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诺迪斯村的日常

03 不要误认为这戒指是一对的

译者:澪灵

「欢迎回来。已经接走了几个人了哟。」
回到礼拜堂后,陪着孩子们的露娜看到了贝伊鲁和荷斯的身影并打了声招呼。
放眼望去,时而坐在礼拜堂的长凳上,时而跑来跑去的孩子的数量比刚才减少了一些。 
在贝伊鲁他们洗身子的时候孩子们的父母来接走了吧。 
贝伊鲁听了露娜的话,怪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脸颊。
「对不起,完全交给你了.」
「怎么会,请不要那么在意。和大家聊天很开心,最重要的是一直都很依赖贝伊鲁君。所以请你稍微依赖我一下。」
「哈哈,十分感谢。」

在感谢露娜的温柔的时候,贝伊鲁感觉好像被旁边的注视着一样,瞥了一眼那边。
在那边,与刚才满是泥的衣服换了其它衣服的荷斯,反复凝视着露娜和贝伊鲁两个人。
「什么事,荷斯。怎么了?」
「……不,没什么哟。」
贝伊鲁对这说法感到很纳闷,「牧师大人--!」跑到跟前紧抱不放的孩子的时候意识转向了那边。
过了几分钟,礼拜堂的孩子们一个又一个地减少了。
最后剩下的是荷斯。
「好慢-啊-,在干什么啊-。」
躺在长椅上,呆呆地眺望着彩绘玻璃,荷斯一边抱怨着仍没有来接他的父母。
虽然贝伊鲁准备告诫不要抱怨整天拼命工作的父母,但露娜却比他更早地告诫了。
「不可以说父母的坏话哟,荷斯。因为他们俩是为了你而工作的。」
「是、是的。……对不起。」
露娜一边探头看着横躺在长椅子上的荷斯一边注意说道。
露娜那张端正的笑脸靠近过来,荷斯红着脸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低着头,贝伊鲁难以理解地眯起了眼睛。
「喂,荷斯。你和我一起的时候态度不一样没错吧?」
「你、你说什么啊。才没有那样的事。」
荷斯一边徘徊着视线一边站了起来,背面对着两个人。
同时,发现了什么「啊」地一声说了出来。
「抱歉、来迟了……」
一位女性气喘吁吁地从教会入口那里跑过来。
一头淡茶色头发披在背后的她,眼睛和荷斯长得一模一样。
贝伊鲁没有看漏他看到母亲来接他时,荷斯松了一口气。
虽说多少有些熟练剑术的人,但他还是个十二岁的孩子。
父母一直没来接他,让他感到很不安吧。
刚才的抱怨,或许是为了掩饰这种不安的虚张声势吧。
荷斯的母亲一边调整呼吸一边走近两个人,再次低头。 
「今天儿子也受到你们照顾了。」
「不不,多亏了他,我也能适度运动,真是太感谢了。」
荷斯在贝伊鲁那里学习剑术的事已经通知了他的父母了,预料到锻炼中把衣服弄脏他带了换洗的衣服。
荷斯的母亲听了贝伊鲁的话,露出有些奇怪的笑容,瞥一眼了自己的儿子。 
「以前总是出问题,多亏了你们两位,最近真的变得老实了。非常感谢。」
「吵、吵死了,妈妈!」
荷斯害羞地向母亲发出非议。
贝伊鲁一边微笑着注视着母子的对话,一边开口道。
「我们什么都没做哟。一定是家里人指导的结果吧。」
「那样的话真的很高兴。——不好意思,谈了这么长时间。那么,今天就到这里。还请多关照。」
「再见、贝伊鲁、圣女大人!」
接着点头行了下礼的母亲,荷斯也向两人道别。
于是,母亲啪的一声拍了一下荷斯的头。
「喂,怎么能用这样的口气跟牧师大人说话。」
「哈哈,没关系。我理解难以向对手表示敬意的心情。」
「才、才不是对手什么的。」
荷斯反驳贝伊鲁的话的语气总觉得有点软弱。
作为一个男人的自尊,一定会让他对贝伊鲁的态度变得草率吧。 
母亲似乎察觉到了儿子的想法,脸上露出为难的笑容,带着荷斯往教会的入口离去。 
露娜和贝伊鲁看着他离去的背影,为了缓解一天的疲劳,同时伸了个懒腰。
◆◆
夜幕降临,天空渐渐暗下的时分。
教会里食堂的桌子上摆着热气腾腾的料理。
把小孩们全部交还给家人后,贝伊鲁急忙准备着的料理。
「超级好吃!」
露娜满面笑容,说出了对料理的感想。
她总是向周围人微笑,但吃饭时感觉她的表情却格外明朗。
「十分感谢。」
贝伊鲁把舀了汤的勺子放到嘴里,遮住了松弛的脸颊。
在神殿的时候,光是处理神官的工作,不擅长做饭,但是来到这个边境地区后,明显地进步了。
一天的工作结束后这样做饭并不轻松,但是看到她的笑容后也不会在意这些了。
片刻之间,明天的天气、邻居们的闲话、露娜一个人在礼拜堂期间和前来迎接的父母们的毫无保留的谈话等都为餐桌上增添了色彩。
然后话题转移到关于荷斯的事情上。
「看上去非常开心呢,荷斯君。」
「听到了吗,总觉得不好意思啊。」
洗淋浴的时候的声音好像传到了礼拜堂,贝伊鲁不由得苦笑着。 
因为打算在露娜面前表现出大人的样子,所以被知道天真无邪的自己,有种奇妙地羞耻。
面对这样的贝伊鲁,露娜咯咯地笑了。
「我也喜欢和荷斯君接触的时候的贝伊鲁君。我觉得很开心,因为好像看到了真正的你。」
「这、样吗……?」
「是的。……我有点羡慕荷斯。因为不会像荷斯君那样用平易近人的语气跟我说话。」
这样说着,露娜立刻羞得满脸通红。 
贝伊鲁因为这个行为而心动,为了掩饰而咳了一声。
然后把视线转向餐桌。
「说起来,那个花冠是怎么回事?」
贝伊鲁看到摆放在料理的餐桌中央的白色花冠,问道。
于是,露娜脸上露出高兴的笑容,把手伸向了花冠。
「是在贝伊鲁君他们锻炼期间得到的。因为很漂亮所以放在这里了。怎么样?适合吗?」
拿着花冠,轻轻地放在自己头上的露娜,带着恶作剧般的笑容来询问道。
当然本人可能是开玩笑询问着,但贝尔却把认真的目光转向了露娜。
白色头发和雪白的皮肤。整洁匀称的脸颊,像宝石般的闪闪发亮的蓝绿色的眼睛。
轻轻地放在上面的白色花冠,宛如天使之环——
「非常合适哟。」
「……十、十分感谢。」
变成红透的脸颊隐藏在花冠下,细声地回道。
就这样,露娜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点点头,探出身子来。
「明天给贝伊鲁君做个吧?」
「给我?……怎么说呢,我个男的戴花冠怎么说也……」
一定会变成荷斯嘲笑地材料的。
贝伊鲁缩紧肩膀回应道,露娜说「这样吗……」稍微有些遗憾地垂下了肩膀。 
但、马上想到了一个好主意的样子眼睛闪闪发亮。
「那、那么,花戒指怎么样?特意做两个,一起做吧。」
「戒指吗……」
如果是戒指的话不会很显眼吧,贝伊鲁这样想着,露娜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似的,一下子屏住了呼吸凝固了,雪白的皮肤被染成了红色。
然后,手在前面上下挥动地发出悲鸣般的声音对贝伊鲁喋喋不休着。
「请、请忘记!那个,做手镯吧、手镯!」
「哈、哈啊……」
到底为什么会那么慌乱。贝伊鲁有些困惑地样子想着,
但是,再一次在脑内想着,戒指、两个、一对……在反复回味的过程中,终于想到了她慌乱的理由,贝伊鲁的脸也被染成了红色。