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争斗篇

第十七话 在哥布林领地 其一

“都准备好了吧。”
其实也没什么好准备的,我只是想确认是不是可以出发了。
这些野兽的皮毛制成的衣服着实不美观,而且明显大了,衣服也是一大难题呀,不知道有没有会织衣服的,而且材料也不知道去哪找。
食物,衣物都得解决啊。
“是的,费雷德大人。”
魔物们精神高昂的向我回复道。
“嗯,幽沐你来带路。”
“是。”
虽然他们不能像我一样自由的飞,但是进化后他们的脚程明显变快了不少,所以我让幽沐背着没有进化的香妮前进,毕竟如果不这样的话,香妮就会被拉下许多。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我感觉到前方有一股强大的气息。
是白亚的。
因此我已经知道快到目的地了。
接近这股气息,可以看见白亚站在路旁一只手手背在身后很有礼仪的在迎接我。
“费雷德大人,早安。”白亚微微弯腰向我说道。
“嗯,有没有问清楚哥布林和蜥蜴人的事。”
“问了,但是属下觉得事有蹊跷。”
“怎么说。”
“确实是哥布林率先攻打的蜥蜴人,哥布林族长说是因为自己的女儿被蜥蜴人杀害了,但是在场的哥布林中只有一个说是亲眼所见,属下觉得那个哥布林很可疑。”
可疑是吗,这么说如果这个哥布林和外部势力勾结谎称是蜥蜴人杀的,然后制造哥布林和蜥蜴人的大战。
但又会不会是蜥蜴人的卧底呢,不不不,这不现实。果然大概率还是和人类或者那个恶魔有关系。
“费雷德大人……费雷德大人,您怎么了。”
“啊,没事没事,刚刚想的有点入迷了。”
“就这些信息吗?”
“是的。”
“嗯,带路吧,我过去看看。”
“是。”
白亚并没有选择飞行或者快跑,只是单纯的行走,估计是因为快到了。
果然没走几分钟就看到了哥布林的防卫线,不过这也太简陋了,就一些木头搭在一起组成的路障而已,和以前电视里见到的路障相差太大了,这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冲破的吗。
哥布林士兵倒是挺多,和我想象的也差不多,看起来平均也就一米的身高,看起来像小矮人一样。嘛,不过我也没理由说他们,在我的队伍里我就和娜嘉差不多高。
每个哥布林士兵手中都拿着木枪,这玩意能杀得了魔物吗,我不禁产生这样的疑问。
“你们是谁?”
指挥这一片的哥布林长向我们一行大吼,并且周围的哥布林都拿起木枪对着了我们。
“放肆,费雷德大人大驾光临,你们还不赶紧跪下迎接。”
白亚的语气异常冰冷。
哥布林士兵们,互相看了看然后全都跪了下来。
哥布林长迅速跑到我们面前说了一句“请问,哪位是费雷德大人。”
我苦笑了一下,不过仔细想想也正常,我看起来就是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形象,这些下位种族又看不出来谁强谁弱,所以不知道来确认下也正常。
不过不知为何白亚好像很生气的样子。
“我就是。”我回答道。
这个哥布林扑通一下跪在了我的面前。
我真想感叹一下,这些魔物膝盖不会痛吗?就算是下跪也不用这么来劲吧。
“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请费雷德大人降罪。”
“没什么,现在能让我进去了吗?”
其实我觉得因为不清楚对方主人长啥样而来确认一下是很正常的事情,没什么好道歉的。
“是,放行。”
哥布林长老身后的哥布林士兵大呼,士兵们迅速起来把路障给移开了。
“费雷德大人请。”
白亚干的不错嘛,这些哥布林对我很尊敬呀。
“嗯。”
我刚走到村子入口就看见一群哥布林村民跪在地上迎接,领头的是看起来年龄较老的哥布林。
估计这家伙就是白亚说的哥布林族长了吧。
“全体哥布林恭迎费雷德大人莅临。”哥布林族长用那苍老的声音说道。
“客套话就免了,都起来吧。”
“等一下,费雷德大人,我们全体哥布林愿意归入费雷德大人名下,成为费雷德大人的仆人。”
“哈!”
我是小弟收割机吗,怎么到一个地方就收一群小弟,虽然很想拒绝,但是我觉得如果直接拒绝他们肯定会缠上我,这样一来会变得更麻烦,现在还是客套下比较好。
“这个以后再说,除了管事的其他哥布林全退下吧。”我学着白亚用稍稍冰冷的语气说道。但是我觉得和白亚那股极具压迫力的冰冷感比起来,我刚刚的语气实在是温柔。
“是。”
普通的哥布林村民慢慢的疏散了,还留下几个哥布林长老和一个哥布林族长。
“起来吧。”
“是。”
“有谈话的地吗。”
“有的。”
“那走吧,愣着干啥。”
“是。”
哥布林族长领着我们一行来到一个较大的房子里,据说这是哥布林族长连夜让哥布林们建造的,只为迎接我的到来,还挺用心得嘛。
“费雷德大人,请。”
“嗯。”
我一进门就看见了那个象征上位者的座椅,要是以前我可能还推辞一番,但是现在我没有推辞,而是直接坐了上去,因为我知道推辞也没用,这里的最上位者就是自己,除了自己也没人敢坐那个位置。
我坐好之后,看了看其他魔物,他们都站在房间中间没有动。
你们这群魔物有位子自己上去坐呗,非要等我允许了才坐呀。我心中如此吐槽着他们,但是又不能说出来。
“坐吧,各位。”
“是。”
魔物们向我低头行礼之后各自入座。
从他们坐的位置,我也能感到虽然都是自己的下属,但是还是有点等级划分的,我右手边依次是白亚,乔伊,雷诺,娜嘉,布蕾,幽沐和香妮。
明显看出白亚在其中是高位存在,然后是乔伊等魔物。至于那些哥布林则是坐在我的左手边的座椅上。
“那么我也不想多说废话了,谁是那个发现族长女儿被蜥蜴人杀死的哥布林。”我朝哥布林发问,但是没人回话,哥布林们都低着头。于是我继续问道:“嗯?不在这里吗?”
“是——是的,扎卡里他昨天夜里就不见了。我们认为他逃跑了。”位置靠近我的哥布林族长回答道。
“原来叫扎卡里呀,说来我还没请教族长的名字呢。”
“小的名为格里那斯。”
“我记住了,那么我再问你一遍格里那斯,估计昨天白亚也问过了,真的只有那个叫扎卡里的看见你的女儿被蜥蜴人杀害吗?”
“是,是的。”
“原来如此。”
扎卡里的逃跑基本上已经可以证明他在说谎了,而且也可以证明这件事有外来势力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