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

二章

第一卷 上  二章
  「还有没有人来不及逃走的!?」

 丽妲在燃烧倒下的木造建筑间奔波。

 瓦砾深处似乎还有未烧尽的火焰,温度很高。汗水不停地滴落。木材与肉块燃烧的臭味充斥在这一带。

 眼前的景况俨然是地狱。

 火焰吞噬后的大地四处冒起白烟,之间还有少数的巨人缓步走着。地面因炮弹而千疮百孔,一个不注意,脚就会被孔洞绊住,险些跌倒。

 「还有没有没逃走的人!」

 丽妲在成堆的瓦砾间探找,但却没看到生还者。

 抬起头后,她再次开始奔跑,然而在绕过崩塌建筑物的转角处时,却被东西绊了一下。

 看见自己踢到的物体后,她拼命忍住想尖叫的冲动。

 那是一个死状悲惨的士兵尸体。

 下半身沾满巨人的唾液,就这样被扔在地面;腰部以上根本不知去向。

 幸好丽妲这个角度看不到断面,只看见被巨人咬断的尸体边缘处。

 尸肉断裂处有齿痕,裤子布料至胯下处全沾满了血。

 「还……还有没有人来不及逃走的!?」

 她颤抖地呼喊着。

 丽妲这些驻扎军团的生还者以及训练军团的生还者,从今天早上开始就一直像现在这样四处搜索、拯救生还的民众。

 然而,成果不甚理想。

 找到的,不是巨人吐出来的尸体,就是吐出来后被火舌吞没的焦尸。

 「丽妲,注意头上!」

 女性尖锐的叫声,让丽妲反射性地抬起头。

 3公尺级的巨人张开双臂,正使出浑身解数想抓住丽妲。

 「等一下……!」

 她迅速地寻找能够勾住钩锚的地方,可惜周围没有牢靠的构造物。不知不觉间,一行人似乎已经远离了城镇的墙边。即便把钩锚插入烧剩的木造建筑中,想必没两下就会脱落。

 巨人缓缓倒下,试图压住丽妲。异常炽热的气息,吹拂在丽妲的皮肤上。

 在即将被抓住的千钧一发之际,她滚过地面,从旁边逃开。

 巨人扑倒在刚才丽妲所在的位置。地面、周围的瓦砾随之震动,扬起一片尘土。

 巨人马上抬起头,一只手臂撑地,扬起上半身,另一只手则伸向丽妲。

 「烦死了,这家伙真的很难缠耶!」

 她用双手拔出剑。

 这时候,巨人上方忽然出现一道人影。一位女性士兵降落在巨人宽阔的背上,双手挥下手中的剑。丽妲耳边传来割裂空气与肉的声音。

 巨人颈部后方喷出大量蒸气。

 士兵迅速跳开,闪过蒸气,跃身站在丽妲身旁。

 她是与丽妲同期进入军团的亚嫚达。

 她的个子很高,留着一头黑色的长发。外表与丽妲呈明显的对比。

 「你想死啊?」

 她总是非常冷静,对任何人都相当严苛。这一点,也和丽妲形成强烈对比。

 说实在话,丽妲其实不太会应付亚嫚达。

 「对不起,我分神了。」

 「你死了只会给我添麻烦。」

 「你说得对。我应该更注意点才对。」

 「欸,你有没有发现?」

 亚嫚达双手仍握着剑,眼睛紧盯着巨人身上喷出来的大量蒸气。

 巨人虽然具有异样的再生能力,但只要削掉脖子后方的一部分,他们就会全身喷出蒸气慢慢消灭。

 「位阶比我们高的人,根本就没剩下半个了。」

 「什么?」

 一瞬间,丽妲不明白亚嫚达的话是什么意思,于是开口反问:

 「没剩下半个……意思是……?」

 「就如字面的意思啊。大家也许到最后一刻都还拼命保护着难民,或是无法靠自己的力量爬过城墙,全被巨人吃了。」

 「大家……你是指部队里的所有人?」

 「没错。所有人都死了。」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丽妲想起长官命令自己关闭闸门时的表情。

 确实,目前他们尚未在墙外发现半名生还者。但是,真的没半个长官顺利活着回来吗?

 「我不相信……」

 「当然,有些人和避难民众一起顺利逃到墙壁另一边去啦。宪兵团那些该死的家伙,应该早就逃之夭夭了吧。」

 「另一边」指的应该是菲鲁托区吧。

 丽妲抬头望着街道前方。放眼所及尽是尸体,来不及逃走的难民、马匹以及死守人民的士兵。

 然而,却看不到半个活着的士兵。相反的,还有几个巨人游荡似地四处走着。

 此时此刻,马谛亚斯不晓得情况如何?他的爸爸尤格呢?

 「希望人们都已经顺利抵达菲鲁托区……哪怕只有多一个人也好。」

 「我倒比较担心你。」

 「担心我?」

 丽妲不明白亚嫚达的意思,疑惑地歪着头。

 「你的意思是……不要像刚刚一样发呆?还是说,你担心粮食不够?」

 「一方面也是这样,不过……」

 亚嫚达用鼻子哼了一声。

 「你接下来有得忙了。」

 「士兵的数量减少,每个人的负担当然会加重──」

 「不是这个问题。接下来,你就必须掌管整个军团了。」

 「掌管?军团?」

 军团……指的应该是驻扎军团吧?丽妲一点也不懂亚嫚达到底在说些什么。

 亚嫚达刻意重重叹了口气。

 「你问这不是废话吗?长官死了,阶级次高的人就得接掌指挥的大权。现在官阶最高的人就是你。」

 「真的没其他人了吗?」

 「我刚刚就已经说了。」

 「亚嫚达,你的位阶不是和我一样吗?」

 「我不是班长。」

 「是没错……」

 的确,丽妲是班长,负责统整多位同期生;但是她在战斗上的实力和其他人其实没什么两样。上头没任命亚嫚达当班长,只是因为他们认为她个性有点偏激罢了。

 「呃,等一下。也就是说……」

 丽妲望着被火夷为平地的贫民窟。四处冒着白烟,年轻的士兵们在毁坏的建筑间走动。

 就算只是暂时的任务,但……丽妲真的有能力统领他们吗?

 「我根本……做不到啊。就算规定是这样,我真的没办法……」

 「没错,规定就是这样。」

 「亚嫚达,你比我适合多了。」

 「你少说这种蠢话了。我才不想干这种麻烦事。」

 「可是……」

 「你就全心全意地祈祷还有长官活着吧。」

 说完,她还补充了一句「但希望渺茫就是啦」。

 「你好过分……」

 眼前喷出的蒸气渐渐减弱,巨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没想到,居然没半个长官生还。

 才进入驻扎军团第二年的丽妲,此刻竟成了部队中位阶最高的人。

 眼前这完全脱序的状况,对长官们来说,肯定也会觉得当初真是误判。他们那时候一定认为至少还会有一位拥有官阶的人存活下来。

 「请问……可以打扰你们一下吗?」

 听到声音,丽妲与亚嫚达转过头。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位训练兵已经走近她们身边。他理着平头,脸上还带有些许稚气。他的名字应该叫做多奇欧吧?丽妲陪他进行过几次训练。

 「我们已经为受伤居民大致包扎完成,因此来向你们报告。」

 「原来是这样。谢谢你们。」

 对了,丽妲这才想起,自己好像曾对训练兵们下了这类的指示。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已经确认重要人士是否平安了吗?」

 亚嫚达马上开口。

 「应该还没!」

 「那……那就赶紧去确认吧!」

 丽妲慌慌张张地命令训练兵。

 「你愿意去吧?」

 「我当然愿意去啊……可是,我根本不晓得重要人士到底长什么样子耶?」

 「我也不晓得啊。」

 「就算是这样,你还是应该去一趟。」

 听到亚嫚达斩钉截铁的话语,丽妲忍不住问:

 「为什么?」

 「既然要面对的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那你当然不能把责任丢在训练兵头上。」

 「原来如此……嗯,确实有道理。」

 丽妲觉得,亚嫚达果然才是适合当指挥官的人。

 然而,亚嫚达的嘴角只是勾起一抹讽刺的笑意,低声说了句「代理团长大人,你可别失礼啦」,迅速地离开了现场。

 「……真是坏心眼。」

 丽妲真是欲哭无泪,但仍不忘轻轻地伸手触碰背上的立体机动装置,并且对看起来仍像个孩子的训练兵──多奇欧说:

 「我们集结几位士兵,一起走吧!」

 昆坦区的区公所早已化为空壳。

 这座石造建筑──恐怕是昆坦区里最雄伟的建筑物──此刻静谧得宛如墓地。避难至今过了一天半,闸门再次关上到现在也才差不多一天的时间。这段期间,显然根本没半个政府官员来上班。

 「这未免也太诡异了吧?现在他们应该忙翻天了才对啊!」

 多奇欧说。

 他身旁还有两位训练兵。到头来,亚嫚达仍没与他们同行。

 丽妲开口问:

 「为什么这么说?」

 「本来就是吧?大家现在不是暂时都无法离开城镇了吗?官员们应该要忙着确认剩下的居民有多少人,还要看看储备的粮食数量有多少吧?甚至应该向手上有多余存粮的民众收购粮食才对啊!官员们该做的事情可多了!」

 「也、也对喔。」

 丽妲再次心想:我果然看不清全局,我根本就不适合当指挥官啊。

 她忍不住叹气,带着三位训练兵一起爬上大理石阶梯。

 这是她第一次踏入这座建筑物里。一楼虽然有负责为居民办理事务的窗口,但过去家里「与公所相关的事项」全都由妈妈朵莉丝包办处理。

 二楼以上是一间间的办公室,原本会有职员们各自在里头处理事务。换成平日,丽妲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踏进此处。

 建筑物中没半个人影,但里头却相当整齐。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发生过事件或事故的样子──当然,得撇除掉巨人来袭的这个事件兼事故──显然只是单纯没人来上班而已。

 一行人走在天花板挑高的走廊上,打开厚重的门扉,进入看起来像是区长室的办公室内。

 里头果然没人。

 室内摆放着巨大的办公桌、椅子、书架等办公用具,但根本没看到使用者的身影。空气中还能闻到淡淡的纸张气味。

 「官员们是不是都待在家里啊?说不定他们的家人受伤了还什么的……」

 「哪可能啊!」

 另一位训练兵拍了多奇欧的后脑勺。

 「就是这些家伙决定叫居民们去避难的耶!他们当然早就逃跑了!」

 「真的假的!?」

 「事情也不一定是这样嘛……」

 丽妲试图反驳,但话却愈讲愈小声。训练兵的推测恐怕是对的,尽管丽妲之前压根儿没想过有这个可能性。

 她再次沮丧地想着:自己果然根本就看不清局势。

 「不过,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多奇欧提高音量。

 「那该由谁来统领大家啊?整个城镇还有军团都需要指挥……可是现在这里却没半个大人物了耶?」

 「我哪知道啊!」

 刚才那名训练兵双手交叉在胸前。

 另一位训练兵说:

 「应该还是找得到其他有头有脸的人吧?就只是这里刚好没有而已啊。」

 「但愿如此啰。」

 「啊!对啦!」

 多奇欧好像想到了什么,啪地一声拍响手掌。

 「丽妲姊,不如就由你来指挥大家好啦!」

 「呃?」

 这句出乎意料的话语,让丽妲不禁发出呆傻的回应声。

 「这、这样怎么行?你不要突然乱讲啦!」

 「可是,我刚刚有听到你们的对话啊!该怎么说呢……不好意思啦,我是不小心听到的。亚嫚达姊不是说,叫你当代理团长吗?」

 「真的有这么一回事?」

 「也对,毕竟上级长官都已经不在了……」

 训练兵用满是期待的眼神看着丽妲。「自己身边的人有可能获得莫大权力」的事实,似乎让他们相当兴奋。

 但就丽妲的立场而言,她实在不希望事情变成这样。

 「目前也还没决定啊,而且,那只是亚嫚达自己随便讲讲罢了。」

 「是吗?但我觉得这样还满好的啊。丽妲姊实力坚强耶!我是负责操控大炮的,从城墙上看得一清二楚!」

 「啊,我也有看到丽妲姊的表现!」

 「丽妲姊真的很活跃耶!要是没有你的指示,闸门可能要更晚才能关上。如果变成那样,说不定早就有很多巨人跑进门里了!」

 「对耶。」

 训练兵们彼此点点头。

 丽妲觉得自己的衣服下满是冷汗。

 「那只是……运气好而已啦。我只是刚好抓准了时机罢了。」

 「丽妲姊,你又来了!」

 「我真的没办法当团长啦!又不是光靠阶级就能决定谁来当代理团长……应该还需要有经验、有威严等等,总之……必须找个各方面都有说服力的人才好。」

 「我觉得丽妲姊很有说服力啊!你说对不对?」

 「对啊!」

 「我们支持丽妲姊!」

 三人看了看对方,然后再次望着丽妲。

 「这……这件事之后再讨论啦。现在得赶紧调查其他间办公室才行。」

 丽妲硬生生打断对话,看向门扉。

 丽妲打从心底祈求着,希望能找到国王政府的高官,或是还有驻扎军团的长官生还……哪怕只有一个人也好。

 她踏着无比沉重的脚步,率先走在众人前头。

 就在将要踏上走廊时,冲来了另外一位士兵。

 「哇!危险……!」

 「对不起!」

 那是一位年纪尚浅的男性训练兵,年龄看起来比多奇欧还小。想必他才刚加入训练军团没多久,根本没受过多少正式训练。

 士兵对自己差点撞到人的举动道歉,在原地立正站好,手按着胸前的徽章,对丽妲敬礼。

 「报告!城镇的一角,有居民袭击了商店!请、请您赶紧下指示吧!」

 「袭击商店……!?」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确实,宪兵团早已离去,而驻扎军团也几乎全灭,但不过才一天的光景,治安竟然已经乱到这个地步了?

 多奇欧等人似乎也相当担忧。

 「原来如此!民众袭击了店主人避难离去的店家……!」

 「毕竟里面还剩下不少商品……」

 「我、我们马上过去!」

 丽妲对训练兵说:

 「快带我们过去!」

 不论头衔如何,丽妲的工作,就是好好地保护这个城镇。

 丽妲相当担心父母的安危。爸爸海宁葛与妈妈朵莉丝都没有顺利逃离,此时仍在昆坦区继续经营药铺。没人能保证不会有居民袭击他们的店。

 不过,幸好这次的事发地点,和丽妲父母的店铺在不同的区域。否则丽妲说不定早就丢下训练兵,立刻使用立体机动装置飞奔到现场去了。

 袭击已扩大成大范围的骚动。

 暴徒侵袭林立在街道两旁的商店。受灾的大多是店主已逃走的店家,但部分有人看管的店一样遭到了攻击。看热闹的民众逐渐聚集,暴徒的数量也迅速增加。

 「住手!我们是驻扎军团!全都退下!」

 丽妲推开凑热闹的居民,往前迈进。

 眼前的肉店冲出一群男人,他们双手抱满了肉乾、新鲜肉块、一串串香肠等物。

 「站住!」

 丽妲挡在他们前面。

 一名男人粗鲁地想要推开丽妲。丽妲扫过男人的腿,男人摔倒在地,丽妲藉机往上扭过他的手臂。接着她抽出剑,直直地指着另一个男人。

 「把你们抢的商品还来!那些东西不属于你们!」

 「你……你说什么鬼话啊!大家都在抢啊!反正店里的人也不会回来了!」

 这名男人认为,店主人已经到罗塞之墙内避难去,之后恐怕不会再回来了。

 「就算是这样,也不代表你就能把这些东西拿……啊!」

 另一个男人双手抱着一堆肉,鬼鬼祟祟地从店铺入口离去。

 「你们……别顾着看,快阻止他啊!」

 「遵、遵命!」

 「对不起!」

 训练兵们急急忙忙追起了抢匪。

 丽妲忍不住咬紧牙根。

 「真是没完没了啊……」

 隔壁的起司店、道路对面的蔬果铺、前面的服饰店、五金行……四处都有人在行抢。

 围观的民众也不再出言阻止歹徒。甚至有人好像想在暴徒离去后,捡点剩下的甜头。

 群众间,偶然可以瞥见眼熟的制服。大概是先冲入现场的训练军团人员吧。虽然看不惯暴徒的行为,但他们却不晓得该如何是好,对眼下的状况束手无策。

 「放开我!」

 被丽妲扭着手臂的男人挣扎嚷嚷着。

 男人手中掉下肉块,一名看热闹的民众快速把肉捞走。其他凑热闹的人马上把手伸向那个民众,一群人开始抢起那块肉。

 「我们是驻扎军团的士兵喔!?我们身上可是有武器的喔!?」

 围观的人没在听丽妲说话。他们似乎根本忘了丽妲站在这里。

 丽妲身下压制的男人趁乱迅速地逃走,冲入群众之中,那里马上展开了一场新的肉品争夺战。

 「喂!你们住手呀!」

 多奇欧介入阻止,但反而被民众包围,四处都有人推挤,甚至连身上的装备都险些被民众夺走。

 这确实没什么好奇怪的。刚入团一个月的训练兵,根本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他当然敌不过结实的成年男性。

 「你不要太勉强自己!」

 丽妲抓着多奇欧的衣领,在千钧一发之际把他拖到人群外。

 他剧烈地喘着,回头看向丽妲,征询她的意见。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呃,我想想……」

 寡不敌众。他们实在没办法在不伤害居民的情况下,平息这场骚动。

 不,真的是这样吗?

 「多奇欧,为了大家着想,你去拿枪来。尽量拿多一点!」

 「要开枪吗?」

 「不要朝着人开枪。我只需要枪声!」

 利用枪声恫吓,或许就能赶跑聚集的暴徒。

 「啊……原来是这样啊!」

 看样子多奇欧也瞭解了丽妲的意图。

 「瞭解!」

 「有空的士兵们一样全数动员!」

 「丽妲姊,你呢?」

 一位训练兵询问。

 「尽力做我能做的!」

 由于丽妲刚刚已在店门口拔剑,所以没人敢再冲入肉店里。

 丽妲回头,锁定对面的建筑物。她小心地射出钩锚,避免攻击到民众。钩锚击中眼前建筑物的二楼与三楼之间,冲击力回传到丽妲的腰上。

 尽力做能做的。就只能这样。

 她迅速踢向地面,开始缠卷铁丝。

 全身的皮带出现压力,身体跟着浮起,双腿离开地面。

 她越过群众的头上。众人的身影从眼前掠过。

 眼看着建筑物的墙壁愈来愈接近。

 丽妲调节卷线的速度,接着调整重心,双脚脚底踩向墙面。

 撞上的瞬间,她弯曲膝盖与上半身,藉此减轻冲击力。然后,她再次往墙上一踢。

 她没有马上拔出钩锚。相反的,这次她慢慢地放长铁丝,调整自己下降的速度。

 往下一望,歹徒正试着连同木箱抱走整箱的蔬菜,有些人死命地想拖走装得鼓鼓的布袋。

 丽妲在空中改变姿势,双脚往地面一跳。

 她跃身在歹徒之间。

 丽妲双手握着剑,往前一刺。

 「我是驻扎军团的士兵!请即刻停止这些违法的举动!」

 「什么?」

 一名男人不慌不忙地回过头。

 丽妲蹲低身子,猛踢地面,一瞬间冲到男人身旁。她扭过男人的手腕,剑柄击向对方的胸口。

 男人口吐白沫,倒在地上。

 布袋落地,滚出大量的豆子。

 「你这家伙!」

 另一名男人冲上前,但他的举动显然非常愚蠢。他肩膀上还扛着木箱呢。

 在这种状态下,要怎么战斗?

 丽妲的腿往下一扫,男人马上瞪大双眼,缓缓往后倒地。

 他扛在肩上的木箱一样跟着落下,横倒在地面,里头滚出一颗又一颗的马铃薯。

 「糟糕啦!」

 「可恶!没想到真的是军团的士兵!」

 好几个歹徒拔腿就跑。他们的选择是对的。

 另外几个放下手边的蔬菜,往丽妲走去。他们做了错误的判断。

 往丽妲走去的那帮家伙中,有一人手上握着火钩。大概是要用来撬开商店的门窗吧。

 那名蓄胡男子上下挥舞着火钩。

 「没办法了……!」

 丽妲才刺出剑,马上又收了回来。毕竟不能杀害居民。驻扎军团的任务,是保护所有的民众。

 她看准火钩的移动轨迹,往旁边一闪。

 同时,她拿手上的剑柄敲击男人的头部侧面。

 随后,一股冲击自她的腰间蔓延。

 原来有人从后面踢了她一脚。

 「好痛……」

 她忍不住踉跄,但马上又站稳脚步,回过头去。

 另一名男子双手护在脸前,慢慢往她身旁接近。他已经来到伸手能碰到丽妲的距离内。

 「面对你这种人,就只能这样了!」

 丽妲毫不犹豫地从腰间的装置里射出钩锚。

 男子大吃一惊,往后一仰想要闪过。反应一如丽妲的预料。不过,丽妲压根儿就没想要用钩锚刺穿男子。

 钩锚划过半空中,刺入男子背后的建筑物。

 丽妲毫不在意,开始卷回铁丝。

 强烈的压迫感袭上全身。一股惊人的速度,把丽妲的身体拉往半空中。

 男子惊讶得瞪大双眼。

 丽妲藉着铁丝的拉力,膝盖往男子的下巴一撞。

 男子喷出鼻血,身体后仰,摔倒在地。

 丽妲以攻击男子的膝盖为支点,往前方回转半圈,双脚落在墙上。

 男人们讶异地露出呆滞的表情,抬头看着上方,但相信没多久他们就会恢复冷静。

 这里做到这样就够了。

 「大家快点回家吧!」

 当然,丽妲不可能一直站在墙上。

 落地前,她抬起头,调整发射机的角度,往对面的建筑物射出钩锚。这次要处理的是五金行内的骚动。同时间,丽妲拔起刚才刺出的钩锚。

 她再次越过群众的头顶,穿过马路。

 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丽妲。

 她把钩锚刺入建筑物的窗户间,双脚紧踩在钩锚刺入的位置上。

 丽妲与墙面垂直,看着下方的暴徒。

 「不准偷东西!不要再做出这些违法的举动了!」

 她往墙壁一踢,飞到半空中。

 接着丽妲跳向一名抱着一捆厨房用具的男人。

 她看准对方回头的瞬间,用剑柄猛力一击。

 男人的身体往后飞去,在空中转了几圈后,被抛到石板路上。

 「对不起!不过,都怪你不好!」

 丽妲静静地降身到地面上。

 「还是别用这个比较好……」

 她把剑收回鞘中,解除剑身与剑柄的连接,只握住剑柄。现在只要能够操控钩锚,就已经足以应付眼前的场面了。丽妲并不打算砍杀居民。

 她缓缓地把身体往前倒,动作流畅地往其他群聚歹徒的方向冲去。过程中,她闪过对方送上的拳头攻击,同时用脚跟回旋一踢,击中歹徒的头部侧面。

 「不可以掠夺别人的东西!军团的主力部队马上就会赶过来了!」

 随后,她解决了皮革工房前的三名暴徒,又在普通民宅前摆平了两个歹徒,接着在酒铺、服饰店前打倒了几个捣乱的民众。丽妲从这边的建筑物跳到对面的另一栋,接着又继续跳往马路另一头的建物,如闪电般在道路上前进。

 不必压制所有的歹徒,只要能展现士兵的威严就行了。

 她把钩锚插进一栋特别大的建筑物的三楼处,卷回铁丝,身体跟着被拉起,最后攀附在凸出的窗户上方。

 这时候,她暂时拔出钩锚。

 往马路上一瞥,就看到一个抱着小皮革袋的男人。他怀里的想必是抢来的物品。

 男人粗鲁地推开、撞走群众。

 注意到歹徒的人们,慌慌张张地空出一条路。

 「就用这个解决他……!」

 丽妲连接刀柄与刀身,拔出剑。站在凸窗上的她,把剑深深刺入建材与建材之间;冲击力让她的手臂微微麻痹。

 她再次解除刀柄与刀身的连接。

 丽妲弯身,环视道路,谨慎地锁定目标。

 抱着皮革袋的男人正在奔跑,就在丽妲正下方偏右的位置。

 丽妲调整发射机的角度,击出钩锚。钩锚就落在男人前方约1公尺处。

 男人惊讶地停住脚步,往前扑倒,表情僵硬地抬头望向丽妲。

 丽妲就是在等这一刻。

 「就是现在!」

 她击出第二个钩锚──也就是刚才把丽妲拉到凸窗上的那个钩锚。

 男人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但依旧吓得动弹不得,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避开丽妲的攻击。

 钩锚刺入男人的右大腿。

 男人发出粗哑的惨叫。他丢下皮革袋,倒在地上,痛苦地在地面翻滚。

 「对不起!不好意思……牺牲了你一个人!」

 丽妲以最大的压力喷射出压缩瓦斯,开始回卷铁丝。她把铁丝绕过刚才插在脚边的刀刃钝面,自己则飞降到男人的另一侧。

 目前呈现的画面刚好以剑为支点,凸窗的右侧是男人,丽妲则从左侧悬吊而下。

 当丽妲的身体恰巧来到男人上方时,她操作剑柄上的拉柄,停下缠卷的铁丝。

 接着她拔出另一把剑,在半空中指着男人。

 「可恶!很痛……好痛啊!痛死人了啦!」

 男人的腿染上鲜血,低着头,不停挣扎扭动,就像条上钩的鱼。他嚎啕大哭,脸上满是眼泪与鼻水。

 几乎大半的居民都抬头看着丽妲与男人,眼前的画面深深吸引住他们的目光,就连歹徒都忘了要逃。

 「听我说……」

 话语卡在喉头。

 丽妲在空中深吸一口气,再次开口:

 「请各位听我说!我是──」

 没错。

 一旦事情演变成这样,那就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了。

 自己再也不能逃避了。

 「我是驻扎军团的代理团长,丽妲‧伊杰赫特。宪兵团担起保护、引导避难民众的责任,离开了城镇,因此我们驻扎军团与训练军团现在会代替宪兵团维持治安!」

 事实上,目前能行动的驻扎军团团员,只有丽妲、亚嫚达,以及几位同期生与后进士兵而已。其余的,全是些经验浅薄的训练兵。

 不过,丽妲不需要特别告知民众这项事实。

 「我、我们将严处任何的掠夺行为!请各位居民赶紧回家,一如往常地……」

 有一半的民众已经逃离了这座城镇,有战力的士兵也所剩无几。大家根本不可能再一如往常过生活。

 丽妲深深吸气,继续说:

 「请各位尽量一如往常地过日子!援军一定会来拯救各位!为了能够再次于新世界展开新生活,现在请各位务必严守纪律,互助合作!」

 这大概是丽妲生平第一次一口气说这么多话。

 她战战兢兢地窥看居民的反应。

 要是大家根本不把我当一回事,那我该怎么办?他们会不会只觉得我是个愚蠢的小女孩……丽妲心中满是不安。

 现场鸦雀无声。

 这时候,道路的另一端传来无数的炸裂声。

 是枪声。

 居民全都缩起脖子,骚动声如海啸般绵延。

 赶来的训练兵大约有20人以上。

 所有人都对空鸣枪,藉此恫吓民众。火药的烟尘隆隆冒起,让训练兵显得更具威严。

 「太好了……」

 至少,这里应该不会再有大的动乱出现了。

 丽妲忽然觉得全身无力。

 若不是铁丝吊着她,她恐怕会当场瘫软在地。

 「你是团长?真的假的?我真不敢相信耶!」

 朵莉丝朝丽妲转着眼珠子。

 「我不是团长,是代理团长啦。我自己也觉得难以置信……」

 那一夜,丽妲与父母一同坐在餐桌前。

 到头来,他们仍没找到半个平安无事的长官,与同期的驻扎兵讨论后,众人都推派丽妲接下代理团长的职务。

 「不过,负担应该很大吧?」

 「嗯,这个担子真的很沉重……沉重极了……」

 就连丽妲都觉得自己实在不适合这个头衔。

 然而,若是没人统整军团,那肯定会再发生像今天一样的骚动暴行。丽妲必须极力避免这种状况。

 「妈妈,你可不可以代替我当代理团长啊?」

 「你头壳坏啦?」

 当然,朵莉丝根本就不把丽妲的话当真。

 「讨厌……」

 丽妲在桌上交抱手臂,并把下巴靠在上面。

 「真希望能快点有人来支援我们……」

 「对啊。」

 「不过,这状况还真令人头痛呢。」

 海宁葛说着,啜饮着餐后茶,接着把杯子放回桌上。

 「没想到政府官员居然全跑光了。」

 「真的是……亏那些家伙平常还一副了不起的模样!」

 朵莉丝也喝了一口茶。

 她透过杯子,看着丽妲。

 「你也得代替官员们下决策,对吧?具体来说,你到底该负责做些什么?」

 「我也不晓得啊──欸,爸爸,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

 光要动脑,丽妲就觉得头晕目眩。

 「这个嘛……毕竟士兵的数量减少了大半,所以应该要确认到底剩下多少居民,并且组成居民自卫队。还有,如果有人家里有伤患,那也得帮他们进行包扎……」

 「现金、物资的储备状况确认过了吗?目前还有多少?」

 听到朵莉丝的问题,丽妲摇摇头。

 「区公所根本空空如也。虽然我不愿意这么想,但恐怕……」

 「逃跑的公务员把钱和物资都带走了?他们真是糟透了!」

 「幸好,军团还存有一些可用的资源。我想暂时应该还应付得过去。」

 「马呢?」

 海宁葛问。

 「剩下不到20匹。」

 「用这些马……是不是能慢慢小批小批地送居民去避难?」

 朵莉丝询问,脸上挂着「我想到的点子不错吧」的表情。

 「我也有这么想过,但是实在不晓得该选择先送谁去避难,最后只好作罢。」

 「原来如此。」

 「再说……虽然我不愿这么想,可是也有人说,先逃走的人也不见得平安无事。」

 搞不好,逃难的人早已全灭。如果出现几只脚程快速的奇行种,那确实很有可能发生这种状况。

 丽妲想起今天看到的无数尸体。死者遭巨人吞噬、吐出,早已成了不成人形的尸块。

 她心中实在也不愿意有这层想法,但实在没人敢断言,马谛亚斯与尤格不在那些尸块中。

 「所以说,我们决定暂时先等待来自菲鲁托区的救援。」

 「这说不定是个好方法。」

 海宁葛看向窗边。此刻,外头正被夜色笼罩。

 「希望克拉玛家的人全都平安无事。」

 朵莉丝小声低语。她脑中所想的事情,似乎和丽妲一样。

 「他……他们一定没事的!马谛亚斯比你们想的顽强多了,尤格叔叔又是世界上最精明的人!」

 若丽妲不这样说服自己,那她接下来恐怕无法完成每天必须面对的工作。

 海宁葛苦笑。

 「这些赞美,我想你还是别讲给他们本人听比较好喔。」

 「是吗?」

 「是啊。」

 海宁葛喝完杯中的茶。

 「总之!」

 朵莉丝从位子上站起身,收拾见底的杯子。

 「你晚上得好好睡一觉,养足精力!再怎么说,你现在可是这个区里责任最重大的人。」

 「你还提这件事啊?」

 丽妲趴在桌上,打从心底感谢身旁有父母的陪伴。

 耳边传来朵莉丝走向厨房的脚步声。

 「商会一定会付大把的钞票,买下菲鲁托区所有的马匹,迅速来这里救我们的。」

 「嗯。」

 在那之前,自己得尽全力保护这座城镇。

 但愿自己能挺起胸膛、自信满满地与马谛亚斯见面。

 *

 夜晚,马谛亚斯难以入眠,心底的怒气不断沸腾。

 他气的是早已看透自己的想法且先下手为强的父亲──不,应该是遭父亲一眼望穿的自己。

 马谛亚斯翻来覆去。菲鲁托区的海拔比昆坦区高,因此气温较低。厚重的棉被让他感到压迫。

 他实在受不了了,起身下床。脚才碰到地面,寒气就透过室内拖鞋传到脚尖。

 点亮烛台上的灯火,马谛亚斯往厨房走去,想要喝杯水。

 父亲的房门间透出光亮。他还在工作吗?

 马谛亚斯往楼梯走去,偶然间听到了自己的名字。父亲好像正在和别人谈论马谛亚斯。

 父亲已经许久没来这座别馆,所以大概忘了这里的墙壁比昆坦区的宅邸还薄。

 马谛亚斯深受引诱,慢慢走近父亲的房间。

 「我觉得很对不起他。如果可以,我也想回去昆坦区。」

 马谛亚斯想也知道父亲正在与谁对话──正是家庭教师兼仆人的苏珊。

 妻子逝世后,父亲经常与她同床共枕。知道这项事实后──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