。

 毕竟,排解难题本身并非水晶魔法师,她们是上一世代的仰神魔法术者,或许对崭露头角的水晶花抱有某种危机感。

 (不对,她们的行动原本就有太多难解之谜了……)

 「话说回来,歌琉多同学还真是大胆呢。」

 坐在轮椅上的镜华吁了一口气,并这么开口说道:

 「排解难题少了一个人,即使全世界没有人发现,但她们却心知肚明,而你竟然还敢匿名寄出那样的讯息。」

 学生会长操作著投影机,展示出那封讯息。

 舞梨香也摆出半感佩服半傻眼的表情,念道:

 「……您们少了一名成员,应该感到焦头烂额吧,我知道能超越艾利希亚《恐龙》路克博格的战力,因此想接受面试,不知您们何时方便呢?」

 坐在沙发床上的卷发双马尾少女犹如坏人般地笑著说道:

 「如果换一个看法的话,可就是犯罪声明了呢。不但知道本该被封锁的艾利希亚死讯,又知道比她更强的战力,而且还表示要主动去找她们。」

 「不过,她们可无法视而不见呢。」

 歌琉多简洁地说道:

 「艾利希亚的死是事实,但她们应该还没掌握到是谁干的,她们一定不希望凶手躲起来。我们是不是本尊根本不重要,铲除可疑人物,并一一加以击溃,持续到骚动平息为止。对方的想法应该是这样吧。」

 水晶少女•爱音一直歪著脑袋,她垂下一头银发说道:

 「也就是说,我们明知是陷阱却要自己送上门吗?」

 「或许可以说是就让她们布下陷阱等著吧。」

 歌琉多咬牙切齿地回答道。

 「排解难题对国际社会而言,是无可取代的秘密王牌,会保留到最后。就像她们在追踪我们一样,我们也在追踪她们,怎会让她们躲起来呢。最优先目标为雪野•荒川,这是最低标准。首先要歼灭这家伙,也尽可能地歼灭其他排解难题,以减少数量;毕竟我们知道她们因G21而聚集到伦敦来。」

 歼灭排解难题。

 这可谓桀骜不驯的态度应该是源于跨越了杀害艾利希亚《恐龙》路克博格一事吧,她们并非绝对无法战胜的对象,对心理层面而言,能证实这项事实是一种绝大的加分。

 以此为前提。

 再度绕了一圈回到不想思考的问题上。

 没错──

 「那就暂且决定下一个目标了。」

 「雪野•荒川,跃跃欲试就是指这种感觉吧,她够格当和我们厮杀的对手。」

 歌琉多无法立即附和少女们。

 一直等到站在露营车一角的爱音,对即使默默制定计画,却积蓄著某种无奈心情的歌琉多说道:

 「祭品大人,不要紧的。」

 「什么意思?」

 「这次不会让人抢走猎物的,就靠我们的手解决她吧。」

 若非她的外表是一副可爱女孩的样貌,歌琉多或许会不假思索地一拳揍下去吧。

 3

 日蚀之下的伦敦充斥著垃圾。

 这座城市由柏油路面与古老砖瓦公寓酝酿出某种不可思议的和谐感,但街上却堆积著大量的垃圾袋,不只淹没了人行道,甚至蔓延到车道上。这些垃圾山比人的身材还高,这看似是偶尔会发生的公务员联合抵制行为,抑或业者发起的罢工,然而事实却非如此。

 这也来自于击败艾利希亚的影响。

 虽然说她负责处理废弃物,却无法照顾到五十五亿人口的家庭垃圾,主要负责解体大型客机或油轮。然而,当交付她全权处理的部分无人负责时,便需要有人填补漏洞,这如同连续的减速累积起来将会造成大排长龙的交通堵塞一样。压力一点一滴地蔓延开来,最终化为肉眼可见的形式。

 不过,没有人胆敢公开表达不满。

 这是因为众人无暇理会这件事。

 雾都正面临戒严。

 虽然政府尚未颁布外出禁止令,但各处都有临检站,并有巡逻车与装甲车不定期地巡回市区。甚至连虚假的夜空之中都出现装设探照灯的直升机来回盘旋,河川之中也有巡逻艇沿著岸边来来往往。如果去经常光顾的酒吧喝一杯,并脚步蹒跚地走回家的话,便会立刻遭到大批警力盘查,微醺的脑袋也会瞬间清醒。

 这或许是遭警方驱离的流民所遗落的物品,摆在花坛边上的防灾用收音机悠哉地发出了声响:

 『肠健康制药公司的股价水涨船高的背后,果然是来自全世界废弃物延缓处理的问题。』

 『如果卫生环境恶化而产生疾病的话,消毒药品和抗生素的订单自然会有所成长。附带一提,肠健康公司透过收购前途看好的创投公司,也跨足了杀虫剂领域,所以可期待它在克蟑、克苍蝇等方面的声势将会水涨船高。』

 『能化危机为转机就是人类的强悍之处,投资客们关注已久,新手想透过全新买进大赚一笔似乎很难呢。那么,下一档会赚钱的股票又是哪一支呢?举例而言,盖雅农业就收到了大批运用厨余的自然堆肥法家用组的订单。』

 『或者史汀造酒厂也不错呢,当人们看到街上堆积如山的垃圾,这种时候就会想藉酒浇愁吧?哈哈哈。』

 在这样的街上。

 走下露营车的歌琉多与舞梨香简短交谈著。

 「那就照计画进行。」

 「OK~」

 两人随即朝不同的方向前进。附带一提,舞梨香之所以不用飞的,用自己的脚在地面上行走,当然是因为如果轻率地提升高度便会显得惹眼,而立即遭到巨大无比的『光枪』击落。

 伦敦处于戒严状态,整体气氛与活泼开朗相去甚远,但它本身即使在日蚀状况下,也有充足的街灯照明,而这也是来自雪野•荒川的影响吧。因为她主宰全球的电力供给,所以原本的发电厂便能转而供应官方的超级电脑或粒子加速器等设备,据说因此重大疾病的新药研发也顺利进行中。

 她明明像扫垃圾一样地杀了那么多人。

 还说什么博爱主义,真是让人泪流满面。

 歌琉多避开可谓高高在上的博爱主义象徵的路灯,走在毫无人烟的黑暗步道上,轻轻碰触收在制服内袋中的改造军用手电筒。他边确认这触感,边小声低喃:

 「激磁启动。」

 他的制服背后高高隆起,跳出了从未现身于有史以来任何神话或宗教之中的谜样水晶少女•爱音。她顶著一头银发与白色衣装,水晶刀上有著犹如钩棍般衔接在刀背上的雷射光束短枪。她垂下了轻轻握住的刀,静静地待命。

 歌琉多边注意胸口回补著散落花瓣的水晶花,边说道:

 「接下来爱音也要和我分开行动。」

 「……」

 苍白少女的脸颊微微鼓起。

 她或许有所不满。

 「这是机率问题,我对你说明过这是最有效果的方法了吧。」

 「瞭解,祭品大人也要多加小心。」

 「又是祭品,这已经无法改变了吗……?」

 歌贝歌琉多烦闷地与爱音交谈著,并分头走上不同的道路。

 (伦敦……)

 英国菜很难吃。

 歌琉多想起还在海上水晶魔法学园的时候,为确认常听人提起的这个传闻是否属实,他们曾潜入学生餐厅的厨房,借助伦敦来的留学生的力量,进行烹饪实验。实验结果说不出好不好吃,反而令人有点难以接受,但见到那名留学生不解地歪著脑袋时,他们猜想,或许那份炸鱼薯条中掺杂了歌琉多等人熟悉的日本料理元素。最终,依然不知道英国菜究竟是否真的那么难吃。

 那名留学生也已经不在了。

 所有人全部化为粉碎的水晶像了。

 「……」

 歌琉多拋弃这份感伤,让意识回到冷酷的复仇世界之中。

 这次的作战计画相当简单。

 『排解难题可说是一种象徵,因此,在G21进行时,她们无法离开自己的岗位,因为光是四处奔走,就可能被报导说维安有所缺失。』

 耳边传来不运用任何电力的通讯。

 藉由比邮票更小的印刷电路板控制的水晶花所发出的振动传来的是,坐在轮椅上的学生会长•表参道镜华的嗓音。

 『问题是雪野•荒川位于西敏宫,也就是以大笨钟著名的国会大厦,距离露营车的最短直线距离约十公里。抱歉,因为有太多临检站,所以车无法靠得更近了。』

 「我们会想办法的。」

 歌琉多简短地答道。、

 「言归正传,最大的问题,『光枪』……」

 『简单来说,一旦被那东西射中的话,就会瞬间蒸发了吧。光速就表示无法用肉眼观察和回避吧。』

 『……只要能达成次元跳跃(晶级频率3),就不一定了呢。』

 学生会长开玩笑似地低喃之后,道:

 『我们不需要讨论雪野的仰神魔法吧,想了也没用,毕竟就算生成一般的水晶花装甲也无法挡下它。』

 「也就是说别让她发射就好。」

 『歌琉多同学,回答得非常好~……没错,就算她拥有全世界都在射程内的卫星轨道兵器,又要怎么瞄准呢?顶多也只能做到重点攻击,只要不被那外观的震撼度所欺骗,就能找出活路。』

 歌琉多刻意靠近大片阴影或比自己还高的垃圾山,这么思索著。

 要狙击位于海上的学校相当简单,即使是周边的护卫舰也过于巨大,在毫无障蔽物的海面上,靠目测便能轻易瞄准。然而,这里是道路盘根错节的大都会,无法像当时一样。

 然后,排解难题属于政府的一方,为正义的代表,不需要刻意借助窃听器或针孔摄影机等非法道具,只需要运用官方的保安系统,监视一般民众即可。

 「伦敦原本就是一座热心防范恐怖攻击的城市,据说光是固定的监视器就有五百万台了。」

 『再加上手机、市内电话、行车纪录器,还有各种电子产品,就有超过一千万个镜头了吧?』

 『你是说雪野•荒川会用那些来锁定我们吗?不过……』

 「没错,舞梨香,那么大量的镜头所得到的资讯,已远远超越人力可管理的程度了,也就是说,不要被辨识可疑人物的侦测系统抓到就好。」

 歌琉多之所以刻意选择走在大片阴影之内或因路灯照明造成光影分明的地带,便是这缘故。

 伦敦虽然是一座单是保安系统便有高达五百万台监视器的预防犯罪型都市,却因提前执行了这项计画,而给人急就章的印象。英国政府为了在预算内尽早凑足监视器的数量,致使单一监视器的品质相当低劣。而廉价监视器难以灵活应对明暗的改变,当它自动调整为拍摄较为明亮的物体时,阴影的部分便会变得一片漆黑。

 现今科技虽然可以透过人脸、肤色、骨髂或行走模式鉴别出监视对象,但若原始档案一片漆黑的话,便难以辨识了。

 堆积如墙的垃圾山本身便担任起阻挡监视器镜头的角色,因此不需事先掌握安装了监视系统的建筑物位置。

 『不过,上面由雪野管理吧?她不会从卫星轨道上直接俯瞰吗?』

 「当然有可能,但透过卫星画面的话,除非抬头看否则无法辨识人脸,只要刻意改变行走模式就好。经过夜间影像处理的画面不管怎样画质都会变得粗糙,而红外线热像仪只会出现轮廓,也就是说就算她知道有人,也不可能知道那是谁。」

 『?』

 『呵呵呵,舞梨香同学,伦敦可是有八百万人口的都市喔。包含观光客和从外县市通勤、上学的人,就超过一千三百万人了。虽然说现在是戒严时期,但却没颁布外出禁止令,也有很多人不知道是想透过拍摄或社群网站一炮而红,会刻意在这种时候出门唷。如果她用「因为有可疑人影,所以我就消灭他了唷~」这种理由的话,可是行不通的呢。』

 「毕竟,伦敦有超过一千万个镜头呢。」

 她们攻击海上水晶魔法学园时,除了目标之外别无其他目击者,简单而言,便是一座无限宽敞的密室,因此无论多么无法无天,只要有力量便不会被追究。

 然而,这次却不一样。

 排解难题,世界最强的五人,保护著她们并让她们恣意妄为的体制反而束缚住了雪野•荒川。

 『……不过,祭品大人。』

 爱音对心中焚烧著晦暗黑火的歌琉多传讯。

 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