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一章

第一卷 第一章

录入:Zero_syb

扫图:Ozzie

发布于轻之国度-轻小说论坛:http://www.lightnovel.cn

——未经许可,严禁转载——

「不用担心,我的建议只有一个,就是你们只要听我的就行了。就像以前一样,只要等待指示就好了。」

那个声音非常沉稳,虽然夹杂著金属相互摩擦似的刺耳噪音,但还是令人感到安心。

正面的大型液晶萤幕上,出现了卡通式的两只大眼睛和大嘴巴。眼睛会不时眨动,嘴巴则会配合著说话一开一阖。

千叶纪之在微暗的屋内一直盯著萤幕看。他靠著墙壁,弯起一边的膝盖,试图重整自己茫然的思绪。汗臭味从他的短袖白衬衫飘散出来。

「我是苏菲亚,是为了守护你们而存在的。」

萤幕上的嘴唇蠕动著,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说话。

纪之环顾屋内,当他醒来时,还以为这里是他高中的教室,但其实并不是。宽敞的空间,

可以容纳三十个学生上课还绰绰有余。

屋内没有桌子,取而代之的是椅子————像沙发一样的躺椅,大约排列了三十张左右。

纪之还看见了自己的同学,他对面的墙边有几个人,萤幕对面墙壁的两端也各有十几人。

穿著夏季制服的男孩与女孩们,确实都是纪之的同学。他们就像是胆怯的鹌鹑一样,聚集在房间的角落。

同学们互相挨在一起,眼睛看著萤幕上那个自称苏菲亚的人物。

屋内挑高的天花板上亮著一盏咖啡色的众光灯,诡异的幽暗让人觉得很不真实,好像在作梦一样。

「不用担心。」

苏菲亚再度重复同样的话,从纪之醒来的一小时前,就一直重复著。在这种状况下,应该没有人会不担心吧!一醒来居然是在这里,而且是在这么奇怪的状况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里到底是哪里?

纪之一边环顾著四周,一边继续思索著。萤幕上的苏菲亚似乎感受到了纪之的想法,慢慢地眨著两只眼睛。

「这里是太空船,你们现在身在外太空,地球已经发生核武战争了,但是你们不用担心。」苏菲亚这样说道。真实的情况也随著噪音流泄而出,显示他们的确在太空船上。

屋内响起了疑惑的声音,就像是可怜的哀嚎声,只有声音而已。可能是被灌了什么药吧!身体无法随意行动,或许是为了防止在密室内发生暴动吧。

萤幕上的苏菲亚继续眨著两只眼睛。

「各位应该快要清醒了吧,不用担心喔,这艘太空船是诺亚的方舟,是载运著优良基因的方舟,方舟抛弃了荒废的地球,正在太空中旅行。也就是说,你们是被选上的优良遗传基因,恭喜你们。」

廉价的喇叭声响起,萤幕上出现了烟火。

看著这个画面,纪之不知为何笑了起来。

「喂!是真的吗?」

从纪之身旁传来声音。坐在他旁边身穿水手服的女孩是大野亚美,纪之这才发现那个像是男孩的黑影原来是亚美。

「啥?」纪之发出像是打哈欠的声音,他的头脑还没清醒。

「就是太空船还有外太空嘛!」

「它不是说了恭喜我们吗?应该就是了吧!」

亚美似乎并不在意纪之敷衍的回答方式,只是点了点头。

「那么我先来自我介绍。我叫做苏菲亚,套句你们的话来说,我是一个人工智慧体,负责引导你们一起离开已经荒废的地球。」

苏菲亚眨了眨右眼。

同学们不发一语地聆听苏菲亚说的话,安静地等待指示。我们是受到管理的一方,正在等待指示,纪之嗤之以鼻地笑了。

「你们之前生存的地球战火愈演愈烈,人类已经面临灭亡的危机。为了留下人类的基因,你们才必须这样坐上这艘叫做诺亚方舟的太空船逃离出来。」

苏菲亚一个劲地说明。

就在这时,萤幕上的眼睛和嘴巴消失了,随之出现地球爆炸的动画画面,火箭从被火焰包

围的地球加速冲出来到宇宙,背景的星球快速流逝,火箭的前方突然出现了一个绿色的星球。

「我们的目标是乐园,一个不会像地球那样发生战乱的伊甸园。你们只要再等一下就好,乐园马上就到了。在尚未抵达目的地的这段时间,我们也准备了一个完善的系统,足以提供你们舒适的生活。」

萤幕上再次出现眼睛和嘴巴。

「不用担心,这里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食物,还有各种娱乐活动。你们不用再受考试之苦,也不用担心因为吸了废气而引发气喘,这里是一个安全的国度。」

室内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咳嗽。大家可能都在思索苏菲亚所说的话是真是假,还有这种奇特的状况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真的是太空船吗?如果不是,那又是什么地方呢?而且为什么自己会在这里?尽管屋内摆放著很舒适的椅子,但是大家都坐在地上。他们不知道这是不是给自己坐的椅子,也不知在听到指示之前是否该坐?大家都很不自在。

「然而,如果将这里比喻成一个国家,就和你们之前的社会一样,是有基本规定的。但是请不要担心,只要听从指示,我就能保障你们的生命安全,并且可以在这里生活。」

纪之觉得怪怪的,因为苏菲亚和同学们之间的关系很微妙。苏菲亚的口气虽然很客气,但却是在命令大家。如果一开始就相信它所说的话,身为人类的同学应该更受尊敬才是。

纪之继续思忖著,但他并没有站起来,而是一直盯著萤幕看;其他的同学也都坐著。在这种状况下他不想做出太醒目的动作,大家一定也抱持著一样的想法,才乖乖听苏菲亚说话。

「规定也没什么特别的,就和你们之前在日常生活中学习到的规定一样。首先这个世界是禁止暴力的,如果发现脱序的行为,就会祭出惩罚。这个世界不需要暴力。」

纪之环顾室内,心想难道这里的某个角落已经架设枪了吗?

「接下来我要请你们工作,所谓的工作就是待在这里。只要待在这里,就可以满足在这个世界生存的价值。你们可以自由进出这个房间,但是一旦走出去,我不能保证你们还回得来。」

这个房间的外面有什么呢?纪之的脑海里浮现出模模糊糊的不安与好奇。

「只要你们能接受这两个条件,就不会被逐出这个国度。这个世界也是人人平等的。」

纪之留意到了最後那一句话————「这个世界也是人人平等的」。苏菲亚说「也是」。意思是说地球上的那个世界也算平等吗?地球上虽然有极度富裕的国家,也有极为贫困的国家。即便是在富裕的国家里,贫富差距也相当悬殊。明明就有统治者与被统治者、掠夺者与被掠夺者之分,还能说那样的世界是平等的吗?

「关於食物与能源的分配,也要请你们来决定。请取用你们所需的东西,不必担心没有食物和水,我会告诉你们分配的系统。」

萤幕中央出现了扑克牌的红心,大红色的红心不断收缩,想要表现出心脏跳动的样子。

「红心是代表这个国家的人数,就如同我刚才告诉各位的一样,你们的工作就是待在这里,

所以我会给你们每人一点收入做为报酬。总之有多少数量的红心,就代表我要给你们多少点收入。发放收入点数一天两次,都是在十二点,也就是时钟的短针每走完一圈时。」

纪之下意识地看了看手腕,上面并没有他平时戴著的那只潜水表。取而代之的是金属色的手环,上面没有数字表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饰品。那当然不是纪之的东西。

仔细一看萤幕,上面出现一个圆形时钟,显示著三点十五分,但不知道是上午还是下午。

接下来萤幕上出现了一个红色方块,方块闪闪发亮。

「收入点数是以方块来表示,总之请将方块视为钱。」

萤幕上又出现了梅花和黑桃。

「方块可以用来购买梅花和黑桃。梅花可细分为饮食和娱乐,是可以使你们过得很舒适的项目,黑桃则是用於沟通的品项。」

或许是结合了扑克牌的图案意义了吧。将红心比喻为心脏,所以代表的是人类,而方块则代表金钱。那么梅花和黑桃又代表著什么意思呢?总之不会是三叶草,况且梅花也带有棍棒的涵义,也许是犁田工具的象徵,所以用来代表食物吧?

「然後,这里就是你们的国家和资讯。」

萤幕上出现的是一个诡异的图案。

萤幕上出现一个五乘五的格子图,上面排列著扑克牌的四种图案。格子里有一个蓝色的黑桃和同样是蓝色的圆点。苏菲亚的眼睛和嘴巴像是被影像推挤开似的往旁边移动。

「首先我来说明一下上方的格子图,蓝色圆点表示你们二年四班这个国家所在的位置,蓝色就是代表你们国家的颜色。你们应该可以看见圆点的斜上方有一个蓝色黑桃,黑桃一开始只会一个。」

纪之愈听苏菲亚的说明愈觉得有个东西吸引著他,那到底是什么呢?他茫然地思索著但并不清楚。苏菲亚仍继续说明下去,所以他便集中注意力听。

「关於收入,我刚才说过,是在每天十二点发放。不过如果有其他颜色的黑桃出现在代表你们国家的圆点之上时,收入就会变成零,所以请注意。格子图上的黑桃一次只能移动三格,还有,黑桃具有雷达的功能,可以侦测中心点上下五格的范围。」

「它到底在说什么?」亚美喃喃自语。不知是不是她的意识不清,说话的语调没有起伏。

「这不就像在玩游戏吗?」

但是为什么要有这个小格子图呢?格子图上面明明就只有一个国家啊!

二天之中只能移动黑桃两次,每过十二点後可以移动一次,实际上你们可以直接用触控面板来移动,我先示范一次给你们看。」

苏菲亚这样说完後,就将格子图上的黑桃栘到了圆点之上。五乘五的格子图中心,圆点与黑桃重叠著。

「就像这个样子。之後较琐碎的行动,等到十二点时我会再仔细说明,所以不用担心。接下来要说明最重要的一件事。请各位看看你们的左手,上面应该部戴著手环吧?那是维持你们生命的装置,同时也是可接收心跳与体温数据,确认身体是否异常的工具。」

苏菲亚的眼睛闪闪发光。

「愿意听从我指示的人,请戴著手环。但是我不会强制执行,你们是自由的,只要按下按钮就可将手环取下。但是一旦取下就无法再戴上,这样一来就等於是拒绝我的保护。」

纪之看了看手环,上面确实有一颗按钮。

他看了看身旁的亚美,发现亚美也正看著手环。其他的同学虽然和周围的人面面相觑,但是没有一个人按下按钮将手环拿下来。

纪之将目光栘到萤幕上的苏菲亚,他觉得非常不舒服。

讲话态度如此傲慢,就和他的母亲一样。「我会照顾你的生活起居,所以你必须听我的。我说的每一句话你都给我听好,即使被打也不能抱怨,我还要检查你的信件和电话。」

那个苏菲亚也是一种傲慢的存在。

一股对那个手环的强烈不满涌上心头,和苦涩的胃液一起往上冒。

等纪之回过神时,他已经将手环取下来了。

「可以吗?」亚美盯著纪之看。

「这里哪可能是什么太空船!」纪之擦了擦额头上黏搭搭的汗水。

他觉得头晕目眩,抬头一看,萤幕上起了变化。在红心图案的下方,显示的数字是三十。

这个四班的人数应该是三十一人,也就是说,除了纪之以外,其他同学都选择维持现状。在这种情况下,纪之原本稍许的不安越来越严重。

难道说应该不要去在乎那些无聊的感受,和其他人采取相同的行动?

「我们统计出来了,这里总共有三十位已经了解状况,我会保障你们的生命安全,请这三十人从现在开始在这里过著舒适、平等的生活。」

苏菲亚平静地说。

纪之心想:原来我已经被摒除在外了。总共三十人,这说法让他感到疏离和微微的心寒。

「我们十二点再见吧!在那之前,你们请自由活动。」

苏菲亚说完後便从萤幕上消失。萤幕上只剩下格子图和扑克牌图案。

刚才因为大家在等待接下来的指示而显得安静的室内,现在又慢慢喧闹了起来。

纪之站起来环顾室内的情形。没有窗户的室内,整齐排列著大大的躺椅,前方是显示出格子图的萤幕。萤幕很大,应该有黑板那么大吧?然而萤幕前方并没有讲桌。

室内的後方有几扇门以及群众的同学们。女生大约分成四组,男生虽然较分散,但是都聚集在墙角,其中也看到一些正在检视室内的同学。

纪之摇了摇头,慢慢恢复一些意识,可能是被打了什么针,然後被带来这里的吧!

就在纪之的感觉慢慢恢复时,屋内越来越喧闹。同学们交头接耳地讨论著且越来越激动。

不安与疑惑正逐渐扩大,室内慢慢混乱了起来。

「冷静下来,各位。」

喧闹声因为一个细微的声音而停了下来,萤幕前方正站著一个女孩。

那个细瘦的身影应该是和泉玲子。

「总之,我们应该要先讨论一下。」

和泉边甩动她直顺的长发边说。在这种状况下,她脸上却一点也没有慌乱的样子,想必刚才已经检视过室内的设备了。

「我就知道她会站出来。」

纪之喃喃自语。和泉是那种总是想领导全班的好学生,认为自己可以统整全局,而大家也应该以会念书的自己为中心。她就是那样的学生。

但是和泉的举动似乎让同学们松了口气,紧张的气氛稍梢得以舒缓。遥控机器人如果没有人来操控的话,就不会往前进。这个班级就是那种没有自主能力的铁皮机器人所形成的团体。

「请先到前面来集合吧!」

和泉叫同学们过去,同学们也部乖乖地听从,大家聚集在萤幕前方的空地。

纪之也跟著他们前进,然後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这张椅子的弹性很好,坐起来很舒服。他仔细一看,扶手上有遥控器之类的机器,靠背上也有像是伞罩式安全帽的东丙。

其他同学都聚集到和泉的前方,双手抱膝坐在地上,等待她发号司令。和泉瞄了纪之一眼然後开口说道:

「首先我们来整理一下时序,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有没有人记得些什么的?」

同学们全都摇头,但是透过几段不完整的发言,慢慢拼凑出一些东西。

首先他们并不是要来这里,而应该是参加暑假的教育旅行去北海道的。当他们坐上往机场的巴士後,不知为什么开始接受健康检查。他们所拼凑出的记忆就到此为止了。

「对了,一定是在健康检查时,被施打了什么药物。我们不过是去北海道,何况在巴士上做健康检查也太奇怪了。大家都还在头晕吧!所以时间距离当时可能并没有多久。」

「这里是哪里?」一个男生开口问道。

「这就是问题所在。房间里没有出口,应该是问密室。你们觉得真的像那个……苏菲亚所说的,这里是太空船吗?」

对於和泉所说的话,纪之嗤之以鼻。

和泉瞪了纪之一眼,然後继续说道。

「我觉得这种可能性很低,还有它所说的什么战争也很可疑。虽然全世界因为恐怖组织活动的猖獗而人心惶惶,但是实际上离核武战争还言之过早。」

「说的也是。」

纪之和前方的男生四目相交後低声说道。由於日本追随美国的脚步在全球策略上采取强势作风,所以也成为恐怖份子攻击的目标,最近常发生小规模的爆炸事件。但是这对纪之来说,感觉就像新闻画面所拍到的真实场景。

「但是这个设备也太过夸张了,所以苏菲亚说的话叮能是真的,感觉这里的系统和我们的性命息息相关。」

和泉无视纪之的态度,继续阐述自己的想法。

「所以你认为这里是太空船吗?」

不知是谁的发言,和泉摇了摇头。

「即使不是太空船,也应该是避难所之类的地方。可能是地下室,而且可能是在坚固的大楼里,但是目前还不清楚。」

纪之很惊讶,这里确实是避难所,即使太空船是骗人的,但是战争可能已经发生了,所以才让他们全班来这避难所避难。

「後门有厕所和淋浴问,不过淋浴问没有水,还有这个萤幕的旁边有一个像是自动贩卖机的机器,食物一定是从那里配给的吧!」

萤幕旁边确实有一台那样的机器,因为昏暗所以看不清楚,上面有一整排的按钮,下方还有取出口之类的东西。

纪之掏了掏口袋,钱包果然不见了,即使钱包还在,硬币应该也不能用吧!

「还不知道配给的方式,如果照苏菲亚所说的,到了十二点应该就会有所动作。」

「你是说照那家伙所说的做吗?」

有人发言,场面开始有点混乱。

「等一下,我们应该先观望看看。」

发言的是冰室浩二,虽然学业成绩平平,但是三年级学长卸任田径队队长後就由他接任。

「那个叫做苏菲亚的卡通人物,不是还挺有魅力的吗?」

冰室对著周围的同学们搞笑,逗趣的表情梢梢舒缓了同学们紧张的情绪。

但是和泉降低音调说道:

「虽然苏菲亚自称是人工智慧体,但是我们还不知道那是真是假,也有可能是有人刻意安排苏菲亚这号角色,来对我们发号施令。」

「更重要的是,那家伙把我们关到这里来到底是要做什么?」

其中一个同学发言。

「我也不知道,难道真的发生战争了吗?还是说从现在开始将要发动战争,所以把我们关进这个像是避难所的地方?这也不是不可能的。」

「那么那个秃头呢?有老师在场不是比较妥当吗?而且为什么我们会在避难所里?」

冰室所说的秃头就是四班的班导师。全班同学都在这里,却不见班导师的踪影。

「虽然不知道把我们关在这个避难所里究竟有什么目的,但是我想在年龄方面我们是最适合的。如果年纪太大,关进避难所里让他多活几年意义也不大;如果太年轻又比较容易陷入恐慌,而且也比较无知吧!还有那个秃……若松老师不在的话————我们应该就可以一律平等。」

苏菲亚也曾说过所谓的平等。它说这个世界是平等的。

「大家想像一下密室的生活吧。这只是一个物资受限的狭小世界,如果有一个其他种类的人存在,他就可能独占财富。所以避难所里只能有相同种类的人,这里是一个被隔离的社会。」

「那这里真的是避难所吗?我们会在这里生活一阵子吧?」

冰室的话令周围的同学们感到紧张。

「如果你们真的相信苏菲亚所说的话。但其实它或许只是要吓吓我们而已。」

「那我们该怎么做?有没有人有意见的?」

冰室徵求周围同学们的意见,但是没有人回应。同学们都盯著和泉看。

「那就先在这里等吧!可能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轻松面对吧!」

和泉以轻松的语调笑著说。

「要白痴吗?」

纪之看著那样乐观的和泉喃喃自语。简直就像是要去校外旅行那样兴奋。

讨论了这么久,得到的结论还是等待、维持现状,这只是延後做出结论而已。

但是全班同学的表情都比刚才轻松了许多。这样无聊的讨论居然也能安抚人心,看来状况应该是不会产生变化的。

同学们再度分为好几个小集团,散落在室内。分别坐在躺椅上,彼此讨论著,但是应该也讨论不出个所以然吧!

纪之从座位上站起来,再次开始观察室内。

首先他看到了安装在萤幕旁边的机器,上面有很多按钮,有食物A套餐、食物B套餐、罐头、泡面、糖果、安眠药、罐装可乐、肥皂、棉花棒、纸内裤等上百种商品。但是没有投币口,取而代之的是个接受纸币之类的投入口,机器下方则有商品取出口,好像是一台商品种类琳琅满目的自动贩卖机。

接下来纪之看到萤幕,上面没有苏菲亚的影像,只有中央的格子图和扑克牌图案。液晶萤幕上有一个指针式的挂钟,旁边有好几个像是通风口的东西,吹进了略带咸味的风。因为有这么多人,所以应该需要空调的功能。

纪之又看了看萤幕,有一个五格乘五格的正方形格子图,中央是黑桃图案。

纪之心想,这个格子图应该还可以扩大,现在看得到的范围就是黑桃的侦测范围,所以目前只能看到这个区域。也因为这样,目前还没发生什么难以理解的事。

「喂!千叶同学,你的手环呢?」

纪之一转头,发现和泉一直盯著他的左手看,在黑暗中,她那两只眼睛反射出萤幕的光,看起来就像是在闪烁。

「没有啊!」纪之的视线又转回萤幕上。

「你的手环怎么了?我刚才就觉得很奇怪,这个班明明有三十一人,但是苏菲亚却说只有三十人,萤幕上显示的红心数目也是三十,喂!你的手环呢?」

「我拿下来了。」对於和泉的多事,纪之很不耐烦地回答。

「为什么?其他人都还戴著。」

「有必要戴吗?」

「在这种特殊状况下,为什么你要唱反调?」

「你刚才不是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吗?」纪之斜眼看著和泉。

「事态很严重。制作这样大规模的系统,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战争,但是碰到这种情况,也有可能真的是太空船呢!」和泉压低声音说。

「你是说我们在太空船上?真是痴人说梦。」

「我是认清事实,作梦的是你才对,我们还不一定能立刻脱离这个状况。」

「就算这样,我戴不戴手环又干你屁事?」

纪之再次瞪向和泉,根本就不关她的事,个人的事由自己判断就好了,随随便便就把二年四班当作是生命共同体,真是恶心。

「请不要误会,我根本不想和你说话。」

和泉一边瞥著四周,一边用很压抑的口气说。

「千叶同学每次都这样,以前也不参加合唱比赛的练习,在班会的讨论时也从不表达意见,只会和全班唱反调。」

「那些学校生活的琐事和现在有关吗?这种时候不要说这个!对我不满意当时怎么不说?现在这种时候你还自以为是乖宝宝班长吗?」

「就是因为现在这种时候我才要说,即使你和全班唱反调,以前我都无所谓,因为我不想和你牵扯。但是现在情况不同,全班同学都被关在这闾密室里。」

「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里是封闭的小国度,如果里头有想要唱反调的人,大家都会很困扰,已经随便行动的你是这个团体的害群之马。」

「你不要太过份!」

纪之跟和泉互瞪对方。

「怎么了?气氛很差哦!」

冰室察觉到他们两人之间紧张的气氛,插嘴说道。仔细一看,不知何时周围的同学们全都盯著他们看。

「怎么了,千叶?」

「没什么,是她找我麻烦。」纪之耸耸肩。

「不要这样嘛!现在是非常时期呢!搞不好我们的一举一动都被摄影机监视著,老师现在可能正在打分数,和泉同学你也会影响到成绩喔!」冰室边笑边说。

「说的也是,对不起。」和泉乖乖地道歉,然後坐在室内中央附近的椅子上。

「真难得啊,千叶会和和泉说话呢!」

冰室凑过来悄声说道。

「真的是她来惹我的啦!」

纪之想要避开其他同学的眼光,边看萤幕边回答。

「为什么?她的个性会那样吗?」

冰室也一直盯著眼前的萤幕看。

站在二芳的冰室身材魁梧,剃了一个运动员常会刹的短发。纪之和冰室就读相同的国中,虽然不同班但是三年都在田径队一起活动,所以纪之在班上较常和冰室聊天。

「她是为了这个找我麻烦的。」

纪之露出他的左手腕。

「手环?」

「我拿下来了,我没办法听从那个可怕电脑的指示。」

「你拿下来了?」

冰室皱起眉头。

「那种玩意儿快拿下来吧!」

纪之看著冰室手腕上的手环。

「但是……」

「搞什么嘛!连你都相信那些鬼话?」

「因为那些设备看起来很不常见。」

冰室苦著一张脸环顾室内,他不知在何时好像已经确认过了室内的设备。

和状态浑沌不明的初期不同,同学们现在虽然还是表情僵硬,但已经有余力观察周遭的情况。即使太空船这个说法很蠢,但似乎总比什么都不说明要好一些。

纪之冷眼旁观这些同学们,全都是缺乏自我判断力的一群人,只会一个口令一个动作。拿到考卷就只会填入答案,所以在这种状况下也只能听天由命了。他们只会这样。的确,这种人即使是在密室内可能也很好管理。

「我要从这里出去。」

纪之这样说,决定再次观察室内。

前方有萤幕,其左边有自动贩卖机。右边有两个像是饮水机的容器,他试著压下其中一个容器的踏板,水就出来了。不知道这水是否可以喝,所以没有喝。

另外一个容器有水龙头,一扭开就流出黏呼呼像是果冻的东西,接收口有一个洞,果冻状的东西就这样流到那里。这种东西可以吃吗?左边墙壁上排列著三个三十公分见方附有把手的盖子,盖子上贴著印有「垃圾溜槽」字样的金属板。

纪之往对面的墙壁移动,那面墙壁有一扇好像是出口的门,冰冷的铁门上绑著一个像是转盘的圆形东西,纪之试著摸了一下,但是现在完全不能动。

纪之吐了口气,将视线栘回室内。黑色的躺椅整齐地排列著,每一排有八张椅子,一共有四排,总计有三十二张椅子。同学们分成了好几个小团体,好像在讨论目前的状况,但是应该也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吧!

「还是不要出去比较好吧?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冰室这样说。

「我们是被关在这里的,虽说是让我们在这里避难,但实际上我们是被关进了密室。」

纪之自言自语,突然觉得很想吐,关在这问密室的事实令他反胃。

「你不可以这样说。」

冰室好像也觉得不舒服,摇了摇头。自己到底是在丰笼里还是在牢笼外?这实在是令人不愿正视的事实。

「我去一下洗手问。」纪之对冰室说,他沿著壁边移动,然後往房间後方走去。

房问後面有两扇门,只有这扇门是开著的。

打开其中一扇门後,就是整洁的淋浴间,三个莲蓬头并排著,但是扭开水龙头後并没有水或是热水流出来。

另一扇门里面是厕所,有一个男用的小便池,里面还有两问房间。

纪之在小便池解完小便後,按下按钮冲水,不知道是不是水里掺了药,闻起来咸咸的。

纪之从厕所出来後叹了口气,他又再一看,这里真的是避难所。

他看了一眼前方的时钟,才刚过四点,纪之看到眼前的椅子,椅背的後面有个网子,里面有用塑胶袋装著的杯子、牙刷和毛巾。纪之拿出塑胶袋并取出其中的毛巾,然後坐到椅子上。

椅背是可以躺下的,椅垫出乎意外的舒服。如果就这样闭上眼睛入睡,或许醒来时已经在自己家里的床上了。

但是纪之并不这样期望,因为结果还是一样,在那个家里每天被管东管西,和这样在密室里被统治其实是一样的。

这种状况和他平日的生活也没差多少。

纪之闭上眼睛,不知不觉中睡著了。

「好了,已经十二点了。」

纪之在房间最後面角落的椅子上醒来,状况还是没变,同样的地方、同样的情况。

他一看前方,苏菲亚已经出现在萤幕上了。那个只有嘴巴和眼睛的卡通人物发出了声音。

同学们还是分成好几个小团体,凝视著萤幕上的苏非亚,就好像是在等待苏菲亚一样。他们在等待苏菲亚的指示,也希望在这种情况下有人能对他们下指令。

「请看萤幕,已经有收入了。」

萤幕上的格子图和扑克牌图案的显示还是一样,但是数值出现了变化,方块的数值变成了三十,因为已经十二点了,所以会支付相当於红心数量的薪水,应该可以这样说吧?

「方块就代表钱,要怎么使用是你们的自由,我先来说明一下使用的方法。」

萤幕上出现了很多扑克牌图案,然後又渐渐消失。之後大量的文字列开始卷动,这些都是旁边自动贩卖机的商品名称和购买时所需的卡片数量。

「梅花代表食物和生活用品,当然可以用方块购买,购买时直接按下萤幕上的梅花图案後,就可以决定购买数量。每消费一个方块,梅花就会按照人数发放卡片;卡片可以用在左边的贩卖机,也可以用来使用淋浴问。」

所谓的卡片就是在这个避难所里所使用的金钱吗?纪之坐起身来,仔细听著苏菲亚说话。

「要使用卡片来做什么是你们个人的自由,但就算不使用卡片也可以获得最基本的饮水和食物。右边的两个容器装有饮用水和果冻代餐。每天有用量的限制,但是在正常的使用情况下是不用担心的。」

纪之看了一眼旁边的两个容器,刚才那个黏稠状的东西就是食物。

「方块还可以购买另一个东西,那就是黑桃,十个方块可以购买一个黑桃。」

萤幕上出现了黑桃的图案,蓝色黑桃的数量一直增加,快要把整个萤幕填满了。看在纪之眼里,就好像病毒增生一样,让人觉得很恶心。

黑桃是显示在格子图上的图案,但是还不十分了解它的使用方法,只知道把黑桃放在五格乘五格的格子中心可以进行侦测工作,已经有一个黑桃了,难道还不够吗?

纪之撇了撇乾巴巴的嘴唇笑著,不知何时开始,自己也开始听从苏菲亚的话,思考今後的行动。他心想:所谓的人就是一种习惯被支配的生物,为了逃避面对自己存在於冷酷宇宙空问的事实,而接受其他存在的支配。

所以有家庭这种集团的出现,家庭又再形成市镇,市镇又形成国家,最後变成世界。

这里也是一个国家,纪之看著微暗的室内有所感触。

「只要直接点格子图,黑桃就会移动,每到十二点,就会让所有的黑桃各转一圈,即使不动也没关系。」

纪之有种芒刺在背的奇妙感觉。

苏菲亚特别挪出时间来说明黑桃,事实上纪之觉得有没有黑桃都无所谓,就连格子图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而存在,既然如此,为什么要那么仔细地说明黑桃呢?

「最後还有一点,在这里你们都是平等自由的,你们并非被关在这里,如果想出去的话,也是可以出去的。」

萤幕上又回复到苏菲亚的脸,纪之对这句话有了反应,他凝视著萤幕。

「通往外面的门就在右边,上面有转盘。走出去的话,必须穿过两扇门,打开第一扇门走进小房间後,就要将打开的那扇门锁上,否则前方的那扇门就不会打开。」

萤幕上显示出口的示意图。

「只不过外面什么东西也没有,只有太空船的大厅。大厅里没有可以生活的空间,但可以从那里走到太空船外面,也就是外太空。」

外太空。只有这点完全不能相信,那应该只是这种状况下的一般设定吧?

「另外一个从这个房间出去的条件,就是脱下手环。因为这样一来就等於是放弃了『待在这里』的这份工作。还有另一点需要注意,那就是出去後无法从外面开门,因为门是无法从外面打开的,所以请特别注意。」

纪之感到很惊讶,因为出去後就无法自由地回来了。

「我的说明就到这里。我先退下,但是会一直监视著这里。」

苏菲亚这样说完後就消失了。萤幕又回复到刚才的待机画面,就是那个有格子图和扑克牌图案的画面。

室内像夜晚的海洋一样安静。为了不要漏听苏菲亚所说的话,大家都屏气凝神。当纪之坐在座位上,看著眼前这些同学时,果然有一个人站了起来。

和泉玲子往萤幕那里走去,然後转向这里。

「苏菲亚的说明好像结束了,但是我们该怎么做?总之我想要有所行动。」

和泉环顾所有的同学然後开口说话,她的口气完全没变,还是像平常一样。「班级更换座位的方法该怎么做?我想徵求四班的一致意见。」完全一个样。

纪之想起了班会时的情形。那是一个气氛很悠闲的午後,大家都把班长和泉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