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诺迪斯村的日常

02 明明是牧师,却很强?

译者:澪灵

「接招吧!」
紧靠在教会旁边的庭院,传来了少年的叫声。
伴随着稚嫩的杀意的茶色头发的少年挥下了木刀。 
贝伊鲁一边躲开他的剑尖,一边抓住少年的手臂,同时绊倒他。
「哇哇哇!?」
被绊倒的少年,气势十足地滚落在长满花草的地面上。
贝伊鲁一边俯视着满是泥的少年,一边露出了挑衅般的笑容。
「怎么了荷斯,就这种程度吗?」
「可恶,像小孩一样啊,贝伊鲁!」
荷斯扶着腰站起来,一用副飘逸的样子盯着伫立着的贝伊鲁。
与此相对,贝伊鲁则发出了惊讶的叹息。 
「说不要放水的是你吧。」
「可、――可恶,再来一次!」
「可以哦、放马过来。」
刚抓住滚落在地上的木刀,就马上踩着地面向贝伊鲁袭击。
贝伊鲁冷静地避开,决定了结果。
在荷斯的怨恨声中,露娜从稍微远一点的地方看到了这一幕,然后偷偷地笑了起来。 
因为太阳快落山了,阳光变弱了,所以白天需要戴的兜帽现在也没有戴。 
露娜的晶莹剔透的白发在温暖的风中摇曳。 

「呐-,圣女大人。快看快看-!」
她的周围有一群小孩子。
其中一个人把院子里生长的白花做成花冠给露娜看。 
「非常漂亮!你做的吗?」
「嗯!这个、给圣女大人!」
这么说着,女孩稍微踮起脚尖,将花冠轻轻地戴在露娜的头上。
露娜把手放在花冠上,满面笑容。 
「非常感谢。我会好好珍惜的。」
女孩「嗯!」的一边笑着一边点了点头,然后又回到了孩子们的当中。
在看清是谁的背影后,再次将视线看向贝伊鲁他们。 
面对浑身是泥、气喘吁吁、拼死的样子挥舞着木刀的荷斯,贝伊鲁的样子充满了从容。
虽然贝伊鲁是徒手,但两人之间还是有压倒性的力量差距。 
尽管如此,荷斯并没有受到明显的伤害,大概是贝伊鲁的手下留情吧。 
两个人那样锻炼并不是从今天开始的。
在教会,除了休息日以外,从午后到傍晚期间都会照看孩子们。 
这是因为大人们在做农活,外出时不在家。 
当然,因为某种程度大点的孩子们的话,他们可以自己玩。教会照看的都是小点的孩子们。
在这之中,荷斯是年长组的。
是为了和贝伊鲁进行剑术锻炼而来的。
两人开始锻炼的契机大概是半年前。
当时是比现在更粗暴的荷斯,作为小鬼头头逞着威风。
有一天,他欺负比他更小的孩子时被贝伊鲁看到而责备了,因为反抗要教训贝伊鲁一顿,结果被打得落花流水。 
在那之后,荷斯向贝伊鲁学习剑术。
不经意得视线向上看,远处的天空开始微微发红。 
露娜站起来,稍微提高声音向贝伊鲁打招呼。
「贝伊鲁君,差不多该结束了吧!」
正好让荷斯躺在地上的贝伊鲁听到露娜的声音抬头看去,回答道「我知道了」。 
然后,将视线向下向荷斯说道。
「所以,今天就到这里。好好去把身体洗下。」
「……好的。」
荷斯一边露出不满的表情一边抓住伸出的手,站了起来。
轻轻拍了一下衣服上的泥,就跟着朝教会走去的贝伊鲁后面慌慌张张地跟了上去。
◆◆
「唔嘎,今天一次胜利都没拿到!」
水声响彻在教会的浴室。
在那声音中混杂着荷斯的悔恨的回声。
「那是当然的。你以为我们差多少岁啊。输给你的话,我的自尊心才破碎得一干二净。」
相对于今年才12岁的荷斯,贝伊鲁21岁。 
输给相差近十年的孩子,那太丢脸了。 
对于贝伊鲁的辩解荷斯「切」的咂着嘴,继续说着「但是啊ー」。
「我也从父亲那里学过剑,所以有相应的知识吧?但是对徒手的你都赢不了一次,太打击人了哟。」
洗头发的声音听不见了,贝伊鲁瞥了一眼。
荷斯用谁都能看明白程度心情低落着。
似乎真是的叹了一口气,自己也停下了洗头发的手,对希斯说「嘛。那个啊」。
「体格的差距比荷斯想象的还要大。基本上能瞄准的是在腹部以下,如果想要瞄准头和脖子的话,无论如何都要把剑向上移动。正因为如此,才能在一定程度上知道剑的轨道。不用担心,如果仅仅只是身体的话,以后会比现在变得更强的。」
「……总觉得那个说法,很像牧师会说的。」
「我就是牧师。」
轻戳着荷斯的额头。
贝伊鲁继续洗头发,「但是啊。」荷斯继续说着。 
「贝伊鲁大概比我的父亲还要强吧。」
荷斯的父亲是这个村子的自警团的队员,他的剑术在村子里也是数一数二的。
荷斯觉得贝伊鲁的技术比父亲还要高。
「明明是牧师,为什么那么强呢。」
「…………」
贝伊鲁又停下了洗头发的手,思考该怎么回答。
旁边传来了荷斯认真的目光。 
贝伊鲁稍微烦恼了一下,开口道。 
「……因为有想要守护的人哟。」
荷斯听到回答,一瞬间皱起了眉头,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睁开了眼睛。 
「所以才……」
「——好了,快好好去洗!」
贝伊鲁伸出双手,粗暴地洗着刚要说点什么的希斯的头。
对于突然的袭击感到困惑,荷斯发出了抗议的声音。
「唔,快住手!你这家伙!」
「哈哈哈,疏忽大意了吧!」
仿佛是在向沾满洗涤剂泡沫的两人报时似的,教会的沉重的钟声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