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章

第一卷 第二章

纪之听见门发出「喀锵」的上锁声。他已经来到门外,离开了那个有安全保障的区域。

纪之在安静的空间里茫然地站了好一会儿,感觉和泉好像也还站在这扇门的另一头。

这里仍然是中间地带,既不是外面也不是里面的一个空间。纪之背对著门沿著通道走,大约定了三公尺左右,又看到了另一扇门。这扇门的外面就是真正的现实了。是社会的外面,是安定的圆圈之外。

纪之犹豫了一下後,便伸手转动门上的转盘。转盘发出像是哀嚎的微弱声响转动著,立刻发出了锁打开的声音。

打开门後,可看见眼前是墙壁。空间并非完全黑暗,少量的光粒子在空中飞舞,纪之开著门呆立在那里。

他下定决心,踏出了第一步。

前方虽然被墙壁挡住,但是左右两边是微暗的空间,从这里无法正确判断状况。

纪之小心翼翼地步入这个空间,身後传来门关上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又听见上锁的声音。

这个声音将纪之拉回现实。

纪之被关在门外了,上锁的声音冷酷地告诉他自己孤独的处境。

现在纪之在外面。

「这不是自由了吗?」

纪之对自己说,他的话没入了黑暗中。

纪之避开挡在前方的墙壁迈开脚步。这个空间里有很多柱子,水泥圆柱矗立在黑暗中,天花板很高,室内又很黑,所以看不清楚。

纪之将套餐放在刚才出来的那扇门前的隔问墙後迈开了步伐,他先沿著墙壁栘动,靠墙壁的这一边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道隔问墙,另一边则是耸立的柱子。

纪之走了一会儿後便停下脚步。因为他发现隔问墙边放著他的套餐,纪之拿起套餐思考著,虽然他无法冷静思考,但是可以判断自己绕了一圈又回到原点。

这个昏暗的空间似乎是一个圆形的区域,其外侧应该就是纪之他们的避难所。

纪之想了一下後,开始探索有柱子的那一边。他在柱子与柱子之间前进,但是没有什么特别醒目的东西。

突然他眼睛一亮,眼前出现了一个空间,上面只摆著一张圆盘状的桌子,走近一看,就像大理石一样光滑,好像是一个比桌子还要大些的凳子。

纪之坐在上面,感觉腰部好冷。

自由就是黑暗吗?拆下所有的枷锁时,纪之以为得到了自由,但却被放逐於黑暗中。

纪之愣愣地坐在凳子上,对时间的感觉也渐渐消失,不知不觉他已经吃完带来的食物。

「啊」

纪之拚命忍住不要说出「要是当初没出来就好了」的话,因为当他说出这句话时,就注定失败了,他的精神也会随之崩溃。

纪之索性趴在凳子上睡觉。这个时候他的脖子有种奇怪的触感,仔细一看,凳子上有一条像是手帕的东西。

纪之将它拿起来,在黑暗中虽然无法辨别是什么颜色,但是看起来像是深蓝色的,是一块

有如印花大手帕的布。

纪之突然想起来,那是女学生绑在胸前的蝴蝶结领巾。

也就是说,在纪之之前,有人来过这里。但是四班应该只有纪之有资格出来。

纪之仔细思考,他脑海里浮现出一件事情,那就是他最初的推测。

难道说被带到这个避难所的不只自己这一班?

没错,还有其他和四班相同遭遇的团体。

那个格子图也是互相连结的,因为有其他颜色的黑桃存在,纪之原以为那个黑桃是由苏菲亚在操控,但是如果不是的话

有其他颜色的国家,他们和四班一样也是团体的话

这栋建筑物就是避难公寓,应该还有其他团体待在这个避难所里。

纪之握著领巾,挺直身体。

纪之觉得有人在看他,背後传来呼吸声,好像有人在他背後。

纪之慢慢转过头,屏气凝神。

他眼前有一个天使,是蓝天使。

一个身穿水手服的女孩,直直的长发垂到腰际,正往他这里看。

「啊!」

就在纪之急著想说些什么时,她已经大剌剌地朝纪之走来。

她走到纪之跟前,眼睛瞪得好大,并给了纪之一巴掌。

纪之眼冒金星,沙哑的声音响彻天花板。

「你这个笨蛋!」

她怒眼圆睁地咒骂道。由於声音太大,传到柱子又反弹回来,回荡在整个空间里。

「典子」

纪之并没感到脸颊的疼痛,只是低声叫道。她是二年六班的苍井典子,她还有另外一个绰号,叫做蓝天使。

「为什么你要出来?你为什么要到外面来?」

苍井揪住纪之的胸口,连珠炮似地责问。

「是我自己要出来的。」

「出来?不对,应该是逃出来吧!你在密室里无法和其他人交流,就逃到另一个地方。你从以前就是这样,只要你不喜欢,就想要离开那个地方。你不会去解决问题,只会逃避问题。」

纪之一边听著苍井的话,一边摇著头。

「你和同学处不好吧?总是袖手旁观、和人保持一定的距离,不参加协调只出一张嘴,这些你最在行。你打从心坎里瞧不起对方,只会自我保护。你觉得自己没错,全都是别人的错。所以现在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吧!」

苍井一下子站了起来,调整呼吸後,这次变成另外一种令人愕然的语调。

「你每次都这样,每次都只会逃避,你打算绕地球一周吗?接下来打算逃去哪里呢?自己的心中吗?你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只存在於自己心中的国家,这种人最丢脸了。」

在苍井的护骂声中,纪之不知为何笑了。他感到非常强烈的安心和虚脱,但是只有笑声从他嘴里流泄出来。

虽然苍井瞪著纪之,但似乎是受到笑声的影响,表情缓和了下来。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这里。」

苍井边忍住笑边说。

「只有现在的你看起来像是真正的天使。」

纪之用力拉扯著苍井的长发,表现出很兴奋的样子。

「笨蛋,我一直都是天使。」

「喔,不过是很不像话的天使。」

两人对看一眼噗嗤笑了出来,接著捧腹大笑好一阵子。

「我们来聊一聊,你先说吧!」

苍井笑累了,便坐在凳子上命令道。她抢定纪之握在手中的领巾,绑在自己的制服上。

「我,因为是第一个取下手环的,所以决定要出去看一看。」

纪之在苍井身旁坐了下来,并解释菩。

「说实话吧!你是被大家赶出来的吧!一定是你跟大家唱反调,因为你从以前就不习惯团体生活。」

苍井双手抱胸用锐利的目光看著纪之,纪之早已习惯苍井的这种表情,恢复了平静。

「别说这个了,典子你又为什么在这里呢?告诉我目前的情况吧!」

「要是我不在你就什么都不会做了吧!」

苍井咋了咋舌。

「拜托嘛!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这里真的是太空船吗?」

「怎么可能?你自己好好想一想!你这家伙还是没变,净想些有的没的!」

「那这是哪里呢?」

「你这笨蛋!这是像避难所一样的地方,二年级都被强制关在里面,就只是这样而已,科学还没发达到可以去太空旅行。」

「一年级所有的班级果然都在这里?」

「虽然我没有看到其他人,但是这个空间里有八扇门正确的说应该是九扇,其中一扇是厕所的门。国家也有八个,而且来到这里後我还看到过别班的同学,所以我才这样判断。」

「八个国家?」

「你们那个笨蛋班级没有试著操作格子图吗?只要移动黑桃就会发现总共有八个据点。」

「是吗?果然还有其他国家,但是这也不能解决根本的问题,这里到底是哪里?为什么我们会被关进这里?」

「你只要用你眼睛看到的去判断就可以了,我也是这样。」

「六班现在怎么了?典子你为什么会来到外面?和班上同学处不好吗?喔!对不起。」

苍井举起拳头,所以纪之赶紧赔不是。

「不要把我和你相提并论,我是代表班上取下手环来外面视察的,当然我会想办法回去,你应该也有用东西挡住最外面的那扇门吧?」

「那个我没考虑那么多。」

「你真是个大笨蛋!难道你打算在这里生活?」

「我没想到这里会是这样。」

「又在找藉口吗?真足够了!」

苍井翘起二郎腿叹了口气。

「真对不起喔!我这么笨。」

纪之说完後,苍井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像你这样的笨蛋也能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我还一直担心你会不会有事呢!」

苍井脸上忽然浮现一抹倦容,蓝天使也累了呢!

蓝天使这个绰号,除了因为和她的姓谐音(注:「苍井(Aoi)和「蓝色的(Aoi)」在日文中发音相同)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典子的衣服、手机、包包、饰品全都是蓝色。她所有的东西都是蓝色的,已经接近病态。一开始只是因为喜欢蓝色,但是後来却愈演愈烈。就连衣柜里的内衣裤也都清一色是蓝色的。

至於天使,则是因为她有著像天使一样善良温和的个性,所以还有蓝天使後援会这种愚蠢的玩意儿出现。

「所以典子你是出来这里透口气的?」

「算是吧!和那些愚蠢的同学在一起会有压力,没办法。好久没骂你了,觉得好畅快。」

每一班的情形似乎都一样,在被关进密室的状态下,生活会越来越没有知觉。

「六班的同学不会想要出去外面吗?」

「会出来外面的,只有像我这样意志力坚强的人,要不然就是要像你这样的笨蛋吧!因为任何人都会害怕黑暗。」

纪之与苍井就这样保持沉默,待在黑暗中。

「我想起了以前的事,我们曾经去附近的废墟探险哩!」

「我还在那个废墟里被你们强迫脱光衣服咧!」

「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吧!」

「你还抢定我最喜欢的橡皮擦。」

「那不是小时候的事了吗?」

「当我在躺椅上发呆时,突然就想起了这些事,以前我都被你欺负。」

「是吗?我觉得那样只是在跟你玩啊?」

「我想不起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情况颠倒过来。」

「是从小学三年级左右吧!你开始使用暴力,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一直被你欺负到现在。」

「我也只是在跟你玩啊。」

「我在小学毕业之前一直被你欺负,欺负人的那一方,应该不觉得是在欺负人吧!」

「你是被四班那些家伙欺负吧!所以才会逃来这里。」

「他们对我说『你可以出去啊!』现在他们应该觉得大快人心吧!」

纪之突然想起出来之前和和泉交会的眼神。

「他们可能已经後悔了,应该没想到你真的会出去吧!不用担心你会还嘴,把你当作玩具。这和你那个家没两样吧!」

纪之满脸不悦地瞪著苍井。

「我会尽快离开那种家的,等我能自食其力的时候。」

「为什么不想马上离开?是因为没有生活能力,才要乖乖听话吗?但是即使等你会赚钱以後,也不见得会想要离开,你那个母亲应该不会让你定吧!」

「她常说『等你这家伙翅膀长硬了以後,随便要做什么都好』。」

「中学时为了分配暑假作业,我好像去过你的房间吧?当时你妈瞪著我,一定以为我是要去抢走她宝贝儿子的吧!」

「少来了,她从来没把我当作是宝贝儿子。」

「是吗?那就是宝贝宠物,用来牵出去散步时向周围的人炫耀自己过得很幸福。在家里你要顺从她,以满足她的欲望,也就是攻击家族中最弱小的成员以满足自我。」

「這种情况已经快要结束了,我再忍耐几年就好了。」

「你想想看吧!不管你要找份稳定的工作或是去租房子,都还是需要父母做保证人,虽然嘴巴上这样说,但是亲子关系会一辈子跟著你。」

「我从以前到现在做了那么多过份的事,如果说想搬出去的话,她应该会做我的保证人吧!而且我父亲也可以做保证人。」

「我也不知道。早上去晨跑的时候偶尔会碰到要去上班的伯父,他是个好人呢!是个能默默忍受一切的人。但是你们家还是由你那个母亲作主吧?你爸是个没主见的人,所以不管怎样,你要出去一个人生活还是得你妈同意,我敢说她是一定不会让你出去的。」

「一定会的,而且我不觉得她会管我管到那时候。」

「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欺负人的那一方是不会觉得自己在欺负人的。她让你去上学去上补习班,也让你三餐温饱,表面上过著和一般人相同的生活,她也认为自己有尽到作母亲的责任。所以如果你说想要搬出去,她会因为担心而不让你一个人生活,应该还会大言不惭地说『我含辛茹苦把你养大』之类的话吧?她就是这样的人。」

纪之的脸一下子刷白,一股强烈的厌恶感让苦涩的胃液往上冒。

「即使勉强搬出来,她也一定会每天打电话给你,说什么『我很爱你,我一直在担心你喔!』这样哭哭啼啼以得到自我满足。甚至还会去你公司,跟你的主管说麻烦照顾我儿子之类的话,并哭著说你最近都没有回家。她会以其他形式得到自我满足,而你仍然是她的玩具。」

纪之在黑暗中颤抖,这股厌恶感比黑暗还强烈。

「周围的人应该会对躲避母亲的你这样建议吧!说什么她毕竟是你母亲,是她生下你的啊!

天下难道有母亲不爱自己的孩子吗?她不是也让你去上学去补习吗?她是无可取代的家人,请珍惜你的家人。」

纪之发出呻吟,世上的大道理都是些不负责任的屁话!

珍惜家人吧!因为你们是同一个团体,周围的人都是敌人。然而这个城市的人也属於同一个团体,所以就团结一致吧!因为周围部是敌人。然而这个国家的人也属於同一个团体,所以大家都是自己人。

但是其他国家是敌人,我们一起杀死敌人吧!战争时杀死其他国家的人是正确的行为。世界上有许多的团体,就是因为这样才会扭曲。

「虽然我们现在身处相同的地方,但是我是为了奋战才在这里,而你却是为了逃避而来到这里。这就是你和我的不同。」

等纪之回过神後,发现自己已经握住苍井的手,苍井也无言地握了回去。

「对,你说得没错。」

纪之的思绪豁然开朗。不愿违逆自己感觉的结果,就是永远置身在这黑暗里。

「不要露出这种表情!走吧!」

苍井拍了拍纪之的背,站了起来。

「去哪里?」

「回去啊!一直待在这里也没有用。」

苍井迈开脚步,当她穿过柱子区後,便进入隔问墙的内侧。

内侧有一扇夹住便鞋的半掩著的门。

「你暂时先待在六班吧!如果真的不喜欢的话再出去就好了,你会来吧?」

苍井眼睛眨也不眨地盯著纪之看。

「嗯,我决定要面对这个状况。」

纪之决定接受事实,为了解开谜题只得做最後的挣扎。

苍井只笑了一下,然後就穿起那只便鞋,定进门内。纪之也跟在她後面进入。

「等一下门应该会开,你听好了,在里面不要乱说话,尤其是有关黑桃的事。」

苍井锁上外面的门後说道。如果不锁上那扇门,另一扇门就不会打开。

前面就是关著六班同学的那扇门。

苍井和纪之在狭窄的空间里等待门打开。

在等待时苍井的身体渐渐开始发抖,虽然看不见她的脸色,但是应该是铁青的。

纪之抱住苍井,苍井将头靠在纪之胸口,闭上眼睛停止颤抖。

过了一会儿後,突然传来金属摩擦的尖锐声音。

「开了。」

苍井用双手推开纪之。

眼前的门正慢慢打开。

「苍井同学。」

随著打开门的女同学的叫声,明亮的光线也射了进来,刚才因为一直在黑暗中,所以咖啡色的微弱光线感觉异常刺眼。

苍井牵著纪之的手,从容不迫地走入门内。可以看见发现纪之的六班同学们一脸的惊讶。

和四班一模一样的房间,也有排列整齐的座椅、大萤幕。六班同学们并没有躺在椅子上,全都看著他们。他们好像在等待苍井。

苍井和纪之手牵手站在萤幕前。

其他同学们目瞪口呆地看著纪之,同时也往苍井的四周聚集。

苍井早就算准同学们会聚集过来,开心地微笑。

「各位听好了,这次的调查,我发现了别班的同学,果然这里不是只有我们而已,所以不要放弃希望。」

苍井对周围的同学露出天真无邪的笑容,同学们似乎很疑惑地看著纪之。「这个他是四班的千叶同学,和我一样去调查外面的情形,但是门已经关上了回不去,所以我就把他带回来,不知是否可以?千叶同学是我小时候的玩伴,不,即使不是这样,我也不能丢下他不管,因为外面很黑什么都没有。」

苍井装出很难过的表情诉说著,她避开其他同学的耳目,拍了一下纪之的背。

「我很想调查出这到底是怎么同事,所以能不能让我待在这里?打扰各位了,拜托。」

纪之低下头。

「拜托各位了。」

苍井也垂下长发,低下头来。

同学们全都鼓掌,异口同声地表示同意,他们很爽快地接纳了纪之。

六班的同学们仍然一样,和平常一样。男同学都很喜欢苍井,女同学也愿意追随苍井,这样的体系在此密室中仍继续维持著。

而且相较於四班,六班同学的脸色比较有朝气。这都是拜「蓝天使」这帖清心良药所赐。

「谢谢。」苍井的泪珠一颗颗滑落下来,男同学们对於这样的苍井更是小心翼翼,说话更温柔。这样的对话彷佛是一出能使人情绪稳定下来的连续剧。

「千叶同学,你肚子饿了吗?」

六班的女同学轻声细语地对纪之说。

「不,不要紧。」

「我把我那份分一些给你。」

苍井插嘴说道。

「我们都是同一所学校的同学。」

旁边的男同学摇摇头。

「你有喜欢的东西就尽管说。」

女同学们把纪之带到贩卖机前,即使是在学校里,六班的女同学对纪之也是特别优待,因为他是苍井的儿时玩伴。

「六班同学,你们现在卡片是如何分配的?」

「梅花卡全都放在贩卖机前,可随意使用。」

贩卖机前方放著一束一束的卡片。

「随意?」

「嗯。但是因为我们会彼此体谅,所以都是大家一起吃。」

纪之请她们帮他买了咖啡,然後向她们道谢。

之後纪之决定要对六班同学说出自己的状况,他决定隐瞒从四班逃出来的事实,而是和苍井一样出去调查,偶然相遇的。

对於纪之主动取下手环一事,大家赞不绝口。他们可能以为纪之和苍井一样,是主动争取去外面调查这个任务的。

「苍井同学主动取下手环,说要去危险的外面调查。」

男同学这样说明给纪之听。

纪之仔细一看,同学们已经以苍井为中心围成了一个圈。但是并不是像和泉那样大叫让大家过来集合,而是自然而然聚集过来的。

苍井并没有要宣布什么事情,只是在周围的同学们聊天时亲切地随声附和。

纪之在这个空间里还是感到怪怪的。

就像是化学变化前後的所有物质的质量总和不变,这是物质守恒定律,即使木头烧掉了,产生的能源总量也应该相同。

这里有压力吗?在这个密室里生活的压力。是苍井照单全收了吗?还是他们藉著彼此体谅得到了自我满足,所以比较没有压力呢?

这里和四班那个死气沉沉的感觉简直有天壤之别。但是在这种密室生活,会变得像四班那样是理所当然的不是吗?

纪之一边喝著袋装咖啡,一边看著六班的萤幕。萤幕上有许多绿色黑桃,还可以看见其他颜色的黑桃。因为太久没暍到咖啡了,头开始晕眩,但是仔细品尝後,纪之发现那只有咖啡的味道而已,应该不含咖啡因吧!

纪之打发了一些时间後,一个女同学发出口令,全班同学就同时在椅子上躺下。

「我们决定在相同的时间使用座椅,看电影或玩电玩。」

苍井笑著对纪之说明。

「千叶同学不能使用座椅,但是可以在这空的椅子上睡觉,因为我也要睡觉。」

苍井带纪之到空的座位上,然後再回到自己的座位。

六班的同学全都躺在椅子上,戴起头罩。在男同学躺下的椅子上,女同学事先帮他们插入了卡片。男同学和女同学的区域好像是分开的,左半部是男同学。

但是女同学似乎没有在自己的座位上插入卡片,只是戴著头罩躺下来而已。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差不多可以开始了。」

苍井确认男同学的状态後这样说。於是所有的女同学都从座位上站起来,男同学们则戴著

头罩沉浸在影音的世界。

「他就算了,他没有戴手环,而且又是我小时候的玩伴,所以没关系。」

在一脸错愕的纪之面前,苍井这样对女生们说道。

「你也过来帮忙吧!」

苍井对纪之说。

「好,集合了。」

在苍井的一声令下,女生便往男生区域的另一头移动,十几个女生聚集过来,把苍井的座位团团围住。

「这次由裕子负责监视男生,香美和绘里去买些吃的和喝的东西过来。」

苍井干练地发号施令,在头戴头罩的男生旁边,苍井将递过来的零食分给周围的人後,平静地开口说道。

「现在我们来召开六班的作战会议吧!」

现在男生正头戴头罩消磨时间,女生则趁这个时候召开秘密会议。

纪之看著女同学们监视男生的视线,不禁不寒而栗。那种眼神就像看著水族箱里的金鱼或是鸟笼里的鹦哥一样。

这就是六班的诡异,刚才纪之所感觉到的不自然,巨大的压力就是在这个时候被释放。

「纪之过来这里。」

坐在正中央的苍井招招手。

「是作战会议吗?」

纪之皱起眉头,但仍坐到苍井隔壁。

「因为你难得从四班过来,所以想要向你请教一些资讯,没关系,大家可以边吃边讨论。」

苍井笑著对拿到零食却没开动的女孩们说,这是她的一贯表情。

「纪之你看格子图。」

格子图上有大量的绿色黑桃,边缘可以看见黄色和橘色的黑桃。

「六班是绿色,纪之的四班是蓝色。」

苍井用手指著说明。

「先等一下,在此之前应该先说明一下目前这个状况吧!」

「你的理解力很差耶!」

苍井虽然看来不高兴,但即使是在女生面前她也不会完全显露本性,所以并没有发飙。

「我大概了解,这定为了要节省梅花卡,还有安抚情绪吧?」

「这也是原因之一,事实上在这个特殊的情况厂男生根本帮不上忙,所以我才会这么做。」

「在我的班上,一开始时女生都只会发牢骚,是由男生来主导的。」

「那只是一开始。男生要是可爱也就算了,偏偏又很容易屈服,对於状况的变化一点招架能力也没有。在这方面,女生就强多了,抗压能力也强,而且还有胆识。」

「不是『男人要有胆识,女生要可爱』吗?」

「你纪之可曾遇过可爱的女生?我倒是从没碰过有胆识的男生喔!所以当六班男生还畏畏缩缩的时候,我就确定了基本的规则,并由女生操控格子图,也就是我们。」

苍井还强调了「我们」。六班也是由小团体组成的,男生与女生的团体,四班则是由纪之与纪之以外的团体所组成。

「各位可以吃啊!因为梅花卡也大多交给我们,男生到现在还有人连规则都不知道哩!」

苍井将四方形的巧克力递给纪之,同时瞄了一眼正躺在那里的男生们。苍井的眼神中除了冷漠不带有任何情感。

纪之用门牙咬著很硬的巧克力,并看著格子图。格子图正随著绿色黑桃的侦测范围逐渐扩大,绿色是六班,其左边可以看见几个黄色的黑桃,另一边则有几个橘色的黑桃。

「一开始我让黑桃移动,大致了解格子图的全貌。这个格子图共有八国,可能到二年八班,颜色分别为绿色、橘色、粉红色、白色、黑色、红色、蓝色和黄色。」

「是喔,就像是赛马呢!」

「哪里像?」苍井皱起眉头。

「就是赛马的跑道标示色嘛!从第一个跑道依序为白色、黑色、红色、蓝色、黄色、绿色、橘色和粉红色,这样比赛时才容易分辨。」

「原来是这样,我们是六班,所以是第六跑道,四班是蓝色的,也就是说一班很有可能是白色的。」

苍井一边这样说,一边蹙著眉与纪之对看。他们应该是想到了同样的事情吧!难道说这是和赛马相同的竞赛?有设定终点,大家在赌看哪一班能拔得头筹?

「那隔壁的黄色就是五班,橘色可能是七班吧!」

纪之为了不要让其他同学发现这个无聊的想法,所以悄悄将话题转移。

「可能是这样吧!不过我们目前和五班跟七班还是很友好的。对了,如果有任何意见请自由发言。」

苍井也岔开话题,环视著周围的女生。女生们不时将巧克力送进嘴里,并用心听著苍井说话,这个团体是很团结的,难道是因为那种自以为比男生优秀的优越感吗?

「友好?黑桃会给人这样的感觉吗?」

黑桃应该只会攻击。

「四班是如何应对的?」

纪之含糊不清地回答,尽管他是被赶出来的,但还在犹豫是否该泄漏自己班上的情报。

「我们可是开诚布公地讨论喔!」

苍井似乎看出了纪之的心思,瞪著他。

「看得见的黑桃就去攻击,就只有这样。」

这是和泉的战略,为了凝聚全班的向心力而不断采取强攻策略。

「的确马上就被蓝色黑桃攻击了,无法取得交流。」

「除了攻击之外,还能交流吗?如果据点被占领的话,收入就会没有了吧?」

除了消灭其他颜色的黑桃,难道还有别的方法吗?

「我们因为是大家一起讨论,所以不一样。如果攻击黑桃而被消灭,那就必须再制造黑桃。

所以我们想到使用黑桃做交流的方法,首先前进到可以看见彼此黑桃的位置,不去攻击对方而是等待。对方如果没有采取攻势,就保持一定距离慢慢移动,并观望对方的反应。如果对方开始移动,我们也跟他往同样的方向移动,慢慢接近他。藉由这样的方式以期能达到心意相通,目的是要告诉对方我们有诚意。」

的确,如果能不采取攻势而与邻近班级互助合作,那是再好不过了。但这是需要耐力的行动,苍井具有控制男生的强悍,同时又有在格子图上拟定作战计画的细心。虽然说是大家一起讨论,但也只是为了维持这个小团体的场面话吧!

「问题是四班,他们一直在增加黑桃的数量呢!」

「他们应该不会打过来的,因为他们的攻击策略尚未完成。之所以增加黑桃,只是为了凝聚全班的向心力。」

「那就是问题所在啊!增加黑桃就必须使用在某个地方,否则四班同学也难以理解吧!我们和四班之间虽然有黄色的五班,但是五班因为四班的进攻而不得不增加黑桃,即使我们和五班是合作的关系,附近存在著大量的黑桃还是一种威胁啊!该怎么办才好呢?」

苍井询问周围的女生。大家针对苍井的问题开始认真讨论了起来。

纪之心想,苍井根本不是在徵求女生们的意见吧!她只不过是想要制造出大家讨论的形式,使这个团体更紧密结合。

只要形成团体的枷锁变得牢固,就不会有人出来搅局。因为大家部害怕被赶出团体之外更胜於维持彼此之间关系的紧密,这是纪之从四班的经验里学到的教训。

在热烈的讨论中,纪之看著格子图思考著。会用黑桃攻击对方也是因为害怕不是吗?并非真的想要攻击对方,而是因为害怕被攻击而展开攻势。

四班就是这样。纪之与和泉害怕其他颜色的黑桃,而采取攻击的策略。然後这个攻击策略演变成使全班团结的策略。

就如同苍井的猜测,这个避难所里存在著二年级的八个班,格子图上也有八个国家。黑桃应该会慢慢增加吧!那并非是为了攻击对方,而是因为害怕。一开始是因为害怕而不得不增加黑桃的数量。

然後不断增加的黑桃会因为某种因素而失衡,就像气球突然破掉一样。

很有可能爆发八个班级的混战。

「纪之你有什么意见吗?关於四班的应该策略。」

讨论似乎在空转,有人说增加黑桃、有人说要维持现状,没有一个有深度的战略意见。

「或许适当地削减四班的蓝色黑桃数量比较好。」

「使用我们的黑桃?」

「其实也不用那么积极,我们之间还有五班,所以没关系吧!而且我们和五班还有合作关系,这正是巩固合作关系的好机会不是吗?」

「打倒攻击五班的四班黑桃,正表明了我们和五班是站在同一阵线。」

苍井夸张地点点头,她本来就想要发动这场战争吧,只是她不愿意自己说出口罢了,应该要稍微削弱苍井独裁的气势。

「我想到了一个融合大家看法的好主意,不知好不好?我们应该和邻近国家先合作,而且必须要消灭四班的蓝色黑桃。」

苍井说完,女生们全都笑著点头。这个意见正如她们所愿,从她们的表情就能看得出来。

之後苍井针对要生产多少黑桃、如何的移动等战略性议题讨论,并讨论了男生的问题。

「针对男生的管理,如果有任何意见可以提出。」

苍井一说完,意见的发表比刚才更踊跃。

纪之注意到了女生们的眼神闪闪发亮。

那是为了统治男生的主意。女生们的脑袋里都在想著这些东西,并保有精力。

女生们忘记了纪之在这里,继续讨论著要如何把男生当作家畜,她们的表情和在速食店里群聚的女孩们表情没什么两样。

女生都很强势,纪之不得不承认。

那些男生仍然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戴著头罩躺在那里。纪之觉得他们看起来就像是电池,只是提供电力给女生,好让她们发光发亮。这种情况真是不正常。

纪之的想法忽然又改变了。这不是一样吗?在现实社会里,男人被女人压榨,也就像是一颗电池罢了。

纪之梢梢想起了默默工作,并拿薪水回家的父亲。

周围女生的笑声听起来好遥远。

纪之在六班的避难所度过一分一秒。

六班表面上是和谐的。同学彼此关心,团结一致。

尤其是女生对男生牺牲奉献的态度,她们会关心男生的身体状况,并展露微笑。但是男生并没有发现那其实不是温柔的笑容,而是带有优越感的笑容。

然而男生却为了这样的女生,竭尽所能地牺牲奉献。

真是悲哀啊!不,就算彼此之间的关系扭曲,这样的关系却仍会持续下去。电池们的功能还是正常的,毕竟整体的结果看起来还是好,不是吗?

而纪之的处境就像是泡在温暖的浴缸里一样。

在四班受到孤立的纪之,现在却身处最坚固的团体中六班女生所形成的枷锁内侧,虽然感到很安心,但却有种快窒息的感觉。

格子图在变化,四班在增加黑桃,隔壁五班的黄色黑桃和蓝色黑桃不断激战,这是消耗战。这样的举动能产生什么呢?不过是毫无意义的行为罢了。

但是苍井利用了这个行为,她谨慎地栘动六班的黑桃,为了让五班知道自己在帮助他们,更开始攻击四班的黑桃。

这种宣示的动作果真奏效了。

五班似乎认为六班和自己站在同一阵线,即使两班的黑桃靠近也不会彼此攻击。甚至就算非常靠近五班的区域也不会被牵制。

而且因为援兵的出现,五班变成具有攻击性的国家。

开始积极地攻击四班。

之前五班都只是防卫自己国家的周围,现在却开始主动采取攻势。

攻击的结果使得四班和五班的黑桃急遽减少,就如同苍井之前的预料。不过,两班都为了补充黑桃而提高了黑桃的生产量。

现在应该已经停止配给梅花卡,全都转而生产黑桃了吧!

纪之脑海里浮现出四班的现况。

现在不知怎样了?全班可能团结一致,因为威胁越来越逼近。因为那个积极攻击的黄色黑桃,为了还击而不得不团结一致抵抗。

但是那个压力要如何纡解呢?无处纡解吧!只会慢慢累积下来。

那个累积下来的压力,总有一天会达到临界点。

到时和泉该如何领导那些同学呢?

「你在想自己班上的事吗?」

纪之因为苍井的话而回过神。

四周黑暗寂静,这里是避难所的外面。苍井和纪之并肩坐在中央的圆形凳子上。

「一直制造黑桃的话,方块点数都不能换成梅花卡了。会不会有人认为这样一点好处也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