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林争斗篇

第二十六话 神话级武器‘神罚’

战斗结束了。

我看着自己手中还在微微泛着神圣气息的刀。

如果不是这把刀,我可能已经战败了,甚至有可能会死亡吧,出门的时候带着这把刀,真是幸运呐。

但是……为什么……

唉!暂时不想了,想也没用,没有任何情报的我也想不出来为什么。

总之,是我赢了,白亚那边好像也因为娜嘉的及时支援打赢了。

这次我不仅打赢了,我还感觉到了体内的魔力量大幅度上涨。

而且……

我伸出右手,右手上出现了黑色的火焰。

果然呐,我就觉得刚刚回流到体内的不止只有魔力,还有另一种和火元素很像并且带有刚刚‘地狱火’气息的魔力粒子。

这么说我是习得‘地狱火’了吗,太爽了吧,不过这玩意真是消耗魔力,现在我的魔力量也无法长时间使用,以后还是少用吧。

“费雷德大人,好厉害啊。”

布蕾开心地对我说着,同时其他魔物也聚集了过来。

“费雷德大人,真是抱歉,还要您亲自出手。”

“是啊,我们真是太弱了,我们愿意接受一切惩罚。”

身体还微微发出颤抖的乔伊和白亚跪在我面前向我请罪。

“起来吧。这次敌人也很强并不是你们的错,而且你们做的很好,辛苦了。”

“是,感谢费雷德大人。”

我走到阿莱克斯旁边,拔出了那把直直插在地面上黝黑发亮的刀。

“确实是把好刀啊,只是拿在手上就能感觉到它那无穷的力量,我记得这家伙好像说这把刀叫‘黑’来着。”

“是的,费雷德大人。魔刀‘黑’是传说级武器,在名贵魔刀中也是占有一席之地的,但是和费雷德大人的神话级武器‘神罚’相比就逊色很多了。”

魔刀?传说级?神话级?难道说这个世界的武器还分等级吗,那还真有一种打游戏的感觉。

而且白亚还说我的刀是神话级武器‘神罚’,原来我的刀叫‘神罚’啊,白亚这家伙好像不经意间说了件不得了的事情。

嗯——‘神罚’,还真是好听的名字。

其实我现在很想知道“神话级”是不是这个世界最高等级的刀,如果是的话,那我手中这把刀还真不得了,转生到异世界开局就捡到超级宝贝还真是幸运。

现在重新端详一遍手中的‘神罚’,它看起来确实很贵重的样子,外形像唐横刀,刀身呈现暗紫色,而且还有数道像闪电的纹路。

现在回过头来想想就能明白为什么阿莱克斯这么在意我这把刀了,原来这把刀的来头这么大。

我看了看乔伊,现在他的衣服已经能和接头的乞丐一比了。

乔伊的刀好像被这把叫‘黑’的刀斩断了,那么正好把这把刀送给他吧。

“乔伊。”

“在。”

“这把刀就给你使用吧。”

“诶!!!真的吗?费雷德大人。”

乔伊脸上写满了惊讶。

“真的哦。难道说你不喜欢这把刀?”

“不,只是属下打了败仗,何德何能受到赏赐呢。”

有的时候真的感觉这些魔物很死板。

“你并没有打败仗,你们一开始的对手本来就只是食人魔他们,而且你原来的刀不是被这把斩断了吗,因果循环,正好这把刀给你当武器。”

“那属下就无功受禄了,感谢费雷德大人。”

乔伊跪在地上双手向前举起,做出接受奖赏的动作。

我又拿走了阿莱克斯腰间的刀鞘,并把‘黑’插进去,然后递给了跪在地上的乔伊。

“再次感谢费雷德大人。”

“嗯,起来吧。”

“是。”

接过刀的乔伊明显很开心,但是他面部没有表情,这么累干嘛,想笑就笑呗。

而旁边的娜嘉和布蕾则是一脸羡慕的看着乔伊,确实啊,一把传说级的名刀确实会让人羡慕,不过白亚依旧一脸严肃,他似乎对这些东西无感。

“对了,那个食人魔统领呢?”我询问道。

“在这呢,费雷德大人。”

我朝食人魔统领那边走过去。

“唉!他是不是变小了。”

眼前的食人魔统领变小了不少,但是已经死亡了,估计是因为契约解除导致他的力量变弱了。

还真是糟糕啊,没有留下任何一个可能对自己有用的人,阿莱克斯和罗热尔太强,我怕控制不住他们于是就没想着对他们进行控制,而是直接选择杀了他们。

本来以为留下个食人魔统领可以问问具体情况的,没想到他居然也死了,太可惜了。

这样的话,只能等香妮把那个逃走的哥布林带回来了,希望他能多知道一些内幕,不过又不太现实,他就是一个不起眼的棋子,那些大人物不太可能告诉他太多东西。

没办法,既然都没了,那这里就没什么好待的了。

“回去吧。”

“是。”

回去的路上我询问了娜嘉他们那边的情况,娜嘉说那边有幽沐在看着,好像还得决定如何处置那些食人魔俘虏,虽然部下们都觉得杀了也无妨,但是我觉得还是放回去吧,毕竟这一次他们也死伤不少,不能让他们绝后喽。

我让娜嘉去通知我决定把食人魔放回去的消息,顺便把幽沐叫回来。

突然我想到还有一个男人没回来,那就是去蜥蜴人领地的雷诺,按照这个时间他应该能赶回来的吧,为什么没回来呢?

雷诺应该不会出现什么意外吧,我还是挺担心之前他们说得“暴走”的。

但是转念一想灵魂连接也没中断,说不定雷诺帮助蜥蜴人打胜了之后,蜥蜴人现在正热情的招待雷诺呢,所以雷诺暂时没回来。

到达哥布林村后,果然和我想的景象一样,哥布林们都跪在地上迎接我和我的部下们的归来,因为雷诺和香妮还没回来的缘故,所以我们决定在哥布林领地等雷诺,就这样一夜过去了。

第二天雷诺还没回来,香妮先回来了。

香妮抓着一个哥布林,并且向我说道:

“费雷德大人,这家伙应该就是扎卡里了。”

“是的,费雷德大人,他就是扎卡里。”

格里那斯也确认了这家伙就是扎卡里。

“你就是扎卡里呀,我现在给你一条生路,如果你愿意把内情全都说出来,我就放过你。”

扎卡里一听能活,立马跪在地上感谢。

“我说,我全说,是人类杀死的族长女儿,他们让我嫁祸给蜥蜴人。”

果然是人类吗。

“你说什么!”

哥布林族长格里那斯满脸怒气的站了起来。

“对不起,族长,全是我的错。”

“你这家伙,居然真是你背叛了我们。”

格里那斯一脸愤怒。

“好了好了,格里那斯,我还有问题问他。”

“哦,那还真是失礼了。”

“那你知道是哪里的人类吗?”

“知道,知道,是一……”

扎卡里突然翻起了白眼,口吐白沫,痛哭地捂着自己的脖子。

“救……呃呃……救……我。”

他一只手伸向我在向我求救,但是我着实也吓了一跳,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感觉他像是被什么人掐住了脖子一样,就这样他倒了下去。

“喂,怎么回事。”

白亚过去确认了一下,然后向我说道:

“费雷德大人,这家伙被施加了诅咒魔法,看来那些人类并不希望自己暴露。”

“诅咒魔法啊,竟然如此狠毒。”

“不过,属下觉得有些不对劲。”白亚看着刚刚死去的扎卡里说道。

“不对劲?哪儿?”

“凭人类的水平根本无法使用诅咒魔法,而之前与我们对战的两个恶魔明显也不会使用诅咒魔法。”

白亚提出了这样一个疑问。

“也就是说背后还有更大的人物是吗。”

“应该是的,而且诅咒魔法本身就很少有魔物使用,想要着手调查的话也有点麻烦。”

“是吗,那这件事先这样吧,还是先查出来参与进来的人类再说吧。”

“是。”

诅咒魔法,听起来还真是邪恶,感觉像是电影里面的坏人才会修炼的武功一样。

所以到底是谁呢?

到底是谁盯上了乐岚呢?

“费雷德大人,他最后好像说了个“一”,我觉得可以以这个字着手调查。”

“先不急白亚,等召开完战后会议再做打算,本来这次召开会议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进行情报共享,若是能得到其他情报再说吧。”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