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终章

第一卷  终章
 歌贝歌琉多并未思考过完成对世界最强五人,即排解难题复仇雪恨后的人生。应该说,他脑中甚至未曾有过可以达成目标的明确画面。不知自己是否会在途中某处遭到杀害,抑或于完成复仇并保护在南国洞窟中沉眠的风向戟叶等人不受追踪者伤害之后,被各国政府派出的追兵抓到并判处死刑;还是连审判也没有便会在私底下遭到处决。他原本以为会是这样。

 更遑论侧腹部遭人贯穿大量出血了。

 只要蒙受水晶魔法的恩泽庇佑,若非致命伤的话,无论任何重伤仅需三十秒钟便能治愈。然而,由他们身上剥离的水晶碎屑洒落在伦敦、北欧、美国等地,现在也差不多到了被人掌握踪迹,缩小包围网与逮捕的时候了。

 然而,事情却非如此。

 这世界似乎比他们所认为的更加充满色彩。

 歌琉多在一眼便能得知是医疗进步国家的最高级设备之中醒来,多亏了水晶魔法,伤口本身已经自行愈合了,却无法否认自己极度疲惫,也很感谢曾接受输血。

 窗户上没有铁栅栏,门也自由敞开。

 这绝非对待国际恐怖份子的待遇。

 不对。

 他们并非恐怖份子。

 「诚挚欢迎各位新任的世界最强,冠上这名号的三位,不对,是四位。」

 墨镜与漆黑西装。

 这样的外观毫无特徵,却反而如制服般显眼,这名如电影角色一样的壮汉宣布道:

 「现在为避免无谓恐慌,所以尚未公开,但考虑到国际舆论,应该会在近期内正式宣布这个消息吧,宣布说旧时代终结,人类已迎来崭新的时代了,世界最强并非排解难题五人组,而是更换为水晶魔法师四人组。」

 「……」

 「任谁都会崇拜新任世界最强的四位,您们所施展的水晶魔法将以压倒性速度在世界普及开来吧。歌贝歌琉多先生,不知道有多少人像您一样拥有召唤出完全独立型水晶花的才能,或许全世界只有您一人,又或许出乎意料地在身边就有许多人。这么一来,『苍白少女们』就会成为日常的一部分,融入学校或职场之中呢。这正是世界景色改变的瞬间,如同过去排解难题成为媒体宠儿一样。」

 「这是什么、意思……?」

 「没有什么特殊意思,我们只是随时跟随于世界最强和以他们为顶点的时代而已,为了在某一天能创造出不必害怕威胁的时代。」

 「不过,也有很多因此受害的人吧,虽然不知道你是哪个国家的特务,但也有一些政权会相继垮台不是吗?不对,也有国家无法等到下一个政权崛起就从此消失。毕竟,无论在精神领袖的意义上,或是在实体基础建设的意义上,全世界都依赖著排解难题、世界最强的五人呀。」

 「或许是这样吧。」

 黑衣人耸了耸肩,道:

 「但是那又如何呢?」

 「……」

 某种。

 有某种不知名的存在正轻抚著坐在床上的歌琉多背脊。

 「废弃物处理、电力、工业和军事,各种全球基础建设的重点设施倒闭的确会产生混乱,但人类会自己找到出路的。虽然有些许变化,但依然会渐渐稳定下来。毕竟,就算再怎么抱怨,人类总是要适应崭新的时代呀。」

 「你……」

 「过去有许多国家,也有许多文明,但那大多数都已经灭亡了。尽管如此,人类『全体』却未曾灭亡,即使是现今,面临威胁所带来的具体危机之下。既然如此,还有必要刻意回避这自然而然的发展吗?」

 「……你到底是哪个势力的人。」

 「到底是哪儿呢?」

 这与至今未曾显露真身的威胁,抑或以安娜塔西雅•普雷司特为中心的那五人截然不同。

 这是某种更加不知名且难以捉摸的深沉黑暗面。

 甚至能利用世界最强,极尽吹捧哄抬之能事以从中获取利益。

 「歌贝歌琉多先生,现在还请您多保重身体,我们比起任何人都更加期待身为世界最强的您所描绘的崭新世界呢。」

 言尽于此,黑衣壮汉便将装著水果的提篮放在一旁的小桌上。

 离走前仅这么补充道:

 「对了,海上水晶魔法学园的事……」

 「……排解难题已经死了,你们还要公开那件事吗?」

 「毕竟不这么做的话,就无法宣传下一任世界最强之人的『英雄事迹』呀。而且,为透过比邮票更小的印刷电路板控制的水晶花将会普及全球预作准备,您可以思考一下『第二艘』的首次航行呢,思及消失在某处的您的同学们,也即将苏醒就更是如此了。当然,这是指如果您们有这个意愿的话。」

 「你们到底知道多少?」

 「您是指东南亚那个美丽的蓝色洞窟的事吗?我恐怕只能说知道得比您们还多而已。对了,详情还请询问学生会长•表参道小姐。因为他们将比预期的更快恢复,所以包含为他们准备栖身之所这一层意义在内,我们认为还是需要『第二艘』呢。当然这也包含宣传您们的『英雄事迹』在内。」

 说到这里后。

 他便从宽广的病房门口回头看著歌琉多。

 勾起位于判断不出情绪的墨镜下的嘴角。

 笑著说道:

 「当然,在公开时会一如往常地隐瞒我们与此事有所关联呢。」

 他言尽于此。

 现在的歌琉多甚至无法追赶男子的身影。

 什么世界最强啊。

 脑中闪过安娜塔西雅•普雷司特死前的话语:

 『葛摩诺亚的事真是抱歉,因为我们也很害怕……』

 对什么感到害怕?原本以为她是指来自外界的威胁或从内部扯后腿的水晶魔法师,但或许她指的是完全不同的其他事情。

 此时,熟悉的少女们造访了躺在床上连接著医疗器材并咬牙切齿的少年。

 绑著卷发双马尾的青梅竹马•雨脚舞梨香。

 坐在轮椅上的学生会长•表参道镜华。

 加上歌贝歌琉多后,新任的世界最强便齐聚一堂了。

 「歌琉多。」

 「我听说了,『排解难题』毫无疑问是我们应该打倒的敌人,但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为她们铺路的家伙,他们眼睁睁望著我们学校葬身海底并冷冷窃笑。」

 「那这样的话,歌琉多同学……」

 「没错,表参道学姊,我们的复仇行动好像不会就在这里完美落幕。」

 他们说『第二艘』。

 说需要为提早苏醒的风向戟叶等人准备栖身之所。

 对方既然可以准备,便表示我方也可以抢夺过来。

 歌琉多等人若非他们所期盼的『最强』,若非能产生利益的『最强』,他们便会再度转而支持其他『最强』,届时毫无利用价值的歌琉多等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排解难题』。

 使用仰神魔法的过去世界最强最后下场如何呢?

 可不会让他们说毫不知情。

 如果照他们铺好的轨道走,彻底沉迷其中的歌琉多一行人未来总有一天也会变成那样。虽然这么说,但毫无计画地离开轨道的话,便会遭遇毁灭。

 如果不希望沦落至此的话,便需要力量。

 需要能够抵达无人可预料到的幸福结局的强大力量。

 「激磁启动。」

 歌琉多在口中低喃后,一名苍白少女便从手术衣的腹部前方轻缓滑出。

 未曾出现在有史以来任何神话与宗教中的神秘水晶少女。

 「个体识别名称•爱音,激磁完毕。还请下令,祭品大人。」

 歌琉多缓缓吸气并吐气。

 自己今后的立场将有所改变,作为王者、而非挑战者的生活即将开始,亦即自由度也将不同。

 过去化为绝壁阻挡于自己面前的排解难题。

 或许自己能逐渐识清连那五人也无计可施、只能受尽操弄的真正邪恶。

 因此,朝著静静歪著小脑袋等待命令的水晶少女。

 少年一如她所要求地说出富有力量的话语:

 「继续复仇行动,乖乖地跟我走吧。」

 他们义无反顾地奔向黑暗之中,而非光明之下。

 少年一行人的脚步不会停留于此──停留于这随处可见又不足为奇的世界最强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