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话 四川风味 预言者杀人未遂事件



    豪爽的笑声,响彻在深夜的食堂中。瓶装啤酒接连被一饮而尽,无数大盘被一扫而空。今晚的《伽蓝堂》是由《SEED》包场。大约一周前,和《白衣》的聚餐顺利结束,今天则是庆功宴兼对立功者《伽蓝堂》的慰劳会。话虽如此,提供菜肴的还是莉可和宇迦。食粮库中的食物已经差不多被吃光,宇迦也坐在椅子上休息了。酒过三巡,红着脸的莉可和卡库塔斯将宇迦夹在中间,重复着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了的绘画。

    「哎呀,真是见世面了啊,莉可。那位出了名的爱板着脸的提亚南导师惊讶的表情可真是!不是模拟鳗鱼,是模拟飞蛇来着。那些全都是,用豆腐做的吧?」

    「对的对的,到从《白衣》的粮食工厂那边拿到大豆为止还好,但因为必须要在他们的监视下烹饪,所以等做出来已经是当天了啊。而且,他们还说做豆腐用的卤水也不能用海水制作」

    「那怎么办?」

    「所以就只能,闷头做实验了啊!硫酸镁啊,氯化钾啊,必须得收集这种不杀生的化学合成药品,去模仿海水的矿物质比例」

    「说是这么说,但也不是你在辛苦吧。我听说,《白衣》的红毛好像干了很多活啊」

    「……啊,嗯……但是!我也是努力过的!做出豆腐之后,宇迦又开始异想天开,说什么想用味噌,明明熟成要花将近一年的时间,却只剩几个小时了。结果我四处跑来跑去,去找瞬间发酵用的酵母来着……」

    「这么方便的东西,还真亏你能找到啊」

    「嗯……到最后也没找到,所以拜托利布拉利乌斯老爷子给我们做了一份。因为有速效性味道也不错,他说打算近日推销给油棒界呢。说不定《荒川》会掀起一股空前的味噌热潮呢」

    黄金色的液体从倒过来的瓶子中,咕咚咕咚地流进莉可的喉咙。地上摆着的空瓶已经越过了两位数的大关。宇迦看呆了也是自不必说,但是今日的食材,为了聚餐进行的准备,加上各种部分从《SEED》那边得到了相当大的一笔款项。冰箱也空掉了,说不定可以关店休息一段时间。

    「……说起来,卡库塔斯先生。提一个问题可以吗?」

    宇迦突然开口,让莉可也竖起了耳朵。而卡库塔斯也灵活的操纵着机械章鱼足,将瓶子放在了桌上。

    「什么,有什么事要问的」

    「这次的聚餐是为了在接收违法PAC工厂的时候,得到《白衣》的帮助,对吧?之前我就很在意了,工厂原来的主人是谁啊?是需要让《白衣》出手的,那么大的人物吗」

    支配着《荒川》一带的卡库塔斯会特意去向《白衣》低头。就算考虑到《SEED》与《白衣》的关系,这也不是常有的事。

    莉可听到这也带着有点迷糊的眼神,嗯嗯地点了点头。

    「我也很好奇来着……只看被龙吃掉的尸体的话,也没拿着什么好装备,还以为是什么无名的小混混呢。果然能建起PAC的生产工厂的技术还是很厉害的啊」

    卡库塔斯被莉可和宇迦盯住,被迫回答。他抓住啤酒瓶,灌了几口让视线游荡了下,然后终于,嘟囔出了一句,

    「……是《FEATHER》」

    这一瞬间,宇迦听到不熟悉的词语愣了一下,而莉可则是马上高生怒吼。

    「哈啊啊啊?你认真的吗!」

    「骗你干嘛啊。没事,不用那么在意。之前那一下子已经都摆平了」

    卡库塔斯打开新的啤酒瓶,如同安抚一般递到莉可那边,而她接过来用五秒就喝干之后,声音却变得更粗了。

    「别闹了!为什么到现在都不告诉我!就算是你的委托,但要是知道对方是《FEATHER》的话,那就是两码事了!」

    「所以我才不告诉你的嘛」

    「你,丫,的————!」

    莉可作势要抓住卡库塔斯的脖子,宇迦终于出手制止了。

    「等下,莉可,冷静一点!……本来,就是喝醉了接下任务的莉可不对吧?不是吗?」

    「但是啊……!」

    「那个叫《FEATHER》的,为什么不行呢?是那么危险的对手吗?」

    「不是,比起危险倒不如说……麻烦啊!要是他们的同伙被搞了绝对会过来报复,就算想用钱交涉,也会被直接拒绝掉。不管我们这边想怎么处理,都绝对会想从正面过来打一架啊!」

    「……听起来,倒像是一群好人啊」

    「所以才说麻烦啊!跟贿赂收买暗杀什么都干的《SEED》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莉可到底是哪边的人啊……」

    总之大叫了一场后似乎似乎是爽够了,莉可坐回了椅子上。宇迦安心地叹了口气,转回了卡库塔斯的方向。

    「……你们是结下过什么梁子吗?」

    「差不多吧。莉可刚开始在《SEED》干活的时候,跟《FEATHER》发生了一次比较大的对抗。我们虽然是和《白衣》携手战斗的,但那时候,莉可吃了不少苦头」

    「——啊,那次,卢安先生说他也参加了的」

    「啊——,说起来,那家伙也在呢。就是那次,那次」

    「但我记得莉可说的是,和非洲黑帮打起来了来着」

    「《FEATHER》就是那个非洲黑帮了。……而且,还高举着美与高洁的旗帜呢」

    「美与高洁……?」

    「就是自称不会用下流手段的意思了。但是啊,《FEATHER》在断崖城也是能排进前三的黑帮了。他们背后可是有《人类进化机构》在撑腰。PAC就不用说了,最先进的生物技术都可以随便使用。在他们支配下的人们因为PAC被把持住就像寿命被拿去当人质了一样,根本没法反抗。说到底,就算是干坏事只要靠金钱和资源说话,就能变成正义了」

    卡库塔斯仿佛被《FEATHER》的话题把嘴弄脏了一样,将啤酒当作消毒液灌了下去。而这次,莉可歪起了脑袋。

    「……但是啊,被龙吃掉的那群家伙真的是《FEATHER》的人吗?长相看起来不像非洲系啊。而且,首先那打扮就……」

    「什么?《FEATHER》的人,有什么特征吗?」

    「就算是宇迦,也能一眼看出来的。怎么说呢,就特别笔直的——」

    莉可正要解释《FEATHER》的服装的时候,就在这时。《伽蓝堂》的大门被打开了,发出巨大的声响。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在回归寂静的食堂中飒爽现身的,是五颜六色的夹克。从头顶到脚尖的打扮,都不带有一丝多余的一群奇异的集体。他们所释放出的精雕细琢的审美感,让《SEED》的人看起来全都仿佛蒙了一层土一样。既有身着黑色礼帽和燕尾服的老人,也有穿着白色西装夹克配淡紫色吊带的年轻人。在这个废墟与垃圾堆叠而成的《荒川》,那份纯洁无垢的样子的刺激实在是过于强烈。

    「……你看,就那种感觉」

    「……原来如此」

    然后人群一下子分散开来,一名女性脚下的黑色上釉皮鞋发出着高亢的响声,从中现身了。她有着赤铜色的肌肤,和仔细编织过的如同黑珍珠般的银发。高大的身体上穿着的无尾礼服就像是刚做好的新品一样。她用着低沉,却能穿透耳朵的奇妙声音,向所有人打了招呼。

    「——晚上好,《SEED》的各位」

    这位女性,名叫雅士仪。是领导《FEATHER》东北部分的,美丽的首领。

    也是和「《荒川》的暴食章鱼」齐名的,「《台东》的不死鸟」。(译注:台东指东京都台东区,即上野浅草一带)

    《FEATHER》的突然袭击,让《SEED》完全被吓了一跳。被邀请到《伽蓝堂》的宴会的三十人左右的中层成员,没有一个人能够站立起来。只有卡库塔斯一人,缓慢地从座位上起身,开口说道。

    「……你没看见外面的招牌吗?今天的《伽蓝堂》可是包场。就算一下子来那么多人,也没有吃的剩下咧」

    雅士仪听到这句话将眼睛慢慢眯了起来,脸上浮现出如同贴上去一样的笑容。

    「哎呀啊呀,一上来就这么打招呼啊,卡库塔斯。眼睛里冒着杀气,怎么了吗」

    「……冒着杀气的是你们那边吧。把这么危险的东西拿进吃饭的地方,真是没家教呢,喂」

    卡库塔斯的视线前方,是雅士仪腰上挂着的长剑。而雅士仪则故意把剑从剑鞘里扒拔了出来,仿佛是要将那打磨过的刀刃展示给他看一般靠近卡库塔斯。

    「不要摆出那么吓人的表情嘛。我们也不是傻子。本来也不打算在这打起来……而且看你们那副样子,根本没法打吧」

    冰冷的眼光看向了食堂中的大红脸们。《SEED》的男人们也终于站了起来,但在他们把手放在枪上之前,《FEATHER》的团体就拔出了剑。无数的长剑,反射着房顶上垂下的吊灯,光芒在摇动。

    「——在你们打出一发子弹之前,脑袋就会掉哦。要试试吗?」

    卡库塔斯听到这句话轻轻摇了摇头,《SEED》的人也小心翼翼地回到了座位上。现在的《伽蓝堂》完全处于《FEATHER》的,雅士仪的支配之下。

    「会过来给别人家的庆祝宴捣乱,肯定是有什么要事吧」

    卡库塔斯挺着大肚子,瞪了雅士仪一眼。而雅士仪则找了个空椅子坐下,将长腿华丽地搭了起来,从正面接下了他的视线。

    「那当然。想跟你说的事情可是要多少有多少呢」

    「……工厂的事已经过去了吧」

    「只是你们那边擅自觉得已经结束了而已吧」

    「跑过去擦屁股的可是我们这边。不谢谢我们也就算了,可没有被你们记恨的理由啊」

    「……擦屁股,啊」

    雅士仪重复这句话的声音,不知为何让《伽蓝堂》回归了寂静。只有她的手指咚、咚、咚地按照不变的节律敲打桌子的声音,如同用棉花绞紧脖子一样,施加着缓慢的压迫感。

    「你搞错了会让我们很困扰的。对违法PAC出手的是一群连名字都没有的小混混而已。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但因为他们偷走了《人类进化机构》的技术,所以被我们跟踪到了。而你们《SEED》不就是在我们正在被龙所干扰的时候,跑过来抢走了嘛」

    而卡库塔斯则故意地响了下鼻子,耸了耸肩。

    「上流的各位,不知道先到先得这句话吗?我们也是自己找到那个地方的啊。可没有被你们抱怨的理由」

    「……自己?在台下向白衣服的低头,想从争斗中逃开的家伙还真敢说呢。而且还不是找我,直接跑去跟上头商量了」

    「《荒川》的事情没理由拿到《台东》去谈啊。而且,《FEATHER》也不都是些思想僵化的人。这次你被晾在了外头,大概就是《FEATHER》那群人对你日常的所作所为也有不满吧。你那石头脑袋会带来多余的战斗和伤亡,也差不多该认识到这一点了吧」

    「我可不想被想着利用违法PAC强行贩卖毒素的家伙说呢」

    「随便你怎么。……还是说,那个啥,《FEATHER》会撕毁已经商量好的约定,跑来我们的地盘搞事吗?看你打扮得这么闪亮时髦,还真是有够好面子啊!」

    「比起像章鱼一样变着脸色,吃下金钱膨胀起来的家伙,要好太多了!」

    「……」

    「……」

    长期以来都在互相激烈争斗,持续着杀与被杀,互相都有积怨的章鱼和鸟。二人只要一见面,就自然会有杀气迸出。只要有点差错,就会立刻开始血洗般的战斗的气氛,让周围人不禁感到胃痛。

    但是,唯独今天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很久。因为雅士仪突然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真是的,今天可不是为了咬章鱼一口才来的」

    「……什么?」

    「我要找的不是你,是那边那个小丫头」

    雅士仪仿佛已经冻结的眼光射向的,竟然是立刻。她突然成为了话题焦点不禁张嘴愣住了,而雅士仪自然也不是在开玩笑,倒不如说用更加认真的眼神提问道。

    「……就是你,把卡恩娜杀了的吗?」

    「——啊?」

    「……我问你是不是把卡恩娜比斯杀了」(译注:cannabis,即大麻)

    「卡恩娜比斯就是……那个,卡恩娜比斯吗?」

    「就是五年前,背叛了《SEED》的那女孩啊」

    「啊?不,说真的,你说什么呢?为什么是我?」

    「嗯……这样啊」

    「……什么啊,你那表情!」

    实在是过于唐突的告发行为。莉可向着卡库塔斯投去似乎在求助的视线,而他则用着章鱼足灵活的挠着头,这么嘟哝道。

    「……你,把卡恩娜给干掉了吗」

    「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为什么?我?啊?根本搞不懂什么意思啊!为什么我会去杀没有任务指定的人啊!我可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是啊……说起来,你跟卡恩娜,不是关系挺好的嘛」

    「不,嗯,确实是没错!但这样,就更不会杀掉她了吧!我可是,连卡恩娜现在在哪都不知道啊!这怎么就变成杀人了嘛!——喂,雅士仪,你也别在这瞎扯啊!又不是卡库塔斯,我可不会在工作以外的时候杀人的!」

    突然被点名的莉可不禁站了起来,用着仿佛会喷火一样的势头大叫道。但是雅士仪只是平淡地摇了摇头。

    「嗯,严格来讲,还没有死就是了。是完全的昏睡状态。就在几小时前,她被发现在房间里昏了过去。确认了监控之后,发现在失去意识前卡恩娜自己说的。说是要去找莉可莉丝。这是你的名字吧?」

    「不是,就算如此……这也说不定只是偶然吧……」

    「很遗憾,卡恩娜说的话就是绝对的」

    「……绝对?」

    「那女孩现在,是《FEATHER》专属的预言者。从她开始做这一行开始,就没有不准的时候」

    「……」

    「我比起章鱼女儿的说辞,还是更相信卡恩娜的话。总而言之,你现在,就是想杀掉我们预言者的第一嫌疑人了」

    2

    深夜的城市并不是人类居住的世界。在太阳的统治之下潜伏在阴影里的野兽和恐龙,还有凶猛的植物们,在月亮女王现身之后便开始四处跋扈。而已经从阶级的顶点跌落的人类,则注定只能锁起大门,关掉灯光,等待朝日的来临。

    但是今晚的的《荒川》,却有一台高级轿车在外行驶。在被打磨的毫无一片模糊,如同镜子般光亮的车体上,一道月光划过。而在其中,则是由表情严肃的女仆少女,黑手党干部,还有浮现出苦闷表情的被告人在共享着沉重的气氛。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听到莉可口中漏出的这句话,宇迦也叹了口气回应。

    「没有什么为什么,因为你是嫌疑人啊。要想洗清自己的嫌疑除了找到真犯人以外没有别的办法了」

    「不是,所以说我根本就是无辜的啊!为什么这大半夜的,我非得去黑帮的窝点不可啊!」

    「……莉可啊,所有的坏人,都说自己是无罪的哦?」

    「不要给我用这么严肃的表情说这种话啊!说的跟不关你事一样!」

    「确实不关我事啊。而且……明明盘子都没洗呢,却连我都被作为重要证人叫了过去,真是有够麻烦的……」

    「这可是同居者的危机啊!而且首先,我什么都没做这一点宇迦是最清楚的了吧?」

    「嗯……但是,你想啊,最近我因为《白衣》的聚餐的准备工作基本一直在厨房里呆着……。像找那个味噌的酵母的时候之类的,莉可是去外面转过一圈的,杀一个人的时间还是很容易挤的」

    「够了够了!怎么连宇迦都试图陷害我啊!趁机捣乱也有个限度!而且,不是还没杀死呢嘛。是吧,雅士仪,没错吧?」

    莉可将带有怨念的眼神投向雅士仪,而她则「是啊」地点头同意。

    「确实还有气就是了。除了失去意识几个小时以外,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

    「那不就没事了吗……」

    「不,我很困扰的。那女孩讲不了话的话,就没有利用价值了啊。给她投了不少钱进去的」

    「根本就是奴隶了嘛!到底哪边是坏人啊!」

    「只不过是单纯的劳动契约而已。我们也让她过上了没有什么不自由的生活。对她来说也是期望着的吧。明明如此却……在这个光工厂那件事就已经难以让人敬服的时期,出这种事情真的很麻烦啊」

    然后雅士仪突然从口袋里取出了描绘着红白漩涡的糖果,她没有用舌头去舔,而是开始发出嘎嘣嘎嘣的声音咬碎掉。在高级轿车封闭的空间里,不安稳的声音回响着。

    「那么卡恩娜……到底干了什么?那家伙虽然本来就是技术很好的技师,但可完全不相信什么超自然来着啊」

    「不是超自然。都说了是预言啊……嗯,应该说预测更准确也说不定」

    「预测……?」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没有注意到那孩子的可能性的章鱼眼睛,果然就只是个洞而已啊」

    莉可她们乘坐的高级轿车向着断崖城的东北方向一溜烟的高速前进。穿过废墟大楼的谷间后,面前就是断崖绝壁。也就是《荒川RIVER》的河岸。断崖城这一带——正如其「崖」的名字,是旧东京东岸的大地被挖去了一块,到处都是连片的凄惨悬崖。而位于《荒川》和《台东》之间的《鳄面》这里则是在其北边。也是勉强残留的《墨田》地区的痕迹。

    如同在断崖上筑巢的岩燕一般,这里有各种各样的人们居住在壁面的凹洞中。和内地不同,就算是半夜也有白晃晃的灯光从壁面上发出,热闹而充满活力。这也是因为,《鳄面》是某种意义上的停战地带的缘故吧。《SEED》和《FEATHER》,还有《白衣》这些巨大势力,都在岩壁上老实地携手并肩。为了获得利用水运而运载过来的各种资源,多少有点小摩擦也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算是潜规则了。虽然只要能支配《鳄面》就相当于掌控了断崖城北部,但是只要争斗一开始就必定会陷入泥潭。所以,各方互相牵制,得以勉强保持着危险的均衡状态。

    被从车上请下来后,莉可她们被带到了《FEATHER》控制的区域里。不只有直接的属下,连向《FEATHER》交保护费的人们都聚集在一起。而雅士仪前行时人墙漂亮的分割了开来,对话一下子停止了。皮靴发出的轻快的脚步声,和波浪声一起在黑夜中响起。

    但是,这时雅士仪打了个响指,背后站着的部下向莉可和宇迦的脖子里注射了一针药剂。

    「……啥,你干什么」

    「卡恩娜的所在地是机密。被你记住路线的话会很麻烦的。所以把海马体中的位置细胞临时性抑制一下。从现在开始几分钟内的记忆,无论如何都不会在你们的脑袋中固定下来哦」

    「蒙上眼不就好了嘛!还专门掏出这种大家伙!」

    「黑妖犬的感觉,不是很敏锐来着嘛。就算闭上了眼,位置这种程度也能记下来的吧」

    「……」

    之后又发生了什么样的对话呢。莉可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换了地方,周围被明亮、充满清洁感的白墙围了起来。这时文明毁灭之前的,「美妙的22世纪」。没有裂开的地板,也没有覆盖墙壁的藤蔓,是一件完全的密室。

    「早安,差不多脑袋该清醒过来了吧。那扇门的另一边,就是久等了的卡恩娜所在的地方」

    啃着咬了一口的糖果,雅士仪坐到了附近的椅子上。她的视线前方,有一扇被锁的紧紧的铁门。莉可瞟了宇迦一眼,她还是一副惊讶的样子,眉间的皱褶写满了想赶紧完事回去的想法

    「把门打开」

    莉可说完,雅士仪也点了点头。于是在附近的部下拔出了长剑,将刀刃贴在了宇迦的脖子上。

    「啊,喂!这什么意思啊,雅士仪!」

    「万一你是过来,用这种方法靠近卡恩娜,然后刺下致命一击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如果你敢有什么奇怪的动作的话,就把这女孩的脑袋切下来」

    「我是为了揭露真犯人才过来的啊!」

    「我哪知道啊。你只要不搞出什么奇怪的动静,就不会伤了她。总之就是,给我去好好干活就行了」

    嘎嘣嘎嘣地咬着糖果的雅士仪的眼神毫无动摇。木刀和刀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夺走了,除了服从以外莉可别无选择。

    「……我知道了」

    莉可带着叹息点了点头之后,雅士仪站了起来,亲自打开了门锁。在她的引导下进到了内部,里面是朴素的一间一室一厅。要说有什么的话,就是床和桌子还有一把椅子。但是,实在过于异样的,是淹没了房顶的无数的线缆。如同暴露出的肌纤维一样聚合成束状,在中央再次合并之后,伸向下方。而这些线缆的前端,连接着一名头戴着巨大的HMD的少女。坐在椅子上的她一动不动。(译注:HMD=Head Mounted Display,即头戴式显示器)

    「……这线缆是……」

    「嵌入型的网络终端。就是为了把旧时代的笨蛋们封锁起来的网络撬开的道具。可以把《鳄面》的所有情报全部吸收进来,进行处理」

    「……所谓预测也就是说……把卡恩娜的大脑,当作计算装置使用的意思吗」

    「比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坏掉的机械,无论何时都能治疗的生物不是更方便吗」

    「……」

    莉可注意到,桌子下面堆积着大量的PAC。卡恩娜的手臂上已经安装好的点滴用的针头。确实这样一来,就算因为连接网络搞到脑袋短路也绝对不会死。

    「……都这样了,是要我怎么杀掉啊」

    「用毒的话就可以了吧」

    「但是,没有找到那些东西吧?」

    「是呢。脉搏也很安定,身体也没发现什么异常,只有意识没有回复」

    「……我说啊,既然念叨我名字的录像留在监控里了,那就再往前倒找犯人啊。在我之外不是也有应该怀疑的家伙在吗?」

    「除了在那边用刀指着你的同居者的男人以外,没有人进到过这里哦」

    「那,就是那家伙——」

    「他是第一发现者,而且也是负责照顾卡恩娜的人。那自然,一开始是仔细调查过的。也用强制告白剂确认过了。那家伙是清白的」

    「……你敢对我们用那种药试试。可不会轻易放过你」

    「我又没有说要用。现在,还不到时候呢」

    雅士仪冷酷的眼光和莉可充满杀意的睥睨互相交错。但是,雅士仪也没有纠结直接移开了视线,坐到了床上,凝视着卡恩娜。莉可也轻叹了一口气,压下了愤怒之情。她低下身子确认了下卡恩娜的脸色,但因为HMD把鼻子以上的部分挡住了,所以看不清楚。

    「血液检查做过了吗?」

    「还用你说么。异常值一个都没有。完全就是健康状态啊」

    「但是,卡恩娜本来——」

    「药物也没有检出」

    「诶……?那个卡恩娜居然对药物放手了?」

    「这位瘾君子在被拉入drencrom的时候,就被强行禁止使用药物了。虽然费了很多功夫,但也没有戒断症状。现在也是,拿到这边的东西全都是检查过的。没有药物」

    「……」

    「我们呢,给这个女孩准备了可以健康生存下去的环境。倒不如说在《SEED》的时候一整天都是错乱状态吧」

    「健康,呢……」

    雅士仪的话,让莉可不禁皱起眉头。莉可认识的卡恩娜,是位喜欢聊天的快活的少女。因为是《SEED》中少见的女性成员,年龄也相近,所以经常一起谈天说地。确实本来是药物成瘾者,连卡库塔斯都没法管束,但也不是可以像这样被线缆连起来,生活在狭小的世界中的人。

    然而,雅士仪仿佛看透了莉可的想法一样,摇了摇头。

    「你是想着,这样一来卡恩娜会很可怜对吧」

    「我这么想有问题吗」

    「那我问你,这孩子在连续不断地连接着的网络,是个怎样的世界,你知道吗」

    「……卡恩娜说过……是像宇宙一样」

    「是的,比起这狭小、荒废的地上世界要广大的多。在曾经的信息社会的黄金时代积累下来的网络的宝物库里,有无数的无人知晓的世界沉湎这。就算大战中相当多的数据被加密了,但只要穿过了那扇门,那世界就是那个人的囊中之物了。《挖掘者》比起你这样的人,可是过着自由得多的生活呢。……你可以去问问啊,你的同居者,也是可以连接网络的人种吧?」

    宇迦不经意看向了房间外,结果和还在被剑威胁着的宇迦对上了视线。也不知道是胆子大呢,还是放弃思考了呢,她露出了天使的微笑。莉可也以苦笑回应,然后重新转向了雅士仪那边。

    「……说起来,饭是怎么吃的啊。要是用毒什么的话,那边才是最可疑的吧」

    「让她自己做想吃的东西。我们会给她买来要求的食材。那边不是有厨房吗」

    正如雅士仪所说,与房间相邻的厨房确实有人使用过的迹象。冰箱里也有好好地放食材进去,看起来真的像卡恩娜在做饭一样。但是,莉可的脑中浮现出的,则是从卡库塔斯的书房里偷走大量的薯条,并将其作为粮食的从前的卡恩娜。难道,她因为药物治疗而对健康觉醒了?

    「我说啊,让宇迦也看一下可以吗?她对厨房的事情比我要了解」

    莉可这样要求后,宇迦也进到了屋内。她有一瞬间,看向了仍在昏睡的卡恩娜,但并没有说什么。莉可拜托她调查厨房之后,她扫视了下冰箱和炉子旁的香辛料,如此推测。

    「倒是没有发现什么特别奇怪的地方。我觉得大概,经常做中华系——而且是四川的菜吧」

    「……四川?好像,在哪听过的样子……」

    「就是成为《SEED》的母体的中华联邦的中央部分的所在区域啊。辛辣而刺激性的调味是那边特征。你看,会用这个辣椒,还有花椒什么的……咦,骗人的吧——!」

    「怎,怎么了啊?」

    「你看!这个好厉害啊!这个花椒,跟原种一样颗粒很小!在《伽蓝堂》用的,果实进化的很大很难用啊。那个,雅士仪小姐,这个香辛料,是从哪边进货的啊?」

    被无穷无尽的探求心所驱使的《伽蓝堂》的厨师。就算被人在脖子上架上了剑,脑袋中似乎也只装着烹饪的事情。大概是她那过于从容的反应让雅士仪也没想到吧,回答了她「啊啊,那个啊」。

    「好象是……被叫做『《鳄面》的稻草人』的……」

    「「──诶?」」

    重合起来的,是莉可和宇迦的声音。二人对视了一下,然后似乎马上就得出了同样的结论。莉可大大地叹了口气,如此断言道。

    「夺走卡恩娜的意识的,就是那家伙啊」

    3

    「……老夫,不知」

    「哈啊啊啊啊?别跟我装傻!我这可是被扣上了杀人未遂的嫌疑啊!反正你也跑不掉了,赶紧给我老实交待!」

    「说不知道那就是不知道。毒什么的,没有下过。老夫,不过是个普通卖药的」

    「就因为是卖药的才说你可疑啊!」

    莉可的大吼回响在昏暗,有甘甜烟雾冒出来的店内。而另一边的瘦削老人,则将鹦鹉放到手上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在《鳄面》的中层,开削岩壁内部形成的小巷的一个角落里,「《鳄面》的稻草人」居住于此。名为,利布拉利乌斯。茂盛的胡须和温和的外貌,看上去似乎和断崖城的暴徒们没有什么关系,但他正是内行人才知道的麻药贩子,也是在野的科学家。据说从前还参加过军部的生物兵器开发工作。

    「我们已经知道了卡恩娜特意指定了从你店里进的花椒。反正就是那么一回事吧?刚好开发了新型的花椒出来,就给她试了下吧?」

    「老夫,向来珍视顾客。不可能把那么危险的东西给她啊」

    「这是没进行过动物实验就把痛觉药强行卖给我的家伙说的话吗!」

    「反正又死不了嘛」

    「不是这么个问题啊!」

    「最后还不是喜欢上用了,有什么好生气的嘛?是吧小实?」

    利布拉利乌斯根本就没把莉可说的话当回事。只是对着鹦鹉搭话,完全不打算看向她。虽然雅士仪也跟到了电力,但就算在领导《鳄面》一大势力的头领面前,这位老人也是一如往常。莉可也许是单方面的生气累了吧,一下将双肩放松了下来继续盯着利布拉利乌斯。他突然抬起了头,刚想着终于对上视线了的时候,

    「说起来,宇迦大人在哪里啊?肯定一起过来了吧?」

    「……宇迦在外面买东西呢。她说很久没有来《鳄面》这边了」

    「为,为何,不肯来见老爷子我一面啊?明明瞬间发酵味增酵母还是为了宇迦大人制作的!我可是一直在等待感谢词呢啊!」

    「哎呀,宇迦也说过谢谢你的」

    「哼,被宇迦大人的狗说了也不会开心的」

    「……你,你啊……」

    莉可拼命压制住想要伸手去拿木刀的冲动,握紧拳头时,参观完店内的雅士仪站到了旁边。她磅的一下把一捆钞票丢到了柜台上,说「把这家店的花椒全都给我拿出来」。但是,利布拉利乌斯只是看了一眼那摞钱,马上又回去逗鹦鹉玩了。

    「这种破纸,我可不要。你们是《人类进化机构》的人吧?我啊,讨厌那边。除了《人类进化机构》的东西以外都买不了的自制纸币,我可没有兴趣」

    「……有这么多的话,几年内都不用为PAC发愁了哦」

    「那种东西不用求人。老夫,也是个平凡的天才科学家」

    利布拉利乌斯毫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