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诺迪斯村的日常

01   今天边境的村子也和平

译者:澪灵


「痛痛、痛痛,飞走吧。」
在教会里,坐在并排的长椅上的白发碧眼的少女,用像着歌唱一般又欢快的声音低语着,抚摸着坐在旁边的男孩的手臂。
紧接着,男孩手臂上的擦伤处充满了光芒,止住疼痛的同时,伤口的痕迹也一起消失。 
「好的,这样就可以哟。有其他受伤的地方吗?」
「嗯!谢谢,圣女大人!」
「虽然身体恢复了健康,还请注意下哦。」
被称为圣女大人的少女边微笑着,边用如雪般的手抚摸着男孩子的头。 
男孩子有些害羞地站了起来,向着教会的大门跑去。
他的母亲在那个大门口等着男孩子,向站在旁边身穿着漆黑牧师服的黑发黑瞳的青年鞠躬。 
「对不起,我家的孩子给您添麻烦了。」
「不不,如果还有什么的话请再来这里。圣女大人也会高兴的。」
对于青年的肺腑之言,母亲再次低头,同时抱住跑到跟前的孩子。
之后,看到男孩子满脸笑容地说着「牧师大人,圣女大人,谢谢你们!」,和母亲一起离开教会后,青年向教会里回头看去。 
「辛苦了,圣女大人。」
一边走近,一边向少女打招呼。
那白发长到腰间的长发,但被她戴上的白色兜帽遮住了大半而无法窥见。 
即便如此,透过教会的彩色玻璃而闪着光芒的白发,倒不如说是充满幻想般的美丽。
听到担任这个教会的牧师的青年,贝伊鲁的声音,被称为圣女大人的少女卷起袖子,用力地做出拳头的样子。
「一点儿也不累哟。还可以工作!」
贝伊鲁注意到少女的手臂上没有一点力气的拳头,露出了微微的苦笑。
一边这样做,边稍稍用责备的语气回答道。 
「请不要把身体沐浴在阳光下。要是身体变得不舒服的话怎么办?」
「贝伊鲁君太过担心了。就这一会儿没关系的哟。」
这次是少女苦笑着。
她穿戴着短外罩的兜帽的纯白外套,貌似不只是圣女一样的服装。
她天生身体就体弱多病,长时间晒太阳的话会得日射病。 
但是,少女穿的浅蓝色裙子仅有膝上那么长。
因为身体不好,贝伊鲁有一次提议道,应该穿裤子遮住皮肤,但不知为何被拒绝了。
少女说,在这个教会的时候想穿可爱的衣服。
虽然贝伊鲁没能很好地理解她的意思,但最终还是放弃了,提出用白色的过膝袜盖住她的脚的建议,但总算同意了。 
从敞开的教会门中,吹来一股载着春天气息的风。
这么说来,逃离神殿已经有一年了吗。 
感受着季节的轮流,贝伊鲁想起了被歌颂为圣女大人的少女,和露娜在这个偏僻的乡村教会里静静生活的经过。
◆ ◆
有着能操控「神迹」的超常力量的存在,是拥有神官的阿波斯特罗教皇国。被作为支配者的教皇承认独立的神圣洁尼希斯帝国,在教皇国的庇护下以其力量胜过其他国家,把大陆的中央部置于统治之下。 
 贝伊鲁・贝勒斯福特也是教皇国的神官。
只把神圣的洁尼希斯帝国的旧首都作为领土的教皇国,在那里建立了阿波斯特罗神殿,管理着神官们和国民。 
在教皇国仅有七个人的特级神官之一的贝伊鲁,某日突然被命令监视一个少女。 
那个少女就是露娜。
与在创世神的加护下能操控神迹的神官们不同的是,露娜这个少女没有加护就可以引出超常的力量,俗称「稀人」。
她的力量是通过祈祷来瞬间治愈伤口。
注意到那个力量的神殿,半强迫的强行拉走她。 
最初按照神殿的命令,贝伊鲁冷静而透彻着机械性地和露娜接触,被总是保持笑容的她吸引,渐渐地加深了感情。
之后,在监视任务已经过去三年的某一天,贝伊鲁带着露娜逃出了教皇国。 
一年前左右,就这样总算穿过了神圣洁尼希斯帝国的国境,以自由为国策,流落到了国境比较宽松的南部的斯丘安托共和国。
从那以后的一年间里,贝伊鲁和露娜在共和国边境的村庄的教会里,作为牧师和圣女与村民们过着平静的生活。 
◆ ◆
教会的钟声传到了在回首往事的贝伊鲁的耳朵里。
教会的钟在正午和傍晚响两次,由内部组装的时钟的齿轮发出的声音。 
即使在现在这个家家户户都很普及时钟的时代,附近这一带响起的钟声也是人们生活的一部分。 
「……贝伊鲁君、肚子饿了。」
听到宣告正午的钟声,露娜有些害羞地抓住牧师服的袖子说道。 
贝伊鲁微笑着视线朝下看去。
「已经是中午了,我也饿扁了。这么说来,今天早上从邻居莫顿先生那里得到了新鲜的鸡蛋。那我给您做煎蛋卷吧。」
「好的,非常期待!」
在露娜的笑容下,贝伊鲁先行一步前往教会两人居住空间的深处。
在他的背后,露娜有叫住「贝伊鲁君」的声音。 
贝伊鲁回过头,刚才坐在长椅子的露娜站了起来,注视着他。
「午后也请多关照。」
 透过彩色玻璃的光照亮了露娜她那腼腆的笑容。
 贝伊鲁看着闪闪发光的她在一瞬间的恍惚后,向着她走去。
「这边才是请多关照,圣女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